再次改回签名档 9/19/2010 23:19
昨天晚上重读王怡的文章,一时间怒火中烧,又一次将自己的签名档极端化了。

我实在忍受不了要将这个暴君千刀万剐的冲动, 就意淫了一次将他下油锅的场面。

可是我觉得哪里不对。

今天晚上重读王怡,突然有所触动。

这样的以暴力和一元主义为特征的乌托邦,在它取得世俗政权后,迅速将权威的触角伸进了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头脑,甚至每一张床。这种绝对主义的力度,也远远超过了中国历朝。孙文所感叹的传统中国自由太多、国家势力太小的局面再也没有了。“君师合一”的儒家政治理念,在马列主义的外观设计下获得了现代的形式,并达到高潮。一切都被整合进来,一切都构成完美的因子,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思想,贤达、财产,和语言,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脱离庙堂而存活。柏克对于法国大革命的预言再次验证了。——“任何具有独立性的东西,都不能与这个共和国相容。”


这不就是搞定论的实现吗?为什么在“事事关心“这么小小试验平台上搞定论都没有实现的机会。在76年以前的新中国,在一个大几十万个数量级的浩大的国家中,包括在座你我的尊敬的父辈们, 几亿人被悲剧性的搞定了?


“致命的自负”,是乌托邦的哲学后台。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和历史辩证法,就是乌托邦的神学基础。这一思路和自信心,来自黑格尔承上启下的理性主义传统,和基督教沉浸千年的宗教精神。尽管在神权式微、君权高涨之后,欧洲的专制主义君主制在近代开始强盛。但教会被褫夺的权利仅限于世俗生活,教会与政府,贵族与君王,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这些二元对立的“等级制”和 “契约”的背景,依然存在。马克思主义在西方始终无法彻底破坏这种自发演进的土壤。但在中国,就一拍即合了。政教合一,革命与道德合一,行政首脑与大祭司合一,肉体与灵魂合一,乃至天人合一,都没有问题。在毛泽东手上,这个乌托邦实现了他最大的光荣与梦想,实现了最大化的集权和人类历史上统治者对于民众最大可能的控制和支配。那是一切君王和领袖都不曾达到和奢望的。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恐怕是人类历史上最大最成功的一个“僭主”,一个所有统治者中距离耶和华最近的人。


顾准,是寥寥几个敢于发出不同声音的人。可是能够读懂他的人, 实在是太少了. 读懂了他又有勇气加入的人, 几乎没有.

与其骂毛泽东是暴君, 其实不如骂当时的中国人是群体暴民. 最为可怕的是暴民的群体暴力.
在自以为拥有真理和正义的群体暴民的冲击下, 中国人的独立精神损失殆尽.

所以我决定远离暴力倾向. 网络言语上的暴力, 看似无毒无害, 甚至大快人心.
其实千千万万个网民自以为所实践的正义, 公理, 爱国和主旋律, 就是一种群体暴力.
因为网络的匿名性, 和爆炸性的煽动力, 网络群体暴力的破坏性, 其实大的惊人.

韩寒反对游行示威, 是因为这场示威其实是主子放狗出来演戏. 在我看来的话, 这其实是主子在训练狗团队的群体暴力性. 而且这种群体暴力性最好是可控的. 可以操纵舆论, 指哪打哪, 顺便再洗劫一下萌芽不久的独立意识.

所以我决定再次更改签名档. 对毛泽东的仇恨, 其实就来源于毛泽东种下的群体暴力这颗毒藤.
我深炸毛泽东的时候, 他其实在锅里冲着我意味深长的冷笑.
写得不错,赞一个,看来月饼有奇效啊。。。这么好的原创怎么不贴到赐安之城去啊

http://en.wikipedia.org/wiki/Ochlocracy
开会 at 9/19/2010 23:53 快速引用
support 原创!!
fresh_orange at 9/20/2010 08:33 快速引用
波兄,你这么一惊一乍也不是个事儿。其实很多社会学、心理学方面课题都是研究这个群众的力量的。中国的毛泽东是善于利用群众力量的一个佼佼者,哪怕他手段为人所不齿,毕竟也是个能耐人,在中国是个唯一的代表,跟历史上的拿破仑、希特勒相提并论。从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中国人的一种骄傲。

人生来不平等。有人注定摇旗呐喊,有人注定做小罗罗,有人注定成就大业,有人注定一事无成。事态星罗棋布,很少能以一子定输赢。举个例子说,现在中国论坛上对钓鱼岛事件争论纷纷,主要是对日本人的着法没有定论,究竟是个试应手,还是一记杀着。

任何时候的形态都不是一句话就说能清楚。你的应对有时也不过是一个姿态而已。举个例子说,不管现实还是网络上,你出力帮助一个人,不一定是为了打群架,也许正是为了避免打群架的可能性。
pas at 9/20/2010 13:03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3.6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