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壮族乡村教师坚守山区25年 每天划船接送孩子 9/27/2010 18:42
新华网南宁9月13日电(记者 张严平 王勉 熊红明)

人世间最深的友谊莫过于无限的信任。“每次听到家长们的这些嘱托,看到他们信任的目光,我就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把孩子教好。”石兰松说。

25年、2公里湖面、往返3万多次、撑坏了8艘小木船;

如今,学生走了一拨又一拨,小木船换了一个又一个,而壮族乡村教师石兰松的桨声依旧。他说:“桨声承载着梦想,我要再坚守15年,直到离开三尺讲台。”


路在船上

9月7日清晨7点,小雨。

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大龙洞村刁望教学点唯一的老师石兰松,像往常一样,用船桨挑着两把小木椅子,又来到被薄雾笼罩的大龙湖边。  

大龙洞村内泽庄屯背着书包的6个孩子,穿着救生衣,早已等在湖边的木船旁。  “这条船已经用了两年多,再使几个月就不行了,漏水会越来越厉害。”石兰松说。  “韦钰妃、陈德、陈燕芝、梁宏福、梁宏珍、陈玉……”石兰松检查完孩子们的救生衣,一一点名。

看到孩子们已到齐,石兰松将小船拉靠岸,他轻盈地上了船,用手把渗进船舱里的水淘出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两把小木椅子放进船舱,顺手又从岸边搬了两块表面平整的石头放进来。  

“按照平时的位置,大的坐椅子,小的坐石头。大的要照顾好小的。”石兰松嘱咐。  待孩子们船头、船尾依次坐好,小船吃水深了不少,船舷离水面不过10厘米,水波就在孩子们身边跳动,一伸手就能碰到水。

“坐稳了,我们出发啦!”石兰松小心地走到船尾操起船桨,用力一划,小船离了岸。  大龙洞村辖21个自然屯,5000多人,因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大龙洞水库,这里不少自然村村民出行只能靠划船。  

石兰松所在的刁望教学点,负责接收大龙洞村内泽庄、刁望、北乐、岜那、石盘5个自然屯二年级以下孩子就读。内泽庄和刁望两屯之间尽管直线距离大约1公里,但背后是陡峭的石山,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湖水。 

“要修路难度很大,况且村民买不起炸药,只能从水里过。”石兰松边划船边说。  小船随着石兰松手中的木桨有节奏地划动,轻轻前行,船尾留下浅浅的V形波痕。

从内泽庄到刁望教学点,湖面距离约2公里,小木船一趟需耗时30多分钟。

“秋天大龙湖风很大,小船经常遇到‘顶头风’。尤其在几个拐弯地方,经常会有大风浪。无法靠岸时只能尽量稳住小船,任由风浪将小船荡到湖心。等风头过了,再将小船从湖心划回来。”石兰松说,“刚开始没经验硬与风斗,差点翻了船。” 

“我最怕下雨,有时下雨船刚好行在半路,孩子们衣服和鞋都弄湿了,到学校后我还得先烧火给他们烘干衣服,才能开始上课。”

半小时后,小船顺利到达刁望教学点下的岸边。此时,刁望、北乐等几个屯的学生已经来到学校,开始了每天的早读。  

教学点距离湖面直线距离不到10米,只有一间教室,大约60平方米,三面环山,一面临水,100多米高的石崖,将联通外面世界的道路阻断。  

1985年9月,石兰松高中毕业后回大龙洞村当代课教师。从那时起,他就开始了这样的周而复始:每天早上去,中午回;下午再去,晚上再回……


双语教学

“别人上课讲一遍就行,我至少要讲两遍。”石兰松说。  

因为大龙洞村所在地方多为壮族,很多小孩自打开始讲话时,学的是壮话。刚上学时,听不懂普通话。

“我就用土办法,先用普通话朗读,再用壮语翻译给孩子们听,让他们理解。”  

17个孩子挤在一间教室,被分成了一年级和二年级两个班。因为不通电,没有电灯,教室光线较暗。石兰松走进教室,打开所有门窗,开始了一天的教学。

9月7日,二年级的孩子要学习的课文是《黄山奇石》。石兰松让他们先看课本预习课文,然后带着一年级的孩子复习拼音字母。  

“m……n……u……”随着教棍在黑板上划过,一年级的孩子大声地跟着石兰松朗读刚刚学会的拼音字母。

“la……ba……”  “同学们,你们知道什么是喇叭吗?”石兰松一边问,一边用双手做出吹喇叭的样子,可是很多孩子还是一脸茫然。  

“就是能滴滴答答吹响的,你们在电视里见过。”石兰松只好用壮话解释两遍,孩子们听后纷纷点头,兴奋地用壮话相互交谈起来。  

一年级10个孩子大多只能听懂壮话,每次上课石兰松都要“双语教学”,普通话和壮语轮流解释,孩子们才能弄明白书本上的内容。

说是一年级,其实很多孩子才5岁左右,还没到上小学的年龄。因为父母在外打工,附近也没有学前班,家人就把孩子送到学校托付给石兰松。在刁望教学点,不少哥哥姐姐带着弟弟妹妹一起上课。  
梁宏福在班上最小,上课时他总喜欢光着脚跑到窗边玩。石兰松只能一次次地将他抱回来放在座位上。4岁的覃宏健连笔都拿不稳,6岁的同桌姐姐覃丽萍手把手教他写字。  

“在这里,我是小学老师,又是幼儿园园长,但更像保姆。”石兰松笑着说,“好在大一点的孩子懂事,经常会带年龄小的,要不一乱跑,课堂纪律根本维持不了。”

教完一年级的拼音字母,石兰松又给二年级的孩子上课。在齐声朗读《黄山奇石》后,石兰松联系刁望实际给学生讲述这篇课文。 

“仙桃石、猴子观海、仙人指路……这是黄山上一些石头的名字。同学们,刁望到处是千奇百怪的石头,你们也可以展开想象给有的石头取名。”

“希望你们好好学习,等有出息了走出大山,就有机会登黄山,看看课本上说的这些石头真面目。”孩子们欢笑着,眼中透出一股对未来憧憬的明亮和清澈。


木船啊木船  

“可惜呀,这棵树当年砍了后,没有保护好死了,不然现在和另外几棵一样,可以再砍了。”7日下午,石兰松指着他家门口一个死去的树桩说。 

25年前,开始当代课教师的石兰松为了接送孩子上、下学,他砍了自家门口的椿树,请人做了第一艘小木船。从此,小木船与他有了不解之缘,小木船也成了这些库区的孩子们走出大山的希望。那艘小船3年后就无法再用,他只好再将自家另外一棵椿树砍下,请人又做了一艘小船。

“木船不经用,两三年就坏了。”石兰松说。就这样,他家门前的椿树砍了又发,长了又砍。

石兰松把自家能用的椿树都砍光了,只能掏钱买来木材请人做。做小木船是石兰松重要的支出。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不用买木材,做一艘小船需要人工费200元左右;如果加上买木材,就要花700多元。当时代课教师工资只有每月几十元。

每天4趟,日复一日,这么多年下来撑坏了8艘小木船。

2008年,石兰松用来接送孩子的第8艘小木船开始漏水无法再使用。妻子童绍玉就跑回娘家,将娘家的铁皮船借过来给丈夫用。她说:“雨天风浪大,小木船容易出事。”

用了一段时间后,因为娘家人也住在四面被湖水阻隔的小岛上,铁皮船没用多久,就被要回去了。现在用的第9艘小木船也开始渗水,即将“退休”。“最多再能用四五个月,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攒钱买一艘带顶棚和马达的钢铁船,但钢铁船太贵了,要1万多元。”

“我现在一千多元的工资,妻子在家务农,小儿子在镇上读初中,每月300元左右,库区没有水田要买米,加之日常的生活开销,要攒够买一艘钢铁船的钱至少需要20年,那时我已经65岁了。”

石兰松说,村里的干部也着急,但大家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无论怎么困难,我都会克服,即便是再做木船,也不能让孩子们没书读。因为每当看到孩子们相互牵着小手,在岸边等我时,我就感受到肩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


心中的纠结与“愧疚”

从20岁青春年少,到45岁人到中年,大龙洞村内泽庄到刁望教学点的大龙湖水面,成为石兰松书写人生的纸页。

事实上,好几次石兰松都差点选择了放弃。

“1994年,是我内心最纠结的一年,第二个孩子的出生让本来就很贫困的家庭压上了更重的担子。当年我作为代课老师,每月工资250元,根本无法养家糊口。”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外出打工的家庭,家里相继建起了两层楼房,有的甚至三层。而石兰松家依然是村里最差的房子,低矮而简陋。

眼看家中窘境,妻子童绍玉多次催促石兰松出去打工。好几次,夫妻俩为此发生激烈争吵,童绍玉甚至提出“不去打工,就离婚”。

石兰松也想到和村里其他人一样去打工,因为到广东打工那时每个月已经能挣1000多元。三哥石兰军在广东为石兰松找好了工作。然而,激烈思想斗争几天后,石兰松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家人:留下来,继续给孩子们划船、上课。

“没有老师,误了孩子,一辈子都会自责!”石兰松说。

“当初我真的想不通,我们不比别人差,凭什么要比人家穷?”童绍玉说,“但听了他的话,我也想通了。更何况盖好房子的人都是他的学生,他们带着知识出去打工挣钱,我也觉得光荣。”

上林县西燕镇中心学校校长李海说:“这么多年来,中心校也曾给刁望教学点派过其他老师,但因为条件艰苦,没有人愿意在那里教书超过1年。”

2005年,石兰松通过代课教师转正考试,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月收入也有近两千元,比以前大大好转。石兰松的大儿子石福洲如今在南宁的一家建筑工地打工。说起儿子,他满是愧疚。

“因为当时家境贫困,大儿子读完初中就辍学了。因为尝到知识少打工的辛苦,儿子不止一次埋怨我们,没让他多念书。我想他渐渐会明白。”石兰松说,“我最感激的是妻子,她嘴上虽然有怨言,但一直用行动支持我,当初她要娘家的船来用,现在我提出万一不行,就先不建房子,攒钱买钢铁船,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为了乡亲的重托

“最好的……放心,好放心!”提起石兰松,韦汉强老人拉着记者的手,不断地用壮语夹杂着普通话向记者表达对石兰松的感激之情。

韦汉强的儿子和儿媳都到海南打工了,家里只有他和老伴带着孙女韦钰妃生活。韦钰妃已经3年没见到自己的父母了。“石老师就像孩子的父母一样。”韦汉强说。  家庭的希望在孩子,孩子的希望在教育。大龙洞村委副主任潘兰生说,附近几个村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石兰松的学生,不少已经成为学生家长。

每到春节,石兰松就成为村里最忙碌的人。按照壮族的风俗,逢年过节,壮家人就会邀请最尊敬和最需要感谢的人到家中杀鸡、喝酒。石兰松酒量小,每年春节都要喝醉好几回。农历正月十五过后,村里的年轻人又开始收拾行囊外出打工。临走前,最多的就是对他们眼中最信任的人的嘱托。

“我们把孩子交给你了,请你好好管教他”“孩子生病的话,请石老师给他吃点药。不行的话,就帮忙送他们去医院”“我们可能要几年后才回来,拜托石老师了”……

人世间最深的友谊莫过于无限的信任。“每次听到家长们的这些嘱托,看到他们信任的目光,我就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把孩子教好。”石兰松说。

“25年来,好在我身体好没生病,孩子们的学习才没落下。我现在最牵挂的一是船的问题,再就是担心我退休后,如果条件还不改善,谁来接替我。”

夜幕降临,湖面又笼罩起了薄雾。记者与石兰松握手告别,发现他的两个手掌都是厚厚的老茧。

“每天划船,手上的老茧剥了一层又一层,都不好意思与你们握手。”

此时,大龙洞水库周围的村屯已是星光点点,在湖面映照下,就如一盏盏明灯,指引着这些山里的孩子——他们的未来,在大龙湖水面上,在石兰松的桨声里……

(照片1) 9月6日,石兰松手把手教刚入学的小朋友学习写字。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
(照片2) 9月7日早上,石兰松划船接孩子们去学校。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
(照片3) 9月6日,送完孩子们后,石兰松用船桨挑着小板凳回家。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
Teach New Student to Write_Sept 6 2010


Take Children to School in His Boat_Sept 7 2010 Morning


Go Home After Sending Children Home_Sept 6 2010
happystar at 9/27/2010 18:45 快速引用
感动 感动 向这位老师致敬!也向这位老师的妻子致敬,那可真是一位贤惠的女子啊,25年,不容易。
小草 at 9/27/2010 19:14 快速引用
这就是和谐的中国。 牛 牛 感动 感动
Himalaya at 9/27/2010 19:21 快速引用
当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石兰松老师对山区孩子的教育的无私奉献,这25年的坚持不懈和无怨无悔,令我无比感动。

为了石老师和所有他船上的孩子们的安全,我想在近日想办法联络到石兰松老师,我要争取在他的第9艘小木船坏掉之前,帮助石老师完成拥有一艘带顶棚和马达的钢铁船的心愿。有兴趣的同学可与我短信联系。如你们能帮我及早找到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在此先表示感谢。

在证实该新闻属实之后,我或其他有兴趣的同学,会把找到的石兰松老师的通讯地址公布到生活网上,如有同学同我一样想自愿捐款,请自己寄给石老师,为山区教育出一份力。
happystar at 9/27/2010 19:30 快速引用
happystar :
当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石兰松老师对山区孩子的教育的无私奉献,这25年的坚持不懈和无怨无悔,令我无比感动。

为了石老师和所有他船上的孩子们的安全,我想在近日想办法联络到石兰松老师,我要争取在他的第9艘小木船坏掉之前,帮助石老师完成拥有一艘带顶棚和马达的钢铁船的心愿。有兴趣的同学可与我短信联系。如你们能帮我及早找到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在此先表示感谢。

在证实该新闻属实之后,我或其他有兴趣的同学,会把找到的石兰松老师的通讯地址公布到生活网上,如有同学同我一样想自愿捐款,请自己寄给石老师,为山区教育出一份力。


support support 感动 感动
Himalaya at 9/27/2010 19:34 快速引用
happystar :
当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石兰松老师对山区孩子的教育的无私奉献,这25年的坚持不懈和无怨无悔,令我无比感动。

为了石老师和所有他船上的孩子们的安全,我想在近日想办法联络到石兰松老师,我要争取在他的第9艘小木船坏掉之前,帮助石老师完成拥有一艘带顶棚和马达的钢铁船的心愿。有兴趣的同学可与我短信联系。如你们能帮我及早找到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在此先表示感谢。

在证实该新闻属实之后,我或其他有兴趣的同学,会把找到的石兰松老师的通讯地址公布到生活网上,如有同学同我一样想自愿捐款,请自己寄给石老师,为山区教育出一份力。


我捐款。
小草 at 9/27/2010 19:57 快速引用
我愿意加入,回头跟你联系.你觉得和OSCCF联系,能有帮助吗?很多人的公司有match,经过合法非营利组织可以有很大的帮助

传统正派领军人物呢? 快点出来吧!

happystar :
当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石兰松老师对山区孩子的教育的无私奉献,这25年的坚持不懈和无怨无悔,令我无比感动。

为了石老师和所有他船上的孩子们的安全,我想在近日想办法联络到石兰松老师,我要争取在他的第9艘小木船坏掉之前,帮助石老师完成拥有一艘带顶棚和马达的钢铁船的心愿。有兴趣的同学可与我短信联系。如你们能帮我及早找到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在此先表示感谢。

在证实该新闻属实之后,我或其他有兴趣的同学,会把找到的石兰松老师的通讯地址公布到生活网上,如有同学同我一样想自愿捐款,请自己寄给石老师,为山区教育出一份力。
Bono at 9/27/2010 21:45 快速引用
顶一下!

HappyStar

小姑娘心地善良。 崇拜 感动
Himalaya at 9/28/2010 10:00 快速引用
happystar :
当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石兰松老师对山区孩子的教育的无私奉献,这25年的坚持不懈和无怨无悔,令我无比感动。

为了石老师和所有他船上的孩子们的安全,我想在近日想办法联络到石兰松老师,我要争取在他的第9艘小木船坏掉之前,帮助石老师完成拥有一艘带顶棚和马达的钢铁船的心愿。有兴趣的同学可与我短信联系。如你们能帮我及早找到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在此先表示感谢。

在证实该新闻属实之后,我或其他有兴趣的同学,会把找到的石兰松老师的通讯地址公布到生活网上,如有同学同我一样想自愿捐款,请自己寄给石老师,为山区教育出一份力。

support 感动 崇拜
e at 9/28/2010 10:57 快速引用
人间真情!

感动 感动 support support
lotusjasw at 9/28/2010 12:41 快速引用
My first thought after I read Teacher Shi's story was to help him buy a steel boat immediately for the safety concern. I thought this is within my financial ability. I also thought that there may be more people who have the same thoughts as mine to help him. Therefore, I posted his story in my diary. At the beginning, I was thinking that we could send our own donation to Teacher Shi directly. After I saw Bono's suggestion to contact OSCCF, I realized that it's better to make our donation through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I have contacted "HBHEF.ORG"(手牵手教育基金), which is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specialized in helping poor children in China to go to school. I have donated 27 times through this organization since 2007. The processing of the donation at HBHEF is very transparent. You may check their website "www.hbhef.org" to learn more about "HBHEF",

The following is the email I just received from HBHEF this afternoon.

*****************************************************************
*****************************************************************
Dear xx,

We as HBHEF will be happy to collect donation for Teacher Shi Lansong and we will send the donors the donation receipt at the beginning of next year as we did for the HBHEF donors for Tax deductible purpose. I will create a web page specifically for this donation once we receive the first donation check, so you can check the donation status and accumulate amount. Please feel free to let us know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anks
Meiling

*****************************************************************
*****************************************************************
You may choose to donate through HBHEF. Or you may choose the non-profit organization you like to make your donation. Or you may send your donation to Teacher Shi directly. Every option is OK and we have the same goal to help Teacher Shi, his school and his students.

To buy a boat by the end of 2010 is the first step that I want to help Teacher Shi. He might have received donations after his touching story releasing on the web. If that, our donation can facilitate him to buy a larger and more reliable boat. If he hasn't received any donation, I hope our donation can help him buy a new boat within 3 months, since Teacher Shi mentioned his 9th boat has started to leak and would last for at most 4-5 months.

In the long run, I want to help Teacher Shi to get a better condition for his school and his students as my respect to this great teacher.
happystar at 9/28/2010 16:49 快速引用
Now the first thing is how to get Teacher Shi's contact information. Before I release his contact info on Shenghuonet, I'd like to talk to him to make sure the story is real and his contact info is correct.

I will not have Internet access at home until next week. And I'm very busy at work these days. So I may not get much time to search him online this week. Based on his financial environment, I think he may not have a computer. Does anyone have any suggestion?
happystar at 9/28/2010 16:58 快速引用
happystar :
Now the first thing is how to get Teacher Shi's contact information. Before I release his contact info on Shenghuonet, I'd like to talk to him to make sure the story is real and his contact info is correct.

By this weekend, I will not have Internet access at home and I'm very busy at work these days. So I may not get much time to search him online this week. Based on his financial environment, I think he may not have a computer. Does anyone have any suggestion?


这周还有时间,我帮你查查。
Himalaya at 9/28/2010 18:03 快速引用
人民网 广西频道有发消息不会假。

这是党办的。不会有假。


山里娃·桨声·梦想
——壮族乡村教师石兰松25年摆渡故事

http://gx.people.com.cn/GB/179477/12724911.html
Himalaya at 9/28/2010 18:16 快速引用
Himalaya, 谢谢,我想关于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们也许可以从联系本报道的记者或者石老师所在的县或村办公室(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大龙洞村)着手。
happystar at 9/28/2010 18:23 快速引用
support 我也是通过happystar了解到“手牵手教育基金”,开始资助国内贫困小孩念书的。他们运作透明,值得推荐。少买一件衣服便能支持小孩多上一年学,有心人可以去看下网站
sommer33 at 9/28/2010 18:33 快速引用
happystar :
Himalaya, 谢谢,我想关于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们也许可以从联系本报道的记者或者石老师所在的县或村办公室(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大龙洞村)着手。


建议:联系县或村办公室的时候不要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类,捐款也最好直接托人买成船。我在西藏找学校的时候见识过一些村县干部的小算盘。
sommer33 at 9/28/2010 18:47 快速引用
你们都是大好人。 崇拜 rose
pas at 9/29/2010 01:52 快速引用
三三,好主意。为了联系上石老师,我们就先只联系相关记者,并不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事,尽量避开太多的中间环节和中间人,以免捐款不能有效地落实到位。

至于直接托人买成船,同样是个专款专用的好建议,这就更需要大家群策群力,多方打听啦。这里有广西的同学,或对在国内购船有门路的同学吗?

我觉得,现在首先是要联系上石老师,了解目前的具体状况。


sommer33 :
happystar :
Himalaya, 谢谢,我想关于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们也许可以从联系本报道的记者或者石老师所在的县或村办公室(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大龙洞村)着手。


建议:联系县或村办公室的时候不要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类,捐款也最好直接托人买成船。我在西藏找学校的时候见识过一些村县干部的小算盘。
happystar at 9/29/2010 12:07 快速引用
我也是在“手牵手教育基金会”成立近一年时,从我的同事那里得知该基金会的。

“手牵手教育基金会”的创办人高美玲女士出生在农村,自幼就和兄弟们在艰苦的家境中生活求学,她发奋苦读,在国内考上大学,并进而赴美留学。她亲身经历了农村孩子求学是多么得不易。

在2006年7月,高美玲女士一行走访了石家庄市平山县古月镇北杏园村,甘秋村及北下寨村。他们访问了几所小学与中学,亲自拜访了三位贫困学生。这三位学生家境贫寒,连完成最起码的中小学教育也力不从心。 本次访问让他们感触很深. 这三位学生只是太行山区为数不少的贫困学生中的一部分。他们感到有责任帮助这样的学生完成学业。在这次访问中,他们马上决定资助这三位学生完成她们到高中的教育。

从这次访问归来,高美玲女士一行决定成立“手牵手教育基金会”, 鼓励更多的人来关心这一群贫困地区的孩子们。这就是“手牵手教育基金会”(WWW.HBHEF.ORG)的缘起。“手牵手教育基金会”在美国和中国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利用业余时间为该基金会工作,并不收取任何报酬的义工。


sommer33 :
support 我也是通过happystar了解到“手牵手教育基金”,开始资助国内贫困小孩念书的。他们运作透明,值得推荐。少买一件衣服便能支持小孩多上一年学,有心人可以去看下网站
happystar at 9/29/2010 13:50 快速引用
我可以伪装成记者电话采访石老师哈。船要多少钱,在哪儿买,问他先。可惜淘宝上没这大东西卖,不然就好办了wink

happystar :
三三,好主意。为了联系上石老师,我们就先只联系相关记者,并不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事,尽量避开太多的中间环节和中间人,以免捐款不能有效地落实到位。

至于直接托人买成船,同样是个专款专用的好建议,这就更需要大家群策群力,多方打听啦。这里有广西的同学,或对在国内购船有门路的同学吗?

我觉得,现在首先是要联系上石老师,了解目前的具体状况。


sommer33 :
happystar :
Himalaya, 谢谢,我想关于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们也许可以从联系本报道的记者或者石老师所在的县或村办公室(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大龙洞村)着手。


建议:联系县或村办公室的时候不要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类,捐款也最好直接托人买成船。我在西藏找学校的时候见识过一些村县干部的小算盘。
sommer33 at 9/29/2010 14:03 快速引用
你做美女特工,我对你一百个放心,要不真把这刺探“情报”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wink
我担心的是石老师家没电话,你想个办法怎么联络?

sommer33 :
我可以伪装成记者电话采访石老师哈。船要多少钱,在哪儿买,问他先。可惜淘宝上没这大东西卖,不然就好办了wink

happystar :
三三,好主意。为了联系上石老师,我们就先只联系相关记者,并不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事,尽量避开太多的中间环节和中间人,以免捐款不能有效地落实到位。

至于直接托人买成船,同样是个专款专用的好建议,这就更需要大家群策群力,多方打听啦。这里有广西的同学,或对在国内购船有门路的同学吗?

我觉得,现在首先是要联系上石老师,了解目前的具体状况。


sommer33 :
happystar :
Himalaya, 谢谢,我想关于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们也许可以从联系本报道的记者或者石老师所在的县或村办公室(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大龙洞村)着手。


建议:联系县或村办公室的时候不要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类,捐款也最好直接托人买成船。我在西藏找学校的时候见识过一些村县干部的小算盘。
happystar at 9/29/2010 14:40 快速引用
我一定会做到色。戒的Laughing

村里乡里县里,总会有个电话的,分个工,电话采访这事我没问题

happystar :
你做美女特工,我对你一百个放心,要不真把这刺探“情报”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wink
我担心的是石老师家没电话,你想个办法怎么联络?

sommer33 :
我可以伪装成记者电话采访石老师哈。船要多少钱,在哪儿买,问他先。可惜淘宝上没这大东西卖,不然就好办了wink

happystar :
三三,好主意。为了联系上石老师,我们就先只联系相关记者,并不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事,尽量避开太多的中间环节和中间人,以免捐款不能有效地落实到位。

至于直接托人买成船,同样是个专款专用的好建议,这就更需要大家群策群力,多方打听啦。这里有广西的同学,或对在国内购船有门路的同学吗?

我觉得,现在首先是要联系上石老师,了解目前的具体状况。


sommer33 :
happystar :
Himalaya, 谢谢,我想关于石老师的联络方式,我们也许可以从联系本报道的记者或者石老师所在的县或村办公室(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大龙洞村)着手。


建议:联系县或村办公室的时候不要立即透露“美国华人捐助”之类,捐款也最好直接托人买成船。我在西藏找学校的时候见识过一些村县干部的小算盘。
sommer33 at 9/29/2010 14:54 快速引用
[Time : 0.032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94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