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个梦 10/01/2010 02:02
今天上午是哭着从梦里醒来的.

原因是梦到了我老爹. 我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一只介于龙虾和小龙虾之间的一种从未见过的壳居动物. 模样丑陋却说是高蛋白. 一则处于害怕, 一则出于是孝女, 我想拿给我老爹吃.

刚才走过街口看见我老爸正在跟许多人聊天, 非常热闹. 我于是拿着那只可怕的非龙虾返身去找他. 心下像个小女孩子似的迫不及待地喊着: 爸爸, 爸爸. 可是街口的人已经散了. 不见我父亲的踪影. 我四处张望也没有. 急迫中拿出手机, 拨了名字叫"爸爸"的号码, 可是发现我的手机摔得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情急中把上半部分手机摸出来扣在另一半上, 赶紧听我爹爹是否接起来. 但是站在梦里的十字路口的我突然明白, 我爹爹不在这条街, 也不在那条街, 也不在那条街, 他老人家已经走了10年了. 就这样哭醒了. 感觉仍然伤心而委屈, 再也找不到了, 顺势又哭了半晌. 好久没有这样了. 感觉差不多了, 就拿起旁边的书开始读.

其实梦到父亲不是偶然. 前天晚上快11点的时候去图书馆借书, 高高兴兴遇到了老朋友. 但他告诉我他的父亲前一天过世了, 悲痛压抑在他的喉间缺笼罩着他的脸. 虽然今年他回去看望父亲俩次, 父亲有心衰, 但上一次还非常好, 所以对他来说仍然是一个突然的打击. 我父亲也是心脏衰竭而去, 但又是他自己希望的结局 (关于我父亲, 我是要写的, 但不想三言两语写他老人家), 因为他认为因心脏衰竭人可以一下就走了, 如果脑血管出问题会瘫痪, 自己受罪, 最主要的是给孩子们添麻烦. 于是那年回去我们全家劝他他安心脏起博器, 被他坚决制止了 (啊啊). 忍不住说, 象我父亲这样面对死亡从容而归的人不多见. 如果多数人象他一样视死如归, 美国这个社会的医疗费用会降低许多许多!

没想多说还是说多了. 我用当时朋友安慰我的方法安慰朋友. 我告诉他: 你这样想可能会好受一些, 有好多人死于癌症, 还有许多人瘫痪多年, 受尽了罪. 你爸爸至少一下就走了, 没有受罪. 朋友不说话, 我知道我说什么在现在都没办法缓解他的悲和痛. 我只能安慰他: 任何时候想找人说话就给我电话, 我是经过了这个哀悼的过程. 我宽慰他: 生离死别每个人都要经过, 只是迟早的问题, 我们不算最晚, 但也不是最早, 许多人还是孩子就没了父母. 我看见他强忍着眼睛里的泪水. 我感觉眼泪也要出来了. 我也知道没有安慰的办法: 哀痛的过程你也知道一定要经过, 你会有相当一段时间会和另一个世界交流, 都是正常的, 不要太过于悲伤就好. 他虽然谢谢我, 我知道我的话多么无力. 这个过程他必须独自完成.

我是一个恋父的女儿, 所以用了整整五年和另一个世界交流, 在第五个年头, 我上了一门小说写作课, 把我当时想说的话写到纸上才算做可以从每天的grief里走出来. 而我的小说开始还真是说收到一邮件包裹, 以为是垃圾邮件, 结果打开是一个电话, 一个号码和几行说明: 这个号码可以拨到天堂, 但你只能拨给一个人, 只能有一次机会.

到故事结尾我也没有完全说明是否拨了这个电话. 没想到昨晚在梦里拨了. 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从前的手机果真摔得只剩一半, 现在的手机下面屏幕摔坏一半. 所以梦里拿着坏手机着急不能怪梦. 也许手机是好的至少我在梦里能够找到父亲或听到他的声音. 不过他一定是要训斥我: 写信好不要总打电话!

既然已经说多了就再多说几句给有女儿的爸爸们. 爸爸溺爱女儿似乎非常能融化人心. 尤其是老来得子或女的人就更是由不得自己. 但就我亲身经历, 经历这样爱的女儿是要吃一定的苦的, 因为他们不明智. 即使遇到已经对自己非常非常好的男人, 终因为怎么都难抵父亲对自己的好, 仍然不知好歹. 算了, 这有点自我批评的太过分了.

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 当然你可以说我老爹和我老娘生出我来容不得我后悔. 但我想说的是, 这辈子能做我老爹的女儿是我最大的缘分和福气. 因为有他的爱, 我其他任何地方吃些苦都值!

希望我宽慰朋友的话能有一点效应, 我在当时就非常喜欢听到这样的话. 家里小时候的朋友说: 你爸是阴历9月9走的, 九九归一是个好日子. 我兄长一直住在父亲单位分的房子里, 跟邻居或学院里的人常年没有什么来往. 电话里他告诉我, 院子里的老邻居好几个一起来安慰我说: 你爸是个大善人, 他是被上天这一天特意请去的.

你如果深深爱过一个人, 你就知道这样的话是多么的宽慰人, 尤其是在哀伤悲痛之中. 听朋友说他的爸爸在遗嘱里将自己的身体捐献给医学院做研究. 所以他还需要节哀因为有许多具体事情要安排. 我猜想他的爸爸跟我的爸爸都是有一种大无畏精神的人. 朋友也是为自己的父亲自豪.

知道父亲过世了, 赶不上葬礼, 知道他最后一封信还在路上. 一周后收到, 看来他知道自己的路即将到尽头:

华美世界想久留
我生快要走到头
万物有始都有终
顺应规律任自由.

我兄长象好多儿子和父亲的关系, 在年轻的时候一直嘲笑我父亲的诗不是诗, 顶大是打油诗或顺口溜. 我至今还没有跟他交流过他对父亲最后这首诗的评价. 我自己已经评价过, 也许还是在这里. 我曾经说过, 从我父亲的这首'诗'领悟他的境界是比弘一大师园寂的时候的境界高.

我彻底没有想说这么多. 但是让我把这几句关键的讲完. 何以见得呢?

弘一大师修行大半生, 园寂前的书法行销骨没, 最后四个字是 "悲欣交集". 比一比俩个人最后的话我就知道我父亲的境界更高. 我知道一定有人不同意, 认为我有偏爱. 这是当然. 但我想解释什么使得我父亲的境界更高? 什么在临终区别了俩个人?

还是一个'爱'字区分了俩个人. 因为有爱, 父亲仅管确实有大无畏精神, 但能写出这四句是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的态度最能使爱他的人也能放下, 因为是写给我的, 他知道我会伤心, 他只能以这样的姿态减轻我的哀痛. 然而弘一大师可以没有顾虑地说出他的真实想法. 他竟然修行半世在临走的时候还不能彻底放下.

父亲如此地爱我们最终还是放下了, 而放下也出于爱超于爱. 从父亲这里我想到, 也许爱别人(或别的生命)其实是人生最好的修行 (当然佛家讲更普世的爱, 但每个人爱的能力又是有区别).

当然父亲一生不是光爱我们. 他象我爱着他一样爱自己的母亲. 他和我母亲一生帮助贫困的人. 因为母亲是医生, 家里病人没有断过, 父亲于是在家门口盖了一间小屋, 农村来的陪病人的住旅店太贵了, 就住在小屋里, 被子, 碗筷全部提供. 小时候医院里许多人的口气里表现出不理解和尊重. 当然, 不要误解我在自夸父亲是什么伟大的人. 他最恨浪费, 常常会看见他在大厅广众捡垃圾. 连我姐我哥都多少会觉得有点丢面子. 只有我知道这是他的事业.

所以我们家人, 或院子里的邻居都知道, 我是我父亲的女儿. 当然, 这不是废话嘛!

我要睡觉去了, 我父亲要开始骂我了: 还不睡觉, 明天上不上班了!?

(其实被父亲溺爱或者没有得到父爱的女人, 都想找到一个象父亲一样的人, 区别是一个想当然, 而另一个非常明确自己想找弥补:-).

"还不快去睡觉!"
这是一个一定要回的帖子。希望你休息好,以最好的出发点对待自己。
85232 at 10/01/2010 07:14 快速引用
cft, cft rose rose
MorningMoon at 10/01/2010 08:31 快速引用
感动 感动 崇拜 崇拜


wildcrane :
今天上午是哭着从梦里醒来的.

原因是梦到了我老爹. 我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一只介于龙虾和小龙虾之间的一种从未见过的壳居动物. 模样丑陋却说是高蛋白. 一则处于害怕, 一则出于是孝女, 我想拿给我老爹吃.

刚才走过街口看见我老爸正在跟许多人聊天, 非常热闹. 我于是拿着那只可怕的非龙虾返身去找他. 心下像个小女孩子似的迫不及待地喊着: 爸爸, 爸爸. 可是街口的人已经散了. 不见我父亲的踪影. 我四处张望也没有. 急迫中拿出手机, 拨了名字叫"爸爸"的号码, 可是发现我的手机摔得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情急中把上半部分手机摸出来扣在另一半上, 赶紧听我爹爹是否接起来. 但是站在梦里的十字路口的我突然明白, 我爹爹不在这条街, 也不在那条街, 也不在那条街, 他老人家已经走了10年了. 就这样哭醒了. 感觉仍然伤心而委屈, 再也找不到了, 顺势又哭了半晌. 好久没有这样了. 感觉差不多了, 就拿起旁边的书开始读.

其实梦到父亲不是偶然. 前天晚上快11点的时候去图书馆借书, 高高兴兴遇到了老朋友. 但他告诉我他的父亲前一天过世了, 悲痛压抑在他的喉间缺笼罩着他的脸. 虽然今年他回去看望父亲俩次, 父亲有心衰, 但上一次还非常好, 所以对他来说仍然是一个突然的打击. 我父亲也是心脏衰竭而去, 但又是他自己希望的结局 (关于我父亲, 我是要写的, 但不想三言两语写他老人家), 因为他认为因心脏衰竭人可以一下就走了, 如果脑血管出问题会瘫痪, 自己受罪, 最主要的是给孩子们添麻烦. 于是那年回去我们全家劝他他安心脏起博器, 被他坚决制止了 (啊啊). 忍不住说, 象我父亲这样面对死亡从容而归的人不多见. 如果多数人象他一样视死如归, 美国这个社会的医疗费用会降低许多许多!

没想多说还是说多了. 我用当时朋友安慰我的方法安慰朋友. 我告诉他: 你这样想可能会好受一些, 有好多人死于癌症, 还有许多人瘫痪多年, 受尽了罪. 你爸爸至少一下就走了, 没有受罪. 朋友不说话, 我知道我说什么在现在都没办法缓解他的悲和痛. 我只能安慰他: 任何时候想找人说话就给我电话, 我是经过了这个哀悼的过程. 我宽慰他: 生离死别每个人都要经过, 只是迟早的问题, 我们不算最晚, 但也不是最早, 许多人还是孩子就没了父母. 我看见他强忍着眼睛里的泪水. 我感觉眼泪也要出来了. 我也知道没有安慰的办法: 哀痛的过程你也知道一定要经过, 你会有相当一段时间会和另一个世界交流, 都是正常的, 不要太过于悲伤就好. 他虽然谢谢我, 我知道我的话多么无力. 这个过程他必须独自完成.

我是一个恋父的女儿, 所以用了整整五年和另一个世界交流, 在第五个年头, 我上了一门小说写作课, 把我当时想说的话写到纸上才算做可以从每天的grief里走出来. 而我的小说开始还真是说收到一邮件包裹, 以为是垃圾邮件, 结果打开是一个电话, 一个号码和几行说明: 这个号码可以拨到天堂, 但你只能拨给一个人, 只能有一次机会.

到故事结尾我也没有完全说明是否拨了这个电话. 没想到昨晚在梦里拨了. 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从前的手机果真摔得只剩一半, 现在的手机下面屏幕摔坏一半. 所以梦里拿着坏手机着急不能怪梦. 也许手机是好的至少我在梦里能够找到父亲或听到他的声音. 不过他一定是要训斥我: 写信好不要总打电话!

既然已经说多了就再多说几句给有女儿的爸爸们. 爸爸溺爱女儿似乎非常能融化人心. 尤其是老来得子或女的人就更是由不得自己. 但就我亲身经历, 经历这样爱的女儿是要吃一定的苦的, 因为他们不明智. 即使遇到已经对自己非常非常好的男人, 终因为怎么都难抵父亲对自己的好, 仍然不知好歹. 算了, 这有点自我批评的太过分了.

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 当然你可以说我老爹和我老娘生出我来容不得我后悔. 但我想说的是, 这辈子能做我老爹的女儿是我最大的缘分和福气. 因为有他的爱, 我其他任何地方吃些苦都值!

希望我宽慰朋友的话能有一点效应, 我在当时就非常喜欢听到这样的话. 家里小时候的朋友说: 你爸是阴历9月9走的, 九九归一是个好日子. 我兄长一直住在父亲单位分的房子里, 跟邻居或学院里的人常年没有什么来往. 电话里他告诉我, 院子里的老邻居好几个一起来安慰我说: 你爸是个大善人, 他是被上天这一天特意请去的.

你如果深深爱过一个人, 你就知道这样的话是多么的宽慰人, 尤其是在哀伤悲痛之中. 听朋友说他的爸爸在遗嘱里将自己的身体捐献给医学院做研究. 所以他还需要节哀因为有许多具体事情要安排. 我猜想他的爸爸跟我的爸爸都是有一种大无畏精神的人. 朋友也是为自己的父亲自豪.

知道父亲过世了, 赶不上葬礼, 知道他最后一封信还在路上. 一周后收到, 看来他知道自己的路即将到尽头:

华美世界想久留
我生快要走到头
万物有始都有终
顺应规律任自由.

我兄长象好多儿子和父亲的关系, 在年轻的时候一直嘲笑我父亲的诗不是诗, 顶大是打油诗或顺口溜. 我至今还没有跟他交流过他对父亲最后这首诗的评价. 我自己已经评价过, 也许还是在这里. 我曾经说过, 从我父亲的这首'诗'领悟他的境界是比弘一大师园寂的时候的境界高.

我彻底没有想说这么多. 但是让我把这几句关键的讲完. 何以见得呢?

弘一大师修行大半生, 园寂前的书法行销骨没, 最后四个字是 "悲欣交集". 比一比俩个人最后的话我就知道我父亲的境界更高. 我知道一定有人不同意, 认为我有偏爱. 这是当然. 但我想解释什么使得我父亲的境界更高? 什么在临终区别了俩个人?

还是一个'爱'字区分了俩个人. 因为有爱, 父亲仅管确实有大无畏精神, 但能写出这四句是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的态度最能使爱他的人也能放下, 因为是写给我的, 他知道我会伤心, 他只能以这样的姿态减轻我的哀痛. 然而弘一大师可以没有顾虑地说出他的真实想法. 他竟然修行半世在临走的时候还不能彻底放下.

父亲如此地爱我们最终还是放下了, 而放下也出于爱超于爱. 从父亲这里我想到, 也许爱别人(或别的生命)其实是人生最好的修行 (当然佛家讲更普世的爱, 但每个人爱的能力又是有区别).

当然父亲一生不是光爱我们. 他象我爱着他一样爱自己的母亲. 他和我母亲一生帮助贫困的人. 因为母亲是医生, 家里病人没有断过, 父亲于是在家门口盖了一间小屋, 农村来的陪病人的住旅店太贵了, 就住在小屋里, 被子, 碗筷全部提供. 小时候医院里许多人的口气里表现出不理解和尊重. 当然, 不要误解我在自夸父亲是什么伟大的人. 他最恨浪费, 常常会看见他在大厅广众捡垃圾. 连我姐我哥都多少会觉得有点丢面子. 只有我知道这是他的事业.

所以我们家人, 或院子里的邻居都知道, 我是我父亲的女儿. 当然, 这不是废话嘛!

我要睡觉去了, 我父亲要开始骂我了: 还不睡觉, 明天上不上班了!?

(其实被父亲溺爱或者没有得到父爱的女人, 都想找到一个象父亲一样的人, 区别是一个想当然, 而另一个非常明确自己想找弥补:-).

"还不快去睡觉!"
Himalaya at 10/01/2010 09:16 快速引用
父爱如山。
我一直以为父亲最疼我姐,因为姐姐实现了他的理想,念到了博士。谁知,有天姐竟写信来说,父亲心底里还是最认可我这儿子。
浅酌低唱 at 10/01/2010 09:20 快速引用
Take it easy.


Enjoy everyday of your life is the best memorial to your father.
Bono at 10/01/2010 09:29 快速引用
要我会去扫一下墓,烧点纸钱。也是个交流,你会放松很多。
Quincy08 at 10/01/2010 09:56 快速引用
comfort...
pompano at 10/01/2010 10:02 快速引用
cft... rose rose
开会 at 10/01/2010 10:07 快速引用
cft rose
不过,梦多了不好,应该回顾一下自己平时是不是劳心劳力太多。
thinkhard at 10/01/2010 11:02 快速引用
很少读完这么长的帖子,
太感人了!
tutu at 10/01/2010 12:28 快速引用
cft rose rose
sommer33 at 10/01/2010 12:54 快速引用
收得这么多玫瑰和安慰,一并谢了 rose

确实老做梦不好,可是好像没有什么好办法。

今天上班做地铁,对面俩个女人其中一个胸前背带里隐藏着一个看不见的小宝宝。等到她旁边座位空了,我就已过去看。结果特别小。我问:多大了?

女人说:5 天。
结果我本能地说:他的脖子行吗?
她说:Ok.
可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Ok. 孩子全身和头是立着的,当然他顶不起他的脑袋,头朝后仰着。因为这个母亲也没有大胸,婴儿的头没有靠着的着落。于是不能睡觉,俩眼一只睁着。我怎么看他都不舒服,这么小的孩子只要不是吃就应该是睡的对吧?可是他因为举着脑袋没法睡,过一会就开始哭,可是脖子弯着哭也是间歇的。他哭得时候,他母亲用双手举起背包,结果孩子的头更是没地方靠了。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是个人都应该知道孩子是躺平了的舒服。5天前还在羊水里没有重力地漂着呢。我心想,她自己5天就出来,是不是对她的身体也不好?还是说美国女人真的和中国女儿构造不同?

为了避免我自己多管闲事冒犯了别人,我把头扭向一边不看这个小婴儿。
wildcrane at 10/01/2010 14:49 快速引用
Moved to tears ... rose rose rose
能体会你梦中找不到父亲的那种孤立彷徨的心痛. 我小时候也做过类似的梦.
BTW, 男人对女人的爱无法象父爱那样恒久和无私.
molimoli at 10/01/2010 15:34 快速引用
读了一半就读不下去了
受不了
你在天堂的父亲能感受到你的思念的
xiaozhi at 10/01/2010 15:46 快速引用
写得太好了
感动 感动 感动
bagofbones at 10/01/2010 16:43 快速引用
收到 谢谢 rose

我没事儿澳。顺着势就多练了一下笔。以后还要接着练的。

(慰问电话也来了,令我不好意思)。 oops
wildcrane at 10/01/2010 18:05 快速引用
先把房子全部收拾干净后. 烧了一株香.

wildcrane at 10/02/2010 02:31 快速引用
好文

父爱如山

儿子女儿倒不是忒重要

俺长到现在这么大,流泪的时候极少,有一次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我刚结婚,和老婆一起回山东老家沂蒙山区看望老爹老娘,晚上躺在床上,突然想到假如有一天俺爸爸俺娘走了。。。不是假如,是一定会!!。。。

俺的泪就止不住的流。


男人流泪是不出声的
smilhaNew at 10/02/2010 05:13 快速引用
[Time : 0.01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40.5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