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祖国正义媒体,请看中国财经时报!!! 10/09/2010 18:52
http://news.creaders.net/headline/newsViewer.php?nid=447453&id=1014102&dcid=2
刘晓波获诺贝尔,国内唯一没有沉默的媒体
这个国家疯了 北京因刘晓波掀肃杀风暴

--------------------------------------------------------------------------------

世界日报 2010-10-10 09:44:32



中国官方9日对正在狱中服刑的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事未再表态,出访的中国总理温家宝,也未回答记者有关刘晓波得奖的提问。但是,北京政府与知识分子间却瀰漫着一片肃杀气氛,大学教授被要求噤声;自由派异议人士相约餐叙庆祝,至少20人被公安拘留,到9日深夜仍未获释。「这个国家疯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受访者咬着牙对记者说。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虽然没有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刊出,但知识界、异议人士透过网路的新浪、推特(twitter)等微网志,一波一波发言和回应,热烈地讨论着刘晓波获奖的种种。但从8日晚间7时开始,带有「刘晓波」的贴文,开始大批大批被网警删除,连拥护中国政府,批判刘晓波和诺贝尔委员会的贴文也难逃被删的命运。

在自由派知识分子争相走告的同时,至少有两人在8日晚间,接到供职单位长官的电话关切,要求他们不要到刘晓波家附近,更不要和刘家人接触。8日晚间,在刘家社区门口监视的人员,也保持机动,一发现有异议人士或自由派学者出现在现场,甚或接受访问,就立即通知他们的供职单位派员来「把人带走」。

9日中午,一位大学教授原同意接受採访,但约定时间前半小时,这位教授接到校方关切电话,校方告诫他,不得接受境外媒体採访。出面告诫他的行政人员,对他和媒体相约的时间、地点掌握得一点不差。

刘晓波的获奖,让自由派的学者、NGO(非政府组织)运动人士和媒体工作者兴奋不已。在北京、上海和广州,8日晚都有人相约餐叙庆祝。但在北京,具有海淀区人大代表身分的维权律师许志永,8日因带领其他人在路边举起「庆祝刘晓波获诺奖」的牌子而被警方传唤。他原本相约大家在南锣鼓巷一家餐厅聚餐,但这家餐厅受到压力临时关门。众人于是转往另一家饭馆,在这裡再度碰到官方干预,双方发生口角,许志永等20人当下就遭警方带走,至截稿时间止,仍被警方拘留。

在上海,包括异议人士王晓渔及一位媒体记者,8日晚间,也是在庆祝餐会上被警方带走,拘留了三个小时,晚上12时才获释放。
smilhaNew at 10/10/2010 18:30 快速引用
不在沉默中爆发
就在沉默中灭亡
smilhaNew at 10/10/2010 18:32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不在沉默中爆发
就在沉默中灭亡


纵观中国历史,有几个文人造反成功的?不管沉默或者不沉默的,都灭亡了,看看刘晓波的遭遇,我都替他惋惜,当初从美国回去干啥啊?在美国就算没有高官厚禄,过个普通人的日子总还成吧?
小草 at 10/10/2010 19:44 快速引用
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
树叶都没有2个是完全一样的。

窃以为这正是刘晓波之所以伟大的地方。
smilhaNew at 10/10/2010 19:51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
树叶都没有2个是完全一样的。

窃以为这正是刘晓波之所以伟大的地方。


我理解,只可惜这么大好的年华和黄金岁月都扔监狱里了。替他心痛。
小草 at 10/10/2010 19:57 快速引用
那你更应该敬佩刘晓波, 为他的成就欢欣鼓舞! 搞不懂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中国人对此冷嘲热讽,难道国人真这么麻木? 还是共产党的洗脑真的那么有效?

小草 :
smilhaNew :
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
树叶都没有2个是完全一样的。

窃以为这正是刘晓波之所以伟大的地方。


我理解,只可惜这么大好的年华和黄金岁月都扔监狱里了。替他心痛。
三石 at 10/10/2010 20:37 快速引用
三石 :
那你更应该敬佩刘晓波, 为他的成就欢欣鼓舞! 搞不懂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中国人对此冷嘲热讽,难道国人真这么麻木? 还是共产党的洗脑真的那么有效?

小草 :
smilhaNew :
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
树叶都没有2个是完全一样的。

窃以为这正是刘晓波之所以伟大的地方。


我理解,只可惜这么大好的年华和黄金岁月都扔监狱里了。替他心痛。


我是打心眼里敬佩这样的人,并希望中国的监狱里不再有这样忧国忧民的良心犯。
小草 at 10/10/2010 20:44 快速引用
五分钟英语课:诺贝尔奖,刘晓波,常用成语
2010-10-11 09:08:55


五分钟英语课:诺贝尔奖,刘晓波,常用成语


近几天老诺和老刘把媒体和万维搞得沸沸扬扬,笔者也随兴写了几篇博文。对我来说因为有些概念需要用英语才能充分表达,并且英语的表达方式也比较“有意思”,我写文章时常用中英文两思维方式起草。这里顺便介绍“刘晓波获奖”的事情让我想起的几个常用,有“意思”的英语成语:


Had it in for (“把眼睛盯上了某某人”– 有怀恨,等时机报复的意思)

The authorities had it in for Liu Xiaobo for some time. They were just waiting for the right moment to make their move. “Charter 08” gave them the perfect excuse to do so.

Off-the-cuff (即兴,不假思索)

When Liu Xiaobo suggested (during an interview) that China would need “300 years of colonialism” to catch up with Hong Kong, he was simply making an off-the-cuff remark. But the anti-Liu faction seized on the remark as proof of his unpatriotism.

Poetic license (也称 Literary license。指不按规或破格的,故意夸张的词句 - Expressions used by a writer to heighten the effect of his work)

When 2cents used the title 《“三百年殖民地”:一句话让你名垂千古》for his blog, he was taking a poetic license to magnify the gravity of the absence of freedom of speech in China.

Tongue-in-cheek (“舌头放在脸颊里”– 形容有幽默,讽刺性,开玩笑的话)

The Chinese people lack the tradition of western-style humor. When one says something tongue-in-cheek, it is important to precede it with “this is only a joke”.

A 64-thousand-dollar question (难题,没有明显答案的问题)

When will China achieve political maturity? The answer may not be “300 years of colonialism”, but it is still a 64-thousand-dollar question.



“三百年殖民地”:一句话让你名垂千古?
2010-10-09 11:04:55


“三百年殖民地”:一句话让你名垂千古?

(兼谈诺贝尔2010 年度和平奖的加拿大连结)


刘晓波获奖的加拿大连结

刘晓波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对世界和对中国是个值得庆幸的事。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刘先生获奖和加拿大有个连结。每个和平奖的候选人都需要被提名,刘晓波是被国际笔会组织 (International PEN Organization) 提名的。国际笔会是国际诗人,剧作家,编辑,散文家和小说家协会的简称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ets, Playwrights, Editors, Essayists and Novelists) 。该协会于1921年在伦敦成立,以促进全世界作家之间的合作和友谊为宗旨。国际笔会原本只代表诗人,散文家和小说家,但现在包括任何形式的文学作家,记者和历史学家等。

协会的其他宗旨包括:强调文学对促进世界的相互理解的作用,争取言论自由,并为受干预,受监禁或受杀害的作家发出强大的声音。

国际笔会的现任主席是加拿大著名哲学家兼作家约翰•罗尔斯顿•索尔 (John Ralston Saul)。索尔是加拿大前总督伍冰枝女士的丈夫。笔者对伍女士曾有介绍(见《加拿大华裔名人:前任总督伍冰枝女士》。

值得一提:2010 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 (Mario Vargas Llosa) 也曾是国际笔会 1976-1979 年的主席。

关于“300 年殖民地”这句话

为什么刘晓波“如何令中国盛强?成为英国殖民地300年就可”这句话触怒这么多中国人?

刘先生对这句话曾做了这个补充:“六四后,这句「三百年殖民化」的即兴回答,变成了中共对我进行政治迫害的典型证据;时至今日,这句话仍然不时地被爱国愤青提起,以此来批判我的「卖国主义」。然而,我不会用接受采访时的不假思索来为自己犯众怒的言论作辩解,特别是在民族主义占据话语制高点的今日中国,我更不想收回这句话。”

为什么一个中国人对其他中国人仅仅说一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就被挂上了“不爱国”的帽子?

为什么有些中国人对一句“即兴而发”的话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为什么有些中国人这么容易被对刘晓波怀有仇恨的人(是的,刘晓波有敌人)利用?

刘晓波没说英国殖民主义是个好事。无可置疑,爱国者的热血也时时刻刻在刘晓波的心胸里沸腾。

(在此我先声明,我不是说 -- 也不会说 -- 英国殖民主义是个好事。笔者在英国统治下长大,对殖民主义的弊端全看透了,绝对不会赞扬英帝国殖民主义,但这不是说英国的民政体系没有其长处。)

这些把刘晓波的“舌头放在脸颊里”(tongue-in-cheek) 的即兴话看成滔天大罪的人显然没有幽默感。在刘先生看来,他这只不过是说,中国仍然是一个政治上不成熟的国道。

这些人过度敏感的反应证明他这句话没说错。只有在政治上不成熟的国家我们才会听到这种反应。在这样的国家里,对政治不正确的意见(姑且别说相反意见)的宽容和鼓励并不存在。这样的国家只准许一种“政治正确”的定义。

在政治上不成熟的国家里,即便开个不适当的玩笑也可能招来天大的灾难。

即使不赞同刘晓波的政治概念的人,也应该觉得一句即兴话,一个“幼稚”(有些人是这么形容刘晓波)的爱国学者写的 “宪章” 换来11年的监狱,未免太过分了吧?他们应该记住,刘晓波的 11 年文字监牢,也是为他们而坐的。

刘晓波已经快 55 岁了。对这个年龄的人判 11 年监狱(“劳改”?)是很严重的处罚。但这是进步,曾几何时,冒犯皇帝的处罚是“最终的代价”:犯大法,灭“九族”!

这是中国的痛,也是中国人的哀叹。

上帝保佑中国!

中国需要刘晓波

加拿大华裔名人:前任总督伍冰枝女士

评论(8)
引用
浏览(8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beny
留言时间:2010-10-09 11:37:21
A sarcastic comment has so much frustration behind. If those who only want to introduce peace, human right and freedom, fundamentals of modern civilization,into Chinese ideology, were, are and will be persecuted by those who took all the fundamentals away, there won't be much choise except to be British-Colonized to become a strong country. That's how I take it.
Excenlent writting as always.
Ben




作者:2cents
留言时间:2010-10-09 13:16:30
Ben,
You're so right. Sometimes we really do behave as though we deserved to be ruled by "colonial masters".




作者:欢乐颂
留言时间:2010-10-09 23:39:24
涂老师,有两个问题与您商议。

1.您这篇文章中已经假定刘晓波被关与“三百年殖民地”有关,这恐怕不是事实,被关还是“08宪章”的原因吧。袁腾飞现在还在教课,“因言获罪”达到什么程度,您对国内的现状了解得如何?

2.中国确实是“政治上不成熟的国度”,这毫无疑问。相反,印度是一个“政治上成熟”民主国家,如果您给他们提个“三百年”的建议,您觉得“过度敏感”的现象不会发生?




作者:2cents
留言时间:2010-10-10 06:36:40
欢乐颂,
问好!首先让我说“老师”这称呼我不敢当。还是不要把我捧得这么高好。

很高兴你提出这两个问题。

1. 没错。“三百年殖民地”这句话和“罪案”的成立不可能有直接的关系(谢上帝,说这种话在中国虽能触怒,但还不是罪)。不过刘犯的是“政治罪”,政治罪是一种“莫须有”的罪状。

11 年监狱是在一个缺乏(依据西方法律的正当程序概念)最低标准的秘密审判中判定的。“08宪章”显然是当局用来成立罪案的借口,其实当权者眼睛已经把刘盯住了很久,而且“殖民地”这话被反刘派断章取义,搞成强大的推倒刘的“暴民心理”的号召,我相信这一点对高度政治化的法官有影响,也有好处的。当局肯定相信判刘有罪会有“只杀一条鸡可儆千只猴”的效果,不必把袁和其他所谓“颠覆分子”抓起来。当然这情况以后可能改变。

2. 具有讽刺意味,印度实际上是真正的“300 年殖民地”之国 (准确地说,334年)。其实印度也不是完全“政治上成熟”,尤其是当西方文化和印度传统思想互相冲击的时候。不过我还是相信,曾经是殖民地的印度对“殖民地”这种话不会有同样强烈的反应。我的解释是,英语是印度官方语言之一,印度人有某程度的“西方幽默感”,对欣赏即兴而发,半搞笑的话有足够的经验,不会有不恰当的反应。和我们中国人不一样,印度人常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儿。

比较适当的对比是美国,加国。我们很幸运能在这国家居住。在这里“殖民地”之类的话绝对不会惹麻烦。




作者:欢乐颂
留言时间:2010-10-10 16:48:27
涂老师,别人不都是这么叫的么,我上次在您的“漫谈爱”帖子中也是这么称呼的,为何您现在觉得别扭呢?因为背景环境不同了。

如果您在中国大陆长大,学过中国近代屈辱的历史,就知道这玩笑(或说是艺术夸张)不开也罢。语不惊人死不休,对他推进的理想有害无益。

您觉得“殖民地”这种话在印度不会有同样强烈的反应,我深表怀疑,但由于也没去过印度,所以无法验证。但印度经过334年的殖民统治,现在仍然不是一个“政治成熟”的国家,那中国没经过,也不可能经受任何殖民统治,您准备给他们多少时间才能达到“政治成熟”呢?




作者:2cents
留言时间:2010-10-10 19:07:11
欢乐颂,
我是受宠若惊,但当之有愧啊。以前虽然没有“抗议”,但也是这个感觉,大家这么客气倒显得见外了。

我虽不在中国长大,但对中国近代历史还知道多多少少,对历史记录里国家和人类的屈辱也有知识,我出生的国家也曾受过战争的蹂躏,个人也曾尝过屈辱的滋味,可是,老实说我可不觉得那个玩笑有啥大不了。这可能是我的另一半(受西方文化影响的那一半)人格作怪吧?

不过你最后那个$64,000 的问题倒把我难倒了。你觉得正确的答案是啥呢?

话说回来,如果“成熟”等于“长大”, 那么我们这个超级大国是否应该尽快“长大”起来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又应该如何“成熟,长大”起来呢?




作者:欢乐颂
留言时间:2010-10-11 00:32:06
2cents,如果这样您觉得comfortable的话就这样好了。我这人尊师,对有学问的人我都想称一声老师。以后熟了也就无所谓了。

对于如何更快的成长我也没答案,如果有就不在这儿窝着啦。没人不想国家“长大”更快些,但要小心“拔苗助长”的危险。我想还是和子女的成长差不多吧:总是在犯错误中长大。终究不能代替他们生活,还是要他们自己摸索。

其实对这句话我倒也不是太在意,鲁迅也说过古书中怎么看都是吃人二字,作家创作时应时应景的夸张表现而已,何况毕竟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smilhaNew at 10/12/2010 03:31 快速引用
刘霞:刘晓波得奖后狱中伙食改善 2010-10-12 11:58:25全文全部评论(15) EmailTwitterFacebook大中小【多维新闻】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8日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其妻子刘霞12日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监狱开始给服刑的刘晓波提供单独的食物,饭菜质量较之前得到改善。【相关专题:刘晓波狱中获诺贝尔和平奖】

综合媒体10月12日报道,美国12日要求中国取消对刘晓波妻子刘霞的所有人身限制,称其权利应该得到尊重。根据美联社(AP)报道,刘霞12日在接受该社电话采访时表示,刘晓波的哥哥告诉她,监狱11日开始给刘晓波提供单独的食物,取代了之前在大食堂,与众多犯人一起就餐的规定。在通常意义上,这意味着刘晓波的伙食质量得到了提高。

刘霞表示,警方不允许她会见朋友和记者,无论她何时离开家,都有警察跟随。到目前为止,刘晓波在狱中的其他条件是否得到改善,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北京方面对刘晓波获奖感到非常愤怒,称刘晓波是一名罪犯,并警告挪威政府,两国关系会因此受到损害,尽管诺贝尔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组织机构。

这种愤怒情绪在中国外交部12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继续蔓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表示,一些国家的政客正在利用诺贝尔和平奖攻击中国。他称,这不仅仅是对中国司法体系的藐视,也使人们对这些政治人士真实的初衷提出了很大的质疑。如果有人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试图阻止中国人民前进的脚步,就是在犯一个明显的错误。

马朝旭表示,挪威政府支持诺贝尔委员会的错误决定,将伤害两国的双边关系。但是,马朝旭拒绝对有关刘霞的问题做出回应。

中国政府允许刘霞和刘晓波10日在狱中进行了简短的见面。但是刘霞表示,她自己和很多的朋友自8日起,就开始受到监控。警卫被部署在她北京公寓的外面,除了她的两个兄弟,其他人不得进入刘霞房间。

刘霞表示,她不被允许会见任何的媒体和朋友,如果她不得不进行任何日常的外出,如去看她的母亲或者购买杂物,都必须乘坐警车。刘霞此次接受电话采访,是通过她兄弟刚刚送给她的新手机进行的,警方导致其之前的旧手机不能再使用。

美国官员12日表示,他们密切注意刘霞的情况。美国驻华大使馆发言人包日强(Richard Buangan)在一份电邮声明中称,多篇报道称刘霞被软禁在北京家中,美国对此感到担忧。她自由行动的权利应该得到保障。

北京安全部门至今没有给出及时说明,解释为何在没有提出任何指控的前提下,限制刘霞的行动自由。软禁似乎成为中国政府威慑积极分子和批评人士的常用手法。

美国人权团体“现在自由”(Freedom Now)10日表示,中国当局将异见人士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软禁在其北京公寓内。刘霞在探视狱中丈夫,并告之诺贝尔获奖消息后,未被控以罪名,但不能擅自离开自家住宅,或使用手机。该组织还表示,刘晓波得知获奖之后哭了,表示这个奖是献给六四亡灵的。

有报道称,包括澳洲、瑞典、瑞士、比利时、波兰、匈牙利和意大利等国驻华使馆代表,以及欧盟驻华代表等10名外交官,11日下午一起抵达位于北京玉渊潭南路刘晓波妻子刘霞的寓所拟探望她,以转达各国领袖对刘晓波的祝贺,但在小区门外被便衣保安人员拦阻,称要有住客接才可进去。

刘晓波于2009年圣诞节当天在北京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目前关押在辽宁锦州监狱。在刘晓波获奖后,国际各界不少人士纷纷要求中国立即释放刘晓波。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总统奥巴马以及其他国家领导人和组织在纷纷表态,敦促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刘晓波。




(何可丰 编译)
smilhaNew at 10/13/2010 03:23 快速引用
[Time : 0.01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61.2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