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 10/28/2010 06:02
有些东西写在别处, 回头找非常花力气, 先把能想起来找到的移到这里.

关于Dogville 有没有伦理良知或只有美学的讨论:

还是没看懂你的推论. 我是基于我们以前讨论过芥川三个小说基础上给你的comment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9345). 本来以为可以不展开, 看来需要.

在这个讨论里, 我有几个观点
1. <罗生门>里, 芥川的故事是设置在一个民不聊生为生存斗争的社会自然环境之下. 但即使是在如此恶劣的景况下, 俩个妇人, 一个骗人将蛇干当鱼干卖, 但蛇干做得非常好吃. 令一个妇人拔死人头发卖. 但他们俩仍然心里知道做了"错"事, 这实际不是道德, 是良知.

2. 我感觉芥川唯美是从<莽丛中>和<地狱变>感受到的. <莽>里的每个角色并没有去开拓杀人罪(是要尝命的), 原因是作为武士, 列女, 强盗都还有自己的职业"honor", 似乎每个人撒谎是为了维护这点美感和尊严 - 但总而言之每个人都敢于面对后果. <地>里艺术家为了使自己的画惟妙惟肖, 亲睹女儿被烧死, 因此画成好画, 也为此自杀. 这基本是作者本人作为艺术家的写照. 所以我说他为此付出代价.

3. 然而, 芥川虽然唯美并敢于承担, 他并不是没有标准. 在<罗生门>里, 我认为他对于为"不择手段"找借口的家将其实是否定性的 (见连接).

也就是说, 芥川手下的不择手段是在"生存"边缘人的行为. 道德在这个时候如何定义, 可能需要和和平时期区别开. 另见我对<和凤鸣>的评论(在日记正名篇里).

然而, 在Dogville这个语境下, Grace 没有威胁任何人的生存, 只是因为她被'地下社会'追踪, 又被'官方'缉拿, 于是她变成了一个没有地方诉诸自己权益的人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这个村里的人, 男男女女, 大大小小都把她作为一个剥削对象, 而且心里没有良知的谴责. 我感觉人性果真如此, 确实太可怕.

但这个电影最深引发我思考的是: 孟子与旬子之争爆- 是从假设人本善出发好还是假设人本恶出发好?

在Dogville里, 我看到了, 如果没有法律和惩罚, 正如孔子说的, 人就不知廉耻, 不仅是Grace, 耶酥也是因为没有诉诸而被钉死了.
可是在孔孟的中国, 民虽然可能知耻, 用道德来约束政治或当官的人, 实在好象也不成功. 于是非常揪结在这里. (这是简略写法, 这里好多问题没想清楚)

然而, 在Dogville这个语境下, 我认为善和恶是在那里的分明存在的, 我同意Luanne的总结, 善恶在每个人里都有, 但放出恶狗来还是要付责任的 (可以讨论的是如何使其负责, 电影结尾的judgement). ---所有这些是我为什么认为在这样语境下, 你说的"在我眼里,只有美学"是玩酷也可能就是装酷(我的定义是根据能不能承担起后果区别二者).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见解, 但这些见解不是别人的圣经. 相反, "在我眼里,只有美学", 和"千万不能把别人的话当圣经啊", 这俩句话好象都直接是别人说过的话. 不是吗? smile
读了翻译的罗生门 ( 楼适夷 译, 是否都是同一文本?), 我感觉也不仅是在讲人性恶的问题, 而是那个古老的问题, 人与兽之间的那条fine line. 道德对于一个社会可能属于奢侈品, 建立在一定生存条件之上. 在象和动物一样需要为生存'你死我活'的弱肉强食的状态下, 人和动物其实还有一条fine line 就是良心. 死了的长发女人虽然骗了人(将蛇肉说成鱼干), 但毕竟她的假鱼干仍然好吃而且, 她知道自己做了'坏事' (别人不知道的话, 并不是道德是她自己良心有判断). 老太婆拔死人的头发虽然不光明正大其实在客观上并不'你死我活', 并不损害死了的人, 而她自认为是'坏'仍说明她的良心. 而家将以此为自己找到借口却是一个懦夫, 他抢去老婆子的衣服虽然冒似同样性质, 其实过了一条fine line, 就是他不仅体现了弱肉强食的动物性 (不用段刀, 只需他是男性和家将的职业, 他已经知道老太的生死在他手中), 且他需要一个'不择手段'的借口 (这是人比动物虚伪的地方, 也是他和前俩个人物有细微区别之处, 前二者陈述一种现实, 后者是为自己找理由在介笔下也是陈述一种现实). 我觉得作者要体现的就是'人性' (他没有想点明恶与善, 而是作为一种现实来呈现).

需要找一篇英语翻译再读一遍, 免除翻译上引起的误解.
wildcrane at 10/28/2010 06:04 快速引用
读芥川之前一天晚上的梦:


黑泽明的诠释在我看来并不是小儿科, 而是心脏科或神经科的 - it is a line between sanity and insanity, life and death. 恰恰可能看起来不酷的东西更清醒智慧.

至于<莽>和<地>, 使我想要更多的了解作者本人, 但我直觉的感受是: 作者的关心并不是道德, 而是美学标准问题.

在<罗>里, 老太婆拔头发四周是没有人的, 所以不存在公众道德问题. 在<莽>里, 三个人似乎都没有为自己辩护 (至少不是为了推却杀人负罪), 却好象是他们有自己的'审美'标准, 想要掩饰'丢人'之处, 使自己看起来honorable .

以上是我的直觉, 有待进一步了解了作者再说. 但我昨晚还没有读过他一篇文章, 只是粗略读了一下你们俩个的评论, 昨晚我做的恶梦是从来没有过的类型. 我竟然和另外一个女人(不知道是谁)同是杀人犯(虽然没有行动只有象看电影一样看到. 是她的行动结果, 但我至少没有阻止), 在梦里我清清楚楚看见把一个年轻女子推进了象是三层书架底层的一层透明但没有空气的隔离间 (这女子已经昏迷但是否死了不明确), 放进去是肯定要死的, 我分明看见她额前一屡长发掉下来挡在眼前. 我想看看她渐渐死去的过程中长发身体会不会僵硬, 但太害怕了, 就跑掉了. 虽然我心里希望那个直接杀她的女子会去把这受害女子拉出来, 但我自己什么也没有做, 我只是在漆黑的大半夜在高楼大厦的顶上不能遏制地疯跑, 我从一个楼顶跳到另一个楼顶, 虽然有的楼之间距离不短, 可是我停不住. 我想醒过来, 却看见小屋黑漆漆的一条门缝, 我想睡觉前我是专门把门关了的, 难道有鬼近来了吗? 所以才做这样的恶梦. 可是从来没有在这间小屋里做过恶梦. 为什么做这样的恶梦, 我想到我在睡觉前看到你们关于道德的争论和我在躺下的时候想到的’良心’(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也会谴责自己的那种现象), 可是我想这不足以让我做这样的恶梦. 还有什么? 想到晚上的一位来客是一个全新的因素, 一定是他有如此强的dark energy. 我大喊大叫想醒来, 可是醒不来. 我父亲一直是善而有力的, 可是他也没有作用了. 我在梦厣里挣扎喊叫醒不来. 后来终于醒来了, 吓得回味了半天. 门是关着的, 那条黑缝是壁橱的门缝.

今天依此读<罗>, <莽>, 读到一半<地狱变>便明白了为什么. 刚才查了一下作者的简历, 直觉上说, 他自己也没有能够战胜这种dark energy, 为了求得peace, 或说从他醒着的恶梦里醒来, 他选择了自杀 (时年35岁).

我想你明白我为什么说黑泽明的手法不是小儿科. 介的能量确实非常大, 能够这样婉转地在你们评论的字里行间就传到了我.

(只是记录下来我的直觉, 并不需要说服别人, 如过过后我发现是错的会自我纠正的.我说过我基本上是靠直觉活着的那种人.)
wildcrane at 10/28/2010 06:07 快速引用
你是什么事儿都要深挖的那种,简单点儿不好吗?
我看芥川楞是看不懂啊 frustrated
skysky01 at 6/30/2012 23:18 快速引用
skysky01 :
你是什么事儿都要深挖的那种,简单点儿不好吗?
我看芥川楞是看不懂啊 frustrated


其实我写完,也就俩天全忘了。现在读着都想不太起来故事了 Laughing
wildcrane at 7/01/2012 00:13 快速引用
本来还自以为是你的一个知音呢。在你这儿玩儿里几天,才发现我能理解你的只是小小的一部分,你能尽情挥洒的世界,太多超出常人的理解范围,,, wink
skysky01 at 7/01/2012 21:54 快速引用
[Time : 0.01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8.7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