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片]<和凤鸣> 10/28/2010 06:12
<和凤鸣>, 王冰的记录片. 其实是一个影像版本的"口述". 187分钟的电影, 170分钟镜头就设在'和'的对面, 和坐在沙发上, 沙发前有一个茶几. 有的时候, 镜头会拉近到一个中近镜头. 但设置没有变. 一般人一定人为没发看下去, 但因为故事太有震慑力, 3个小时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尾.

'和'主要口述了她在解放初期17岁如何考上大学没有去, 而是去兰州报社参加"革命"工作. 到20来岁无辜被打成右派, 她的文采更出色的老公被打成黑社头子(当然没有黑社). 俩人被送去劳改, 她活下来了, 他老公和众多人被饿死了. 完全是按着时间顺序个人亲身经历的"叙述". 一个人和一个家庭的历史.

她提到俩本书, <左祸> 和 <九死一生>. 说这俩本书里提供的数据是, 反右运动总共将58万7前多人(我忘了准确数目) 打成右派, 后来98.98%被平反. 留下0.02%说明反右并没有错, 只是扩大化了. 那确实太扩大化了.

总之这个片子看完, 我好几个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要想好久. 我甚至都能感觉到他们被迫害时候不想活的那种感觉. 不象电影里, 正义能够伸张. 虽然说后来被摘帽了, 可是已经是家破人亡了. 非常惨.

看来记录片, 并不一定要复杂的镜头切换, 也可以讲非常的故事.

.........................................................................................................................

在《和凤鸣》这部纪录片里,女主人公至少俩次提到了“正名”的power.

第一次,是她去的第一个劳改农场。当时那里阶级斗争的意识不强。当地人把他们称呼为“犯了错误的同志”。因为这样的名字,就使得他们感觉不是“反党反社会的阶级敌人”,于是劳动虽然体力上非常苦,因为精神上没有负担,没有被区别对待,感觉还是挺自由挺好。

第二次,后来换了一个农场,阶级斗争的意识强烈,没有人跟他们右派分子讲话。后来没有吃的了,但女主人还没有反应,还想着如何改造好回到人民的怀抱。一个偶尔的机会碰到一个老熟人,老熟人冒胆说了一句话:今后我们就是为生存而作斗争了。她捉摸这句话非常对,但还不敢跟同宿舍的人讲开。后来大家意识到了,什么改造回到人民阵线,保命为先。于是他们商量着如何为生存斗争,她工作的地方有棉花籽,就派她去偷,她偷了一小手帕回来,但吃了不管用。宿舍里另外俩个人,在磨面的地方工作,就常常偷一小手帕回来。他们没有办法做熟,就把领的热菜汤端回宿舍将生面一人分一点点放进去。但她认为就是这一小点点生面让他们活了过来。如果他们不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就没命了。


当然,关于“正名”的重要性,也可以想象“妻”和“妾”这俩中称呼和它所规范的义务权利。以后慢慢说。
........................................................................................................................

这有一篇英文评论. 中文网上有好多.
http://www.cinema-scope.com/cs31/int_koehler_wangbing.html

王兵本来应哈佛之邀, 但没有成行, 不知道跟他电影内容是否有关系. 其他几个片子也是记录中国非常底层的生活和工作.
[Time : 0.030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11.7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