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世界!转帖:中国高铁电脑重大突破 国家资本主义势将抬头 10/31/2010 03:29
--------------------------------------------------------------------------------

明报 2010-10-30 16:28:33


中国超级电脑赶过美国名列世界第一、中国京津城际铁路以时速350公里排名全球营运铁路最高速之冠;这在中日就钓鱼岛撞船纠纷的争议,或者是上海世博入场人次超越7000万声音之中,显得不为人们注意。然而,超级电脑争霸战和高速铁路速度提升这两场争逐,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的资源投入模式来看,逐渐显现国家资本主义的特色,未来相当一段时间,这将是中国整体发展的主流。这对于一向强调信赖市场力量的香港官商学界来说,甚有反思的价值。

国务院发文件推动

高铁4年提速七成

京津城际列车时速350公里,是全球当今客运列车中的最快,虽然其他国家的实验列车曾创下时速500公里的超高速,但于实际营运层次而言,中国是世界第一。必须指出的是,时速350公里的中国牌极速,6年前尚在时速200公里的大关前徘徊。速度上的飞跃,和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有直接关係,若无国务院发出文件推动城际高速铁路,从2004年下达提速到350公里的要求,到08年京津城际铁路试运行,4年间速度增加75%根本匪夷所思。日本1964年东京奥运前夕推出时速200公里的新干线,过了30年,才把时速提到250公里。中日之间的提速落差,反映出来是高速铁路技术发展的一日千里,以及倾一国之力投入的正面效益。

高速铁路和超级电脑其实都是战略项目,高速铁路令城际之间的交通距离大大压缩,北京和天津可以即日来回,因为单程只需30分钟。这样,以大城巿为中心辐射出去的周边卫星城巿群马上活跃起来。日本的经验是,东京向旁边城镇赋予第二次发展机遇,如今,不少负担不起东京高昂楼价的上班族,住在一小时车程外的横滨,每天通勤上班。以中心城巿带动周围城镇发展,通过高速铁路,类似的城巿族群将会愈来愈多。至于超级电脑更是不言而喻,从冷战期间的巴黎统筹委员会(COCOM)对电脑技术输出社会主义国家的设限,不难明白超级电脑的战略价值。于民用而言,超级电脑对气候预测贡献甚大;军用方面,太空科技倘没有超级电脑运算,火箭都没法飞起来。

因此,不光是中国,在很多西方国家,高速铁路或超级电脑这些大型项目,大都由国家直接投资,就算在民间资本发达的美国,初始发展时都是国家资源投入。美国太空科技如今虽有民用企业参与,但太空总署仍是国家部门,统筹一切。这是由于初期投资庞大,牵涉部门繁多,国家资本主义必然出现。六七十年代,亚洲一些国家经济腾飞,最明显的例子是韩国和菲律宾,在朴正熙和马可斯执政时代,两人执行强力的国家资本主义政策,指定银行贷款,以军事方式指挥,造成在短时间内迅速发展的现象。

国家资本主义可以在短时间内调动最多资源及最强人力,集中发展推动某一产业,这在该项产业发展初期是未可厚非。中国发展高速铁路及超级电脑,若无全国上下努力,以目前的基础科技水平,不大可能在短短几年间超日超美,这和美苏五六十年代倾全国之力发展太空科技并无不同。国家资本主义的角色在于国家扮演「推手」,一旦起动,倘若在其后阶段有民间参与,使到更多企业及精英加入,减轻政府投资负担,同时也可把相关技术由政府转移到民用,如今人人手上一部的手提电话,便是军转民技术的彰显。

中国近期在科技领域上的骄人成就,确实有很多值得港人深思反省的地方,特别是香港长期无法扭转产业结构,过分偏重金融、地产等周期性极强的行业的困局,香港官商学界长期都迷信市场万能论,令政府及企业只强调短期效益,以致结构性问题丛生,科研投资极度贫乏便属一例。

若无监察制衡

易生特权阶级

话得说回来,国家资本主义也有不少缺点﹕容易造成垄断,包括资源以及巿场上的垄断,特权阶级亦易由此滋生,菲律宾马可斯政权是其中一例。倘若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度没有充足的制衡及监察,很难避免特权阶级的出现,进而形成所谓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中国在高速铁路和超级电脑的巨大突破值得鼓掌,毕竟这是对13亿国人的福祉,推动基础科学飞跃发展;然而,若是没有制衡和监察,本来足以造福人民的国家资本主义,随时会摇身一变成为一头吸吮人民血汗的巨兽。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1.8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