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往事(12) 3/03/2011 15:13
平原往事(12)
春夏之交,满山遍野,葱绿无边。
因为青黄不接,这时节是队里家家户户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我们家是插队干部,吃的是国家供应粮,加上我妈在前院儿种了各种菜,养了好多母鸡,圈里还有所以3头猪,所以不像左邻右舍那样,要么断顿,要么总靠喝稀粥来壮肚儿。
有一天,我妈让我到隔院给老佟家送4个刚贴好的玉米饼子,正赶上老佟家一大家子10口人,围着南北两个炕桌子吃午饭。
佟家老大是队里打头的,最能干活,连吃饭都吃得又快又好看。他们家别人都是俩玉米饼子,佟家老大总比别人多一个。玉米青菜稀粥在大瓦盆里盛着,喝完拉倒,所以他们家吃饭的时候就像一场喝粥比赛。
那粥想必是滚烫的,所以老佟家的人一边喝一边转着粥碗。佟老大转得最麻利,三转两转,一碗粥就见底儿了,接着盛上再转,再盛。别人喝两三小碗的功夫,佟老大至少把八九碗滚烫的稀粥转进肚子里去了。因为佟家男人吃饭时都光着上身,所以佟老大的肚子没喝粥之前像一个松松瘪瘪的皮口袋一样,眼瞅着就被稀粥给撑起来、鼓起来、亮起来了,因为喝的是菜粥,所以佟老大铮亮的肚皮似乎泛出了些许绿。
因为我们家的供应粮里有大米和白面,所以,谁家来了“贵客”,或者卧炕不起的时候,都到我们家跟我妈“借”,“借”到后来,我们哥几个也难得吃一顿细粮了。还好,地里的土豆下来了,我们家的母鸡也下了不少蛋,我们哥儿几个吃炸鸡蛋酱拌煳土豆,新鲜了好几天,吃到后来,基本上是咋吃的就是咋拉的,好像没经过正儿八经地消化过一样。难怪佟老大嘀咕,咱拉10泼都赶不上城里人拉一泼有劲儿。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5.0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