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往事(13) 3/04/2011 14:53
平原往事(13)

因为家里养了3口猪,所以我每天放学吃完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俩弟弟去剜苦菜。有一天,郑小燕瞧见我们哥仨提着筐和剜刀去剜菜,也跑过来跟我们一起凑热闹。

我问她;你家不是没养猪吗?

她答:我帮你剜。

我同郑小燕边剜边聊,不知不觉就剜了满登登的一大筐。看冬生和秋生才各剜了半筐,我和郑小燕便挪坐在地头儿闲聊。

郑小燕拔着手中一截骨一截骨的草,突然神色不自然地问:你知道这草叫啥名吗?

我答:我哪儿知道。叫啥呢?

郑小燕脸红了:不告诉你。

我心里纳闷儿,悄悄地揪了几颗草放在衣兜里。

回家把一筐苦菜往猪圈里一到,我直接跑石头儿家,气喘吁吁地问:石头,这草叫啥名?

石头儿一搭眼:日逼草。

石头他娘正进屋,训斥道:石头儿,没个人话!说罢,石头儿他娘对我道:大小子啊,我们这儿管它叫同心草。

我心里有点儿亮堂了。

再跟郑小燕见面时,我对她道:我知道那草叫啥儿明了?

郑小燕挺紧张的样子:叫啥?

我笑答:同心草。

郑小燕点点头:嗯。

因为跟郑小燕越接触越“同心”,我们俩有一天甚至跑到僻静的青纱帐里“私定”了终身,“拜”了天地。

我当时一是觉得好玩,二是确实喜欢郑小燕,所以才与她“结拜为夫妻”,没想到,郑小燕是认真的,真的让她妈找了大队里有名的媒人“铁嘴二婶儿”来我们家提亲了。

在当地,提娃娃亲、指腹为婚、等等都是你家情我家愿没人管的事情。

我妈听“铁嘴二婶儿”来我们家不是求我妈帮忙做衣服啥的,而是给我介绍对象,当时就不客气地一口回绝了。

我爸听我妈数落我后,笑道:那丫头跟我大儿子还真挺般配。

我妈用鼻孔哼了一下,道:你以为我们还真能在这儿待两辈子人啊?入秋前,我得让我大儿子回平原城待些日子。

我爸问:住谁家呀?

我妈答:你甭管了,我都安排好了。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6.3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