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集电视连续剧《美国梦醒》第一集 3/05/2011 16:17
30集电视剧连续剧 《美国梦醒》
第一集
1、 1991年1月19日,美国首都华盛顿附近的杜勒斯国际机场。
一架波音客机正在降落。
机舱里,靠窗的座位,白雨生,一个中西混血儿长相的中国人,兴奋地朝机舱外张望。
机舱外,万家灯火,蔚为壮观。
(画外音)
白雨生(动情地):美国,我来了!
2、 接机口处。
刘静静兴奋地朝人流中张望,终于看到了身着厚重羽绒服、肩挎两个大挎包、两手各拖一件行李箱的白雨生,急忙挥手示意。
刘静静(高兴地):你好,大哥。没想到,我们在美国见面了。
白雨生(感慨地):是啊,还真没想到。
白雨生朝四周打量着。
白雨生:静静。宇辰呢?
刘静静:他在大门外看车呢。大哥,把行李箱给我一个。
白雨生:有我在,哪能轮到你拉行李。
刘静静只好从白雨生的一个肩膀上,“抢”了一个外挂着炒菜大勺的大挎包,笑了。
刘静静:我姐也真是的,怎么能把大勺明晃晃地挂在挎包上呢。
白雨生:你姐怕托运的行李超重,恨不能把所有吃劲儿的东西都让我拎,结果把我打扮得跟农民进城赶集似的。
3、 机场大门前的汽车暂停处。
吴宇辰离开一辆打开了后备箱的轿车,朝白雨生和刘静静跑过来。
吴宇辰:你好,白雨生。快把那重的行李箱给我。
白雨生:宇辰,那辆车是你们自己的?
吴宇辰:如果是别人的,Policemen就会arrest me了。
刘静静:宇辰,别显摆英语。
白雨生:静静,让宇辰多说英语,我还想抓紧学呢。
4、 汽车里。
汽车在夜色中疾驰。
白雨生:静静,坐你们这车比坐你爸新换的皇冠还舒服。
刘静静回头朝白雨生嚷嚷起来。
刘静静:我爸不是你爸呀?
白雨生急忙赔笑脸。
白雨生:咱爸,咱爸。
吴宇辰伸手打开了汽车收音机,一个美国女广播员的声音立刻抓住了白雨生的注意力。
刘静静(不满地):宇辰,能不能让我清静清静,跟大哥说会儿话?
白雨生:听听,听听。我这可是第一次听美国广播员说英语啊,静静。
吴宇辰看了刘静静一眼,把收音机的音量降低了一点点。
白雨生:宇辰,是在报道“沙漠风暴”吗?我只听明白几个单词,是讲打伊拉克吧?
吴宇辰:嗯,伊拉克死定了。
刘静静(不满地):吴宇辰,你不是美国人,伊拉克死不死跟你没关系。
吴宇辰显然生气了,但又不便发作。
5、 马里兰大学的研究生公寓。
三人把行李搬进室内。
白雨生环顾室内,显得非常惊讶。
白雨生:静静,你们这住的快赶上国内正团职待遇了!
刘静静:大哥,这也就是一个贫民窟的水准。
刘静静说着,走去卫生间忙活。
白雨生:宇辰,静静说的,是真的?
吴宇辰:真的,美国就是这么好。
卫生间里的刘静静显然听到了吴宇辰的话。
刘静静:大哥,别听他的。他那是崇洋媚外。
吴宇辰冲卫生间的方向小声嘀咕。
吴宇辰:你不崇洋,别来呀;你不媚外,回去呀。美国又没拦着你。
刘静静从洗手间出来。
刘静静:大哥,我把热水放好了,你快去泡泡,解解乏。
白雨生:这一路,穿得厚,带得多,又紧张,一换机就出一身大汗,真得好好洗洗。
6、 洗手间内。
白雨生在洗漱。
外屋不时传来了吴宇辰和刘静静的对话。
吴宇辰:人呐,这辈子不来美国看看,那就算白活一场。
白雨生的身躯滑进浴盆,突然一阵伤感,脑海里浮现父亲白家宝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一幕
白雨生(内心独白):按照吴宇辰的说法,老爸这辈子,可能真的要白活了。
7、(回忆)医院的病房里。
白雨生与妻子刘清清,刘静静的双胞胎姐姐,站在父亲的病床前。
白家宝:大儿子啊,到了美国,好好学,兴许我和你妈还能去美国逛逛呢。
白雨生:爸,不是兴许,那是一定!
8、(回忆)医生办公室。
主治医生:咱们平原城的医疗条件,治你父亲的糖尿病并发症,肯定没有长春或者沈阳的医院效果好。
白雨生:请问,您知道沈阳哪家医院条件好呢?
刘清清转头盯着白雨生看。
主治医生:听说北陵一家医院特别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办法?
9、(回忆)在医院门外。
白雨生随着刘清清走向一辆军用吉普车。
白雨生:清清,那咱们先说好了,等我到美国挣了钱,汇回来,你一定要帮我把我爸转到医生说的那家医院去。
刘清清:你别啰嗦了,人家小车司机着急回沈阳呢。
白雨生停住脚,两眼盯着刘清清。
白雨生(固执地):行不行?
刘清清(生硬地):行。
10、洗手间。
白雨生回忆完毕,泪如雨下。
刘静静的声音传进洗手间。
刘静静:大哥,水凉的话,可以加热水。
白雨生赶紧用双手擦掉脸上的泪水。
白雨生:我这就洗完了
11、客厅里。
刘静静已经帮白雨生铺好了折叠床。
刘静静:宇辰,把电视关了,让大哥早点休息。
白雨生:没事儿,静静。我也跟宇辰一起看看。
吴宇辰看了刘静静一眼,很不情愿地关了电视。
白雨生:谢谢,宇辰,给你们添麻烦了。
吴宇辰:别客气,连朋友都要帮,何况亲戚。
刘静静:说得好,宇辰。大哥,你早点儿休息啊。
白雨生:你们也辛苦了,早点儿休息。
白雨生见吴宇辰和刘静静两口子进了卧室,本想打开电视看看,但犹豫再三,怕影响那两口子休息,还是乖乖地躺到床上,捻转反侧。
12、(回忆)沈阳某陆军医院。
身着上尉军服的白雨生从李军医手中抱过刚出生的女儿。
李军医:咦?抱法很老练呀。
白雨生:我老妹比我小14岁,基本上是我带大的。
李军医:难怪。
13、(回忆)沈阳的大街上。
白雨生骑着自行车,已经3岁左右的女儿彤彤顽皮地站在车大梁上,吃着东西,四处张望。
14、(回忆)家里。
白雨生在宽大的房间里把彤彤抛向半空,彤彤在半空中就势滚翻。
保姆刘姨:我说你们爷俩呀,能不能消停消停,看得我这心一揪一揪的。
15、(回忆)东北大学经济系硕士毕业论文答辩现场。
身穿上尉军装的白雨生正在进行论文答辩。
白雨生的导师罗教授面露满意的神情。
16、(回忆)沈阳的家里。
刘清清正在帮白雨生往行李箱中塞衣物,然后催白雨生“演练”一下“全副武装”。
白雨生:清清,今儿你咋装,明儿我咋拉,试个啥呀。
刘清清(坚持地):我想看看,不试别睡觉。
白雨生(无可奈何地):好,试。
白雨生披挂完毕,力不能支,栽倒在地,梦醒了。
17、卧室里。
白雨生睁开双眼,发现窗外已经大亮,侧耳听了,一片寂静。
身着长线裤的白雨生跳下床,试着打开了百叶窗,好奇地打量着窗外的景色。
窗外,天湛蓝湛蓝的,树枝上压着少许白雪,一月下旬了的草地上竟然还在泛着绿。
几只很好看的鸟儿在树丛间飞来穿去。
18、卫生间。
白雨生正在洗脸刷牙,刘静静回来了。
刘静静:大哥,午餐想吃什么?
白雨生:你还不知道我?有啥吃啥。
18、厨房。
刘静静动作非常娴熟地做菜。
白雨生走到厨房门口,刚想说话,发现一个蟑螂沿着刘静静的裤脚往上爬。
白雨生:静静,美国也有蟑螂啊?
刘静静:岂止有,比中国的品种还多。
白雨生:静静,别动。
刘静静不解地看了看白雨生。
白雨生指了指刘静静的裤脚。
刘静静腿一顿,把蟑螂抖到地板上,然后使劲一踩。
白雨生:到底是我军勇敢的女战士。
刘静静:什么勇敢不勇敢的,习惯了。你想家了,大哥?
白雨生听了刘静静的问话,愣住了。
白雨生(坦诚地):我确实有点想家了。不过,静静,你是咋知道的呢?
刘静静:昨儿你在洗手间说话时,鼻子囔囔的,我还以为你感冒了。后来,见你出来时两个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的,所以,我猜你一定是想家里的事儿了。
白雨生(佩服地):静静,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观察力和判断力都很强。
刘静静(宽慰地):你放心吧,大哥。我姐能干,会帮你把家里的事儿料理好的。
白雨生(认同地):嗯。
19、高速路上。
汽车在在疾驰。
刘静静在帮助吴宇辰观察前后的车况。
刘静静(紧张地):换lane,换lane!”
白雨生:在美国开车还挺紧张的。
刘静静:宇辰视力不是很好,开车的经验也不多,所以我们不常开高速。大哥,今天宇辰和我请客,逛完mall,咱们去汉堡王吃汉堡包。
白雨生:别破费了,静静。
吴宇辰:静静和我都喜欢吃汉堡,所以每月总要吃一到两次。
白雨生:读研究生时,给我们上英语课的外教儿讲过汉堡包在世界上卖得有多好多好,没成想咱们也有机会在美国吃汉堡了。
20、汉堡王餐厅。
等餐的时候,白雨生四处打量着,好像不经意地听四周的美国客人闲聊。
就座之后,白雨生津津有味地品尝起炸薯条和汉堡包。
白雨生:去年,我导师罗教授去日本关西大学访问,回来说日本的物质生活已经极大地丰富了,听他那口气,都快赶上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了。
吴宇辰:日本的发达程度比美国还低一个档次呢。
刘静静:宇辰,别忘了,美国也有吃救济的,也有乞丐啊。
吴宇辰:不管有没有乞丐,全世界的人没有不想来美国的。
白雨生:看起来,美国的物质生活是真丰富,整天灯火通明的不说,厕所那手纸、那水也都随便用,好像是大风刮来的。
21、停车场。
白雨生照旧四处张望着。
忽然,白雨生发现远处的招牌上写着“幸福园”三个中国大字。
白雨生:静静,那边“幸福园”的招牌是不是中国餐馆啊?
刘静静:是。都是糊弄老美的,听说他们做的菜特难吃。
白雨生:静静,咱们过去问问他们需不需要洗盘子的。
刘静静:大哥,你先倒倒时差,找工急啥呀。
白雨生:宇辰,咱们过去看看。
吴宇辰:静静,那就过去问问,省得改天还得特意到处找工。
22、“幸福园”中餐厅前台。
一个在前台工作的女人,拿起菜单,迎上前来。
前台女人:Hi,how many people?(晚上好,请问几位?)  
刘静静:Hi,we are not going to order anything.My brother-in-law wonder if you have any job opening?(晚上好。我们不是来点餐的。我姐夫想知道你们雇不雇工人?”
前台女人:Yes,we do.Do you speak Chinese?
白雨生:我们说中文。我刚来美国,想打工赚点儿钱,给国内的父亲治病。
刘静静:大哥,先听听人家需要什么工。
前台女人:我们正想请一个洗碗打杂的。
白雨生:洗碗打杂,我肯定行。
前台女人:工资只能每月800。
白雨生:美元800?
前台女人笑了。
前台女人:这是美国,当然是美元喽。
白雨生:我干,干得好能涨就行。
前台女人:当然的喽。你可以明天上工吗?
白雨生(迫不及待地):明天几点?
前台女人:上午10点半到。
白雨生:行。
23、汽车里。
刘静静:大哥,你真傻,也不多打听打听。
白雨生:先挣上钱再说。希望傻人有傻福吧。
24、客厅。
白雨生坐在书桌前写日记。
(画外音)
白雨生:美国,真是一个很美的国度。这可能就是人们崇洋媚外的一个客观基础吧。
明天,我就要从一个曾经的中国大学讲师,“蜕变”为一个中餐馆里的洗碗工了。这个“蜕变”,如果发生在国内,那是悲哀,但发生在美国,就变成了一个喜悦。算算看,出国前,我用两个半月的工资才兑换了40美元,从明天开始,我可以一个月挣800美元了!按1比6换算,4800元人民币够我在国内不吃不喝攒4年多啊。
爸,你大儿子一定会努力打工,尽快赚钱,给你转院,让你早日康复,将来也能有机会到美利坚看看。爸,你从前是那么潇洒、强壮、能干,你一定要挺过这一关啊。
妈,你也要把身体养得好好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我一定要让你和我爸尽快改善生活,过上一个幸福的晚年。
老婆,我曾经向你保证,40岁之前一定要享受正师职待遇。眼下,在美国有个轿车显然不是什么难事儿,所以等你和彤彤一到美国来陪读,我保证你们娘俩能坐上我自己开的轿车。
彤彤,据说美国是儿童乐园,爸爸一定努力工作,努力学习,让你到美国过一段儿美好的童年。
白雨生,加油!白雨生,努力!白雨生,胜利属于人民,胜利属于人民一员的你!
白雨生一边写,脑海里一边闪现着小时候的一些难忘的生活场景。当白雨生的脑海里闪现与父亲辞别的一幕,泪水夺眶而出,在脸庞上流淌。
打算拍吗?
tutu at 3/05/2011 22:06 快速引用
这是已拍的片子,还是您原创的?正在拍的?
花溪 at 3/06/2011 07:35 快速引用
还是小说好,细多了.这可能算剧本梗概吧。
dianzi at 3/06/2011 11:24 快速引用
打算完稿后,回国忽悠忽悠。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3/06/2011 12:06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69.5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