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集电视连续剧《美国梦醒》第三集 3/09/2011 01:09
30集电视连续剧《美国梦醒》
第三集。
1、 公寓走廊。
一白一黑两个美国小伙子挨家挨户敲门,状似推销着什么。
2、 客厅。
白雨生正边看新闻,边吸尘,听见敲门声,跑去应门。
白雨生:Hi.
白人小伙子:Good morning. Can we interrupt you for a few minutes?
白雨生(惊讶地):You want to talk to me? What do you want to talk?
黑人小伙子(热情地):The Bible.
白雨生:Ok,I want to learn something in English. Come in, please.
两个美国小伙子进门之后,与白雨生寒暄了几句,掏出《圣经》,开始向白雨生讲解。开始,白雨生耐心听了一会儿,很快便按耐不住,开始用英语吃力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两国美国小伙子正变着法儿试图说服白雨生,刘静静回来了,当即很客气地同两个美国小伙子打了招呼,随即下了“逐客令”。
刘静静:I am sorry, guys. We are about to go shopping.
白雨生: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talking to me.
两国美国小伙子:You are welcome. Bye.
白雨生:Bye bye。
3、 厨房。
刘静静开始做午饭。
刘静静:大哥,不用你吸尘了。你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我做完饭还得赶回去上班呢。
白雨生:静静,你就不用特意回来帮我做午饭了,好像我自己不会做饭似的。
刘静静:你好不容易休一天,彻底在家放松放松。我跟你讲呀,别听信教那些人瞎掰。
白雨生:静静,我这死脑瓜骨,能信他们掰吗?我就是想练练英语。我觉得,《圣经》的最大漏洞就是圣母玛丽娅生耶稣的故事。
刘静静:宇辰还背着我去过教堂两次呢,让我给骂得不敢再去了,吃饱了撑的。大哥,宇辰yard sale买了副钓鱼竿,后面就是一个小湖,吃完饭,你可以去钓钓鱼。湖边烂泥里有蚯蚓,可以当鱼饵。
白雨生:是吗,我摸过鱼,还给你姐摸过螃蟹,还真没钓过鱼呢。
4、 小湖旁。
白雨生把蚯蚓穿上鱼钩,兴奋地朝湖中抛鱼竿线。不一会儿,渔漂儿动了,白雨生手中的钓鱼竿也动了起来。
白雨生(兴奋地):上钩喽,上钩喽。
5、 餐桌旁。
白雨生把一大碗鱼汤往吴宇辰和刘静静的近旁推让。
白雨生:宇辰,静静,尝尝我用钓到的两条鱼做的鱼汤。
吴宇辰:你自己喝吧,我不喜欢喝鱼汤。
刘静静:宇辰,喝一小口,尝尝。
吴宇辰:我不喝,你尝吧。人家美国人钓到鱼就放了,不往家里拿。
白雨生:这样啊。
刘静静(不满地):宇辰,在家里,你能不能不说美国人这样,美国人那样的?
吴宇辰(生气地):美国人就那样,怎么就不能说?
白雨生:宇辰,别生气。 美国人钓鱼可能就是享受个钓鱼的感觉,人家不缺鱼吃,以后我要再去钓,也不往家拿。
吴宇辰(和缓地):钓小鱼,没什么意思。有机会,我和陈志宏带你去波托马克河钓大鱼去。
刘静静:大哥,陈志宏是映红的老公,是东北师大毕业的。
白雨生:是吗。
刘静静:陈志宏在国内时是时代丛书的作者之一,挺有名气的呢。
白雨生:那现在学啥呢?
刘静静:得肾炎了,休学呢。
白雨生:那得好好养着。静静,吃完饭,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我看马大布告栏那儿有写找人打扫家庭卫生的,有一个正好是每周四,4个小时,一小时7块5美元。你帮我问问。
刘静静:4个小时,行。大哥,把电话号码给我,我这就打。
6、 汽车里
刘静静把车开进一片安静的住宅区中,边看边让白雨生对照地图。
刘静静:大哥,应该就是前面那家。
白雨生:房子不小。
刘静静:大哥,进屋之后,跟那个女主人见面时,你尽量少说话,我来跟她deal。
白雨生:好。
7、 美国人家。
刘静静敲门,应门的是一个怀抱婴儿的白种妇女。白雨生一边听刘静静与那个自我介绍叫作Russo(发音为“好扫”)的女主人攀谈,一边把室内的布置仔细打量了一遍。
8、 汽车里。
刘静静显然很满意的样子。
刘静静:大哥,这家人不错。Russo是法国人,在马大教法语。我研究生时二外是法语,所以跟她用法语聊了几句。
白雨生:难怪我听“好扫”的英语发音有些不同。
刘静静:Russo很nice,听我说了你的情况之后,又主动给你加了5元交通费。
白雨生(高兴地):真的呀?
刘静静:下周四上午9点,Russo家后门不锁,直接通地下室,擦洗工具
什么的都在那儿放着,你像给家里打扫卫生一样,上上下下,打扫干净就行。
白雨生(感慨地):静静,跟“好扫”家一比,你们住的还真有点儿,有点儿简陋了。
刘静静(不悦地):我们能和他们比吗?Russo的老公是医生,宇辰才刚刚通过博士资格考试,你这连学费还没影儿呢。
白雨生:那是。
9、 研究生公寓外。
吴宇辰站在大门里朝外张望,见到刘静静开车回来,赶紧迎出来。
吴宇辰:静静,你先上楼,我和白雨生去拉点儿东西。
刘静静(生气地):又捡东西?
吴宇辰:你喊啥呀?陈志宏两口子刚从办公大楼那边回来,拉回来一套很好的办公桌椅,说还有很多好东西呢。
刘静静(气哼哼地):捡,捡,还捡个没头儿了。
10、办公大楼后。
吴宇辰爬上一个集装箱一样大的铁箱子,在里面翻捡物品。
白雨生也好奇地爬上另一个大铁箱子,惊讶地发现好多物品基本上完好无损。
白雨生:宇辰,这美国佬儿也太败家了。
吴宇辰(着急地):大哥,你小声点儿。
11、Russo家。
早上,白雨生推开后门地下室的门,检查了一遍清洁用品与用具,由客厅开始清扫。他首先走到那一大套醒目的组合音响前,边清洁边打量。看到一系列印有男高音帕瓦罗蒂肖像的CD盘,忍不住翻看起来。
12、顶楼书房。
白雨生边清洁边轻声哼唱着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突然,门外响起了Russo的声音。
Russo:May I come in?
白雨生:Certainly, certainly.
Russo: You can sing Italian songs?
白雨生:Yes,some songs。I love Pavaroti‘s singsing。
Russo:Great!My Dad is originally from Italy,so I like all good Italian things。
白雨生:I see。
Russo:Wait a minute。
Russo说着,掉头跑去楼下。转瞬间,帕瓦罗蒂那高亢的歌声在整个房屋中轰响起来。
13、客厅。
Russo四处查看完白雨生的工作结果,回到白雨生面前,一副夸张的姿态和神态。
Russo:Is this my home?
14、公路上。
白雨生大步流星地走着,走近一个购物区时看到了“大华 Grand China”的巨大招牌,马上跑起来了。
15、大华中餐馆前台。
一个高壮、文雅的中年男人正在吩咐前台小姐事情。前台小姐见白雨生过来,马上问候。
前台小姐:How may I help you?
白雨生: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a job opening.
中年男人:Can you speak Chinese?
白雨生:当然,我是大陆来的。
中年男人:大陆哪里?
白雨生:东北。
中年男人:同我太太是老乡。要做企台吗?
白雨生:是。
中年男人:有经验吗?
白雨生(果断地):有。
中年男人:把你的information写下来,我们会通知你什么时候上工的。
白雨生:谢谢,再见。
16、客厅。
刘静静一回家就急切地问白雨生到Russo家打扫卫生的情况。
刘静静:大哥,怎事儿,怎事儿?
白雨生:静静,好扫是真nice!
刘静静:怎么个nice法儿?
白雨生:嗯,她待人非常和蔼,不是装出来的。好扫的父亲是意大利人,所以她喜欢意大利的一切,包括帕瓦罗蒂。她听说我喜欢帕瓦罗蒂的歌,让我以后可以一边听歌一边打扫卫生。
刘静静:大哥,你净碰上好人。
白雨生:还有更好的呢?
刘静静(催促地):啥?
白雨生:我路过一个叫“大华”的中餐馆时,冒蒙儿进去找工,他们可能招企台,老板让我留了电话号码,说会给我们打电话的。
白雨生的话音刚落,刘静静家的电话响了。刘静静走过去,拿起话筒。
刘静静:Hello!Yes,I am his sister-in-law. He is not at home right now. Sure, I will. Ok. Tommorrow, 10:30 am, white shirt, black pant, black vest and black bow tie. No problem . Bye.
17、工作服装店。
店门一开,刘静静和白雨生便急匆匆地走进店里寻找白衬衫、黑制服裤子、黑色制服坎肩和黑色领结。
刘静静:大哥,应该要穿黑皮鞋。
白雨生:皮鞋可以省了,我不是带了一双军皮吗?
刘静静:嗯。
18、试装间外。
白雨生穿着整齐,走了出来,让刘静静审看。
刘静静情不自禁地夸赞起来。
刘静静:大哥,衣服架子,穿啥都帅。你找我姐是个福气,我姐找你也是福气。
白雨生:问题是我昨晚背的那些菜名儿、酒名儿啥的管不管用。静静,你今儿去“湖南轩”可别说漏兜了,万一不行的话,我明儿还得回那儿打工呢。
刘静静:大哥,有你妹我办不好的事情儿吗?
19、大华中餐馆的厨房。
企台领班明哥在给白雨生介绍情况。
明哥:各家餐馆大同小异,我们跟很多餐馆不同的是,我们打“共产”,小费平分,午餐后分一次,晚餐后分一次。
白雨生:明哥,当真人不说假话,我虽然当过企台,但经验有限,但凡脏活、累活、重活啥的,你尽管吩咐,我没啥优点,就是闲不住。
明哥:大家都是出来挣钱的,应该相互关照。你好好干,在这家打工还是满挣钱的。
20、餐厅。
午餐过后,几个服务生急忙做完各自的side job,开始分钱,然后开始间休2个小时15分钟,轮到一个年过50的女企台陈太值班。
21、书店。
白雨生在书店浏览着,不时从兜里掏出刚才分到的43美元,看着,盘算着。
22、“大华”门外。
夜里,刘静静在车里等白雨生下班,见白雨生出门,赶紧鸣喇叭。白雨生扭头一看,赶紧跑到车前,坐进车里。
白雨生:静静,咋又来了呢,我知道咋坐车回家。
刘静静:你第一天,我不放心。
白雨生(兴奋地):静静,猜猜,我分了多少小费?
刘静静:60?70?
白雨生(高兴地):103!
刘静静:太好了,大哥!
白雨生:这家餐馆的人,不论里外,不论上下,都好,尤其是我们5个服务生配合得可默契了,我把所有重活、累活都包了,他们也就不计较我手生了。
刘静静:看来这工是稳妥了。
白雨生:当然。就是有点儿对不住阿强了。
刘静静:没办法,美国讲究现实。
白雨生:静静,还得麻烦你再去“湖南轩”一趟了。
刘静静(轻松地):小case。
23、Russo家。
白雨生已经驾轻就熟,3个小时就完成了全部清洁工作。
Russo见白雨生到地下室归拢用具,便抱着女儿凯瑟琳同白雨生聊起天来。
Russo:Yusheng,well done as usual. Thank you very much.
白雨生:You are welcome. Since I can finish the job within 3 hours, you can pay me one hour less.
Russo: No, no. Same job, same pay. I am wondering if you would like to do extra work.
白雨生:I do like.
Russo: Good. You can help me to pull off the ivy on the outside wall.
白雨生:Ok,can I start now?
Russo: Let me show you.
24、屋外。
白雨生戴上手套,正准备开干,Russo想起了什么,示意白雨生暂停。
Russo:Yusheng,hold on. I’d better to call Peter because he likes the ivy very much.
白雨生:Ok,I wait。
很快,Russo跑出来了。
Russo(为难地):I am sorry, Yusheng. I cannot please everyone.
白雨生(安慰地):No problem.
Russo: I still pay you one hour.
白雨生:No, I did not do anything yet.
Russo(坚持地): You have to take it.
25、客厅。
Russo在同白雨生聊天。
Russo:Do you like America, Yusheng?
白雨生:I like two things about America. One is air, and the more important other one is American dollars.
Russo: To me, even less. The only American thing I like is my husband.
26、刘静静家客厅的书桌前。
夜晚,白雨生一边写日记,脑海里一边回顾着前一段的经历。
(画外音)
白雨生:A good beginning is half success.
珍惜幸运的今天,向往美好的未来,奋斗,再奋斗,为了成功。







、、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30.1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