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国政府想给贫困地区孩子买校车 11/28/2011 12:06
如果真想花这个钱,该以怎样的方式花呢?

拨款给地方政府?
给民营企业减税?
给当地老百姓补助?

中国政府买了这么多美国国债,其中的一部分转换成了美国的校车。到底是什么让政府不原意在自己国家投资呢? confused
再说两个不太靠谱的:

成立中央校车管理局,专门负责各地购买管理校车?
成立中华校车慈善总会(including 北美分会),让大家捐款买校车?

大家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xiaoqiang at 11/28/2011 12:18 快速引用
如果真想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好办,规定各个县,市在校车达标以前,一律不得有公务车,不得报销出租车费,钱自然会出来,问题是,你是政协委员吗? confused
MorningMoon at 11/28/2011 12:47 快速引用
有车没油也开不了啊
不是车的问题
tutu at 11/28/2011 12:50 快速引用
这还是从规定和惩罚的角度考虑。enforce 这样的规定,也需要经费,需要人员。

现在的问题是中央有这个钱,怎么才能把钱花出去把校车这件事解决了。有没有比惩罚更直接的办法。

MorningMoon :
如果真想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好办,规定各个县,市在校车达标以前,一律不得有公务车,不得报销出租车费,钱自然会出来,问题是,你是政协委员吗? confused
xiaoqiang at 11/28/2011 12:57 快速引用
假如是油的问题,这也并没有改变讨论的本质。假如中央政府想花这个钱给校车加油,应该怎么花这个钱?

tutu :
有车没油也开不了啊
不是车的问题
xiaoqiang at 11/28/2011 12:59 快速引用
首先要问的是,无论怎么办,谁去办这个事?谁应该去办这事?然后才是怎么办。
rogerlee at 11/28/2011 12:59 快速引用
如果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中央出面解决,是不是专制的表现?嗯,这个要等了因来回答。 smile

xiaoqiang :
这还是从规定和惩罚的角度考虑。enforce 这样的规定,也需要经费,需要人员。

现在的问题是中央有这个钱,怎么才能把钱花出去把校车这件事解决了。有没有比惩罚更直接的办法。

MorningMoon :
如果真想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好办,规定各个县,市在校车达标以前,一律不得有公务车,不得报销出租车费,钱自然会出来,问题是,你是政协委员吗? confused
MorningMoon at 11/28/2011 13:01 快速引用
总结的好。我的几个建议其实也是有关这个问题。

现在大家的讨论集中在政府身上,是不是已经假设地方政府应该管这件事呢?

rogerlee :
首先要问的是,无论怎么办,谁去办这个事?谁应该去办这事?然后才是怎么办。
xiaoqiang at 11/28/2011 13:02 快速引用
这个事情仔细想想不简单。为什么运营公司这样超载,为什么这些家长敢于让孩子们坐这样的车,应该比脑子进水这个答案要复杂。是经济原因,是人的道德有问题,还是其他什么?

MorningMoon :
如果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中央出面解决,是不是专制的表现?嗯,这个要等了因来回答。 smile

xiaoqiang :
这还是从规定和惩罚的角度考虑。enforce 这样的规定,也需要经费,需要人员。

现在的问题是中央有这个钱,怎么才能把钱花出去把校车这件事解决了。有没有比惩罚更直接的办法。

MorningMoon :
如果真想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好办,规定各个县,市在校车达标以前,一律不得有公务车,不得报销出租车费,钱自然会出来,问题是,你是政协委员吗? confused
xiaoqiang at 11/28/2011 13:04 快速引用
如果学校是公立的,我想是该政府出钱吧,我们不是号称多少年义务制教育吗?

xiaoqiang :
总结的好。我的几个建议其实也是有关这个问题。

现在大家的讨论集中在政府身上,是不是已经假设地方政府应该管这件事呢?

rogerlee :
首先要问的是,无论怎么办,谁去办这个事?谁应该去办这事?然后才是怎么办。
MorningMoon at 11/28/2011 13:07 快速引用
主要我们都没在那种很贫困的地方生活过,所以不能理解那种心态。

xiaoqiang :
这个事情仔细想想不简单。为什么运营公司这样超载,为什么这些家长敢于让孩子们坐这样的车,应该比脑子进水这个答案要复杂。是经济原因,是人的道德有问题,还是其他什么?

MorningMoon at 11/28/2011 13:08 快速引用
我知道你有气,但现在是想解决问题。现在的假定是,中央政府已经决定花这个钱了,也就是说政府已经出这个钱了。如果把中央的拨款转变成 safe 的校车,你有什么建议?

MorningMoon :
如果学校是公立的,我想是该政府出钱吧,我们不是号称多少年义务制教育吗?

xiaoqiang :
总结的好。我的几个建议其实也是有关这个问题。

现在大家的讨论集中在政府身上,是不是已经假设地方政府应该管这件事呢?

rogerlee :
首先要问的是,无论怎么办,谁去办这个事?谁应该去办这事?然后才是怎么办。
xiaoqiang at 11/28/2011 13:11 快速引用
你觉得转变心态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那如何把中央的这笔钱用在转变心态上呢?

MorningMoon :
主要我们都没在那种很贫困的地方生活过,所以不能理解那种心态。

xiaoqiang :
这个事情仔细想想不简单。为什么运营公司这样超载,为什么这些家长敢于让孩子们坐这样的车,应该比脑子进水这个答案要复杂。是经济原因,是人的道德有问题,还是其他什么?

xiaoqiang at 11/28/2011 13:12 快速引用
大概说说我的想法。

这个校车的问题,应该基本上是个经济问题。校车的运营公司这样超载,还是想多挣几个钱。家长们让孩子坐这样的车,还是想省几个钱(不排除这样的 service 已经到达了家长们经济承受能力的上限)。所以把一定数量的钱给运营公司或是给家长,是很有可能把这个问题解决的。

现在问题是给多少钱。如果校车运营这个市场是 open 的,应该是可以估算出来的。以这个出事故的地方为例,大概可以参考运媒公司来估算。如果校车公司想谋取暴利,运煤公司在一定的价格环境下,会进入校车这个市场,肯定可以找到一个平衡点。既然有平衡点,那这个问题就是钱可以解决的。

确定下来需要的 money 数量,下一个问题又回到如何花这个钱的问题。我倾向政府出面招标,然后把钱给中标的运营公司,然后以法律手段监督校车的运营状况。(其实政府可以把监督这个环节也外包出去)校车不向学生家长收取费用。

看来美国的 public school system 还是很不错的。 我晕
xiaoqiang at 11/28/2011 13:35 快速引用
另一个途径是提高公民的素质。不过这个途径很虚幻,短时间内可操作性不强。

如果中央政府卖掉一部分美国30年期的 junk bond,然后以略高于 treasury yield 的利率按30年期贷款给这些坐校车的学生家长(学校,运营公司,etc.),可能不用真的花钱,这件事也能得到解决。
xiaoqiang at 11/28/2011 13:43 快速引用
但中国是大国,这种事以及很多其他事根本不应该由国家直接来管的,可惜中国做不到,因为无论从政治,还是财政角度来说,国家都已把权给收走了。国家是管不好地方上的事的。美国如果出类似事情,绝不会怪联邦政府。
Quincy08 at 11/28/2011 14:33 快速引用
同意这种说法。但国家从政策上对教育给予一定的扶持,也说得过去。现在是一些地方的老百姓太穷了,国家应该承担一部分负担。(其实是通过税收等政策让比较富裕的人多承担一部分负担)。中国现在不应该算是穷国了,但由于结构问题,社会财富的分配很低效,所以只好在外面买 junk bond。美国对中国的建议(人民币升值,扩大内需),其实大体上是对的。中国政府不采纳,损老白姓而不利于公仆,非常非常的 mysterious。

Quincy08 :
但中国是大国,这种事以及很多其他事根本不应该由国家直接来管的,可惜中国做不到,因为无论从政治,还是财政角度来说,国家都已把权给收走了。国家是管不好地方上的事的。美国如果出类似事情,绝不会怪联邦政府。
xiaoqiang at 11/28/2011 15:26 快速引用
Quincy08 :
但中国是大国,这种事以及很多其他事根本不应该由国家直接来管的,可惜中国做不到,因为无论从政治,还是财政角度来说,国家都已把权给收走了。国家是管不好地方上的事的。美国如果出类似事情,绝不会怪联邦政府。


困总讲的深刻

中央集权加财政集中制
富于国而寡于民

校车出事情了,不怪中央政府怪谁?

根本做法,教育免费,校车免费,各个县市的共党分子,从党委书记开始,一人一天,轮流上套,
狗拉雪橇式的,校车就可以绿色和平无污染运行了

根本就不用考虑汽油钱
Bono at 11/28/2011 17:58 快速引用
教育部:全国配校车需4500亿 费用太大

http://kids.163.com/11/1129/07/7K0T3R02002942C2.html
MorningMoon at 11/28/2011 20:13 快速引用
国内的安全驾驶意识薄弱也是真的,我记得以前在公司的时候,年终开会什么的,有的公司司机也跟着喝酒,我虽然看着不爽,也没有拒绝坐车,要是稀里糊涂出事了,会不会也有人来反省,为什么一大车人看见司机喝酒都不吭声呢?

xiaoqiang :
你觉得转变心态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那如何把中央的这笔钱用在转变心态上呢?

MorningMoon :
主要我们都没在那种很贫困的地方生活过,所以不能理解那种心态。

xiaoqiang :
这个事情仔细想想不简单。为什么运营公司这样超载,为什么这些家长敢于让孩子们坐这样的车,应该比脑子进水这个答案要复杂。是经济原因,是人的道德有问题,还是其他什么?

MorningMoon at 11/28/2011 20:33 快速引用
我觉得是监管的问题,
中国人脑子好用,中国政府不缺懂行的人,唯独缺的是监管,由部门到财政到责任,专人专管.要有迹可寻的责任追究路线,部门要独立,毕竞是有利可图的项目,
光叔 at 11/28/2011 20:36 快速引用
监管,像安全驾驶食品无毒之类的,应该可以在一定限度内 out source 给外国公司。德国人就不错,一丝不苟。美国人稍差一点儿,但也能大体上按规矩办事。

光叔 :
我觉得是监管的问题,
中国人脑子好用,中国政府不缺懂行的人,唯独缺的是监管,由部门到财政到责任,专人专管.要有迹可寻的责任追究路线,部门要独立,毕竞是有利可图的项目,
xiaoqiang at 11/28/2011 21:16 快速引用
这几个代表的提案有问题,有点儿像O care,不知道量入为出。如果提议中国平均每人多缴400元的税(可能不需要这么多,这要看校车的磨损schedule)为全国孩子买校车,没准儿有通过的希望。如果加上 top 1% 多缴5%,bottom 50% 不缴税,通过的希望更大。卖美国垃圾债,也是个办法。

这样没头没脑的把责任扣在教育部上,说明这几个代表不称职,还不如 Joe the six pack 素质高。

MorningMoon :
教育部:全国配校车需4500亿 费用太大

http://kids.163.com/11/1129/07/7K0T3R02002942C2.html
xiaoqiang at 11/28/2011 21:27 快速引用
光叔 :
我觉得是监管的问题,
中国人脑子好用,中国政府不缺懂行的人,唯独缺的是监管,由部门到财政到责任,专人专管.要有迹可寻的责任追究路线,部门要独立,毕竞是有利可图的项目,


懂行的聪明人会不知道怎么监管吗?问题是监管会不会损害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每年的公款吃喝花费比全国都配备校车的花费都还要高,当领导的谁监管过?懂行的人谁又敢监管?
小草 at 11/28/2011 21:53 快速引用
所以要部门独立,财政独立,执法独立,像ICAC,
部门行向关系一多准不能办成事,
记得远华案吗?记得拿掉整个湛江市委以及公检法和诲关吗?朱老总借签ICAC的经验如此成功.
失控的权力可怕,没有监管的权力更可怕.
中国有钱了,不是如何去花的问题,是谁去花,谁去看着花的问题.
光叔 at 11/28/2011 22:15 快速引用
中国的中央银行问题非常大。中国的钱由谁来花,很大程度上,是由央行决定的。和央行比,Big Ben 领导下黑箱操作的美联储简直就是廉政公署了。

我对朱老总有成见。觉得他是O一类的人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中国现在很多社会问题,尤其是社会保障体系基本上荡然无存的状态,和他有很大关系。个人意见。

光叔 :
所以要部门独立,财政独立,执法独立,像ICAC,
部门行向关系一多准不能办成事,
记得远华案吗?记得拿掉整个湛江市委以及公检法和诲关吗?朱老总借签ICAC的经验如此成功.
失控的权力可怕,没有监管的权力更可怕.
中国有钱了,不是如何去花的问题,是谁去花,谁去看着花的问题.
xiaoqiang at 11/28/2011 22:26 快速引用
由谁来花钱,也不是央行行长说了算,由此可见政策的方向和力度,

评价从前的人和事,离不开当时的环境,朱老总当时的作为,与他的团队配合,权力分散都有关,留下遗憾在所难免,但毕竞是做了实事的总理.
光叔 at 11/28/2011 23:00 快速引用
朱总理可以说:3,7开或4,6。成绩多于错误。
smilhaNew at 11/29/2011 09:46 快速引用
又跑题了。

朱是个好市长,好副总理。他作总理,5-5 开吧。作了很多实事,也造成了很多破坏。他在告别演说里说,他对经济懂的不多,他的几个学生跟他没学到多少东西,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比较客观的评价。但是自己能说出这样的话,还是令人敬佩的。
xiaoqiang at 11/29/2011 09:59 快速引用
计划中接人的校车会接几个人呢?是天天接呢?还是每周接?

农村以前小学都是就近入学,中学很多都是在县城,很多都是寄宿学校,学生每周回家。

所以如果校车要接很多人的话,我看那就是就近入学出问题了,那就反而是应该多办一个小学的问题了。或者,应该从建设新农村中层大村落开始着手,聚集家庭,就近入学,而不是说光是用校车把很分散的学生集中到同一个学校去。

农村其实现在不太忙的,连农忙的秋收,也是可以雇机器来收割打麦,以前的锄草现在也是由农药代替,忙的时间要比城里的少多了。农村现在还没到普及汽车的程度吧,但电瓶车摩托车还是基本都有的,已经不是以前的光是自行车的年代了。所以如果只是周末接送,也许家庭自接算是个好办法的。农村的道路,很多也不适合大型车辆通过的,从县城送到村边现在很多地方已经有了。

如果校车接人很少,属于边疆居住很分散的情况,边疆以前会有很小的小学,一个教室里各种年级的都有,就一个老师,分别教所有的学生。那样的校车,如果用大型的车辆,又过于浪费油了,应该因地制宜就地解决,甚至骑马都可以是个解决的办法。
了因 at 11/29/2011 12:15 快速引用
关于朱,我也是觉得成绩不错。最主要的是经济软着陆,97年的金融风暴,还有入世贸。80年代的赵改革是国内经济,朱是第一个把中国经济引向世界的人(当然认为入世贸是坏事的人也许把这个作为“破坏”吧)。国内的房屋市场化也是他开始的,现在无论房价怎么高,但市场化后住房普遍改善是事实。他的后期开始的高校市场化和粮食市场化有很多争议,但凭良心说,这些都算不上“破坏”。
rogerlee at 11/29/2011 12:31 快速引用
看来把问题简单的归纳为花钱买校车是行不通的。

最近看了一点儿 Elinor Ostrom 的 work,还是挺好玩的。有一个观点可能 apply:这些家长和运营公司这样作,是不是因为这种状态与他们的 long term benefit 没有联系起来呢?比如家长都是外地来打工的,校车公司也是临时设立的,都是想挣一笔钱就走人,所以没人想 improve? 这可能也能解释为什么地方政府不管这样的事。
xiaoqiang at 11/29/2011 12:41 快速引用
医疗改革,是朱自己承认的失败。国企私有化,把职工养老保障推向社会保障(which does not exist),是更大的失败。

朱还作了很多 hand pick winner and loser 的事,包括 private and public sector (e.g. 谁可以当省长,哪个地方可以生产什么产品,大多是 arbitrary 的决定),其实他不是一个 capitalist。当然他 pick 的 winner(人,地区,职业),对他是感恩戴德的。对比美国的现状,得到O政策好处的人,也觉得O成绩不错。

跑题了。这个问题和O的问题一样,讨论下去没什么意义。

rogerlee :
关于朱,我也是觉得成绩不错。最主要的是经济软着陆,97年的金融风暴,还有入世贸。80年代的赵改革是国内经济,朱是第一个把中国经济引向世界的人(当然认为入世贸是坏事的人也许把这个作为“破坏”吧)。国内的房屋市场化也是他开始的,现在无论房价怎么高,但市场化后住房普遍改善是事实。他的后期开始的高校市场化和粮食市场化有很多争议,但凭良心说,这些都算不上“破坏”。
xiaoqiang at 11/29/2011 12:51 快速引用
l我觉得给long term benefit 没有关系,至少家长是关心自己的孩子的,我看报道说9人车坐了64人,不知道怎么坐得下,家长有点安全意识就不该让小孩坐这样的车。也许一开始也没超载这么多,超载一点也没事,就逐渐加码,温水煮青蛙,终于有一天到了临界点。

xiaoqiang :
看来把问题简单的归纳为花钱买校车是行不通的。

最近看了一点儿 Elinor Ostrom 的 work,还是挺好玩的。有一个观点可能 apply:这些家长和运营公司这样作,是不是因为这种状态与他们的 long term benefit 没有联系起来呢?比如家长都是外地来打工的,校车公司也是临时设立的,都是想挣一笔钱就走人,所以没人想 improve? 这可能也能解释为什么地方政府不管这样的事。
MorningMoon at 11/29/2011 12:55 快速引用
朱就是太急了,要知道,医疗制度的问题,任何国家都不是容易的(想想美国吧),后期的高校和医疗改革,他就应该推给下一届政府就对了。另外要朱不arbitrary,难道要他选举不成?

确实都是题外话,还是回归正题,校车的事,你认为这届政府是象朱那样,给下届政府起个头好呢,还是完全扔给下届更好?


xiaoqiang :
医疗改革,是朱自己承认的失败。国企私有化,把职工养老保障推向社会保障(which does not exist),是更大的失败。

朱还作了很多 hand pick winner and loser 的事,包括 private and public sector (e.g. 谁可以当省长,哪个地方可以生产什么产品,大多是 arbitrary 的决定),其实他不是一个 capitalist。当然他 pick 的 winner(人,地区,职业),对他是感恩戴德的。对比美国的现状,得到O政策好处的人,也觉得O成绩不错。

跑题了。这个问题和O的问题一样,讨论下去没什么意义。

rogerlee :
关于朱,我也是觉得成绩不错。最主要的是经济软着陆,97年的金融风暴,还有入世贸。80年代的赵改革是国内经济,朱是第一个把中国经济引向世界的人(当然认为入世贸是坏事的人也许把这个作为“破坏”吧)。国内的房屋市场化也是他开始的,现在无论房价怎么高,但市场化后住房普遍改善是事实。他的后期开始的高校市场化和粮食市场化有很多争议,但凭良心说,这些都算不上“破坏”。
rogerlee at 11/29/2011 15:27 快速引用
我的 gut feeling 是如果让这些学生的家庭富有一些,比如让他们每年的收入翻一倍,这样的事情可能就会减少很多,而且也花不了多少钱。如何让低收入人群增加一点儿收入,是政府应该管的,这一届就应该开始管。对于交通安全的管理,政府也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但政府管不如老百姓自己管的好。老百姓不坐危险的车,不住危险的地方,这都是管理的方式。当然前提是老百姓要有一定的经济上的 freedom。

rogerlee :

确实都是题外话,还是回归正题,校车的事,你认为这届政府是象朱那样,给下届政府起个头好呢,还是完全扔给下届更好?


xiaoqiang at 11/29/2011 16:39 快速引用
你也转移话题,说的是要花钱解决校车的问题,现在怎么又转到经济freedom去了?要是把这事归结到
“让这些学生的家庭富有一些”,那要啥时候才解决问题啊?

quincy08说要地方管,你说中央政府也应该管,现在你说“政府管不如老百姓自己管的好”。现在不就是老百姓自己管,又出了问题吗?


xiaoqiang :
我的 gut feeling 是如果让这些学生的家庭富有一些,比如让他们每年的收入翻一倍,这样的事情可能就会减少很多,而且也花不了多少钱。如何让低收入人群增加一点儿收入,是政府应该管的,这一届就应该开始管。对于交通安全的管理,政府也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但政府管不如老百姓自己管的好。老百姓不坐危险的车,不住危险的地方,这都是管理的方式。当然前提是老百姓要有一定的经济上的 freedom。

rogerlee :

确实都是题外话,还是回归正题,校车的事,你认为这届政府是象朱那样,给下届政府起个头好呢,还是完全扔给下届更好?


rogerlee at 11/29/2011 18:56 快速引用
中国从来都不缺知道问题的人

只是几乎没有解决问题的人

因为管事的人都是:“嘴里全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光叔 at 11/29/2011 21:01 快速引用
这么多回贴也就了因说到问题根源了。
开会 at 11/29/2011 22:03 快速引用
总算来了个可以解读了因的了,赶紧说说吧。


开会 :
这么多回贴也就了因说到问题根源了。
rogerlee at 11/29/2011 22:29 快速引用
了因大师说了,

乡下孩子,没事坐什么校车?又费油又不安全

家长自己去接多好,又自由又经济,中央政府解脱了可以给你们下大棋

然后开总就哗哗的鼓掌,小手都拍红了

rogerlee :
总算来了个可以解读了因的了,赶紧说说吧。


开会 :
这么多回贴也就了因说到问题根源了。
Bono at 12/01/2011 21:25 快速引用
[Time : 0.02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08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