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钟声就要敲响了。。。。 12/03/2011 08:12
又长了一岁
小时候盼着有一张大哥哥大姐姐那样的脸
现在呢
。。。。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这是曹操写的,那么大个人物,现在有几个人知道?尤其到了美国,问100个人可能100个人不知道。

人这么个东西,寿命最多100郎当岁,死了就死了,父母兄弟姐妹家里人悲痛一下。。如此而已。
smilhaNew at 12/03/2011 09:17 快速引用
但是有了上帝
一切都不一样了。
smilhaNew at 12/03/2011 09:28 快速引用
那双看不见的手
==================

虽不见你,触不到你,

但是我知,你正在对我低语。

喔主耶稣!喔主耶稣!

我深知道你一直就在这里。

是你的手,钉痕的手,

重新抚慰,我那破碎的心田。

是你声音,温柔话语,

再度填满我心灵中的饥渴。
smilhaNew at 12/03/2011 12:21 快速引用
2011年要过去了,不管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
我从小总是在问一个问题:怎么办? 这三个字伴着我从小屁孩到了上学,小的,中的,大的,然后从祖国到了美国,上研究生,工作。。。直到现在。
上小学的时候,和同桌吵架,老师对我一声怒吼:再这样,让你扛着凳子回家去!(沂蒙山区的小学好多都是学生自己带凳子上学)我吓得不行:真要回家了怎么办?没法和父母交待。
中学的时候,高考压力忒大,晚自习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在想:这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果然当年没考上)
大学的时候毕业分配,我那个愁啊:分不到北京怎么办?(果然发配原地)
到了美国了,学电脑,那个难啊!我连磁盘都不知道插在电脑的什么地方,就要读电脑硕士!这毕不了业怎么办?
毕业了在美国大公司工作了,该喘口气了?不行!我和老板一周2次面对面汇报工作状况,压力忒大,忍无可忍。。。怎么办?
smilhaNew at 12/15/2011 04:33 快速引用
去罗得岛州的Newport很多次,经常路过一大片墓地,每次经过我差不多都要感慨一番,面对这大片墓地,生命的有限性不再是个遥远模糊的概念,它象墓碑一样有着冰冷真实的质感。很难想像有那么多人在这里诞生,成长,奋斗,成功或是失败,然后死亡。
坐在大西洋边上看大海,想到了一首歌:大海你来自何方,又去哪里流浪,望那无垠的大海,闪烁1着生命的希望。想到了苏东坡:大浪东去淘尽千古人流人物,我忽然理解了田园诗人为什么喜欢山水。想起在祖国工作的时候,单位后门就是一座山,有几百年的历史,我经常徒步爬到山顶,回到半山腰,找一块平坦的地方坐下来,深思冥想: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想像在人类没出现以前,这座山就在这里了,今天唯一不同的是有了观赏的人,这个人就是我。我坐在这里,俯瞰着人类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无穷无尽的岁月,又想着再过多少多少年,我们今天就是古代了,会不会那个时候也有个人吃饱了撑得难受,也坐在这里怀古。忽然觉得天下事再大也是小菜一碟了

那个时候做旅游做了10年,很厌烦,特别是看了电影《霸王别姬》,陈凯歌导演,张国荣,张丰毅,巩俐和葛优主演的,看得我心惊肉跳,那些日子就确定要和这片土地再见了。那个时候本人就是有一颗向往美国的心,别的嘛也没有,英语很差,要考托福巨难,就是考过了没有奖学金,没有担保人,你怎么到美国?

不知道啊不知道,就知道要去美国。
smilhaNew at 12/15/2011 05:09 快速引用
本来是想写点新年要来了的感受,不知不觉就又成了《往事的回忆》了,真老了。
smilhaNew at 12/15/2011 05:24 快速引用
记得有一次在哈佛广场看到一个中国人在一个角落拉二胡,凄凉的优美的声音,我突然想到了啊炳,这个人拉的非常专业,我忍不住想:他一个二胡演奏家,在中国一定不会到车站码头做流浪艺人, (也不一定?),美国忒现实了,中国还有些许的温情,我们还有7大姑8大姨亲戚朋友,在美国6亲不认,现实逼人。
smilhaNew at 12/15/2011 07:03 快速引用
[Time : 0.03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5.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