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爸爸俺娘16 5/11/2012 03:15
刚看完这一期的华夏快递 : 新疆老李:俺爷爷

http://www.cnd.org/my/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3Farticleid=32420

心里又开始激动起来,我写过去的苦难日子,我祖国的亲人们一片反对,他们也有他们的道理,毕竟中国和美国有巨大的差异。我自认为要留些东西留些痕迹,否则对不起我的大祖宗小祖宗,对不起对我家有恩的父老乡亲,也对不起自己所遭受的苦难,说道这里,我的亲人们一定嘲笑我:你还受过苦难?你知道什么苦难?我是老小,当然没有受过他们那样的苦。

我奶奶过世的时候我爸爸正在被隔离审查,奶奶是叫着爸爸的名字闭眼的,可怜的奶奶就我爸爸一个,我没有姑姑没有叔叔,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就没了,部队过河,水太凉我爷爷一身大汗让凉水一激,一病不起,我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我爸爸长大。。。。我可怜的没有见过面的奶奶阿!

新疆老李的爷爷在山东农村清理过厕所,我的爸爸也干过,爸爸从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回到沈阳炮校,因为历史问题被查,发配山东农村,一开始在当地的“拖拉机厂”干活,爸爸搞技术革新,当上了车间主任,又是历史问题,不让干了,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到了农村和一个哑巴一起清理厕所,有无数个农村的小厕所都归他们两个管。那个哑巴人特善良,他很尊重我爸爸,重活累活他来干,让我爸爸管帐目收费,我们家和哑巴家成了同甘共苦的友好家庭,多少年以后了,我们俩家一直有来往,哑巴身体不好
[Time : 0.00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