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zt哈佛调查开卷作弊的启示 9/01/2012 02:57
哈佛调查开卷作弊的启示(2012-09-01 08:30:43)转载▼标签: 杂谈
,都可能出现教育腐败和学术不端问题,哈佛也不例外。出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以严肃地态度对待问题。如果出问题是丑闻,那么,对问题的遮掩,不严肃处理,就是次生丑闻。相比个体的丑闻,次生丑闻则是全局性和制度性的。学习、借鉴哈佛对待学生作弊的严肃态度,我国大学要建立起这种严密的应对机制。我们所担心的是,有学校会以连哈佛也有这么多学生作弊为由,来为我国学生的作弊开脱,将其作为“国际难题”,并进一步认为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如此一来,别人公布作弊是为处理作弊并捍卫大学精神,我国大学则从中找到安慰。事实上,近年来国外一流大学处理校内的腐败、不端事件的严肃做法,没有给国内高校“正启示”,但是有很多类似的反启示。
世界知名学府美国哈佛大学校方30日证实,大约百名该校本科学生涉嫌在上学期期末考试中作弊,校方已展开调查。(新华网华盛顿8月30日电)



哈佛校方对这起作弊事件高度重视,据报道,哈佛校长德鲁·福斯特表示,如果这些作弊行为经证明属实,将是不可接受的行为,有违哈佛大学对学术精神的坚守。一方面,校方必须公平慎重处理;另一方面,鉴于牵涉学生人数之多,校方也应进一步采取措施确保所有在校学生均能理解并恪守哈佛大学的基本准则。



世界知名学府美国哈佛大学校方30日证实,大约百名该校本科学生涉嫌在上学期期末考试中作弊,校方已展开调查。(新华网华盛顿8月30日电) 哈佛校方对这起作弊事件高度重视,据报道,哈佛校长德鲁·福斯特表示,如果这些作弊行为经证明属实,将是不可接受的行为,有违哈佛大学对学术精神的坚守。一方面,校方必须公平慎重处理;另一方面,鉴于牵涉学生人数之多,校方也应进一步采取措施确保所有在校学生均能理解并恪守哈佛大学的基本准则。 但细看这起作弊事件,如果放在国内高校,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据哈佛校刊报道,上学期期末有一门课程采取了可带回家完成的开卷考试模式,提交答卷的学生超过250人,结果教研人员在批卷时发现不少学生答卷有雷同内容,有交流答案或剽窃他人之嫌,参与者可能高达总人数近一半。 简单地说,这起被哈佛校方和教师认为十分严重的作弊事件,是发生在带回家的开卷考试中。对于带回家的开卷作业(考试),在我们这里,同学之间相互交流、抄答案,甚至在网上发帖求答案,请人代做,早已不是新闻。学校、老师就是看到有同学内容雷同,也不会“上纲上线”将其作弊,还展开声势浩大的调查,并对外公布这一消息。 尤其是对外公布这一消息,近年来被视为我国高校的“大忌”,就是学校发生了严重的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事件,学校也是想方设法遮掩,担心这影响到学校
但细看这起作弊事件,如果放在国内高校,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据哈佛校刊报道,上学期期末有一门课程采取了可带回家完成的开卷考试模式,提交答卷的学生超过250人,结果教研人员在批卷时发现不少学生答卷有雷同内容,有交流答案或剽窃他人之嫌,参与者可能高达总人数近一半。



简单地说,这起被哈佛校方和教师认为十分严重的作弊事件,是发生在带回家的开卷考试中。对于带回家的开卷作业(考试),在我们这里,同学之间相互交流、抄答案,甚至在网上发帖求答案,请人代做,早已不是新闻。学校、老师就是看到有同学内容雷同,也不会“上纲上线”将其作弊,还展开声势浩大的调查,并对外公布这一消息。

,都可能出现教育腐败和学术不端问题,哈佛也不例外。出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以严肃地态度对待问题。如果出问题是丑闻,那么,对问题的遮掩,不严肃处理,就是次生丑闻。相比个体的丑闻,次生丑闻则是全局性和制度性的。学习、借鉴哈佛对待学生作弊的严肃态度,我国大学要建立起这种严密的应对机制。我们所担心的是,有学校会以连哈佛也有这么多学生作弊为由,来为我国学生的作弊开脱,将其作为“国际难题”,并进一步认为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如此一来,别人公布作弊是为处理作弊并捍卫大学精神,我国大学则从中找到安慰。事实上,近年来国外一流大学处理校内的腐败、不端事件的严肃做法,没有给国内高校“正启示”,但是有很多类似的反启示。


尤其是对外公布这一消息,近年来被视为我国高校的“大忌”,就是学校发生了严重的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事件,学校也是想方设法遮掩,担心这影响到学校的声誉。校内的官方媒体或者学生媒体当然不会自揭家丑,学校还会公关不让校外媒体报道。哈佛此次对外公布学生涉嫌作弊的消息,当然也担心学校整体声誉受损,但是,学校还是选择了公开,因为只有公开处理,才能让哈佛的精神不被玷污,也才能从根本上捍卫哈佛的声誉。



,都可能出现教育腐败和学术不端问题,哈佛也不例外。出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以严肃地态度对待问题。如果出问题是丑闻,那么,对问题的遮掩,不严肃处理,就是次生丑闻。相比个体的丑闻,次生丑闻则是全局性和制度性的。学习、借鉴哈佛对待学生作弊的严肃态度,我国大学要建立起这种严密的应对机制。我们所担心的是,有学校会以连哈佛也有这么多学生作弊为由,来为我国学生的作弊开脱,将其作为“国际难题”,并进一步认为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如此一来,别人公布作弊是为处理作弊并捍卫大学精神,我国大学则从中找到安慰。事实上,近年来国外一流大学处理校内的腐败、不端事件的严肃做法,没有给国内高校“正启示”,但是有很多类似的反启示。
这件事告诉我们,对于任何人(不管教师还是学生)涉及抄袭、学术不端,学校都必须坚持学术原则,不能有丝毫的纵容。发生在平时作业、开卷考试中的作弊,其性质也是作弊,如果对这类作弊视而不见,就会“日长夜大”鼓励学生养成作弊的习惯,难以让他们形成严谨的治学态度。几年前,耶鲁大学一位在北大任教的教授,就曾针对北大学生在作业中抄袭,发公开信指出其中的问题,这表明,在国外一流大学教授心中,有十分明确的学术规范,必须坚守,不能由丝毫的懈怠。



最近新学年马上要开学,据媒体报道,网上代写作业生意十分红火,对待这一新闻,大家是以娱乐的态度来看待的,可是,如果对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代写作业,大家在批评制度、调侃时不加以调查、处理、反思——是制度的问题通过改革制度加以解决,是学生态度、诚信的问题通过教育、处罚加以警戒——这会给大中小学生们怎样的教育?他们会把学术诚信当一回事吗?在我们哀叹如今作弊、抄袭成风时,是否想过,正是这点点滴滴的日积月累,让这一问题疾重难返?

,都可能出现教育腐败和学术不端问题,哈佛也不例外。出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以严肃地态度对待问题。如果出问题是丑闻,那么,对问题的遮掩,不严肃处理,就是次生丑闻。相比个体的丑闻,次生丑闻则是全局性和制度性的。学习、借鉴哈佛对待学生作弊的严肃态度,我国大学要建立起这种严密的应对机制。我们所担心的是,有学校会以连哈佛也有这么多学生作弊为由,来为我国学生的作弊开脱,将其作为“国际难题”,并进一步认为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如此一来,别人公布作弊是为处理作弊并捍卫大学精神,我国大学则从中找到安慰。事实上,近年来国外一流大学处理校内的腐败、不端事件的严肃做法,没有给国内高校“正启示”,但是有很多类似的反启示。


再就是,在任何国家、任何大学,都可能出现教育腐败和学术不端问题,哈佛也不例外。出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以严肃地态度对待问题。如果出问题是丑闻,那么,对问题的遮掩,不严肃处理,就是次生丑闻。相比个体的丑闻,次生丑闻则是全局性和制度性的。学习、借鉴哈佛对待学生作弊的严肃态度,我国大学要建立起这种严密的应对机制。我们所担心的是,有学校会以连哈佛也有这么多学生作弊为由,来为我国学生的作弊开脱,将其作为“国际难题”,并进一步认为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如此一来,别人公布作弊是为处理作弊并捍卫大学精神,我国大学则从中找到安慰。事实上,近年来国外一流大学处理校内的腐败、不端事件的严肃做法,没有给国内高校“正启示”,但是有很多类似的反启示。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cf47710102e5gk.html) - 哈佛调查开卷作弊的启示_熊丙奇_新浪博客
哈佛就是哈佛
smilhaNew at 9/01/2012 02:58 快速引用
哈佛大学爆考试作弊丑闻 被调查学生抱怨

2012年8月29日,全球顶尖大学美国哈佛宣布,多达125名大学生因涉嫌在上学期期末考试集体作弊,若情况查证属实,可能是哈佛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作弊案。图为哈佛法学院。(Darren McCollester/Getty Images)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2012年09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综合报导)全球顶尖的美国哈佛大学8月29日宣布,多达125名大学生因涉嫌在上学期(2012年春季学期)期末考试集体作弊,正接受调查,若情况属实,可能是哈佛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作弊案,作弊学生可能会遭强制休学一年或撤销其毕业证书的惩处。不过﹐受调查的学生对校方的举动颇有抱怨﹐一些人甚至表示,如果哈佛给予任何严重的惩罚﹐他们将提出法律诉讼。
涉弊案的课程是“国会介绍”,由助理教授马修.普莱特(Matthew B. Platt)执教,修课学生279人。普莱特在批改5月初的期末考试卷时发现﹐有10至20份试卷的答案雷同,遂转送校方论处,校方初步认定全班近半数学生涉案。

这一课程的考试方式是在家作答,修课学生可公开参考任何书籍、笔记或网路信息,但不得与其他学生讨论,也不得向其他来源请教。

哈佛大学在一份声明说,大学的行政委员会仍必须与每名被告学生面谈,至此还没有得出任何结论。

“我们希望了解更多有关课程进行的方式﹐以及课堂上和最后带回家后如何完成的考试过程,”声明说﹐“这个过程的目的是提出这类的信息,我们将审查他们所提出的所有的事实。”

哈佛大学大学部教务长哈里斯(Jay Harris)表示,如果作弊属实的话,这起作弊案的规模是史无前例。

《纽约时报》报导﹐学生们说,他们不怀疑,有些人在课堂上做的事情,如喜欢一起做出书面考试的答案﹐显然是被禁止的。但他们说,现在这种被谴责的行为在之前的测试中,以及在往年的测试中均有出现﹐被学生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在期末考试的说明说,“学生不得与他人讨论考试。”还有学生说,在考试中谘询研究员是司空见惯的,研究员一般都无法开启学生离开,研究员并不总是了解的问题。

一名学生回忆起他在期末考试中向教学研究员请教,同时他发现有一大群人,也在询问有关测试的问题,纠集在一个陌生的名词里。这名学生说,教学研究员为他们定义了那个术语。

一位大二的被告学生说,对考试的题目,“每个人都去教学研究员那里恳求帮助。一些教学研究员真正为你解答,如你所需要的那般明确,所以答案当然都是一样的。”

他说,他与其他学生讨论了测试的问题,他承认是被禁止的,但他坚持认为,这种做法是广泛的和公认的。

也有一些学生认为﹐考试规则中提到“公开参考任何书籍、笔记、网路信息”﹐这与不让学生互相讨论有根本上的矛盾。
smilhaNew at 9/01/2012 03:03 快速引用
一位大二的被告学生说,对考试的题目,“每个人都去教学研究员那里恳求帮助。一些教学研究员真正为你解答,如你所需要的那般明确,所以答案当然都是一样的。”

他说,他与其他学生讨论了测试的问题,他承认是被禁止的,但他坚持认为,这种做法是广泛的和公认的。

也有一些学生认为﹐考试规则中提到“公开参考任何书籍、笔记、网路信息”﹐这与不让学生互相讨论有根本上的矛盾。

===================================
如何定义作弊?
smilhaNew at 9/01/2012 03:04 快速引用
[Time : 0.00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6.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