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爸爸,俺娘 16 9/22/2012 08:41
爸爸马上又要过生日了,
我又得琢磨找个理由请假回家。
一不作2不休,干脆换个工作。
还不是那么好找工。
生活啊生活
不如意者10之8,9
可与人道者又是其中的10之2,3。
您看现在那2个争总统的
不愁吃不愁喝的吃饱了撑的
要我说啊
这2个人都不咋的
我要第3个选项
没有?非要驼子拔壮汉选一个?
那我肯定选o
人家可是黑人一个
从无到有
空手套白狼到现在啊
不说废话了
找个嘛理由请假呢?
上次回国把经理彻底得罪了
看到了一个电子邮件
是爸爸的黄埔+军统的同学的女儿发的
问这个中秋节想去拜访我爸爸问是否方便
我做不了主啊
91岁的(92?)的高龄了
特怕激动啊
他们是生死之交刺刀见红的友谊
我是说她的爸爸和我的爸爸
我先问问我的2哥
他说已经告诉大哥了
这是个大事
谁也不敢大意
smilhaNew at 9/22/2012 09:01 快速引用
一恍惚想起小时候的事来了
那时候我小屁孩一个
和小朋友们一起玩游戏
嘛游戏?
一块泥土放点水搅合胶合
做成个碗状
中间用手捏捏
然后用手高高举起
猛力往地下一摔
“嘭”的一声响泥块爆炸
我们的脸上就乐开了花
响声越大越有乐
一开始我不得要领
没有别的小朋友弄得响
爸爸路过看了一会
让我把泥碗中间使劲的捏
使劲再使劲
这样摔在地上响声特大
我试了几次次次成功
爸爸啊爸爸您怎么这么聪明啊?
现在想想这聪明什么?
smilhaNew at 9/22/2012 09:20 快速引用
在教会认识一人
她的爸爸是黄埔8期的
曾当过台北警备区司令
生前有一大纪念册
里面有很多珍贵照片
包括黄埔军校的
我复印了一些给爸爸寄过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说收到了
爸爸说没事了翻翻看看
好像兴趣不大
娘说实话了
你别没事找事干
里面还有蒋介石的照片
smilhaNew at 9/22/2012 13:20 快速引用
话说当年回国到了北京
住一大酒店
俺一哥们当头
先去复兴路24炮兵司令部大院
拜访爸爸的一个解放军战友
在沈阳跑校-锦州跑校的时候
这个战友是爸爸的下属
现在是将军了自己住一个3层楼
他又带着我去院里找当年的校长
这个校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批留苏的
校长说我爸爸当年很是出色业务特棒
所以被派往朝鲜战场搞实地教学调研
受到过朱德的接见
之后第2天我去拜访爸爸的黄埔+军统的同学
住在一居民楼的3层2室一厅墙壁陈旧墙皮脱落
他一见我就拉住我的手不放
还拿出爸爸的信给我看
我一看到爸爸的字就开始落泪止不住的流
他不象我爸爸还给共党干过
他是一直给国民党干
解放了他没能去台湾
留在大陆了看大门看了几十年
病了没有钱去医院
smilhaNew at 9/22/2012 15:47 快速引用
不说了
再说我也成了祥林嫂了
smilhaNew at 9/22/2012 15:49 快速引用
哈牛兄
别难过
讲得蛮有意思的
俺也是穷孩子出生
俺爹还远没有你爹有本事
别太担心
走一步看一步蛮好的
你知道每一步最看重的是什么
Bono at 9/22/2012 21:17 快速引用
谢谢。。。

突然看见这么一段文字:

“东方的孔子就如同西方的耶稣,孔子的出生地山东也就如耶路撒冷是东方的圣地。 因此,中国不能放弃山东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撤冷一样!(China can not miss Shandong as same as the west world can not miss Jerusalem.)”这番掷地有声的话,大家都知道,出自被誉为“民国第一外交家”的顾维钧。

  1919年1月28日,美、英、法、日、中等国在巴黎和会讨论中国山东问题。战败后德国将退出山东,日本代表牧野却要求无条件地继承德国在山东的利益。年方而立的中国代表顾维钧憤而站起来回击,上述精彩发言成为和会当天的头条新闻。美国总统威尔逊、国务卿蓝辛、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外务大臣贝尔福和法国总理克里孟梭——巴黎和会的三巨头等人,为顾维钧这番话而动容,据有关史料称,一齐走上前握住他的手……
smilhaNew at 9/23/2012 03:10 快速引用
山东人啊
自豪
smilhaNew at 9/23/2012 03:10 快速引用
给爸爸娘打电话祝仲秋快乐
爸爸说8月15和9月15对我来说都一样
北京的客人到了
全家3口人住在我爸爸娘附近的一个酒店
我问爸爸您们都谈了些什么我很感兴趣
爸爸说我和你伯伯(北京客人的爸爸)
从军统和黄埔军校分手以后就再也没见过
他从黄埔毕业之后又回到了军统
我从黄埔毕业之后军统要我也回去
当时抗日战争正打得吃紧
我脑子一热就上了前线没有再回军统
这一下我就和军统脱离了关系
你陈伯伯回到了军统就说不清了
解放以后就被共产党关进了监狱
我上了前线先是炮兵12团
这个团全是美国装备蒋介石最看重的
到了辽沈战役几十万国民党部队起义
当时正抗美援朝共产党没有炮兵
我就参加筹建沈阳炮校锦州炮校
给中国人民志愿军培训炮兵
smilhaNew at 10/01/2012 04:14 快速引用
你老爷子肯定有回忆录吧?
rogerlee at 10/01/2012 14:11 快速引用
没有回忆录
只有上诉材料
最开始是给当地县委统战部
要求按临时工人的待遇退休
县里没有搭理
爸爸从部队到了地方
和部队领导同事完全断了联系
几十年过去了
爸爸从来没有申诉过
娘不干了
说您不为您自己想那也罢
孩子成了农村户口
还背着反革命后代的包袱
逼着爸爸去写上诉材料
smilhaNew at 10/01/2012 14:33 快速引用
爸爸写的申诉材料越写越多
全部石头掉进了大海
爸爸和原先的领导同事统统没了联系
包括国民党的和共产党的
几十年在山东农村默默无语
一次聊天的时候娘突然听说爸爸的一个沈阳炮校
的学生被落实了政策
茫茫黑夜突然有了灯光
娘强拉着爸爸就去了沈阳找炮校
没有任何结果--早搬家了
娘不死心拉着爸爸就到了锦州
那个炮校也搬家了
黑夜中的灯光灭了
一片黑暗---好像比原来更黑更暗
爸爸娘在炮校的原址来来回回
走了不知多少圈
突然路旁一个人开了腔:
您是不是XXX?
他居然是爸爸的学生!
一阵狂喜
俩人就站在那里聊天聊了很长很长时间
学生说不要浪费时间了
马上去北京找炮兵司令部
YYY现在是副司令员
他和爸爸想当年在锦州炮校在一个办公室办公
黑夜没了
太阳出来了
smilhaNew at 10/02/2012 05:59 快速引用
2话不说爸爸娘就来到了北京
找到了复兴路上的炮兵司令部
有好几个当年的沈阳和锦州炮校的领导同事
住了好几天
大家在一起说一会哭一会
这么多年的运动每个人都有苦
我就想到在美国的中国人
如果要开个诉苦会
那个苦水啊能淹死很多人啊
那个副司令员出差在外地
爸爸娘从北京回到老家山东
第二个星期炮兵司令部分管落实政策的一个干部
专程从北京到了我们家说首长批示速办
爸爸就成了军队离休人员了
smilhaNew at 10/02/2012 06:16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40.4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