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也谈英语 11/30/2012 02:22
华夏快递 : 【华夏文摘】维立:也谈英语
发布者 wy 在 12-11-21 07:58



在硅谷的高科技公司里,中国人从来都把印度人作为头号竞争对手。本来嘛,我们都是新移民,都擅长技术工作,都吃苦耐劳,况且环顾四周,公司里也没有其他人,不跟印度人比跟谁比呢?但这种较量的结果,却让每一个中国人都很灰心,因为我们和印度人的差距,与这两个国家在奥运会上的差距差不多,只不过这一回是印度人走在了前面。印度人在高科技公司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除非你在由中国人把持的小公司工作,否则你不可能看不到,公司里职位高的中国人是凤毛麟角,而印度的副总裁、director却一抓一大把。跟印度同事一起工作时,很多中国人都觉得印度人吃得开,受老板赏识,恐怕会比自己早些得到提拔,而这种担心经常变成了现实。这种现象,或许在华尔街和其他地方也可以见到。

很多中国人对此都愤愤不平,聚在一起时,也经常对中国人和印度人加以比较。这些分析有的上升到历史的高度,有的深挖文化根源,有的直指制度的差别,也有少数人主张印度人天性刁钻狡猾,不像我们中国人行为端正,宅心仁厚。这些高谈阔论有的有几分道理,有的纯粹是无稽之谈,但有一个原因其实很明显也很简单,那就是我们大多数中国人的英语,和印度人实在不在一个档次上。

记得刚来美国的时候,多次听过中国同学的一个有几分自嘲、也有几分不解的说法,就是印度同学说话呜里哇啦,我们怎么也听不明白,但美国同学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中国同学说话,明明说得清清楚楚,美国同学却一脸疑惑。这个现象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我以前在学校时,也常常听不懂印度英语,对印度腔能够所向披靡,也有几分不以为然。等后来印度英语听多了,听懂了,就发现印度人口音虽重,但语法正确,用词恰当,表达意思清楚完整。美国同学能毫无障碍地与他们沟通,一点都不奇怪。

当然,印度英语也有几个特点。比如说,印度人爱滥用“the same”。一句简单的“We asked for feedback and we got it,”有些印度人会说 “We asked for feedback and we got the same。”印度人还把prepone作为postpone的反义词使用,但标准英语里没有这个字。

不过,虽然我不会让印度英语来污染我自己的英语(必须坦白,我偷懒时也用过prepone这个词,但这样做时我心里是内疚的),这些印度英语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听惯了也就好了,可以说无伤大雅。但我们中国人的英语问题就复杂了,也算是百仙过海,各显神通吧。一言以蔽之,中国人的语法通常都很差。当然有英语好的人,但很多公司里的人,不管是讲英语还是用英语写电邮,百分之八十的句子都有语法错误。

很多中国人会认为这决不可能。我们中国人,十多年扎扎实实的语法训练,学习的是正宗的牛津英语,哪里会语法不过关呢?但正如奥运会的体操裁判都是体操专家,你我这种外行恐怕不能正确判断比赛水平的高下,如果自己的语法完全不过关,恐怕很难判断自己语法的好坏。事实就是,我们在中国十多年的语法学习,并没有让我们充分地掌握语法。回想起来,英语语法中的所有规则我们应该都学过,但是不是完全理解,是不是都还记得,是不是烂熟于胸,是不是能顺手拈来,就很难说了。根据我的观察,回答是“no”。

经常听到有人说,学英语不要太关注语法,多说多听多练,加强语感,语法自然会跟上。很多人还举出小孩学语言的例子。但科学家早就证明,小孩学语言,与成年人学外语,学习的机制是不同的。还有人说,美国人自己也不注重语法。但美国人虽然不会成天把语法放在心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美国人,说英语像有些外国人一样错误连篇的。或许也有忽略语法、通过获得语感来完美掌握一门外语的成功例子,但对于学习外语的成年人来说,先下点功夫把语法搞清楚,还是一条捷径。

除了语法错误之外,中式英语也是一个大问题。刚才提到很多人的英语中百分之八十的句子都有语法错误。Well,剩下的那百分之二十也不漂亮优美,因为它们往往是中式英语。也就是说,这些句子虽然从语法上说没有什么硬伤,但听起来总有点怪怪的,因为美国人不这么说话。

词汇贫乏也是中国人的一个通病。这怪不得我们。本来我们的英语就是在中国课堂上学来的,如果是理科生,除了几个干巴巴的技术词汇外,在美国的学校也没学什么新词。如果自己不下意识地学习和积累,词汇是不可能丰富的。词汇问题不像语法问题那么火急火燎。如果语法对了,语感对了,词汇的丰富只是锦上添花。但如果你想在职场上有所作为,话说得风趣,语气拿捏得准确,意思表达得完美,难道不是会助你一臂之力吗?

说到这里,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我中名利思想的毒太深,把职场上的成功看得太重,甚至当成了生活的唯一目的。这倒也不是。学习语言对我们在职场上的进步当然很关键,但即使是一个不上班的全职妈妈,如果想要如鱼得水地生活在这个国家,学好语言也很重要。难道你不希望自己能尽情地享受所生活的这个社会的文化吗?当你和其他足球妈妈交谈时,难道不希望自己能舒服、畅快、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吗?当你的孩子在高中和大学学习人文课程时,难道你不希望毫无障碍地和他交流吗?

有些人或许不认同这一点。在美国这个多元化的国家,自己的英语已经足够了。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也很快乐和满足,英语足够应付简单的生活,还可以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为什么要多费力气呢?我尊重这个观点。自己的生活,想怎么过都可以。用不着别人指手画脚。

但我自己是有不一样的理念的。我们当年来美国,和后来决定留在美国,追求的是更好的生活。这个更好,不仅意味着更富裕的物质生活,应该也有精神层面的含义。这里的开放,民主,包容,自由,我们已经享受到了。但这里丰富多彩的文化,难道不也是让我们生活得更充实、更滋润的一个源泉吗?很多人抱怨说我们是边缘人,其实边缘人自有边缘人的乐趣。我就一直觉得,既能看中国电视连续剧《蜗居》,也能看美国电视连续剧《Mad Man》,既能读莫言,又能读Philip Roth,既可以看《让子弹飞》,又可以看《Argo》,我们的生活可以双倍地精彩和丰富。

事实上,不是我崇洋媚外,英语世界里的文化生活,比中文世界里的要丰富得多。由于意识形态的限制或其他原因,中国出产的文化产品,与美国的相比在内容和形式上都很有差距。一个例子是书。我是一个爱读书的人,我对中国的语言其实非常依恋,如果一本好的中文书和一本好的英文书同时摆在面前,我一定先读中文。但事实却是,我读的中文书不到英文书的十分之一。生活在国外找不到中文书是一个原因,但中文书的质量确实比不上英文书,我偏爱的非虚构类图书更是如此。

所以,作为一个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当你不是把自己隔离起来,而是把触觉伸向外界时,你不可能不对这个社会通行的语言产生强烈的感受,也不可能不认识到熟练地掌握这种语言可以如何巨大地改善你的生活。每个人学习语言的方法不一样,有人是书呆子,爱钻语法,有人是实践家,从练习入手。但不管是怎么样,意识到这种语言,感受这种语言,尊重这种语言,热爱这种语言,是让自己的海外生活变得更加精彩的一个重要元素。

有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英语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他们或者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英语没有达到美国社会中的专业人士应有的水准,或者没想到提高英语水平对工作、生活的积极作用。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完全取决于它最短的那块木板。而很多人最短的那块木板就是语言能力。有的同事工作敬业,毫无怨言地花费周末的时间来钻研工作中的技术难题,却从没想过花一点时间来提高英语。在生活上,当你抱怨自己在美国的生活单调无聊,羡慕国内生活的热闹和红火时,你应该问自己:我是不是应该在英语上努一把力?

当然把英语学好确实也是难了一点,不是有人说难于上青天吗?况且学习语言是慢功夫,不会立竿见影。有些人可能也试着努力过,但一时见不到效果就泄了气。而且人的天赋不同。有的人天生就有比较强的语言能力,有的人的语言能力就是比较差。有很多人在美国住上大半辈子,可能也还是讲一口破破烂烂的英语。但至少要有进步吧。如果十年以后,你的英语还和今天一样,那么表明你生活在这个到处都是英语的国家,却不能从环境中吸收营养,那么你真是铁板一块,未老先衰。如果事业不如意的话,也就不用怨印度人了。

□ 读者投稿

华夏文摘 第一一三〇期(cm1211d)
成也英语
败也英语
酸甜苦辣
都是英语
smilhaNew at 11/30/2012 02:24 快速引用
一方面是英语,另一方面是对西方文化的了解。虽然许多中国人对印度人不以为然,叫人家小三,但在这两方面,我相信印度人都胜一筹。

个人观察和看法,就连来美国读书的印度女孩子,也会比中国女孩子少走弯路,尤其是学文科的。当年的印度女同学,中学时就读了Anais Nin, 我们大学也接触不到这样的书。我们注定会比人家走弯路。



smilhaNew :
成也英语
败也英语
酸甜苦辣
都是英语
花溪 at 12/01/2012 10:37 快速引用
花溪 :

个人观察和看法,就连来美国读书的印度女孩子,也会比中国女孩子少走弯路,尤其是学文科的。当年的印度女同学,中学时就读了Anais Nin, 我们大学也接触不到这样的书。我们注定会比人家走弯路。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Anais Nin oops

============================
我应该是文科的,但对自己鄙视一下,也是第一次听说,中学大学都忙什么去了??
还有学英语这个大题目,对我来说是无解,我可能也认命了,无解就无解吧,要不咋办?
tutu at 12/01/2012 20:39 快速引用
遥想本人当年刚来美国,看嘛都觉新鲜,邻居是俩印度人同学,特黑,那时平生第一次见黑人,敬而远之,那个印度英语让人印象深刻,相貌特端正,整个2个艺术品,但这个黑让人生理心理上不舒服。

这么多年过去了,嘛都习惯了,现在看奥巴马总统,很舒服啊。印度人,北方的好像和英国白人通婚较多,杂种进化,个个像电影演员。我刚来美国,东南西北分不清,第一个半年没有打工,悠哉游哉过日子,那俩印度人经常跑到我的宿舍侃大山,我几乎是嘛也听不懂,我和一个印尼人还有一个马来西亚人住在一起,他们的英语都比我的好,他们4个聊天云山雾罩。。。

这俩印度人,一个好像特有钱,一个好像特没钱,后者在一个加油站打工,他总是拿他自己做例子教育我,那个马来西亚人是个华裔,父母是开咖啡店的,他英语,马来语,广东语都很厉害,国语也凑合,反正我能听懂个大概。印尼人是个土著印尼,长得5大3粗。他们俩都念本科,都有车。
smilhaNew at 12/02/2012 02:24 快速引用
你估计是学理工的,或者是男的。如果都不是,那就空闲时读读,没坏处。是毒药,但我们要饮鸩止渴。The aim of life is to live, and to live means to be aware, joyously, drunkenly, serenely, divinely aware. --Henry Miller


tutu :
花溪 :

个人观察和看法,就连来美国读书的印度女孩子,也会比中国女孩子少走弯路,尤其是学文科的。当年的印度女同学,中学时就读了Anais Nin, 我们大学也接触不到这样的书。我们注定会比人家走弯路。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Anais Nin oops
花溪 at 12/02/2012 18:59 快速引用
哈, 的确是学理工的,也男的

花溪 :
你估计是学理工的,或者是男的。如果都不是,那就空闲时读读,没坏处。是毒药,但我们要饮鸩止渴。The aim of life is to live, and to live means to be aware, joyously, drunkenly, serenely, divinely aware. --Henry Miller
tutu at 12/02/2012 19:10 快速引用
花溪 :

个人观察和看法,就连来美国读书的印度女孩子,也会比中国女孩子少走弯路,尤其是学文科的。当年的印度女同学,中学时就读了Anais Nin, 我们大学也接触不到这样的书。我们注定会比人家走弯路。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Anais Nin

============================
我应该是文科的,但对自己鄙视一下,也是第一次听说,中学大学都忙什么去了??
还有学英语这个大题目,对我来说是无解,我可能也认命了,无解就无解吧,要不咋办?
smilhaNew at 12/03/2012 08:37 快速引用
不会吧,至少Henry & June的电影看过吧。
Quincy08 at 12/03/2012 08:49 快速引用
那你是正常不过的人。除非是文学发烧友,或者脑子进了水,想找点内疚的pleasure, 没有必要读她的书. 有时间还不如看看电影,打打球,读读莫言,把Anais Nin留给学文科的女生去体验吧。既然选择了文科,就得比别人多点文学体验,以毒攻毒,才能有免疫力,分别真善美。


tutu :
哈, 的确是学理工的,也男的

花溪 :
你估计是学理工的,或者是男的。如果都不是,那就空闲时读读,没坏处。是毒药,但我们要饮鸩止渴。The aim of life is to live, and to live means to be aware, joyously, drunkenly, serenely, divinely aware. --Henry Miller
花溪 at 12/03/2012 08:51 快速引用
戏说英语

2006-08-03 11:51:37


上次“戏说” 了汉语,招来一通咒骂。其实本人绝无贬低汉语之意,戏说而已。为公平起见,也为证明本人的清白,今天咱来把英文也“戏说” 一番。一来为诸位解解恨,二来也吐一口十多年来生活在鬼子屋檐下被迫说英语的恶气。

英语也能戏说吗?要知道全世界说英语的人口占了七分之一,全世界一半的书籍是用英文写的,全世界百分之六十的电台节目是英语的,绝大多数的国际长途电话是用英语打的,百分之七十的国际信函是用英文写的,百分之八十的电脑文件,包括网站都是用英文储存的……

可是英文的确很臭,而且臭不可闻!

先说英文字母,一个个像蠕动的蚯蚓,拼成文字,就像蚯蚓游行,又似蚂蚁搬家,歪歪斜斜,毫无美感。至于英文字,真不知是谁创造的,整个瞎拼滥凑,弱智组合的典型。不信?随便举几个例子,就从你日常生活中的词语开始吧。

你午饭吃什么来着?烧茄子?那您从茄子( eggplant )中吃出鸡蛋了吗?饭后吃什么水果?菠萝( pineapple )?菠萝是松树上结的苹果吗?哦,去饭店啦,那汉堡包( hamburger) 是 ham 做的吗?炸薯条( frenchfries) 是法国人发明的吗?对了,那跑堂的叫什么来着?“ waiter ” ?可是您这位来吃饭的才是真正的坐着“等”的人啊!您是素食者 (vegetarian) ?如果素食者吃蔬菜( vegetable), 那 humanitarian( 人道主义者)该吃什么呢?您家养的豚鼠也吃素?那豚鼠 (guinea pig) 是几内亚产的猪吗?

英文中的“数”搞清楚了吗?什么时候加 s ,什么时候加 es ?容易?那好,“ tooth ” 复数变“ teeth ” ,那么“ booth ” 是“ beeth ” 吗? One goose, two geese --- one moose, two meese? 裤子一定是“ a pair of pants ” , 而衬衫却不能说“ a pair of shirts ” 。女人的三角内裤是复数 (panties), 胸罩却是单数 (brassiere), 您能解释吗?难怪多伦多的冰球队叫“ Maple Leafes ” 而曼尼托巴队则叫“ Timberwolves ” 。

不规则动词有没有让你多长几根白发?老师( teacher )可以 taught ,牧师( preacher )为什么不能 praught ? The sun shone yesterday, 为什么我只能 “ shined my shoes yesterday ” ?“ lay 、 lie 、 laid 、 lain ” 学到今天弄明白了吗?要不要再复习一遍不规则动词表?

英语介词有没有让你一头雾水过?闹钟什么时候 goes off ,什么时候 goes on ?你开车超速,是该 slow up 还是 slow down ?填写签证申请表是 fill in the form 还是 fill out the form ?把一棵树砍下来是 chop it down ,然后再 chop it up 是把它再竖起来吗?你晕车了,是 throw up 还是 throw out ?

英文中的“性”问题也不小。女宇航员可以“ man a station ” ,却不能“ women ” 一下;男人可以“ father ” 一个人权运动,女人却不可以“ mother ” 一个;国王可以统治一个“ kingdom ” ,女王却不能统治一个“ queendom ” 。其它的拼音文字就更糟。马克·吐温在他的杂文《丑陋的德语》中说:“一棵树是公的,而它的芽是母的,它的叶子是中性的。马是没有性别的,狗是公的,猫是母的……”幸亏当初没学德语。

英文的六、七、八、九可演变成“ sixty 、 seventy 、 eighty 和 ninety ” ,为什么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却不能拼成“ twoty , threety , fourty 和 fivety ” ? Writer 可以 write , teacher 可以 teach , finger 却不能 fing , grocer 也不能 groce , hammer 更不能 ham 。

Tomboy 是女孩, midwives 则可能是大老爷儿们; Hot dogs 既不热也不是狗;最莫名其妙的是“ bathroom ” ,既没有“ bath ” 也没有“ room ” ,连一条狗躲在一棵树底下方便都算去“洗澡间”!

大人们( adult )干了“那事儿”叫“ adultery ” ,可“ infantry (步兵)”和婴儿( infant )又有何相干?“ Parkway ” 上可以“ drive ” ,但“ driveway ” 上只能“ park ” 。电视明明只有一台,偏偏要说“ a TV set ”……

够荒谬了。什么?英文的前缀,后缀合理,意义明确?您别逗了。

“ pro ”和 “ con ” 是相对立的 , 那“ progress ” 和 “ congress ” 是反义词吗 ? “ button ”和 “ unbutton ”,“ tie ”和“ untie ”是反义词,为什么“ loosen ”和“ unloosen ”,“ ravel ”和“ unravel ”是同义词呢 ? “ harmless actions ”和“ harmful actions ”相反 , 但是,如果你骂别人“ shameful ”你自己是不是就“ shameless ”呢?还有,“ flammable ”和“ inflammable ”;“ heritable ”和“ inheritable ”;“ passive ”和“ impassive ”不都是同义词吗?更令人不解的是,一个“ valuable ”的东西还没有一个“ invaluable ”的值钱。还有的字如“ pertinent/impertinent ” , “ canny/uncanny ” , “ famous/infamous ”为什么既不相同又不相对呢?“ Extra-large ”是特大,更大;“ extraordinary ” 为什么不是特普通,更一般呢?

汉语的“好容易,好不容易”难懂?要知道,英文的短语更是荒唐可笑。

“ A slim chance ”和“ a fat chance ”一样“ slim ”。“ A caregiver ”和“ A caretaker ”是同一人。别人夸你是“ a wise man ”你可以飘飘然,但叫你“ a wise guy ”时,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那是因为你“自作聪明”,实际上愚不可及。“ sharp speech ”和“ blunt speech ”;“ quite a lot ”和“ quite a few ”是一个意思,“ overlook ”和“ oversee ”却相反;我们“ wind up a watch ”时,它开始走了,但“ wind up a speech ”时,它结束了。“ pretty ugly ”到底是美还是丑?“ It ’ s a hell of Christmas ”到底是过了一个愉快的圣诞节,还是倒霉得进了地狱?“ A one-night stand (一夜情)”,一晚上都站着干嘛呀!

最重要的是 , 你听到别人让你“ Watch your head ”时,别傻乎乎地到处找你的脑袋;你在车里听到 “ Watch out! ”时 , 千万别把脑袋伸出去啊 !

英文没有同音字的麻烦?骗中学生呐? ESL 白学了 ? Ate-eight, by-buy,bear-bare,dear-deer,night-knight,die-dye,weather-whether …

赵元任写了“石氏食狮史”?咱也来一段:

When you write copy you have the right to copyright the copy you write , if the copy is right. Writers of religious services write rite, and thus have the right to copyright the rite they write. Should Thom Wright decide to write, then Wright might write right rite, which Wright has a right to copyright. Copying that rite would copy Wright's right rite, and thus violate copyright, so Wright would have the legal right to right. Right?

电脑是为英文设计的,电脑会检查拼写、语法错误?又是一派胡言,有诗为证:

Eye halve a spelling chequer
It came with my pea sea
It plainly marx for my revue
Miss steaks eye kin knot sea.
Eye have run this poem threw it
I am shore your pleased two no
Its letter perfect awl the weigh
My chequer tolled me sew.

电脑是看懂了,您懂了吗?

英文容易造新词,不受外来语影响?睁大眼睛瞧瞧: Kungfu, typhoon, Qi Gong, Feng Shui, Tai Chi … , 小样,别以为披了洋马甲就不认识你了。那法论功魔力再大,英文还不就是 Fa Lun Gong 吗?

英语分词连写,不会造成误解?笑话!来看看这个笑话吧: A woman without her man is nothing. 您误解了吧?女士小姐们别生气,我是说, A woman : without her , man is nothing.

英文会读就会拼 , 会拼就会读 ? 你 believe 吗 ? 哟 , 这 “ believe ” 是 “ believe ” 还是 “ beleive ” ? 还有“ receive ” 是 “ receive ” 还是 “ recieve ” ? “ 阿富汗产大麻” , 这 “ 阿富汗” 和 “ 大麻”怎么拼来着 ? 俺有一回闹肚子 , 好容易在字典上查到了 “ diarrhoea ” 这个词 , 写了字条揣在手心里 , 可临了到了大夫那儿 , 还是没把这词儿给说顺了。您别笑,您当年没干过“狼离屋,前门猫”的勾当?

英文一字一意,不易混淆?咱有一朋友,一日停车不当,吃了罚单。老兄实不甘心,乃上法庭决一死战。法官看看罚单并无不妥,便问当事者有何辩解。此兄曰:“那牌上写的是 FINE FOR PARKING HERE !”

英语就是这么混乱!当初大学语言学课上,教授告诫说:“英语中的双重否定便是肯定,如‘ There is nothing unchanged here. ’ 就是‘ Everything has changed here. ’ 但是双重的肯定绝不能形成否定。”此时,教室后排传来一个低沉洪亮的声音:“ Yeah , right !”

请别以为咱在这儿瞎编乱造,恶意中伤。你只要留心一下身边的英文告示标语、报章广告,就会切身体会到英文有多臭。咱随便举几个例子:

电视字幕: This program was prerecorded before a live audience. 怎么样才能 pre-record ?那有没有 post-record 呢?有死人作观众的吗?

报纸新闻: The man shot an elephant in his pajamas./The suspect is found legally drunk. 大概相朴运动员的睡袍里也容不下一头大象吧?“ Legally drunk ” 算合法还是不合法?

饭店告示: We don ’ t just serve hamburgers, we serve people. 敢情,孙二娘开起了合资连锁店,卖人肉包子!

酒吧告示: Ladies are requested not to have children at the bar. 当然,酒吧不是产房。

洗衣机店广告: Don ’ t kill your wife. Let our washing machine do the dirty work. 卖洗衣机还是卖断头台?

旧货店广告 : We buy and sell everything. Why don ’ t bring your wife along and get a wonderful bargain?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拐卖人口。

清洁工广告: Ladies, tired of cleaning yourself? Let me do it. 怎么看起来有点儿黄?

时装店广告: Dresses for street walking. 妓女专卖店?( street walker 指妓女)

女袜广告: Designed so serviceable that lots of women wear nothing else. “ nothing else ” 是指其它的衣服呢还是指其它竞争对手的产品?

比基尼广告: Our bikinis are exciting. They are simply the tops. 请别想入非非, tops 指的是本产品质地上乘,款式一流!

报纸头条: Prostitutes Appeal to Pope./Nude dancing took center stage on Wednesday at the U.S. Supreme Court. 没错,教皇也是凡人哪!别误会,“ take center stage ” 绝非上台演出。

教堂告示: On Easter Sunday, we will ask Mrs. Lewis to come forward and lay an egg on the altar. 可笑吧?这可是经典,不是让你搞清楚 lay 、 lie 、 laid 、 lain 吗?

够了够了,再数落下去,怕伤了各位学英语的积极性,也有悖于全民学英语的伟大国策。事实上,英语就是这么杂乱无章,是疯子的语言,疯狂的语言,是彻头彻尾的癞痢头长脚疮 --- 已经烂透了。

疯狂的英语,你怎么还不下课啊?

由悟空孙张贴 @ 2006-08-03 11:51:37 (被阅读6628次)
smilhaNew at 1/24/2013 05:48 快速引用
英文一字一意,不易混淆?咱有一朋友,一日停车不当,吃了罚单。老兄实不甘心,乃上法庭决一死战。法官看看罚单并无不妥,便问当事者有何辩解。此兄曰:“那牌上写的是 FINE FOR PARKING HERE !”
smilhaNew at 1/24/2013 05:59 快速引用
Hahaha, 这个是真人真事的笑话? 这老兄要不是装的,说不定法官会开恩。许多老美有幽默感。


smilhaNew :
英文一字一意,不易混淆?咱有一朋友,一日停车不当,吃了罚单。老兄实不甘心,乃上法庭决一死战。法官看看罚单并无不妥,便问当事者有何辩解。此兄曰:“那牌上写的是 FINE FOR PARKING HERE !”
u
花溪 at 1/24/2013 16:12 快速引用
这个英语啊海洋啊
多深算深?
smilhaNew at 1/24/2013 16:19 快速引用
[Time : 0.01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16.2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