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人命与医生 1/20/2013 23:31
疾病、人命与与医生

乔不死,死了,大把钱没花完;自己洗肾,牛人,钱花完了还活着,只好筹钱接着洗。
对比这一美一中、一富一穷、一死一生,突显了两种人对人命和医生的不同态度。
毋须讳言,从谁的眼里看,乔不死的命都太值钱了。碰巧,西医的高收入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小病大治,尤其是治有钱人的病来实现的。所以,照出乔不死这样的富人一点小病症相当于照明了一座富金矿。
乔不死是人精儿,知道西医高收入靠的是:检查的尽量把你的瘤子照出,手术的先挣你一道、化疗再挣你一道、放疗又挣你一道、进太平房再摆你一道,翘翘后拉出医院才完了的猫腻,所以,开始是自主治疗,与西医保持一定距离。无奈乔不死不懂身病实由心病生的大道,病情恶化之余也走上了病笃乱求医的老路,最终由怕死过渡到passed过去了。
相反,咱中国那爷们儿得了尿毒症,医生看不起了,医院去不起了,干脆土法上马,自个儿开洗,竟然在自家厕所里年复一年地洗了13年,看样子筹到钱后还能洗n年m月不定。不服不行,那爷们儿不仅没被病吓倒,反倒洗出了些须名气。
所以说,人,不论富贵贫贱,不论有病没病,不论操啥行当,心态很重要。
去年,俺傻乎乎地在住处门口木栏上做俯卧撑,栏杆"咔"地一声想让俺自我了断,于是乎,老朱大脑袋朝下直栽到一米五深的水泥地上,发际处当场撞出一个4厘米长、深可见骨的伤口来。幸亏老朱俺脖颈子够硬,爬起来发现,身子骨大件基本完好。同住的亲戚看俺额头上红白相映的伤口,马上要叫救护车,俺赶紧让他免了,那要是叫救护车去医院看急诊,当医生护士的都知道,在美国这疙瘩得花多少钱啊。于是,俺让亲戚用消毒水清理了创口,然后抹上first aid,缠绷带了事,晚上带上帽子照去餐馆的干活,让俺意外体会了一把"负伤不下火线"的感觉。一个星期之后,俺拆绷带了,癒合不错,如今一条细疤而已。所以,俺悟出一个道理,没钱不要紧,遇事先别慌,冷静去应对,自信最紧要。当然,俺这是傻人、傻事、傻办,相信傻到俺这份儿上的没几个。
还有,人,不论富贵贫贱,不论有病没病,不论操啥行当,感悟很重要。
俺现在觉得,对疾病、对命运、对人生、对事业、对成功、对幸福、对情感、等等,在战略上要藐视之的同时,在战术上要重视之。俺之所以开餐馆大起大落,战略上过于草率,战术上过于傻冒,白痴似的俺栽得合情合理,实至名归。
总而言之,无论藐视或重视,理解最关键,因为理解是升华出感悟的沃土。
说实话,俺开餐馆也没完全白折腾,俺对养生的感悟,最初就是从包饺子和面、蒸包子发面起始的;俺对西方文明的感悟很多时候就是包饺子时思想开小差的结果;俺的一些小说构思经常来自开车外送路上的东想西想。社会这个大学校里的许多东西是校园里万万接触不到的。
俺做面活儿发现,面粉跟人一样,也是"活"的。信不?最初,俺跟庸医似地,常把好端端的面给和死了——既黑又没弹性。啥原因呢?后来,俺悟出来了,面是因缺氧而死的。进而思之,人要是缺氧呢?
看了《坏小子》里的Sean Penn主演的《21 Grams》,里面说,人死后都要比咽气前轻21千克!
妈呀!这21千克就是神叨叨的气吧?!因为没了这21千克与血同生共死的灵气导引和助动,人体里的血不动了,所有体液也都不动了,所有身体部件均不工作了,除非被及时移植到别人21千克灵气尚在的活体上。
真乃大道至简:人生一世,气血二字。
容俺有空儿瞎掰"气血的原理与g自主调理"。
那段受伤的事让人看了很揪心,没打911能接受, 但实在应该让亲友送医院急诊的。对自己身体不能大意, 不能侥幸。 最近忙回国,赶明儿回来请您喝杯咖啡,希望赏光让咱听听您曲折经历和人生感悟的第一手资料。
花溪 at 1/21/2013 22:08 快速引用
你老还是运气好,外伤是可捱上一捱,内伤出血了,错过了时机可不得了。看得出你老也很实诚,不挖美帝的墙角。
Quincy08 at 1/22/2013 09:11 快速引用
[quote="花溪"]那段受伤的事让人看了很揪心,没打911能接受, 但实在应该让亲友送医院急诊的。对自己身体不能大意, 不能侥幸。 最近忙回国,赶明儿回来请您喝杯咖啡,希望赏光让咱听听您曲折经历和人生感悟的第一手资料。[/quote
俺很喜欢喝咖啡,喝多话就多。请俺喝两大杯,行不?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1/23/2013 00:05 快速引用
听起来是爽快又爱结交的人。作为自由职业者,成功的第一要素您已具备了啊。
花溪 at 1/23/2013 22:03 快速引用
是啊,听了真兴奋。
谢谢。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1/26/2013 00:02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0.3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