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集电视连续剧《追悔莫及》文学剧本 第一集 1/23/2013 00:35
50集电视连续剧《追悔莫及》(文学剧本)

第一集

1、
公元1959年10月1日深夜,东北平原城,雷电滚滚,大雨瓢泼。
道里区一片矮房中的一户民居内,黑暗中,墙上的老式挂钟"铛,铛,铛"地敲了三下。
"哎呦。" 炕上,传出一个女人(邢家媛)忍耐不住的呻吟声。
一个男人(白得宝)马上翻身,急问:"家媛,咋的了?"
"得宝,"邢家媛吸了一口气。"我,八成是要生了。"
白得宝立刻亮灯,鲤鱼打挺,下炕穿衣。"我这就把红光大胖子找来。"
"得宝,"邢家媛抬身嘱咐道:"穿好雨衣,慢点儿骑啊。"
白得宝高兴地应道:"大儿子他妈,好咧。"


2、
平原城站前的一栋二层小楼前。
落汤鸡似的白得宝一边用力拍门,一边大声呼喊:"大姨,大姨!我老婆要生了!我老婆要生了!"
门里有人嚷嚷着来应门。门开处,城里有名的接生婆(绰号红光大胖子)生气地道:"深更半夜的,往死敲,你老婆要生了,就不管别人死活啊?"
年轻健壮、混血长相的白得宝赶紧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大姨。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平原城独一无二的"二毛子"(中俄混血儿)的狼狈样儿,接生婆道:"进门里等着,我总得拿卫生箱吧。"

3、
胡同进口处。
白得宝小心翼翼地用一双长腿支撑住自行车。
"红姨,胡同里不好骑了,我怕摔着您。"
接生婆费力地下了后座,道:"头里走,赶紧家去烧水。"
"好,好。"白得宝赶紧拎着卫生箱,推车往胡同里跑。

4、 白家外屋。
白得宝一边烧水,一边侧耳倾听里屋的动静。
接生婆不停地催促着:"使劲儿,使劲儿,使劲儿。"
邢家媛嘴里好像咬着什么,发出类似"嗯嗯"的声响。
"露头了,露头了。"接生婆鼓励道:"再使劲儿,再使劲儿,好喽。"
很快,里屋一阵婴儿啼哭声和屋外一阵霹雳声汇成了一片。

5、 白家里屋。
邢家媛虚弱但宽慰地躺在炕上,看着丈夫小心翼翼地从接生婆怀里捧过儿子,微笑了。
白得宝盯着儿子的脸,边端详,边情不自禁地笑,然后转头道:"家媛,我咋说的?儿子!看,头发像你,眉眼像我。"
邢家媛道:"那还不谢谢老婆。"
白得宝赶紧道:"谢谢老婆。再接再励啊,老婆。"
接生婆道:"你们男人啊,孩子多,不累人呐!"
白得宝爽快地道:"老婆好,儿子多,累死累活都快活。大姨,我儿子多,你活儿也多嘛。"
"得宝,"邢家媛阻止道:"别瞎抖瑟了。"
接生婆岔过话头,问:"这俊小子叫啥名啊?"
白得宝与邢家媛对视了一眼,答:"今儿这雨下的,又劳大姨您冒雨来接生,我大儿子就叫雨生吧。"
接生婆点头道:"嗯,雨生这名中听。"
6、
1962年2月的一天中午,寒风凛冽。
一驾三挂马车从道外爬上天桥。三匹马卖力拉着车,马首处喷出团团热气。车把式头戴大狗皮帽子,不时挥鞭,吆喝着牲口,一阵阵的呼气变成帽檐上的一片霜花。
大车上,邢家媛坐裹一床厚重的旧棉被,把已经2岁半的白雨生紧搂在怀里。
一列火车由远及近,响着笛声,喷着浓烟,向铁桥下驶来。
"妈,妈。"白雨生挣扎着。"你让我看看嘛。"
邢家媛紧捂被子。"不行,儿子,别冻感冒了。"
"妈,那我不看了。"白雨生说着在妈怀里坐稳了,等邢家媛稍一缓手,马上挣脱出大棉被,兴奋地喊着"火车,火车",看着火车轰隆隆地钻出桥下,拖着浓烟,向远处驶去。
邢家媛看儿子的小脸冻得粉红,马上把儿子拽回棉被。
白雨生这才捂着生疼的脸蛋儿,嚎哭起来。
邢家媛笑了。"以后听妈话不?"
"呜,"白雨生边哭边应:"听。"

7、
夜里,白家炕上,黑着。
白得宝满足地伸了懒腰,待老婆收拾停当,将老婆搂到臂弯里,道:"雨生没惹爸生气吧?"
"谁爸?"邢家媛仰头问。
"咱爸,咱爸。"白得宝马上改口。
邢家媛枕妥白得宝的胳膊,道:"咱爸虽然记恨我嫁你,但这回回去没跟我发脾气。我哥和我嫂子常劝咱爸,回来时是咱爸嘱咐我哥派的大车,过一段儿,咱爸兴许还会来咱这儿帮咱照看雨生呢。"
"真的啊。"白得宝挠了挠亚麻色的头发,道:"那我得赶紧跟公司王经理说说,给咱们换个老少间。"
"好啊,"邢家媛让丈夫抽回胳膊,道:"快睡吧。明儿早起你送雨生到伍姥姥那儿。"
"好。"白得宝打量着老婆,关切地问:"老婆,你?"
邢家媛低声答:"都怨你,我好像又有了。"
白得宝高声道:"太好了!"
邢家媛捂住丈夫的嘴,道:"小声点儿。"
白得宝压低声音,肯定地道:"还是儿子。"
"自私。"邢家媛转过身。"以后少碰我,多要儿子就得多忍着点儿。"

8、
初夏的一个艳阳天,白家正往新家里搬。
进入狭窄的门洞,这一组民居不是对面排列,而是圆形布局,中央是一个自来水龙头和下水井。一群半大孩子一边在空地上做游戏,一边好奇地偷瞧正搬进来的新邻居。
白家的新家是老少间,与一对都姓李的夫妇(民警李绿和印刷厂技工李红英)一家六口人住对面屋。李绿当班不在家,性格直爽的李红英在帮邢家媛归拢和摆放东西,李家的三个女儿争着逗白雨生玩。
白得宝是饮食服务公司道里浴池的经理,日常接触的人多,院子里的好几户男主人都过来招呼、寒暄和帮忙。
当夜,白得宝和邢家媛躺在炕上,聊着。
"老婆,"白得宝拥着邢家媛,问:"咱这新家还行吧?''
"嗯,"邢家媛满意地答:"相当地好,多一小间不说,这院儿的气氛也好,尤其是对门的红英跟我真对脾气,她那仨丫头也能跟咱雨生玩一块堆儿去。真挺好。"
白得宝道:"好。那我尽快把小屋刷好,布置好,哪天,咱,咱爸来的话,好住得舒舒服服的。"
邢家媛轻抚着丈夫的脸,喃喃地道:"得宝,你冲你这表现,你要多少儿子,我都愿意给你生。"
尽管邢家媛的父亲邢泰去吉林照顾产后一病不起的二女儿邢家珍母子,因而迟迟未来平原城,但在党和政府的大力倡导下,在白得宝多生儿子的催促下,邢家媛在1964年冬又生了二儿子白冬生,1965年秋又生了双胞胎白先生和白后生。
同期,对门李家又生了两个女儿,让一直巴望生儿子的派出所李所长哭笑不得。有一回同白得宝喝酒,逗着雨生玩,对邢家媛道:"我用三千斤换雨生一个,行不?"
邢家媛答:"行,喝完领回去吧,反正他也把你们家当家了。"
当晚,李绿一边趴在炕沿上呕吐,一边对从旁侍候的李红英嘟囔:"我就不明白了,你的肚子怎么长的?跟人家,跟人家一比,天上地下的。"
李红英把脸盆往地上一摔,怒道:"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长啥熊样,女儿随我,个儿保个儿漂亮,生儿子要像你,不定难看成啥样呢?"
睡炕梢儿的大女儿李美和二女儿李丽偷笑着,赶紧起炕帮爸爸拾掇起来。

9、
邢家媛做完月子的那个星期天,白得宝和邢家媛在长途客车站等候着。
白得宝稍显紧张地问:"家媛,咱爸平常也像相片里那么严肃吗?"
邢家媛微笑道:"哪能呢,但也不是随和人。得宝,你把心搁肚子里吧,咱爸是来帮咱看孩子,不是找你别扭的。我哥虽然不如你随和,但很懂事理,你更不用担心他怎么对待你了。"
白得宝释然了。"明白,明白,老婆。"
长途汽车进站,邢家梁在车窗里向外招手示意。
邢家媛和白得宝朝停车处快步走去。

10、
公共汽车上,男司机一边熟练地驾驶,一边热情地同白得宝闲聊。
邢家媛笑盈盈地同父亲和哥哥交谈着。

11、
傍晚,白得宝和李红英分别在自家的炉灶上忙活晚饭,得空闲聊。
李红英不仅说话爽快,做事也非常麻利。
白得宝看李红英从里屋端出一盆青菜,马上道:"红英,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家媛务必让我带出你们家的份儿。"
李红英悄声道:"大哥,今儿不比往常,先把娘家人答对好。"
"红英,那我就不勉强了。"白得宝说罢,盛菜往里屋端去。

12、
里屋,邢泰坐在炕头,抽着旱烟袋杆子。
邢家媛的大哥邢家梁站在墙上挂着的几个像框前,端详着。
邢家媛在往炕桌子上摆碗筷,把一个小碗递给大儿子,吩咐道:"雨生,给你姥爷盛饭。"
"嗯呐。" 白雨生应着,盛了饭,递给邢泰。
邢家媛对大儿子道:"雨生,叫姥爷呀。"
"姥爷。"
邢泰"嗯"了一声。
白雨生又盛了一碗饭,叫道:"大舅,吃饭。"
邢家梁接过饭碗,赞道:"我大外甥真懂事。"

13、
吃完晚饭,邢家梁因为家中有事,坚持连夜返回郊县乡下。
邢家媛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哥哥,周到地安顿好了父亲。
夜里,小屋,白雨生刚刚入睡,炕头那儿响起了邢泰的呼噜声。
白雨生抬起身喊:"姥爷,姥爷。"
邢泰的呼噜声停了一会儿,又呼噜起来。
白雨生气得摸黑下炕,推门进了大屋,叫到:"妈,你管管我姥爷啊,他老打呼噜!"
邢家媛吩咐:"得宝,开灯。"
白得宝拉了灯绳,灯亮了。
邢家媛道:"儿子啊,把枕头和被抱过来睡吧。"
"嗯。"
白雨生折腾好,躺在炕梢儿,刚入睡,爸爸也开始打呼噜了。白雨生气得大喊:"都别打呼噜!让我先睡!"

14、
白天,对门李家。
白雨生向同岁的李家的三女儿李晶抱怨:"我姥爷真烦人。你爷爷奶奶多好啊。"
"你姥爷咋的啦?"李晶问。
"晚上自己打呼噜不说,把我爸也传染了。"
李晶笑道:"得了吧,你爸本来就打呼噜,有时候响的连我们家都听到了。"
"是吗?"
"不是妈,"李晶逗白雨生道:"是你爹。"
外屋传来邢泰气哼哼的声音:"这个小王八犊子!"
白雨生赶紧起身,道:"我得回家了。"

15、
晚上,白雨生对妈妈哭诉道:"我姥爷用尺子打我手,还骂我小王八犊子。"
邢家媛拉着儿子的手掌看过,问:"儿子,姥爷为啥打你呀?是不是因为你吃饭前没洗手?"
白雨生惊讶地问:"妈,你咋知道的呢?"
邢家媛笑着答:"妈小时候也因为不洗手常挨你姥爷打手板儿。"
"是吗?"白雨生破涕为笑。
"儿子啊,"邢家媛嘱咐道:"别跟你爸说姥爷打你呀。"
"嗯呐。"

16、
夜里,白家,炕上。
邢家媛低声道:"得宝,伪满那阵儿,小日本儿兴打的,动不动就'八嘎牙路(日语骂人话),三宾的给(日语打嘴巴)'。咱爸也养成了打孩子那一套,所以我和我哥没少挨打,我妹从小体格不好,挨的打少多了。"
白得宝应道:"看来,棍棒出孝子还有些道理。我是养子,爸妈中年意外得宝,统共才被我爸训斥过一次。"
"是吗?"邢家媛朝白得宝拱了拱。"因为啥呀?"
"对,这茬儿我没跟你提过。"白得宝望着天棚,道:"有一回,我的国小课本不见了,就四下翻腾,在炕席底下发现藏了一个小木匣,正琢磨怎么把木匣子的锁给打开,我爸家来了,我赶紧把匣子放回去了,没成想,我爸做记号了,发现后就汹我,问我打开匣子了吗,我说没有,他才放心了。他和我妈给小日本抓去毙了之后,我才回过味儿来,匣子里头应该是手枪。"
邢家媛见丈夫眼圈开始发红,安慰道:"得宝,过去的事儿,别往深里想了。"

"嗯。"白得宝的鼻音重重的。

17、
大街边,白雨生和小朋友们在玩一种叫做"甩破鞋"的游戏。

18、
白家里屋,邢泰把三个孙子哄睡了,出屋,骂骂咧咧地走出院门,四处找大孙子白雨生。
街上,小朋友们玩完"甩破鞋"后,围成一堆,开始玩"扇纸牌",根本没有留意到走到近前的邢泰。
邢泰冲开人围,一把揪住玩得正欢的白雨生的头发,骂道:"小王八犊子!给我家去!"
白雨生疼得嚎哭道:"姥爷,疼啊,你快放开我!"
邢泰用另一只手揪牢了白雨生的衣领,提留着白雨生往家里走去。
小朋友们远远地跟在邢泰后面一遍遍齐喊:"老妖怪,真叫坏,打小孩,是无赖。"

19、
白家窗户外,孩子们冲里屋正用扫炕扫帚打白雨生后脖颈子的邢泰继续喊着:"老妖怪,真叫坏,打小孩,是无赖。"
一个小孩跑到李家窗户朝里张望着,问:"老李家没人吗?"
一个小孩答:"一早儿跟爷奶家去了。"

20、
傍晚,邢家媛刚进院子就听见屋里一片哭声,刚急步推开外屋门,白雨生疯也似地扎进妈妈怀里,嚎哭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邢家媛看儿子哭得跟烂桃儿似的小脸,耳听里屋儿子们的哭声,哭喊着朝里屋问:"这是咋地啦?!"
邢泰在里屋喊:"我不带这帮王八犊子啦。明儿给我打票回四棵树!"
邢家媛不言语了,泪水稀里哗啦地往儿子的头上掉。

21、
胡同口儿,邢家媛泪眼婆娑地等到了骑车回家的白得宝。
白得宝见老婆一反常态的神态,赶紧下车问:"咋的了?"
邢家媛抹了把眼泪,哽咽着道:"我爸,爸,呗。"
白得宝更急了,问话的声音都变了。"咱爸,咱爸,没了?!"
邢家媛破涕为笑,答:"乌鸦嘴,瞎说啥呀。"
白得宝松了口气,道:"那你,"话没说完,马上反映过来了。"啊,你爸肯定又打雨生了。"
"谁爸?"
白得宝兀自道:"下手还不轻。"
"得宝,"邢家媛恳求道:"你别护犊子啊,更不能跟咱爸一般见识。"
白得宝阴沉着脸,不答话。
邢家媛上前扯住丈夫的衣袖,提醒道:"得宝,我答应嫁给你时,你说啥来着的?"
白得宝还不说话。
邢家媛接着道:"你说啥来的?你还说,说话不算数,就不是男子汉大丈夫。"
白得宝推起车,倔强地道:"不管爸因为啥打我儿子,我不跟他计较,行了吧?"

22、
夜里,白得宝背对着邢家媛,看护着身边的大儿子。
睡梦中的白雨生仍不时地抽泣着。
白得宝给儿子拉紧被角,然后轻轻地拍着。
邢家媛躺在丈夫身边,枕头都哭湿了,脑海中回忆着小时候(伪满时期)小日本挨家挨户检查卫生时痛打不服气的父亲时的情形。

23、
早上,睡小屋的邢泰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反倒越睡呼噜声越响。
邢家媛与白得宝对视片刻,示意丈夫带雨生外出吃早餐。

24、
白得宝带着白雨生正要走出胡同口,一阵哭天抢地的哀号声响彻了整个大院。
片刻,李红英追出来喊:"大哥,大哥,快回来!家媛她爹不行了!"

25、
白家屋里,邢家媛哭声震天,一边嚎哭一边自责。
闻声而来的邻居们,男的帮着白家宝给刚咽气的邢泰穿丧服,女人们搀扶着邢家媛,宽慰着。
白雨生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周着的一切。

26、
邮电局里,白得宝在给大舅子邢家梁发加急电报。

27、
白家小院里,邢家梁抱着包裹好的邢泰的骨灰匣,破门而出,头也不回,怒气冲冲地道:"咱爹来时好好的,都是你们给害死的。从今后,我邢家梁没你这个妹妹了!"

28、
夜晚,白家对面屋的李家。
李红英对邢家媛道:"今儿雨生就睡这屋了。"
邢家媛叹了气,道:"老给你们添麻烦。"
白雨生拉着妈妈的衣袖,小心翼翼地问:"妈,我姥爷是让我给气死的吗?"
李红英马上道:"傻孩子,73、84是俩坎儿,阎王不请,"
李绿马上截住老婆的话,道:"得了,你别瞎装明工(明白人)了。"
邢家媛又流泪了,低头道:"儿子,跟你没关系,你姥爷一直生妈的气。"
白雨生不解地问:"生你啥气呀,妈?"
李红英催促道:"雨生,你小孩子不懂,说你也不明白,赶紧上炕睡觉。"
"嗯。"白雨生乖巧地答应着,上炕挨着李丽躺下了。

29、
夜里,白雨生用被捂住自己和李丽的头,耳语着问:"我姥爷为什么一直生我妈的气?"
"我估摸是生你妈嫁给你爸的气。"
"我爸多能呀,我姥爷生啥气呀?"
"你姥爷不觉得你爸好呗。"
"咳,咳。"睡炕头儿的李绿示意安静。
李红英道:"小丽,明儿你早起引炉子、做饭。"
"嗯。"李丽答应了,用手点了白雨生的脑门,那意思是:都怨你。
30、
早上,白家屋里。
邢家媛对丈夫道:"那就这么定了。仨小的白天送对面王姥姥那儿,雨生呢,咱俩轮流带单位去。"
"好。"白得宝道:"今儿,我先带吧。"

31、
英雄大街上,白得宝飞快地骑着自行车,他两条胳膊之间拦着的白雨生兴高采烈地站在车大梁上。

第一集完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2.8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