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2/25/2013 04:52
李安领奥斯卡奖 只用中文说了两个字

http://www.creaders.net 2013-02-24 21:27:33 凤凰网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据报道,第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于北京时间2月25日上午9时在杜比剧院举行。简方达和迈克尔道格拉斯登场,颁发最佳导演奖。本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由李安获得,他在2012年为全球影迷奉献了影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在此次最佳导演的角逐中,李安击败了迈克尔-哈内克、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等强劲对手。这是李安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上一部让他获该奖的影片是《断背山》。此外,李安还曾于2001年凭借《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李安亲自上台领奖并用中文说了「谢谢」。在发表获奖感言环节,李安说:「谢谢电影上帝(movie god)。我必须把这个分享给所有为了这个影片付出的3000人。谢谢写出这个美妙故事的小说作者扬-马特尔,谢谢所有能相信我,能跟随我的人,谢谢 FOX,谢谢,我的卡司,苏拉-沙玛你在哪儿?你是个奇迹!你是我的小金人!谢谢台湾,特别是台中,谢谢我的妻子,我们结婚30年了。谢谢我的印度团队,加拿大团队。我的儿子们,谢谢我的律师们,我的PR,大家别笑,我必须这么做,特别是为了这个电影。谢谢大家!」
绝代才华!
想当年从纽约大学?毕业后,找导演的工作5,6年没有找到,在家里为老婆孩子做饭做了好几年。。。

莫言说过,任何文学作品,只有和宗教联系,才有可能深刻起来!
smilhaNew at 2/25/2013 04:54 快速引用
李安7年后再捧小金人 影片连奥巴马也肯定http://www.creaders.net 2013-02-25 00:20:13 搜狐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北京时间今天上午,第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李安执导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最佳导演等4项大奖成最大赢家。李安时隔7年后再夺最佳导演,三大社也对李安的获奖进行了点评。


  法新社:李安凭借3D奇幻秀再捧小金人

  2006年,李安凭借影片《断背山》,成为第一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亚洲导演。7年之后,他凭借3D奇幻秀《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度获奖。

  现年58岁的李安几乎涉足了所有的电影类型。这些作品为他赢得了奖项,赢得了批评家的肯定和票房,当然有时换来的也有愤怒。

  美联社:最佳导演提名最具争议 李安7年后再得奖

  李安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这是李安第二次捧得小金人,2005年他曾凭借《断背山》获奖。另外,在2000年,李安还曾凭借卧虎藏龙获得提名,他也成为了第19位多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导演。

  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是有史以来最有争议的一届,因为最佳影片《逃离德黑兰》的导演本·阿弗莱克和《刺杀本·拉登》的导演凯瑟琳·毕格罗均未获得提名。

  路透社:李安再夺最佳导演 奥巴马对影片竖大拇指

  华人导演李安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第二次夺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全美最富盛名的影评人罗杰·艾伯特给了李安的这部电影高度评价,他说如果满分4颗星的话,他会给《少年派》4颗星。艾伯特称赞《少年派》“在故事叙述上取得了奇迹般的成就,在视觉艺术上立下了新的里程碑。”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一次采访中,也对《少年派》竖起了大拇指。
smilhaNew at 2/25/2013 11:45 快速引用
李安获奥斯卡奖感言:文化差异给我瓶颈 也让我与众不同京港台时间:2013/2/25 消息来源:凤凰网 俺想说几句
打印 字体大小: tT 注意:新闻源于各大新闻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留言打假!


李安获奥斯卡奖感言:文化差异给我瓶颈 也让我与众不同
核心提示:李安凭借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凤凰娱乐对话了李安导演,李安表示因文化差异曾在好莱坞遇到瓶颈,但是左脑是中国思考模式,右脑是美国思考模式,当两种思维方式并存,想法就一定与众不同。

  美国西海岸时间2月24日,第85届奥斯卡在杜比剧院举行,导演李安凭借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最佳导演。该片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成功,高成本、高特效如今在奥斯卡上获得认可,也让李安坚定地表示会一直开发3D技术,他的目标是让这门“电影语言”更便宜、更易操作,从而可以让更多电影人使用。

  问:你获奖了,全台湾的人都会为你高兴,能分享一下你的兴奋心情和一路走来的过程吗?

  答: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电影《少年派》中有90%的场景是在台湾拍摄的,他们给了我人力上、资金上、拍摄地点上等多方面的帮助,我怎么能不爱台湾呢?我想获奖的愿望如今已经成真,所以我就必须要感谢那些需要感谢的人,当然包括台湾观众。

  这一刻是愉悦的,不过我还是要说刚刚在台上由于时间原因我还有六个伙伴没有感谢,我必须要讲出他们的名字:Irrfan Khan,Tabu,Adil,Ayush,法国影星Gerard Depardieu,还有英国演员Rafe Spall。这是一部国际之间合作的电影,我很高兴台湾能有如此多的贡献,这样才能让影片顺利在全球公映。

  我认为《少年派》是属于全世界观众的,我很高兴我做到了这一点,现在我与台湾的观众分享了我此刻的喜悦,还有中国内地的观众,全亚洲的观众,以及世界各地的观众。

  问:今晚你会如何庆祝?这不仅是是个人的胜利,也是中国的盛事。

  答:在中国元宵节这天获奖让我成功收尾了这个春节假期,中国的农历新年一般要持续15天。这的确是值得庆祝的,今晚对我、对所有喜欢这部电影的观众来说都是圆满的,特别是亚洲的观众对这部影片有卓越的贡献。我在此还要祝福中国观众蛇年快乐,万事大吉。

  能够完成这部电影的确是个奇迹,在四年的拍摄过程中,我一直感觉很焦虑。《少年派》的原着是一本哲理性很强的书籍,制作电影要花费大量的资金,如何诠释原着又不辜负投资人的资金,想想都是一件很难完成的事情,一旦失败很可怕,要如何呈现出来一直是我在思考的。今晚,我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一切都很完美。

  问:《少年派》中有大量视效镜头,而且是通过3D拍摄完成的,你今后是否还会利用这些技术拍摄影片?

  答:当然会用继续使用视效,我觉得这是一门视觉艺术,而非只是技术人员在电脑完成工作。我们创造了视觉艺术,我觉得《2001太空漫游》就是标杆,这是一部视觉特效异常显着的影片,而电影本身则将能让观众进行一场心灵之旅,我想电影就应该如此纯粹地展现特效。但这样一来,影片拍摄资金会很贵,拍摄过程也会很艰辛。

  3D是一种全新的电影语言,我们还需要继续深入尝试研究。一旦3D拍摄技术变得便宜且易操作,更多的电影人会争相使用创作更多有意思的电影,而这种3D讲述故事的方式也会培养自己的观众群体。

  未来是光明的,只要我能承担就会继续研究3D语言的使用。

  问:你如今在好莱坞取得成功,但回首过去,你还是遭遇了不少事业的瓶颈,也许是因为文化差异,你如何面对事业上的困境?

  答:的确是文化的原因,即使我是看着美国电影长大的,但是这归根到底不是我熟悉的文化环境。我的大部分主流影片是在美国拍摄的,但是拍摄过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我不是说电影的艺术性,而是电影中的语言,毕竟所有的语法都是在美国形成的,这些我并不熟悉,只能去尽量体会、适应,因为他们太美国化了。

  电影说到底就是视觉画面和声音效果,在我拍摄《理智与情感》时,我的英文很差。后来我觉得必须要说好英文,就发奋学习。有时不足对于发展也是有利的,比如我来自台湾,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这让我很特别,当我试图用英语方式思考问题,再听取美国电影人的建议,这让我拍摄的东西很特别,是别人做不到的。就好像我左脑是中国思考模式,右脑是美国思考模式,当两种思维方式并存,我的想法就一定与众不同。这不得不说是一种优势。所以,我强烈建议亚洲的电影人都来好莱坞试一试,这里你能接触到不同的世界文化。

  问:你两度获得最佳导演,而遗憾地与最佳影片擦肩而过,对此,你怎么看?

  答:这问题出在Jack Nicholson身上,两次最佳影片都是他宣布的。上次在后台听到他宣布《撞车》,这次是众望所归的《逃离德黑兰》。还是Jack Nicholson。

  问:你认为未来如果第三次提名最佳影片能否得奖?

  答:获得最佳影片需要很多因素,我认为仅仅有艺术性还是不够的,应该是这一年中大众最喜欢的影片。不管能否得奖,我为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仁感到自豪,我要与他们我的喜悦。这个最佳导演奖不仅是我的,还是大家的。也许第三次提名时我能拿到最佳影片。
smilhaNew at 2/25/2013 11:51 快速引用
李安达到了他的人生顶峰
这个顶峰之高
超过人的想象
一定程度上
他也是忧郁症患者

为什么这样说呢
smilhaNew at 2/25/2013 12:56 快速引用
一筆台中捐款 為台灣留住少年PI
【記者洪敬浤/台中報導】 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February 25, 2013 02:18 PM | 4108 次 | 1 | 5 | |
再度奪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李安,在頒獎典禮上感謝台灣與台中市。這句「重量級」的感謝,若非一筆及時的公益捐款,台灣恐就與「少年PI的奇幻漂流」失之交臂。
「李安在參加頒獎典禮前曾跟我通電話,如果得獎,要好好感謝台中市。」台中市長胡志強說。胡志強日前心臟開刀,昨天請假北上複檢,李安得獎時,他正在醫院。

胡志強擔任新聞局長時,李安正拍首部電影「推手」,兩人因此結識;胡多次邀請李安回台拍片;四年前李安一通電話,讓胡志強為「少年PI」奔走。

胡志強在去年底就職兩周年記者會中透露,四年前李安託人打電話,想帶福斯影片公司高層來台勘景;當時澳洲、紐西蘭及印度都出錢邀請,李安鍾意台灣,但洽詢後,台灣的行政部門卻回覆:「你沒決定要來,怎能補助機票?」

胡志強說,因為拍片地點沒有定案,行政部門確實不能動用公款補助,即使在台中市也不能;幸好當時市府收到一筆公益捐款,約一百萬元;他徵求捐款人同意,專款用於發展電影事業,李安與劇組共八人,順利來台勘景。

據了解,這名捐款人是文化圈知名人士,與胡志強私交甚篤,個性低調。新聞局長石靜文說,李安奪下小金人,市府本周六(三月二日)將舉行慶功宴,邀請神秘捐款人出席,對方已允諾現身。

石靜文並表示,李安雖已是國際級名導,但電影公司精打細算,資金募集並沒想像容易;即使後製完成,李安對票房也沒把握。這部影片預算高達新台幣卅六億元,中央補助二點五億元,台中市補助五千九百萬元,拍攝期間引起質疑。

胡志強曾解釋,他相信李安有情有義,李安想回台灣拍片,如果不給機會,很對不起李安。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一筆台中捐款 為台灣留住少年PI
smilhaNew at 2/25/2013 16:42 快速引用
少年PI 李安最難拍的電影


娛樂新聞組綜合報導

February 25, 2013 06:00 AM | 5822 次 | 0 | 9 | |







李安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再度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兩度獲最佳導演殊榮,不但是亞洲第一人,放眼好萊塢也不可多得。
奧斯卡之路,李安走了20年,也曾走得艱辛,曾遇人生低潮,但他在家人支持下,始終沒有放棄。

1993年電影「喜宴」(The Wedding Banquet)讓李安首次踏足美國奧斯卡獎,也讓台灣電影跳上國際舞台。「喜宴」於1994年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最終沒有獲獎;「理性與感性」(Sense and Sensibility)1996年入圍七項大獎,是他首次執導電影入圍最佳影片,不過,最後這部片最後只拿下最佳改編劇本。

李安的不放棄終於在2001年為他帶來豐收,電影「臥虎藏龍」(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總共入圍奧斯卡十項大獎,最後「臥虎藏龍」榮獲最佳外語片、最佳攝影、最佳藝術指導、最佳原創音樂等四獎。而後李安憑「斷背山」一舉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殊榮。

李安曾形容自己也曾像片中的Pi,在拍完片子後像在小船上看不到岸一樣,深覺迷失又筋疲力盡。他坦言拍攝此片就是一段向高難度挑戰的過程,是自己拍過最難的一部電影,如今一切的辛苦都有了代價。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少年PI 李安最難拍的電影
smilhaNew at 2/25/2013 16:49 快速引用
龙应台: 李安是真正的“台湾之子”
更新时间 2013年2月25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8:59
Facebook Twitter 分享转寄朋友 打印文稿 .
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周一(2月25日)在伦敦BBC总部接受BBC中文网独家专访,谈到她对台湾导演李安在今年奥斯卡以《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度获得最佳导演奖的感受。

龙应台说,她在获悉李安获奖后感到非常高兴,并一早就发了邮件给李安表示祝贺。邮件中除了官方的贺辞外,她还特别写了“李安,拥抱你!”这几个字来表达她的感受。

相关内容李安执导《少年派》横扫四项奥斯卡奖文明的力量——与龙应台面对面龙应台:台湾是一朵“沙漠玫瑰”更多相关的故事
相关新闻话题中国, 台湾, 文化, 英国, 亚洲
龙应台表示,李安是从从台湾泥土走出去的,而且他在拍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本来可以选择在其它地方拍摄,但却故意选择把制作的大部分放在台湾,并在这部电影里也表达了他对台湾泥土的情感,因此李安的获奖反映出他是真正意义上的“台湾之子”。

她还透露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部电影共拍了400多天,其中超过百分之九十都是在台湾拍的。台湾官方在拍摄预算上提供了补助,也在人力和行政协调上提供支援。

台湾电影业前景当被问到虽然台湾导演李安扬威国际,但台湾本土电影业却一直不景气,形成鲜明对比时,龙应台表示,虽然台湾要为李安获奖而鼓掌,但不能过头,因为毕竟获奖的不是台湾电影,而是美国电影。

她承认台湾电影业比较弱,最主要的是台湾虽然有像侯孝贤这样的创意导演,但在整个电影产业链中的许多产业却非常萎缩,因此虽然近年来台湾电影业有所复苏,但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

对于台湾电影业是否应该与中国大陆电影业合作来寻求未来发展出路,龙应台认为,台湾电影业在这一问题上处境很尴尬。一方面中国大陆市场很庞大,值得台湾电影业开发,但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又是一个电影审查很严的地方,有很多不能触及的题材,而许多政治题材更完全不能碰。
smilhaNew at 2/25/2013 18:16 快速引用
李安紧握小金人路边吃汉堡 网友搞笑调侃
http://www.creaders.net 2013-02-25 18:25:08 新浪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   北京时间2月25日中午,第85届奥斯卡颁奖礼在洛杉矶杜比剧院闭幕。李安作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最佳导演、摄影、视觉效果、配乐等4项大奖。夺得最佳导演后的李安幸福的在路边开心吃起汉堡,吃饭的同时还不忘攥着小金人。网友亲昵调侃称:“吃货。”


  今天凌晨网友“学生小伍”在微博中晒出了一张李安在获得最佳导演后幸福吃汉堡的照片。从照片中看出李安对左手紧握着小金人,而另一只手则抓着汉堡开心的吃起来。而李安旁边的桌上则还放着一个汉堡,两杯饮料。李安的萌态引来网友的围观,众网友也不忘献上搞笑的调侃。

  网友Shen谌:“一个伟大的吃货哈哈哈。”还有网友笑问:“这奥斯卡不管饭吗?看把人饿的。”

  网友纳兰性急则幽默评论称:“我终于找到和李安较为接近的特质了!”名为“纽约评论”的微博调侃道:“千万不要以为得了奥斯卡就可以大吃大喝、找好几个二奶、睡女演员。那是完全不同的精神。图:李安手拿金像吃快餐。”还有网友搞怪分析称:“获得奥斯卡奖的人享有的特权就是可以吃双份饮料跟汉堡。”
smilhaNew at 2/26/2013 03:03 快速引用
李安谈奥斯卡:亚洲文化会影响别的地区 华语片有希望
大中小2013-02-25 19:26:16转发TwitterFacebook打印投稿电子报
【多维新闻】美国西海岸时间2月24日,第85届奥斯卡在杜比剧院举行,导演李安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获得最佳导演。颁奖结束后,他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谈及此次获奖的最大感受,他直言终于有机会在全世界面前把该谢的人谢一遍。





李安接受媒体专访

这次得奖比上次愉快

李安导演表示,因为上次期待拿“最佳影片”,后来没有拿心里挺不舒服的。而这次则没有预期拿“最佳影片”,所以拿到这个“最佳导演”算是对所有工作人员的一种犒赏。心理上没有压力,这部亚洲的影片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取得了不俗的票房,他觉得心里非常释然和高兴。

李安还表示元宵节拿奖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也算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团圆。





李安获奖

有一点惊讶但也不能算完全惊讶

“有一点惊讶但也不能算完全惊讶”是李安导演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心情的真实写照,他说当时他走上台的时候,全场起立鼓掌,那一刻他坦言真的非常高兴。

苏拉·沙玛(Suraj Sharma)在李安导演获奖时流的眼泪已经深深印在观众的心里,不少观众被这一幕感动了。李安导演说这个奖就是为所有剧组成员拿的,这份荣耀要与大家一起分享,本来获奖时想说很多人的名字,但是因为时间限制,很多很长的名字都来不及念。导演在台上有听到苏拉·沙玛一直在台下欢呼地叫喊。

拿奖这件事对李安个人来说真的没有什么所谓,能让他拍摄并制作完成这部电影他已经非常满足了,更何况知道电影上映后在世界各地引起很大反响,他觉得更加踏实了。因为《少年派的奇幻飘流》本身在美国颁奖季的趋势没有很明显的优势,所以他也并没有报太大期望。

公关团队在世界范围报道汇总对获奖有帮助

李安导演评价说,想必大家都有目共睹,《少年派的奇幻飘流》不是一部传统的好莱坞电影。大家容易被它技术上出色的表现吸引,评论总是集中在技术方向,对这个片子是相当不公平的。所以在最后一个阶段应该把全世界对这部电影的反映做一个汇总的报道。美国人目光只集中在本土,全世界百分之八十五的票房都是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这个表现他们不容易看到,所以最后两个星期就集中在这方面的报道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帮助。





李安获奖

感谢观众对影片的热情,没有过度解析

李安导演谢谢大家对《少年派的奇幻飘流》的热情和思索,尤其是思索。因为他说自己毕竟还是东方的导演,受中国教养长大的,即使宗教这个题材比较西方,但他有试图融入东方的思想。这些思想在美国这样的地方就不容易引起共鸣,反而是在华语片地区和印度收到很多讨论,观众会不由自主地进入一个思索的过程,一看再看,这让导演非常感动。亚洲这种现象会影响别的地区,其中美国算是最慢热的。

除了很感谢台湾地区在拍摄上给予的大量帮助,导演也表示一直希望有机会回大陆感谢观众朋友们,他特别感谢了一些影评人把影片故事里涉及的宗教知识解释给其他观众听,比如印度教、基督教的概念和故事,他觉得没有过度解析,这个现象非常好。他真的真心想为这样的观众拍电影,大家不光会动脑筋,还会用心体会,所以他对华语电影充满了希望。





李 安

电影需要靠观众自己去理解

说起一路走来的历程,李安导演说他很高兴可以跟很多地方结缘,拍了很多不同样子的片子,每一部片子都有尽全力去拍,同时也很珍惜跟每一位工作人员和每一个工作地点的缘分以及工作经验。

李安导演还说:“片子拍完都是观众的,就像电影里面讲故事,故事讲完(影片放完)故事就是观众的了。”至于李安导演本人觉得《少年派的奇幻飘流》里哪一个故事是真的,他依旧表示这个是不能讲明的。他认为花75分钟讲第一个故事,5分钟讲第二个故事,自然第一个故事比较有趣,但这部影片里并不只有两个故事,它有太多太多的解读,希望自己这部电影不论从哪个故事、哪个角度来看都可以自圆其说,这样的故事才算是有意思的,算是一个启发式的结局。

获奖有机会在世界面前感谢该谢的人

李安导演直言:“拍片、得奖虽然看上去很风光,但最主要的是把你的心拨出来,很诚恳地把你最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之后的事情就是看片子如何找到观众了,来来去去就是这么回事。

奥斯卡最实惠的一点就是可以站在世界的面前,把该谢的人谢一遍。他说他不会为了奥斯卡拍片,也不能为钱拍片,甚至也不能为艺术拍片。最想拍的东西能够找到知音,就是很幸福的事了。





李安和太太

是否拍《埃及艳后》看了剧本再做定夺

《少年派》上映后,大家都开始猜测李安的下一部作品是什么。对此,李安导演表示很多人给自己递了剧本,但他还没有决定。关于之前盛传的将与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合作的《埃及艳后》(Cleopatra),导演表示他要过几个星期才能看到剧本,他一天没看到剧本,就不会下决定。

结婚三十年跟夫人说爱你

“我很爱我老婆……我不会说甜言蜜语的……她是我精神上的一个支柱”,一连串的表白展现出李安导演真诚而又热情的一面,他还笑言,算是家教比较严吧。李安导演还说他非常珍惜和他太太还有以前的朋友的关系,那是一种很真的关系——在他还没有任何成就时,朋友和太太一直鼓励他,支持他,不离不弃。至于如何庆祝结婚三十周年,导演表示他和太太都认为互相尊重最重要,平平安安过日子就好。
smilhaNew at 2/26/2013 03:09 快速引用
您的位置: 文学城首页 » 滚动新闻 » 大器晚成:李安曾在家闲呆6年 全靠太太养他(组图)


大器晚成:李安曾在家闲呆6年 全靠太太养他(组图)





文章来源: 苹果日报 于 2013-02-25 21:13:10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被阅读 14397 次)




  李岗(左)和妈妈昨收看典礼转播,见李安获奖,母子兴奋相拥。杨约翰摄





  李安(右)和太太林惠嘉1983年的结婚照,今年夏天将满30周年。



  李安执导电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获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4项大奖,昨他上台领最佳导演奖时特别感谢台湾:「没有台湾的帮忙我无法完成这部电影。」并对台下结婚30年的老婆林惠嘉喊「我爱妳」,振奋喜讯瞬间狂扫社会苦闷气氛。李妈妈昨早8点起紧盯转播,最后红着眼眶说:「坐了那么久,看到他得奖就不觉得累。」

  恭贺李安2度获奥斯卡导演奖;在台北市政府捷运站发送时,连日本旅客都开心抢阅(右图)。杨约翰摄昨「台湾之光」李安获奖喜讯疯狂在脸书等各大网路平台洗板,《苹果日报》即刻印制20万份「号外」特刊,下午4点多在台北市政府捷运站、台北车站等处发送,民众欣喜抢阅,全台狂欢气氛犹如又是大过年。2006年李安以《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首度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时,《苹果》也印制「号外」报喜。

  母泪忆鼓励他拍电影

  李安妈妈昨早和李安弟弟李岗夫妇一起看转播,前半段《少年PI》陆续获摄影、视觉效果、配乐奖,李妈妈虽开心拍手,但神情仍藏有一丝紧张无法松懈,直到导演奖得主念出「Ang Lee」(李安英文名),李妈妈大叫拍手,接着红着眼眶回忆:「李安小时候问过我和他爸,为什么我们爱看外国片?我说外国片好看啊。他又问『那为什么不把我们的(国)片做好看一点?』我回他『你长大后去做啊』。」

  李岗开心拭泪说:「他在人家的势力范围一步一步走过来。虽然没得到最佳影片,但李安说他已经得到心里面的那座奖,更扎实。」

  夫妻偷闲纽西兰度假

  李安在致辞时提及今年是他和老婆林惠嘉结婚30周年,并在台上喊「我爱妳」,让台下老婆笑得害臊又灿烂。李岗透露,李安夫妻到澳洲宣传《少年PI》空档,趁机到纽西兰度假,这竟是第1次没有小孩陪伴、仅有他俩单独的假期。

  李妈妈昨夸媳妇林惠嘉贤慧,有她在就不担心儿子的身体,「李安每个礼拜都会跟我通电话,他太太很照顾他,2个小孩也很听话」。其实,李安尚未成名时窝在家等拍片长达6年,他只能当煮夫,全靠老婆微薄薪水养他,但老婆相信他的理想与能力,不离不弃。
smilhaNew at 2/26/2013 03:14 快速引用
李安的心,张艺谋的胃

2013-02-25 22:47:32



第85届奥斯卡昨晚落幕。华裔电影人李安不仅吹着口哨欢呼自己《少年派》团队获得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最佳原创音乐4个大奖,自己也快乐捧回他的第二个最佳导演奖。当他上台领奖时,全场起立为他鼓掌。我自己听到老帅哥达格拉斯念出Ang Li的同时,也情不自禁地欢呼一声,把坐在我身边只知道中国有一个张艺谋名导演的老板吓了一跳,问,Ang Li和Zhang Yi Mou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原创江小鱼有句精辟的话概括:“一个为电影而生,一个以电影为生”。



李安在《少年派》上映后的一次访谈中说,他一直都在寻求一种心的纯真,不管做人或做电影,纯真一直是他的坐标。他之所以在几千印度候选人里定下那个男孩扮演少年派,就是因为他的纯真。



李安总是以一个纯电影人的姿式在做他想做的事,拍他想拍的电影,特别是拍他内心深处很想表达的东西。这是他的“1”。每当李安把这个“1”竖起来后便全力以赴地把它做好,他不去在意这个“1”后面有多少个“0”。正是因为他的不在意,只在意自己心里那些纯真的东西,那些票房,奖项,甚至奥斯卡等无数的附加值反而自己跟了过来。



李安说,他这个人除了做导演灵光,做其他什么都不灵光。做导演是唯一让他“心动”的一件事。所以,李安的电影都是用“心”拍出来的。



张艺谋在《活着》之前,还是蛮“电影人”的,也有足够的灵光。《活着》被大陆禁演后,老谋子在郁闷中“从”了商人张伟平,同意和他合作走市场路线。从此老谋子变成一个只填“胃”不顾“心”,视票房为一切,彻头彻尾“以电影为生”的人。



《英雄》《黄金甲》《金陵十三钗》等都是以票房为基本考虑,以奥斯卡为终极目的,投资过亿的巨片。老谋子胃口太大,他既想捞票子,又想捧金象。这种心胃不分做出来的“电影”,没任何纯真度可言,注定是一个不伦不类,打动不了人心的作品,奥斯卡的门怎会对它打开?



李安和张艺谋之间的距离,不是技术能力方面的距离,是心的距离。李安用纯真的心来拍电影;张艺谋用复杂的胃来做电影。



就像他给《山楂树》海选了一个两眼空洞,对什么都是一幅浑然不知之神情的乖乖女当纯情女主角一样,老谋子把无知当纯真,这是他的局限性。因为纯真应该是心里的东西,一个很老很渊博的人,心也可以是纯真的,比如李安。



其实,要得奥斯卡大奖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很多得奖的不都是大片。简单就是美。能触动人心引起共鸣的东西就是好东西。李安不就凭此“轻轻松松”拿了3个奥斯卡奖?



只要你够纯真,只要你为电影而生。


由土笋冻张贴 @ 2013-02-25 22:47:32 (被阅读1162次)
smilhaNew at 2/26/2013 04:16 快速引用
张艺谋的《活着》

完全可以得奥斯卡奖!
smilhaNew at 2/26/2013 04:19 快速引用
成功男人背后的那一个女人

2013-02-25 21:17:23


人们常说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好女人。

李安的太太不仅仅是个好女人,她还是一个很酷的女人。





文 / 李安

1978年,当我准备报考美国伊利诺大学的戏剧电影系时,父亲十分反感,他给我列了一个资料:在美国百老汇,每年只有两百个角色,但却有五万人要一起争夺这少得可怜的角色。当时我一意孤行,决意登上了去美国的班机,父亲和我的关係从此恶化,近二十年间和我说的话不超过一百句!

但是,等我几年后从电影学院毕业,我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苦心所在。在美国电影界,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华人要想溷出名堂来,谈何容易。从1983年起,我经过了六年的漫长而无望的等待,大多数时候都是帮剧组看看器材、做点剪辑助理、剧务之类的杂事。最痛苦的经历是,曾经拿着一个剧本,两个星期跑了三十多家公司,一次次面对别人的白眼和拒绝。


那时候,我已经将近三十岁了。古人说:三十而立。而我连自己的生活都还没法自立,怎麽办?继续等待,还是就此放弃心中的电影梦?幸好。我的妻子给了我最及时的鼓励。


妻子是我的大学同学,但她是学生物学的,毕……业后在当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药物研究员,薪水少得可怜。那时候我们已经有了大儿子李涵,为了缓解内心的愧疚,我每天除了在家裡读书、看电影、写剧本外,还包揽了所有家务,负责买菜做饭带孩子,将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还记得那时候,每天傍晚做完晚饭后,我就和儿子坐在门口,一边讲故事给他听,一边等待"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生活费)回家"。


这样的生活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伤自尊心的。有段时间,岳父母让妻子给我一笔钱,让我拿去开个中餐馆,也好养家煳口,但好强的妻子拒绝了,把钱还给了老人家。我知道了这件事后,辗转反侧想了好几个晚上,终于下定决心:也许这辈子电影梦都离我太远了,还是面对现实吧。



后来,我去了社区大学,看了半天,最后心酸地报了一门电脑课。在那个生活压倒一切的年代裡,似乎只有电脑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我有一技之长了。那几天我一直萎靡不振,妻子很快就发现了我的反常,细心的她发现了我包裡的课程表。那晚,她一宿没和我说话。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她快上车了,突然,她站在台阶下转过身来,一字一句地告诉我:"安,要记得你心裡的梦想!"


那一刻,我心裡像突然起了一阵风,那些快要淹没在庸碌生活裡的梦想,像那个早上的阳光,一直射进心底。妻子上车走了,我拿出包裡的课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丢进了门口的垃圾桶。


后来,我的剧本得到基金会的赞助,我开始自己拿起了摄像机,再到后来,一些电影开始在国际上获奖。这个时候,妻子重提旧事,她才告诉我:"我一直就相信,人只要有一项长处就足够了,你的长处就是拍电影。学电脑的人那麽多,又不差你李安一个,你要想拿到奥斯卡的小金人,就一定要保证心裡有梦想。"



如今,我终于拿到了小金人。我觉得自己的忍耐、妻子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同时也让我更加坚定,一定要在电影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因为,我心裡永远有一个关于电影的梦。

(Courtesy of Chung-Yi)
smilhaNew at 2/26/2013 04:26 快速引用
很佩服李安的太太。。。
很佩服李安的爸爸,妈妈。。。
很理解父母的苦心,特别是自己做了父母以后。。。
smilhaNew at 2/26/2013 06:41 快速引用
麦片粥:事后奥斯卡

送交者: 麦片粥 2013年02月25日15:38:17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开奖前我一直想写个“谨以此文献给奥斯卡”类的评论预测文章。但是太忙又太懒,这种文章有时效性和风险性,写迟了写错了都很不体面。于是就有了这篇内容一样但风险全无的事后篇。

昨晚上的奥斯卡非常好看,Seth MacFarlane实在太出色了。我没怎么看过Family Guy, 飞机上看Ted也没看完,觉得他的风格应该是Hangover和Hangover2之间,很容易擦枪走火的搞笑师傅。但是这次典礼看完,发现他实在太了不起了。能唱会跳,笑话有棱有角才华横溢又恰到好处,而且,竟然长得还很好。有人在网上评,如果你不喜欢Seth,只说明你没有他talented, funny and handsome。评得好,赞一个。好的comedian都应该是谦逊而杰出的哲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分析家,Seth做到了,希望明年还能见到他。



奥斯卡的9部提名片我看了6部,除了南方野兽,被解放的姜戈,和爱。Quentin Tarantino 的电影我总是横不下心来看,这伙计口实在太重,虽然他的才华真实可感,但三观实在没法感同身受。像是欣赏一幅画,我会被震撼,但绝不往家里挂。(白给的话会放在书房地板上)。因为没看Django Unchained,所以以为最佳男配角可能是林肯里的Tommy Lee Jones,但是一看到是Christoph Waltz的时候,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当然应该是他,这个出色的演员,在Inglourious Basterds把复杂的邪恶表演得吹弹可破,人物形象丰满诡异激烈而又有节制,确实天纵奇才,和Tarantino搭班真很配套。为了他和Tarantino自己最好的电影,我还是横下一条心去看吧。

没看Amour是因为题材太沉重,而且对于这类讨巧的题材不太感兴趣。去年的A Separation,也是题材非常讨巧的片子,慕名去看,不过尔尔,觉得事关生老病死大义的片子,是个人就不该拍坏掉,但想拍好,不容易。就好象一个演员演精神病人,随便演,就该演得不错,但演好,确实是不容易。

谈到这里,就要提一下Silver Linings Playbook。这部片子,提名了最佳女主角,男主角,女配角,男配角,还有导演和最佳影片。在最佳影片候选里,还没有哪个电影被提名得如此齐全。但是去看了以后,觉得有些失望。不知道是电影写得有问题,还是Bradley Cooper表演失败,这最后的转折实在太突然。精神病又不是胳膊脱臼,一下子就能扳回来,这个故事虎头蛇尾,被提名最佳影片我觉得有些勉强。Bradley Cooper的表演也和提名不相称,身处好莱坞,连躁郁症患者也演不好,不太应该。不客气地说,就算自己没有这毛病,随便找个同事相处俩礼拜,也可以感受出来么。他的这个提名,我觉得应该让给Life of Pi 里的Suraj Sharma。



相比之下,Jennifer Lawrence演得就好得多。她把一个应激性性瘾患者的生活状态表达得可圈可点可信。此外,演男主角妈的Jacki Weaver非常非常出色,演活了一个生活不顺利却充满爱和信念的母亲妻子。在一个被确诊精神病的儿子和没被确诊精神病的老公之间周旋,Weaver的表演恰到好处。我觉得她和Anne
Hathaway之间,我会选她得奖。 相比之下,De Niro的表演有点单调,缺少维度,大概他就把它当喜剧演了。本可以演得更好的。




Zero Dark Thirty,零点30分(--我比较喜欢这个翻译,注:我翻的。“猎杀本拉登”听上去太直了,姿势不好。如果要这么直的话,人电影直接叫Kill Bin Laden不就好了么,是不是),我觉得是Kathryn Bigelow的personal best。可惜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当年也遇到了Forrest Gump。如果每次对决都是跟她那个品味差又手重的前夫,那就好了。这部片子我很喜欢,Bigelow把男性的世界和视角都掌握得恰到好处,实在是个奇女子。很值得一看的片子。Jessica Chastain的表演不错,特别是片中发飙到颤抖的那个镜头(就是典礼上选取的表演经典片段),非常真实可感。但全片里她的表演缺少起承转合,始终是发条上到11的样子,输给Lawrence不算冤。说起演员的表演,谁比谁好,是个相当主观的事。但是集群的主观(collective
subjective)多少还是能排出个近似公平。作为演员看同行的表演,总会想这个该怎么演,我会怎么演;她哭得是method acting还是character acting……他演的跟我想得心有戚戚,或者我不会演的而她居然会……所以,表演奖这个最主观的奖项,结果却是很公平的。

林肯在事前是呼声很高的片子,但我内心里是很不想它得奖。Spielberg的毛病和Bigelow的前夫一样,都是手太重/heavy-handedness。好像手持一条大棒不断得打你脑袋“我的深意你懂了吗,懂了吗?”,这个很受不了。当然,两相对比,Spielberg比James Cameron要好多了,多少还有点节制,比起亲自钻潜艇,非要死人活过来拍手的Cameron,Spielberg要贵气得多。虽然不喜欢他们的手重,但人也总是贱的很,我总是一个不拉地把他俩的作品看完,就为了看看主流社会怎么想,最新科技怎么炫。嗯,这样想来,不看Tarantino有点不应该,那伙计虽然口重,手却不重,还是很尊重观众智慧的。



林肯的问题,和Spielberg的其他电影一样,人物众多,演员表就是一个砖头厚的黄页,但却缺乏人性的深度。不否认Daniel Day-Lewis殚精竭虑演了一个有体温的林肯,但是,作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甚至可以不用“之一”),这个电影没有去表现,或者说,没有能力去表现,这个伟大。伟大是在字里行间,举手投足里面的,作为一个观众,我看到“不错”,没看到“伟大”。Spielberg的人性描写也总是很俗套,我猜这跟他自己的认知有关。有人自己不是个细腻敏感的人,可能就永远没有办法去深入探讨人性。前两天复习了他的Schindler’s List,还是一样的感觉,一大堆的人,面目却不清楚—如果把深入人性比喻成打井,Spielberg打到10米就停下了,而李安却可以一直打下去。

说起李安,他真是个了不起的导演,这个奖项名至实归。他不断挑战自己,不断reinvent himself,真正为电影而生。电影界有他,真是彼此荣幸的事情。他对人性的精准的把握,也来源于他的敏感和洞察力。我觉得Spielberg就缺这个天赋。

最佳影片里面,我之前觉得无论是Life of Pi, Argo还是Les Mis得奖,我都很开心。这三部片子,一部(Life
of Pi)让我看完以后想了一个礼拜,一部(Argo)把我从头吸引到底,一部(Les Miserables)让我从头哭到底。我内心里最希望悲惨世界得奖,虽然知道可能性很低。但是这部华丽的史诗,人性和神性的赞歌,我觉得担得起不朽的称赞。虽说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胜利,但胜得如此漂亮,令人动容。

Argo最后得奖,我觉得有点意外。虽然之前Argo已经得奖无数,我以为有相当一部分是同情分,觉得Affleck怎么连最佳导演的提名都没有。所以最后能得奥斯卡这个Holy Grail,不说我意外,我觉得Ben Affleck都意外了以致哽咽到无法把话说完。Argo是个好电影,结构紧凑,故事有趣,表演精湛,应该说,电影都该那么拍才对得起观众。但相比少年派和悲惨世界,我觉得Argo像个世界小姐,德智体美劳都很好,但是没有前两者那么有性格。不过我还是很开心,Argo能得奖,说明学院的品味还是不算差,如果林肯得奖了,我会觉得不意外但很沮丧。(太好了,哈哈,这事儿没发生。)



很喜欢Ben Affleck的获奖感言(天,他都没有说完),很诚恳真实。他说感谢那么多人不计回报地帮他,他说他15年前没打算干这一行,他说他的经历证明了不管怎么摔跟头,都要爬起来……他真是个幸运的人。上天不俗,给了天才们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smilhaNew at 2/26/2013 06:41 快速引用
摘自上面的评论:

说起李安,他真是个了不起的导演,这个奖项名至实归。他不断挑战自己,不断reinvent himself,真正为电影而生。电影界有他,真是彼此荣幸的事情。他对人性的精准的把握,也来源于他的敏感和洞察力。我觉得Spielberg就缺这个天赋。
smilhaNew at 2/26/2013 06:42 快速引用
应景儿老帖改编:李安,我恨死你了!





来源: mychina 于 2013-02-25 07:18:03[档案] [博客] [旧帖] [转至博客]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9562次


字体:调大/调小/重置 | 加入书签| 打印| 所有跟帖 | 加跟贴| 查看当前最热讨论主题




今年的奥斯卡,李安凭借他的《少年派》又获奥斯卡小金人儿的大奖,成为全球导演界的老大导演界的中心,我心不忿,凭空增加对李安同学的一份憎恨!特此,把从前的帖子拿出来,再发泄发泄我自己以及全中国著名导演对李安同学的强烈不满!



李安,你害惨了中国的导演们 (阿牛于2007年。。。。。。)

李安的《色。戒》又得奖了本来是件该庆祝的事情,可是,李安,我恨死你了!

本来,张艺谋、陈凯歌和冯小刚都是颇有才情的导演。他们的作品《红高粱》、《老井》、《大红灯笼》、《秋菊打官司》、《菊豆》、《黄土地》、《天下无贼》、 《手机》 、《大腕》、 《一声叹息》 、《不见不散》 、《没完没了》、 《甲方乙方》等等都是脍炙人口的片子。中国新一代的老导演也演绎着一个一个让中国人民喜爱的作品。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到了流传千古的境界了。

可是,李安,你这个小白脸儿,你这个南蛮子,你这个笑里藏刀的国际中国大导演。突然整出来一个《卧虎藏龙》。拍一个《卧虎藏龙》到没有什么,你到是悄悄地在香港台湾演呀?你把《卧虎藏龙》弄到美国骗那帮老外,还得一个奥斯卡小金人儿,一夜之间,把我们中国导演们也给忽悠晕了。让张艺谋、陈凯歌和冯小刚这些中国大陆的大牌导演们失去了方向,迷迷忽忽地跟着你走上了古装武侠的道路。他们跟你这一走不要紧,他们一生的名声丢了不算,还落了一个拾人牙慧的骂名。你这一招儿可真够损的呀!

你把中国的导演们引入歧途到没有关系,你到是接着引他们呀?直接给引到美国加利福尼亚洛杉矶的日落大道中国剧院呀!直接朝着领奖奥斯卡的台上引呀!你把他们搞得晕晕忽忽的,我们这帮大导演容易吗?他们跟着你花大钱拍什么英雄呀,夜宴呀,无极呀。无聊之极!你到是把他们好好地引向奥斯卡的红地毯呀?你到好,用一个《卧虎藏龙》当药引子,把我们老百姓所喜爱的导演们给引到邪路上去之后,你却改行搞什么断背山拍起同性恋题材了。你这个坏家伙,你让张艺谋怎么跟你呀?你让陈凯歌怎么跟你呀?你让冯小刚怎么跟你呀?他们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好苗子,哪儿懂同性恋的事儿呀?你不是在大耍活人吗?

李安,你把中国的几大名导给毁了!我和你没完!

姜文,你可挺住,别沾他们的边儿!

《版权李安没有,翻印阿牛不究》

特此贴出,以泄私愤!哈哈哈哈

接下来,中国的这些大导演都会去拍儿童题材和动物题材了。李安呀,你太不安分了,现在是阿牛恨你,你早晚被全中国的大小导演恨之入骨,你还想不想去北京吃全聚德的烤鸭,东来顺的涮羊肉和王致和的臭豆腐了?


李安大坏蛋
李安大坏蛋


李安大坏蛋
李安大坏蛋

多么坏的李李安

导过多少部好电影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天哪有地

没有地哪有家

没有家哪有你

没有你哪有我

假如你不曾当导演
给我温暖的生活

假如你不曾当导演
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是你导了断背山
让我心里特茫然


是你不给我一个家

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

虽然你不和开口说一句话

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


你导演的那个卧虎藏龙

让我心中愤愤不平
远处传来你拿奖的身影

震撼了我脆弱的心灵

什么时候我也能登上红地毯
让奖我和你一起拿



李安大坏蛋
改编没版权


李安大坏蛋
改编没版权

。。。。。

。。。。。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比红烧带鱼高级的是这个干烧黄鱼



•我们这辈子读过多少本书?



•到底什么是中国范儿



•遗憾呀,这样的美腿竟然不性感



•传说中的干炸带鱼是这样的吗?







mychina发过的热帖:
•在美国淘宝:就怕你不识货 (图)
•恩爱夫妻的另类难题
•中国人真的很可怜!
•我们到底土气在哪里?(二)
•专题讨论:车库用来干什么比较值?
•惹不起的温哥华
•不和父亲母亲顶嘴 !
•看别人秀豪宅不如自己秀
•雍和宫感悟
•看人家英国记者怎么感谢中国的.

您的位置: 文学城首页 » 热点讨论主题 » 我爱我家


所有跟帖:


• 嫉妒羡慕恨,哈哈,李安他多恨人啊~~ -爱上师爷- ♀ (0 bytes) (17 reads) 2/25/13 07:19:46
• 我知道,您也恨他,哈哈哈 -mychina- ♂ (0 bytes) (9 reads) 2/25/13 07:22:34
• 你可错了,我好爱他的!! -爱上师爷- ♀ (0 bytes) (6 reads) 2/25/13 07:33:59
• 唉,你不会聊天呀,哈哈哈 -mychina- ♂ (0 bytes) (4 reads) 2/25/13 07:53:02

• 哈哈。很有才。寄给李安看看,让他也乐一乐 -monochrome- ♀ (0 bytes) (6 reads) 2/25/13 07:23:46
• 李安看了,非要让我去当导演,我不干! -mychina- ♂ (55 bytes) (80 reads) 2/25/13 07:27:04

• 哈哈哈,李安的托。李安要爱死你了! -itistrue- (0 bytes) (5 reads) 2/25/13 07:29:30

• 哈哈哈,太欢乐了。 -QZ- ♀ (0 bytes) (4 reads) 2/25/13 07:35:46
• 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都在一起扎小人儿呢,哈哈哈 -mychina- ♂ (0 bytes) (8 reads) 2/25/13 07:40:43

• 你太牛了! BTW 只看了卧虎和色戒 其他没看 -130131- ♀ (0 bytes) (10 reads) 2/25/13 07:56:52
• 我觉得这两部是李安电影里最不好看的。 -小黑猫- ♀ (0 bytes) (14 reads) 2/25/13 08:12:42

• 最喜欢断背山,然后是这个少年派。真挺喜欢他为他骄傲的,虽然不是他亲戚啥的,:) -woyawoya- ♀ (0 bytes) (26 reads) 2/25/13 08:45:09

• 李安是真有自己的见解和才华。大陆那几个导演只能骗骗没见识的大陆人的 -隋唐- ♂ (0 bytes) (22 reads) 2/25/13 11:11:08

• 回复:应景儿老帖改编:李安,我恨死你了! -chrisevans- (245 bytes) (210 reads) 2/25/13 12:08:43

• 回复:应景儿老帖改编:李安,我恨死你了! -chrisevans- (278 bytes) (128 reads) 2/25/13 12:10:51

• 写这种挑拨垃圾的脑残troll真够恶心的。 -front- ♂ (35 bytes) (54 reads) 2/25/13 16:50:39
• 说我们是黄黄,那你是小白还是大黑? -wxc
smilhaNew at 2/26/2013 07:10 快速引用
李安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吴林|来源:文摘|日期:2013-02-26 02:15:13


0李安独特的经历成就了他的性情与电影。他说自己一直像个外人,台湾的外省人,美国的中国人,中国的美国人。对于环境、文化的冲突,李安有着更深刻的体会,多年沉潜,他亦知生活与生命各种转化中的神意与努力。李安终究还是属于东方的,东方式的情怀和意境,由他讲给了西方;他到底也是世界的,他最终讨论的都是真正的普世价值。

李安获奖,再次获最佳导演奖。在奥斯卡的领奖台上,他深深地鞠了一躬,首先感谢“Movie God”(电影之神)。华语媒体争相报道这一喜讯,中信出版社决定再版李安的自传《十年一觉电影梦》。

为什么是李安?路透社的报道用了“爆冷”一词。之前,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凭借《林肯》成为最佳导演的有力竞争者。与斯皮尔伯格善于在宏大历史或复杂政治背景下叙述感人故事不同,李安早就说过自己不会拍政治片,只会在家居关系中做文章。这正是李安的伟大之处。李安的影片离恢宏、高扬很远,以细腻、精致见长,到最后均显出庄严与肃穆。

无论是早期的中国式家庭三部曲,还是后来西方题材的《理智与情感》、《冰风暴》、《绿巨人》、《与魔鬼共骑》、《断臂山》、《制造伍德斯托克》,到《卧虎藏龙》、《色,戒》以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以下简称《少年派》),李安都在关注人:个人在两难境遇里的周旋、选择;自我与群体、与社会的拉扯;感性与理性的较量;人的尴尬、寂寞、偶然、自由、死亡……这一贯执着的对人性地洞察与拷问,令他获得“电影界中文艺复兴的艺术家”这一称号。

人类是艺术家面对的唯一团体

《与魔鬼共骑》是李安电影中最“宏大”的一部,它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但是李安的用意从来不会去讨论这场战争的意义、功过。“有时人加入战争跟理念并无太大的关系,只因为要在群体中证明自我价值,一如为球队加油,你一定时站在本乡本土这边,未必是理性的判断。”

杰克和丹尼尔都是环境的边缘人(杰克是德裔移民,丹尼尔是黑奴),天然的孤独感让他们对群体有着更为复杂的心情。杰克的父亲毫无保留地支持北方人,杰克却毅然跟随朋友--和他一起长大的美国南方庄园主--加入南方军;丹尼尔被乔治赎成自由身,与乔治亲如兄弟,所以尽管北方军为解放黑奴而战,丹尼尔还是和乔治站在一边,共同对抗北方军。侠义?正义?李安说:“对我来说,它(南北战争)就是‘内心的战争’。”

历史的节点,不一定是政治理念、人生态度在起作用,而是“我喜欢谁”、“我相信谁”的问题。历史唯物主义是留给那些说主义的人,艺术家不说这些。

《色,戒》同理。王佳芝哪里有什么抱负、愤慨,也只是出于对邝裕明的钟情,说了一句“我愿意跟你们一起”。“千秋万代挂在嘴边,不管他们主张什么,从他们眼睛里,我看到的是同一件事--恐惧”,《色,戒》这句台词更像历史唯物主义。看透了同志、亲友的无情,易先生对于王佳芝来说反倒是莫大的安慰。由身入灵的爱,让王佳芝的生命有了意义和价值,爱的对象、爱的起因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爱的感觉让她“存在”。

李安曾希望通过《色,戒》让西方人了解一个不同的中国,他未说明这个不同的中国究竟是怎样,但可以感受到,那应该是一个人们不再只会求生惜命、只懂遵从礼数教化的中国,而是一个更有趣、更富人情味、更自由浪漫的中国。可惜,许多中国人自己不接受。

《与魔鬼共骑》在讲奴隶,李安深知:“我们每个人都是人际关系的奴隶,家庭、朋友、国家、族群等的奴隶”。所以,艺术要走向彼岸,要展现人生原初性的一面,要将人引向自由。党派?族群?是政治家的事。人类是艺术家面对的唯一团体。

生与死

人类面临的最要命的“两难”,便是莎士比亚笔下哈姆雷特的选择:“是生还是死”。

李安从第五部影片《冰风暴》开始,每一部片子都带有“死亡”的因素。他自己解释:“可能因为我的显性已经表现够了,《冰风暴》起,我开始有兴趣摸索隐性部分,触碰潜意识里无法掌控的领域……”李安说, 电影最大的魅力在于展现未知。

《少年派》便是一场“未知”之旅。Pi(派)即π,人生不就像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吗?无常、无解,这是人生的基调。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这句话当倒过来说才对:未知死,焉知生。死亡或者说面临死亡,才是打开生命真相之门的入口。

派遭遇海难,极端环境总是考验和还原人性的最佳节点。李安相信,“no pain,no gain”(无痛苦,无收获)。渡过、上岸便是一种成长,当然这期间必然经历着痛苦的挣扎、蜕变,比如派从素食到捕鱼、吃鱼。生存命题一定伴随着人性中神性与兽性之维的抗争。如果我们明白了《少年派》中更为真实的第二个故事,便会对人的残忍有所警觉。与派一样,我们需要第一个故事来救赎心灵--即使在与“虎”为伴的路上,也要保持人之为人的怜悯心和情感性,哪怕最后换来的是老虎头也不回的离去。

关于人的动物性,李安在《冰风暴》里有讨论:在性解放的年代,中年夫妻去参加性派对,可是疯狂、刺激之举并不能填补人们心中的空虚迷惘。物极必反,在纵欲中,人与人之间丧失了彼此的信任尊重,失去了相互之间的约束,人心走向另一种冷漠和荒唐。

《绿巨人》讲述了 “超人”的故事:通过科学实验,布鲁斯拥有了特异功能,变得强大却极具破坏性,极端的非理性让人变为“非人”,也是一种沉沦。

李安承认并解释了:人是介于物性和神性的中间存在者,从人性的内容看,人是在物性中的神性存在者和在神性中的物性存在着,离开神性之维,人的社会性、历史性将向动物性沉沦,最终以物性为单一维度。

理性与感性

可以说在《卧虎藏龙》之前,李安反复讲述“中庸”(即孔夫子标举的无可无不可)智慧对于处理人生问题的必要,“人们内心对于完整、完全都有一种渴望”,李安说:“你要‘求全’,就一定要受些‘委屈’。”

《断臂山》看似一个奔放的主题,李安却用一种东方式的含蓄、收敛让影片呈现出自然的凄美。唯有巨大的阻隔,才有伟大动人的爱情。恩尼斯想回避杰克,摆 脱“畸恋”,可是这不能让心中的爱火熄灭,那种压抑直到杰克意外去世,才完全释放出来。惆怅、感伤滋味便是这种“委屈”。《断背山》在讲爱情,但更重要的是讲人的意识与潜意识间的斗争。李安说:“每个人心底深处都有一座‘断臂山’,那可能是最黑暗的部分,让我在拍摄时也经常感到害怕。”“断背山”总是源于人内心最原始的冲动,可时常又不得不被自己的理性压制。

“中庸”用西方人的话语来说便是:理性与感性的平衡。于是李安选择了简•奥斯汀的小说。“我前面拍的几部片子就是有关理性与感性之间的挣扎,这两个元素正是生活底层的暗流……只是过去没法如简•奥斯汀一般,一针扎得那么透彻。”

人与群体的拉扯,生与死的选择,都是讲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而人最后要回到一个更为本质而富有挑战的关系中来——那就是与自我的关系。所有“两难”问题都是理性与感性的斗争,即心与脑的斗争。

派的父亲告诉派看待这个世界要用理性、科学,派的母亲说:“这只能认识世界,但无法关照心灵。”

李安对于《情感与理智》还有一番解释:“我觉得严格来讲,应该翻成《知性与感性》,知性包括感性,它并非只限于一个理性、一个感性的截然二分,而是知性里面感性的讨论……它之所以动人原因在此,并非姐姐理性、妹妹感性的比较,或谁是谁非。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十分的复杂微妙,这与中国的‘阴阳’相通,每样东西都有双面性,其实许多西方人还不见得容易体会到简o奥斯汀的两面性,反倒是中国人较易一点就通。”

“无可无不可”可以非常雍容大度,解决任何问题,但它也可以含糊温暾,演变为“适者生存”的狡黠,结果是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于是到了《卧虎藏龙》,李安让玉娇龙成为向传统挑战的代言。李慕白和俞秀莲是中国社会里常见的典范人物,规矩、克制,玉娇龙身上有灵气也有邪气,她的洒脱未必不是李、俞等人心向往之的。

应付基督教里的撒旦,佛教里的色相业障,道教里的卧虎藏龙……派说,没有老虎帕克,他也活不下来,是帕克的存在,让他警觉,让他保持斗志。柴静问李安,老虎是什么?李安说,这个不能说。老虎可能是兽性的象征,是欲望,是人潜意识里那些不愿告人的秘密,是你感到恐惧又想去掌控的对象,或许它是你的敌人,又或许就是你自己……你无法摆脱它,只能与之共存,而如何共存是人之为人命题。

结语:作为外人的敏感与包容

李安独特的经历成就了他的性情与电影。他说自己一直像个外人,台湾的外省人,美国的中国人,中国的美国人。对于环境、文化的冲突,李安有着更深刻的体会,多年沉潜,他亦知生活与生命各种转化中的神意与努力。李安终究还是属于东方的,东方式的情怀和意境,由他讲给了西方;他到底也是世界的,他最终讨论的都是真正的普世价值。李安讲在做电影时经常会想到孙中山先生撰写《三民主义》及创党的最初心情,为什么要革命,因为我们受到西方政经文化等各方面的挑战,必须要现代化。在现代化的过程里,我们需要向西方学习,需要用西方的观点来重新检视中国文化的生存力。

“中国会是一个历史悠久、五族共和的泱泱大国……几千年的文化融合了多少丰富多样的东西,活力因而绵延不绝……在中西互动的过程中,彼此的关系应该是给与取。当你给出自己的文化的同时,也要调整一些不太适用的东西……以往多是西方影响我们,如今我们也开始影响他们,至于将来的局面如何发展,则和我们的气魄、创意及努力有关。”这是多年前李安拿到奥斯卡奖后,接受采访时说的话,此次《少年派》的气魄、创意及努力,大家都看到了。
smilhaNew at 2/26/2013 07:41 快速引用
最搞笑的是IMDB是life of pi的论坛里一个印度哥们很郁闷的说, 印度有那么多电影, 为啥印度的故事非得老外拍才能获奖/大热
上次那部slumdog millionaire 好像是个英国人导的
tutu at 2/26/2013 08:52 快速引用
刚看完这个电影:Life o Pi
震撼中。。。
需要时间缓过神来。。。
smilhaNew at 2/26/2013 16:40 快速引用
Pi 能在那样的绝境中活下来
宗教信仰起了绝对作用
他的信仰应该是多神论
smilhaNew at 2/26/2013 19:18 快速引用
李安获最佳导演奖令大陆粉丝五味杂陈
来源: 华尔街日报 于 13-02-26 12:17:12 本文已被阅读:6619次





安获得了今年奥斯卡金像奖(Academy Awards)最佳导演奖。这个消息周一在中国社交媒体网站上激发了网友的自豪感,尽管对于部分人来说,这个奖(也是李安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以痛并快乐的方式提醒他们,中国大陆在电影方面的抱负依旧受挫。






Reuters

李安凭借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李安因《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获得该奖项。这部3D史诗电影改编自扬•马特尔(Yann Martel)的同名小说,影片主要在李安的家乡台湾取景。

李安上一次摘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凭借的是2005年的《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

广州媒体人顾剑在新浪微博写道:恭喜李安拿到了最佳导演!华人的骄傲!这番话表达了出了广大微博网友共同的心声。

不过,也有人质疑,李安两次获得最佳导演奖,而中国大陆却无一人获此殊荣,这到底意味什么?

现居法国巴黎的广告人“巴黎Feng”在微博上问:台湾有李安,香港有王家卫,大陆呢?

广告资讯网站疯狂简报(Madbrief.com)回答说:大陆有SARFT。即中国电影业监管机构、以严苛出名的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的名称缩写。



李安发表获奖感言时说,如果没有台湾、特别是西部沿海城市台中的相助,他不可能拍出这部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有很多镜头都是在台中取景。在最后,李安用中文说了“谢谢”,用梵文说了“Namaste”。后者为印度和尼泊尔通用的致意语,意为“有礼了”。

中国社交媒体的很多用户听到李安在奥斯卡颁奖盛典上发表获奖感言时说了中文,似乎对此感到非常自豪。同时,也有人对于审查者将如何处理这段获奖感言进行了挖苦讽刺。

一位微博网友打趣道:李安致辞,出现了这么多次“TAIWAN”,不会删了吧。

李安2005年的获奖感言中,有部分内容就受到了中国大陆的审查。不过,这位导演认为,被审查主要是因为中国宣传部门对于《断背山》中的同性恋因素感到不快。

对于出身台湾的国际名人而言,他们的身份是个微妙的话题。中国政府和很多百姓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种紧张关系在2012年2月得以充分展示,当时美籍台湾人林书豪(Jeremy Lin)突然蹿红,引得大陆和台湾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展开骂战。双方都抢着宣称林书豪是“自己人”。

李安与大陆的关系也十分复杂。他有好几部电影被禁止在大陆播放,或受到中国有关部门的审查。他执导的功夫片《卧虎藏龙》(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在中国大陆反响平平。不过,李安得到大陆媒体的普遍赞许。他有一次对《华尔街日报》记者说,他觉得自己像是中国引以为豪的儿子。

李安获奖引发了微博上的语义之争。一位人气颇高的社交媒体评论员警告大家,要区别华人和中国人,前者指的是所有华裔,而后者指的是中国公民。

这位署名“假装在纽约”的评论人士写道:请谨慎称他“中国人”,中国人这个词,已经有太强烈的政治意味,强硬地加在海外身上,不但太过霸道、欠缺尊重而且充满意淫意味。

李安的名字是周一新浪微博上搜索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截至周一下午早些时候,在微博上输入“李安”和“最佳导演”,可以看到50余万帖子。

Josh Chin
smilhaNew at 2/26/2013 19:19 快速引用
内地文人马伯庸评论:李安是中国电影的千古罪人(图)京港台时间:2013/2/27 消息来源:搜狐


内地文人马伯庸评论:李安是中国电影的千古罪人(图)
  



  李安 (资料图)

  据台湾媒体报道,李安前天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他曾说:“每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内地文人马伯庸2006年就曾发表评论,“向来眼高于顶的大导演们绝不会承认这种心理,但他们这几年的业绩确凿无误地表明,每人心中都有一个李安”。暗讽中国3大名导张艺谋、陈凯歌跟冯小刚,如今李安又拿奖,该评论也再受关注。

  张艺谋错失外语片奖

  李安1996年以《理性与感性》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后,2001年再以《卧虎藏龙》拿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等4座奖,2006年他又以《断背山》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一直跟奥斯卡奖都很有缘分。

  相较其他内地导演,屡次跟奥斯卡擦身而过,张艺谋曾以《大红灯笼高高挂》、《英雄》入围最佳外语片,后来拍了《英雄》、《十面埋伏》和《金陵十三钗》,全铩羽而归。陈凯歌的《无极》2006年曾代表中国抢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冯小刚的《夜宴》也曾角逐,但都与奖无缘。

  马伯庸的评论反讽写道:“李安是中国电影的千古罪人,他成了许多中国艺术片大导演的梦魇。”表示中国名导张艺谋、陈凯歌和冯小刚,已全部陷入李安怪圈,不但为了小金人神魂颠倒,还全军覆没。

   马伯庸评论全文:

  毫无疑问,李安是中国电影的千古罪人。这个台湾人自从靠着一部非常规的武侠片《卧虎藏龙》在好莱坞大受追捧以后,就成了许多中国大陆艺术片大导演们的心头梦魇。那尊奥斯卡小金人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这些大导演的虚荣和嫉妒,让他们辗转反侧撕心裂肺,恨不得一身血液都化成醋酸劈头盖脸地泼到李安身上。

  和尚能摸,我不能摸?

    李安能得,我不能得?

  向来眼高于顶的大导演们绝不会承认这种心理,但他们这几年的业绩确凿无误地表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李安,并且疯魔般地驱使他们干出许多烧人民币的傻事。嫉妒让人发狂,而发狂的人会让自己的智商无限降低,他们朝着奥斯卡使劲儿的疯狂举动唯一的用处,只是让他们看着小金人的照片让全国观众来帮他们捋管儿,以求得片刻心理和生理上的愉悦。

  第一个是张艺谋。这位大概是中国最好的导演揣着对奥斯卡小金人的憧憬,放弃自己擅长的领域,毅然开始鼓捣武侠。考虑到《英雄》的开拍时间和《卧虎藏龙》的得奖时间,让人没法不怀疑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因果关系。《英雄》是一部有一流演员、一流武指、一流美工、一流摄像、二流导演和三流编剧的电影,所以毁誉参半,但再乐观的人——张伟平除外——也不会认为这么一部装B不成反类B的片子能拿奥斯卡。拿这片子去申奥,暴露出来了张艺谋那点惦记着小金人的心理。结果没出任何人的意外,《英雄》连提名都没混上。于是张导洗心革面,又拍了一部《十面埋伏》,这一次是一流的美工和摄像、二流的演员、三流导演和四流编剧,结果这一部片子表现出来的弱智与拙劣达到了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让所有金酸梅奖的获奖电影都黯然失色。

  第一个得心脏病的是西施,第二个得心脏病的是东施,第三个就是芙蓉姐姐了。这个浅显的道理张艺谋花了数亿人民币才懂。

  不过张艺谋毕竟是名导演,拿的起放的下,一见冲奥不成,就退回去拍了一部老老实实的《千里走单骑》,总算挽回了点晚节。很快大家就把这事儿淡忘了,因为又出现了另外一个活宝。

  陈凯歌和《无极》。

  《无极》比《十面埋伏》高那么一个档次,但那种对着奥斯卡评委满脸谄笑的作派更令人作呕。张艺谋尚且含蓄了些,陈凯歌则拍马屁拍出了痕迹。我一看到电影里那班人满口子乱叫“王、王、王”的,就想抄起棍子去抽丫的。只是碍着人家有层“奇幻”的皮,没法骂他“你会说中国话么?”,只好憋着一肚子气把真田广之搞张柏芝的一段倒来倒去地看,好在这种场面是全世界都能看懂。

  适逢放映那会儿是中国电影一百周年,于是电影评论协会等单位召集那些尸位素餐的老冬瓜评委们主办了一个“中国电影百年百部名片”排名。陈导随手玩了玩政治,老艺术家们就乐呵呵地拱手献出自己的节操。影迷们从《劳工的爱情》开始往下数,发现许多经典片子都没入选,心头不由得大怒,再往下拉发现最后入列的一个是《无极》,这才放下心来,用关羽的一句话来说:“黄忠何等人,敢与吾同列?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

  可惜陈导政治玩的好,心态却没张导那么镇定,经不得别人说。从放映前采访时怒骂提错问题的记者到放映后追着赶着要收拾馒头的表现可以看出,这个人心态已经完全失衡,容不得半只苍蝇——问题是《无极》就是一泡屎,不落苍蝇落什么。

  结果《无极》被外国人一通讪笑踢回了国内;国内观众都忙着下馒头看;胡戈平白红了一把;只有陈导和他老婆俩人一边哭着一边回香格里拉清扫没处理干净的垃圾。其实也挺惨的。

  而李安呢?人家早轻轻跳出武侠圈,拍了一部GAY片,轻轻松松又拿了一回奥斯卡,而且是正统奖项,比最佳外语片奖还高格。

  这一下反倒给国内的导演们浇了一盆冷水。人家拍武侠吧,咱就算跟风也不怕;可现在人家拍GAY片了,咱能怎么办?那帮广电的老爷们连《谍中谍 3》里的办证儿都要强行删掉,更别说两男人搂抱亲嘴了,这不符合和谐社会的气氛。你没见《蓝宇》拍完都五年了,这才允许阉割版DVD偷偷摸摸上市。

  结果还是有人义无返顾地跳了下去,这回是硕果仅存的冯小刚。

  原来以为被奥斯卡和李安折腾的搔痒难忍的只有张、陈,想不到啊想不到,朱时茂你这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

  武侠断然是拍不得了,奥斯卡评委们给《断背山》发奖肯定不是因为他们自己是GAY,而是因为那片子有内涵。那就简单了,咱也内涵一把不就得了?

  如果说张、陈二人还只是拿热脸去贴奥斯卡评委的冷屁股,尚且还藏着掖着的,冯小刚则几乎直接去舔了。

  《夜宴》里面充斥着无数露骨——不算拙劣,但是非常露骨——的西式模仿,无论台词、表演还是情节,都无比鲜明地暴露出这是讨好外国人——尤其是奥斯卡评委——的品好而特意拍摄的,没人相信这是一部给中国老百姓看的电影。

  为免重蹈张、陈的覆辙,冯导这次特意请莎士比亚来当编剧,心想总错不了吧?用冯导自己的话说,是“与莎士比亚做一次爱”。

  结果冯导搞的只是一个貌似莎翁的充气娃娃。

  观众在《无极》里憋的这口恶气总算可以从这发泄出来了:“丫的中国人哪有这么说话的!”

  拿名著来改不是新鲜事,东西方文化差异也并非无可逾越的鸿沟。从西至东的,黑泽明的《蜘蛛巢城》改自《麦克白》,可人家拍出的是日本原汁原味;从东至西的,瑟吉欧。莱昂内的《荒野大镖客》改自黑泽明的《大镖客》,一样原汁原味,毫无痕迹。可见只要有心,浑然天成并不是不可能。

  反观《夜宴》,不过是一部套着似是而非的中国服装的外国舞台剧罢了,假模假式,一个个端着身段儿朗诵台词。中学时代我们学英语作文,老师总说这是中式英文;现在刚好相反,《夜宴》台词写的完全是英式中文。再配合着《夜宴》为了申奥而提前点映,拿去威尼斯和多伦多满世界乱跑的作为看,说没成心讨好外国人恐怕没人信。自从我听了冯导那一番义愤填膺的“一句英文台词没有,算什么西化”的高论发表以后,更觉得他心虚。

  结果,面对铺天盖地的批评,冯导差点就学了陈导站去了人民的对立面,幸亏及时醒悟,说了几句软话,这才算揭过。

  但中国三个最拿的出手的导演,已经全部陷入了李安怪圈,为了小金人而神魂颠倒,并且全军覆没。

  人说女人有钱就学坏,这些大导演咋也一有大投资就学坏呢?

  看看人家贾樟柯,看看人家宁浩。

  看看人家李安……唔……这位还是先别看了。 [ 俺想说几句 ] [ 查看网友评论( 69 ) ]
smilhaNew at 2/27/2013 09:47 快速引用
李安谈及文革:我从未看过哪种文化如此痛恨自己
(图)京港台时间:2013/2/28 消息来源:华尔街日报
李安谈及文革:我从未看过哪种文化如此痛恨自己(图)



  出生于台湾的导演李安说,我就像一个让中国感到骄傲的儿子。

  毫无疑问,中国看起来喜欢李安。他执导的影片──包括《卧虎藏龙》(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冰风暴》(The Ice Storm)和《饮食男女》("Eat Drink Man Woman)为他赢得了全球赞誉,他执导的影片曾赢得八项奥斯卡奖。李安执导的影片《色•戒》(Lust, Caution)曾一度成为中国票房冠军。当他凭借执导的同性恋牛仔片《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赢得2005年奥斯卡奖时,中国内地的一份官方报纸称他是“华人的骄傲”。

  华人的骄傲以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方式表现出来。《断背山》在内地被禁映,国有媒体还审查了李安获奖感言的部分内容。李安解释说,他们对我获得奥斯卡奖感到非常骄傲。他们只是因影片的同性恋题材而不许影片上映。

  他说,人生充满矛盾,人们要接受这一点。几乎没有人会说我们不为你感到骄傲,因为我们不能放映你的影片,或是说如果我们为你感到骄傲,我们就必须推翻现有的一切。谁都不会这样想,这样做。他们看着你,友好地微笑。

  李安谈到在中国内地遭到审查的外国企业所面临的一个更大困境──谷歌(Google)就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坚持原则、抵制这个共产主义政府,还是按照北京的规则行事、辩称这种做法最终将使更多的信息进入中国?

  李安略带挑战地问道,我会因为他们不能公开放映《断背山》而对他们心生怨恨吗?他笑着说,人生就是这样!他接着说道,我不会因为这个不去那里拍电影。李安这样做无异于加入了一场更加广泛的论战。

  我曾与李安有一面之缘,那是在纽约亚洲协会(New York Asia Society)放映他执导的影片《色•戒》的那个晚上。李安曾说自己是个害羞的人、不善交际,那个晚上,面对众多吵吵囔囔想与他交谈的人,李安看起来确实有些对这样的关注感到不适。

  私下里两个人时,情况则完全不同。当我们在曼哈顿中心地区的一座写字楼会面时,衣着闲适的李安热情地向我打招呼,砰地一声坐在沙发上,接连发表大胆的见解。他常常大笑,说的是英文,偶尔会掺杂点普通话。

  李安对中国禁映《断背山》一事可能看起来漠不关心,但或许他只是在等待时机。有人可能说他把执导的影片《色•戒》带入中国冒的风险更大。首先,这部影片描写的是一段 “不光彩”的国家历史:二战期间被日军占领,特别需要一提的是,还有那些与日军合作的汉奸。李安解释说,汪精卫政府──汪伪政府──从不允许被拍成电影。

  李安生动地再现了这段禁忌时期,他这样做本身就将备受争议。但这个取材于张爱玲小说的故事可能更加大胆。影片的背景大部分设定在上世纪40年代日本占领下的上海,讲述的是一个诱惑汉奸的中国爱国学生的故事。他们的计划是要引诱这个汉奸,然后把他杀掉。但经过一系列充满激情的接触后,(影片在美国的分级为 NC-17,但中国内地版将露骨的性爱场面剪掉了),这名年轻女学生发现自己更加难以执行任务。李安解释说,在《色•戒》中,我把女性的性欲与爱国主义对立起来。这实际上非常可怕。

  中国的爱国主义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李安说,对我们来说它就是一件非黑即白的事情;你必须牺牲自己,怎么能辜负了中国?中国热捧《色•戒》或许说明,人们也在越来越多地承认对祖国的爱可以是微妙的。李安解释说,现在他们至少能够在人性和爱国主义的大道理之间加以权衡。他说,我并不是说爱国主义是错的,但人应该摆在第一位。

  《色•戒》在中国已经获得了逾1,500万美元的票房。该片在美国显然没有引起这样的轰动,获得的评价褒贬不一,自去年9月上映以来累计票房约为430万美元。

  尽管如此,李安说,《色•戒》在中国获得如此热烈反响的事实──甚至是目前仍在上映这一事实──都令人鼓舞。他说,这部影片一直没有下线……有人表示反对,但不足以让影片下线,这对我是个非常大的肯定。李安似乎觉的这样一部备受争议的影片在中国获得成功可以作为一种催化剂──让政府放宽限制,让人们扩大视野,让更多的电影人将真相搬上银幕。

  李安更大的目标是把中国的过去,甚至是一些政治上不正确的方面搬上银幕。他还说,我试图再现过去的真相,没人能凭一己之力完成这项工作。如果我现在不做,五年后可能就做不成了。因为记得当时情况的人到时候可能已经不在世了。

  李安说,我确实认为人生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你不能斩断历史,重新开始。中国的共产主义者显然曾试图斩断历史,特别是在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文革期间很多历史文物被毁。李安在谈到文革时说,我从未看到过哪种文化如此痛恨自己。

  他说,你必须得有自己的根,那就是你的文化,你的嵴梁,你是谁。你不能放弃这些。无论是精英文化还是流行文化,你都需要有自己的根。向年轻人灌输这种观念的最好办法就是制作与过去有关的热卖影片。

  奥斯卡获奖影片《卧虎藏龙》就是这样一部片子,这是一部背景设定在19世纪中国清朝的独出心裁的武打冒险片。这部影片在内地没有引发太大的轰动,但至少在美国是大获成功。或许西方观众更容易被画面唯美的斗剑、飞来飞去的武士和雅致的竹林所吸引。李安在《卧虎藏龙》中不止将传统画面搬上了世界屏幕,他还运用最新的特效使中国传统功夫看起来酷毙了。

  李安强调中国传统的观念源于他的成长经历。他的父母是内地人,1949年逃到台湾,1954年李安在台湾出生。与内地不同,台湾没有经历过试图将历史摧毁的时期。

  李安说,在台湾,我们高举中国传统文化,或者说是封建社会文化的火炬。我们没有经历文革和共产主义。在香港和台湾,我们是以传统方式长大的,而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的成长过程相对来说与我父亲的仍很相似。

  李安对我说,在台湾长大也从其他方面影响了他的导演生涯。他说,在他的影片中,他总是会站在“失败者”的一边。(他解释说,死的人,失败的人,同性恋牛仔──这些不会成为赢家的人。)

  你可能在想这与台湾有什么关系。李安说,我在台湾长大,我们总是输家。他和善地笑了起来。他说,从来没有人赢过什么,这就是我的成长经历。我们总是输的一方。我的父母被共产党殴打,他们逃到了台湾。台湾是一个小岛,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台湾。直到80年代末,我仍然碰到这样的情况:人们问我“你来自哪里?”,我说:“台湾。”人们会说:“啊,我喜欢泰国菜。”

  当然,台湾有一些更严肃的困境。你担心共产党会攻占台湾,中国大陆那么大,台湾只是个小岛……我们把美国看成是老大哥,庇护者,好人。因此,在越战之后,形势非常令人恐惧,美国陷入了麻烦,人们非常没有安全感。所以我认为台湾需要美国人来当好人。

  李安说,台湾现在的状态非常令人沮丧。他说,台湾现在是四分五裂的,有人更支持独立,还有人不愿相信我们不是中国人。李安属于哪种人?他说,从本质上来说,我仍然是中国人。我接受的是中国式的教育。我的父母来自中国,我们是局外人。他说,然而在中国,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我既是一个本地人,同时又是一个客人。

  李安的工作未能免受台湾和大陆之间政治的影响。几个月前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Venic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台湾对《色戒》被列为“中国台湾”的影片表示不满,认为电影的产地应该仅是“台湾”。

  李安笑着说,我希望世界就像(列侬(John Lennon))歌里唱的,想象这世界没有国家。我希望呆在那个灰色地带,在那里人们认为我符合所有选项。

  李安对被归类的反感解释了为他什么在制作了一系列成功的华语电影之后开始投身美国电影。他广受欢迎的华语电影包括《推手》(Pushing Hands)、《喜宴》(The Wedding Banquet)、《饮食男女》等。在投身美国电影后,李安于1995年拍摄了《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两年后推出了寒冷郊区的故事片《冰风暴》。后来,李安还拍摄了美国内战题材的故事片《与魔鬼共骑》(Ride With the Devil),此后于2003年尝试了漫画题材的电影《绿巨人》(Hulk)。他说,我认为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跳来跳去,我喜欢处在一个不固定的状态,一个灰色地带,我认为那才是生活。

  李安也许并不希望自己被看做是一个发言人,或者其电影被看做一种特定文化的代表,但是这似乎难以避免。他提到《饮食男女》(1994),这部电影用大量镜头记录了一个家庭周日的丰盛大餐。他说,也许对全世界很大一部分地区而言,他们对台湾的唯一印象就是这部电影。他们问我,你每个周日都这样用餐吗?但这其实是一种隐喻手法。

  李安说,我接受了一个又一个挑战,因为我坚持留在灰色地带,还有,诚实地面对生活。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补充说,也许是这样。

  李安对灰色地带的热衷让他的电影如此有震撼力。在世界各地的影院,他的作品挑战了社会眼中牛仔片、爱国片、甚至是功夫片里非黑即白的形象。他说,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勇敢,要诚实。那么为什么在灰色地带需要更多勇气?他回答说,因为你在挑战现有的、约定俗成的东西。

  他说,任何约定俗成的东西都会在一段时间内显得很方便。然后,当它变得如此根深蒂固时,它会开始僵化。作为生命的规律,当某种东西变得僵化的时候,它就会消亡。 [ 俺想说几句 ] [ 查看网友评论( 28 ) ]
smilhaNew at 2/27/2013 16:12 快速引用
妻林嘉惠曾在李安低潮期打越洋电话跟母亲哭诉想离婚(图)京港台时间:2013/2/28 消息来源:苹果日报

世界名导李安再夺奥斯卡最佳导演,但他并非一凡风顺,尚未成名时窝在家等拍片长达6年,他只能当煮夫,全靠老婆林嘉惠微薄薪水养他,老婆相信他的理想与能力,不离不弃。林嘉惠表面上独立坚强,但事实上她也曾经一度对未来感到困惑,考虑离婚。





  今出刊的《一週刊》报导,外传李安低潮期时,林嘉惠曾越洋打电话给母亲哭诉,母亲心疼她,建议她离婚,林嘉惠在嚎啕大哭后却谴责自己:「怎么可以变成这样的女人」,之后下定决心,和李安患难与共,永远支持李安的电影梦。

  李安从不掩饰对老婆的感谢,他曾说老婆的独立和支持是他最大的支柱,他失意时,老婆不会要求他出去工作,反而给他更大空间创作。 [ 俺想说几句 ] [ 查看网友评论( 1 ) ]
smilhaNew at 2/27/2013 16:17 快速引用
李安家族本是江西地主 建国初被镇压逃往台湾(图)

文章来源: 九江新闻网 于 2013-02-26 21:11:25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被阅读 35328 次)

核心提示:爷爷因“地主”身份而被镇压,那段时间一家人整天诚惶诚恐,总担心父亲哪天也被抓了去。迫于无奈,1949年底,父亲含泪忍痛与家人分别,而那时我还在母亲的腹中。父亲先逃到高安,准备辗转到美国继续求学,经过种种变数,最后还是到了台湾。




本文摘自:九江新闻网,作者:李诗彪 万普贵,原题:《忆名导李安之父李升》

我叫李亚莲,和当今著名导演李安是同父异母的姐弟,我们的生身父亲叫李升。1989年3月17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那天,我终于见到了自出生以来整整40年从未见面的父亲李升,此情此景,至今历历在目。

难以割舍离家乡

我的老家在德安县丰林镇乌石门村,父亲李升是家中的长子,因爷爷李飞鸿擅长做些生意,办了一些食品类加工厂,从事承包建筑工程等,家里累积了不少的商铺,家境不错。爷爷非常重视后代教育,父亲从小就舞文弄墨,饱读诗书。据说,当时父亲是德安县第一个到上海求学的人。工作后,父亲先后担任过德安县国民党党部秘书科长、中学校长、区党部书记,1947到崇仁县任县长。后到江西省教育厅任过一段时间的职,不久全国解放。

母亲杨德莲为父亲生了4个孩子,大哥李翰灵现在南昌,二姐李翰敏在德安农村务农,三姐袁瑞儿定居厦门,我排行老四。我和共和国同龄,爷爷因“地主”身份而被镇压,那段时间一家人整天诚惶诚恐,总担心父亲哪天也被抓了去。迫于无奈,1949年底,父亲含泪忍痛与家人分别,而那时我还在母亲的腹中。

父亲先逃到高安,准备辗转到美国继续求学,经过种种变数,最后还是到了台湾。在台生活稳定下来后,父亲又重新组建了家庭,生下了我同父异母的两个弟弟李安和李岗。

饱尝辛酸盼父归

父亲走后,家里顿时失去了顶梁柱,母亲只身带着我们兄妹4人相依为命。因为我们家是“地主”身份,家里没有一分田一分地,好在母亲心灵手巧又天性乐观,帮着别人做些针线活之类的杂事来维持生计。尽管这样,生活还是难以为继,无奈之下,母亲将三姐瑞儿抱送出去了,带着我们兄妹3人到了外婆家居住,在舅舅的帮扶下勉强度日。文革时期,母亲和我兄妹成天戴高帽、游街、住牛棚,那时的我,最怕的是白天到来,因为一到白天,母亲和我们又不知受到怎样的折磨。而在晚上,我可以静静地想念父亲,想像父亲的模样,多么想能得到父亲的疼爱,得到父亲的呵护,那怕有父亲一点儿消息也好啊。就这样我在对父亲一天天思念中长大,从襁褓中的婴儿长大为人妻、人母了,我想,这一辈子也许见不到父亲了。

据父亲后来回忆,他虽然生活稳定下来,但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我们。他写了上百封的家信,寄出去后都是杳无音讯。每天与家人共餐时,父亲都不会忘记叮嘱两个弟弟,不要将碗里的饭吃完,要留些与大陆的哥哥和姐姐们吃。他经常给弟弟们讲大陆家乡的事,讲爷爷的精明,讲母亲的贤惠,讲民风的淳朴。父亲治家甚有古风,教子极为严格,很长一段时间家里还要行跪拜礼。

弟弟李安就是在这样有浓厚中国氛围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家庭带给他的不仅仅是中国文化的浸染,父权家庭的中国典型模式也为他日后的作品提供了生活基础甚至是原始素材。

百感交集终梦圆

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叶剑英元帅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之后不久就陆续听说有台胞从台湾给大陆的亲人写信,我激动不已,对我来说最大的喜悦莫过于可能与40年未曾谋面的父亲重逢。于是,我开始一天天盼望父亲书信的到来,那样的日子也倍感煎熬。终于,1985年佳音传来,父亲通过回乡探亲台胞的联系,给我们带来了第一封书信,信中父亲告诉我们,他在台湾,一切都好,且是一所中学的校长。后来我们就相互通信了,父亲告诉我们,1988年一退休,第二年春天一定回家乡。

1989年3月17日,阴霾的天空飘着丝丝轻雨,初春的天气仍寒气逼人。下午我刚上班,便收到哥哥李翰灵由南昌发来的加急电报,告知“父已到昌,十八日到县”。刹那间我感觉我的心都要跳出了,40年!漫长的40年啊!终于盼来了朝思暮想的父亲,不能再等了,别说等到明天,一刻也不能再等,随手抓起包和伞,狂奔火车站,赶上了一趟开往南昌的火车。

火车到站后,我迫不及待地拨开蜂拥的人群一路飞奔,也不知道是怎样冲上6楼哥哥家的。推开虚掩的门,见一位慈详的老人正从内室出来,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就是我的父亲?老人面露温和的笑容哽咽道:“是亚莲吧,我的儿,你受苦了”,说罢,一把将我搂在怀中。而此时的我,两腿颤抖着抱着父亲发不出声来,手中的包和伞是怎样掉在地上的,全然不知,只感觉泪水顺颊而下,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哥哥轻轻走过来,抚了抚我的肩:“不要哭了,和爸爸好好聊聊。”父亲边抚摸着我边流泪说:“让她哭吧,40年啦!把40年的苦水全哭出来吧!”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徜徉在无比的幸福快乐之中,和父亲谈天说地,回忆往事。时间飞逝,短短6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父亲回到了台湾,没想到,这成了我们的诀别。

2003年,父亲离开了人世,我们也没再能见到他一面,这是我们的终身憾事。

如今,在两岸同胞共同努力下,两岸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2008年12月15日,“大三通”正式实现了,往来台湾更便捷了,我的弟弟李安也在上海和北京会见了家乡的政府代表。我们现在的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好了,我们打算今年就去台湾,去看看父亲,然后邀请两个弟弟到家乡德安来走一走。
smilhaNew at 2/27/2013 17:26 快速引用
李安得奖各地反应大不同 美国主流报章禁登其照片
大中小2013-02-27 03:46:29转发TwitterFacebook打印投稿电子报
【多维新闻】据香港媒体报道,李安凭《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再夺奥斯卡最佳导演,更是由美国名导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手中抢过来,意义重大。然而全球各地对这消息反应不一。内地和美国的反应难得一致,同感到酸溜溜,台湾和印度则欢天喜地放鞭炮庆祝。





李安

美国:主流报章不登相

斯皮尔伯格和林肯(Lincoln)都是美国人心目中的iconic人物,有谁会想到由他执导、讲述解放黑奴的电影《林肯》,居然会输给一位华人导演?美国CNN主播得悉后高呼“很意外”,而当地媒体也以爆冷来形容。美国报章《USA TODAY》头版和内页,没有刊登李安的照片。另一份报章《洛杉矶时报》,专业影评人Kenneth Turan撰文质疑颁奖礼,表面上觉得李安实至名归,实际上认为《刺杀本拉登》(Zero Dark Thirty)的嘉芙莲碧格露(Kathryn Bigelow)及《逃离德黑兰》(Argo)的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没获最佳导演提名,令赛果增添变量,字里行间始终认为李安不及斯皮尔伯格,又替获12项提名而仅得两奖的《林肯》感到痛心。该报章又举办网络民调,结果却有73%受访者撑李安实至名归。

印度:印语致辞掀高潮

李安绝对不是忘本的人。他在台上发表得奖致辞,以一句印度语“Namaste”(多谢)作结,据Bollywood影视公司高层Tanuj Garg形容:“就在那一瞬间,全印度的李安迷同步进入高潮。”《少年Pi》讲述由印度演员苏拉杰夏尔马(Suraj Sharma)饰演的少年Pi在海上漂流,除了男主角外,也有多位印度演员,包括曾参演《一百万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的Irrfan Khan扮演成年Pi、以及饰演Pi妈妈的Tabu等等,而两人都是获当地人民尊崇景仰的。事实上,印度Bollywood近年发展蓬勃,一直被视为活在Hollywood阴影下,李安向他们致谢,其意义相当深远。Bollywood女星Shobhaa De在twitter便说:“李安的一句Namaste,胜过他手上的小金人像。”

内地:网民指责新华网删谢词

都是致辞惹的祸。李安是华人之光毋庸置疑,他在致辞时三番四次感谢台湾,却没提及祖国,令内地人陷入尴尬境地。内地官方《新华网》在转载其他网站之报道时却删去有关内容,官方《新华网》自己的报道将李安的感言浓缩成“谢谢大家”。不少网民认为,李安获奖不应涉及政治层面,新华网删除与台湾有关的字眼简直是“政治过敏”!

台湾:铺天盖地庆祝

李安夺奖,台湾人沾上无限光荣,全城铺天盖地式的庆祝,情况比起06年李安凭《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首次夺最佳导演更甚:台北101大楼前晚8点半至11点半亮灯“李安赞台湾赞”赠兴。李安的母校台南一中更广播这消息,全校学生为李安鼓掌欢呼达85秒。而台视与Star Movies及Star World前日同步转播奥斯卡颁奖典礼,早上直播和晚上回放共吸引291万收视人口,创下了九年新高。与此同时,亦有人见风驶舵,曾公开批评台中市补助李安5,000万新台币拍摄《少年Pi》的议员蔡雅玲,在李安得奖后讹称看过他“拍摄”的《夺面双雄》(Face/Off)多次,称其拍摄手法真棒,却不知《夺》片实由吴宇森拍摄。



(子未 编辑)
smilhaNew at 2/27/2013 17:37 快速引用
给历史留个记录。
smilhaNew at 2/27/2013 17:37 快速引用
从李安总是拿最佳导演奖而得不到最佳电影说起

2013-02-27 10:41:23

李安现在应该是好莱坞的大牌导演了,光是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就拿了两座,而且我猜他以后还会拿至少一两个这个奖项,因为他的导演功力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就是说不管他导什么样的电影,都有可能获奖。而且不能不佩服李安的智慧。做为大器晚成的男人,他的智慧是经过岁月沉淀积累后而爆发的。他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从来也不会拷贝自己的电影。纵观他导的电影类别真的很杂很广,从武侠到同性恋,再到漫画、古典名著、到色情谍战。。。直到今天让他再次笑傲江湖的派。他的每部电影虽然体裁很不同,但又都有他自己独特的地方:他总会在他的电影中尝试深度挖掘所谓人性一类,所以他的电影就不同于美国好莱坞的很多洋导演,即使拍的是耗资如派、大量运用电脑特技如派这样的大制作,观众也是不单在欣赏极致精美的画面的同时而加入自己的思考,虽然那些其他的导演其中有很多的大牌如斯皮尔伯格和卡梅隆之类。这个特质就是李安鹤立鸡群、与众不同之所在。我猜他下一部将要翻拍的‘埃及艳后’,他又会尝试深度挖掘一下艳后在周旋于两位罗马最高权力掌握者之间的人性和内心发展一类。

如果能够把那些大导演归类一下,我觉得老斯、老卡应该是属于顶级魔术师一类,因为看他们的电影,感官的感觉绝对是让人惊喜、让人流连。而老李同志,呵呵,显然是属于哲学思想者一类。你看一部平庸的武侠电影,他会让你看到那些大侠们孤独寂寞的一面,所谓身在高处不胜寒。人们对一把宝剑的争夺,难道不是在影射我们这些凡人每日争权夺利呢吗?而一座断背山上发生而却在山下被蹂躏、被摧毁、不被认同的感情,难道不是在向世俗呐喊和抗战吗?。。。

派。。。至今也提不起兴趣来看,当然不是说不好,既然舆论好评如潮,当然不是空穴来潮的。但是我觉得我看李安同志的电影,实在是需要一种心情的。就像以前听说李安的‘藏龙卧虎’获奖,就兴致勃勃地跑去看,但一场看下来却是满心的失望。后来偶尔又再看那电影,才有了种不同的感觉。总觉得什么人性、宗教、幻觉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所以现在没有这种情绪,就最好不看了。

于是话说回来了,那么到底这算不算个怪现象:一个导演总是拿导演奖,但他的电影却总是跟那个最佳擦肩而过。个人认为问题应该是出在李安同志在选题材方面:回顾一下李安早期的电影,似乎更贴近现实一些,比如喜宴,比如饮食男女。但是自从他进入好莱坞后,人肯定是要被好莱坞同化的。虽然好莱坞其实也有喜欢现实题材的导演,他们拍出来的就会更能尖锐地反映美国社会的一些问题、一些矛盾。比如打败断臂山的撞车。我看了不下三遍,每一遍都觉得非常好看(断臂山,不好意思,硬着头皮看完了一遍)。但毕竟老李不是本土美国人,对于美国的一些非常本土化的问题不是关注不够,就是理解不够,自然就很少有机会能拍那些能揭露反映甚至是讽刺现实的东西。所以老李同志的电影就越拍越大,越拍越有气势,越拍越好莱坞化了,好在老李在拍这样的大片的同时,还在思考,所以他的成功还会延续。这也就是他总能拿导演奖的原因。

好了,下一部他的电影据说是‘埃及艳后’,以他的功力和电影烧钱的程度看,这个电影获奖的几率还是挺大的,虽然那位艳后的人选实在不咋地,不仅是不咋地,而且是俺最烦的一位。。。唉,别说,其实让她那位被驯服的很温顺的老公跟她搭档演还是很不错的一个选择呢!老皮当然不可能是演凯撒了,安东尼的角色简直就是他的翻版吗!


由一蓝张贴 @ 2013-02-27 10:41:23 (被阅读74次)
smilhaNew at 2/27/2013 19:16 快速引用
文 / 李安

1978年,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父親十分反感,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在美國百老匯,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當時我一意孤行,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父親和我的關係從此惡化,近二十年間和我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

但是,等我幾年後從電影學院畢業,我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苦心所在。在美國電影界,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華人要想混出名堂來,談何容易。從1983年起,我經過了六年的漫長而無望的等待,大多數時候都是幫劇組看看器材、做點剪輯助理、劇務之類的雜事。最痛苦的經歷是,曾經拿著一個劇本,兩個星期跑了三十多家公司,一次次面對別人的白眼和拒絕。

那時候,我已經將近三十歲了。古人說:三十而立。而我連自己的生活都還沒法自立,怎麼辦?繼續等待,還是就此放棄心中的電影夢?幸好。我的妻子給了我最及時的鼓勵。

妻子是我的大學同學,但她是學生物學的,畢⋯⋯業後在當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藥物研究員,薪水少得可憐。那時候我們已經有了大兒子李涵,為了緩解內心的愧疚,我每天除了在家裡讀書、看電影、寫劇本外,還包攬了所有家務,負責買菜做飯帶孩子,將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還記得那時候,每天傍晚做完晚飯後,我就和兒子坐在門口,一邊講故事給他聽,一邊等待"英勇的獵人媽媽帶著獵物(生活費)回家"。

這樣的生活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很傷自尊心的。有段時間,岳父母讓妻子給我一筆錢,讓我拿去開個中餐館,也好養家糊口,但好強的妻子拒絕了,把錢還給了老人家。我知道了這件事後,輾轉反側想了好幾個晚上,終於下定決心:也許這輩子電影夢都離我太遠了,還是面對現實吧。

後來,我去了社區大學,看了半天,最後心酸地報了一門電腦課。在那個生活壓倒一切的年代裡,似乎只有電腦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讓我有一技之長了。那幾天我一直萎靡不振,妻子很快就發現了我的反常,細心的她發現了我包裡的課程表。那晚,她一宿沒和我說話。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她快上車了,突然,她站在臺階下轉過身來,一字一句地告訴我:"安,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

那一刻,我心裡像突然起了一陣風,那些快要淹沒在庸碌生活裡的夢想,像那個早上的陽光,一直射進心底。妻子上車走了,我拿出包裡的課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丟進了門口的垃圾桶。

後來,我的劇本得到基金會的贊助,我開始自己拿起了攝像機,再到後來,一些電影開始在國際上獲獎。這個時候,妻子重提舊事,她才告訴我:"我一直就相信,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學電腦的人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你要想拿到奧斯卡的小金人,就一定要保證心裡有夢想。"

如今,我終於拿到了小金人。我覺得自己的忍耐、妻子的付出終於得到了回報,同時也讓我更加堅定,一定要在電影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因為,我心裡永遠有一個關於電影的夢。
smilhaNew at 3/01/2013 12:30 快速引用
看完李安的文章很感动。。。

心里有一个小问题:现在李安是功成名就了,一切都好说了。
如果,假设,李安没有成功呢?这太有可能了!

如果李安还是默默无闻的,怎样呢????
smilhaNew at 3/01/2013 12:35 快速引用
http://www.voachinese.com/media/video/1613339.html

焦点对话:征服好莱坞,李安凭的是什么?

台湾导演李安在星期天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再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为他辉煌的电影生涯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其实说起来,李安是一位大器晚成的电影人,37岁才拍出第一部电影。

李安24岁才来美国!
smilhaNew at 3/01/2013 15:46 快速引用
李安:有这样的老婆管着,哪有不成功的道理?



文章来源: 天津日报 于 2013-03-01 11:08:31




  2013年2月25日,第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华人导演李安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次夺得最佳导演奖。此外,这部荣获11项提名的3D电影还收获了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最佳原创配乐3个奖项,成为今年奥斯卡的最大赢家。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名冠世界的大导演,在介绍自己的成功经验时,竟语出惊人地自曝:“我是个怕老婆的男人,没有我‘强悍’的老婆就没有我的今天。”

  李 安

  1954年生于台湾,祖籍江西德安。国际著名华人电影导演。曾任台湾中影公司总经理,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1975年始,先后就读于台湾国立艺专戏剧电影系,美国伊利诺斯大学戏剧导演专业,纽约大学电影制作专业并获硕士学位。1997年凭《冰风暴》轰动国际影坛,并确立好莱坞A级导演地位。2009年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坚持拍电影的“最伟大导演”之一。获得金像、金球、金熊、金狮等众多国际性电影大奖。

  异乡遇知音,才子赢得佳人

  李安祖籍江西,父亲是中学校长,教子极为严格。家庭带给李安的不仅仅是中国文化的浸染,父权家庭的模式也为他日后的作品提供了生活基础,甚至是原始素材。

  尽管李安生活在这种环境里,他还是不可抑制地爱上了电影和表演。1973年,他做出了一个让父亲十分恼火的决定——离开家乡,报考台湾国立艺专戏剧电影系。在这个传统家庭里,从事演艺事业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父亲曾经赶到台北,想把儿子拉回家,没想到从小到大一向听话的李安这次就是不顺从,任凭父亲怎么劝,他始终不改决定。在艺专读书期间,李安对演戏和电影制作越来越有兴趣,曾获得台湾话剧比赛大专组最佳男演员奖。

  1978年年初,李安前往美国留学,这期间,李安认识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林惠嘉。

 

  当时李安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偶遇了这位身材高挑的台湾同乡林惠嘉,她有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和开朗的性格。李安非常喜欢她挂在胸前的那支墨绿色的签名笔和她入会时那个龙飞凤舞的签名,他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女生身上一定有非常优秀的素质。“你的字真漂亮。”当晚,李安端着酒杯与她攀谈起来。一聊之下才发现,原来两人是同一所学校的留学生。当时李安留学于美国伊利诺斯大学学习戏剧导演专业,而林惠嘉则正在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两人的校舍间隔不到500米。

  “意犹未尽。”这是李安在聚会结束后和林惠嘉告别时的分手语。林惠嘉莞尔一笑,取下挂在胸前的签名笔递给李安说:“这个签名笔送给你,我知道你‘关注’它很久了。常联系!”随即摆手离去。

  

第二天,性格腼腆的李安主动找到林惠嘉,约她到体育场去看球赛,对李安也颇有好感的林惠嘉爽快地答应了。身处异国他乡,两颗心彼此温暖呵护,渐渐融合在一起。

  每个星期日,林惠嘉总能接到李安打来的“热线”,“电话粥”煲得温馨又甜蜜,她能感受到电话那端一个男人火热的心跳。而自称不善言辞的李安,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间变得口若悬河,只要跟林惠嘉呆在一起,就像找到知音一般,总有说不完的话。李安说,林惠嘉是自己的最佳倾听者,她虽然没有女性特有的娇媚,但她的声音有股神奇的抚慰力量,每当心情欠佳时,只要听到她的声音,所有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1983年7月,徜徉爱河5年之后,李安和林惠嘉在纽约举行了婚礼。婚礼中西合璧,有上百人到场祝贺,连牧师也连连称赞,婚礼誓言在进行中曾数次被掌声打断。李安父母也赶来参加婚礼,他们坐在一张大红被单铺成的床前,接受新人施礼跪拜,当他们起身时,婆婆突然泪流满面,拉着林惠嘉的手说:“我们李家对不起你,让你结婚结得这么寒碜!”林惠嘉说:“我不在意表面东西,只要两人感情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这一切引发了李安的创作灵感。多年后李安回忆说,他拍的电影《喜宴》中的很多情景都是他当时结婚实况的翻版。而那条红床单,李安至今还珍藏着。

  妻子做后盾,苦中求索蓄势待发

  在纽约大学学习期间,李安便彰显了导演方面的非凡才华,1984年,他的毕业作品《分界线》,获得纽约大学生电影节金奖及最佳导演奖,并取得电影硕士学位。

  1985年,李安纽大毕业时,林惠嘉还在伊大攻读生物学博士,并且他们有了儿子阿猫,当时考虑孩子太小,妻子又没拿到学位,他决定在美国逗留一段时间。1986年1月,林惠嘉终于取得博士学位,从伊利诺斯市搬到纽约郊区,两人才结束分居生活。

  毕业后,李安打算在美国开拓自己的电影天地,然而,没有任何背景的华人,要想在好莱坞闯荡,简直比登天还难。希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霉运缠身的李安,一毕业即失业,涉世不久,便开始了漫长而无望的等待。

  那时候,李安的家庭,有点像“母系社会”,精明能干的林惠嘉,成了家中顶梁柱。她在纽约一家药物研究所工作,工资虽微薄,却能够养家煳口。而身为一家之主的李安,倒无所事事,整天呆在家里带孩子,买菜烧饭当家庭“煮夫”,一日三餐,酸甜苦辣,鸡零狗碎,他的锐气和激情,在柴米油盐中渐渐消失殆尽。陷入困境的李安,前途黯淡渺茫,一筹莫展。

  那时,李安困惑难堪,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听说了女儿女婿的状况,岳父岳母千里迢迢从台湾赶来,林惠嘉怕丈夫伤自尊,接机时就提前嘱咐父母:“你们可千万别提拍片的事,他最近心情不好,我怕他面子下不来。”妈妈心疼女儿:“我看你都累瘦了,弄个大男人在家养着,这算什么事嘛?他是男人,应该出去赚钱养家才是!”

  李安每天腰扎围裙,下厨为二老烹饪美味佳肴,岳母向来看不起游手好闲之人,常拿话敲打他:“李安,凭你的烹饪手艺,开个饭馆都行,何必呆在家里吃闲饭,如果你愿意,我出资,你来经营!”李安未置可否,明白岳母话中绵里藏针,一语双关,他面露尴尬,心里五味杂陈。   女儿拼命赚钱养家,女婿却赋闲在家吃软饭,岳母心里怎能平衡?有一天,趁李安不在,母亲便跟女儿唠叨:“你真想跟这种无用男人过一辈子?”一句话戳到惠嘉痛处,她不由潸然泪下:“我有什么办法,不是李安不想做事,而是他没有用武之地。”

  母亲的善意提醒,也在林惠嘉心里激起微妙波澜,环顾左右,那些与自己同龄的姐妹都纷纷攀高枝嫁豪门,活得幸福滋润,再看看自己,因操劳未老先衰的面容,她的心态一度失衡,不过很快又调整过来,她想通了,越是困境时,夫妻越应该互相支持理解,比起丈夫所受的心灵痛苦,自己身上这点压力算不了什么。想当年,就是冲着他满腹才华,才决定嫁他的,电影是他一生唯一的选择,所以无论他处于低谷或高潮,自己都必须接受。

  贤妻来把关,成名之后还需清醒

  “蛰居”的枯燥生活,磨炼了李安的性情。1990年之前,李安一直处于怀才不遇的境地,不停地到好莱坞碰运气,但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许多人都嘲笑他拍电影的热情是痴人说梦,而林惠嘉始终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他。6年中,夫妻两人从未到外面吃过饭,即使冬天林惠嘉也不用护肤品,她笑说自己很耐寒。林惠嘉宽容、能干,李安温厚、内敛,她的理性遇上了他的感性,就好像一座天平,为这个家找到了一个最适合的平衡点。

  经过6年的磨炼后,李安的“中国功夫”终成正果。1990年,台湾有关部门征选剧本,李安编写的《推手》一举获得台湾1990年的政府优秀剧作奖,奖金高达40万,之后很快由台湾中央电影公司投资开拍了。这部电影是李安导演生涯中的第一部长片,影片上映后好评如潮,他也因此获得当年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奖提名。所有人都称赞这个突然杀出来的青年导演,而李安此时已经36岁了。

  那次奖金拿到手后,李安第一时间就把它交给了妻子。本以为林惠嘉会去买自己喜欢的衣服和鞋子,谁知她却做出了一个令李安惊讶不已的决定——把钱借给了李安的弟弟。当时李安的弟弟李岗做生意赔了钱,正需要大笔资金以渡难关,嫂子的决定仿佛雪中送炭,让李岗多年后仍然心怀感激。

  家庭的温情与和谐促发了李安艺术细胞的“裂变”,之后李安乘胜追击,又拍了题材较为敏感的《喜宴》。这部影片上映后在台湾中老年家庭中引起了较大反响,票房纪录创下了历史新高。李安作品中流露出的不紧不慢,平淡之中透着张力的风格,赢得了众多观众的喜爱。随后,该片不仅获得第三十届台湾金马奖最佳作品、导演、编剧奖以及观众投票最优秀作品奖,而且还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第十六届亚洲人、美洲人国际电影节最佳编辑奖,李安也因此一跃成为世界知名导演。

  经过时间历练与打磨的李安愈发彰显出他过人的才气和特质。1994年,李安执导了《饮食男女》,成功地完成了他的“父亲三部曲”。该片获得了第七十七届大卫·格里菲斯奖最佳外语片奖,名列1994年台湾十佳华语片第一名。看到李安整天被鲜花、掌声、荣誉包围,林惠嘉把李安摆在家中的各种奖杯收了起来。李安明白了妻子的良苦用心,如果换了别的女人,可能巴不得到处炫耀呢。而妻子是那么的睿智,知道怎样才是对丈夫最好的帮助。他对妻子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我一定会给你捧回一座奥斯卡金像的。”

  1999年,台湾中影公司总经理徐功立力邀李安执导武侠片《卧虎藏龙》。李安从未导过武侠片,林惠嘉鼓励他说:“谁都有第一次,你不尝试,怎么就认定自己不行呢?我相信你,你能行的。”林惠嘉还特意找来了大量的武侠片,陪着李安一起观看,边看边把自己的想法记下来。

  李安投入到了紧张的准备和拍摄中,为了不让他分心,林惠嘉承担起了全部的家务。李安到大陆拍摄后,她更是几乎天天给他打电话,除了嘱咐他要注意身体外,还听他倾诉遇到的不顺心的事,然后耐心地帮他化解。假期时,林惠嘉还带着两个儿子从美国飞到大陆去探班,让李安无后顾之忧。

  2001年金球奖颁奖典礼上,李安凭借《卧虎藏龙》夺得最佳导演奖。当他手捧奖杯时,幽默而深情地说道:“我的惊喜之情难以形容,我要感谢我强悍的太太,她是《卧虎藏龙》里所有女角色的典范,坚毅、笃定、宽容、温情……”

  国际名导俯首甘做“妻管严”

  《卧虎藏龙》成功后,李安又开始了新的探索。2002年,他执导了耗资1.5亿美元的科幻片《绿巨人》。影片上演后,虽然票房不错,但却招致一片骂声。许多媒体都对他冷嘲热讽,说李安根本不会拍科幻片,拍得四不像。

  一直顺风顺水、生活在荣誉赞美中的李安,一下子被击蒙了。看到丈夫丧失了自信,林惠嘉非常焦急。她找来了大量的评论文章,将肯定李安的报道一一剪下来。为了让李安心情好起来,林惠嘉拉着他去旅游、散步,甚至拉着他一起去买菜,一起下厨房。她不断地鼓励他,让李安终于从低迷中走了出来。

  经过两年的等待、寻觅,李安终于等来了《断背山》。《断背山》的剧本在美国电影圈至少漂流了六七年,既没有导演愿意拍,也没有公司投资,只有李安相信自己的眼光,对此,林惠嘉很支持他,为了力挺丈夫,在《断背山》召开新闻发布会时,一向不爱出头露面的林惠嘉带着两个儿子出现了……

  果然,《断背山》在2005年威尼斯电影节及2006年美国电视电影金球奖上大获全胜后,又为李安带来了奥斯卡最佳导演的荣誉。两个儿子为李安总结了成功秘笈:“爸爸很幸福,能够娶到像妈妈这样的女人,这是爸爸成功的原因。”

  已经名满天下、获奖无数的李安,依旧低调谦逊。但谦逊只是在现实生活里,电影的世界里,李安并不谦卑。在他儒雅外表之下,是一颗狂野的心。他喜欢冒险、喜欢走钢丝,尤其这十年来的电影,从《卧虎藏龙》、《绿巨人》、《断背山》、《色,戒》到《制造伍德斯托克》,他始终游走于东西文化禁忌的临界线。这一次,酷爱在电影中冒险的李安,索性花费4年时间,拍了一部讲冒险的电影,这就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改编自作家扬·马特尔的同名长篇小说,讲述了一个名叫派(Pi)的印度少年和一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孟加拉虎在海上漂流共存的故事。李安很喜欢这部小说,还推荐给了林惠嘉和儿子。有一段时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成了李安家经常讨论的话题。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将这部充满哲理思辨的小说改编为主流商业大片简直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在林惠嘉的鼓励下,李安还是决定一试。他解决《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办法是:3D。电影圈公认,有三种东西不能碰,小孩、动物、水,结果在这部片子里聚齐了。

  李安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自己“最辛苦、最难过、最困难”的一部电影,他为此带领3000人工作近四年。该片被美国时代杂志称赞为“下一个《阿凡达》”。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2013年2月25日,在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现场,以11项提名入围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除了让李安荣获最佳导演奖,还拿下最佳摄影、最佳配乐和最佳视觉特效三座技术类奖杯,以四座奖杯的战绩,成为此届奥斯卡最大赢家。他在发表获奖感言时,更感性地提到:“我要感谢我在台湾的家人,我的太太,我们已结婚30年了,我爱你。”

  尽管李安不负众望,再一次捧起了奥斯卡小金人,作为妻子,林惠嘉仍然不忘“敲打”他:“不管你得了多少次金像奖,你还是那个李安。家不是片场,你该做的家务还得做。”  从当年默默无闻的“家庭煮夫”到今天全球最著名的华人导演,李安在生活态度上没有任何改变。说起婚姻生活对自己的帮助,他颇为自豪:“结婚30年来我从来没和老婆吵过架,因为我是个怕老婆的人,总觉得老婆讲的话句句都是对的……有这样的老婆管着,哪有不成功的道理?”



•在线申请最实惠的信用卡 - 12个月开户免息 + 5%现金返还 + 送里程点数换回国机票!
•曼康皮肤病特效治疗-湿疹,牛皮癣,白癜风,青春痘,脱发等
•许氏人参中特惠文学城网友,购满$89送花旗参茶20包装一盒。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伊美宝]缓解月经不调/更年期症
•信用卡新年优惠:看看哪些信用卡送高额奖金,让你获利千刀!!





吴青衣 发表评论于 2013-03-02 01:40:11

大陆女子与台湾比,似乎更浮躁,也太功利。一个可能原因是缺少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


joyfulfish 发表评论于 2013-03-02 00:11:28

我常常不喜欢李安电影中的message,可是我很赞同他对待生活的方式——他对自己热爱的与事业的执着,他择妻的智慧,他的感恩。他是一个很懂得把艺术和生活分开对待的人。愿他能保持他的单纯。


人在外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23:26:44

成名了,还把老婆放在前面,不简单,张导,陈导,冯导都已经不是原配了。


拉子哥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9:44:23

同意6869。


nycles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9:33:48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那智慧女,也未必人人都会看,这时候的男人,还是瞎子多。都是自找。


6869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8:08:27

台湾女人很有智慧,识大体,大陆女人差得多啊!


yuwwa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7:46:19

鼓掌!


x潇潇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6:39:55

李安是个高尚的男人,


tiger-22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6:07:46

真正精英人物大都夫妻恩爱, 乐于展示温馨家庭生活。如奥巴马,如比尔•盖茨,如马英九,如余杰,如李安,如贝克汉姆......这是正常现象。
倒是那些不入流的人物,或土包子暴发户,明明一大把年纪了,子女满堂,却出入如同单身,恨不得妻儿都消失,恨不得旁人都误认其未婚,恨不得赶快换妻娶小三。其猥琐心理路人皆知。
这些烂男人成天琢磨小女人,分散脑力,事业终难成大器。即使凭运气和小聪明一时发达,也难长久。如大陆那几个导演。



bluebluesky123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5:37:42

天朝愚民管女博士叫灭绝师太,所以出不了李安这种识货的大导演!

哈哈哈哈


吃了么?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53:04

baixianwan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29:57哎,人家老谋子的前妻当年也是全力支持丈夫事业的,砸锅卖铁地给丈夫置办摄影设备(相机),不料人家拍了几个电影后就把她给蹬了。可见这人跟人还真不一样,所以呢,男人不成功也不能怪女人哈。

--难怪狗日的张也就到这水平了。


吃了么?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47:25

接着看 “两个儿子为李安总结了成功秘笈:“爸爸很幸福,能够娶到像妈妈这样的女人,这是爸爸成功的原因。””

-- 这娃们一定是听了他爸的话才这样说。 同意!
运气只找执着的人。


BMF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47:13

小记好本事,林姑娘的心理活动知道得丝毫不漏。


bzonline123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43:24

找个台湾婆娘做老婆,比找个大陆婆娘做老婆强多了。


吃了么?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36:31

“...那次奖金拿到手后,...——把钱借给了李安的弟弟。”

看到这儿,看不下去了,眼泪只剩眼泪... 只希望LP大人能看到此文...


baikaishui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35:36

楼下真会总结成功经验,那Steven Spieberger 换了这么多老婆,Cameron也换了一两次吧?怎么解释呢?难道是只能洋导演换,牢中导演就不能换?


charwu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34:05

李导的智慧与老婆的强悍是成正比的。


baixianwan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29:57

哎,人家老谋子的前妻当年也是全力支持丈夫事业的,砸锅卖铁地给丈夫置办摄影设备(相机),不料人家拍了几个电影后就把她给蹬了。可见这人跟人还真不一样,所以呢,男人不成功也不能怪女人哈。


baikaishui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23:10

看了这篇文章,文学城里的Loser都给自己挽回了面子,原来都是老婆大人没有找对。其实西方更盛行的说法是恶妇造就伟人。古代著名的是苏格拉底,近代是林肯。以下是个著名的典故:
有一天,苏格拉底正和几个朋友高谈阔论,探讨哲学或伦理问题,突然一盆冷水从他头上泼下来。这是他妻子的杰作。他妻子是有名的泼妇;当然不仅仅因为如此泼水。早成落汤鸡的苏格拉底大笑着对他的朋友们说,我知道嘛,刚刚打了雷,马上就会下雨的。

所以看成功人士的故事,不要随便得出“自己之所以没有。。。”的推论。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14:48

张艺谋的电影似乎都是拿自己的屁股和私处博眼球,俺觉得不值得提倡。


小玄人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4:05:43

看完这篇文章终于明白张艺谋输在老婆上,没把女人搞定,只能算半个男人。


azkaban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3:56:16

明明是看胸部,非说看胸部上的签名笔。胸大的女生记得要在胸前挂个东西,给看的人个借口。


永远是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3:41:32

我个人认为张艺谋的电影更好, 更能传达中国的特色. 红高梁, 大红灯笼高高挂, 活着, 秋菊打官司, 英雄, 十面埋伏, 满城尽带黄金甲, 都可以说是经典作品, (黄土地也应该算是张的作品), 都有浓郁的中国文化在里面.

李安的电影更现代, 更西方, 所以得到西方人的欣赏.

但是张艺谋的电影更有中国特色.


20090909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3:30:00

终究是个爷们儿,一见面先看胸器。。。。所谓大器晚成是这意思吗?^_^


甜咪咪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3:24:42

尊敬李安夫妻,成大器。别的就不提咯。


baixianwan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3:21:05

顶楼下。愚昧是要传染的。


完了没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3:11:37

有正确世界观价值观和生活态度,集知性理性严格清醒豁达隐忍等无数优点于一身的太太,的确幸运。李安也很好,值得女人为之付出。祝福他们!


huahualan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3:02:32

其实李太也不是凡人,生物学博士呢!女人知书识礼明大义,才能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无条件地支持丈夫的事业。
而大陆的导演们都喜欢胸大无脑女,长此以往,他们自己的智商也会越来越低,还拍得出什么好电影?


穿高跟鞋的猫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3:01:26

怕老婆爱老婆的男人就是有福!


zhu_charlie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2:45:08


Good Writting !! Ding.
张艺谋 needs a PhD wife !
go 张艺谋 !


卷毛小花猫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2:37:42

楼下那位-断箭是吴宇森导得好不好?
认为阿范大比pi好的人,个人认为更适合看儿童片。。。


cwx99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2:30:28

to neoreturn
"本人没看3D的Pi. 感觉这片子不怎么样.前万别跟阿凡达比.哲理好象也没什么.很简单的故事.
李其实还有一部片子,这文章没提,短箭, 动作片.挺好看的.李最大的优点是不断拍新的风格影片.挺难得的."

你是想说《断箭》 吧,那是吴宇森导的


--1234567-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2:29:54

应该让我老婆看看这篇文章。


innovate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2:27:40

成功的人怎么说都可以。李安也可以说“我成功的秘诀是脚上有鸡眼”哈哈。


cqmu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2:00:49

伟大的妻子,成就先生,也成就自己


princessonthepea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55:54

好感人.伟大的女性!


neoreturn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54:26

在我看来,“Pi”比“阿凡达”强太多了!
--------------------------------------------
本人没看3D的Pi. 感觉这片子不怎么样.前万别跟阿凡达比.哲理好象也没什么.很简单的故事.
李其实还有一部片子,这文章没提,短箭, 动作片.挺好看的.李最大的优点是不断拍新的风格影片.挺难得的.


隋唐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51:24



轰十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42:11
哎,陈凯歌,张艺谋们啊。差的不仅仅是导演水平啊。




落云归尘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43:40

心中有党的人,无论看什么文章都能看出党的存在,这不是文章的问题,这是人心的问题。


Jgbg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43:22


好李安!好老婆!

男人找好女人难,女人找好男人更难。







cat-lover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42:28

现实就是没有背景的华人想在美国混出名堂真是不容易,即使你在美国读书又有才,最后还是得回故乡混出点名气了人家才会鸟你。


轰十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42:11

哎,陈凯歌,张艺谋们啊。差的不仅仅是导演水平啊。


blueflame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33:27

co 不能让我老婆看到这种文章


周游喜相逢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31:08

挺美好的一件事,被俺们的知音体一写,味道就变了。把林嘉惠写得跟“党”似的。


胡不归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28:42

"该片被美国时代杂志称赞为“下一个《阿凡达》”。"

在我看来,“Pi”比“阿凡达”强太多了!


不瘦的白胖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18:05

不能让我老婆看到这种文章


宅男 发表评论于 2013-03-01 11:16:13

赞同!

并祝福!
smilhaNew at 3/02/2013 06:42 快速引用
ztzt 李安电影《Life of Pi》观后感 ztzt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漂浮着一个救生艇,艇上立着一只威猛的老虎;救生艇的后面拖着一个用木条搭成的简易木筏,木筏上站着一位少年。

李安导演的电影《Life of Pi》,于2012年11月21日在全美公映。老虎和少年,是影片中的主角,大海和救生艇,是影片的主要场景。




电影《Life of Pi》,改编自一位加拿大作家的同名小说。影片类型为 Adventure Drama,是一部具有魔幻特色的故事片。电影上映以来,受到了观众和评论界的好评。

电影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一位名叫 Pi 的印度少年,家里是开动物园的。全家人带上一些动物,登上了一条轮船,准备移民至加拿大。途中遭遇暴风雨,轮船沉没,少年 Pi 和一只老虎在海上漂浮了两百多天,终于获救。

著名导演李安,充分使用电影技巧和电脑技术,将一个原本简单的故事拍摄得细腻流畅,唯美动人。影片的音响和视觉效果都很出色,某些场景和对话,能带给观众回味和思考。

影片描述主角 Pi 一生中的三个片段。童年时和父母哥哥生活在印度;少年时和老虎一起在海上漂流;成年后在国外定居。影片用不同的音乐类型来衬托不同的场景。在印度时的音乐富有异国情调,欢快迷人,体现出印度歌舞的特色。在海上遇险时,音乐喧嚣急迫,很好地烘托出暴风雨的威力。成年后的 Pi 在家中讲述往事,背景音乐很轻微,可以让观众安静地倾听和思考。

少年 Pi 的扮演者是一名印度少年,这是他第一次上银幕。他在影片中的本色表演,符合角色的特征。少年 Pi 的身上体现出一种犟劲和闯劲。

影片中的老虎让人惊艳。老虎的角色举足轻重,它和少年在海上互相提防,互相依赖。用电脑动画制作的老虎很出彩,漂亮威风。影片中有个场景,老虎站在船头,仰头望着深远的天空,然后低下头来,那一刻它的眼睛里似乎有思绪流动。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的画面,有一种奇幻迷人的视觉效果。影片的色彩很美,绚丽迷人。深远幽蓝的天空,波光闪烁的海面,翠绿晶莹的小岛,玲珑透亮的海底世界,梦幻般的鲸鱼出水。一处处的美景,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和美妙。

《Life of Pi》中有几处壮观的大场面,海浪,风暴,沉船,类似的景象在其它电影里也曾见过。与众不同的是这部影片中的一些静态画面,色泽很纯,用很少的几种颜色,从不同的角度,拍出了奇特的效果。

油画效果


奇妙波光


柔美静谧




影片用大部分的时间,描绘少年 Pi 和老虎在海上漂流的惊险旅程,这样的故事很适合孩子们观看。它让孩子们懂得,在面对困境时不要放弃,要相信自己,要学会和动物相处,要鼓足勇气坚持到底。

影片的最后十分钟是给大人们看的。成年后的 Pi 用安静的口吻,讲述了海上漂流的另一个版本,一个令人震撼的版本。那里面有冷酷的现实,无情的人性。

这是一部老少咸宜的电影。不同年龄,不同经历的人,看完这部电影后,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解读。相信哪一个版本,取决于你对人性的思考,对宗教的信仰,对世界的看法。

李安是一个具有人文情怀的导演。他的作品通常是细腻唯美,很好看。李安很善于讲故事,用细节来展示各种各样的人性。

影片最后,人到中年的 Pi 流着泪说:“我很后悔,没能向父亲说一声感谢,谢谢他对我的教诲;我很遗憾,没有和初恋女友告别,向她说一句再见。”

生命就像是一场告别,从起点对一切说再见。我们身边的一切都可能离去,父母、兄妹、朋友、恋人,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在我们还来不及说再见的时候 ...

一部好电影,在带给你视觉享受的同时,也让你思考和回味。
smilhaNew at 3/06/2013 07:15 快速引用
李安:谦和力量造就的成功逻辑
大中小2013-02-28 02:25:14转发TwitterFacebook打印投稿电子报
【多维新闻】华裔台湾导演李安又获奖了。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李安凭借《少年Pi的奇幻漂流》第二次获最佳导演奖,并获得最佳配乐、最佳视觉效果、最佳摄影四大奖项。至此,李安一共收获了两届奥斯卡最佳导演、两届金秋最佳导演、拿过两届柏林“金熊”、两届威尼斯“金狮”,两届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导演,一届阿斯卡最佳外语片。只差“金棕榈”,李安就彻底完胜大满贯。





按照世俗的观念,多数人尊重的是成功的结果,而非坚持梦想的过程。因为几乎无人会在遇见一位梦想即将淹没于庸碌无奇失败生活中的李安时,有耐心和眼力像他的老婆林惠嘉那样郑重地送上一句告诫:“安,要记得你心里的梦想。”

有意思的是,来自台湾的李安在国际上的同类巅峰成功,似乎没有遭遇当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时的尴尬,遭国内吐槽不断,相反,几乎赢得了华人世界的一片欢呼。国内导演李少红感叹说,“他运气一向是很好!”但是如果靠运气能连拿奥斯卡4项大奖,显然不能让华人世界赞誉得如此痛快、舒服和统一。

想起柴静采访李安时他所表现出来的状态:说话谦和,面带微笑,语速偏慢,用词普通。要是不知道他是一位获得众多奖项和盛产多个优秀电影作品的国际知名大导演,你绝不会想到他是一位电影届的世界级大师。那些本就因为李安新作中蕴含的哲思而感佩的观众,当看到有如此平静温和,甚至略带羞涩眼神的电影人,只会更加欣赏和五体投地。可能正应了所谓的作品如人,让人相信艺术的最高是人类的情感,哲学等,而李安用谦和、低调的方式,一步一步做到了完美和统一。

谦和首先代表低调有爱。因为有爱,才能拍出负责任的作品。李安的电影有东方文化独有的含蓄内敛,有痛,有压抑,隐忍的爱。就像李安在台上领奖时一句“我爱你”谢妻,让其在台湾的弟弟李岗看后意外得不敢相信,“因为他们平常不会讲这个,他们的关系比较像马英九跟周美青。” 很多观众虽然不了解李安本人,但都很喜欢他作品里毫不吝啬展示出的温暖和富有人性的爱。以关爱他人之心并怀揣宽广的胸怀,可以浸湿视野中所有的生物,包括你眼中恐惧的老虎。

李安说:“太精明的人有时候做不成事情,是因为他们不再把幻想当真。那只虎从来没有存在过,那是我幻想出来的,因为比老虎更可怕的是海上的绝望。这头卧虎是我们的欲望,也是我们的恐惧,它给我们危险,它给我们不安,但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我们保持精神上的警觉,才激发你全部的生命力与之共存。”

谦和可以润滑、打通跨越东西方文明的障碍。诚如台湾作家、主持人陈文茜对李安获奖的点评,他跨越了时间、性别、宗教。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宗教这一点表现得非常突出。谦和还帮助李安跨越了心理和真实,跨越了欲望和理教的挣扎。当每一个人都被以上的某一个框架死死束缚住的时候,他却可以理解这一切,从而进入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因此,虽然李安来自一个小小的岛屿,尽管他的电影梦必须于美国完成,但他从未脱离过中国文化对他孕育了的那部分,这就是中国人的美德,谦逊,刚毅,包容。这让闯荡好莱坞的李安总能保持很特别的状态,并能把这种特别发挥成一种东方文化的独有优势。

谦和还可以打破偏见。西方价值系统仍然是这个世界的相对主宰,在我们梦想中国能回到汉唐,对外输出价值、理论、文化,真正和西方体系平起平坐之前,我们要先学会融入和融合。就好左脑是中国思考模式,右脑是美国思考模式,当两种思维方式并存,融合好的结果一定是与众不同甚至可以成为一种时尚的优势。不同世界文化的反复冲突、渐进式交织融合,最终一定会打破彼此某些领域的偏见,哪怕顽固如文化差异、政治偏见。

为了急于打破偏见,有人不惜用战争武器、有人用争吵对骂,其实骨子里都是傲慢和强势。好在电影的方式可以用假象的残酷唤醒人心深处的温柔。于是李安就把自己放低再放低,低到可以看得见也努力让我们看见每一个灵魂的温柔。“拍电影不是一种独裁,你必须谦卑,你必须温和,要敏感慎重地与人沟通,坦陈自己的缺点,与他人分享梦想,也允许大家说出自己的梦想”,李安的成功逻辑就是这么简单——用温柔的方式打破偏见,从而找到梦想的真谛。

华语文化丰富多彩,全世界华人都可以从中汲取灵感,生成作品,让更辽阔的世界看见一个谦和且辽阔的中华艺术的特性和灵魂。感谢李安,他的沉淀与脚踏实地,让更多的大陆人看到自己脚下土壤的浮躁和怯除浮躁的紧迫。



(徐笑东 撰稿)
smilhaNew at 3/07/2013 15:17 快速引用
專輯名稱: Life of Pi [Soundtrack]《少年Pi的奇幻漂流》
藝術家: Mychael Danna
發行時間: November 19, 2012
唱片公司: SONY MASTERWORKS
專輯類型: Movie Soundtrack


故事大綱: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分為三部分。

在第一部分,已經是成人的主角, Pi, 回憶他的童年。為了紀念一個在法國名稱皮辛‧墨利多‧帕拓爾〔Piscine Molitor Pator〕 的游泳池,父母給他取名為皮辛‧帕帖爾〔Piscine Patel〕。由於Piscine發音聽起來接近英文發音的「尿尿〔Pissing〕」,他的同學們取笑他,給他取了一個「尿尿」Patel的綽號。為此,受夠了同學取笑的他,在中學時期改稱自己為Pi(即圓周率)。他的父親在 Pondicherry 擁有一間動物園,在童年期間,Pi了解一些動物心理學,而他的父親也提供了Pi富裕、舒適的生活方式。 Pi從小在印度宗教中洗滌,但是在14歲的時候,因緣巧合之下,他接觸了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他單純地只想要愛神,也因此開始了他同時依附、追隨著三種宗教。他嘗試著從這三種不同的宗教信仰來瞭解神──也發覺了這三種不同的宗教不同的優點。

後來,由於印度當時政治上的一些紛擾,Pi的家人決定賣掉他們的動物,然後搬到加拿大。在小說裡頭的第二部分,Pi的家人帶著一些他們動物園的動物,搭著一艘日本貨物船,踏上了遠渡重洋──從印度到加拿大的旅程。但是出海才不到幾天,貨船遇到了暴風雨而沉船了,他的家人也在船難中死去。暴風雨過後,恢復意識後的Pi發現自己跟一隻斑點鬣狗、一隻受傷的斑馬、跟一隻猩猩和一隻成年孟加拉虎在一艘小救生艇裡。

在與動物共存的環境裡,Pi親眼目睹了動物的原始野性。斑點鬣狗殺死了已經受傷的斑馬,後來鬣狗也殺死了猩猩。一隻藏在帆布下,名叫理察‧帕克(Richard Parker)的孟加拉虎跳出來殺死了、並吃了斑點鬣狗。驚慌的Pi利用了一些能夠漂浮的器具,製造了一個小的漂浮筏,用繩子把漂浮筏跟小救生艇繫在一起,然後逃到小漂浮筏上。在人與動物裡共存、想活下去、精神緊繃的壓力下,Pi給理察‧帕克他所捕捉到的魚跟收集到的淡水,也同時試圖用一邊吹哨子、一邊搖晃船讓理察‧帕克暈船來制約牠。最後,理察‧帕克習慣了Pi的存在,他們也從此在船上共同生存。

Pi回憶起、述說著在海上漂流時所遇到的不同的場景,其中包括了發現一個島嶼,島嶼上住了許多狐獴,但是島上所覆蓋著的藻類其實是有肉食性的。227天後,救生艇被沖上了墨西哥海岸。理察‧帕克立即逃遁入附近的叢林。227天的涵義是圓周率的略估值, 即22/7.

在小說的第三部分,兩位從日本交通部來的官方人員來調查沉船的原因,當Pi告訴他們,他與動物共存的故事,他們覺得這個故事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Pi告訴了他們另外一個版本──當人失去人性的之後的版本──Pi跟著另外三個倖存者在救生艇上。另外三個倖存者包括輪船的廚師、斷了一隻腿的船員、和Pi的母親。貨船的廚師殺了船員跟Pi的母親,把他們倆切成一塊一塊來當做食物跟當餌。這時,從日本交通部來的兩位官方人員想要知道的是船難發生的原因,既無法找出船難發生的原因頓時也選擇接受了,Pi所描述的第2個事實,無再追問。

連接起了兩個故事之間的關係──斑點鬣狗是輪船的廚師、受傷的斑馬是船員、猩猩是Pi的母親、而那隻名叫理察‧帕克的孟加拉成虎則是Pi他本人。 Pi問了那兩位日本官方人員,問他們會選擇哪一個版本。日本官方人員想要知道的是船難發生的原因,既無法找出船難發生的原因,而Pi給的兩種故事版本,也沒有人能證實哪一個版本是真的,最後那兩位日本官方人員選擇了Pi的動物版本。Pi謝過他們後,深富涵義地說了:「信神也是如此」。


曲目:

01. God Storm
02. Flying Fish
03. Pi's Lullaby
04. Piscine Molitor Patel
05. Pondicherry
06. Meeting Krishna
07. Christ in the Mountains
08. Anandi
09. Tsimtsum
10. Set Your House in Order
11. Skinny Vegetarian Boy
12. The Island
13. Back to the World
smilhaNew at 3/07/2013 18:29 快速引用
李安感人文章的中英文版本 2013-03-10 20:36:43



李安一家

李安最近凭"Life of Pi"第二次获得奥斯卡的最佳导演奖,追平了好莱坞著名导演Steven Spielberg的记录,虽然后者在票房和影响力上很难有人与他匹敌。李安本人也是华裔第一代在美国寻梦的成功故事,他在国际场合儒雅的风范再好不过地展现了华夏文明。李安在台北读了从大陆迁台的国立艺专,懂行的人说那是艺术领域名牌中的名牌,杭州的中国美院也是从国立艺专演变而来的。

李安的留美历程起始于中西部的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他在香槟重读了本科,并且在那里遇见了他未来的太太林惠嘉,她是从台湾来的在香槟读生物博士的留学生。后来李安在纽约大学拿到MFA(艺术硕士),这些美国教育背景应该是很不错的。大家知道,Spielberg被USC拒绝后在加州州立大学(CSU)长滩分校毕业,但是他二十岁出头就有人资助他拍电影,Spielberg的第一部电影是一部关于高速公路上大卡车追杀小车司机的很乏味的故事。

李安远没有Spielberg这么幸运,他的外国人身份使他NYU毕业就等于失业,没有工作达六年之久,全家仅靠太太在纽约巿郊外的纽约医学院做研究的收入维持。这就是李安这篇感人文章的背景,Irene Shih还费力将它翻译成了英文。


Ang Lee: A Never-Ending Dream


English translation by Irene Shih

http://whatshihsaid.com/2013/02/26/ang-lee-a-never-ending-dream/


In 1978, as I applied to study film at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my father vehemently objected. He quoted me a statistic: ‘Every year, 50,000 performers compete for 200 available roles on Broadway.’ Against his advice, I boarded a flight to the U.S. This strained our relationship. In the two decades following, we exchanged less than a hundred phrases in conversation.

Some years later, when I graduated film school, I came to comprehend my father's concern. It was nearly unheard of for a Chinese newcomer to make it in the American film industry. Beginning in 1983, I struggled through six years of agonizing, hopeless uncertainty. Much of the time, I was helping film crews with their equipment or working as editor's assistant, among other miscellaneous duties. My most painful experience involved shopping a screenplay at more than thirty different production companies, and being met with harsh rejection each time.

That year, I turned 30. There's an old Chinese saying: ‘At 30, one stands firm.’ Yet, I couldn't even support myself. What could I do? Keep waiting, or give up my movie-making dream? My wife gave me invaluable support.

My wife was my college classmate. She was a biology major, and after graduation, went to work for a small pharmaceutical research lab. Her income was terribly modest. At the time, we already had our elder son, Haan, to raise. To appease my own feelings of guilt, I took on all housework-cooking, cleaning, taking care of our son-in addition to reading, reviewing films and writing scripts. Every evening after preparing dinner, I would sit on the front steps with Haan, telling him stories as we waited for his mother-the heroic huntress – to come home with our sustenance (income).

This kind of life felt rather undignified for a man. At one point, my in-laws gave their daughter (my wife) a sum of money, intended as start-up capital for me to open a Chinese restaurant-hoping that a business would help support my family. But my wife refused the money. When I found out about this exchange, I stayed up several nights and finally decided: This dream of mine is not meant to be. I must face reality.

Afterward (and with a heavy heart), I enrolled in a computer course at a nearby community college. At a time when employment trumped all other considerations, it seemed that only a knowledge of computers could quickly make me employable. For the days that followed, I descended into malaise. My wife, noticing my unusual demeanor, discovered a schedule of classes tucked in my bag. She made no comment that night.

The next morning, right before she got in her car to head off to work, my wife turned back and-standing there on our front steps-said, ‘Ang, don't forget your dream.’

And that dream of mine-drowned by demands of reality-came back to life. As my wife drove off, I took the class schedule out of my bag and slowly, deliberately tore it to pieces. And tossed it in the trash.

Sometime after, I obtained funding for my screenplay, and began to shoot my own films. And after that, a few of my films started to win international awards. Recalling earlier times, my wife confessed, ‘I’ve always believed that you only need one gift. Your gift is making films.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studying computers already, they don't need an Ang Lee to do that. If you want that golden statue, you have to commit to the dream.’

And today, I've finally won that golden statue. I think my own perseverance and my wife's immeasurable sacrifice have finally met their reward. And I am now more assured than ever before: I must continue making films.

You see, I have this never-ending dream.


Original text (in Chinese):


文 / 李安


1978年,当我准备报考美国伊利诺大学的戏剧电影系时,父亲十分反感,他给我列了一个资料:在美国百老汇,每年只有两百个角色,但却有五万人要一起争夺这少得可怜的角色。当时我一意孤行,决意登上了去美国的班机,父亲和我的关系从此恶化,近二十年间和我说的话不超过一百句!


但是,等我几年后从电影学院毕业,我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苦心所在。在美国电影界,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华人要想混出名堂来,谈何容易。从1983年起,我经过了六年的漫长而无望的等待,大多数时候都是帮剧组看看器材、做点剪辑助理、剧务之类的杂事。最痛苦的经历是,曾经拿着一个剧本,两个星期跑了三十多家公司,一次次面对别人的白眼和拒绝。


那时候,我已经将近三十岁了。古人说:三十而立。而我连自己的生活都还没法自立,怎么办?继续等待,还是就此放弃心中的电影梦?幸好。我的妻子给了我最及时的鼓励。


妻子是我的大学同学,但她是学生物学的,毕⋯⋯业后在当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药物研究员,薪水少得可怜。那时候我们已经有了大儿子李涵,为了缓解内心的愧疚,我每天除了在家里读书、看电影、写剧本外,还包揽了所有家务,负责买菜做饭带孩子,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还记得那时候,每天傍晚做完晚饭后,我就和儿子坐在门口,一边讲故事给他听,一边等待”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生活费)回家”。


这样的生活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伤自尊心的。有段时间,岳父母让妻子给我一笔钱,让我拿去开个中餐馆,也好养家糊口,但好强的妻子拒绝了,把钱还给了老人家。我知道了这件事后,辗转反侧想了好几个晚上,终于下定决心:也许这辈子电影梦都离我太远了,还是面对现实吧。


后来,我去了社区大学,看了半天,最后心酸地报了一门电脑课。在那个生活压倒一切的年代里,似乎只有电脑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我有一技之长了。那几天我一直萎靡不振,妻子很快就发现了我的反常,细心的她发现了我包里的课程表。那晚,她一宿没和我说话。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她快上车了,突然,她站在台阶下转过身来,一字一句地告诉我:”安,要记得你心里的梦想!”


那一刻,我心里像突然起了一阵风,那些快要淹没在庸碌生活里的梦想,像那个早上的阳光,一直射进心底。妻子上车走了,我拿出包里的课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丢进了门口的垃圾桶。


后来,我的剧本得到基金会的赞助,我开始自己拿起了摄像机,再到后来,一些电影开始在国际上获奖。这个时候,妻子重提旧事,她才告诉我:”我一直就相信,人只要有一项长处就足够了,你的长处就是拍电影。学电脑的人那么多,又不差你李安一个,你要想拿到奥斯卡的小金人,就一定要保证心里有梦想。


如今,我终于拿到了小金人。我觉得自己的忍耐、妻子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同时也让我更加坚定,一定要在电影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因为,我心里永远有一个关于电影的梦。




[打印]

由雅美之途张贴 @ 2013-03-10 20:36:43 (被阅读9405次)










雅美之途 的评论 回到顶部



雅美之途 评论于:2013-03-11 06:49:52 [回复评论]

回复huabing的评论:
您这深刻的哲学问题,让我也很难回答。


huabing 评论于:2013-03-11 03:13:34 [回复评论]

理想主义的女人和超现实主义的女人得对比。让成熟的男人低头,让富有的女人忏悔。是什么力量培养出不同的男人和女人?是家庭的力量还是社会的力量?你认知吗?
smilhaNew at 3/12/2013 14:17 快速引用
华夏快递 : 陈文茜:为什么台湾能出李安?
发布者 lixindai 在 13-03-01 23:57


贺莉丹采访

  李安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后,与他交往较多的台湾知名媒体人陈文茜接受本报近两个小时采访,探讨的核心话题是,台湾,为什么会出李安?

  陈早在2009年就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结缘,彼时台中市长胡志强曾力邀李安所在电影公司来台为该片勘景,因未编列预算险些流产,适逢陈文茜为外婆举行百年冥诞,胡志强出席,陈文茜当即以外婆名义捐款100万元新台币,最后用于影片选择拍摄地的花销。陈文茜与李安的家人也有多次交往,通过她详谈李安家庭成员的相处的感受,也勾勒出李安生长的文化环境。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几乎90%都是在台湾拍摄而成,李安也在奥斯卡获奖感言中特别提及,“谢谢台湾,特别是台中”。

  台湾像李安这样的家庭很多

  《21世纪》:李安的电影涉及很多文化源流,很多人看后会疑惑,他是生长在一个典型的台湾家庭,但自己像“少年派”那样,接触了很多不同文化吗?

  陈文茜:李安的父亲是一位中学校长,他父亲身上保有了一种中国儒家家庭传统,有一种很特殊的父爱,他父亲在当中学校长时,对学生特别关照,不苟言笑、要求严厉,但对学生却特别关注——这很像传统中国家庭的父亲,有种威严感,但这并不代表父亲对孩子没有父爱。

  而在台湾的教育体系底下,李安是一个失败的学生。李安那时的功课一直都很不好,以我们台湾的教育体系来讲,功课不好就叫失败,功课好就叫成功。李安从小就有电影梦,他就会自己写奥斯卡三个字。而台湾的教育体系基本是不给一个有奥斯卡梦的孩子提供鼓励的。

  李安念了他父亲当校长的学校,他的(处理)方法是,远远看见他父亲,他赶快就背着书包拐一个弯,假装没看见,逃离他的父亲。当时李安是一个失败的、受挫折的学生,他面对他父亲的方法虽然是回避,但他知道那是因为父亲对他的爱有所期望,而又有所落空。

  李安跟他父亲之间的关系,最明显的表现在他的家庭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中,这三部李安早期的电影某种程度上完成了他处理和他父亲之间关系的过程。在《推手》里,面对一个同性恋的儿子,他爸爸的态度是什么?一直走路,一直走路……早就识破这件事,但不说破。

  李安不是一个同性恋,但在他父亲的内心中,李安是个不符合期望的儿子,可他父亲不说破,用一种独特的方法关怀他。李安念台北“艺专”,就是连高中都没念,完全不符合他父亲对他的期待。后来他父亲也期待他出国读书,学费很昂贵,所以你想在那个年代,他父亲一定是拿了很多钱让他去Illinois(伊利诺斯大学)上学;他需要一面打工一面读书,他又到NYU(纽约大学)念书,都是很贵的学校。他一直往前走他的梦,他的父亲也一直往前走,他们俩所希望的路不同,走的方向完全相反……但有一种包容、有一条绳子紧紧地拉住这父子俩。

  我觉得那种父子间的冲突,却又包了一层包容,这个包容的文化在我们台湾社会的民间跟家庭里是非常强烈的,似乎在每个家族大体都如此。台湾社会这样的家庭非常多,他们不管内部怎样冲突,不管彼此之间感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他们一致对外,彼此间很像拔河一样的拉锯战,而这场拉锯战里有条绳子使他们永远不会分开。

  所以当李安处理和他父亲的冲突时,他用三部影片去交待,这三部影片里每位父亲的形象都是沉默的,跟他儿子之间都是有距离的,父亲都有种威严,站得直挺挺的,都有种苦是往肚子里吞的;儿子用一种充满了理解的心去理解他和父亲的冲突,这个儿子等于是用一种进入他父亲的灵魂的方法去理解为何俩人是如此不同。

  在李安的传记《十年一觉电影梦》里,他说,是电影梦抓住了我。我访问李安时,问他,你对于这份电影梦的坚持,像谁?是不是跟你父亲坚持的性格一样?他跟我说,不,我像我妈妈。在那样的一个台湾外省家庭里,妈妈是很重要的角色,因为这个家庭(在台湾)没有其他亲戚。

  大概六七年前,李安的妈妈还得了台湾长青组(70岁以上的老人)乒乓球比赛的冠军,我问她,你为什么还会去打这个常青组比赛?她说,在大陆时她就是体育选手,在逃难时特别有力气,到台湾后,快60岁时,她得了五十肩(肩周炎),医生教她怎么甩手,她甩着甩着想,这不就是打乒乓球的姿势吗?那去打乒乓球好了。李安跟他弟弟李岗担心妈妈一个人,给她请了个外佣,她对待外佣就像对待家人。我在旁边看,那个外佣跟她的关系特别有趣,跟她像姐妹,天天一起去操场,去散步,去买菜……她把一个从菲律宾来的外佣训练成一个跟她一起打乒乓球的伴,她俩共同得了长青组比赛的冠军。这个故事是有一次我在他们家吃饭,李安的妈妈告诉我的。

  当时,李安的《断背山》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我去李安的妈妈家吃饭,他妈妈也没有任何傲气,他们还是住在台北比较郊外、相对比较便宜的公寓里,家里很简朴,而他们家很会做菜,做各种不同类型的菜。李安的妈妈看到我就好像忘了她的儿子李安是我们所有人崇拜的偶像,就觉得像看到大明星一样,说,我终于见到了“小妹大”了(陈文茜主持《文茜小妹大》这档节目)……

  所以当我访问李安时,他跟我说他像他妈妈,我就知道,这个孩子,他在他父亲身上得到了挫折,所以他把他自己放得非常非常的低。

  我觉得,一方面,他父亲跟台湾的教育体系让他是有挫折的;另一方面,他母亲的爱、他母亲的毅力、他母亲看待事物的平淡,使他不认为这种挫折有什么了不得,所以他也没有愤恨、不满,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累积,某个程度他也想办法去理解和父亲之间那条绳子两端的拉拔,他永远没有忘记那条紧紧缠住父子的绳子。

  《21世纪》:从台湾整个社会文化来讲,会有一些氛围影响到李安吗?

  陈文茜:放大到台湾整个社会来说,我觉得台湾这个社会不太鼓励仇恨、嫉妒、不满。对我们来说,这种太尖锐的事可能会引起人们一时的注意,但最后这个社会就会渐渐远离那个太尖锐的声音。

  台湾的教育体系其实也有问题,它不会特别鼓励李安这种人。但是,台湾文化里有一种非常重要的概念叫做放下;另外就是学习。台湾社会大的文化氛围跟一个家庭的氛围,要求你不断地替对方想,是一种要求放下恨、放下怨、放下不满的文化。所以我感觉,台湾的文化对人的嫉妒少了一点,对人的恨少了很多。在台湾,如果一个人很成功,我会去学他为什么很成功,而不是去恨他为什么成功,也不是第一个怀疑他是怎么成功的。

  台湾社会也不是完全都那么李安化,它仍有尖锐,仍有一定的仇恨,并不能放下。只是相对好点。那李安在这时适时出现,对我们所有活在这个岛屿上的人都是一个很大的提醒——为什么他这么迷人?

  李安也不promote(凸显)他自己,他在任何场合都是感谢别人,他不会把自己凸显成明星。他把自己放得很低,低到他可以理解每一个灵魂里头的温柔,低到他可以超越他和父亲之间的价值观差异,超越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他既不会特别崇拜西方,也不会特别炫耀东方,他也可以超越宗教。

  要说台湾跟中国大陆社会整体上大的一项不同,我不得不说,台湾很小,小到它知道它在国际政治里头是没有角色的,国际经济里的角色即使有,它也不会觉得很自豪。所以它没有中国大陆曾历经的屈辱,也没有现在崛起的傲气,台湾没有这两种情绪。对过去没有太深的恨,对现在没有过度的傲气。这一点跟大陆的差别太大了。

  我的感觉是,某个程度来讲,或许我们整个台湾有一部分像李安,我们是(受)挫折的,我们是很小的一个岛屿。台湾社会也不能说到处都有李安,但这个社会比较可能产生李安这种人。

  我刚讲的是,台湾能孕育出李安的大环境,可我告诉你,台湾社会未必会孕育出第二个李安,其中最核心的一个原因是:李安不是一个大男人,而他碰到了一个了不起的妻子。这个妻子说,他们也曾经吵过架,但是她后来突然就想通了,他把家事、孩子照顾得很好,她也可以好好去工作,家里也不欠钱,就这样吧。李安的太太是一个够独立的女性,李安个人也没有中国男人的自大与自卑。台湾太少李安这种男人了,台湾男人是很自大又很自卑的,他一旦自大不了了他就自卑,他自卑的时候又更自大。光靠自己的自卑与自大他就能把自己消耗完毕。

  “他低到可以理解每一个灵魂里的温柔”

  《21世纪》:你曾提到,李安的作品中贯穿了一种温柔又坚强的人性,这个东西没有变过。

  陈文茜:温柔又坚强,很多人都做得到,连我都做得到。

  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的人格特质,他把自己放得好低好低,低到他可以理解每一个灵魂的温柔;同时他是那么勇敢地坚持自己梦想,是一路追梦、面对挫折的人。后者难,前者更难,而他同时做到了这两项。所以在那些功名利禄面前,他的表情、他的样子才那么迷人,才会变成一个“李安热”,他等于在无言之间征服了所有的华人。

  他非常腼腆,但他很自信。这是他的迷人之处。

  我跟他对谈时,他会说,你问我这些问题,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向来就是一个不知道怎么表达的人,我也不知道诶……他讲话的语气就像一个小孩!

  我跟他同台那天,他们说,李安导演不善言辞,拜托我去。我去了后,我们几个算是很会讲话的人,只有他例外,可他当然是全场最迷人的人。他一讲完这句,主持人就问,文茜,你怎么看导演说的话?我说,我们上当了,让我们把场子搞热,结果我们话说得越多,越显得我们邪恶,李安就越纯真,主持人,对不起,从现在开始,你问我任何问题,我的标准答案都是,我不知道诶!李安就哈哈大笑,说他应该把这句话拿去注册,然后他就整个脸都涨红了说,好吧,那我承认我的确是有一点天分,我在片场时,我们遇到了浪啊、3D方面的困难时,大家很慌张,就看着我,我有一种天分让所有人都信赖,知道我可以解决,其实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办,但我在现场大家就觉得我是一个稳定的力量,我回去晚上都睡不着觉,一直想怎么解决,慢慢静下来,我想到了解决方案,第二天我就片场就指导大家解决。

  结束的时候,他跟我说,我在你面前像一个透明人,我以后不要跟你同台了。(笑)

  “他就是少年派”

  《21世纪》:如果李安没去美国,一直呆在台湾,你认为他现在会怎样?

  陈文茜: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当李安知道自己够小、台湾也够小时,他就知道他的电影梦一定要在美国完成,可他永远没有忘记他来自什么地方。

  他如果一直在台湾,我觉得他顶多拍得出《推手》这种片子,《Life of Pi》他绝对拍不出来,他的世界就停留在《推手》,甚至连(能否)拍出《喜宴》我都很怀疑。

  (上世纪)80、90年代,李安在纽约有一帮朋友,而我们在纽约的时间是有重叠的,他的朋友中有三分之二都是跟我重叠的。我40岁生日party,他也都来,我们都在。他是很安静的人。我们台湾讲,那帮朋友很会“盖”,说话天花乱坠,每个人都像周立波似的。李安就不擅长言辞,就用他纯洁的眼睛看着大家,大家就觉得他是一个nice的人,是个可爱的好友,可是大家认为他是这个圈子里头最没有才气的人。他的朋友里头包括了舒国治,一个后来小有名气的文人,还有画家、舞蹈家,也包括其他有电影梦的人,那些朋友中有大部分人都帮助了他拍《推手》、《喜宴》、《饮食男女》……可是李安当时的沉默让很多人误判,以为他是所有人里头最没有才气的人。

  尤其是李安6年在纽约完全没有工作的时候,他就是不断在看,不断在学习、观察、反省、累积。那时刚好台湾新闻局有电影辅导金,他的三个脚本都跟他的父亲、家庭有关,当李安跨越了他和他的家庭(关系处理的)过程,等于是跨越了他人生最难的课题——如何跨越他和他父亲的那条绳子。

  当绳子不再变成拔河关系时,他开始飞了,他开始拍各种不同的题材,《冰风暴》、《绿巨人》、《卧虎藏龙》……成为日后我们所有人认得的李安。他拍《绿巨人》票房很差的,他拍《断背山》之后也不是急着再拍下一部片子,他拍了《色戒》,没有得任何奖。他已经等待了很久,他不会被A、B、C奖所迷惑,也不会被功名利禄迷惑太久、太深。

  《21世纪》:据说2009年你曾跟李安电影团队捐款100万元新台币,让台湾最终成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取景地。

  陈文茜:这个事情不足挂齿。而全世界都在做城市行销,都在争取大导演到他们那里去拍摄。美国的电影公司有个规格,就是来看拍摄地的时候都要坐头等舱、携带家眷。当时有澳洲、曼谷、台北、台中等好几个城市争取李安,那(台北市长)郝龙斌也曾给我打过电话说,文茜,这种事情我们都不知道行情……

  另外,大陆的人可能不了解台湾的预算制度,台湾的预算科目规定很严格,比如,(台中市长)胡志强要申请拨款,他们会问,片子还没拍,怎么拨款?以胡志强的能力,他要去募100万,台中市什么人都可以捐款哪!我觉得,第一,李安的电影拍得好;第二,胡市长有眼光;然后,那年刚好是个缘分,是我外婆100岁冥诞,我是台中人,就以我外婆的名义捐款给台中,那胡市长问我说可不可以做这个用,我说当然好啊。我跟李安认得,我跟他见面,我采访他,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那时他们坐飞机来的100万元(新台币)是我捐的,他到今天都不知道,这种不足挂齿的事情你跟人家提,不是很丢人吗?!

  《21世纪》:你在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时候,你还能感受到那个你熟悉的李安吗?

  陈文茜:我看了原著,也看了他的电影,再比对原著,看他把哪些部分舍弃或保留。日本保险公司雇员来看派,派给他们讲了第二个故事,这是原著有的,可是在电影里这个画面是干的,他们一直在讲话,而原著中很多煽情的部分都被他删光了……一个导演要有多大的胆量!可是李安告诉我,那是他最有力量的一部分。他讲完以后我就觉得,对,他多么有力量,他告诉了我们,人多么活在自己的成见当中。这一点,我佩服他,我没有他这个勇气。

  我访问他的时候问他,Are you the Pi?(你觉得你是派吗?)他说,yes。其实他一直是。

  他获奖的时候为什么下面有那么多人站起来鼓掌?因为这部影片对大多数导演来说,已经望尘莫及了。

  我在访问李安的时候,他压力很大,因为他有一次被选为全台湾最有公信力的人中的第一名,他说他那天晚上都睡不着觉。那人家会觉得好得意。他觉得,完了完了,我被选为第一名,那我怎么办?我一定要做好榜样……他就觉得,他自己要更好。我们称之为荣耀的,他认为是责任。(笑)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smilhaNew at 3/15/2013 18:01 快速引用
李安自曝婚姻生活 2013-05-12 19:59:47


李安图书封面

  导演李安以第一人称口述的方式,讲述了自己电影生涯第一个十年的追梦历程。站在荣耀的巅峰,李安却告诉所有人,他眼中的自己是“一个没用的人”:他,两次高考落榜,却意外步入舞台生涯;他,从纽约名校高分毕业后,遭遇“毕业即失业”;他,在美国做全职“家庭煮夫”,整整六年;人往四十岁走,他才华满腹,却只能在剧组守夜看器材,做苦力。他“不好意思再谈什么理想”,却不知理想已深埋心底。

  从电影系毕业后,李安在家蜗居六年,主要负责烧饭带孩子。有时候也出去到剧组打打工,做些零碎事情。

  惠嘉对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她自己独立生活。她没有要求我一定要出去上班。当然她赚的还不够用,因为研究员只是微薄的基本薪水,有时双方家里也会变相接济一下。我一直不想让父母操心,我们家从来不谈钱,但爸妈也会寄钱来给我们救急。

  我拍片后,许多人都很好奇我太太是个什么样的贤内助。有一次,北一女北美校友会因为她是“李太太”颁发杰出校友奖给她。她对“妻以夫贵”的事情很不以为然,在致辞时就很不上道地一语道破:“我只是不管他,leave him alone。”其实这正是我最需要的,她给了我时间与空间,让我去发挥、去创作。要不是碰到我太太,我可能没有机会追求我的电影生涯。

  我和林惠嘉是在伊利诺伊大学时,前去世界青少棒冠军赛为中国台湾荣工队当拉拉队加油时认识的。1978年8月3日,我到香槟城伊大报到,不久就和一群留学生开车到芝加哥附近的盖瑞城去看青少棒冠军赛,那年荣工队获胜,我们同车比邻而坐,因而认识。

  1983年8月19日,我们于相识五周年纪念日结婚。在纽约市政府公证。婚礼派对还是蛮特别的,很多《喜宴》里的情景都是我结婚实况的翻版。

  林惠嘉是她家最杰出的孩子,先后就读再兴、北一女、台湾大学,是伊利诺伊大学博士。我们结婚时,岳父和她二姐来,她二姐从圣荷西自家花园里摘了两朵巨大的新鲜玫瑰,还绑上松枝及别针,好让我们这对新人当胸花。没想到这个妹子一看那么大朵花:“要我戴树啊!”当场发飙不肯戴。还是伴娘罗曼菲机灵,正当大家乱成一团时,她跑到楼下花店去找了一束秀气的小花,才平息了新娘子的怒火。

好友王献篪穿条短裤,开我们的车子送我们去纽约市政厅注册结婚,因为路不远,其他宾客步行前往。没想到王献篪走错车道,一下就弯上了布鲁克林大桥,当时正逢交通堵塞,结果我们绕了一大圈,等我们到达时,他们早在半小时前就到达会场了。王献篪去停车,久等不来,负责照相的冯光远外出打电话询问,来回不到两分钟,他回来时,我和惠嘉已经彼此互道“I do”行礼完毕,结婚照也没照到,就这样乱七八糟地结过了。有一年,精于看相的好友余季无意中拿起我的手掌一看,顿时惊呼:“啊!那年你居然敢结婚,也不翻翻皇历跟八字对一下,你那年结婚一定搞得乱七八糟!”

  不过晚上的婚礼派对倒是十分浪漫别致,我们在好友郑淑丽租来的旧仓库工作室开派对,十分热闹。大家尽心地布置场地,罗曼菲和王献篪从高速公路边摘了大束野花来,电影道具、布景都成了现成的装饰,因为没冷气,便从友人处搜刮了一堆电风扇来,摆在房屋的四周送风。大家在客厅里跳舞,背面大片墙面成了银幕,放映我的毕业作《分界线》,还蛮特别的。

  远从台南赶来的爸妈,坐在一张大红被单铺成的床前,接受我和惠嘉的磕头跪拜,正跪拜完,妈妈突然掉下眼泪拉着惠嘉的手说:“惠嘉,我们李家对不起你,让你结婚结得这么寒碜,我们老远从中国台湾到美国一点用也没有。”这一幕,后来成了《喜宴》里的情景。而那张红床单,收藏多年,在《喜宴》里也派上用场,成了赵文瑄[微博]和金素梅新婚夜的床单。此外,《喜宴》中新郎新娘啃吊鸡脖子等戏码,我们也领教过。

  不过一想起拍《喜宴》时,我给戏里的新娘挑礼服、化妆打扮,我太太都没有经历过这些,我心里就有着罪恶感。

  我一直觉得喜宴很荒谬、很假,它是一种社会表态的仪式,其实跟婚姻没什么关系。惠嘉是个不爱俗套的人,我在婚礼前两个礼拜还在忙着拍毕业作《分界线》,所以这个婚礼被我们搞得一团糟,其实也是下意识对喜宴仪式的一种反抗。但父母千里迢迢地从台南飞至纽约,没想到我这个李家长子的婚礼居然如此的不庄重,让父母很伤心。我才发觉,喜宴的形式虽然荒谬,但人投入的感情却是真的,这也引发我之后拍摄《喜宴》的灵感。

  婚后我和惠嘉人隔两地,她继续念书,我在纽约剪辑毕业制作。1984年5月,我还在等毕业作冲印出来,大儿子阿猫诞生时,我这个爸爸还不知情地在纽约公园里玩棒球、丢飞盘。直到晚上回家,才知太太已经生产,第二天赶忙搭机飞去伊利诺伊看妻儿,当我傻傻地冲进医院时,大家一见我来都高兴地鼓掌。原来头天半夜惠嘉独自进医院时,医生问她要不要通知丈夫,她说:“不必。”问要不要通知友人,她也说:“不必。”她感到羊水破了,自己开着快没汽油的车子来到医院,院方还以为她是弃妇。所以老二石头出生时早产,我就特别盯在一旁,她还是频频赶我走:“杵在这儿干吗,你又不能帮忙,你又不能生!”挤孩子出生时,我去拉她的手,她还把我挡开,让我一点参与感都没有。

  我和太太是典型的互补性格,我委婉柔和又心不在焉,不太懂得照顾自己和别人;太太性情刚直专注、独立聪明,和她所学的微生物科学理性中带细腻的性质很像。

  在生活里,不论我的事业处于低潮或高峰,我们的感情一直差不多,相处上也没太大差别。

  在精神上,她以前比较痛快,从前她工作忙,我依赖她;我出名后,现在她有时候要出来做李太太,打搅了她的工作。

  我觉得,夫妻间相处不是一成不变的,都需要做适度调整,甚至以变化来保持不变。以前我在外面谦卑,回家一样谦卑。现在我在外面比较神气活现,回家再谦卑,就觉得是在调整,其实是保持不变。

  而每经历一次成功,又要做些调整。像现在,不论坐地铁或上街,老是被人认出来。去中国馆子,都没法子坐下来安静地吃顿饭。

  前些日子我和太太到纽约法拉盛的华人区去买菜,我把菜装上车,太太到停车场对面的路边买西瓜,有位台湾来的太太对她说:“你真好命,先生现在还有空陪你来买菜!”

  “有没有搞错啊,是我今天特别抽空陪他来买菜的!”那位太太听到我太太这么说,一时气结,半天接不上话。其实以前她就很少陪我买菜,现在也一样。不过她管家有她的一套,儿子们服服帖帖,我也很服气。

  中国人造词很有意思,“恩爱”,恩与爱是扯不开的。


[打印]

由加拿大断肠人张贴 @ 2013-05-12 19:59:47 (被阅读63次)
smilhaNew at 5/13/2013 16:23 快速引用
[Time : 0.08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49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