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zt北大校长王恩哥——“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的典范 3/23/2013 07:01
北大校长王恩哥——“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的典范(2013-03-23 11:18:14)转载▼


今天,看到了一条轰动的新闻:王恩哥当上北京大学校长,成了副部级高干了。这不禁令我感慨万千:当年王哥作为科学院“百人计划”应聘回国,在中科院物理所的食堂里,我几乎每天中午排队打饭,都可以碰到的这位当时就已经谢了顶的王恩哥,王哥。一晃,十七、八年过去了,今天的王哥出息了。

记得当年有一次排队打饭时,我正和周边的几位童鞋胡侃,谈到海外的物理学界,牛人可分为三等:一等牛人,尊称一流,是打冲锋改变着全球物理学的研究方向的牛人,这叫引领着学术圈;二等牛人呢,则依靠嗅觉灵敏,一流的放了个屁,二流的能立马领悟吸收、然后开始造文章,这叫活跃于学术圈。一流、二流的牛人,已经把全球物理学顶尖大学和研究机构阵地全盘占领,只有他们才能在得到tenure的职位:有个铁饭碗、有资格独立申请研究经费。三流的呢,就是在学术圈里做了N个博士后或研究助理什么的,摸爬滚打之后却没混出名堂来,只能一时游离在学术圈,最终只有两条路可走:或者在海外脱离学术界找份工打,或者“毅然回国”继续在我们第三世界的中国学术圈内厮混: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啊!

说到这里,我插了一句嘴:若到了三流这份上,还是“毅然回国”好啊。以目前我在美国的大学童鞋为例,一流的尚没有、但二流的已有好几位,他们岂能回来应聘中国科学院的这个 “百人计划”啊!这个计划也就能把在国外拿不到tenure职位的三流学子们招来!而我们这帮未喝过洋水的,若猫在国内还不出去,那就得被这批回流的三流们压着,永远也入不了流了。我们还是得争取出去做个博士后什么的,回来以后怎么着,也是个三流子啊……

说到这里我一侧身,忽然发现王哥就排队在我的右后方:糟糕,我这话不是影射他就是“毅然回国”的三流子么?但王哥很显风度,不仅没有被我们的谈话所刺痛,反倒笑眯眯地接过我们的话茬,讲了个短故事,谈到在美国当三流子也未必不幸:他谈到在两年前他在美国时,和同事开车去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中途在一家饭馆吃饭。这位饭馆老板端菜上桌时,听到了他们的学术谈话感慨了一句:你们谈的这些学问,我这个开饭馆的也能听得懂,我原来也与你们同行。我是后悔开饭馆晚了,早知道开饭馆比做学问更容易成功,我早该脱离学术界开饭馆了……

后来,我们端着饭碗回办公室,还在讨论王哥讲的这个故事是否真实。他究竟是因为我们讽刺他为三流而打圆场,所以才编了这个故事让我们开心呢,还是真有这么回事?当时我们表示不解的,主要是这个故事里说开饭馆的老板要亲自端菜上桌。这应当是餐馆服务生干的事情啊?两年后笔者移民加拿大了,才感觉到王哥当年讲的这个故事,很可能就是真实的,并没有夸张:在北美开饭馆的老板的确不像在中国,能有什么老板的架子,餐馆老板端菜上桌伺候人,乃是常态。

这些年来笔者亦不断从网上看到、以及从昔日的友人那里听到,王哥在步步高升:当上物理所的所长了,成了院士了,入中央党校学习了,荣升北大研究院的院长了,进而北大常务副校长了,这不,又成了副部级的北大校长了。但唯有一点遗憾的是,王哥似乎未能免俗,也具有从海外游走一圈又回到中国的人们,通常具有的那一点毛病,那就是吹:而这当中最俗的吹,就是所谓的“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以下就是来自对王哥的采访、并最终写入了百度百科里的文字:

http://baike.baidu.com/view/701677.htm

王恩哥放弃美国休斯敦大学的工作回中国发展的举动在美国华人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从生活、工作条件都优越得多的美国回到中国,同时回绝了亚洲其他著名研究机构的邀请,很多人都不理解王恩哥,但王恩哥的想法却很简单:“国家培养了我这么多年,现在科技发展需要人,我有这个责任。”

以上这段文字,显然存在不少误导:

首先,所谓“放弃美国休斯敦大学的工作回中国发展”后,居然“在美国华人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之说法,就让人莫名其妙。请问这个美国休斯敦大学的工作,是个什么高级的工作?放弃这么个工作,怎么可能引起什么“轰动”效应呢?

美国休斯敦这个城市我没去过,我更不了解远在1995年之时,那里的华人能有多少,“轰动”的表现形式又是什么。但我想,休斯敦的华人绝对比本人所在的加拿大多伦多的华人要少得多。移民加拿大后,我定居在多伦多办网络媒体,十几年来经常采访多伦多本地华人社区的各类活动,XXX因回流中国,朋友三四为他/她举办个小型欢送会,当然是常有的事情,但此等事情绝对谈不上会引起任何“轰动”效应:本地西文媒体绝不可能报道,只是华文媒体可能报道但也绝不会有什么“轰动”,且主要是针对原来在本地小有名气的、服务华人社区的活跃人士,如从事了许多义工的侨领、或者在中国就有点知名度的演艺界人士,他们在加拿大拿了身份又回流中国了。如果在多伦多大学的有一个来自中国的访问学者要回国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从未听说哪位中国访问学者要回国发展竟然能引起什么“轰动”,我也没有印象多伦多有任何中文媒体报道过类似的消息。

其次,所谓“从生活、工作条件都优越得多的美国回到中国,回绝了亚洲其他著名研究机构的邀请”,这就有点 “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那么个意思了,这可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最俗不可耐的语言。这句话安在王哥身上,恐怕也有点无稽之谈。

根据王哥的简历,他是在1991年拿到了北大的博士学位,在1995年“百人计划”回中国之前,他不过是美国休斯顿大学的研究助理,这应当不是tenure的铁饭碗职位,而是属于要四处撒简历、谋求博士后之类的临时性工作——博士毕业才四年的这种研究助理之学术地位,当属研究资历的初级阶段。所以,处以这种地位的人居然“回绝了……著名研究机构的邀请”就显得很滑稽:王哥只是干着一份零时工的同时,又申请成功了另一份零时工,而琢磨着回到中国就可以转正了才没去:这岂能说是“回绝”了“邀请”呢?

另外,在欧美、包括澳洲日本等发达国家,干博士后或研究助理这类零时工的活,当然会比在麦当劳打工要强点,但绝对算不上找到了一份什么正经的工作:一个人如果能到一家公司研发部去做一个正式的雇员,就绝不可能再去干这种零时工。王哥选择“从生活、工作条件都优越得多的美国回到中国”,其实是从表面工资可能高一点、但绝对没有前途的零时工,而转正成了前途无量的“百人计划”之学科带头人(表面工资不会太高、但实际经济利益也绝对不低),后者当然合算得多!怎么能说得出口“国家培养了我这么多年…我有这个责任”的这种占了便宜又卖乖的话呢?

最后,说点实在的话。就拿近年来中科院的“百人计划”所引进的这批海外“人才”来说,目前他们当中也有不少成为中国新一代的两院院士了。但这批已经当上了院士的“人才”中,有几个敢于自己说,其水平够格在北美的二流大学里,混上个助理教授当当?这就是绝大部分当今中国院士们的学术水平,这种低水平局面要得到提高,需要一代人扎扎实实地做学问而不是吹牛,靠“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来吸引眼球,只能自欺欺人。
怎么感觉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呢?

回国是需要勇气的

不管怎么说,王恩哥还是可以让人尊敬的,佩服的,至少是现在。
smilhaNew at 3/23/2013 07:01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6.7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