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的回忆 3/30/2013 18:53
正在看:
Dreams of Joy
From the author of Shanghai Girls
Lisa See
说到文革期间嘛东西都要票:布票粮票油票,那个时候生活很苦啊,不是一般的苦,山东沂蒙山区苦中更苦,所以出现了“闯关东”,为嘛?活不下去了。
我的7姨就经常救济我们钱和粮票,粮票还分2种:地方粮票和全国粮票,记得我给7姨写过感谢信:我们怎么这么穷啊?给您添麻烦了,给钱给粮票,真是不好意思!7姨就笑了:你小孩一个懂什么?好好念书!
7姨是嫁得好,7姨父是吉林省的高干,7姨在吉林省外贸口上班,记得一次7姨来山东看我们,当时我好像是上小学1,2年级,7姨给我买了个钢笔,是用墨水的,可以补充墨水,反复使用的,我爱不释手! 这个印象太深了!
我姥姥是1976年去世的,在病危的时候我7姨要到姥姥家探望,7姨的单位领导说我7姨和地主家庭划不清界线,7姨说划不清就划不清吧,我就这一个母亲,坚持从吉林回到山东我姥姥家,回来的时候我姥姥已经神智不是很清楚了,7姨握着姥姥的手泪如雨下,第2天姥姥就咽了气。
俺娘14岁教书,14岁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教书教什么书?这也是当时俺娘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我提的问题。当时地富反坏右全被打倒在地并且塔上了1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广大的贫下中农扬眉吐气了,斗地主分田地真忙!可有一样,很多人不认字,男的还好说,上学去。女的就麻烦了,当时的山东农村特封建,学校里几乎见不到女生,女孩子都不上学,工作组急眼了,去贫下中农家里做工作动员他们的女孩子到学校念书。但没有效果,最后谈判的结果是:

那个XXX (就是俺娘)人好念书也好,她要是能做老师我们愿意跟她学。
工作组二话没说,转身就要找到了我姥爷,当时我姥爷是这个学校的校长,工作组一来就被免职了,还被监督劳动,俺娘当时上小学4年级,我姥爷说:她教不了啊,工作组说:您根本就不想让贫下中农的孩子有文化!姥爷说:您们直接和她说吧,我是同意,她只要愿意就中。
smilhaNew at 3/30/2013 19:22 快速引用
文革时还如此有人情味的七姨,可歌可泣。
花溪 at 3/30/2013 22:43 快速引用
花溪 :
文革时还如此有人情味的七姨,可歌可泣。

谢谢回应!
父母年纪越来越大,所以我和他们聊天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smilhaNew at 3/31/2013 01:58 快速引用
你这两节筆墨铺叙匀称,不焦不燥,读来舒坦。

有一部电视《欢天喜地七仙女》,我前些天看了几集,还不错。
Bosuzke at 3/31/2013 02:54 快速引用
谢谢回应!
我姥爷有9个女儿,3个儿子,祖上好几代是商人出身。
smilhaNew at 3/31/2013 03:07 快速引用
工作组找到了俺娘,根本不用动员,一点选择也没有,找你是瞧得起你,一个地主的女儿,那个年代,根本就不用想。
俺娘就这样上岗了。那年她14岁,上了岗就是参加了革命工作,这一下俺姥爷姥姥的待遇就不一样了,马上姥爷也不用下地干活了,俺娘每个月分米多少,分面多少,什么什么多少,当时是不发工资的,发实物。女学生奔着俺娘去上学的越来越多,俺娘动脑筋想办法,增加学习的趣味性,名声在外,工作组长是个女的,对俺娘非常器重,说:你放开了手脚干,我做你的后盾,俺娘非常感激,念念不忘这个女组长。
smilhaNew at 3/31/2013 11:24 快速引用
老乡。
Tingting101.tara at 3/31/2013 15:09 快速引用
Tingting101.tara :
老乡。

哈哈,握握手
smilhaNew at 3/31/2013 16:32 快速引用
好的好的,呵呵

smilhaNew :
Tingting101.tara :
老乡。

哈哈,握握手
Tingting101.tara at 3/31/2013 18:17 快速引用
好大的题目
好坚强的女性
好幸福的哈兄
光叔 at 3/31/2013 19:17 快速引用
惊动光叔了。。。

贵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一看到光叔马上就想到俺老爸打太极拳的事情来,他70岁那10多年20多年的时候领着几十人上百人打太极拳,他在我们县大体育场的主席台上,下面好多离退休的老干部,大多数是老头老太太。。。 那时候我在省城工作,周末回家看父母,一天早上起床起早了,老爸说闲着没事,跟他去锻炼锻炼,结果到了现场才知道这么大个场面,这么大个动静!

我老爸在主席台上很淡定,很潇洒,很帅气!70多岁的老头了!

现在是92岁了,看看他去年我回国时给我写的字:很苍劲很凝重但又举重若轻。。。
smilhaNew at 4/01/2013 02:23 快速引用
现在说说我们哥仨上大学的事,很神!
所以我很佩服我的老爸老娘!

我大哥初中毕业了,按道理是要上高中的,但当时我们家特穷,穷到嘛地步?刚刚能吃饱肚子!后来和老娘聊天,老娘说那是你们刚刚填饱,我经常饿肚子!你爸要干体力活,你们小,正在长身体,不能挨饿。。。

家庭实在是困难,父母把牙都咬碎了,我大哥还是上不了学,初中毕业下来到工厂,在锻压车间打铁!初中毕业的孩子啊!可以想象我老爸老娘是什么心情!很多很多年以后了,我老娘为我大哥上不了高中不知流了多少泪,说:你们要好好记着你们大哥!初中毕业到工厂做工供你们上学!

慢慢的恢复高考了,父母就想让大哥考中专,考了2次没考上,当时特缺外语人才,政策规定若考外语专业可以免考数学,我老爸老娘就说,我们不考中专了,直接考外语专业的大学!英语专业考生太多,竞争太激烈!我老爸就辅导我大哥学日语,从字母发音开始!我老爸会日语,他的老师是日本战俘,他还会英语和俄语,他的俄语最厉害,其俄语论文发表在当时的炮兵杂志上。

就这样,大哥跟老爸学日语。
当时家里还没有电视机,只有个小收音机,有特定的频道专门是学日语的,大哥就边跟老爸学,边听收音机学,学着学着老爸感觉越来越吃力了,也是,老爸的日语是年轻的时候学的,而且多年不用了,当然是力不从心了,大哥就开始自己找老师,忘了通过什么途径和潍坊市的刘老先生(我不太方便写出名字来,是隐私吧)联系上了,他很欣赏大哥,全力辅导,来往多用信件,有时候大哥要坐长途汽车好几个小时去潍坊登门求教。

高考临近了,大哥参加了一个高考补习班,考日语的就他一个人!高考卷子是专门的车从诸城市押运过来!哈哈,大哥是嘛待遇?高考开始了,日语考场上就大哥一个人答卷,进入考场前大哥很紧张,放不开,太奇怪了,这样子的考试!父母做了很多动员工作,说没事,你就当做平时做作业,做练习,把会的题目写在卷子上,不会的或猜一猜,实在不行就空着。
smilhaNew at 4/01/2013 02:56 快速引用
对不起我写东西跳跃性太大
正写着俺娘14岁教书的事
突然就到了我大哥读书的事了
我尽量按部就班
说到哪了?
smilhaNew at 4/01/2013 03:06 快速引用
就这样大哥“范进中举”了!!
奇迹就是这么发生的!一个初中生考上了名牌大学的日语系!
当地很轰动,也很让人感到鼓舞!特别是那些自我感觉没嘛希望的高考学生们。
大哥就是大哥,让人没有话说!日语本科硕士博士,之后去日本大使馆工作,之后是名牌大学的日本院长,博导,教授,应该是人才了。

本人就惨了。

先说说我风光的时候吧?这样比较来劲!
风光的时候也不说了,等我喝酒喝多了的时候再说?
smilhaNew at 4/01/2013 04:48 快速引用
应该是90年代初吧,我率领我老娘和7姨爬泰山。
当时泰山顶上的岱顶宾馆刚开业
好像是泰安市旅游局管的
我当时在山东省旅游局干活
所以找了个熟人就住了进去
宾馆的公关部经理陪我搓麻将
搓了一晚上
我还保留着当时的一张照片
啊呀那个风华呼呼的往外冒
人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啊?
老娘和老姨早早就睡了
第2天早起看泰山日出
天巨冷租了个军大衣
脏不拉叽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还是90年代初
我率领我老娘去杭州拜济公寺
软卧火车去飞机回住旅游星级宾馆
俺娘一个劲的心疼钱
我说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你儿子忒有钱了
老爸老娘受了那么多的苦该享受享受了!

那个时候黄埔军校刚刚开始有正面宣传
台湾的一批人和大陆的一批人联系好了
要在武汉开一次联谊会
台湾的同学通知我爸参加
我飞机票都买好了
我要全程陪同老爸参加
结果中央发话了
这样大规模的黄埔联谊会
一定要在北京开
台湾的同学很感觉别扭
这个联谊会就没有开成
smilhaNew at 4/01/2013 06:50 快速引用
多谢问候,正在恢复体力中.

真的,千好万好不如有好爹娘.祝天下的好爹娘都身体健康.
光叔 at 4/01/2013 08:23 快速引用
谢谢分享!
rogerlee at 4/02/2013 00:09 快速引用
rogerlee :
谢谢分享!

谢谢主席!

我老爸的北京的老同学老战友陈伯伯前年没了
陈伯伯和我老爸黄埔在一起军统也在一起
陈伯伯活着的时候我一直想让这2位老人见个面
这个想法折磨了我很多年没能实现
怕老人们激动
陈伯伯一直没能落实政策
看病都没地方报销
我和俺娘聊天才知道俺娘私下给了陈伯伯好几千块钱
我听了以后连声说好好好真好!
没多久陈伯伯他老伴也没了

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

就都没了
smilhaNew at 4/02/2013 03:49 快速引用
[Time : 0.01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11.4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