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之初 5/28/2013 23:56
波士顿之初
波士顿这疙瘩,与整个美洲一样,原本是众多"印地安人"部落的散居之地。
新大陆被发现后,四季宜人、文明富饶的中南美成为"两牙"(西班牙和葡萄牙)背靠罗马教廷竞相攫取的首选对象,英国等"弱小国家"的民众只好不顾罗马教廷和"两牙"的明令禁止,到冬季气候尤其恶劣的北美各地冒险偷食拾"牙"慧。最近有考古发现披露,当时那一拨拨英国殖民先驱们在恶劣的境况当中曾经发生过人吃人的人伦惨剧。
1623年,一个叫做黑石(Blackstone)的英格兰人拿到剑桥大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后作为牧师参加了到新大陆的远征,踏上了如今麻州尾毛丝镇(Weimouth)之地。两年后,同来者还活着的返回英国去了,唯有黑石深入到如今的波士顿Beacon Hill和Commom附近居住下来,成为欧洲人定居波士顿的第一人。黑石虽然是英国国教"体制内"的牧师,但很多政见与国教相左,这或许是他不论苦乐,均不思蜀的主因。
同期,英国人学习荷兰人的做法,通过组建股份公司的方式到北美开拓殖民地,经过数次失败,成功建立了两个殖民点:1、Plymouth Colony;2、Masschusetts Bay Colony。
乘"五月花号"殖民普利茅斯的香客与荷兰渊源深厚,行事民主,崇尚自由,是以,成年男性"船民"下船前商定了"五月花公约",落脚后又跟附近的"印第安人"部落拉好了关系,生活安定下来,具体过程容后再表。
另一伙海湾公司运来的清客碾转落脚在比邻Beacon Hill的今日Charlestown境内。因为生存环境恶劣,加之前途未卜,海湾公司把"殖民权"卖给了这伙清客,任由其"自负盈亏"。
荷兰香客与英国清客的一个共同点是,二者都不满自上而下的有组织教会(如罗马天主教和英国国教)的领导。这是后来北美殖民地教派百花齐放、教会五花八门的老根子。
二者的不同是:清客厌恶英国国教与罗马天主教决裂得不够干净,天主教势力又数度复辟,惹不起,只好躲到新大陆寻清净,清规戒律自是森严。所以,北美独立战争之前,波士顿一直唯"清"独尊,一直是排挤、打击和迫害宗教异端的大本营;香客崇尚社会生活中的信仰自由,对外部强加的清规戒律天生敏感,极易奋起"以暴易暴"。这是后来波士顿成为独立战争引爆地和解放黑奴大本营并诱发美国内战的文明底蕴。
当Charlestown的清客们濒临水源短缺困境时,"占山为王(老五)"的黑石及时伸出同道之手,邀那帮清客来同甘共苦。人多势众的清客到来后,反客为主,"共产"后分了50公顷地给黑石。黑石既有学问,又曾经是"体制内"牧师,最终被清客们所猜忌、所不容,经清客法庭判决,黑石的住屋被焚毁。黑石把地卖给"集体"后,搬到35英里以南的河(如今的黑石河)边山上(他命名为"Studying Hill")定居。黑石64岁时曾骑公牛回波士顿短住,取了一个小寡妇,生了一个小孩,因为生财有道,80岁死时攒下大笔产业。显然,黑石同志的一生是学习的一生、进取的一生、开拓的一生、圆满的一生、成功的一生、高寿的一生。不知如今的黑石投资公司是否因为不朽的黑石同志而得名。笑谈尔,管它呢。
呵呵, 有意思!
tutu at 5/29/2013 20:46 快速引用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7.9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