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波士顿那点事二 5/29/2013 11:09
在那“漫山秋色”的地方——麻萨储赛州名的由来

                ·楼 兰·

  ◇麻州名称之疑谜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来美国求学,一脚踏进高等学府云集的麻州波士顿地区,到后来在此就业、定居十多年,这里是除了出生地北京之外我居住最久的地方。我自然将其当作了自己的第二故乡,对麻州乃至美国东北地区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也格外有兴趣了解。有一个我原先一直好奇而不解的疑问,就是麻萨储赛州这个难以上口的州名的意思和来历。

  作为一个历史短暂的新兴移民国家,美国的地名就如同其人种一样集五洲四海之大成,也是世界性“移名”的结果。我以前也曾纳闷,号称思想活络的美国人的创造性和想像力,在取地名时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君不见美国的许多地名都冠以“纽”(NEW),意思就是“新”,也就是移民们把其祖国或故乡的老地名异地移植新大陆了。例如“新泽西”、“新奥尔良”等,连鼎鼎大名的“纽约”(NEW YORK),也是英国“约克”(YORK)郡的新版。还有些地名乾脆连“纽”(即“新”)都不加,直接搬来了事(幸亏当年不追究“盗版”)。

  除了英语的“纽”类地名外,美国的地名还体现了国际语言特点,德、法、义、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语言的地名随著欧洲早期移民在美洲新大陆落户。至于“唐人街”(CHINATOWN)、“德国城”(GERMANTOWN)、“小东京”(LITTLE TOKYO)等名称,更一望便知是各国移民们移植其故土文化嫁接地名的结果。

  然而,我在当了几年麻州居民后,还没弄清“麻萨储赛”(MASSACHUSETTS)这个绕口的名称是属于哪类语言?始于什么典故?具有何种含义?

  位于美国东北新英格兰地区的麻萨储赛州,在美国历史上拥有许多“第一”。这里是数百年前的第一批欧洲移民到达新大陆的定居地,其首府波士顿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大城市,独立战争第一枪也在本州打响,因而在美国建国史上垂名。美国的第一个市中心公园、第一座地铁站、第一所公立学校、和第一所大学(哈佛大学)都诞生于此,如今麻州则是美国文化教育高科技重地之一。麻州人向来牛气十足地以具有历史文化教养自居,有则笑话这样形容麻州人:“认为全美国庆祝感恩节和独立节都是他们的功劳。”那么其州名也该有些值得麻州人自豪的特殊的意义和高雅内涵吧?

  我曾向不少久居麻州的美国人和老华侨打听此谜底,有人根本不知道,也有人一知半解却讲不清缘由。这个州名疑团也就困扰了我好几年。

  ◇海滩旁的箭头丘

  首次了解麻萨诸塞州名称的来历,还得感谢孩子的学校。那是多年前,我们刚搬到波士顿东南的昆西市(QUINCY)不久,女儿就读的小学让学生们作个有关本地历史遗迹的课题(PROJECT)。为了帮孩子把课题完成得更好,我充当司机,带著女儿和她的朋友又把全市的名胜古迹探索了一遍。

  作为来自有五千年文化历史的文明古国的炎黄子孙,许多华人可能会对美国短暂的历史不肖一顾。但通过陪同孩子游览居住地的历史遗迹,使我惊异地发现,就在我们居住的这个小城镇,竟然就有那么多历史上的“第一”和名人遗址,尽管这些“古迹”无法与中国之“古”相提并论。

  昆西市是美国第二和第六任总统亚当斯父子的诞生地,因此有“总统之城”(THE CITY OF PRESIDENTS)之称,若干处历史遗迹都与这两位总统有关。这里还有美国的第一个炼铁作坊和第一条工业铁路,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美国这个先进国家的大工业的摇篮,竟然是某家后院里的一堆乱石块,和杂草丛中的两段残轨。站在这些未经修饰的历史遗迹面前,我感慨万千:短短数百年,美国的发展速度确实令人兴叹!

  正是在当时陪女儿参观住区历史遗迹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了麻萨诸塞州名称的诞生地。

  在北昆西沿东斯光托街(SQUANTUM STREET)前行,路右侧有一片海边滩涂,其间有一处不起眼的小小山包,其上布满树林灌木。从路旁的小停车场步过一条陈旧的小木桥,迎面可见小山丘入口处有块大石头,上面刻著“MOSWETUSET HUMMOCK”,不知是哪国语言。沿林间小径右行,路边隐藏著一块面向海湾的石碑,外表朴实无华,但读了上面的碑文,你就会对麻州名称的来历恍然大悟。

  其碑文大意是:

  MOSWETUSET  HUMMOCK
  箭头丘
  印地安人某部落的居住地
  本殖民地、本省及政府
  以此得名为MASSACHUSETTS

  这个小山头,原来当年是个土著印地安人部落的安营扎寨之处。“麻萨储赛”是个土著语词的音译,意思是“箭头”(ARROWHEAD)。HUMMOCK则是“小山丘”(HILL)之意。入口处石块上莫名其妙的文字意思也是“箭头丘”而已。
  麻萨储赛州如果按意思翻译,应该叫“箭头州”!麻州的州名原来诞生于此地,源于某种印地安语言。

  站在“箭头丘”石块和“箭头州”石碑前面,这透著彪悍与英豪之气的典型印地安名称,会使人们眼前浮现出当年土著居民刀耕火种渔猎为生的景象。

  以美国现代文明发祥地自居的麻州,原来有个地地道道土得掉渣的原住民名字!取自土著印地安语言的地名在美国也不少见,麻州就是其中之一。

  美洲原住民据说是来自东亚地区,或许与我们华人远古同宗。而他们在美国大陆已起码居住了上万年,无愧为此地最早的居民,以他们的历史文明而命名,确实应该是麻州的骄傲!

  ◇漫山秋色诉历史

  自从发现了麻州名称的诞生地,那小小的箭头丘,成了我们经常去散步的地方。有亲友客人来访,我们也喜欢出个题目考考他们:“知道麻州名称的来历吗?”十有八九答不出来。那么就去那里追朔一下历史吧!

  在箭头小山丘上,除了那石块石碑外,土著居民的遗迹如今已荡然无存,也没有其他特别的花木景致,但其宁静安祥的自然环境仍然让人赏心悦目。从小丘上可以向前近望海湾滩涂芦荡沼泽,往后远眺昆西玛瑞纳海湾豪华公寓群及波士顿市区摩天大厦剪影。林中风吹树梢沙沙有声,脚下浪打礁石轰轰作响。我也常会在此遇到一些美国人,骑车、遛狗、散步、读书、野餐,甚至练瑜珈功。

  箭头丘一年四季各有风情,但它在金秋季节最为美丽。这使我记起:听说有人觉得把麻州的中文名字译作“麻萨储赛”很是绕口也丝毫表达不出其意义,建议应该将其称为“漫山秋色”,既谐音又达意。

  “漫山秋色”对麻州来说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绝妙称呼!

  凡是在树叶变色的秋天到过麻州的人,不能不为这地方层林尽染的漫山秋色所吸引。这里秋色的妙处在于,树叶并非一色火红或金黄,而是赤橙黄绿棕紫黑五颜六色层次分明,而且色彩浓艳欲滴。在人口密集的麻州赏秋,并非一眼望去光是山林秋叶,而是丛林深处有人家,那些错落有致的新英格兰式房屋将秋光点缀得格外生动。难怪许多画家摄影家从这秋色中找到了绝好素材。

  在秋色中漫步麻州名称的诞生地,也更能体会“漫山秋色”的意义。尽管箭头丘很小,并没有那种满山遍野的宏伟气势,其秋色也不如麻州许多其他地区色彩缤纷,但身临其境却可以倾听飒飒秋风诉说这里蕴藏的悠远历史。

  漫山秋色始于斯!那遍及全麻州乃至整个新英格兰的漫山秋色,难道不是这里秋光的延伸?那美国如今强大的国力,又难道不是从这个地区开始?

  ◇ 咫尺近旁寻典故

  无论道古还是叙今,麻州在美国五十州中都算得上名声响亮。然而,许多人甚至久居麻州者,可能不清楚这麻萨储赛州名来历之典故,也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在旅游手册上都不好找的州名诞生地——“漫山秋色丘”。

  就连住在昆西市的许多亚裔居民,可能还不知道在自家的邻区,就有许多值得显耀的历史遗迹:不仅有美国近代历史的总统及名人故居与工商业诞生地等,更有这些土著原住民史迹。

  如果从麻州州名诞生地的“箭头丘”沿海边的斯光托街继续前行,就到达斯光托半岛。若干年前有一部历史题材电影《斯光托》(SQUANTO),描写的就是这位当年为联络土著居民与欧洲移民作出贡献的原住民英雄。斯光托半岛及其上的同名小学,也是为了纪念这位印地安民族英雄而命名。

  那所有上百年历史的小学校正门上方还有著印地安人头像浮雕,该校也一直以注重对孩子们进行社会历史教育而著称。我的女儿就是从那间小学毕业,在这种历史文化比比皆是的环境中成长的孩子,对美国历史有感性而深刻的了解不足为奇。

  我至今感谢孩子的学校,以引导学生走出校门了解社会的方式,不仅让孩子们学到教科书上没有的知识,也让我们这些新移民家长上了一堂认识美国的珍贵历史课。而探索自家住区的历史文化,又有利于了解当地环境与人口的演变,增进自己对邻区及本市本州的感情,以使我们找到融入当地主流社会的途径。

  近年来,这州名诞生地所在的麻州昆西市,已经成为亚裔居民聚居的地区之一。据2000年美国人口调查统计,在该市约十万人口中,亚裔已接近百分之二十。

  麻州的一位华裔社会学家,曾在为昆西市所作的一篇社会调查报告中,将该市称为“中间突破”的典型。即指亚裔新移民大多愿意在安全方便、教育系统良好的地区落户;但对一些房价太昂贵、人口又太“白”的地区,又有经济上承受不起或文化上难以融入的困难。而昆西市离波士顿大都会市区的中等距离、方便的公共交通、中等的房地产价格、不错的公立学校系统、丰富的多元化社区服务资源等,成为吸引亚裔新移民购房定居的因素。像昆西这样因各方面条件适中,从而成为亚裔移民离开唐人街或都市区、迁移郊区的突破口的市镇,其实在美国各地都可发现。

  然而,作为选择了定居地的新移民,我们是否了解过自己的住地和邻区发生过什么动人的故事?有哪些值得骄傲的历史和遗址?曾住过哪些著名人士或大文豪?是否知道,旅游探古或许用不著步远万里,在与自家数街之隔处,没准就有文化宝库?

  如果您有机会到麻州昆西市漫游,除了乘坐旅游车游览亚当斯父子总统、约翰.罕考克等历史名人遗迹外,也别忘了到海边寻找一下漫山秋色州的命名地!

□ 寄自美国


刊登在 2003 华夏快递 kd031026.
自从哥伦布在15世纪末宣布最先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并找到了由欧洲通往美洲的大西洋航道后,欧洲人便纷纷来到美洲。最早和最多的是西班牙人,但他们去了中、南美一些地方。第一批到达北美的是法国人,很少部分靠岸在今天美国的新奥尔良,后来都逐渐随多数定居到加拿大魁北克一带。真正意义上最先来美国的是英国人。1607年时,一批怀着发财梦想的英国人,来到今天的美国维吉尼亚州詹姆士城,并在那里建立了第一个殖民地。有史料记载,在这之前,已有两批英国人先后到达北美,后来因为环境恶劣又分别回到英国,剩下的大多逝去或散落在当地印第安人部落中,并被其同化。

1620年11月21日,另一批英国人乘坐“五月花号”船来到今天的美国马萨诸塞州,在距离波士顿不远的普利茅斯镇靠岸登陆,建立了新英格兰的第一个永久定居点,被史学家称为是“美国精神的真正起源”。

与前一批英国人不同,这批人多数是富裕阶层,而且是真正因为受到英国国教迫害的清教徒。他们来到新大陆的目的不是为了发财,而是为了寻求自由和纯洁的信仰生活。这批清教徒普遍怀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靠着坚定的信心,克服了重重艰难险阻在这片荒蛮的土地上生存下来,开拓了家园,建立了稳固的社区团体,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生活技能和经验。特别是建立公民政治体的制度和实践,成为敬虔守信、开拓进取、勤劳务实的美国早期新移民的榜样,也为后来者树立了一座信心和道德的标杆。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这批清教徒临上岸前在船上签订的《五月花号公约》。该公约没有长篇累赘的繁琐条文,全文只有300多个单词,但却是美国立国的根基,影响了美国几百年的历史。其中的信仰、自由、自治、法律、法规等关键词汇,涵盖了美国自立国起使用至今的基本原则。美国的宪法基本上就是以该公约为蓝本的。在世界历史上,该公约的意义也与英国的《大宪章》和法国的《人权宣言》等文献相媲美。

1630年9月17日,又一批英国清教徒来到波士顿创建了殖民地。由于宗教派别不同,他们与距离并不远的普利茅斯清教徒很长时间彼此不相往来,直到1691年才有了联系,并联合成立了马萨诸塞湾省,也就是现在的马萨诸塞州,建立了北美大陆上第一座城市-波士顿。

随后,英国人在北美沿着大西洋海岸相继建立了13个殖民地。由于英国政府不断通过增加税收,对这13个殖民地实现专制统治,引发了当地移民的不满和反抗。从1770年代初开始,在波士顿爆发的一系列反抗英国政府的事件,直接导致了美国的革命和独立战争。如著名的波士顿惨案、倾茶事件以及在这里打响的独立战争第一枪等。因此,波士顿在美国的历史地位,毫无疑问是举足轻重的。

1820年前,波士顿的居民绝大多数是来自英国的清教徒,殖民地的最高统治者同时也是牧师。清教徒的生活规范,是波士顿能够拥有长期稳定和结构良好社会环境的重要原因。如清教徒于1635年在波士顿建立的美国第一所公立学校–拉丁学院,以及于1636年建立的美国第一所大学—哈佛大学。很长时间里,勤劳工作、道德正直、重视教育等,都是波士顿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可是,1820后,随着第一波欧洲移民潮的到来,波士顿的人口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大批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移民来此,他们把天主教带进来,且逐渐壮大,成为波士顿最大的宗教团体。真正的清教徒后来都慢慢流落至乡间小镇,成为当今美国的非主流。再到后来,随着世界各地移民的大批进入,特别是在以自由和商业为主导精神的驱使下,波士顿文化也日渐在变质。

因为地理优势,波士顿是美国距离欧洲最近的主要港口,因此在独立革命后,波士顿的海外贸易非常发达,是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商港之一,后来被制造业超过。20世纪中期以后,波士顿经历了长达30年的城市老化、更新和经济衰退时期。1970年代开始复苏,主要是因为享有盛誉的医疗服务,以及一批世界名牌大学的兴起,极大带动了经济的发展。
smilhaNew at 5/29/2013 11:13 快速引用
波士顿有不少华人,最早的中国人是十八世纪作为工人来到这里,许多家族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几代,融入了当地社会。。波士顿一所公墓中有一块很有历史价值的石碑,上面刻着:“安葬此地的是19岁的中国少年阿周,他于1778年9月11日在波士顿号船上从桅杆堕下身亡。他的雇主约翰波立此碑以志纪念。” 一位年轻的同胞命丧万里之外的异国它乡,让人无限同情,我想他肯定工作勤奋,否则外国老板不会为他修坟立碑。在通讯不发达的古代,他的家人将久久期盼他归来啊!
smilhaNew at 5/29/2013 18:02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在那“漫山秋色”的地方——麻萨储赛州名的由来

                ·楼 兰·

  ◇麻州名称之疑谜


这篇写得不错!
tutu at 5/29/2013 20:42 快速引用
谢谢!

有嘛好东西也拿出来分享!

独乐乐哪有大家一起乐!
smilhaNew at 5/30/2013 10:37 快速引用
上个周末逛书店,突然看见了一本好书:

The Lius of Shanghai

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家族赫赫有名,能和荣毅仁家族有一拼!但在大陆的年轻人当中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 这个家族的后代有好几个毕业于哈佛大学,麻省理工,英国的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等。。

有哪个高人知道是谁?叫刘什么?
smilhaNew at 5/30/2013 10:44 快速引用
刘鸿生[编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刘鸿生(1888年-1956年),民国实业巨头,有“煤炭大王”、“火柴大王”等之誉。由于其涉足众多实业领域,又有“企业大王”之称。浙江宁波定海县(今舟山)人,生于上海。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由圣约翰大学肄业后,曾做过教员、翻译、推销员等工作。
清宣统元年(1909年)起任开平矿务局经纪人,垄断开滦煤矿南运业务,成为百万富翁,人称“煤炭大王”。1920年,创办华东煤矿股份有限公司,开凿很多新矿井,并致力于改造燃煤窑炉,讲求效益。
刘鸿生曾独资或合资经营上海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现上海水泥厂前身)、鸿生火柴公司、章华毛麻纺织公司、中华码头公司等众多企业,任总经理、董事长。特别是1920年与朱葆三等在上海龙华镇创办上海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任总经理,其生产的水泥因质量优异,在与进口水泥激烈竞争后,立于不败之地,畅销全国。
刘鸿生致力于火柴业,于苏州、上海和全国各地兴办鸿生、大中华等火柴公司,任全国火柴同业联合会主席。1930年,联合荧昌、中华两公司组成大中华火柴股份有限公司。先后吞并九江“裕生”、汉口“燮昌”、扬州“耀扬”、芜湖“大昌”、杭州“光华”等火柴厂,并在与外资厂商激烈竞争中获胜,到1935年,年产火柴15万箱,占全国火柴年产量的约五分之一,被称为“火柴大王”。
1938年為了避戰,來到香港,在坪洲設立大中國火柴廠。[1]他到1945年10月才回到大陸。
刘鸿生同时还设立中华煤球公司,涉足纺织业,如章华毛绒纺织公司等。由于刘鸿生经营众多企业,又被称为“企业大王”。
Quincy08 at 5/30/2013 12:45 快速引用
谢谢回应!

这么个名人,我是一点也没听说过!一方面说明我的寡闻,另一方面说明舆论导向大大的厉害!
smilhaNew at 5/30/2013 13:42 快速引用
刘鸿生:一生最自豪的是办企业和教育子女


2013年02月25日 15:57:31 文章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他是仅次于荣氏家族的资本家,直接投资或参与投资的企业达70多家。他把13个子女都送出国学习不同的专业,回国以后把他们都放在底层小职员位置上加以锻炼。他说,他这一生,最自豪的就是办企业和教育子女。



  在儿子刘念智看来,办实业“已经成为他的一个癖好”,“办了轻工业、纺织工业,又办重工业;办了工业,又办码头、仓库、银行、保险等事业”

  宾客已经差不多都到齐了,叶素贞看了看高大英伟的丈夫,又看了看眼前这所刚落成的占地30亩的大宅,心里充满自豪和骄傲。

  她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仍然清雅秀丽。

  这一晚是刘鸿生刘公馆的落成典礼,时间是1918年底的一天。

  10年前苏州名门富商之女叶素贞要嫁给“穷跑街的”刘鸿生,遭到父兄激烈反对,哥哥暴跳如雷,直斥刘鸿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而今几乎上海滩所有的名流显贵都成为刘鸿生的座上宾,就连青帮三巨头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也前来祝贺,精明强干的刘鸿生亲自陪他们进了贵宾室。这时刘鸿生年仅30岁。

  而此后的另一个10年,刘鸿生从一个洋买办转变为上海滩有名的实业大亨、民族资本家,拥有资金折白银数千万两,直接投资或参与投资的企业达70多家,仅总投资额即达500多万元,头顶“煤炭大王”、“火柴大王”、“水泥大王”等几项称号,名动全国。

  经过抗日战争和国民党的轮番洗劫,1956年公私合营时,刘氏企业资产仍然达到2000多万元,是中国仅次于荣氏家族的最为富有的资本家。

刘鸿生与叶素贞一生诚爱,后来娶了妾对叶素贞也不改情意。叶素贞为他生了8个儿子,3个女儿,两个妾又给刘鸿生各生1子。刘鸿生把这13个子女都送出国学习,像对待事业的态度一样,“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安排他们学习不同的专业,以便将来能够管理不同的企业。回国以后刘鸿生把他们都放在底层小职员位置上加以锻炼。

  刘鸿生说,我这一生,最自豪的就是办企业和教育子女。

  1956年,拥有2000多万资产的刘氏企业参加公私合营,同年“十·一”刘鸿生病故于上海。
smilhaNew at 5/30/2013 16:15 快速引用
正在看:The Lius of Shanghai

把其中关于波士顿的部分找出来和大家分享。。。。
smilhaNew at 5/30/2013 16:22 快速引用
看到火柴 柴火match chmat, 想起洋河大曲,洋河在祖国苏北一带吧?
Bosuzke at 5/30/2013 17:07 快速引用
信仰的力量——“五月花号公约”的故事



  大凡历史事件,皇宫贵胄和英雄总是位于历史舞台的前列,轰轰烈烈的演出。但是在历史的后台,那些历史学家弃而不顾的地方,广大的平民大众在此生生灭灭,一代又一代,永不休止。偶尔,后台的民众会在前台露上一脸,“五月花号”这样的历史事件,就是由后台的民众出演的,它为后世美利坚的无数英雄,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源源不尽的故事起点,当然这是后话。


  因为对上帝旨意的相对正统观点的异议,在欧洲有了新教徒或清教徒。在英国,新教徒受到了国王的日益严重的迫害。他们试图在英国使新教从正统的天主教中分离出去,并进而有一场所谓的分离主义运动,没有成功。当他们感到在英国已经没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而同时他们又坚信上帝不会抛弃他们的时候,亡命他乡,永不返乡,就成了他们的最后的选择。个别的、小众的、断断续续的亡命他乡的行为在历史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但是,在一个叫斯克卢比和盖恩斯伯罗的地方,一些虔诚的新教徒的出走,却改变了未来的世界——“我们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我们的理念永远无法在这里发展,对我们的迫害只会愈演愈烈,所以我们必须到一个能够容忍我们的地方去”。这是因为,斯克卢比的新教徒中有四个曾就学于剑桥大学的所谓的“剑桥学子”:克利弗特、布鲁斯特、鲁滨逊和史密斯。如果离开这几个人,“五月花号”的故事就不会发生。


  离开英国,斯科卢比和盖恩斯伯罗的新教徒选择的出逃地是荷兰。为什么是荷兰?因为当时的荷兰“一直在为人身的自由和良心的自由而战,并愿意为世上的每一个人提供这两种自由。”(真是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故乡)。当时的荷兰收留了被葡萄牙宗教法庭赶走的犹太人,从比利时逃过来的弗兰德人,如此等等,荷兰坚强的国力与他对外来难民的容忍、接纳的开明态度是分不开的(让人想起现在的美国)。此外,荷兰与英国传统的友谊,地理位置上与英国较近,或许也是原因的一部分。


  偷偷出逃的过程惊心动魄,第一次在英国租的船因被船主出卖而失败,第二次的出逃虽然从荷兰租了船,但在一半的人上了船之后还是被发现: 


  “已经上船的可怜的男人万份担忧被军人捉去的妻小,看到他们的困境却无能为力;而他们自己的处境也不妙,除了身上穿的衣服,连件换的衣服都没有。他们所有的财物都留在了岸上,几无分文。他们热泪盈眶,如果能够让他们重新上岸,他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但一切都是徒劳的,这个局面无法善终,所以他们只能与家人含恨分离。...那些可怜的女人惊恐万状的样子真令人难受,她们站在那里又哭又喊,有的在呼唤他们被船接走的丈夫,另一些人则不知等待她们以及她们孩子的是什么样的命运,其他的女人看到她们可怜的孩子拉着她们吓得大哭、浑身发抖的样子,不禁经泪流满面。”

  这样的场面在当时的英国一定不断的上演,只是斯克卢比的信徒的场面被记了下来。一次又一次,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这些顽强的信徒们终于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重又聚齐起来,那可“不是小小的一点高兴”。

  在当时的英国,分离主义的响应者有许多,但是只有在斯科卢比和盖恩斯伯罗两地,他们决定向前再走一步,而且是很激进的一步。更令人称奇的是,当斯科卢比和盖恩斯伯罗的新教徒离开英国之后,英国的分离主义运动也悄然而去,这场运动消失得如此彻底,就好像它从未在这些地方发生过一样。就这样,四个剑桥出来的奇人开创了这场运动,然后将它整个带走了。

  “剑桥学子”中的最年长者克利弗特是年50多岁,在当时算是长寿者了,“他是一个阴沉的、父亲般的老者,刚到荷兰时,他蓄着白色的长髯;一个如此受人尊重的老人在如此高龄被迫离开祖国流亡海外,何等悲怜?但是这是他的归宿,他耐心地忍受着这一切......他为人高风亮节、坚守传统,至死不渝。”

当时的荷兰就是克利弗特的归宿。






阿姆斯特丹是个开放的喧嚣的城市,来自乡间小镇斯克卢比的新教徒——此时称为斯克卢比弥撒团,在这里遭受了的“文化的迷茫”。虽然不断的有从英国各地来的人们投奔他们,是他们的团队不断的壮大,但商业都市各种各样的诱惑伴着时间侵蚀着他们的团队。更重要的是,他们所依托的当地的英国教堂,在对教义的理解上与弥撒团产生了分歧。这种内讧使得斯克卢比弥撒团决定离开,他们决定搬迁到离阿姆斯特丹2.5英里的莱登市去。

  英国大使试图阻止这次搬迁,并希望莱登市政府借机把弥撒团成员遣返回英国,但莱登市政府坚决地回绝了大使的要求——当局“无法拒绝诚实的人们前来本市定居的请求;只要他们为人公正诚实、遵纪守法。”

  就这样在阿姆斯特丹居住约一年以后,1610年前后,斯克卢布弥撒团的绝大多数成员迁移到了莱登。 “毫无疑问,莱登是世界上最壮观、最美丽和最有情调的城市之一。”集现在能看到的荷兰城市的优点于一体。但是,斯克卢比弥撒团试图就此离开宗教方面的异议引起的矛盾和冲突,至少在莱登是做不到的。莱登大学,领宗教思想开放的先河,神学教授在这个狭小和狂热的空间里,把宗教的争论搞得热火朝天。斯克卢比弥撒团成员面对这样的场面,无法置身度外,他们参与其中,并借机赢得了荣誉。

  时间慢慢的过去,弥撒团现在被称为莱登弥撒团。他们与当地人融合,在生活习俗上、婚姻上、信仰上。他们的后代,从事着各种各样的职业,甚至是“放荡和有损灵魂的职业”。他们的下一代本应做好准备接下神圣的火种去把新教精神发扬光大,但显然,年轻人似乎更喜欢世俗的新世界。意识到这一点,实际上等于意识到更重要的一点,为了保证信仰的纯洁性,离开的时候到了。

  离开荷兰犹如以前离开英国,不断的讨论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在纷乱的思绪中,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磋商”,在意识到他们无法在荷兰找到信仰的天堂,他们相信可以在天涯海角找到这个天堂。天涯海角,对当时的欧洲人而言,这里是美洲。

  从英国到荷兰,不会是人生的最后一步棋。犹如离开成都到重庆,生活风俗习惯等等基本上是相同的,如果不适还随时可能回来。但是到美洲,3000英里之外,那样的蛮荒之地,在当时无疑于离开地球到月球。一当去了,那将一定是人生的最后的赌博,永不回返。更重要的是,当时从欧洲到美洲的航线非常的危险,1618年阿姆斯特丹的一个教会曾对新大陆进行过一次灾难性的尝试,180人中,仅50人生还。在这里,信仰的力量决定了一切,到美洲去,到英王属下的美洲去。

  接下来进入商业上的运作,一个商业公司介入此事,租下了两艏船“五月花号”和“奔腾号”。同时,公司也招募了一些期望在美洲去碰碰运气的冒险家(史称陌路人)随船前往。

  1620年7月,“奔腾号”在莱登接大部分的弥撒团成员去英国的南安普敦,在那里汇合“五月花号”赴美州。7月21日,离开生活了10年的莱登了,与留下来的弥撒团成员依依惜别,“那些悲哀的道别的情景令人难过,听到他们的叹息、哭泣和祈祷之声,热泪横流之面容,撕心裂肺的敦敦道别,就连站在码头上看热闹的形形色色的荷兰人也禁不住流泪。”“甲板上,整个弥撒团随鲁滨逊跪下来,泪流满面地鲁滨逊将他们带到上帝面前祝愿他们得到上帝的保佑。然后他们站起身,开始相互拥抱,挥洒更多的离别之泪”。

  南安普敦,英国通向大西洋的门户,后来的泰坦尼克号启航之地,也是莱登弥撒团成员在旧世界里的最后一站。 “他们已经完全彻底地投身到一项极其危险的事业中去——不仅仅是横渡大西洋,而且还有正在等待他们的那一片尚未开垦的原始土地,在那里,他们必须靠自己的双手去找到他们的天堂。不论他们是如何的坚定不移,多么听天由命,不论他们是怎样觉得他们的上帝在保护自己,他们当时一定感觉到在他们的手中的思一个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

  这个时刻来临了,布鲁斯特站出来对大家讲话,他念了留在莱登的鲁滨逊写的壮行辞。鲁滨逊的壮行辞充满了感情的色彩和强烈的宗教情绪,它对五月花号公约的影响,再怎样强调都不过分。


“我以上帝之心衷心地向你们大家致敬,你们是那些我愿以最深的爱怜与之生活在一起的人,我渴望跟随你们而去,然而我的克制自己,和你们离别一段时间。我说克制自己,上帝知道我是多么的愿意不克制自己,我是多么愿意第一批就和你们只身前去美洲,而不是像如今这样被形势的必然性所阻隔!与此同时,我自己的内心被深哀巨痛所撕裂,我的心已经离开形体随你们而去.….最后,我想讲一讲有关你们成为一个政治实体——在你们中间产生一个由你们自己选择的民治政府的注意事项,你们不应该让一个比其他的弥撒团成员更加高贵的人主持这个政府——让你们判断力和心中的神性体现出来,你们不仅要选择这样一些广施爱心仁义,献身大众福祉的首领,而且还要赋予他应得的荣誉,服从他的合法的行政措施:为了你们的福祉,你们不要去挑剔他的凡夫俗子的人性,而要在他身上寻找上帝的训诫……但是你们都要明白,这样的政府所拥有的神的能力和权威是体现在无论什么样的普通人身上所表现的那种崇高精神。这是你们应该更加留心的使命,因为至少在现在,这些普通人是你们仅有的行政官,而你们自己将要选择由谁来承担这些领导工作。


在17世纪那样等级森严的旧时代,这段话所含有的民主理想及其行动指南,真让我这样的现代人倍感惊叹。这段话将产生惊天动地的后果,时至今日,我们仍然缺乏并渴望着这样的后果!

  1620年8月5日,船离南安普敦。很不幸,很快“奔腾号”就因为故障无法继续而被迫放弃。现在,只有“五月花号”独自航行了。全体乘客共计104人,包括三位怀孕妇女——其中两位在航行中产子,船员25-30人。这次航行没有一本完整的日志,所以无法知晓他们何时遭遇“狂暴无比”的大风, “海浪之高,让他们连一张帆都无法撑。被迫一起躲进底舱好几天”。此时妇女和儿童将承受怎样的恐惧和痛苦?“船上总是湿冷湿冷的——这一艘船上没有一处干燥的地方。船很拥挤,通风很差,底舱没有照明,饮水也不是很充足,弥漫着呕吐的污物和船底渗水的气味……他们每天都在和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感的身上的疾患以及身体的不是作斗争。”

  这样的日子过了60多天,船长“根据海水颜色的变化以及西边云彩的大致轮廓判断”,离每周海岸很近了。他一定是闻到了来自海岸的风中所夹带的那股强烈的泥土的气息,就像来自内地的人们刚到海边能够感受到的那股腥咸的气息。

  美洲大陆就在眼前了,他们行将登陆。由于他们到达的地方不是事先在英国取得使用权的纽约的哈德逊河地区,而是马萨诸塞的普利茅斯地区,因此,他们即将登陆的这片土地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的法律约束力。这意味着他们上岸之后,他们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那种寻常英国百姓无法想象的绝对自由一定有点让人如醉如痴,可能还有点不知所措。这些人,一边是风纪严明的莱等弥撒团成员——他们久已习惯由首领和教会为他们的人生赋予含义和指点迷津,另一边则是“陌路人”——纪律松散而又野心勃勃的乌合之众。

  有没有人发表扣人心弦的演说?摆在他们面前的逻辑是不言自明的道理——无政府状态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致命的。除非他们做出决定,否则,他们可能这一辈子都将生活在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里。或许他们想到了鲁宾逊的“壮行辞”?结果异乎寻常的理想,他们签署了“五月花号公约”,自愿签署!亲自签名!

  签约的人中没有妇女,所有的男人——就连随从——都从历史的后台来到了前台,但他们的女同胞,那些忍受了更多的罪而又奉献了更多的女性,仍然留在历史的后台,没有她们的影子,没有她们的声音。

  “以上帝的名义,阿门。我们,下面的签名人,作为伟大的詹姆斯一世的忠顺臣民,为了给上帝增光,发扬基督教的信仰和我们祖国和君主的荣誉,特着手在弗吉尼亚北部这片新开拓的海岸建立第一个殖民地。我们在上帝的面前,彼此以庄严的面貌出现,现约定将我们全体组成政治社会,以使我们能更好地生存下来并在我们之间创造良好的秩序。为了殖民地的公众利益,我们将根据这项契约颁布我们应当忠实遵守的公正平等的法律、法令和命令,并视需要而任命我们应当服从的行政官员。”

  有了这份由众人签署的文件,他们将能够实行自治。这是一个非凡的心理台阶,因为没有一个签约的人曾经经历过这样的生活,真是想都没想过。以此公约为基础,他们将在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先例的条件下制定和执行他们自己的律法!

  重要的是,他们登岸之后,无论他们面临了怎样的困境,公约被众人维持住了,自治的政府也行之有效。更为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多的移民来到了美洲,他们不断地向内陆推进,而“五月花号公约”,在新大陆的辽阔的土地,新英格兰、德克萨斯、加利福利亚、爱荷华和奥利根这些向西扩张的前沿州里,得到了自然而然却又严格的遵守。这个模式很稳定,让世世代代的定居者感受到法治之下的安全感,并为美国的政体的建立创造了条件。对“五月花号公约”的宗教目的和民主目标对美国民主和宪政的贡献,在怎样强调都不过分。自由、平等在美国历史上一直处在焦点的位置,甚至“立盟约”也成了美国传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后来的“波士顿公约”、“查尔斯顿公约”、“埃克塞特新罕布什尔州公约”等等,如果把美国历史上的公约收集起来,不知道能否学好美国历史了。另一方面,“立盟约”的传统也可以上溯到更早得多的时代——大宪章时代,1215年英王约翰和贵族们在runnymede签署的《大宪章》,其中的“在与被告的同类人和国家法律的合法裁决之前,任何自由人不得被捕捉、监禁和剥夺权力.....”,这样的话是让我这个现代中国人也会汗颜的话。如果“五月花号公约”使整个北美大地受益,《大宪章》无疑是使整个人类受益。

  回过头来,从根本意义上讲,“五月花号公约”的深意与在它的诞生地南面的那座自由女神像上的铭文是一脉相承的——那本应是“五月花号”应该到达的地方:

“为我送来吧
把那些拥挤一团的
渴望自由的人们
为我送来吧。”

   被一个社会排斥的游民和弃儿在被解放之后,就像出狱的犯人,他们可以成就惊天动地的伟业!想一想有那么多的人成就了他们的美国梦,那么多的人正在成就他们的美国梦,还有那么多的人在梦想着他们的美国梦,这真是令人惊叹!而这所有惊叹的原点,正是约四百年前,停泊在普利茅斯海岸的那条船——“五月花号”。



莱登,圣彼得教堂墙上的纪念鲁滨逊的铭文。
smilhaNew at 6/06/2013 16:50 快速引用
[Time : 0.01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25.0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