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七七年高考追记 6/07/2013 20:25
七七年高考追记 2013-06-07 14:38:01


1.高考

1977年东北的冬天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11月末,西伯利亚寒流像往年一样,再一次越过大小兴安岭,噬啮东北大平原。暴风雪扫过辽东半岛,留下近两尺厚的大雪。外面的世界,冰天雪地。J县XY公社DFS大队的人们感谢这天气,终于不用出工冒严寒战天斗地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了吗?自从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国家百废待兴,这不,开始恢复高考了。L省定于12月1日至12月2日高考。

1977年11月30,明天就要高考了,我早早在晚9点钟就躺在青年点的寒冷的土炕上.刚要入睡,这时,同一生产队(四队)的当地青年农民LY向我借政治复习资料,说明天一大早就还给我。其实我并不熟悉他,只是9月份公社举办马拉松长跑,他哥俩参赛,我才知道有这么个人。我想农民的生存比知青更艰难,更无望,况且农村几乎没有什么高考复习资料, 就帮他一吧!结果他走后我整夜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

第二天一大早6点钟就起来,头昏脑涨的. 因伙房还没开,没有东西可吃。LY真的还给我一本复习资料,我也没时间检查就放进书包里,和XJ及GJZ三人在黑暗中迎着凛冽的寒风向5里外的公社中学走去。青年点里还有一人CQ参加高考。他比我们大两届,从其他老点调到我们新点管青年点,还是大队治保主任。他政治上成熟,能说会道,出口成章。我们没人怀疑他会考不上大学。他报的志愿是北大,清华,复旦。但他没和我们一起走。刚下完暴风雪,很多雪岗超过1米深,我们深一步浅一步也分不清哪是车道哪是野地,反正大方向是对的。从那以后,在我们地区再也没见过那么大的雪。在美国这儿,倒是经常见到2-3尺厚的大雪。我们艰难地好不容易在7点钟之前到达公社中学的考场。


1.1 1977年12月1日,上午考数学


上午考数学。数学的范围不超过高二教材;程度是容易的,考查基础知识和基本的运算、逻辑、空间想像能力;理论联系实际——解决生产生活的实际问题,着重考查综合能力。

这应该是我的强项。二十多人在同一考场(教室),有徐J,高JZ,城里隔壁邻居ZJ和ZL姐弟俩。卷纸一发下来,可能是紧张,激动,及昨夜一夜未睡的原因,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傻坐了十分钟没动笔,直到监考老师走过来,碰了我一下,才醒过神来。赶紧看卷。

第一道题是根号下(a-b)的平方 (5分),这道题的后面有一个括号 (a < b),我选 (b-a)。第二题是因式分解,我扫了一眼不能凭直觉一下子做出来,就先放下它去做下一道题。第三道题是几何证明,需要做一条辅助线,我没做,应减一分。第四道题是三垂线定理,做出来。第五道是用B2(平方)-4AC>0 求tan(k) 的一个特殊角。第六道题是求两年的利息率,用等比级数计算,结果是百分之二十。最后一道题,是求大于90 度的正余弦定理的综合应用题。算完这些题后,回过头来算因式分解(5分)。自我感觉答得不错,就往下看加题。共有两小道加题,不算正式分,但作为参考。一看sine的积分,积分符号不认识,磨蹭了几分钟,看表只剩十分钟,放弃。

开始检查是否有错。当交卷前1分钟,检查到第六道题时,我突发奇想将它改为等差级数,结果为百分之十八,而且庆幸自己及时改正错误。结果丢了这12分,真是画蛇添足。数学得83分。靠这分数将我送进重点大学。我校要求数理化两门总成绩应120分以上。考场出来,有一位熟人说,他答上来所有的题,数学能考90多分。我问他,那附加题是什么,我从没见过那符号(微积分题)。


1.2 1977年12月1日,下午考政治

尽管把做对的题又改错了,上午数学考的不算坏,情绪不错。中午吃完饭还有时间,再扫几眼政治。拿出复习资料一看,傻眼了:不是我的政治复习资料。LY用掉包计还给我的是泛泛的高考宣传资料。我上当了,很生气,临考情绪受到了影响。


政治考试开始。当中有一题是“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谈华主席是当之无愧的领袖”,25分。这是让我们歌颂英明领袖华国锋的。一题是“默写党的基本路线”,20分。唉!一个相当长,四个存在,三要三不要,共242个字。另一题则是 “毛泽东对三个世界的划分是什么?”。 还有一题是说出二个第三世界国家的名字,我答朝鲜和越南。所有的考题我都见过复习过,如果状态好,能答90分以上。但我生气,紧张,也困极了,心神不定,什么也想不起来,只得了53分。政治是可以出力最少,最容易突击得高分的。我也确实能得高分呀!考场出来,同一熟人说,他全答对了,能得95分以上。听完我沮丧极了,平时穷精神头有的是,一到关键时刻就完了。真是自断前程,连城里也回不去了。

我们村里有一李姓姑娘,公社广播员。因天天(念)播颂报纸,政治得100分,进了辽宁师范学院。她妈乐得炖了一大锅土豆汤(里面放了几条小杂鱼的)庆祝。


1.3 1977年12月2日,上午考语文。

语文分俩部分:基础部分40分,作文部分60分。

第一道题竟然是小学拼音题:对待同志要象春天般温暖。雷锋日记里的话,3分,拿下。第二大题是语法题,分四小题,13分。就是名动形副介词类,动宾词组主谓词组,主谓宾定状补及从句。这是手拿把掐的白给题。里面又提到雷锋:雷锋为人民服务的心最红。接着是修辞。比喻、比拟、夸张、双关、对偶、排比等都是轻车熟路。第四道题分析《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中心思想,小菜一碟。那时没有多少书可看,但家里《毛泽东选集》四卷有俩三套,我通读了至少一遍。特别是军事著作部分,因为有注释,那都是些战争的故事,读了几遍。还有“毛泽东诗词集”中的27首诗词几乎全能背下来。十一岁时,“老三篇”全背下来。其中的《愚公移山》比较难背,《为人民服务》最容易背。毛主席的五篇哲学著作大部分能背下来。



第五道题是翻译俩段文言文,14分。

1)。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这段文言文是出自《史记·陈涉世家》,中学课本里学过。当时能背全文。今四十余年过去了,现在还能背出前面俩段: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



2)。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这段仅“夷”字有点难度。大弓为夷。古时候,农耕的中原汉族北方的其他民族大都是游牧民族,骑在马背上,使用长弓强弩,所以汉族称他们为夷,蛮夷。虽然夷为平地,化险为夷中的夷是平的意思,但是没往平想的意思,仍想是“外族,外国”的意思。得不到7分满分,但能得5 - 6分。这样自我感觉基础部分答的不错,应得38分。



第六道题是作文部分,60分。题目是

1。在沸腾的日子里

2。谈青年时代(二题任选其一)

开始我选在沸腾的日子里,写粉碎四人帮的日子,写了十几分钟,不能一气呵成,就改写谈青年时代,写我的青年时代应该像雷锋一样,服务于国家,服务于社会,成为有用的人,成为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前面的基础部分考题俩次出现雷锋,好像在暗示我去写雷锋。我觉得语文能得85分以上,但仅得65分,看来作文失分太多了。中途放弃了我喜欢的散文及记叙文而改写我不擅长的论点,论据,论证的论说文是一大错。

考场出来,还是同一熟人说,他作文押题押对了,考前俩个作文题都做过,所以语文能得90分以上。作文还可以押题?我怎么没想到?看来在复习时他还是对我留了一手。我曾信誓旦旦对我父亲说,语文不用他帮忙,就凭自小学五年级以来,我的作文就经常作为范文,语文我自己能对付。因此我仅用一天复习语文。可笑小时候经常用“读书破万卷,下笔犹如神”来自勉,常立志而不自制。


1.4 1977年12月2日,下午考理化


下午考理化,物理满分60分,化学满分40分。如果心平气和,物理应答得不错。练习时,做的力学和电学综合题比这复杂得多。物理题在前面,做最后一道高斯定理的题时, 发现这题复习时做过, 很高兴。不是心平气和的去一步一步地去做,而是拼命回想那题是怎么做的。想凭记忆把它抄下来。想一想,就沉不住气了。结果花了很长的时间也没做好。等做化学时,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完全乱了方寸,一触即溃。4个分子式是写对了,得8分。化学方程式也不难。有机化学也不难,但已经没时间了。理化仅得58分。惨不忍睹啊!



1.5 1977年12月2日,下午试后


考完试,我们三人在公社唯一的小饭馆吃了一顿饭:三份白菜炒猪肉(YMB 0.35元一份),外加一斤地瓜酒(YMB 0.9元一斤地瓜酒),共YMB 1.95元,我请客。回点里的路上,走着走着,酒劲上来了,头很沉,我们便在一个朝阳避风的雪窝里,躺下睡着了。我梦见自己上了大学。等我们被冻醒,天已经黑了。梦境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还得回点里干活,更加感到前途渺茫。翻过一个山岗就进村了。

连续俩天没睡着觉使我的精神状态极差,无法聚精会神地考试,就像发烧一样。少拿了50 -60 分以上。 但根本原因是: 1. 心理素质不过硬,不能正常发挥; 2. 基础知识薄弱,很多高中数理化知识是突击学的,不巩固,更不能熟中生巧,举一反三。 应该是厚积薄发,但我是只有半桶水确想倒出一桶来。那时我要离开青年点,仅此一条路,压力就更大了。而且离开农村比上大学更现实,更重要。

1.6 后话

全公社1000多名知青中,仅4人考上大学. 公社本地农民考上大学及中专4人. 我毕业的中学, 我同届毕业生1100多人,仅我一人考上大学及中专. 全省考生48万, 仅录取1万大学生及中专生.



旅顺口 评论于:2013-06-07 16:47:31 [回复评论]

1日上午政治;下午理化。2日数学和语文,忘记先后。


老生常谈 评论于:2013-06-07 16:43:03 [回复评论]

厉害。77年的事记得这么清楚。
那时湖南不告诉考分。俺在本地区考中专的十余万考生中考100来名,特殊原因没录取。写信到招生办问明原因后第二年又考了一次。


coach1960 评论于:2013-06-07 16:12:05 [回复评论]

好奇,“1977年9月公社举办马拉松长跑”。 你那儿是啥地界啊?我是77年考上的北京体育学院中长跑专业。
往事如烟啊

想起我当年高考的一些事了。。。
我自己的事好像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倒是我哥哥的事很有戏剧性!

遥想当年哥哥初中毕业后,家庭生活困难,被迫 到当地工厂的锻压车间打铁挣点工分和钱帮助爸爸和娘撑家。

(小声问个问题:嘛叫工分?)

因为爸爸和娘都是读书人,所以大哥被逼着考中专。好像考了2次不中,父母生了气,干脆,一不作2不休,不考中专了,直接考大学!也不挣工分挣钱了,到当地中学复读备考。

高中没上怎么考大学?有办法,考外语专业,这样免试数学,老爸来辅导大哥学日语。为嘛学日语不学英语?当时学日语的学生特少,竞争相对来说小一些。我爸怎么会日语?不但日语,老爸还会英语和俄语呢!
smilhaNew at 6/07/2013 20:27 快速引用
从字母开始学,片假名什么真假名。。。。慢慢的跟着收音机学。。。慢慢的哥哥日语水平越来越高了,老爸教不了了,想想也是,老爸的日语年轻的时候跟着日本人学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老爸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修理地球,那顾得上外语学习啊?
无奈,我哥自己主动找老师,不知道咋的找到了潍坊市的一个有名的日语老师,每几个月,我哥从临朐县城坐长途汽车到潍坊市老师的家,登门求教。
厉害啊!这个老师!厉害啊还有我哥哥!
smilhaNew at 6/08/2013 07:42 快速引用
补充一点:我哥那个时候还在锻压车间打铁,到潍坊拜师学习,等以后父母下了决心,让大哥到中学复读,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到潍坊找那个老师了,有个问题是:当时学校里没有日语老师,哥哥的日语主要是跟着收音机学,外加我老爸,还有潍坊的老师。

可怜我大哥多不容易啊!
smilhaNew at 6/08/2013 07:47 快速引用
[Time : 0.00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1.4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