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zt 我对薄熙来的一点希望 8/13/2013 05:03
  虽然我从来不在街头村口参与围观耍猴、卖狗皮膏药等把戏,但偶尔也会寻着嘈杂声的来处,匆匆地瞟上一眼,大概知道周围都在发生的事情。有关薄熙来的议论正热烈着,我无意在耳朵里塞棉球,强装清静,所以今晚便来凑点热闹,码几个字。




  济南庭审薄熙来,当然只会是一场过堂戏,不管幕后的排练还要进行多长时间,也不管排练是在中南海,还是在秦皇岛,更不管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演出没正式开始,来自世界各地的探寻的眼光,定然穿不透重重帷幕。好在想象是不需要介质就能传播,所以能会飞进幕后的黑暗。这黑暗使得审判薄熙来,如同湘西赶尸,既神秘、给人许多恐怖,也让人好奇,然而答案却是肯定的,正常人都不会相信僵尸能自己行走。




  薄熙来是个人物,政治人物,曾经的。因为他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不论谁给他涂抹上多么厚的红粉,他的脸面上都不可能再有滋润的光泽,或飞扬的神采。但做为生物人,薄熙来还活着。他是红色革命家的第二代,他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龄。尽管中共中央于2012年9月就把他踢到门外,但作为有32年党龄的资深共产党党员,他仍然毫不动摇地坚信自己还是共产党员,他仍然严格地按共产党员的标准来严格地要求自己。尽管被党双开了,尽管马上要名正言顺地去蹲党的监狱了,薄熙来(同志)仍然会一切服从于党,一切听从党的安排。这一切,对一个老共产党员而言,都是能自觉地做得到的。我一点都不怀疑,因为我也学习领会了三个自信。基于对刘少奇主席和刘志军部长等共产党前高级干部的认识,我对薄熙来(同志)唯一没有信心的,就是共产党员的气节。因此我希望:在济南法庭上,薄熙来(同志)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气节。一个共产党员到底应有的什么样气节,我不抽象地定义,举几位例子来说明。




  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我深信不疑,因为这是我青少时期受到的最深刻的教育。花季少女刘胡兰,宁愿死在铡刀之下,也拒绝投降,毛太祖称赞她“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在武汉被处决前,33岁的向警予留下如此遗言:“人都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然而到了不能珍惜的时候,只有勇敢的牺牲自己。人总是要死的,但要死得慷慷慨慨。”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大人曾亲手题写墓名“向警予烈士墓”。毛邓所赞的二位烈女,我由衷敬佩,小时候如此,现在仍然如此。




  在人民币百元钞票上印有刘少奇的头像,因为他是中国共产党的杰出领导人。1939年,刘少奇在延安发表了《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专门论述共产党员的党性锻炼和修养。在1945年的中共“七大”上,刘少奇提出了毛泽东思想。它是一盏明灯,已经给中国指了六十余年的路。1966年5月,刘少奇作为中国的老二,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指导性文件“516通知”。十年浩劫拉开序幕。1966年6月,北京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的校长及中共支部书记刘超,被刘少奇亲口定为“反党分子”。1966年8月,毛太祖贴出他的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文革的火苗开始烧到刘少奇身上。刘少奇分别在66年10月和67年7月作了两次深刻“检讨”,向党认错,向毛太祖讨饶,说要回老家种地。到了67年8月,刘少奇被坐“喷气式”后,这位国家主席才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有宪法的。在后来的一次批斗会上,他拿出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怒气冲冲地向红卫兵抗议道:“宪法保障每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破坏宪法的人一定要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两年后,刘少奇被整死,死的很惨。中国的宪法没有保护这位国家主席,这倒没什么难理解的,因为我们都习惯“党和国家”这一说法,即国家是在排在党后面的。可他刘少奇是有修养的共产党员,年近70,向党认错,党为什么没有挽救他呢?




  铁道部长刘志军在法庭上说:“我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本应该为中国铁道、为中国梦做更多贡献,但是,因为放松了自己的学习,放松了思想上的警惕,走到了这条道路。” 不愧是中共高官。其实他一直没有放松政治学习,也一直在与时俱进啊!刘部长的忏悔,党很领情,留给他一条命。




  当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评价苏联分崩离析时,叹息苏共内“竟无一人是男儿”。我认为当时的苏共了解并接受了民意,让国家从邪道回到了正路,没有造成流血和疯狂,那是鸟死前的哀鸣,是人死前的善意,是男人群体的智慧和勇气。我希望,薄熙来(同志)能成为中共内的第一个男儿,要比刘少奇醒悟得早一点,利用法庭陈述的机会,低唱一下宪法,维护一下“公民”的尊严,也许能还能有尊严地活它二十年。我的这一希望,是符合薄家的长远利益的:刘志军没骨头,想活命,因为他贪的数亿人民币还未享受就被收走了。一旦中国按宪法治国,薄家后人便可在海外坐享传言中的60亿美金。有人说现在还没有给薄治罪的证据,那么这60亿美金,正是“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墙西”了。




  一年前的8月,薄谷开来因故意杀人罪,被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死刑缓期­执行。薄谷开来的法庭陈词是:“我感到这个判决是公正的,它全面体现了我们法庭对法律的­特别尊重,对现实的特别尊重”。对于薄熙来,我最不希望的,就是他也说一段这样的话来。



2013年8月9日, 半江红
把薄委员流放到美国来吧,从打黑工开始,办身份,上学,工作,参加总统竞选,然后去中国访问。
smilhaNew at 8/13/2013 05:06 快速引用
西山再起:薄熙来还有后戏吗?

送交者: 沽渎 2013年08月12日23:01:44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人们关注薄案,其关注点无非在杀与不杀上。既然现在全地球人都知道不可能杀掉,那也就基本等于无聊了。至于猜中刑期是十五年、二十年,还是无期还是死缓也不算中得六合彩。接下来需要关注的是:审判薄案结束以后还会有什么好戏?薄熙来会就此走进历史吗?还会不会有什么后戏?

网上分析刑期的文章不少,但分析后戏的文章不多,本文只分析薄的后戏部分。

网友一中,在我的《审判的是薄熙来,拷问的是习近平》文下留言,他请大家猜猜:薄在法庭上的表现如何?是如谷开来一样还是如江青一般?我的直觉是:既不会是谷开来,也不会是江青。

具体什么样?因没机会看到真相(就算看到真相也未必是真的),所以只能从薄的性格出发来观察。性格不仅决定着一个人命运,也决定着一个人的狡猾度和阴险度。了解了薄的狡猾度和阴险度后,对薄在法庭上的具体表现如何反倒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那很可能都是假的,都是一种演出。

你也许很难想象:一场庄严的司法审判会如同一场《春晚》秀般有剧本、有彩排、有预演,而对薄案的审判就是这么在进行的。其实这并非第一次,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次。江青案如此,谷开来案如此;王立军案也如此,大小贪官坏蛋案也都如此,而且以后会继续如此下去。有消息说,那个最早把薄案在济南开审(预演)消息报料出来的广东记者已经被绳起来了。揭露真相有罪?那么了解真相和知道真相有没有罪呢?

猜测薄的庭上表现有一个参考点,就是薄的结果(局)不取决于他庭上的表现或者说与他庭上的表现关系不大,这点薄自己是十分清楚的。薄更清楚的是:不是他该不该杀的问题,而是没人敢杀他的问题。哪怕他犯下的罪孽巨大巨多,用朱镕基说赖昌星的话就是被杀一百次也不多。再进一步说,也不是没人敢杀他的问题,而是敢杀他的人将来也会被杀,而且可能被杀的更惨。杀他的人一定会想到这一点。这就是小民与贪官的区别,也是苍蝇与老虎的区别。

还有一点,薄知道他代表的是一股势力,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所以他庭上表现得太狗熊或太英雄对他都是不利的。可能只有那些他的支持者才希望他能象刘胡兰一样,可问题是刘胡兰的肠子根本没长在薄的肚子里。左派们往往自己不怕死就以为他们崇拜的偶像也是不怕死的,这很滑稽。当然薄也要顾及到左派们的情绪,所以适度的死扛硬顶是需要的,当然适度的配合听话也是需要的,他需要象陈水扁那样。有人可能很难理解陈水扁为什么要鸭子嘴死硬?其实陈水扁对自己都干了什么是门清的,陈水扁只是在为他身后的支持者们硬嘴强撑罢了。政治人物的一个不幸是他们有时真的就不属于他们自己,现在薄熙来的处境就很类似陈水扁,在身后都有大量的草根左派支持者。

草根左派即勇敢又可爱,甚至可爱到让人无法理解:他们只看到薄熙来打黑唱红巧取豪夺收买人心的一面,而没看到薄熙来杀人越货篡党夺权无恶不作的一面。当然也许不是没看到只是不愿承认或不敢承认。左派有自己的思维定式:薄熙来干“好事”是本事,干坏事是跟人学的或被人逼的;你要说薄熙来是巨贪有资产80亿,他就说温家宝也有160亿,而江泽民个人资产要更多;你要说薄熙来篡党夺权,他就说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哪个不是篡党夺权上来的?左派讲得是不是理?是理,但都是歪理。

讲歪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支土匪队伍很强大。建国以后老毛一直反右而不敢反左,那是因为老毛懂得怎么得罪右派也要不了他的命,而一旦得罪左派老毛是会有生命危险的。薄熙来以新毛正统代表自诩更明白这点:要想实现篡党夺权没有这支土匪队伍做后盾是成不了大事的。薄在重庆以打黑开道外加唱红断后,通过苦心经营已见成效。如果没有王立军的节外生枝添乱,那么现在的七常中就不会再有刘云山那颗滥竽充数的地瓜头了。而地瓜刘现在得到的位子正是薄熙来失掉的位子,这个版本是由周永康与令计划商定的。

现在问题来了,我的问题是薄会不会还有后戏?

啥叫后戏?说白了,就是有没有西山再起的可能?

说到薄的西山再起,可能有人连想都没有想过就不要说可能了。很多人会以为薄将随着对他的最后审判定罪而彻底完蛋并走进历史。当然,也许以理性的眼光看,现在来分析讨论薄是否还有西山再起的可能并不客观也不实际,也缺乏足够令人信服的理由。但凡事都有例外
,比如邓小平就曾经三起三落,而每次邓倒下后又有谁能想到邓会再次站起来?这倒不是说薄就肯定会等于邓或和邓一样及会有邓一样的机会和运气。而是想反过来问:如果真有邓一样的机会和运气,薄有没有成为邓的可能性存在?

这需要考虑几个因素:一、薄的能力和能量;二薄的社会基础和依靠的力量;三、薄能否安全活下来并保持身体健康;四、习近平的地位是否稳固和是否能建立起新的权力中心。

一和二,放一起说。薄的能力说得过去,其实党需要的能力就是权谋,权谋方面薄至少不在习之下。面子上的所谓政绩也不差啥,一路走来在大连在辽宁在商务部在重庆坏事一定没少干。能量主要是指薄的影响力和社会基础,前面已经分析过左派的特点和特殊性,而左派这股势力正是薄西山再起可以依靠的主要社会基础和力量。另外能量仅有下面还不够,还要包括上面的能量,而且党内成事的特点基本是由上而下带动的,所以上面的能量似乎更重要。就上面的能量而言薄也不缺,他可以依靠的主要力量是太子党。还有薄虽然不是团派的人,但不等于就没有团派的奸细和卧底。

三、薄现在的第一要务是先要安全地活下来,这样才会有后戏。这个风险应该解除了,只要脑袋还在这是基本前提。当然仅仅保住脑袋是不够的,还要有健康的身体,起码要比习健康。这点上又要学邓小平,而不是学刘少奇。刘少奇一进秦城就堆了,饭不吃觉不睡,就是再好的身体也靠不住几天。邓小平就不一样,他该吃吃该喝喝。保持好心情和情绪,业余时间还可以有点小插曲,这方面薄的优势要比邓还大,薄认识许多歌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对薄的未来而言可能会有特殊意义。可能还需要一点造化,造化的问题需要去问上帝了。

四、习的地位现在明显还没有坐稳,用一个小的细节就可以佐证:按惯例江时代的标记是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胡时代的标记是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而习时代的标记也应该是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可是习时代的这个标记却至今还没有出现在媒体上,这是一个明显的反常现象,问题可能出在地瓜刘那里,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个事实是既成的。还有一个细节,就是习近平在不久前的政治局会议和军委扩大会议上都提到要加强党中央的权威问题,把这个细节做分开解读就是:形式上是习近平已经感到党中央的权威不够需要加强,而本质上是习近平感到他自己的权威不够需要加强。反向解读就是习近平这等于变相承认他的权力中心根本没有形成。

习的权力中心没有形成,就意味着为薄留下了一个西山再起的豁口。这时你可以想到华国锋,华是过去权力最集于一身的人,却也是最没有权威的人。关于习的处境这点其实很难说得清楚各方相互牵制缠斗的关系(真写清楚就是小说了),但你只要想到华国锋经历了什么,你就应该容易理解习目前的微妙处境,因为习目前的地位有点类似华当时的地位。当然,这也不等于习就肯定是华和必然有华那样的结局。同理,习的地位一旦真的不稳,也只是间接说明薄在理论上还存在一丝西山再起(有利益交换)的希望和机会。至于这个希望和机会有多大,那就真可能要比中六合彩还难了。但关键是你不能说这就是一个完全一点影子都没有的问题。

最后再说明一点:本文只是一篇分析文章,只是为对此类话题有兴趣的网友提供一个抛砖引玉深入思考的话题,本文没有任何的消息源。
smilhaNew at 8/13/2013 05:41 快速引用
邓小平最大的运气就是他活得比毛委员长
刘少奇要是活得比毛长也可能有戏


薄委员要是活得比习委员长就有戏看了
smilhaNew at 8/13/2013 05:56 快速引用
温水煮青蛙:周永康跑不掉了

送交者: 德孤 2013年08月12日08:24:17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在去年四月,我写过一篇文章《政治斗争短兵相接,江泽民救得了薄熙来吗?》,在文章里面,我说过这么一段话:

“在我看来,胡温一定会乘胜追击,要不然会死得很难看。所以,我判断,薄熙来绝不会是胡温的目标,他们的目标可能也不是周永康,而最终可能是江泽民,这叫顺藤摸瓜。



江泽民如果不死,极有可能垂死挣扎。只不过,他毕竟不是邓小平,就算是邓,当年也不得不拖着老迈的身子南巡,才能扭转局面。而江,我看,别说南巡了,就是真南巡,也不会有任何效果,这家伙在任上的时候就没干什么好事。



在我看来,周永康下台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不会多久。江的垂死挣扎是没有多少用途的,他既救不了薄熙来,也保不住周永康。最后能不能保得住自己也难说呢。”


现在经过一年多的时间,薄熙来已经是个死青蛙了,周永康这只青蛙大概也跑不掉了。网络上疯传周永康落马,看来不象空穴来风。呵呵,江泽民关键的时刻大概只会保自己,他是不会保薄熙来周永康的。


对薄熙来,网络中人士已经说了很多了。今天我特地来说说周永康。


很多人可能觉得周永康做过共产党的常委,当过政法委书记,大权在握过,官做得比薄熙来大,所以,他是大老虎。有人甚至把他与习近平比。其实,我觉得大家可能高估周永康了。


实际情况是,周确实坏透了,他做了很多龌龊事,但这个人就算在共产党内,也是上不了台面的人,也没有多少根基。过去靠江泽民上位,是江的打手。但显然江这个人是靠不住的,关键时刻只会自保。所以,一旦周永康从常委和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下来后,他就完了,就会面临被清算的危险。


习近平李克强接了胡温的班后,是绝没有可能动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因为他们的权力是从他们那里继承的,这里有一个政治伦理的问题。他们要动的话,只能动周永康。过去周永康和温家宝胡锦涛为敌,在政法部门架空胡温。现在习李接班,要收回对政法部门的控制权,就要收拾周永康。


所以,习近平上台后就开始布局,给周永康布了一个大网,周就是池中之蛙,网中之蛙,慢慢收紧,慢慢加温,把周重用的人,身边的人,大秘等等,一个个都看起来了,现在看来,周本人是跑不掉了。


有人觉得周管过政法委,国安,武警,公安,法院,检察院,纪委,从中央到地方,等等,都可能有他的人,要对付周老虎可能比较难。


我在《谁害(死)了薄熙来?》一文中问过,当时王立军出事之后,薄熙来相对还算自由,那么为什么当时他没有跑?


其实这样的问题对周永康同样合适。现在周永康还算是相对自由的,前不久还去江苏苏州他自己的母校访问,那么他没有觉察到危险吗?为什么他没有跑?在等什么?


其实,如果了解共产党对它的高级干部的保卫制度的话,就可以找到答案。薄熙来周永康这些高级干部,其实是没有真正的自由的,他们尽管可能掌握国安武警,但却掌握不了中央警卫局(毛时代是所谓的8341部队,“四人帮”就是被这支部队拿下的),而这些高级干部,他们的贴身保卫就来自这支部队。他们平时担当这些高级领导人的保护工作,必要的时候又能起到秘密监督的作用。所以,对薄熙来周永康这些人,要真正自由,要跑路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这些领导人身边的秘书,厨子,司机,等等,都不是这些领导自己的人,而是受控于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局的。所以,他们要跑路是不可能的,除了有王立军的本事。


过去彭德怀林彪能够指挥千军万马,却没有办法指挥自己的贴身警卫和秘书。想当年的高岗,后来的赵紫阳,他们落难之后,秘书司机保镖都还是原来的人马,但角色却是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并向当局汇报。当年抓江青的时候,江青的护士就事先被通知的,呵呵,这些中央警卫局和中央办公厅的人,都是军人出身,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所以,高层的内部权斗,虽然惊心动魄,但却有脉可寻。而且每一位上台当老大,都首先会掌控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局,这是关键职位。


特别是周永康这样的人,其实并没有多少根基,只是背靠江泽民这棵大树,而江是个滑头,根本靠不住,于是乎,周就可怜了。


但是,我们进一步看,周已经是个下了台的人了,也没有任何实权了,为什么还要动他呢?


大家想想,周永康会是习近平的终极目标吗?


呵呵,显然不会是,他只是一只受了伤,在流血的鲨鱼而已。


真正的终极目标是谁?呵呵,我在《政治斗争短兵相接,江泽民救得了薄熙来吗?》一文里有写。当然,共产党的政治伦理,最终目的,我看,就是要老江闭嘴,彻底退休。习近平的最终目的虽然是江,但江还是安全的,只要闭嘴就好。可是江手下的人马,甚至包括江的儿子,亲信,等等,可能就不安全了,呵呵。


其实,如果周永康不是贪得无厌,恶评如潮的话,习近平是没有必要动他的,毕竟他已经下台,动他并没有多大好处,还会带来动荡。但如果这个人不服软的话,尤其是在他的盟友薄熙来已经被抓被搞臭的情况下,他周永康还不乖乖投降,还时不时的煽风点火,搞小动作,那就是活得有点腻味了。


呵呵,中国的政治,非常的古怪,就象古代宫廷戏一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利益上,站在自己的角度,经常合众连横,演绎着一出又一出精彩绝轮的大片。


网络传闻说薄周曾经联手想要搞掉习储,在当时是有可能的,但是现在习已经登大位了,要搞掉习几乎是不可能的,别说薄周之流,就算是江本人也没有可能,除非习只有毛新宇这样的智商。在正常情况下,扶一个人上大位是可能的,再把他拉下马就难了,毕竟他们不是毛和邓了。


还有,有网友分析中国问题头头是道,什么入局免死,入常免刑,什么的,我看都只是臆测而已,完全没有个准谱。中国的政治,并不遵循这些条条框框,嘿嘿,还没有文明到这个程度。


我非常不喜欢这些宫廷戏,尤其厌恶现在的宫廷戏还披着法治的外衣,这是糟蹋法治了。


我认为,中国政治需要与法治分开,政治的归政治,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虽然我不喜欢薄熙来周永康,但觉得拿法律做武器搞政治斗争,还是觉得不是个味儿。


什么时候,政治,法治,道德,这三者能够分开,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么中国社会就离真正的宪政不远了。现在的这种做法,只会象儿戏,政治象小孩过家家,法律也如同儿戏,道德也没有丝毫严肃。


呵呵,现在的权贵们,有的还在鼓吹反宪政,有些可笑。你现在要是有机会问问薄熙来周永康,我保证他们是最想要宪政,要法治,要自由,要人权,要民主的。


这些东东,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是最珍贵的。


回到本文主题,周永康跑得掉吗?难哦,除非他有王立军那么油菜。


温水煮青蛙,这温水池,这网,这火,都是这些人在台上在最风光的时候制造的,慢慢的,这些人就象是作茧自缚一样,自己就变成了青蛙王子了。
smilhaNew at 8/13/2013 06:14 快速引用
祖国大地上到处在演戏!

想起当年张春桥在法庭上一言不发,从开始到结束!他太清楚政治是咋回事了!

他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时候,女儿出嫁,他对那个女婿说:你到我们家欢迎,但不保险,我们将来有可能是要被杀头的!


哪个皇帝来,忘了,说:最悔的事情就是:生在帝王家!
smilhaNew at 8/13/2013 06:22 快速引用
可能是崇祯皇帝,李自成杀进城来,崇祯自缢前,先用剑砍断女儿长平公主左臂,边砍边说

:“汝何故生我家!“


惨烈!


smilhaNew :
祖国大地上到处在演戏!

想起当年张春桥在法庭上一言不发,从开始到结束!他太清楚政治是咋回事了!

他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时候,女儿出嫁,他对那个女婿说:你到我们家欢迎,但不保险,我们将来有可能是要被杀头的!


哪个皇帝来,忘了,说:最悔的事情就是:生在帝王家!
花溪 at 8/14/2013 09:22 快速引用
谢谢提醒!
smilhaNew at 8/14/2013 10:28 快速引用
2012两会薄熙来答记者问40分钟完整版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7995/201308/11864.html
smilhaNew at 8/17/2013 06:40 快速引用
[Time : 0.02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54.4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