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陈的王师傅 9/28/2013 10:06
大陈的王师傅
俺眼下就职餐馆的炒菜师傅走马灯似的换,据说昨夜从纽约下来一位新大师傅,早上上班等车,一照面儿,我对新来的老师傅道:您一定是大陈人。回应是笑肯。
来自大陈的大师傅,俺熟知数个,均个性鲜明,又共性显著。开朗、率真最具普遍性。其中,大陈的王师傅是俺最感念在心的一位。
那是1998年,俺开第一家餐馆已经两年多了,想奔连锁的方向努力,便物色了哈佛广场旁出让的一家中餐馆,老婆死活不同意,结果,俺郁闷之余借吵架之机,第二次离家出走。看见没?俺是翘家累犯。
因为第一次翘家是自驾,开车沿着95号州际公路向南打(工)遍了康州、纽约、北卡、南卡、乔治亚、一直到一月里炎如盛夏的佛罗里达,才安定下来。
第二次翘家,把车留给了餐馆,所以一路向西坐灰狗大巴奔芝加哥、匹兹堡、克利夫兰、印第安纳一带打工、游历。
在印第安纳的一家中餐馆应征炒菜师傅一职时,俺遇见了大陈的王师傅。
王师傅术后(撞车后体检,发现肺癌)俩月,刚回餐馆复大师傅一职。俺备餐、炒餐时总是为王师傅的身体着想,很得王师傅的好感,夜里回到宿舍,王师傅和俺经常把酒聊天(俺劝他别喝酒,但没用,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王师傅是新信的慈济人(佛教徒),所以聊来聊去常聊信仰问题。俺啥也不信,但也设身处地地理解王师傅的信仰,所以友情日增。
当老婆再一次在<世界日报>登寻俺启事,答应好事好商量,俺用王师傅的手机给老婆打了电话,老婆说,只要你找好了大师傅,就同意你买新餐馆。俺当即跟老婆讲,大师傅就坐在眼前呢,你跟王师傅聊聊。
王师傅聊了十几分钟后把电话递给俺,老婆说,那你尽快回来买餐馆吧。
回到波士顿,哈佛那餐馆仍在,被俺13万5美元买来,新张前两天,王师傅从印第安纳开到纽约,看了亲戚半天,然后沿95开向波士顿,俺闻讯开车到495与95的交口恭迎俺师傅,一路引到俺给他租的住处。
王师傅帮俺仨月,因为医疗保险在印地安娜,所以生意一上轨道便返回印地安娜了。
三年后,俺只身移民加拿大近一年,哈佛那间餐馆的犹太东主总找麻烦,老婆便把餐馆卖了19万5美元。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这句话不只适用于老红军,二战老兵,也是一代大陈籍师傅群体的境况现状。
失联已久,愿俺敬重的王师傅,无论在地在天,祥和永远。
多姿多彩
smilhaNew at 9/28/2013 11:11 快速引用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6.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