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快递 : 杨承民:从毛泽东的言行看毛泽东的人品 12/20/2013 15:02
华夏快递 : 杨承民:从毛泽东的言行看毛泽东的人品
发布者 qianren 在 13-12-16 09:44

今年是毛先帝诞辰一百二十周年,乌有之乡那些极左派和其他崇毛者早已在张罗做冥寿,歌功颂德,试图掀起一个崇毛热潮。新帝也在借其之魂,舞其之剑,杜绝异端言论,声称“不能否定毛泽东,否则会天下大乱”。

经历过毛时代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明白毛泽东的政策给中国带来了灾难。镇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一步一步将中国带到崩溃的边缘,即使当今的中共领导对此也心知肚明。大概很难找到一个中国人愿意回到毛时代,去过城里三代挤一斗室吃穿用样样凭票,乡下农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生活。

但是仍有很多人认为毛的初衷是好的,只是他的乌托邦空想共产主义和刚愎自用独断专行才导致失败,是好心犯错误。他们认为毛所作所为是为了保障党不变质,为继续革命。许多没有经历过毛皇朝的年轻人则误认为毛时代平等,没有贪官污吏,没有特权,尽管不会愿意去过那种清贫寡欲的生活,但依旧视毛为偶像,是强大、公正、清廉、正直的象征。

我在这里不讨论毛的理论和政策,无论他的“三面红旗”下饿殍遍地,无论像“知识越多越反动” 的论断是多么荒谬。也不说在他的统治下,二十多年一个接一个运动中成千上万受害者的悲惨命运。也不说他在党内外翦除异己,迫害同僚,摧残无辜。所有这些毛皇朝专制下的黑暗和愚昧,罄竹难书令人发指的罪恶,都暂且不论。不评论他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的作为,只让我们来看看他的诸多言行中反映出作为一个人的人格品行,道德操守。

年轻时毛在一本书上眉批:“世界固有人有物,但皆因我而有”。后来他又在诗中写道“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他认为自己高于一切,早有称王称霸的野心,绝非一个同情穷苦百姓,救世为民的热血青年。在延安窑洞毛同丁玲大谈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兴致勃勃地将一个个延安女青年封为妃子,意淫皇上美梦。抗战胜利后写的词“沁园春*雪”更集中表现了他的帝皇思想,自诩“风流人物”,踌躇满志准备从延安小朝廷的君主变成整个中华大地的主宰。成了中国皇上之后,他又要争当国际共运的老大,第三世界的领袖。为此在几千万人饿死的年代还大量送钱送粮援外,为此哪怕中国“死三亿人”也在所不惜。

自称信仰无神论的马列主义的毛称宗教为鸦片,迷信为愚昧,自己却相当迷信。到延安后下令将“杨家陵”改为“杨家岭”,仍嫌晦气,逐迁往“枣园”。初到北京在香山找道士算命。1976年毛的女护士之一孟锦云为毛读报读到吉林陨石雨,毛感慨地对她说:“吉有吉兆,凶有凶兆。”“天摇地动,天上掉下大石头,就要死人哩。《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赵云死时,都掉过石头折过旗杆。大人物、名人,真是与众不同,死都要死得有声有色,不同凡响噢。” 当孟问他您真信这些吗?毛答:“古人为什么要编造这些呢?”

同时毛又希望大家迷信他,为自己造神。五十年代初他自己添上“毛主席万岁”的口号。林彪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顶峰”,“对毛主席的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 柯庆施说“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 郭沫若将毛比作太阳“机内和机外有着两个太阳!” 对这些谄媚拍马之词,毛不仅心安理得,而且他们因此得到毛的赏识。他对斯诺说对自己“需要一点崇拜”,“最喜欢‘伟大的导师’的称号”。他想当一个宗教式的领袖,成为人民大救星。为了使所有的下属对他臣服,逼迫每个中央领导写检讨,唯一拒绝写的林彪只能仓惶出逃而葬身荒漠。

如果说王明指控毛指使医生谋害他还是一面之词,证据还不充分,毛在周恩来查出癌症时下令对周保密并不准做进一步检查,也不准积极治疗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后来终于得到他的恩准同意给周做膀胱镜检查,但仍不准治疗。医生在检查时偷偷灼烧掉癌灶都是违了毛的圣旨。用这类卑鄙的手段对付自己的“同志”使人不得不怀疑初到延安时令西路军西征和抗战时令新四军北移都是毛借敌之手削弱党内政敌张国焘和项英的实力。

毛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早年在北大图书馆因抄写字节潦草被上司张申府责令重写,其他大教授们对他这个图书馆小职员也不屑一顾。毛为此耿耿于怀,记恨在心。掌权后,不仅不让这位中共早期创始人之一,周恩来朱德的入党介绍人张申府参加新政府,后来又将他划为右派,而且殃及到所有高级知识份子,直到文革中说北大是“池浅王八多”,这次他将所有知识分子一网打尽。长征时林彪等人推举彭德怀取代毛指挥军队,毛认为是彭幕后指使,此后毛多次提起此事。彭在朝鲜又未保护好太子,新仇加旧恨,最后当彭在庐山会议上一道万言书再次触犯龙颜,毛将他彻底打倒。

毛也不是一个记情的人。在敌机轰炸陕北毛泽东住所时陈伯达冒死救过他,冯雪峰替他在上海找回了流落街头的儿子,罗瑞卿像家臣一样忠心耿耿当他的大卫士。这些都没有让毛在将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时心慈手软。而且都不是因为他们对毛有任何不敬或反对他,而仅仅是因为他们同毛后来要打倒的人过从甚密。毛曾让许建国、方志纯为他私下与前妻贺子珍联系,文革中江青为此迫害他们,毛也没有伸出援手。救过毛的命的红军医生傅连暲文革中也死在监狱里。

吴晗听从毛的建议而写海瑞,但为了搞倒刘少奇彭真,毛拿吴晗开刀,置他于死地。毛让高岗收集刘少奇东北入狱的材料,在他面前批刘,又突然反过来将高打倒,多年后这些材料又被用来扳倒刘。抗战期间毛对外高调讲抗日,对内则说“让日本人多占地,才爱国”。他感谢田中首相,说“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 然而为掩盖抗日战争时中共与日伪方的暗中合作协调,也为潘汉年早年同王明博古关系密切,毛将其投入监狱,既封口又解恨。为了显示他的英明,不至与后来的反右相矛盾,毛可以将他“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讲话在发表时改得面目全非。翻云覆雨,指鹿为马,今日盛赞,明日死整,翻脸无情,这些正是毛的典型统治风格。

毛颂扬“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但在一九五七年反右期间有人问毛如果鲁迅还活着会怎么样,回答是“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作声。”

毛表面上主张男女平等,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将自己打扮成妇女解放的倡导者。然而他在同美国总统尼克松交谈中却大肆贬低妇女,说女人一打仗就往后逃,连他的翻译也听不下去,试图让他转移话题。

从六十年代初开始毛对文化艺术作过许多指示,抨击舞台上充斥帝皇将相才子佳人,其实他自己就嗜好这些老戏,七十年代文革中这类古装戏早在舞台上绝迹,他一次在湖南却让人专门找来演员为他个人演戏,实况专线传送往他住处的电视。当他回到北京还点戏让录像送去。

同样毛学秦始皇“焚书”,提倡“厚今薄古”,以至几乎所有古书都归入“封资修”中的“封”而被禁卖禁读,书店里只有他的雄文四卷和江青赞同的少数文艺书籍, 但他自己却整天埋在古书堆里,书房里全是古书,线装书,学习古人的谋略和权术。毛从秦始皇那里学来的远远超过从马克思那里学到的,

延安时期干部就分大中小灶,五十年代开始中央就有特供。毛享用的烟酒、蔬菜、鱼肉、大米、白面都是特供的。为他特制的烟每批都要经过专业烟工试吸。毛特别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就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长沙,专门为他空运活鱼。为防止“阶级敌人破坏”,还挑选三代贫下中农组成基干民兵连,专门负责活鱼的捕捞、挑选、装箱、押运。三年大饥荒期间,毛假惺惺高调宣布不吃肉,但他的餐桌上绝少不了荤腥,光鱼可以就有十几种烧法,西餐菜谱有几十种。毛在各地都有他专用的别墅行宫。对这些毛自有他的理由:“反对绝对平均主义”。

文革中毛大批资产阶级法权,人人要“斗私批修”,毛自己却开后门将他身边的女孩送北大读书,还强词夺理说开后门也有好人。毛提倡一大二公,不准任何人私自赚钱,不让农民多养几只鸡,不让市民摆摊糊口,取消了资本家的定息和作家的稿费,然而他自己到死一直拿着他的稿费,最后累计超过一亿元。且不说其中有多少文章是别人帮着写的改的,毛选很大一部分是公费购买的,也就是说他一只手用国家的钱购买自己的著作,另一只手将其中一部分钱作为稿费装入自己的口袋。他讲的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干的是毫不罪己专门罪人。

毛皇朝百姓除了没有政治经济和言论自由,性爱也被看作资产阶级没落腐朽的思想行为。革命样板戏的英雄不仅没有爱情,也没有妻子丈夫。年轻人谈情说爱接吻拥抱都被视作流氓行为。坊间流传的毛和多位身边女子的种种风流之事到底到什么程度众说不一,没有疑议的是当杨开慧还在为毛坐牢时,毛已同贺子珍睡在一个床上。在延安毛与新来的知识女青年调情引起贺不满,当贺子珍去了苏联,毛很快同江青好上了。由于一次在火车上毛同他的女护士之间的调情说笑被录音的警卫士兵听到,毛迁怒于杨尚昆,文革一开始他就被打倒。

在共产党高级干部中,有像胡耀邦、彭德怀、习仲勋等极少数政治上正直,个人作风也正派,有像朱德、董必武那样尽量避开政治漩涡求太平,尽量不为虎作伥。 也有像张春桥那样政治上阴毒,但个人作风正派,还有像周恩来那样尽管人格扭曲,对毛卑膝效忠,但是在其他方面不仅严于律己,而且只要不得罪毛,对人也真诚热情,对同志朋友下属关心帮助可圈可点。

毛则同其他独裁斯大林,希特勒,金家三代一样,多疑,伪善,残暴,阴柔,冷酷,卑鄙,不仅政治上是一个随心所欲,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祸国殃民的大独裁,作为一个人也是一个厚颜无耻,无情无义,出尔反尔,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 读者投稿
同样恶心的是3个自信!

==========================
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慎明和《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杨继绳均发出了“咄咄怪事”的感叹。前者是在说到毛泽东与蒋介石的不同评价时所言,“在历次运动中,多次重申‘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毛泽东在现在有的网站中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而‘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的蒋介石却成了历史上少见的大善人。这岂非咄咄怪事?!”后者则是在反诘习近平三个自信时所提,“毛泽东发动文革,就是为了走社会主义道路扫清障碍,建立没有差别的社会,但社会主义理想几百年都无成功先例,毛泽东所指引的中国道路在大饥荒和文革都制造了人间地狱,直到21世纪,中国还有人高喊道路自信。真是咄咄怪事!”
smilhaNew at 12/20/2013 15:04 快速引用
杨继绳批“三个自信” 称毛极权制度成社会赘瘤
大中小2013-12-18 20:03:50转发TwitterFacebook打印投稿电子报

【多维新闻】在中共已故领袖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新华社原高级记者杨继绳于12月18日在香港中文大学演讲,细说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前因后果。他表示,“文革”的历史证明了中国目前的道路、理论和制度均是错误,但目前当局仍继续强调“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简称“三个自信”),只是证明自己心虚。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报告中首提“三个自信”,习近平上台后亦多次强调这一提法。
杨继绳在12月18日的演讲题为“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从道路、理论和制度三方面论述“文革”的成因和后果。他认为,毛泽东发动“文革”,就是为了走社会主义道路扫清障碍,建立没有差别的社会,但社会主义理想几百年都无成功先例,毛泽东所指引的中国道路在“大饥荒”和“文革”都制造了人间地狱,“直到21世纪,中国还有人高喊‘道路自信’。真是咄咄怪事!”
杨继绳曾写就记录大跃进灾情的《墓碑》一书。他表示,“大饥荒”和“文革”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大厦倒塌,但官僚集团仍企图“用废墟上的破砖烂瓦来恢复它昔日的辉煌”。杨说:“他们说的理论自信,实际是理论心虚。正如中国民间的一个歇后语:走夜路吹口哨——为自己壮胆。”
杨继绳指出,毛泽东为实现乌托邦而建立了极权制度,但系统建成后又成为了社会的赘瘤,伴生出庞大的官僚集团,“由于官方利用政治权力规避毛泽东和集权制度对文革的责任,官僚体制没有改变……广大群众继续吞咽专制制度的苦果。”
“三个自信”是指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信。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强调,全党要坚定“三个自信”。此后,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多次提及“三个自信”,官方媒体也称,实现“中国梦”,就必须坚持“三个自信”。不过,在三中全会前后,该词汇已较少被官方提及。
其实,在本月初,杨继绳曾发表一篇文章《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他在文中比较深刻地解构和分析了毛泽东、社会主义制度、文化大革命在中国的实践真相与深层次原因。多维新闻曾转载了这篇文章:《杨继绳: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
杨继绳认为,“文革像一个长期革命过程的浓缩,像巨大革命画卷的缩微:开始批判一切、否定一切,鼓动反潮流,破坏旧秩序。旧的秩序破坏以后,群雄蜂起,你争我斗。今天这一派得势,明天那一派掌权;今天整人者,明日被人整;今日的战友,明天的仇敌。当全民被政治斗争拖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就出现了派别的联合,由动乱向稳定转变,社会思潮和人的行为由激进趋于保守。价值观念和革命的初始相反:今非而昨是,昨是而今非。最后由混乱走向秩序。”
他表示,“文化革命中充满了权力斗争,而且权力斗争的野蛮、黑暗、残酷,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在权力斗争的深层还有中国向何处去的道路之争,权力是实现政治道路的工具。”
杨继绳说,“毛泽东想按他的梦想在中国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这个梦想一旦付之实施,‘即使怀抱着建立人间天堂的最美好的愿望,但它只是成功地制造了人间地狱——人以其自身的力量为自己的同胞们准备的地狱。’毛泽东所指引的中国道路在大饥荒年代已经制造了人间地狱。为这条道路来扫清障碍的文革,必然再一次制造人间地狱。”
他还认为,“文革是问题导向,是摸着石头过河,这一摸就是十年。如果不是毛逝世,还不知道文革如何收场。”


(麦垛 编辑)
smilhaNew at 12/21/2013 19:28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2.4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