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小公主住我家 1/07/2014 12:13
感慨万万千。。。

本来想好好写写,但因为隐私问题不好处理,只好作罢。

国内的独生子女已经长大成人了,该如何评价?这些年我陆续接待了好几拨,都是我在国内的哥们姐们和我亲戚家的小孩,不得了啊!什么叫代沟?代沟就是你说话他听不懂,他说话你也听不懂。你还不好意思发脾气,只好一忍再忍三还是得忍。
这些小孩大都是来美国上大学本科的,个别是念硕士的,还有的是我朋友全家人来美国旅游的,男孩的我通通赶到我家附近的汽车旅馆,女孩的我不好意思撵人家出去住,只好让她们住我家。

现在的中国人有钱的真是有钱,有几个男孩从美国的南部中部的学校直接开车开到我家门口,真让人开眼界!
smilhaNew at 1/07/2014 12:26 快速引用
想当年比尔盖茨说他的梦想是:每一个美国人家里的写字台上都有台电脑。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Iphone, Ipad...不管是在美国在中国,不管是坐飞机火车汽车等等,大家都是低头不语,默默的干自己的事。
您说这是好事还是不好的事还是不好评论?

早上:睡觉睡到11:30,差不多到了中午,早饭到是省了。
吃Brunch, 简单打个招呼吃了饭。出去旅游,上了车就开始低头不语,几乎是一路无话,到了目的地,看了景点吃晚饭,之后坐车回到家,马上进房闭门不出,到晚上1,2点。

埃阿这个主人难受啊。。。还说不出来。
smilhaNew at 1/07/2014 13:44 快速引用
同感!自己的也快这样了。若断了网络,等于要了半条命,大人孩子都是。
ggaa02478 at 1/07/2014 14:00 快速引用
不好意思给朋友们诉苦,只好给我大哥打电话倒苦水,他张口就说:活该! 谁让你把小孩弄到家里?现在的小孩比皇帝还皇帝!遥想当年我开车把一大帮子小朋友们从学校送到火车站,那么多小屁孩没有一个人说谢谢我的!好像是应该的一样!

怎么都成这样了??

5讲4美3热爱?
smilhaNew at 1/07/2014 14:06 快速引用
ggaa02478 :
同感!自己的也快这样了。若断了网络,等于要了半条命,大人孩子都是。


吸取教训,再也不干这傻事了!咱惹不起躲得起吧!
smilhaNew at 1/07/2014 14:09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ggaa02478 :
同感!自己的也快这样了。若断了网络,等于要了半条命,大人孩子都是。


吸取教训,再也不干这傻事了!咱惹不起躲得起吧!


试过在家整点什么来招待,坐下就吃,饱了一旁埋头苦干,什么收拾呀洗刷呀是你们的事,一
次就够了,
光叔 at 1/07/2014 17:30 快速引用
光叔 :
smilhaNew :
ggaa02478 :
同感!自己的也快这样了。若断了网络,等于要了半条命,大人孩子都是。


吸取教训,再也不干这傻事了!咱惹不起躲得起吧!


试过在家整点什么来招待,坐下就吃,饱了一旁埋头苦干,什么收拾呀洗刷呀是你们的事,一
次就够了,


更要命的是:你好好侍候,她们那个脸啊几乎见不到一丝丝笑意,更不用说什么客气话了,好像上辈子欠她们十五万块钱不还了一样!

怎么能这样呢?要是我自己的小孩,我一嗓子怒吼,房顶都能有反应。。。朋友家的小孩,你说话大点声都不怎么合适。。。
smilhaNew at 1/07/2014 17:53 快速引用
我也刚接待过两拨,今早刚送走一拨7人,觉得还好啊。12月一个男孩来访还帮我开车开了100-200英里(高速比较好开的时候)。离开的时候也很客气。

到家马上就上网是肯定的,我对这个倒是很理解,甚至在车上也提供wifi给他们,他们很多自己可以4G上网,也不需要。聊天就看兴趣了,有同样兴趣的就还好,没同样兴趣的就没什么话。不过最好的话题就是这些小孩的父母,聊他们父母他们都感兴趣。有个小孩不知道他爸在大学还有外号,知道了特高兴。
rogerlee at 1/08/2014 11:43 快速引用
暑假有个研究生同学的儿子来
很能干,很外向
也要看人
tutu at 1/08/2014 12:05 快速引用
我的体会是:

尽量不要让他们住到家里来,距离产生美啊,道理是一样的。毕竟他们的习惯和我们在美国的习惯太不一样,我不是说那个习惯好还是不好,只说这个事实。

邀请他们到家里来,就好比您拿个放大镜找一个人身上的毛病,嘛毛病没有?? 没有朦胧美了嘛!
smilhaNew at 1/08/2014 12:23 快速引用
这些哥们姐们都是那些在国内混得滋润的,有钱的,有权的,有钱有权的。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做法,就是把子女送到国外,特别是美国来。

现在中国人是有钱了,那些中产阶级就有能力供子女在国外上学。

混得差的也有用吃奶的劲送子女到国外的,但个别例子不说明一般问题。
smilhaNew at 1/09/2014 06:14 快速引用
看来你不太Cool,小孩最服Cool了,要是像光叔,家里一排枪,自己造子弹。小孩肯定伏贴。
Quincy08 at 1/09/2014 10:27 快速引用
我很不愿意变成祥林嫂,但自觉不自觉的,心里总是在嘀咕:美国是不是来对了?
遥想当年,那首歌曾经成为很多人的心声:

If you lov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aven

If you hat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ll


好多问题注定没有答案
比方说“蛋和鸡谁在先”?
smilhaNew at 1/09/2014 13:34 快速引用
不说你自己的生活经历丰富了,你如果没出国,现在肯定在想要不要让孩子出国,10有8、9还是想让孩子出国的。与其现在才考虑让孩子出国,肯定不如现在已经出国孩子更容易了。从这点考虑,来美国肯定是对的。

smilhaNew :
我很不愿意变成祥林嫂,但自觉不自觉的,心里总是在嘀咕:美国是不是来对了?
遥想当年,那首歌曾经成为很多人的心声:

If you lov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aven

If you hat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ll


好多问题注定没有答案
比方说“蛋和鸡谁在先”?
rogerlee at 1/09/2014 13:41 快速引用
Quincy08 :
看来你不太Cool,小孩最服Cool了,要是像光叔,家里一排枪,自己造子弹。小孩肯定伏贴。


说的太对了,别说一排枪,我有把玩具气枪小孩都觉得Cool。不过smilha不是不Cool,而是不想烦心。
rogerlee at 1/09/2014 13:43 快速引用
rogerlee :
不说你自己的生活经历丰富了,你如果没出国,现在肯定在想要不要让孩子出国,10有8、9还是想让孩子出国的。与其现在才考虑让孩子出国,肯定不如现在已经出国孩子更容易了。从这点考虑,来美国肯定是对的。

smilhaNew :
我很不愿意变成祥林嫂,但自觉不自觉的,心里总是在嘀咕:美国是不是来对了?
遥想当年,那首歌曾经成为很多人的心声:

If you lov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aven

If you hat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ll


好多问题注定没有答案
比方说“蛋和鸡谁在先”?


主席的观点是对的
我现在的同学朋友几乎所有的人都想把小孩送到美国来
当然也有例外
smilhaNew at 1/09/2014 16:30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rogerlee :
不说你自己的生活经历丰富了,你如果没出国,现在肯定在想要不要让孩子出国,10有8、9还是想让孩子出国的。与其现在才考虑让孩子出国,肯定不如现在已经出国孩子更容易了。从这点考虑,来美国肯定是对的。

smilhaNew :
我很不愿意变成祥林嫂,但自觉不自觉的,心里总是在嘀咕:美国是不是来对了?
遥想当年,那首歌曾经成为很多人的心声:

If you lov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aven

If you hat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ll


好多问题注定没有答案
比方说“蛋和鸡谁在先”?


主席的观点是对的
我现在的同学朋友几乎所有的人都想把小孩送到美国来
当然也有例外


能送到美国来的,还是条件不错的。
rogerlee at 1/09/2014 19:03 快速引用
一多:中国海归,归去来兮!
送交者: whoeverxg 2014年01月11日09:24:11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相对于一大批学成归国、与父母团聚的小海归来说,那些已经拖家带口的中年海归在游弋中表现出更多的不确定性。

五年前,当我陪着孩子来加拿大读书时,我最好的朋友在这里生活七年之后,带着孩子回流北京。我们仿佛交换场地一般开始体验彼此曾经描述的生活。

她 的回流是典型的“海归”,尽管“海归”这些年变成“海待”的不少,但她在加拿大读了学位,赚了四年的北美工作经验,加上国内曾经的大项目经验,可谓内外通 吃,回去之后的起点并不低。孩子在加拿大出生,接受了幼儿园的启蒙教育。之所以回流是两方面的考虑:探索自己事业的更大空间,让孩子学习中文、接受国内相 对扎实的基础教育。

当我在加拿大正翘首以盼回归北京指日可待时,听闻她又要卷土重返加拿大。惊诧之余听她细细道来,啼笑皆非间又有多少无法言说的无奈。


她说打算再回到加拿大,并不是事业不顺利,恰恰相反,她这个行业国内相对机会更多,但是近两年间北京一轮又一轮的雾霾让她感觉比高房价的压力更喘不 过气来。孩子已经没有户外活动了,喜欢运动的孩子每天如困兽一般关在屋子里,还没进入冬天她和孩子就已经开始此起彼伏地咳嗽。一段时间以来总感觉嗓子里有 异物阻塞,各种不好的念头在脑子里频繁闪现。一番检查之后确诊是慢性咽炎。她说,本来身体的本钱就没多少,现在更不敢拼了。于是,在这个北京时间还是凌晨 时分的时候,因为咳嗽、更因为纠结难以入眠,她在电话里既是向我通告也仿佛是帮着她自己下定决心:她说给自己回流加拿大的期限限定在来年暑假。一个家庭的 跨国迁徙,谈何容易。当初下了多大的决心回国,现在同样就得下多大的决心再出来。

她说刚回去的一两年最纠结的是房子。当年出国时基本一穷二 白,是卖了房子走的。回流北京时,思虑再三没把温哥华奋斗了七年买的房子卖掉。但她回到北京的时候,正是房价迅速攀升期,当时只想着落定之后慢慢再看吧。 结果看来看去,房价还是只涨不跌,自己虽然挣得钱远比在温哥华多,但大多楼盘还是不敢问津。情况和她相似的一些“海归”回去后大多数就职国内相对高薪的职 业,但是真要想彻底扎根在北京,买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时,却发现北京的房价早已让他们错愕不已。即便是租房也是一年一个价,关键是有些房东想涨价又不肯明 说,只说不租了,每到临近年底房东一个电话告诉你要收回房子,就得满世界找房子搬家,结果回去五年搬了三次家,一次比一次租金高。北五环附近的学区房,直 从6000涨到近万了。回流这些年看着比在温哥华多挣了些钱,但基本都消费掉了。在北京日常生活成本一点不比他们曾经居住过的那些发达国家的城市低,这些 年算是赔本赚吆喝地体验了一把国内火热的生活,最后还是居无定所。还有每况愈下的自然环境和交通状况成了天天需要面对的烦恼。思前想后,好歹温哥华还有自 己的房子,生活虽然清净了点儿,但小富即安的小日子还是过得比较踏实的。进入不惑之年,国内在这个领域里还拼在一线的,她大学一个班里她是唯一一个女生 了。而且,回去的这几年,快节奏、高强度的工作,身体也是状况频出。

说起孩子的教育,又是诸多的无奈。她的孩子就读的是北京一所著名的国际 学校,最初班里的孩子以“海归”子弟居多,但是最近这一、两年已经走得差不多,都又回流回去了。孩子曾经很好的几个玩伴儿,最近回澳大利亚的、回美国的都 走了,看着形单影只的孩子,心里很是难过,心更不定了。再加上国际学校的教育也差强人意,不仅外籍老师流动性大,国内的老师也更换频繁。这些国外回来的孩 子,中文依然停留在听说尚好、读写不佳的水平上。孩子已经入读五年级了,竟然拼音没有完整地学下来,因为老师的更换,中断了就没有接续下去,而拼音对于国 内一些普通小学转过来的孩子是学前班就过关的内容。所以他们这些国外回来的孩子就这样夹生饭一吃吃了四五年。

对孩子学业的担忧只是一方面, 孩子受环境的影响是让他们忧虑的另一个方面。目前的这所国际学校正在朝着贵族学校的模式发展。在一次学生作品的慈善拍卖会上,一幅作品拍到近万块钱,那些 被邀请来的外教和学校老师揣着几百块钱,都没敢举牌。她自己孩子的一幅近似于涂鸦的作品还拍了3000块钱。不能指责这些一掷千金来支持孩子的富有家庭, 毕竟这些拍卖所得是捐助慈善。但孩子对生活的理解却发生了严重偏差。她自己的孩子一段时间以来觉得他都可以卖画为生了,而且就涂鸦到这个水平已经如此了 得,父母的进一步要求在孩子看来就是不可理喻的苛求。于是光在这个问题上,朋友给孩子进行了长达半年的心理纠偏和建设。孩子班上新转来一个孩子,为了迅速 建立起和同学的交往,向每个同学发出了有条件的邀约,你和我玩、听我的,我就给你带一个价值60元的高档三明治,不跟我玩儿也不听我话的就没有。在学校的 一天里,任何一点小吃对孩子来说都是格外的诱惑。看到已经有同学在享受这种友谊带来的收获,吃着美味的三明治,朋友的孩子格外纠结,既羡慕人家的三明治但 却不喜欢和那个孩子玩。朋友说,孩子也是身处小江湖呀,赶紧再做心理建设。

五年在国际学校里,孩子进步最明显的就是对汽车品牌的理解和识 别,仿佛修了一门名车选修课。朋友原本没有给孩子灌输过名车的理念,但渐渐发现孩子开始给她这个当妈妈的做名牌车的扫盲工作,每天送孩子上学的路上,孩子 对学校附近的名牌车的品牌名称、LOGO、产地、价位甚至配置都耳熟能详,快赶上汽车销售了。单就这种知识的普及来说不是坏事,但孩子对名牌车的另一层理 解上升到了特权的概念。他告诉妈妈:知道为什么你的车不能在校门口停车下人,而Hansen妈妈的车就可以经常在校门口停下让他下车吗?因为他妈妈开的是 宝马X6。在孩子的观念里,对秩序的遵守显然已经被物质的强大力量击败。可能失守的还不只是这一点点,朋友所担忧的是她自己苦心给孩子建立起来的是非标 准,正在被一种环境的力量处处渗透和改变。

在孩子的围棋课上,老师给每个孩子发了一块糖,然后告诉孩子,下棋追求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既要把你手里的糖吃到嘴里,还要把别人手里的糖想方设法夺过来。朋友说,她不希望孩子建立这种掠夺和攫取的价值观,但是她无法时时处处为孩子过滤现实的环境。

让 朋友更加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加拿大只是三年懵懂的幼儿园启蒙教育却对孩子有那么深的影响?每次回到加拿大,孩子都一定要回到他的幼儿园看看。当她和 孩子产生分歧时,孩子每次搬出来说事儿的都是幼儿园时期的老师。当孩子向她表达不满或因为她食言,暑期不能回到加拿大时,孩子几次都是站在北京的街头高唱 加拿大国歌向妈妈抗议。当孩子每每问起:我们什么时候会回家时,朋友会对孩子强调:爸爸、妈妈都是中国人,我们的家就在北京。曾经孩子会沉默以对,但是有 一天,当孩子面对她的解释不再沉默而是很执拗地说:我是Canadian(加拿大人),我的家在加拿大时,轮到她沉默以对,内心却怎么也不能平静了。

作为移民潮中走出家国的一代人,无论出去还是归来,她探索寻找的都是她意愿中的人生轨迹。现在,孩子长大了,她不能漠视孩子内心的那份渴望了,她只能为孩子选择适合他的环境。至于孩子未来是否还要迁徙,将来让孩子自己选择他的飞翔吧。
smilhaNew at 1/11/2014 17:17 快速引用
[Time : 0.03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38.1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