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第一家族:宋氏家族 4/24/2014 10:23
宋耀如(又叫宋查理)有6个子女:

长女:宋霭龄
次女:宋庆龄
三女:宋美龄

长子:宋子文
次子:宋子安
三子:宋子良

为什么宋查理这么有成就?
他的6个子女也是那么有成就?
正在看《宋氏家族》
中国文史出版社
程广叶思著



宋氏家族当年曾被誉为“中国第一家族”
  在旧中国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中,发迹最早且最具规模的,当首推宋氏家族。其
对中国近现代社会一度举足轻重,影响深远,故在当年亦有“宋家王朝”之誉。本书首
次以较大规模,从家族总体视野出发,全面地叙写了宋氏家族充满传奇经历和悲剧色彩
的发迹过程。作者力求在广泛占有史料的前提下,对宋氏家族中的众多人物及其悲欢离
合,做尽可能全面的再现和深入的挖掘。由此也为我们展示了一幅近百年来中国社会风
云变幻、多姿多彩的历史画卷。可以说,宋氏家族现象在中国近现代史中独特的,其惹
人费解的神秘内涵及令人追崇的楷模意义,迄今仍吸引着广大的读者。
  引子
  我们来到风光明媚的祖国第二大岛--海南岛,再从省府海口出发,行驶大约70公里
左右,就到了一个盛名久负的地方--文昌县。文昌,单听其名,就容易令人想起,这应
该是一个重视文化教育、以昌盛民族文明为传统的地方。
  文昌县位于海南岛的东北隅,它犹如一颗璀璨的珍珠,镶嵌在祖国第二大宝岛的边
缘上。这里背靠黎山,濒临大海,山青水秀,一派迷人的热带风光。来过这里的游人,
常常为此地的缤纷色彩和如诗如画的境界而留连忘返。
  还是在许多年以前,据说就有深懂风水的人预言文昌背后有靠且出路开阔,是一块
地灵人杰的好地方。后来事实也果然不谬,海南文昌在历史上的确出现过不止一位的伟
大人物。首先,数百年前,中国大明王朝的一位大名鼎鼎的清官海瑞,就出生在文昌。
海瑞当年号称海青天,他藐视权贵,刚直不阿,爱民若子,执法如山;甚至于冒犯龙颜
,对当朝皇帝老子的昏聩无道,海瑞也敢直言谏骂。所谓“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
马”,这句掷地有声的硬话,最初讲的就是这位海青天。
  而海南文昌在中国近代史上,还出现过另一位伟大的人物,并且也是深令今天的文
昌人引以为自豪的,这便是曾经号称近现代中国第一家族--宋氏家族的奠基人宋耀如先
生。
smilhaNew at 4/24/2014 10:26 快速引用
当时孙中山没想推翻清政府,他想和政府好好谈一谈,李鸿章根本没搭理他,正赶上甲午战争,北洋水师大败,孙这才下定决心,成立兴中会,最开始只有3三个成员:孙中山,宋查理,陆皓东。

宋生了俩闺女:宋霭龄和宋庆龄之后,生了宋子文,这个文,取的是孙文的“文”。宋子文在哈佛大学得到经济硕士。
smilhaNew at 4/24/2014 10:55 快速引用
在近代中国,当提及显赫一时的家族时,人们马上想到的一定是宋家。1931年7月23日,倪桂珍女士在青岛仙逝。宋母去世的消息立刻传遍中国,其讣告署名为:孤哀子宋子文、宋子良、宋子安,孤哀女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适孔祥熙、孙文、蒋中正,孙女琼、曼、瑞泣叩。
子、女、婿中有如此显赫地位的母亲,可谓近代中国绝无仅有。而这些子、女、婿对中国近代构成了重大的影响,中国近代自晚清后的历史波澜起伏、峰回路转,无不与这些人的政治足迹息息相关。他们成为中国近代史中的主要人物。
宋家缘何名人辈出,是许多史学家、文学家的心中之谜。然而,如果我们现在再写一部《宋家王朝》的电视连续剧会发现,多数场景聚焦在一座城市——上海。上海,曾经是宋家成员活动的主要舞台。从宋耀如回国、到宋庆龄留学回国,即19世纪80年代至20世纪20年代初,这三十年间,是上海城市最开放、快速发展的时期,是上海独特的海派文化孕育、成型的鼎盛时期。在清末,清政府管不了上海,传统思维束缚不了上海,上海思想活跃、风气开放、文化繁荣,这正是宋耀如事业开展、宋氏姐弟成长的时代。到了民国,无论是孙中山,还是袁世凯,还有其他人当总统的北洋政府,谁也治不了上海,又都离不开上海。上海富有、开放,这都为宋家成员接受教育、张扬个性、施展才华提供了难得的社会环境。
可以说,特殊的海派文化格局孕育了中国的第一家族,宋家其实是近代上海社会的产物。
smilhaNew at 4/24/2014 13:32 快速引用
宋氏三姐妹均在上海就读于中西私塾(马克蒂耶女校),随后赴美国卫斯理女子学院留学;宋家三公子均入上海圣约翰大学求学,同学中有顾维钧、荣毅仁、陶行知、林语堂、张爱玲、贝聿铭等,随后,三公子分别赴美留学,其中,宋子文、宋子安均毕业于哈佛大学,宋子良毕业于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

宋氏三姐妹,性格、志趣各有特点,差别很大,但以下四点是相同的:聪明、自信、独立、坚强。这些特点既得自遗传、天赋,更与后天的教育有关,与健全的人格养成有关。受美国文化影响,宋耀如对女儿的教育很重视,即使她们在美国留学,也经常会写长信教育她们。倪桂珍出自传教士家庭,也使女儿们自小接触西方文化。追根溯源,宋家第一代的教育习惯,与近代上海特别的城市文化氛围有关。
宋耀如对子女的教育观,源自海派文化中的教育理念。宋家教育强调基督平等博爱思想和美国的民主精神,又灌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传统思维,不以成就一己一家为满足,而以拯救积贫积弱的中国为目的。宋耀如经常带着孩子们参观印刷厂、面粉厂、纺织厂,让他们开阔视野,了解社会。
倪桂珍对子女“严厉刚强”,而绝无“优柔善感”,是6个子女人生之旅的精神港湾。宋美龄回忆母亲时说:“我知道我母亲的生活,与上帝非常接近。我认识母亲的伟大……这种常上教学的习惯,养成了我做事的恒心。”在父母的教导下,宋家6个子女,个个彬彬有礼,举止得体,气度非凡,高雅迷人。由于喜欢教育,1898年,宋耀如与长女宋霭龄合编了一份《上海儿童报》,文章都是孩子们的作品,这份报纸一直办到宋子良、宋子安进入圣约翰大学附中才停刊。
smilhaNew at 4/24/2014 13:36 快速引用
美国记者曾问宋庆龄,当年为什么要嫁给孙中山,她回答:“我当时并不是爱上他,而是出于对英雄的景仰。我偷跑出去协助他工作,是出于少女的罗曼蒂克的念头——但这是一个好念头。我想为拯救中国出力,而孙博士是一位能够拯救中国的人,所以,我想帮助他。”这是典型的理想主义自白。
smilhaNew at 4/24/2014 13:40 快速引用
宋查理本来不姓宋,姓韩,名字叫教准,父亲是海南文昌的一个普通商人。1872年,9岁的查理因生活所迫离开了家乡,投靠印尼的远房亲戚,1875年,查理的一个姓宋的堂舅从美国波士顿回国探亲,返程的时候在印尼停留,见到了宋查理, 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这位早年赴美修筑铁路的广东移民在波士顿开有一个丝茶店,没有孩子,他要按照中国人的家族观念,从亲戚当中选一个合适的继承人。于是,父母同意,韩教准就正式改姓宋,号耀如,字嘉树。
smilhaNew at 4/24/2014 14:23 快速引用
那一年夏天,宋耀如随同其养父前往波士顿的旅程,成为宋耀如毕生难忘的一次不平凡经历。那时,从中国去美国东部和加勒比海群岛,通常是由秘鲁、智利海域向南航行,经过拉丁美洲南端的麦哲伦海峡或合恩角进入到南大西洋,再沿阿根廷海岸北上至北大西洋。这条航线比凿通巴拿马运河以后的航线要长一倍的路程。更糟糕的还不是这旷日持久的旅途奔波,而是那一次一次意想不到的灾难。先是在太平洋的尽头,进入麦哲伦海峡前,宋耀如乘坐的船突然遇险。一块从南极漂来的冰块撞坏了船舵,失去了控制的船成了断线风筝,当一座小岛搁浅了这条船时,他们发现已置身在与南极企鹅为伴的南极圈中了。等到修好了机器,乘船闯出南极圈,经过麦哲伦海峡时,全船又遭遇上了海盗的劫难;加之船只破损严重,以至不能航行了,宋耀如的堂舅亦即养父也在途中病倒了。所以,等到宋耀如他们结束这趟旅程到达波士顿时,已经是1877年的冬天了。3年后的1880年,当宋耀如在美国南方威明港的卫理公会教堂里,第一次听牧师诵唱《圣经》时,他情不自禁地便想起了那趟首赴美国之行的旅程,想起了旅程中养父鼓励自己坚持下去的话语。此刻与《圣经》再相对照,宋耀如发现,原来《圣经》竟是那样的生活化和大众化。上帝的声音竟然可以很自然地翻译成危难中养父鼓励自己的声音。这种发现,使当年的宋耀如自愿地变成了基督教徒。
  养父所经营的丝茶商号叫“北美华商先锋”号,在波士顿声誉颇佳。养父不但对自己安定富足的小市民生活满意,也颇满意聪明勤快而又秉性温和的宋耀如。他打好了主意,将来把店铺交由宋耀如经营。然而,养父忘记了一点,在他的商号之外,围绕着宋耀如的还有波士顿城。
  波士顿不仅是当时美国最古老的港口城市之一,而且是美国民族独立的革命圣地,是早期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中心。这里有1765年波士顿市民抗议英王征收印花税举行示威的地方;有1770年3月5日“波士顿惨案” 的发生地英王街;有1773年12月16日“波士顿茶党” 将英国茶叶倾倒到海里的纪念处;有1775年4月19日马萨诺塞州民军向英国军队发出独立战争的第一枪的列克星顿;有1776年3月17日民军将英军赶出波士顿的纪念地等等。当初,养父为宋耀如请的英语教师不但教会了宋耀如英语,而且经常极有感染力地把波士顿的革命历史讲给宋耀如,使宋耀如一方面渴望投身到如火如茶的民主解放斗争之中,一方面渴望有更好的学习机会,就像英语老师那样认识眼前越来越广阔的世界。
smilhaNew at 4/24/2014 14:57 快速引用
宋查理的生命中的贵人出现了,谁呢?
smilhaNew at 4/24/2014 14:59 快速引用
宋美齡 三個世紀的見證人 (2014-04-23 09:43:49)


2001年3月6日,橫跨三個世紀的傳奇女子宋美齡迎來了104歲生日。這個在羅斯福夫人筆下"嬌小和纖弱"的"中國第一夫人",不僅走過了滿清末葉、民國啟建、軍閥混戰和日軍侵華,亦經曆了兩次世界大戰,更見證了冷戰時代的降臨與消失,以及兩岸敵對關係的解凍…… 在整整一個世紀之後,當曆史的巨輪進入21世紀之時,宋美齡依然在大洋彼岸的自己家中安度晚年。然而海峽兩岸的"山河"早已不再屬於她。當她同時代的風雲人物都相繼隨著曆史的車輪逝去後,惟有她一個人枯坐在大洋彼岸,細細品味百年滄桑。  宋美齡生於1897年,在聞名於世的"宋氏三姐妹"中,最具傳奇色彩。由於國民黨的節節敗退,宋美齡也一步步退出政治舞台,變成紐約大街上一位孤獨的老人。

蔣家王朝最後一片雲

1949年國民黨退居台灣後,作為第一夫人,宋美齡盡管仍大權在握,在相當多的人事決定上仍擁有最終發言權。但是隨著蔣經國逐漸進入權力核心,兩人之間的矛盾深化。她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1975年蔣介石撒手人間後,宋美齡在台灣甚至已無立身之地了。

1975年9月16日,宋美齡塔乘"中美號"專機離台赴美,開始了她的旅居生涯。到美國後,她大部分時間住在長島蝗蟲穀的豪宅中。與孔令侃四姐弟比鄰而居,相互照應,也並不覺得太寂寞。加之,這裏距紐約隻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風光秀麗,景色宜人,很適合老年人居住。在孔令儀、孔令侃姐弟在世時,她也還時常出門走動。有時,還到曼哈頓參觀畫廊和藝術館。但隨著老邁,親人離去,故舊日稀,宋美齡的日常生活便日顯平淡。慢慢變得深居簡出,很少在公眾場合露麵。平常除了讀書、看電視外,空餘時間多半用來看自己喜愛的《聖經》。

她每天作息很有規律。早晨6時起床,梳洗後即用早點,而後休息片刻,接著閱讀各種英文報紙、雜誌及《聖經》,偶爾也看看台灣方麵的通訊,了解島內政治的發展變化。宋美齡對台灣的政治情況也僅止於關心,一些前往長島寓所的客人和她見麵時都不談及敏感的政治領域,隻是敘舊和問候。 在宋美齡在紐約和時間比耐力的時候,平時照顧她的孔令侃、孔令偉和孔令傑三個晚輩相繼辭世,這時的宋美齡不免便有"杜鵑聲裏斜陽暮"的寂寥之感。

90年代後,宋美齡搬到曼哈頓上東城葛萊西方場一棟"蓋有年矣"的老公寓9樓,這棟15層樓公寓麵對公園、臨近東河,頗有鬧中取靜之優。宋美齡頗為滿意,住在第五大道公寓的孔令儀和她的夫婿黃雄盛亦便於就近照顧她。

永遠的蔣夫人

宋美齡在美國的日子,雖然寂寥落寞,但日子飛逝如梭。1981年5月29日,宋慶齡病逝北京,海峽兩岸和美國媒國頗為注意宋美齡對二姐之喪是否有所表示。宋慶齡治委員會向在台灣和海外的宋慶齡親屬發出邀請,邀請他們前來北京參加喪禮。這些親屬包括宋美齡、蔣經國、蔣緯國等。治喪委員會還通知,台灣"中華航空公司"的專機可在北京及上海降落,一切費用由該會負擔。

一向安靜的蝗蟲穀這時為世人注意起來,大批記者蜂擁而至,擠滿了宋美齡宅前院後,但是,宋美齡自始至終沒有任何舉動。有人說,蔣經國曾派人到美國阻攔,但這不是問題的關鍵,政見勝關山,這才是姐妹至死未能相見的主要原因。 宋美齡和姐姐宋慶齡的手足之情是很深的。雖然表麵上看她們之間存在著一些矛盾,但事實上感情聯絡很親熱。

在大陸時期,宋美齡經常給宋慶齡打電話。每次通話時,宋美齡總是先開口說:"阿姐嗎?"宋慶齡那邊也說:"美齡嗎?"兩人都用上海話交談,雙方常常談得親熱、投機。內容不外是妹妹關心姐姐的飲食起居,不然就是一些噓寒問暖之聲,彼此之間,從來沒有發生什麽不愉快的口角。但宋慶齡對蔣介石向來就沒有什麽好感,兩個人的政治立場鮮明對抗,加上宋慶齡早在宋美齡還未嫁蔣介石之前,就強烈反對宋美齡嫁給蔣介石。一方麵宋慶齡對蔣介石過去的婚姻記錄不滿,另一方麵,對蔣介石的一些政治主張和作法不以為然。

雖然沒有去參加喪禮,但失去了阿姐的宋美齡,內心卻異常悲痛。宋慶齡病篤期間,其二弟宋子良曾於5月20日自其紐約哈裏森鎮寓所致電慰問;宋子文的長女宋瓊頤則於6月2日致電廖承誌對二姑母之逝"深感哀痛"。香港雜誌報道說,宋美齡於5月下旬獲悉乃姊病重時,曾多次流淚,並祈禱上帝保護二姐。   1988年,蔣經國去世了。宋美齡悲痛已極,連續4天不思飲食。舉行追悼會時,她坐著輪椅從側門進入靈堂。從電視屏幕上人們可以看到她哀戚滿麵。蔣經國的病逝,標誌著蔣氏父子兩代政治強人統治的結束。也標誌著宋美齡退出了權力中心,但人們並沒有因此而忘記她。

重溫遙遠的舊夢

1995年7月,適逢二次大戰結束五十周年紀念,宋美齡應邀重返國會山莊接受致敬,並發表簡短談話。

98歲的宋美齡,重臨舊地,風光程度雖不比1943年2月18日應邀分別向美國國會兩院演說的"中國第一夫人",但人們從布置在國會參議院羅素大樓致敬會場及雙橡園的曆史鏡頭裏,仍可一睹她當年的風采。

她從步出專機的那一刻起,就展現了過人的體力,在平地上她時不時地從輪椅上站起來,向致敬的人們招手致謝。步出戶外,她在當時尚在世的孫子蔣孝勇及外甥孔令傑之子的攙扶下,高聲向美國各地僑界及台灣來的聽眾問安,並不時含笑揮舞手帕,還以飛吻致意。

距離上次在美國國會的演說,已經52年,此次宋美齡在國會致敬會上的致詞"返璞歸真",沒再使用當年令美國新聞記者都得去翻字典的晦澀用語。

致敬會現場的一位美聯社的資深記者說:"我覺得她的腔調及咬字比撒切爾夫人的演說還要吸引人、有力。"

豪宅易手引風波

紐約長島蝗蟲穀宋美齡舊居,占地37英畝,為前國民黨政府財政部長孔祥熙夫婦1969年所購,宋美齡移居曼哈頓公寓之前長期在此居住。宋美齡離開後,轉手賣給了紐約的地產商。

購得此宅的紐約地產商斯第曼聲稱,待整修一旦完畢,便會立刻上市尋求買主,他預備報價680萬美元。

作為銷售比處豪宅的地產商或許並不太清楚房屋主人在中國往日政治的影響力,隻是欣賞房屋的價值,但他們在售屋廣告上倒是道出了參觀者的心聲:"你一輩子都不一定能趕上的機會!"宅內物品拍賣前,吸引了眾多的民眾從四麵八方趕來參觀。以至見慣當地豪門巨宅的紐約警察也大感緊張。但還是由於參觀者太多,驚動四鄰,他們紛紛報警求助。警方不得不禁止入內,出動大批警力和直升飛機,495號高速公路39號出口也暫時關閉。所有物品漏夜裝箱,運往海對岸的諾瓦克拍賣現場。原定三天的參觀活動隻開放了一天半。

據報導,蔣夫人從報紙上看到這則消息的反應淡漠,她說:"這些商人也太會做生意了!"


轉自:中華文摘
smilhaNew at 4/24/2014 15:18 快速引用
为什么? 因为宋家子女多。 Laughing
iDen at 4/25/2014 14:07 快速引用
宋氏家风:宋耀如是如何培养出“宋氏三姐妹”的? (2014-08-06 22:10:21) 下一个


宋家的家教家风,今天仍值得犬儒时代的中国人重视,只要有梦,人的生命能量可以无限大,就可以从底层进入一个社会卓越伟大的行列。
  宋耀如的精神
  什么是宋氏王朝的家教?在我看来,用宋氏家族的创始人宋耀如的话就是:培养孩子做成人,做伟大人才。这个从海南文昌县走出来闯世界的普通农家的孩子,首先把自己培养成人,把自己培养成当时世界一流的人才。
  宋耀如的学习精神值得称道,他一生似乎没停止过学习:十来岁时,他的舅舅判断他非等闲之辈而决定收养他,养父母让他受益的教育是:“要别人尊重你,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出色!”
   当他想求学而养父不同意时,毅然离家出走。在家乡他学会了织吊床,在漂洋过海的轮船上他学会了吹小号,他向牧师学做人,向将军学经营……。这些经历只是 小菜一碟,因为他向孙中山学习革命并资助革命,以西化之人回归中国传统……,这些举动更能证明一个学习者向世界敞开的心灵。
   宋的创业之路是艰辛坎坷的,但他从不畏难而退。在昆山传教时,他自制小船在昆山和上海之间搞营运,短短几个月便筹足了建教堂所需的费用。在七宝,他购置 单驾马车,载客运货。丰富的经历培养了他的冒险、开拓精神。从海南到爪哇,再从南洋至美国,途经美洲南端麦哲伦海峡时经历了惊涛骇浪、船撞冰山、漂流至南 极圈、遭遇海盗抢劫……。大凡一流人才的身心时空感是强大的,宋耀如可算是一个例子。
  宋耀如则敢想敢做。他经南洋辗转到美国生活,八年后回国来到上海。他就完全成了我们中国人所说的上层精英:奔走教会,驰骋商海,投身革命,创造了个人从一名学徒到享誉海内外的实业家、从一个虔诚的牧师到民主主义革命先驱的辉煌人生。
  资助宋耀如进美国达勒姆三一学院学习的卡尔将军回忆说:“这一天是达勒姆历史上难忘的日子,它影响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现代史。”
  宋耀如在有生之年已经看到了自己和孩子们的部分成功,但更辉煌的还在他死后。他的六个子女都在美国留学,其中三个是经济学博士。用后人的评论,他的六个子女中,三女都是倾国倾城的绝色天后,三男都是潇洒倜傥的豪门相公。
  他的家族出了三位国家元首:中华民国开国大总统孙中山,中华民国委员长蒋介石,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宋庆龄;出了两位政府首脑:中华民国行政院院长孔祥熙、宋子文;出了两位“第一夫人”:“国母”宋庆龄、“第一夫人”宋美龄。
  宋耀如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他说:“只要一百个孩子中有一个成为超人式的伟大人才,中国就有四百万超人,还怕不能得救?现在中国大多数家庭还不能全心全意培养子女,我要敢为天下先。”
  宋家的家教家风
   宋自己的超人能力表现在家教上。他平时忙于上帝、实业、革命,他对上帝虔诚,对实业敬业,对革命忠诚,但他从未忽略自己的家庭责任。无论事务如何忙碌, 他一回到家便同孩子们亲个没完没了,跟孩子们打成一片,一道玩耍,一起游戏,在共享天伦之乐的同时,对孩子进行潜移默化的教育。美国作家埃米莉·哈恩称他 为“模范公民,教堂的台柱,出色的丈夫和优秀的家长”。
  在送女儿去美国留学时,宋对孩子们说:“爸爸要你们到美国去,不是让你们去看西洋景,而是要将你们造就为不平凡的人。这是一条艰苦的、荆棘丛生的路,要准备付出代价。不管多么艰苦,都不能终止你们的追求。”
   他和夫人从不溺爱孩子,“简直像对待男孩子那样对待女孩子”。他们是“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实践者,遵循孟子“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 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教诲,并借鉴司巴达式训练勇士的方式,宋耀如夫妇对孩子们实行近乎严苛的生存训练和意志训练,他们要求孩子“纳于大 麓,列风雷雨不迷”。在雨横风狂的日子里,宋耀如带着孩子们顶风冒雨,忍饥挨饿,在野外徒步跋涉,以此锻炼孩子们对环境的适应能力。
  他要孩子成人,宋子文曾说,父亲生前嘱咐过他,做不成人,不能回去文昌认祖宗、见父老。但他又绝不专制,当宋庆龄跟孙中山相爱,他和大女儿宋霭龄一度想以禁锢的方式来阻止时,最终又容忍了女儿的自由。他是严父,也是慈父。
  他的孩子们也都在自由和专制、独立和干涉之间寻找到平衡。宋庆龄自主选择了自己的婚姻,宋美龄同样如此。当宋美龄要跟蒋介石结合时,宋家人也多反对,时已成为一家主心骨的大姐宋霭龄也不同意,但后来被宋美龄说服。
  “这桩婚事自始至终都是我自己做主,与阿姐何干?至于蒋介石和我结婚是为了走英美路线,那更是天大的笑话……”从而促成蒋宋联姻。
   宋氏子女政见不同,情感也一度受到影响,但他们都最终超越了党争。远隔千山万水,远隔十年三十年,但他们间的亲情难为外人道。据说,1981年宋庆龄去 世时,远在美国的宋美龄,虽对内对外都没有公开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唁电,但她当时就失声痛哭,并且私下里多次流泪,虔诚为二姐做祷告。
  宋霭龄:宋家二代的核心
  用我们当代人的话,像宋耀如这样的超人极懂得资源的优化组合。他为孩子们操心婚事,当他遇到孔祥熙时,能够迅速理解孔宋联姻的意义。
  在当时的中国,还没有哪个家族可以跟孔家相比。历代帝王都要举行祭孔大典。孔子后裔不论散落何地,一直保持着族谱不乱的排辈,这是一个有文化象征的家族。而宋耀如自己出身寒微,子女受的都是西洋教育,对中国传统、中国文化都缺乏很深的了解,这种联姻的优势不言而喻。
  当然,跟宋耀如一样理性、强势的宋霭龄也懂得欣赏、发现异端之美。尽管在遇见孔祥熙之前,她见了太多优秀的男人,但她还是看到孔祥熙之于她人生的意义。
   宋霭龄见识过现代生活的繁华奢侈,她想象孔祥熙一类山西土财主的家,以为“那里的生活是艰苦的、原始的”,但当她坐着一乘由16个农民抬着的轿子,进入 孔祥熙的故乡山西省太谷县时,她惊异地发现了一种前所未闻的最奢侈的生活。在山西大院里,服侍她的佣人仆役就有几十人之多。
  民间传说,宋霭龄爱钱,宋庆龄爱国,宋美龄爱权。这其实低估了宋氏家族成员们生存的意义。他们可能有私心杂念,但他们不是暴发户,他们的聚敛与其说是本能,不如说是立功立业的必须。一句话,他们都有使自己的社会变革起来的功利心。
   尽管他们之间也不和,但他们懂得边界和沟通。徐家涵就说过:“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三个家族发生内部摩擦,闹得不可开交时,只有她这个大姊姊可以出面 仲裁解决。她平日深居简出,不像宋美龄那样喜欢出头露面。可是她的势力,直接可以影响国家大事,连蒋介石遇事也让她三分。”
   宋耀如去世后,是宋霭龄做了家族第二代的核心。她也无愧于这一角色。《纽约时报》在她死时形容她:“这个世界上一个令人感兴趣的、掠夺成性的居民昨天在 一片缄默的气氛中辞世了。这是一位在金融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妇女,是世界上少有的靠自己的精明手段敛财的最有钱的妇女,是介绍宋美龄和蒋介石结婚的媒人,是 宋家神话的创造者,是使宋家王朝掌权的设计者。”
  宋霭龄的“贪婪”大概有很多种原因,用宋庆龄的话说:“倘若大姐是个男人,委员长恐怕早就死了,她在十五年前就会统治中国。”
  宋氏文化
   谈论宋家,最令人惊异的不是他们的能力,从宋耀如倪桂珍夫妇,到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经济天才和外交家的宋子文,以及同样有才华的宋子良宋子安,都 可圈可点,但最令人惊异的是他们那种强悍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绝不缺少人生的深度和重量,也不缺乏对外界的接纳和弘扬。有人专门盯着宋家的自负一面,却少 有注意他们对世界的包容,对人类文化的熟悉和运用。
   抗战期间,宋美龄在美国参众两院演说,引用中国谚语“看人挑担不吃力”。宋美龄说:“我们不要忘记在全面侵略最初的四年半中,中国孤立无援,抵抗日本军 阀的淫虐狂暴……中国国民渴望并准备与你们及其他民族合作,不仅为我们本身,且为全人类建设一合理进步之世界社会,这就必须对日本之武力予以彻底摧毁,使 其不能再作战,解除日本对于文明的威胁。”
  宋美龄的宣传努力——据说有25万美国人听过她的演说——使得美国朝野和公众相信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相信蒋委员长确是为自由与日本毒龙奋战的圣乔治,从而为中国争取到更多的美援。
  宋美龄作为“第一夫人”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以至于对蒋介石不屑一顾的宋庆龄说:“没有美龄,蒋介石现在会更坏。”
  宋美龄死后,“中华民国政府”通过“总统”陈水扁颁布褒扬令给予褒扬,褒扬令有这样的话:“故总统蒋中正夫人宋美龄女士,资赋颖秀,维四岳之通灵;才慧双修,随百花而诞降。”
  远去的阳光家风
  据说宋霭龄的去世,使尚存的宋氏家族成员悲痛不已,这个在父亲宋耀如辞世后独力支撑大厦的铁女人的离开,预示着曾经显赫一时的宋氏家族从此再也不能登上荣耀的巅峰。宋家第三代没有了核心和灵魂,没有了进入社会上层并呼风唤雨的机缘。
   但这个家族足以自豪。他们的家教家风今天仍值得犬儒时代的中国人重视,只要有梦,人的生命能量可以无限大,就可以从底层进入一个社会卓越伟大的行列。他 们对中西文化的汇通也是今天心灵封闭的中国人所应该学习的,用社会学家费孝通的话,他们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世界大同”的实践者。
  这个家族的成员不是弱者。宋美龄有一篇优美的英文《行为决定命运》可以说明这个家庭的家风是如何阳光。翻译过来,中文表达也很优美:
  如果过去的日子曾经教过我们一些什么的话,那便是有因必有果——每一个行为都有一种结果。依我之见,这种观念是宇宙的道德基础;它也同样适用于今生和来世。
  我们中国人有句谚语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也适用于每个人的生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的确,圣人与罪人皆会受到阳光的披泽,而且常常似乎是恶者大行其道。但是我们可以确信地说,不管是对个人或是对国家而言,恶人猖獗只是一种幻象,因为生命无时无刻不将我们的所作所为一笔一笔记录下来。
  最终,我们就是我们行为的总和。品德是无法伪造的,也无法像衣服一样随兴地穿上或脱下来丢在一旁。就像木头纹路源自树木的中心,品德的成长与发育也需要时间和滋养。
  也因此,我们日复一日地写下自身的命运,因为我们的所为毫不留情地决定我们的命运。我相信这就是人生的最高逻辑和法则。
smilhaNew at 8/07/2014 10:58 快速引用
[Time : 0.01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97.1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