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毛泽东在中共九大的讲话实录 7/15/2014 11:36
毛泽东在中共九大的讲话实录 (2014-07-15 02:07:16)


1969年4月1日下午5时主持大会
  同志们,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现在开幕!
今天要选举大会主席团,通过大会议事日程。大会议事日程主要包括三项:林彪同志代表中央委员会作政治报告;第二项,修改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三项,选举党的中央委员会。

现在选举主席团。要不要读?你们都知道了嘛。主席团这么多人,176名,行不行呀?有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有董必武、刘伯承这些人;有于会咏、王体、王震这些人。一共176人。你们手上都有,赞不赞成?赞成的举手。(全体代表举手)多数吧?通过了。(总理:请当选主席团成员上来。)大会主席团要推选一个主席,一个副主席,再选一个秘书长。哪几个当合适呀?

我看林彪同志当主席。(总理:毛主席当合适。)(林副主席:毛主席当主席,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主席。)(鼓掌)林彪同志当主席,我当个副主席,好不好?(林副主席站起来说:不好!不好!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主席!毛主席万岁!赞成的举手。)(全体举手一致通过)(林副主席:好!全体通过。)

一定要我当主席也可以。我提议林彪同志当副主席,同不同意?赞成的请举手。(一致举手)没有意见,通过。谁当秘书长呀?我提议周恩来同志当主席团秘书长。好不好?(鼓掌通过)我希望我们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能开得好,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大会以后,在全国取得更大的胜利。从1921年到现在,我们已有40年的历史。这么长的时间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只有12个代表。现在在座的还有两个,一个董老,还有人不认识吧?(董老站起来)再一个就是我,其他好几个牺牲了,山东的王晋美,邓恩明;武汉的陈潭秋,湖南的何叔衡,上海的李汉俊,都牺牲了。叛变的、当汉奸的有四个:陈公博,周佛海。张国焘,刘仁静这两个人还活着,张国焘到加拿大去了,刘仁静在北京,是个托派,见过托洛茨基。

  另一个李达,武汉大学的校长,早二年去世了。那时全部党员只有几十个人,六七十个人,大都是知识分子,后来就发展了。从那一个时候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第一次代表大会,第二次代表大会,第三次、第四次,人都很少,几十个人。第五次是在武汉开的,人多一些,可能有百把人。第六次是在莫斯科开的,几十个人。(总理:还有刘伯承同志。)
  第七次是在延安开的,开了一个团结的大会。清算了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的错误路线,特别是王明路线。那时党内有分歧。有人提议,不选王明路线的人到中央。我不同意,说服大家选了他们。结果有几个人不好,,王明跑到国外去了,反对我们,不好!张闻天不好!李立三不好!李维汉不好!(总理:还有王稼祥。)王稼祥犯了错误。其他几个,刘少奇、薄一波、安子文这些人,那时不知道不好。对他们政治历史我们不清楚,也选进来了。从“八大”以来,现在搞清楚了。政治路线、组织路线都比较清楚了。因此,希望我们这次大会能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在这个团结的基础上,我们能不能取得胜利?开一个胜利的大会。大会以后,能不能在全国取得胜利?我认为是可以的。开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是可以的。庆祝党的这次大会的胜利!   现在请林彪同志代表中央作政治报告。
(林彪同志作了政治报告以后)
  同志们,今天开会开到这里,明天分组讨论,请你们发表修改意见。
  散会!

1969年4月11日下午5时至6时半
  (首先对李雪峰同志说)北京有人攻你了吧?北京攻得厉害呀,多少次检查也不放,检讨一下就行了。为什么检讨那么多?到天津又有人攻,是山西发动的,他是山西人啊。(总理:给刘格平打了个招呼,是张日清他们搞的。)(张春桥:是刘芝兰、陈叔中搞的。)找同志们来,想商量一些事。这个会就是开小会开下去,还是开一次大会?我们谈过一次大会,然后再开小会。我想开一次大会,通过政治报告、党章。但还不发表,文字修改交秘书处。这个政治报告增加几段,一个是民主党派,一个是统一战线。共分八段,每段加个题目。明后天,今天是11号,12、13讨论两头,14号开大会。此外,看是不是这样。我看到一份简报,北京市的一个简报,说清理阶级队伍有一个倾向,就是扩大化。这个问题在碰头会上谈过好几次了,清理阶级队伍要把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和现行反革命分子、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找出来,要搞这一些人。有些地方搞得好,有些地方扩大化,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
  由中央提出要搞,一搞他们就扩大化了,历史上也有不少这种事。比如延安整风,开始时是为了召开“七大”,事先把问题搞清楚。搞清楚了,不在大会上批评那些犯错误的人,我讲开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结果是团结起来了,是胜利了嘛。不仅是土地革命时期三次“左”倾,瞿秋白、李立三、王明。我说是难免的,既与他决裂(指第一次国共合作),于是“左”起来。四中全会康老是有研究的,王明反李立三,说是三中全会搞得还不够,不是反他们的“左”是反他们的右。一次比一次厉害点,李立三比瞿秋白厉害,王明比李立三厉害,把红军搞得差不多了,就舒服点了。抗日时,王明回国又右了,他们说红军光中央苏区就有50万,他们不是打日本,不是依靠群众,是依靠国民党。我们说主要是抗日。民族矛盾加深了。国内矛盾降到次要的地位,总有一个主要矛盾,结果掩盖了另一个矛盾,……发生了皖南事变,一个事件有一个主要倾向,如打日本,民族,统一战线掩盖了独立自主,掩盖了阶级矛盾。后来批判了王明,现在还有人说整风不应该那么整,整错了。我说将来还有人说的。第一次国共合作孙中山还在世,既然合作,就放在合作上去了。他们和我们口号也是一样,是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土豪劣绅。独立自主不能说没有,不然就不能发展那么大。学生运动、工人运动、农民运动主要是湖南、湖北、江西、广东,广东东边是海陆丰,西边是广宁,广西是东兰,韦国清来了没有?(总理:没有。)
  到后来,一天天地突出出来了,到蒋介石杀人前夜,没有想到搞根据地这个问题呀,我看请大家酝酿一下。蒋介石杀人把掩盖的一面就突出出来了,拿枪干起来了。同国民党干起来了,而刘少奇就在武汉交枪,别处也有。有的打了一仗打败了。上海“四·一二”事变,那时不知道到乡村去,到乡村也是敌人叫我们去的。因为城市杀人,既然打起来就一齐打倒,××农不在其列。民族资产阶级不分什么资本家、工商业、小资本家都打倒,所谓民主,民主革命是一句空话。我们说民族资本家不搞合作,内战犯了三次“左”倾错误,为什么“左”呢?不是说要打吗?所以表现形式呀总是“左”。到了抗日第二次合作,就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掩盖了独立自主,搞根据地,扩大红军发动群众,直到日本投降。
  日本投降以后,开头国民党请我去谈判,没有结果就回来了。然后就是董老、总理你们去了。写了协议应该算数嘛!我在重庆时有人在延安搞了个“和平民主新阶段”。(董老:我们在重庆不知道。)(曾思玉:晋察冀是聂荣臻传达的。)东北没传达。(林副主席:我们在东北没传达,发了个电报给中央。这个电报就是说现在不是“和平民主新阶段”,而是内战期间。是同刘少奇对抗,反对刘少奇的。)
  “七大”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因为把蒋介石打败了嘛!我们进城以后,那个时候把刘少奇,把刘、邓团结起来了。除邓小平没有发现历史问题以外,另外,薄一波、安子文等都和国民党有一些关系。也有一些人是跟着走的,不一定是叛徒、特务问题。例如山东的谭启龙,算这类。共和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就开始了,但我们没有宣布,土改以后才逐步宣布。土地改革彻底?就不那么彻底。有的是和平土改。至于对民族资产阶级利用、限制、消灭它。(张春桥:利用、限制、改造。)
  在几年内,国内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已经指出了,但是没有经常讲,所以广大干部不知道,所以这一次又来了二次革命,叫文化大革命。是从文化开始的,叫不叫大革命?以后历史学家去做。叫文化大革命也可以,名称叫什么都可以。主要是对上层建筑,机关、学校、工厂,这个工作还没有完,恐怕还要一个时期要认真抓一下。当个革命委员会主任不容易,我这个主任也管不了那么多。(姚文元:主席是全国革命委员会主任。)我也算一个主任。比如北京还不是谢富治、温玉成去管,与过去不同是可以插手了。(谢富治:主要是靠主席抓的。)(林副主席:主要抓了典型。)(张春桥:陶铸抓了生产,不叫抓革命。)工厂、农村,1966年10月、12月发了两个文件,现在还是要搞。一个工厂、一个农村、一个机关、一个学校,部队也搞了嘛。(黄永胜:搞了。)可是要谨慎啊。有些专案组的材料不一定准确,南口专案组八个人搞一个党委书记,要注意,搞专案的人总想多搞几个好。过去我们行军,没事捉虱子,总想多捉几个,专案组好像捉虱子,要超出,超出一点好说话。我这个人没搞专案,就可以说,搞了的人就不好说话。一个大学捉了九百多人,怎么得了?人关起来了,捉有捉的理由,放更要有个理。(春桥同志讲上海关的人数。)我看不止一个上海,其他地方都有。至于关在牛棚里的人更不少,恐怕各地都有。上海关的人干什么?春桥同志:在扫地。)
  苏联人讲我们整知识分子,秦始皇杀了四百几十个人,我们还没有杀一个人吧,是关牛棚。(康老:苏联红星报上登了彭真坐喷气式的照片。)喷气式不要搞。我说罪魁祸首还是我;我在十二中全会上讲了,说:我在一九二七年文章上说了,地主戴高帽子游乡,既然给地主可以戴,为什么不可以给彭真戴?给彭真××(听不清)牛鬼蛇神戴,我们几十年没有搞了,这次红卫兵就翻出来了,坐喷气式。三反五反时天津就搞过,我们不主张戴高帽子,搞这一套。抓人还是大部不抓,抓了怎么办?还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嘛!别的想不到了,现在扩大化了,许多同志要注意。想到我们党的历史,总是个主要倾向掩盖之下,另外一种倾向就忽略了。我讲的就是这点。完了。(停一会儿)
  报告通过了,也不要公布,文字修改交秘书处;会后再公布。(康老:主席早就说过,工作同睡觉,吃饭同大便,在延安时就讲过,一个时候总有一个。)在延安没有讲。(康老:诸如主席是讲辩证法,要有一个过程,我们是吃饭多于大便,像小孩吃奶一样,一面吃一面拉屎。)(大家笑)
  我们行军拉屎挖坑,也有自己挖坑的。(总理:我们犯错误,就没想到挖坑。)(许世友:到营房以后,就不挖了。)营房把我军与工农隔离了,不是好事情,当然不搞一点也不好,老百姓也讨厌,所以专门搞个营房总不好。什么是三支两军呀?人家看不懂。(林副主席:要写全称。)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三民主义我还记得,五权宪法我就背不下来了。(总理:还有三反、五反。)(张春桥:五反也记不得了。)那你们去开会好不好?(张春桥:14日发公报。)(姚文元:公报不要搞太长了。)(总理:比上次要长一点。)十四日基本通过,下一步搞选举。这个比例范围,人选还是过去的办法,小组提议,还是大组提议?(总理:还是小组提议。)但是,我提议几位老同志,就是你们讲的几个老机会主义,都选进去。我开幕讲话就有这个意见。王明、李立三、张闻天、王稼祥,“七大”时不选他们,也是作了工作,才选进去的,张闻天在遵义会议是同我合作的,以后也是好事作得多嘛!
  王明回国以后,他们没有站在王明方面,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这次能不能把张闻天、王稼祥选进去,再考虑。几位老帅,李先念、李富春要选。(许世友:应当选。)王明他们(江青:王明不同。)有几个反动派有什么要紧!(许世友:他们反了几十年,选进去了,他们还是要反,怎么办?)我们就永远准备他反。(许世友:主席下命令就选。)那不就成命令主义。只能说服,不能压服嘛;朱德、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李富春、李先念,要选进去。(董老:几个老帅选进去是可能的,张闻天、王稼祥要选进去有困难。)(康老:王明说他们传播了马克思主义。)他们哪一年传播过,一不做工人运动,二不做农民运动,三不会打仗。张闻天、王稼祥还做过。(下面问李雪峰)李雪峰同志,你们小组有多少人呢?(答:60几个。三结合的五个,地方55个。)(问郑维山同志)你们不在一起呀?军队怎么开会呀?多少人呀?(答:军队另编一组,32个人。)(问张国华同志)现在没有人反你了吧!还有人打倒你吗?原来要打倒你这个土皇帝的,西藏叫他土皇帝,也来了嘛!所以不要认为反对过你的人都不好。武斗全国都斗不过四川,至于清华、北大,不算数,它那里双方都有一万多人,有电台指挥,真枪真炮。(张国华:有几百部电台。)从什么地方搞的?(张国华:有从学校的,有搞来的。)我们过去搞演习是假的,这次真枪真炮我看是个训练。
[Time : 0.00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9.6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