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叛逃者胡娜30年后归来 她后悔过吗? 12/21/2014 19:08
叛逃者胡娜30年后归来 她后悔过吗?
http://www.creaders.net 2014-12-14 10:41:08 凤凰网




  1982年,在美国旧金山,中国国家网球队队员,19岁的胡娜突然脱队,去向不明。当天,胡娜通过律师对外界宣布,去美国发展。中国方面召见美方大使提出严重抗议,中美民间体育交往为此停摆一年,这就是震惊全国的“胡娜事件”。


  前不久胡娜在北京举办画展,昔日的球手如今拿起了画笔,引起高度关注,人们似乎想从胡娜的画作里读懂她的内心,从而探寻当年轰动一时的“胡娜事件”背后的秘密,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她的文章,温和一点的,标题是“胡娜放下球拍改执画笔”,犀利尖锐毫不留情的则说“叛逃者胡娜归来”“媒体怒批叛逃国手让祖国蒙羞”。她身上有太多的争议和指责,以至于我采访之前好多朋友都问,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人物?我的真实想法是,听她自己说,说一说当年到底为什么出走,知不知道后果如何,出走之后都经历了些什么,如今又是否有悔意。
  触不可及的梦想

  许戈辉:你第一次到美国是哪一年?

  胡娜:1979年,我们是去友好访问,中美刚开始建交,中国的各种体育项目的运动团队都到美国去做访问。我那个时候是代表中国的年轻的一辈,最年轻的一位。

  许戈辉:那时候你在青年组是不是已经有很好的成绩了?

  胡娜:是,虽然我7岁开始打网球,但是国内比赛非常少,我12岁才第一次有机会参加了全国性的青少年比赛,所以我那个时候都越级打18岁组的,从小就是这样,因为出成绩很早,大家也不把我当小孩子看待。在我青年组、成年组都拿了冠军,去亚洲参加香港公开赛也拿了冠军,所以会觉得好像没有太多的对手,当然一个运动员所追求的就是不断挑战自己的最高极限。

  16岁那年,我第一次坐到了英国温布尔登中央球场的观众席上,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好漂亮,场地绿油油的,有那么多的观众在看,当时脑海里面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也是在那一年我有机会到了美国,坐在美网公开赛万人大看台上,看到职业选手她们可以那么自由地在球场上展现,我就觉得好开心,好希望自己也有机会站在那样一个大舞台上,所以那个时候我就默默地下了决心,将来有一天也要站在美国网球公开赛的场上。

  许戈辉:你觉得这个梦想如果留在中国没有可能实现?

  胡娜:在我们那个时代背景下我认为是没有可能的。我们当时一年就只有两三次出国的机会,而且是国家派我们去打的,会安排好我们要参加的比赛。

  许戈辉:我从一些背景资料上面了解到,其实那个时候美国对你有一个邀请?

  胡娜:是,美国的有一位非常有名的教练叫维克·布兰登,我16岁的时候,第一次去美国,就住在他的训练营,他每天教导我,也请了非常有实力的教练训练我们中国队,他当时就说看到了我的天赋,认为我可以成为世界顶尖的选手,他也告诉我说不要担心生活,会全力支持我,请最好的教练,他来做我的经纪人。但是在我们的心中,一直受到国家的栽培,我们也认为应该要听国家的安排,所以我就一直让他写信给国家体委,后来他告诉我,每一次见到我,都有写信去,但写了三年都石沉大海。对于我来讲,这三年从16岁第一次有机会到美国,中间出国比赛的次数不多,但是我都会利用每一次到美国的机会,去取得好成绩,因为我觉得那机会非常难得。

  青春叛逆?政治避难?

  1982年,第20届联合会杯在旧金山举行,中国队由两名老将加两名小将组成,胡娜和队友李心意就是当时队里的新星,而她们的教练则是1974、1978年两届亚运会女队主教练沈建球。1982年7月20号,到达美国后7天,胡娜在打完了自己联合会杯的第1场比赛后,做出了她一生中最重要,却未必是最慎重的一个决定——脱离中国队,留在美国。胡娜出走的第二天,教练和队友们看见了美国报纸头版上胡娜的大幅照片,标题是:中国网球运动员胡娜要求政治避难。

  从胡娜申请政治避难的那一刻起,中国就不断与美方展开交涉,并发生了长达8个月的纠葛。胡娜的申请甚至被移交至白宫,美国国务院高调介入,敦促尽快批准胡娜“政治避难”的申请。1982年9月,邓小平在会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时曾表示,“胡娜这件事不解决,中国今后还敢派什么人去交流?”并在第二年表示, “这是一个危险的先例,会引发连锁反应,送胡娜回国是上策,让胡娜留在美国读书是中策,给予政治避难则是下策。”可惜,美国方面在1983年4月4日,正式宣布批准胡娜“政治避难”的申请,4月7日,中国正式宣布停止当年中美两国的体育交往。

  胡娜:当时思想是很单纯的,就觉得说我就留在美国开始我的职业生涯,也没有想到后面引起的这一系列风波,我觉得好像我很快就可以跟父母亲见面了。当时改革开放已经开始了,我也觉得好像我自己走出去,去打职业,国家的政策将来也会朝这个方向去做的。小孩子其实哪知道那么多,我们每天都忙着在打球。

  许戈辉:但是一个19岁的孩子怎么会想到用申请政治避难这样的方法呢?

  胡娜:律师告诉我,那个时候这就是我唯一的选择。

  许戈辉:那么“政治避难”这四个字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胡娜:我觉得这也应该是我当时自己因为太年轻,没有想得那么清楚的部分,而且当时觉得像“女金刚”纳芙拉·蒂诺娃以及波兰很多的网球选手,她们也都是用这样的方式,最后留在了美国。

  许戈辉:想到过这会给你的家人,给你的队友、教练、领队带来什么影响吗?

  胡娜: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我在国外的时候,也是不看报纸,不看新闻,满脑子都是网球。

  许戈辉:我也看到像沈教练就有感慨过,如果胡娜晚走半年的话,情形可能就会不同了。因为后来就放开可以让国内的这些运动员出去训练比赛了。你现在会有这样的感慨吗?如果当时没有在那一刻出走的话,也许你整个的人生就不一样了。

  胡娜:如果我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走的,我当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亲人,离开自己的家乡,更不愿意因为我的事情让这么多的人受到牵连。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肯定就选择不去追逐我的梦想。追求个人梦想固然很重要,但是如果真的会因此而伤害了其他人,我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但是当时我认为国家的政策是开放的,改革开放了,我以为不会伤害到别人,这就是一个小孩离家的简单举动,在那个年幼的小女孩脑海里,所想的就只是这么单纯的一点。

  “一旦放弃 一生的努力都前功尽弃了”

  出走后的第3年,22岁的胡娜终于站在了温布尔登球场,登上了她梦想的舞台,但是恐怕很少有人能知道,为了这个梦想,胡娜究竟走了多长的路,迈过多少道坎儿。如今世界顶级网球选手的团队配置,通常至少包括一个经纪人,一名教练,一个体能康复师,还有背后的一大堆球迷,球手比赛坐的飞机也往往是头等舱。而胡娜当年则是一个人、一个球包、八把球拍,每年征战在世界各地十几个不同的赛场。陪伴她的只有她的网球梦,或许还有一个梦,这个梦里有一个回不去的家。

  许戈辉:为什么没有教练,没有一个陪伴的家人,就一个人?

  胡娜:因为那样开销太大了,请教练跟着去,除了差旅、住宿费之外,还要付他每天的费用。我当时的赞助只够我一个人去参加比赛的。一年我有十几站的比赛,还要有一定的训练,这些费用加起来是非常庞大的一笔开销。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某一两个重要的比赛让教练直接飞过来,比赛完了教练就回去了,剩下的我还得独自一个人撑着。我记得我在欧洲比赛的时候,常常一个人拎着两个大箱子,背着8把球拍,从法国到英国,为了省钱坐地铁到住宿的地方。其实最苦的部分还是在于你经过很长时间的苦练,渴望在比赛中获得好成绩,比赛没有打出成绩,落败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挫败感都袭击过来,真的非常苦,而且那种苦是无人可以诉说的。

  许戈辉:我看到一个数字,一直到你退役前的8年里你参加过16次大满贯,平均一年就要参加两个,是这样吗?

  胡娜:差不多,我都参加了,而且有的是重复很多次,具体的我也没算得那么清楚,谢谢你今天告诉我。温布尔登的是我必去的比赛,我宣布退役也是在打了温布尔登之后。

  许戈辉:你最后的成绩打到多少?

  胡娜:世界排名的话,我进入到36。

  许戈辉:这个成绩在亚洲选手里面算很好的吗?

  胡娜:那个年代算是最好的,但也不算最顶尖的,伊达公子是最好的,她好像曾经打进过世界前六吧。她比我晚,在我退役之后还持续在比赛。

  许戈辉:但是你们有交集?

  胡娜:在美国比赛的时候常常和日本选手一起旅行,她们是团队,赞助厂商很有钱,所以她们一出去,就是四五个选手一起,请两个教练跟着。我就是一个人,她们有时候很同情我,就把用带去的电饭锅煮的米饭,分我一碗,因为她们觉得我会喜欢吃米饭。但是一般在美国比赛的时候常常就是有一餐没一餐的,因为有时候去选择你喜欢吃的餐厅可能会很远,所以就将就随便吃一点西餐,青菜沙拉、一个意大利面就解决了。

  许戈辉:在你29岁退役之前,会不会不断地有退役的想法,就觉得撑不下去了?

  胡娜:有,但是我告诉自己撑不下去也要撑。有时候比赛会打打停停,运动伤不断,甚至于打到第三轮的时候,我可能腰突然就直不起来了,发球也不能发,更不能跑动。我记得在洛杉矶的一次比赛,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形。但是当时我就告诉自己说,不行,我一定要撑下去,我的梦想,我的网球,我要坚持走下去。所以那个时候就请大会派的防护人员到现场来帮我做快速治疗,他就用层层的弹性绷带绑住我的腰,因为我大腿也拉伤,就用快速止痛的那种喷药喷,再缠绷带。就这样我在走路还很不流畅的情况之下,撑完比赛,那场比赛后来我赢了。但那之后的第二天我宣布退休,实在打不下去了,即使我多么的不情愿。

  许戈辉:你当时目标是打进多少世界排名?

  胡娜:我从小追求网球梦想,希望能打到世界20名,但是一直没有完成这个目标,我总是觉得一旦放弃,这一生的努力似乎都前功尽弃了。所以即使在体能非常不好的情况之下,我都咬紧牙硬撑。1992年当我告诉我爸妈说我不打了,我妈的眼泪马上就出来了,她说我等你讲这句话好久了。她知道我在撑,我撑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就是不肯放弃,不肯讲那句话。到最后我不断地在做复健,医生也说要想继续打网球,一定要动手术,到现在我的膝关节还有一块骨头是凸起来的,那就是骨质增生,里面有碎片,但是他说动手术可能要休息三个月,然后再复健也要三个月,而且我的运动伤害不只是我的膝盖,腰、肩也都有伤,这样加起来的话,完全重新出发,可能要等到一年半以后。我说我没时间等了,那时候我已经29岁了,所以我说那就帮我就做复健好了。但复健只能止住暂时的疼痛,没办法完全根治,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打比赛的过程中间常常打打停停。

  虽然离开那个竟技场会带给我很多的痛苦,但是我又觉得它带给我很多快乐。因为每一次站在场上,在追求自己梦想的那一刻,我是在跟随我心灵的声音,是它当初告诉我要打职业,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

  在绘画之中感受心灵的宁静

  许戈辉:看到你如今以一个画家的身份出现我真的特别惊讶,因为你原来是完全没有学过画画的?

  胡娜:对,完全没有,就是靠那一瞬间的灵感,我就拿起笔来了。2011年的7月底,那个灵感来的非常强烈,好像告诉我应该要去买颜料,开始画画。之前我还做了一个梦,我在比赛的过程中突然打不到球了,对方的球就在我眼前,我很着急,在梦中拼命挥拍,但手轻飘飘的,球拍的重量也没了,结果我发现我手中的球拍竟然被一支笔代替了,难怪我拿着笔拼命用力挥都打不到球,那一刹那,我就惊醒了。我觉得好奇怪,怎么做这样的梦,因为以往做的梦都是在打比赛,输也好赢也罢,但都是在打球,这一场比赛却完全是球拍不见了,手上拿了一支笔。

  许戈辉:你看你的人生多曲折啊,你有那么执着的网球梦想,可是回过头来却有一片网球天空你很长时间无法踏足,那就是自己的祖国。你那么看重自己的亲情,但是又有那么长一段时间,弟弟的离去你都无法去面对自己最亲的母亲。你是一个直来直去的四川女孩,但是你的心灵里面又好像总有那么一块领域,让你没有办法那么坦然直面。

  胡娜:对,这是非常痛苦的过程,所以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的心灵在不断在成长,我不断在常常尝试跟自己的心灵做交流,我也从我的绘画之中感受到了那份宁静。

  许戈辉:所以绘画对于你来说不是靠多年技术培训练出来的,它可能已经是你半生心灵的一个积累。

  胡娜:对,我把我人生的喜怒哀乐画在的画里,我也希望把这些画分享给那些与我心灵相通的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

  后记:

  其实无论是从胡娜的讲述,还是我们通过其他渠道的了解,这个事件的当事人,包括领队、教练和队友等等,都并没有对胡娜表示更多的指责,反倒是很多作为旁观者的读者、球迷,至今不肯原谅她,觉得胡娜口口声声为了自己的梦想,做出的事情伤人害己,简直是自私透顶。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假如一个年轻人的梦想是被鼓励的,她奋力争得的荣誉不仅仅属于自己,同时也属于集体更属于祖国,那么又哪里有什么伤害可言?很多事情如果我们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纵轴,和一个更广的空间横轴去看,会得出不同的领悟,所以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人们自己改变了命运,还是命运在冥冥之中已经铺设出了它的轨迹。

  1982年7月,胡娜正在美国计划出走的同时,国际著名网球经纪公司IMG的代表正在北京,与国家体委协商“包装”胡娜打职业比赛的建议,体委也已将此事列入议事日程,只等胡娜从美国归来后详商。如果有如果,胡娜在决定出走前知道这些消息……后来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而IMG签下的第一位中国女子网球选手是李娜,不是胡娜。


当前新闻共有6条评论
谦言评论日期:2014-12-20 00:54:09历史恰恰证明胡娜是对的。胡娜既是个有政治远见的女子又是一个勇敢的女中豪杰。应该道歉的却是中共政权。它们欠了多少中国人民的血债。现在还好意思叫人民向它们道歉。真是搞笑啊!
中国复兴评论日期:2014-12-15 12:11:08"啥叫叛逃…?有啥后悔…?她选择自已的路,无可厚非,2014年了中国还有这种SB写这种狗屎文章也不脸红…" 没错,路是她自己选的,后悔不后悔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但是不是"可厚非",那就不是她自己的事情了.作为一个在历史上留下印记的公众人物,被厚非是不可避免的,历史就是用来厚非的.汪精卫们选择了自己的路,不管他们多么坚定地认为无可厚非,历史都无情地厚非了他们.公道自在人心,经得起"厚非"的选择,才是好的选择.
巴蜀顽石评论日期:2014-12-14 18:26:27请不要忘记历史!胡娜出走的那个年代是毛泽东时代刚刚结束、邓小平时代起始的初期。那个时候的中国还最多只是一个准备结束长期的封闭社会、开始议论改革开放的初期。看看现在的北朝鲜吧,如果那个国家有位出色的运动员为了职业的追求选择“脱北”,你能指责他或她什么呢?
TJZ评论日期:2014-12-14 12:43:50过弃了的人物,还来炒作,中国女子网球已经享誉国际,不必理会这厮的炒作!
bradford评论日期:2014-12-14 11:13:29胡娜的出走是极端自私的行为。而且从没有为受她牵连影响的教练队友道歉。现在可以不追究她。但也没有必要给她舞台宣传自己。凤凰台采访她实在是没有底线的行为。社会道德对这种人应该是谴责的。
ezcc评论日期:2014-12-14 11:10:12啥叫叛逃…?有啥后悔…?她选择自已的路,无可厚非,2014年了中国还有这种SB写这种狗屎文章也不脸红…???
同意这个评论:“请不要忘记历史!胡娜出走的那个年代是毛泽东时代刚刚结束、邓小平时代起始的初期。那个时候的中国还最多只是一个准备结束长期的封闭社会、开始议论改革开放的初期。看看现在的北朝鲜吧,如果那个国家有位出色的运动员为了职业的追求选择“脱北”,你能指责他或她什么呢? ”
Quincy08 at 12/22/2014 10:44 快速引用
中国人太老实了!

那么多才华横溢的人,被这个烂体制窒息了!
smilhaNew at 12/22/2014 18:49 快速引用
[Time : 0.00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61.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