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为什么要纪念马丁·路德·金? 1/21/2015 05:39
为什么要纪念马丁·路德·金?


痛苦的经历使我们懂得,自由永远不会由压迫者主动恩赐;它必须由被压迫者自己去争取。 ----- 马丁·路德·金



每年一月份的第三个星期一(今年是在1月19日)是美国的马丁·路德·金纪念日。迄今为止美国只有三个为个人设定的纪念日,除了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外,另两个分别是纪念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的Columbus Day (十月第二个星期一)和纪念乔治·华盛顿的Presidents' Day(二月第三个星期一)。马丁·路德·金何许人也?竟能与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和缔造美国的乔治·华盛顿比肩?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美国著名的民权运动领袖,1929年1月15日出生于美国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1964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968年4月4日晚在田纳西州孟菲斯市遇刺身亡。他只活了39岁,却主导了美国民权运动史上风起云涌的“光辉岁月”,深刻地影响了亿万美国人(不仅仅是黑人)的命运,也永久地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版图 —— 如果没有他的努力,奥巴马这位黑人的儿子能不能当上总统还真不好说。更重要的是,他所倡导的“非暴力抗争”的社会改革思想和运动模式,开创了在宪政框架内推进社会变革的有效路径,为全世界争取平等、自由、民主的后来者树立了光辉榜样。

马丁·路德·金出生时的名字叫迈克尔·金(Michael King),后来他的父亲为了纪念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领袖马丁·路德而为他改名为马丁·路德·金,没想到他果然继承了马丁·路德的勇气和精神,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马丁·路德·金结合基督教教义和甘地的非暴力思想,在黑人争取平等与自由的运动中提出了非暴力抗争的斗争策略,进一步发展了梭罗关于“公民不服从”的理念,主张在美国宪法的框架内通过非暴力的,但是积极的、甚至带有挑衅性的主动行为,去触碰种族隔离的法律界限,以暴露矛盾、甚至激化矛盾,从而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进而推动法律变革与社会进步。

1955年12月,在美国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一位疲惫的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拒绝遵从当地的法律,为一位白人乘客让座,结果被警察拘捕。事件激起当地黑人的愤怒,为抗议公车上的种族隔离政策,黑人居民发起了抵制公共汽车的运动。年仅26岁的年轻牧师马丁·路德·金被推举为抗议运动的领导人,抗争持续了381天,最终美国最高法院宣布阿拉巴马州的种族隔离法律违反宪法,蒙哥马利市公车上的种族隔离规定也被废除。马丁·路德·金牛刀小试,一战成名,逐渐成长为黑人争取自由和平等权利运动的领袖。

1960年1月,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斯伯勒,一位黑人大学生来到一家连锁店的吧台买酒,遭到拒绝,理由是“我们不为黑人服务”,结果激起了声势浩大的学生“占座”运动。在这场运动中,黑人们进入拒绝为黑人服务的地方,礼貌地提出服务要求,得不到就不离开。运动很快扩大到了美国南部五十多座城市。虽然有许多大学生在运动中被捕,但马丁·路德·金号召有良知的美国人站出来用故意违反“恶法”的行为“把监狱填满”,以彰显种族隔离法律的不道德性和非正义性。

1963年4月,马丁·路德·金和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领导人在阿拉巴马州的伯明翰领导了大规模群众示威游行。他本人也因此被捕入狱,在狱中写下了著名的《来自伯明翰监狱的书简》,集中阐述了他关于公民不服从的理念和非暴力抗争的思想,批驳了种种对民权运动和非暴力抗争方式的指责。同年夏天,他领导和组织了25万人从全国各地向华盛顿进军。8月28日他站在林肯纪念馆的台阶上,对示威群众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酣畅淋漓地抒发了黑人对自由与平等的渴望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振聋发聩、荡气回肠。《我有一个梦想》也因此成为人类历史上流传最广、最有影响力的演说之一,激励着全世界渴望平等和自由的人民为了梦想而不断奋斗。

在非暴力抗争运动一次次“违法行为”的冲击之下,美国社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之中,但种族隔离法律的非正义性却被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所认识,最终促使美国国会在1964年通过了《民权法案》,宣布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政策非法,美国黑人在林肯总统颁布《解放黑奴宣言》102年后终于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方面获得了法律上的平等。马丁·路德·金也因此荣获了1964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达到了事业的巅峰。

马丁·路德·金主张的非暴力抗争道路充满了争议与危险。虽然他坚持用非暴力要求示威的群众,但暴力冲突仍时有发生;由于很多抗争行为直接违反了当时的种族隔离法律,南方各州政府对运动进行了残酷镇压;他本人多次被捕入狱,三次遭到暗杀,最终也没能逃脱刺客的子弹;而且他本人也不是一个道德完人,性欲旺盛,不断通奸和嫖妓,博士论文也有剽窃的嫌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所领导的民权运动仍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深刻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生态与社会结构,推动了美国社会自建国以来最重要的一次转型。他个人于1963年当选《时代》周刊年度人物,1964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死后更获得无数人的敬仰和怀念,美国有无数条街道以他的名字命名,1986年1月,里根总统签署法令,规定每年一月份的第三个星期一为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并且定为联邦假日。

马丁·路德·金能够获得如此声誉,得益于美国社会对宪法的尊重,对政治活动和多元思想的包容,对游行、示威和请愿活动的相对宽容。美国宪法所规定的平等与自由不是空洞的词藻、皇帝的新衣,当有人要求落实宪法的承诺时,执政党不能置若罔闻,最高法院必须要有所作为;美国政治斗争的游戏规则也有自己的底线,虽然美国政府怀疑马丁·路德·金与苏联有染,对他进行了窃听,但并没有因为他总是煽动违法行为,就宣布他是民权运动的“幕后黑手”和一小撮别有用心的敌对分子,更没有因为他要求落实宪法规定的权利,就以“寻衅滋事罪”、“扰乱公共秩序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他12年有期徒刑。

马丁·路德·金非暴力抗争运动的成功还得益于相对独立、开放的媒体。如果政府能够拥有或者掌控所有的媒体资源;如果所有的报纸、广播、电视只能刊登和播放政府许可的内容;如果任何记者、编辑都只能听命于执政党和宣传部;如果任何赞成民权运动的内容都无法传播;如果议论和传播民权运动的任何消息会被公安部门请“喝茶”;那么马丁·路德·金最多只能在某个小地方“闹闹事儿”而已,党和政府在用强大的专政工具迅速将其绳之以法的时候,也许媒体上根本不会出现任何关于他和民权运动的报道,一切都像没有发生一样,美国黑人将继续过着平安“隔离但平等”的幸福生活,真正的自由与平等对于黑人来说将会是遥遥无期的空头支票,直到有一天,积蓄的不满以暴力的形式爆发……

从这个意义上说,民权运动的成就不仅是马丁·路德·金个人的成功和荣耀,也不仅仅是美国黑人的成功与荣耀,而是一个开放、民主、法治的政治制度的成功与荣耀。种族歧视无疑是美国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从建国起就一直争议不断,甚至为此打了一场伤亡惨重的内战都没能解决问题。马丁·路德·金引领黑人用积极抗争的方式去冲击种族隔离的恶法,但并没有试图推翻整个宪政框架,而且始终坚持非暴力的原则;各州政府固然有合法的理由去镇压黑人的示威行动,但黑人的抗争行为通过媒体的报道引来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也促使整个社会思考这些法律的正义性,最终通过最高法院确定了种族隔离法律的非正义性,通过国会确定了赋予黑人广泛权利的新法律。现有的国家宪政框架没有变化,国家权力结构却经历了深刻的转型。

社会不断发展,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难题,都有可能在历史的某个关头面临转型的压力和机遇。对自下而上非暴力抗争少一些“维稳”思维,多一些宽容和倾听,并坚持在宪法的框架内讨论问题,解决问题,切实落实宪法,才能够显示一个制度的包容性和自我更新的能力。马丁·路德·金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他所倡导的非暴力抗争却使他的国家和人民获得了双赢。这也许就是今天我们这些美国以外的局外人,纪念和思考马丁·路德·金的最大意义。





附录:马丁·路德·金如是说



许多人都读过马丁·路德·金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但是他最重要的文字却是在狱中写下的《来自伯明翰监狱的书简》,集中阐述了他关于公民不服从的理念和非暴力抗争的思想。让我们来听听他都说过些什么:

——为什么要采取静坐、游行等抗争手段?难道谈判不是更好的方式吗?

我们的直接行动计划就是为了造成局势的紧张,从而打开谈判之门。事实上,这也是直接行动的最终目的。非暴力直接行动想方设法制造这种紧张局势,使得这个总是拒绝谈判的国家正视我们的要求。直接行动试图扩大影响,让人们不再忽视我们的要求。制造紧张局势是非暴力行动工作者的工作之一,也许有点骇人听闻。但必须承认的是,我并不害怕“紧张局势”这个词。我坚决反对充满暴力的紧张局势,然而一种积极的非暴力的紧张局势却是进步的必需。

事实上,参与非暴力直接行动的我们并不是造成局势紧张的罪魁祸首。我们只是让本来就存在的问题浮出水面而已。我们把问题公开化,那样它才能得到重视和解决。就像皮下的脓肿,只要它一天不被发现,就一天不能被治愈,所以必须把丑陋的它暴露在大自然的空气和阳光下。随着紧张局势的不断出现,不公正的情况也会逐渐暴露在人类良心的光芒和国家舆论的空气之中,这样才可能得到改善。

——为什么不给政府足够的时间让他们替你们解决问题呢?

痛苦的经验使我们懂得,自由永远不会由压迫者主动恩赐;它必须由被压迫者自己去争取。 “等待”几乎就是“永不行动”的同义词。“延误太久的正义,就是被拒绝的正义。”

任何政府都需要刺激。我们无法在缺乏合法与非暴力压力的条件下获得公民权。令人惋惜的一个历史事实是,特权阶层不可能自愿放弃他们手中的特权。

认为时间总会治愈一切伤痕的观点是源于对时间错误的了解。事实上,时间本身是公平的;它可以毁灭一切,也可以建设一切。我们不能不对这个时代感到痛心,不仅是因为坏人的恶语劣行,还有好人可怕的沉默。人类进步从来不是依靠必然性的车轮来实现;它是通过与上帝合作的人孜孜不倦地工作换来的,如果没有这种艰苦的工作,时间本身将成为惰性力量的同谋。我们必须积极地运用时间,因为做对的事无论何时都是合适的。现在正是实现真正民主承诺的时机。

——为什么要违法?

世界上存在着两种法律:既有公正的法律,又有不公正的法律。一个人不仅有法律上,更有道义上的责任去遵守公正的法律。反过来说,一个人有道义上的责任拒绝遵守不公正的法律。我赞成圣奥古斯丁的话:“一个不公正的法律根本不是法律。”

——如何区分公正与不公正的法律?

一个公正的法律是人制定的符合道德法则和上帝法则的法规。一个不公正的法律则是与道德法则不一致的模式。用圣托马斯˙阿奎那斯的话来说,一个不公正的法律是一种并非植根于永恒和自然的人类法则。任何尊重人格的法律都是公正的,任何贬低人格的都是不公正的。一切种族隔离法都是不公正的,因为种族隔离扭曲灵魂,损害人格。它给予实行隔离者以虚假的优越感,给予被隔离者以错误的自卑感。

让我们对公正与不公正的法律举个更具体的例子。不公正的法律是多数人强迫少数人遵守,却对他们自身没有约束力。这是区别对待的有特权的法律。同样,一个公正的法律是多数人强迫少数人遵守,同时自己也遵守的法令。这是真正人人平等的法律。

还有一种不公正的法律是一种强加于少数人的法规。这些少数人不参与该法规的制定或创立,因为他们没有投票的权利。有谁能说颁布种族隔离法令的亚拉巴马州立法机关是民主产生的呢?整个亚拉巴马州用尽各种不正当的手段阻止黑人成为正式选民。在一些县里黑人虽占人口大多数,但却没有一个黑人登记参加投票。难道这样一个州确立的任何一项法律能被看作是民主制定的吗?

有时一个法律表面上是公正的,在实行过程中又是不公正的。比如,我曾因为游行未得到许可而被捕。然而,几乎没有哪项法令要求游行需要有许可证。可是当为了要保留种族隔离制度和剥夺第一修正案赋予公民和平集会及示威的权利时,这样的法令竟出现了。

——非暴力抗争的方式如何能体现法治的精神?

我并非像极端的种族隔离主义者那样支持逃避和对抗法律,那会导致无政府状态。要打破不公正的法律,必须是采取合法手段,而且要有接受处罚的准备。我认为一个人去违抗法律是因为他意识到那是不公正的,而且还要有坐牢的心理准备,以此来唤起民众的关注,这才是对法律最高的尊重。

当然,这种形式的公民反抗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为维护更高的道德法则而拒绝服从尼布甲尼撒的命令。早期的基督徒已经作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他们宁愿以身饲虎和遭受刀剑之苦,也不愿屈从于罗马帝国不公正的法律。学术自由今天成为现实是因为苏格拉底采取了公民抗命的行动。在我们的国家里,波士顿倾茶事件就代表了一起群众性的公民抗命行动。

我们决不能忘记,当年希特勒在德国干的每一个勾当都是“合法的”,而匈牙利自由战士在匈牙利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非法的”。在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帮助和安慰一个犹太人是“非法的”。但我相信,倘若当时我在德国,我一定会去帮助、安慰我的犹太弟兄们。倘若我今天生活在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某些基督教信仰所珍视的原则遭到践踏,我一定会公开提倡拒绝遵守这种反宗教的法律。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参加非暴力抗争运动的人?

被压迫的人不可能永远被压迫,争取自由的浪潮终会来临,美国黑人已经到达了这个阶段。他的内心提醒他,自己有天赋的自由权利,外在的世界提醒他,自己可以去争取这种权利……如果有人意识到了这种强烈的冲动充满了黑人社会,他就应该能够理解为什么会发生游行示威。黑人有太多被压抑的怨恨和潜在的失意感,他必须把它们释放出来。所以,请允许他们游行;允许他们以朝圣者的身份到市政厅祈祷;允许他们继续去争取自由,以及理解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如果他们被压抑的情绪不能以非暴力的方式释放,他们将会寻找暴力的手段来宣泄。这不是在威胁你们,而是历史的事实。所以我用不着劝我的人们“丢掉不满”。当然,这种正常健康的负面情绪是可以引向非暴力斗争的正面出口的。而现在持这种态度的人却被认为是极端主义者。

我希望你们能称赞伯明翰黑人静坐者和游行者的非凡勇气。总有一天,南方会认识到谁是真正的英雄。他们将是詹姆斯˙梅雷迪思们,以极大的勇气和坚定的意志面对暴徒的嘲笑和敌视,面对令人痛苦的孤独,而这些正是先驱者的特点。他们将是年迈而饱受压迫欺凌的黑人妇女,以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一位72岁的老妪为典型。她怀着自尊感与决心不乘坐实行隔离的公共汽车的黑人同胞们一起站立,对询问她是否疲倦的人作了语法不规范但却颇有深度的回答:“我的脚很累,但我的心是安宁的。”他们将是年轻的大中学的学生、年轻的福音传教牧师和大批年长者,勇敢而又和平地在便餐柜台静坐抗议,为了问心无愧而宁愿坐牢。总有一天,南方会明白,当这些被剥夺继承权的上帝的孩子们在便餐柜台坐下时,他们实际上是为实现美国梦的最佳理想,为犹太-基督教传统中最神圣的准则挺身而出,从而把整个国家带回到民主的伟大源泉,那里有建国的先辈们在拟订《宪法》和《独立宣言》时所开掘的深深的源泉。

——如何看待警察的执法行为?

如果你们看到警犬攻击那些手无寸铁无辜的黑人群众;看到黑人在城市监狱里受到非人待遇;看到那些警察推倒和辱骂黑人老妪及黑人幼孩;看到他们拒绝给我们提供食物是因为我们想进行餐前谢恩祈祷;看到他们殴打黑人老人和年轻小伙子时,我怀疑你们是否还会表扬他们。

警察在逮捕示威者时使用了暴力。但他们却要在公众面前标榜他们是“非暴力”的。目的何在呢?是为了保护种族隔离这个邪恶的体系。在过去几年中,我一直声明,非暴力要求我们使用的方式必须和我们追求的结果一样纯洁。我试图让人们明白,运用不道德手段来达到道德的目的是错误的。现在我必须指出用道德的手段保护不道德的目的更是错误的。
第一次比较完整的了解了这个人。
smilhaNew at 1/21/2015 05:42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1.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