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聊聊我们州的“打老虎拍苍蝇” 2/08/2015 05:36
聊聊我们州的“打老虎拍苍蝇”
(2015-02-07 19:57:50) 下一个
今天我也来"打老虎",说一说我们州政府部门的腐败与反腐败。

我是96年来到美国东北部地区康涅狄格州的,正好也是二月份。第一天上班的日期恰好离今年春节只差三天:2月16号。屈指一算,在康州已经生活,工作19个年头了。在此期间,我们州共发生了三起较大,较为轰动的政府官员腐败事件。其中一件涉及一位州长,另外两件涉及两名市长。
刚来康州时,州长是一位共和党人。有一次我们学校建了新楼,州长前来参加剪彩,算是近距离见过他一面。印象中州长很魁梧,不过他身后的一名保镖更高大。州长的政绩和声誉不错,干完二届之后又被选民推选再干第三界。我们州是公认的民主党天下,这位州长可以连续三次在竞选中击败民主党对手胜出,很不简单,让不少人刮目相看。当年传言他颇有潜力参与总统竞选,是共和党内一颗新兴的政治明星。可惜进入第三界任期后不久,就传出受贿的丑闻。具体内容包括(1)个别承包商免费为州长装修房屋,厨房,天窗,浴室等等,价值大约1万4千美元;(2)接受雪茄,香槟,戏票,免费度假等礼物价值超过1万余美元。(3)另外某承包商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将州长在华盛顿的一套公寓买下,州长卖房所获利润为不合理、受贿所得利润。几项破事加起来,总价值大概在3 - 5万美元左右。
这些事发生在2003年左右,那段时间民主党和新闻媒体像鲨鱼嗅到血腥味一样,天天对州长的丑闻穷追猛打。联邦调查局也派人来调查,州议会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甚至要弹劾罢免州长。
眼见大势已去,民心尽失,州长只得辞职。同时,州法院判罚他一年零一天刑期和其它处罚,出狱后还要为社区做义工三年。州长政治前途基本上完了,让人惋惜。

另外两个市长的事就说简短一点。一个是我单位所在城市的市长,民主党人。十来年前曾经也是一位有前途的政治明星,据说是最有可能和共和党州长一决高低,夺取州长职位的民主党希望之星。结果就在他政治上顺风顺水的时候,和州长一样,突然栽了。
他的那些破事和州长差不多,也是免费装修房子贪些小便宜,接受不该接受的礼物。写到这里不由得替我们州州长、市长难为情,怎么尽是些修厨房厕所一类小打小闹寒酸的事儿。不过他还收有现金,受贿的数目也大得多,乱七八糟全加起来有50万美元。最后市长的职位丢了,判得也重一些,坐九年牢。律师执照也吊销了,好像至今都没能恢复。
另一位市长是我们州中部某城市市长。这位犯的事最恶劣。他的罪名起因是嫖妓。照说嫖妓(应招女郎)也不是个什么天大的事,但他把妓女弄到市长办公室来搞就涉嫌公职犯罪(嫖妓本身违法)。更恶劣的是,这个应招女有个十来岁的女儿,他要人家把女儿也带到办公室,然后乘其母亲不注意猥亵女孩。
在美国,猥亵儿童或未成年女孩是重罪。这事也惊动了联邦调查局,专门派员前来调查。这个市长的行为太恶心了,落得判刑坐牢的下场,没有人惋惜。
以上是我在本州生活工作近20年来听说过的腐败和反腐败的三件破事。公平地说,这几件事的发生离现在已经有十来年了。近些年偶尔听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案子(比如某人私用政府部门信用卡啦等等),但很少听到当年那样轰动一时的"重大"丑闻了。

美国政府,包括州,市等地方政府都有其自身的问题,比如说浪费(我在州立学校工作就看到不少浪费现象),有些官员前脚离开政府后脚就加入公司或其它盈利机构再去游说政府的利益冲突,政府行政和财务管理上的问题等等。相对而言,赤裸裸的行贿受贿还是比较少的。而且一旦发生,也比较容易纠正。真正重要的问题的是某些管理上的无能和政策上的失误,这些才是美国选民,政策制定者关注的重点,也是舆论和社会批评的焦点。
写了这么多不是要证明美国政府相对而言多么廉洁。在一个民选,民治的国家,"吃人民的饭,用人民的锅"的政府,廉洁是最起码的了。进一步说,权力具有极大的腐蚀性。上文提到的那位州长出狱后反思,坦陈其腐败和倒台的根源是"权力的傲慢(the arrogance of power)",即权力带来的骄横,目空一切的傲慢。我现在越来越理解为什么当年美国宪法制定者要把权力拆了分,分了拆(三权分立),又给权力套上种种"枷锁"(权利宣言等等)。当年宪法设计对权力的制约主要针对世上流行的君主专制,同时也防范暴民政治。没有适当的制约机制,民主政治也会出现滥用权力和腐败。美国政府相对干净一点,但我不会给任何政府的所谓"廉洁"唱赞歌。就算本人已经被宪法精神洗脑了吧(洗就洗了呗),我对权力存有戒心!说句老生常谈的话,防止腐败,首先要有意识和机制监督,防范,和限制权力。

启明 2015.2.6.
美国如果提高政府效率是个难题
他们福利太好,又不干多少活
tutu at 2/08/2015 11:21 快速引用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12.3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