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 题: 李健10年清华演讲 (转载 4/13/2015 15:03
标 题: 李健10年清华演讲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8 08:48:31 2015,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TVChinese 讨论区 】
发信人: connecting (十寸金莲), 信区: TVChinese
标 题: 李健10年清华演讲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7 00:46:58 2015, 美东)



时隔多年,再一次来到(清华)西阶,跟过去已经完全不一样,条件好太多了。15年前
,我在这里学过信号与系统(笑声)。当时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多年之后我会在这里讲
音乐。生活真的是太奇妙了!而且我发现,清华女同学的比例好像高了一点(笑声),
人文环境好了很多。尤其是后面站着的朋友,非常辛苦,非常感谢你们,这么热还能过
来看我讲演。其实我一小时之前还在游泳,工作人员问:“健哥,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说我还没准备呢!工作人员就很惊讶。后来我想,我天天都在从事音乐,也不用太
准备,因为我觉得我是一个时刻准备着的人(掌声)。

我还看到很多我歌迷会的朋友。每次他们都是几十公里迢迢赶来(笑声)。(李健向歌
迷会打招呼)我突然想,我是不是得重新准备一下我这个稿?因为今天来了很多学琴的
人,我还是结合吉他讲起吧。距离我上一次讲演已经26年了,我上一次讲演是在小学的
时候(笑声),我记得我的讲演题目是“如何做‘四有’新人”(笑声)。今天我要讲
“吉他如何创造音乐传奇”。我就讲一讲自己的感受吧。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有一天,突然觉得,如果能够自弹自唱该有多好。因为那时候有很
多关于吉他的电视剧和电影。后来我就选择了一个最便宜的吉他班,40块钱一个月,就
去学了。当时,我就有一个想法,我只要会弹唱两首歌就OK了。一首是《大约在冬季》
,另一首是《外面的世界》。后来学了一个月的时候,老师都教一些特别偏的歌曲。我
记得有一首歌是《兰花草》。大家都听过哈,是一首不需要左手就可以弹唱的歌(笑声
)。另一首是《四季歌》,是日本的一首歌。但老师非常会做生意,在初级班要结束的
时候,有一天忽然停电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他故意的,还是真的停电了。他就点了一支
蜡烛,坐在桌子上,用一把古典吉他弹奏了《爱的罗曼史》一,这是很多朋友都听过的
一首比较通俗易懂的独奏曲。然后,我一下子就被深深吸引了。我觉得,那个比弹唱更
吸引我。然后我就又交了15块钱,学下一个班。学了三个月,老师又弹奏了一个更好听
的乐曲,我就继续学,继续交更多的钱。后来,因为我表现得不错,弹得也比较好,能
够帮老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老师打扫教室,然后调琴(笑声)——我是哈尔滨
人,我普通话应该很好,我说的是“调琴”(笑声)。在那段时间里,每天都要调60把
吉他,所以耳朵变得比较好。然后老师就不收学费了,我就跟老师学得更深。当时已经
开始学古典琴了,又带了两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学生,来教他们弹最基本的。基本上,
这个学费我是拿不到的,都是给老师,顶我向老师学琴的学费。



最开始,我弹那些和声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弹的是哪些音,只知道弹的是哪些功能块,
比如说这个是A小和弦,D小和弦。直到后来弹古典琴,我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结要弹这
个音、这个和声,为什么下个小节就要换和弦。这是古典吉他二教给我的。当时在我学
琴之前,中学也有音乐课。每次上课,老师没什么事做的时候,都会叫我到前面做一道
音乐题。我每次都是以非常荒谬的答案结束问题的。因为对乐理一点都不懂。等学完琴
之后,再上音乐课,我就成了全班乐理知识最好的人。因为那时很少有人会用假期的时
间学音乐。老师也感到很奇怪。后来他问我,我说我在学吉他。所以我觉得,吉他是一
个真正的音乐启蒙者,内地、港台的歌手,包括我在内,百分之八十是在吉他的引领下
打开音乐之门的。因为吉他是一个特别好的乐器,它能从最简单的简谱,到五线谱,到
和声学,甚至到最难的巴赫三的复调音乐,一步一步引领你。

但是,我们现在有一个误区,认为吉他是流行歌手或是摇滚歌手的一个道具,好像成为
了一种装饰品。其实在我看来,吉他真正的价值还是在古典吉他这一部分。世界上有四
大乐器: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和吉他。有的音乐家形容很准确,钢琴是乐器之王嘛!
吉他相当于是王子,小提琴是公主。所以吉他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在里面。好像在重大比
赛中,这四样乐器的获奖者奖金也是最丰厚的。不过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忽略古典吉他。
其实我学琴、做音乐,受益最多的还是在古典吉他那里。从整个中学时代,好像除了学
习就是弹琴,所以体育很差。当时体育课也没有什么可以训练的,因为在哈尔滨,冬天
的时候基本就以滑冰为主,夏天呢,就是单双杠。所以我们那个时代毕业的同学,除了
滑冰很好,另一个就是胸肌比较发达,天天体育课只做这两样。



中学时候,我是个很用功的人。一路过来,要学习、要高考,所以每天都是在中午午休
的时候来弹琴。假期的时候,大概每天会弹4到6个小时,也就没有什么其它的业余活动
。来到清华后,我发现很多热爱音乐的朋友很多想法都非常好,也很有音乐天赋,但是
缺少的是技术。如果你上大学再学琴的话,严格来讲是比较晚的;如果你要从事音乐的
话,是晚了很多。在我入学的时候,有很多摇滚乐团。清华当时,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有很多长发披肩、穿着皮衣的人(笑声)。当时,九十年代,好像是摇滚乐,尤其是
重金属乐非常发达的时候。所以当时玩摇滚乐的人都比较有优越感,尤其是弹电琴的人
。像我们弹古典的,或是写民谣的,好像在气势上就不太够。我刚上大学之后也弹了一
阵电吉他,后来发现不太适应。因为电吉他弦特别软,而且很细。关键是它还很费钱!
为什么呢?要买效果器,还要有电。宿舍经常就没电,太晚就不行(笑声)。后来就放
弃了。



在清华二年级以后,我真正梳理了我在音乐上的一些杂乱无章的技术和知识。我去了清
华的合唱团,合唱团里有四个声部,那个和声是特别美妙的。当时有一个高年级的同学
被称为“和声器”,就是你唱什么他都能和声。后来我们有一次唱越剧,越剧他也能和
声(笑声)。他一下就能找到那种3度的关系。半年以后,我也会了,别人一唱,我就能
找到高的大3度和小3度。由于是唱男高音的,下3度找不到。后来又去特意学了一下男低
音声部。这个对一个流行歌手来说很重要。以至于我在水木年华开始的时候,唱和声是
不用额外开支请当时的“黑鸭子”等专门唱和声的人的,因为自己就可以找到和声。



另外一个在清华很重要的阶段,就是在大二的时候开始了辅修课程。我不知道你们现在
有没有。当时就是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就在这里,来教乐理。(我们
)学得很系统。有艺术概论,民歌学,一年半的视唱练耳,斯波索宾的和声学,还有基
础乐理,曲式分析。学到最难的时候,大概是两年半的时候,我就退出了。因为我是电
子系的,电子系的功课实在是太重了,尤其是我刚才提到的在这个房间里学的那个“信
号与系统”(笑声),还有一门最重的课叫“随机过程”(笑声)。这里有电子系的吗
?(观众回应:“有!”)你看都不敢举手啊(笑声)。真的是学得太累了,我觉得如
果不把那个(音乐辅修课)停掉的话,我在电子系就很难毕业了。



一路学的这些古典音乐,对流行音乐是非常有帮助的。今天我们所有流行音乐的手段,
还是在沿用古典音乐的。那有人会问:爵士乐呢?爵士乐受古典音乐家德彪西启发很多
,都是由古典音乐过来的。所以我觉得在清华这几年,在技术以及音乐的成长上,清华
给我特别多。当时跟合唱团的老师也是有很多分歧的,因为我当时民歌唱得特别好,老
师们还是希望我能在民歌的路上走得远一些。但当时我跟后来“水木”的卢庚戌他们总
在一起,唱一些校园歌曲。学校开始不是很支持,但后来也很理解;然后在流行音乐上
从默许到支持。后来我们有了校园歌曲协会,很可惜只举办过一次,之后就解散了。但
当时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学校的创作气氛非常浓厚。那时已经成名的比我们年长一些的
,像高晓松啊、老狼啊,包括郑钧等,也经常来学校;也来过这里。来表演,给我们这
些热爱音乐的人很多鼓励。我记得九四年吧,就在隔壁的大礼堂,当时《同桌的你》刚
刚流行,然后老狼在上面唱歌。记得当时天很热,我还穿着一件很厚的绿衣服,好像是
什么“宜而爽”之类的牌子吧(笑声)。老狼上场的时候,下面掌声如雷,我很羡慕。
我想,要是有一天我像老狼这样就好了:站在舞台上能够歌唱(如雷的掌声)。多年以
后跟老狼说过这个事儿,老狼笑呵呵地就拍了我一下,说:“你可以呀。”但我不知道
是什么意思(笑声)。



现在,我坐在这里,逐渐梳理我这些记忆的片段,特别美好。但当时在清华的时候,真
的是在学习上很累,就想尽快毕业,过一种没有考试的生活(笑声)。后来毕业之后,
我和我的一些同学每年到1月份、6月份就有点不太舒服(笑声),也常常做噩梦(笑声
)。几个月前我还梦到有人说:李健,你要参加高考了。我说我都从清华毕业了,怎么
还要参加高考呢?他说:对不起,那个不算(笑声)。后来发现,我们班学习最好的那
些人也会做这样的梦,我就安心了一些。



毕业的时候,有人说,如果在清华不考试的话,很多人愿意在这儿生活一辈子。我能够
理解这种美好校园的感觉。当歌手之后,也有人采访我,问清华对我音乐创作的影响。
我想一想,说:如果不来到这个学校,我可能不会做一个歌手。恰恰是这样一个理工科
院校,当它的人文气息出现的时候,就会特别吸引人。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有太多人
文的协会,比方说有诗社,有古典音乐学会,还有吉他协会、国标舞协会等。昨晚在跟
美术圈的一些朋友聚会的时候,我又想到,我可能是比其他的同学有一些额外的收获。
九六年的时候,我在清华北门的民房里住了一个夏天,正好遇到了一些流浪的诗人和画
家,从圆明园搬到了清华北门。他们的说话方式、生活方式和作品,都给了我不太一样
的感觉。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有一些去创作的冲动。我看到了他们的诗歌和油画作
品后,发现原来还有另一种思维方式的存在。这对于我来讲是有吸引力的。我在中学的
时候,很不喜欢语文,语文成绩也很差。我记得考试第一道题总是要找出字音型全对的
一组,没有一次对的时候(笑声)。但九六年时,我突然发现,我是喜欢语文的,我只
不过是不喜欢曾经学的那些文章而已。我喜欢看《梵高传》,看《麦田守望者》,后来
看博尔赫斯一的作品。那些真的给了我很多人文上的鼓励。后来我写了一首歌叫《风吹
麦浪》,其实是在写这一阶段的记忆。



在清华的这几年,是我真正成长的阶段。在中学,你是不自由的,是完全被动的,因为
你要高考;家人会照顾你,你的生活是受到约束的。来清华之后,首先你要自己支配你
的这些钱。开始前两年我总是控制不好,一半时间钱就花没了(笑声)。又不愿意向家
里要钱。所以,后来也去外面酒吧唱歌;做过一些勤工俭学的事情。我记得五(?)年
级的时候,我已经有一万块钱了,觉得已经很富有了,就经常请同学喝汽水(笑声)。
我喜欢游泳,就买各种高级的游泳镜。当时是很快乐的。



大学中,你的生活是很独立的,但你也会遇到情感上的挣扎。你不可避免地要考虑到“
恋爱”这两个字。在清华恋爱又很特殊(笑声)。我不需要赘述太多;有时候是无计可
施(笑声和掌声)。隔壁的北大呢,北大的女同学又很骄傲。我们也很骄傲,所以我们
就不去(笑声)。所以后来在创作当中就写了很多幻想(笑声)。孤独导致幻想,幻想
导致创作,这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变的一个道理。当时很多学长都劝我。说你应该多谈
恋爱,这样你才能有创作;你不忧伤怎么能有创作(笑声)?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有很
多校园歌手莫名地目光忧郁(笑声),经常沉思。我有一个学长也写歌,经常说一些很
有哲理的话。有一天他把我叫到他面前,说:“李健,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说我
怎么了。他说:“你老唱一些谭咏麟他们的作品,你为什么不去唱更有深度的呢?”我
就问,什么是有深度的歌曲。他说:“你应该多唱唱罗大佑,唱唱Beatles,就是甲壳虫
。”我说:“我听过他们唱,但我觉得他们唱功不行。”当时我对音乐的理解很长一段
时间是停留在技巧上。他非常生气。我记得当时他是在喝一瓶啤酒,然后他就“啪”地
把酒瓶放到桌上,很愤怒地说:“你是一棵好苗子,你不能再这样了!”(笑声)当时
给我吓了一跳。因为清华有一个传统,即使你唱得再好,弹得再好,面对学长的时候,
你都要很听他的话。一直是这样。当年我比很多年级比我高的人唱得好、弹得好,但我
依然对他们毕恭毕敬。他这个话给了我很大震动。后来我就真正开始去听他说的这些人
的音乐。的确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



其实我在音乐上的成长经历特别能够反映当今的乐坛。你能理解为什么网络歌曲能那么
流行,你能理解为什么小孩儿爱听港台歌曲,也有很多农民工拿着声音巨大的手机听音
乐。因为我就是这么过来的;我也是从港台歌曲听起。因为港台歌曲最简单、最直接,
跟人身体上的感觉是最相近的。你喜欢音乐一定是从港台歌曲开始的。那很多网络歌曲
现在做得比港台歌曲更贴近你。比如说,说得专业一点,你可以测试一下,所有的流行
歌曲的速度基本是每分钟80到90;跟你的心跳是一样的。包括最流行的周杰伦的《双节
棍》,它的律动也是你的心跳速度,只不过他多唱了一些16分音符。这个规律是非常明
显的。我第一次听甲壳虫的《Yesterday》的时候,是很失望的,我觉得怎么能唱歌连颤
音都没有呢(笑声)?就是唱得太随意、太不讲究。但是,那个师兄跟我说完之后,隔
了一段时间,我再听《Yesterday》时,是感动得热泪盈眶。从那以后,我基本上就很少
听港台歌曲了。听罗大佑和甲壳虫给我打开了特别好的一扇门,它告诉我,音乐最重要
的是简单与真诚。可能只有一个淡淡的弦乐和吉他,它的讲述也可能非常的简单,即使
是一个中学生也能看懂所有的歌词。三年级以后,我就听了很多那样的好的音乐。



在学习辅修课组后,我又开始听古典音乐。我最初对古典音乐都是敬而远之的,认为古
典音乐就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作品)那样的东西。当时我们有很多同学愿意听肖邦啊
、舒曼啊,包括更深一些的斯特拉文斯基这样的人,我总觉得他们在附庸风雅。但真正
有一天,你学音乐,你听得多了的时候,你才能够欣赏古典音乐。到今天为止,我每天
听的音乐有一半以上都是古典音乐。因为它是所有音乐的一个源泉,是海洋;所有的音
乐类型都和它有关。比如说甲壳虫,他们只不过是用吉他来演绎古典音乐。如果你用其
他的乐器来代替吉他,比如用小提琴,它基本上就是古典音乐。我当歌手之后,面对很
多情况,也开始疑惑:为什么有那么好听的音乐,很多人都不听,而去听其他的音乐?
但现在想一想,我也是那样过来的。我现在再听小时候的那些歌曲,除了有一些情结,
很难再得到音乐上的感动。



音乐就像人一样,一定会有一个成长期。你责怪一个人审美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像我这
样在音乐上花费这么多精力的人是少数的,没有代表性。作为一个歌手,你既要考虑公
司利益,提高唱片销量,又要有一点坚持,就是希望你的音乐能引领大众,有一天他们
能欣赏你的音乐。就像我8年前写得这首《传奇》一样,是一首特别不起眼的歌曲,但今
天恰恰成为卡拉OK中很多人唱的歌。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坚持的一个结果。绝大部分事情
都不是立竿见影的,就像我当年在大学里面写了很多歌,我会经常问我的同学:“你听
我这个旋律怎么样?”同学心情好的时候,会说:“还行;还挺好。”心情不好的时候
,他们有时会问:“李健,你写这些有什么用啊?”当时我也很迷惘:我天天写这些旋
律有什么用啊?他们说:你写这些能够出国吗(笑声),能卖钱吗?我困惑了那么一阵
,后来也就好了。我是一个容易敏感,但也能很快把不好情绪忘掉的人。我当时是因为
热爱。你做的很多事情在当时看来也许是没有用的,它不是立刻就能给你换来名和利的
,但它一定在潜在地慢慢培养你。我觉得音乐是弥漫的,很随机的,但它也是很公正的
。比如说我新唱片的一首歌里面,有两段旋律就是十几年前创作的。它就像有生命的精
灵一样,潜伏在某个角落,在你需要的时候,它可能出现、成长,然后帮助你。



兴趣是最大的一个引导者。说实话,我并不是特别热爱也不太适应这个行业,因为歌手
很多时候做的事情,与音乐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我总在说,我是少数的很幸运的人之
一:靠自己的爱好为生,并且把自己也养活得挺好,也有很多喜欢我音乐的朋友,在做
音乐的时候很自由,你的每一个音乐想法都能得到实现。这就已经很幸运了。比如说,
我想请两三个弹吉他最好的人来帮我录音,可以做到;想和中国爱乐乐团来合作,公司
也会支持。我觉得这就够了,这就已经很自由了。所以,再做一些额外的我也能接受,
慢慢地去适应。如果换成几年前,我在这里作讲座,我面对摄像机的时候还是不太行,
一定会中间停掉;有思维卡住的时候。我第一次当歌手,我和小卢上一个节目,好像是
说“大家好,我们是水木年华”,就这一句话我们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后来我再看当时
的录像,发现自己的目光都已经呆了,好像已经都有点对眼了(笑声)。就是完全不适
应。我和其他的歌手不同,比如说沙宝亮、杨坤,他们是在酒吧里、歌厅里经过了长时
间的打拼,都有很丰富的舞台经验,能够很从容地面对陌生人,面对观众。但是我没有
。我大学毕业之后,做了三年网络工程师,忽然有一天就上场了,就要说“大家好,欢
迎大家收看Channel[V]”(李健摆出V的手势,听众笑)这样的东西,就要花很多时间去
适应。而且我是一个没有表现欲望的人,以前我上场,都会想赶紧唱完赶紧走,甚至有
时候都抢拍(笑声)。但是今天就好很多。前天我在南京演出的时候,甚至跃跃欲试,
想怎么还没到我呢。你是有转变的,你现在愿意上台,享受舞台的空间,即使音响很不
好,你也能够尽量把声音控制得好一些。



、所以说,这个行业涉及到很多因素,你光热爱音乐是不够的。但也有另例:你的歌唱
得很一般,但你很会表演,也可以很成功。而且,乐坛有很多这样的人,老百姓也都认
识。(说他们)唱得好呢,不算太好;你说唱得差呢,比普通人还好一点。我记得两年
前跟谭咏麟吃饭的时候,因为他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偶像,他跟我说:“李健我告诉你,
什么行业都有规律,惟有咱们这个娱乐圈是没有规律的。这是我总结出来的一个规律”
(笑声)。今天想来,更是这样。我觉得今天包括电影、电视剧在内的整个娱乐圈,已
经像一辆疯狂的赛车,不知道开向哪里。以前你可能觉得它还有一个方向,但今天它已
经没有太多方向了。你以前唱得非常好,有才华,基本上做很多宣传,这歌就差不多能
够传唱、能够火。可是今天,即使有那么多成功的唱片公司的老板,那么多资深的媒体
,也没有一个人能够预测一首歌的命运!



我想,可能是因为计算机的发展,因为CPU的速度,导致了今天所有行业的改变。人们的
选择性太大了:你不识谱也可以做音乐人,也可以编曲,因为你在电脑上做的仅仅是粘
贴与剪切的工作。你也可以不知道每个乐手拉什么音,在电脑上都可以实现完成。这样
有好处,但也有很多弊端,就是出现了太多不够好的歌曲。手机铃声也是一个问题:它
以极大的速度创造了财富,传播了歌曲,但也让一些好的歌曲戛然而止,没有什么出路
。所以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



为什么到今天为止,仍存在很多有才能、然后依然执著着坚持做音乐的人?还是因为热
爱!我身边有很多朋友是跟我一块入行的,或是比我入行还早,可今天还是在为生活而
挣扎;在酒吧里面演唱,做巡演,生活上从某种程度来讲是很漂泊很艰苦的。但我总相
信其中有一部分人一定会发展得更好。这个时代不太容易让真正出类拔萃的人湮没掉,
反而那些可上可下的人,机遇对他们来讲是最重要的。比方说,像窦唯这样的人,包括
张亚东这种编曲者,包括王菲,无论在哪个时代,他们都能够出类拔萃。我觉得亚东如
果没有王菲,他也能达到今天这个水平。虽然他的技术在今天看来不是最好的,但他的
品位和对音色的理解是独到的。很多人,换到今天,去掉某些条件,他依然也够好。



所以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自己足够好,要想一想这个好其实是一个有好几个参数的好
。首先,你唱得好。那什么叫唱得好?流行音乐最大的魅力在于特色,而不是声乐那一
套。比如说汪峰唱得很好,许巍唱得也很好,但是他们参加歌手大赛可能复赛都进不去
。因为你用那种标准,字正腔圆,共鸣很大来要求他们,他们是不符合那个标准的。但
流行音乐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特色,歌手特色足够好,比如像朴树这样的,他就能有足
够的魅力去吸引你。如果你是一个热爱歌唱的人,你歌唱得特别像周华健,特别像满文
军或者是其他人,那这个不叫好,因为你没有属于你自己的独特的音色。



然后,你唱歌不能有太多的毛病。现在我认为唱歌的最大的毛病就是颤音。大的颤音是
非常不好的,小的颤音是允许的,是可取的。你仔细听欧美人唱歌,尤其是乡村音乐,
是没有颤音的,是直声唱法。我觉得直声唱法是能够存留最久远的。你现在听John Den
ver也好,那些更老的人也好,是没有颤音的。颤音特别容易过时。我觉得之所以港台那
一带,今天还在听齐秦,就是因为齐秦的唱法是最独特、最先进的。他非常直接,不像
很多歌手,这个颤音,都颤出一个大2度来。有很多家长领着孩子来让我鉴定一下。“李
老师你看这孩子怎么样,能不能当歌星?”(笑声)我发现会有很多问题。我前年去当
了一天快男评委。说心里话,那一天没有一个唱得好的。因为都有一些毛病。我前两天
碰见一个评委,他在今年的一个选秀节目中当评委,也觉得那天没有一个好的。他们学
了一些没有必要学的毛病的东西。



在做音乐上我觉得唱歌是最难的。而现在我们总是强调一个歌手能不能够写,是不是原
创。歌手创作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你是一个歌手就应该唱得很好。王菲也很少创作
,或者说不创作,但到今天为止能唱得那样好,能把嗓音像乐器一样控制的人是非常少
数的。唱歌永远是一个低门槛,但是要求非常高的艺术。这么多年过去了,唱得好的人
太少了。真正的唱歌是比修养,比意境,而不是说像奥运会那样,更高、更快、更强(
笑声和掌声)。



我有时候碍于朋友面子,不得不去钱柜等地方去看一看、唱一唱。有的时候会感觉很绝
望:路过一些房间,总会听到里面发出一些非常痛苦的嗓音(笑声)。每个人好像都被
要求这样,因为卡拉OK就是个健身房,它是一个发泄情绪,比高音、竞技的地方,永远
都是以《死了都要爱》为结束(笑声)。唱得非常高的人,或者是自我感觉唱得非常好
的人,总会唱一些反串的东西。卡拉OK是日本人发明的,从某种程度来讲,它娱乐了大
众,但也影响了音乐的进步。因为卡拉OK是一个能够让唱得好的人唱得不太好,唱得差
的人提升很多的地方。因为它有巨大的混响,它那个麦克风混响之后会掩盖很多细节。
所以导致很多影视明星唱完卡拉OK之后觉得你们歌坛没什么,你看我唱得也很好。但是
每一次进到棚里一录音,又很生气,说你这是什么条件(笑声),怎么音响这么差?这
就是一个误解。我记得当时羽泉吧,好像帮影视演员录音的时候就听他们说“你们这做
伴奏带的地方太差”。他们认为这个录音棚是做伴奏带的地方。



其实真正唱好歌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另外如果你热爱创作的话,创作是在另一个领域
里,是一个给你加分,但并不强求的事情。我以前创作过,我太了解每一个人创作所经
历的过程。从最简单的模仿一些港台歌曲到追求一些奇怪的和声,好像一首歌里如果没
有写降Mi升Fa会觉得太没意思,就一定要写一个特别复杂的,然后转了好几个调,
还有离调。但后来发现那样并不行。那就是你的一个阶段:你要追求技巧,然后显得与
众不同。



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是平实的、朴素的,娓娓道来,每一次听都会有不同的感动。我觉得
这样的音乐才是真正好的音乐。今天有那么多的音乐,有R&B,有Hip-Hop,但在我眼里
只有那些简单的、真诚的、能够感动你的,才算得上是好的音乐。不过这样的音乐往往
是最难最难(做出)的。无论你是天皇巨星也好,天后也好,还是一个包括在座各位这
样的大学生也好,你拿起一把吉他,或是坐在钢琴前,弹唱一首歌,你所有的水平就一
览无余,就像一张白纸一样。



很多真正唱得好的人,或者是对音乐有自信的人,不太愿意把编曲和配器做得特别复杂
。你听很多好的欧美的音乐,它们的伴奏非常的少。你听Coldplay,还有Alicia Keys、
Norah Jones,Norah Jones是最明显的,就三四样乐器,还是同期录音,同时来演奏。
我觉得她是简约之美做得最好的。弹吉它的人知道,很多时候我们要扫弦,这一扫弦下
来有好几个跟音出来,比如C和弦,中音和高音的Dou都有。但我看Norah Jones弹琴的时
候,当贝斯手弹出Dou的时候,钢琴手一定要避开那个音,在乐理上基本形成了像古典音
乐一样严格的四部和声,非常的严谨。而不像一般的音乐人,包括我以前也是,做《为
你而来》的那首歌时,光吉他就录了二十多轨;谁来都录了一个,录完之后就一锅粥,
乱七八糟。所以音乐特别像建筑,到最后就是“Less is more”,做很多减法,越来越
简单。今天我在这里唠唠叨叨,讲了一大堆,都是些想起来的东西。



我还得补充一句,这次讲座也要配合新唱片的改版。朋友们如果喜欢就去买(笑声)。
因为作为歌手来讲,没必要说我求你了,你去买我的唱片吧。我们的所有目的就是展现
给大家。喜不喜欢是你们的事情,你们喜欢才去买。在今天这个时代,如果一张唱片里
面你只喜欢一两首歌,你根本没有必要去买它;你去网上Down(Download)一下就OK了。
但是如果你喜欢其中很多歌,你可以去买。我也是这样(做)。我只会买特定的几个人
的唱片,哪怕是去国外订购更好的版本。唱片现在已经变成一种荣誉了。以前可不是。
如果现在谁说,李健我拿着你的唱片、CD,我觉得这是真正喜欢我和理解我,而不是像
以前,每一个人都很容易买一张唱片或磁带。



虽然唱片卖得越来越少,但人们是不会停止对音乐的需要的。所以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把
音乐做得越来越好;尽自己努力做得越来越真诚。抱怨毫无意义。我有时候也有抱怨的
情绪,去抱怨这个市场。环境越差,你只有越努力,越逆流而上,才会有好的结果。当
人们都抱怨的时候,你不抱怨,你去更努力地、更认真地做音乐,这样才会赢得真正的
尊敬,你也会赢得你所谓的市场。仅此而已,谢谢(掌声)。
说的好
谢谢
tutu at 4/13/2015 18:40 快速引用
感觉李健已经在一个高档次了。
smilhaNew at 4/13/2015 19:38 快速引用
[Time : 0.022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11.5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