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夫: 回国感想之一:高铁 5/20/2015 05:41
回国感想之一:高铁
(2015-05-19 11:11:10)



像周围许多的年青人一样,小张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在低头把玩自己的手机。在高铁站宽敞、现代化的候车楼里,小张这样的‘高铁一代’正在享受着他们的父辈做梦都不敢想像的铁路客运的舒适和便利。

这几年,每年回国一次,每次在国内的时候,都要乘飞机在几个城市之间穿梭。不过,高铁的存在,渐渐把我从天空拉回到了地面。这都要怪现在的高铁太方便了,只要不在节假日,乘坐高铁基本上都可以做到随到随走,这就免去了许多提前订票的麻烦。很多线路上的高铁比公交车的班次还要多(有时候甚至密集到20-30分钟就有一班)。并且准时、基本不受天气的影响(一个乘坐飞机时经常让人头痛的问题)。高铁站和高铁车厢的设计非常新颖夺目。候车楼高大宽阔,座位充足,食品热水供应应有尽有。上面候车、下面乘车的设计使数量众多的乘客能够迅速自动检票上车。空调的车厢干净明亮,座位的大小对于一个亚洲体型的人来说已十分宽大有余,随处可见的很多设计充满了人性和智慧。高铁的稳定性也十分惊人,如果不是看到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你都感觉不到高铁正在快速飞奔。还有,对于那些喜欢在车厢里自由行走、难以忍受被安全带长时间固定在座位上的人来说,高铁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高兴的话,人们是可以随意离开座位,串访车厢,从事一些除广场舞以外、简单的健身活动。总之,如今的高铁把铁路客运带上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它使得乘坐火车本身成为了一项赏心悦目的旅游活动。同时它也完全改变了人们的空间感。在每小时300多公里的时速下,那些过去感觉遥远的城市现在都近在咫尺。

乘坐高铁的另一个兴奋点就是零距离地观察和感受国人随着硬件改善而进步的言行举止和精神风貌。这无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去观察和了解‘高铁上的中国’。就我个人而言,直接观察人的喜怒哀乐并与不相识的人友好攀谈互动是旅游的最大乐趣,这真的要比游览名山大川更让人乐不思蜀。这次回国以后,我们主要在京沪线一带活动,我看到,按顺序排队上车都做得很好,并且我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像我一样,故意选择落到最后,以一种从容、与世无争的方式登上火车(我觉得这很酷)。大声说话的场面越来越少(这可能要拜托手机的普及)。偶尔见到男士帮女生放置行李。‘谢谢’、‘不客气’这样的对话很多也很到位。时不时还可以听到母亲教育幼小孩子公德礼貌的呢喃细语。因为正值节假日,车厢里坐了很多回家的学生,他们个个青春逼人,礼貌谦让。大多数的高铁族都衣着得体或接近时尚,这倒使得我们这些来自美国的人显得有点过于随便。乘客的脸上多挂着主人似的轻松、愉悦和自信,这与我在美国时、常常挂出的一副外乡人似的谨慎面孔完全不同。所有这些,都使我想起了‘清明上河图’上那种平淡而又殷实的繁荣景象。哦,对了,这次在京沪高铁上遇到的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值得一提。这个前几排座位上的调皮小家伙,对我挤眉弄眼地试探了一阵子之后,干脆爬到了我腿上玩耍起来,小孩的母亲想要抱回他的多次尝试都告失败。玩得兴起的小子那里还记得不要与陌生人说话的家规。其实,这个天真无邪的小活宝带给我的享受远远比他母亲担心的打搅多得多。

我女儿去年同我们一道回国探亲,小姑娘很快就发现自己成了高铁的粉丝,这毕竟是她在美国没有体验过的东西,她觉得火车能够这样安静和平稳的飞奔简直不可思议。看着高铁在起动时、显示版上飞快跳动上升的时速,她兴奋地叫着‘Yes’。她拍了很多照片与她脸书上的朋友分享。作为一个经常晕机的人,她对国内有机会经常乘坐高铁的亲戚们,羡慕不已。

稍稍回忆一下过去的辛酸可能有助于我们理解今天的幸福。早年我离家到武汉上大学。后来又到了上海、北京读书,其间还与妻子短暂两地分居。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铁路都成为了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时候的绿皮火车,车次少,速度慢(每小时40-50公里),车体外型简陋,车厢内设计落后、缺乏想像力,每个部位都看不到人性化设计的影子,无空调,坐位狭小,厕所肮脏。属于那种在第三世界的大地上慢慢蠕动、永远无法赶上时代的老爷火车。这种火车只是考虑到了把人(或动物)从地球的某个地方物理性地移到另一个地方,但全然未考虑到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所需要的心理和生理上的特殊照顾。那时候,经常可以看到的是,最先开始倒卖牛仔裤或茶叶蛋致富的人,光着膀子在闷热、拥挤的车厢里吃烧鸡和油炸花生米的镜头。而我们这些可怜的穷学生,却只有站在过道上流口水,其实还有一些比我们更倒霉的人,这些人此时正被另一个更紧迫的难题困扰着,就是他们那充满液体的膀胱眼看就要失禁了,他们得赶紧想办法,冲破他们和厕所之间的层层人墙,在膀胱失禁之前、到达那早已超负荷运转的厕所,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窘况了,失败就意味着颜面尽失。哎呀,那时候,车厢里什么味都有,就是没有人情味,更指望不上火车旅行本来可以期待的浪漫和小情调,在背贴背、像沙丁鱼罐头似的车厢里,‘距离产生美’只好见鬼去了,在淋漓的臭汗里,斯文、修养和男女有别都一文不值,剩下的就只有最原始的求生欲望和本能了,人人都在与痛苦或某种困难搏斗着,都只有一个简单的心思,那就是早点到达目的地。可是,我敢打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老天爷总是故意拖延时间。让漫漫旅途没有尽头。总之,过去乘火车真是一件令人畏惧的事情,每次坐长途火车之前,我都要找尽各种理由,反复说服和劝导自己,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决心来积蓄足够的勇气,靠着这些勇气的麻痹作用,我才能登上那‘忧郁症制造者’的火车。

听到这些过去的故事,小张不禁笑出声来。他的眼睛告诉我他对故事的怀疑。其实对于他来说,我可能更像一个会说笑话的大叔,或只不过像他的父母一样,喜欢自作多情地忆苦思甜罢了,并习惯于埋怨年青人一代不如一代、不懂得珍惜和被宠坏之类的。的确,在有些父母的眼里,孩子永远一代不如一代,但事实显然是相反的,即他们一代更比一代强。

我对高铁禁烟的规定赞不绝口。它使车厢内自始自终干净明亮、神清气爽,这与过去烟雾缭绕、若明若暗和咳嗽声此起彼伏的车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时候浑身的二手烟气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消散。一些烟气残留物恐怕还会长留肺泡,想起解剖课上看到的那些长期吸烟死者的黑色肺部,我对任何地方的禁烟规定都会大加赞赏。

我的一位平时就爱挑剔、质疑的朋友,曾经就在家庭聚会的餐桌上,毫不掩饰他对高铁的偏见和对网上负面评价高铁的认同感。不过现在,在他回国多次乘坐高铁以后,他已完全忘记了当初的立场,全然变成了一个在自愿推销高铁方面最具热情的人。是呀,很多东西,只有在建成以后才能看出它的好处或弱点(注意:甚至高铁也有它的弱点),那些当初顶住压力,坚定投资和建设高铁的人,现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感谢这些卓有远见、富有创造力、并敢于冒险的人能够始终坚持,正是因为他们在决策层的努力,再加上庞大低廉和技术熟练的劳工,使得中国一跃成为了当今世界上少数能够承担并迅速完成像高铁这样超级大项目的国家。由此联想到了地球另一端的美国,当回家的飞机在美国的上空翱翔的时候,我在想,如果飞机下面的土地上奔驶着高铁的话,那我至少又多了一条回家的路。

中国恐怕不会在高铁的成就面前停下脚步,未来更多的惊喜可以期待。今天的海外华人无形中成为了世代华侨中最幸运的一代,因为他们有机会,能够平静、客观而又欣喜地目睹太平洋的另一端正在发生的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变化,要知道,这些变化与他们利益的诸多方面都息息相关。
在国内坐过好几次高铁,感觉特爽!

遥想当年坐火车的悲惨啊。。。。
smilhaNew at 5/20/2015 05:44 快速引用
坐过动车,还没坐过高铁
可惜在美国发展不起来
只能等hyperloop了
tutu at 5/20/2015 11:38 快速引用
高铁的感觉,速度之快,根本不能看窗外的景色! 这可能是唯一的遗憾,

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坐硬座火车,那还是好的,可以坐;很多时候是站着,一站站好几个小时!

工作了出差就可以躺着了,那时候从济南到北京,7,8个小时的硬卧票,可以睡觉就感觉很舒服了; 硬卧,一个房间(没有门)共6个床位; 软卧票4个床位,当时规定好像局级干部以上的才可以买软卧,硬卧好像是处级以下的。

偶然的机会也坐过软卧,感觉比硬卧舒服多了,硬卧比硬座舒服多了,硬座比站着舒服多了。

最要命的是在厕所里站好几个小时,厕所外面人挤人,连站的地方也没有。

现在的年轻人太有福了!
smilhaNew at 5/20/2015 13:41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8.2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