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个剧本,博君一笑 8/09/2016 19:46
乱局(上半部分)

(字幕打出:)2016年12月18日

1、 莫斯科,红场
傍晚,克里姆林宫的大门徐徐打开,总统车队在森严的护卫下,开上宽阔的广场、大街,朝乡间别墅的方向疾驰。
其中一辆车的后座上,普京在闭目养神。

2、 莫斯科,老年公寓
看上去老迈愚钝的伊凡诺夫放下电话,敏捷地走向储藏室,拿出狙击枪械,架设在窗台上。
不久,总统车队开始从前面两栋楼房的开阔处闪过。
伊凡诺夫不待第三辆车出现,扣动扳机,一道红色光束瞬间将刚进入瞄准镜的防弹轿车引爆成一团巨大的火球。
伊凡诺夫刚刚收拾好枪械,整栋公寓在剧烈的爆炸中化为废墟。

3、 莫斯科,高级餐馆
约翰和波波夫坐在僻静处交谈。
约翰:百分之百?
波波夫:嗯哼。
约翰:包括你父亲?
波波夫:嗯哼。
约翰:我们需要时间验证。
波波夫:嗯哼,请尽快。
约翰:当然,我们会的。

4、 美国,白宫
会议室里,气氛紧张。
奥巴马:各位,情况已经明确,但是,真相完全不明,在没有弄清各方情况之前,尤其是在没有确认普京的生死之前,我们要等着看。

5、 北京,中南海
深夜,除了请病假的总理,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委员急聚在一起,听取有关方面关于莫斯科突发暗杀事件的汇报。
军队高官:卫星资料和监听内容表明,暗杀的目标是普京总统。普京总统如果按照惯例出行,凶多吉少。
国安高官:我们有人目睹了车队被袭的场面,录了像,时长一分零十秒,请习总书记和各位领导同志观看和指示。

大屏幕上:

总统车队在远处的大街上疾驰。突然,车队中第三辆防弹轿车炸成一大团火球,其它车辆一阵刺耳的刹车,特工们跳下车来,除了四出警戒的,纷纷围向烈火熊熊的防弹轿车,有的拿出了微型灭火器开始灭火。

国安高官:录像者是局里的一位副处长,去莫斯科出差,应属巧遇。我们反复研判了录像,有理由相信,第一辆防弹轿车至少有一位乘客没有下车。反常的是,这辆车当时并没有得到任何特别保护。一分钟之后,隔街的一栋老年公寓发生大爆炸,应该是解决了杀手。整个过程,显然是一次内外结合、计划周详的行动。
习近平:同志们,事出突然,真相不明,影响重大。请在座各位结合手上的材料和最新情况介绍,扼要议一下。

6、 加州,高尔夫球场
阳光明媚。
约翰同一位古铜色面孔的壮年男士一边悠闲地挥杆一边低声交谈。
约翰:查理,活儿干得好极了,一杆进洞。眼下正在确认,他,是否在那辆车里。
查理:好的开始,等于成功了一半,无论如何,计划要按部就班地动起来。
约翰:让头儿瞧好吧,查理。

7、 马里兰州,波多马克河畔
一栋豪宅,占地广阔、居高临下,蔚为壮观。
大书房里,一位气宇轩昂、不怒自威的中老年男人--马克坐在硕大的办公桌前,听取包括查理在内的三位壮年男士的汇报。听罢三人的汇报,马克拿出雪茄,查理趋前点上。
马克:诸位,“让美国重新伟大”是一个伟大的点子。现在,总统蓄势待发,我们作为商人总统手下的商人,要把总统这句伟大的口号变成一笔难得的大生意,造福美国人民,尤其是我们自己。伙计们,好好干,多得利。

8、 华盛顿,高档中餐馆
中国驻美大使馆一秘费明独自用餐完毕,正与餐馆经理凯文争来争去,坚持付钱。
凯文:费明,是老同学不?
费明:凯文,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是不?
凯文:你这一回国,再见不知何时啊。
费明:青山不转,绿水长流,你到北京,我做东儿。

9、 北京,外交部
办公室,部长正在与费明谈话。
费明:部长,依我看,在美国政府新旧交替这个节骨眼儿暗杀普京,不可能是孤立事件,极有可能是要做一个大局,一个大的乱局.
部长:有这种可能。关键的问题是:一、谁在搞;二、要搞谁;三、怎么搞;四、为何搞。
费明:部长,要掰扯清楚这四个问题,我感觉,还需问题导向。我们不主动搞事,俄罗斯和老欧洲自己搞不起来什么事,奥巴马就快走人,没必要临了儿搞事儿,烧烤自己。
部长:暗中搞,暗势力。
费明:是。部长,我个人感觉,美国总是焦点,我们应该把眼光聚焦到川普这伙新人儿身上,他要开启的是一个商人治国的新局面。
部长:应该说是,重新开启。
费明:是的,部长。他的当选算是一种回归。川普尚未接班,台面儿下的手下似乎已经开始搅浑水,以便他履新后可以尽快浑水摸鱼,尽快兑现他那“让美国重新伟大”的诺言。透过人民币与美元的互动看大势,暗杀普京恐怕是引子之一,他们近期的真正用意应该是,通过多种途径,假他人之手,促成世界性乱局,用“苦肉计”,倒逼出美国的高通胀,顺势化解美国迫在眉睫的个人债危机和国债危机。
部长:让美元变成金圆券。
费明:应该是这个路子,部长。当然,阻滞很大,会有限度,还不能与金圆券同日而语。
部长:川普手下有高人啊。
费明:那是,不然哪儿轮的上他当选。
部长:你回来的正是时候,马上牵头搞一个材料,我明天下午要用。
费明:部长,我马上着手。

10、 中南海,会议室
习近平在主持一个小范围最高层商讨会。
习近平:同志们,各方面的分析都有了,预案也很完备。关键时刻,套用老人家那句话:你搞你的,我搞我的。我们要审时度势,相机行事,在顺势而为的同时,力争有所作为。在普京总统的境况真正水落石出之前,内外各方面的工作一定要上紧发条,各尽其职,做好应对,不出纰漏。台海、南海,东北亚,重中之重,军队必须全神贯注,谋定而后动。

11、 白宫,椭圆形办公室
奥巴马站在窗前,环抱臂膀,作沉思状。
幕僚长将中央情报局局长引入室内。
奥巴马转身,与近前问候的中情局长握手。
中情局长:您好,总统先生。
奥巴马:你好,伙计。那家伙到底怎么了?
中情局长:总统先生,普京最得力助手亚历山大的独子波波夫策划了暗杀。
奥巴马:目的何在?
中情局长:现在难以判断。虽然普京生死不明,但亚历山大却死在了暗杀现场。如果普京起居如常的话,那他也应该一起翘了。
奥巴马:难以置信。这件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中情局长:当然不会。眼下有零星线索,指向等待登大位的那个。
奥巴马:嗯,知道了。
奥巴马一边踱步,一边默默自语。
奥巴马:也想改变,迫不及待,可谁又能真改变什么呢?

12、 北京,商场
费明陪妻子常红和女儿费明宇在购物。
商店的大屏幕电视正在播报国际新闻,最近消息:“胡塞武装”已经占领沙特最大的油田,正向利雅得节节进逼;高雄民众示威游行,群情激愤,要求独立;美军航母巡航南海,遭遇数艘中国军舰强硬堵截、警告和驱离;俄罗斯官方在记者会上否定普京遇刺身亡的报道;菲律宾新政府对中国示好;北韩出现超级病毒疫情,等等。
费明:老婆,我必须赶回部里,没法儿陪你们买东西、吃饭了。
费明宇:爸,你又放我们鸽子!
常红:你爸有正事儿,宝贝儿,别闹。

13、 北京,外交部
深夜,办公室里,费明带领4位助手在紧张地忙碌着

14、 北京,中南海
政治局扩大会议刚刚结束,习近平与栗战书低声交谈着。
习近平:外交部这两次材料谁主笔?
栗战书:费明,刚从驻美一秘的位置上调回来,内定部长助理,烈士子弟。
习近平:烈士子弟?
栗战书:他父亲文革期间是军代表,抢救设备时牺牲的。
习近平:战书,尽快安排费明来谈谈。

15、 北京,外交部
饭厅里,费明正同几位下属一边用餐,一边交谈。
费明:我高中同学在华盛顿的中餐馆当经理。我对美国能有今天的认识,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同他的闲侃。
女下属:古人有云: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呀。头儿,你的同学可以说是中隐,你呀,绝对属于当之无愧的大隐一族。
费明:别老往我身上扯。古往今来的先辈们,道行都高,值得敬重。在座各位,年轻有为,都是精英翘楚,都要懂得一个最起码的道理:越是社会发展日新月异,越要饮水思源,敬重我们博大精深的文化,敬重我们睿智练达的先贤,敬重我们勇于牺牲的先烈,敬重以他老人家为最杰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你们都知道,我从小就是“毛粉”,而且与时俱进,越来越敬佩他老人家了。“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说得多自豪、多豪迈啊!
男下属甲:还有,“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男下属乙:“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男下属丙:“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费明:前一段,习主席引用过这句。
女下属:“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费明:声情并茂!这要是下乡当知情啊,公社广播员非你莫属。
众人听了,男下属们哄堂大笑,女下属借机撒娇儿。
费明:说正经的啊。如果不是他老人家,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壮怀激烈,不计毁誉,只争朝夕,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打下了坚实的制度基础、雄厚的人资基础、宽广的道路基础和强大的精神基础,今日中国这样有利的发展局面是难以想象的。正因为站上了历史巨人和代代伟人的臂膀,习主席提倡的“三个自信”才尽显深厚的底蕴。我们在座各位,必须洞穿历史的重重迷雾,才能认清现实,才能把握现实,才能写出好东西,才能在引领现实发展的过程中不负我们躬逢其盛的伟大时代。给大家透露点儿消息,部长对我们搞的两个材料非常、非常满意。
几位下属正在听费明侃侃而谈,外交部部长办公室主任将一位穿西装的中年人引到餐桌前,指着费明。
办公室主任:这位就是费明同志。费明,这位是中办的张助理。
张助理:你好,费明同志。
费明早已起身,一边朝中年人的手伸过去。
费明:您好,张同志。

16、 中南海,会客室
张助理把费明介绍给栗战书。
费明见到面前的中办主任,心里开始激动不已,这是要见习主席的节奏啊。
栗战书:费明同志,习主席仔细看了你主笔的两个材料,特地找你来,再敞开谈谈。
费明:好,我竭尽全力。
门开处,习近平走了进来。
费明赶紧趋前,双手紧紧握住习近平伸出的右手,激动地向习近平问候。
费明:您好,习主席。
习近平:你好,费明同志。看了你组织的两个材料,很好,今天请你来,海阔天空,谈古论今,一小时为限。坐吧。
费明:习主席,栗主任,那我就抓紧时间,知无不言了。
习近平:套用“我是演说家”的开场白:你说,我们听。
费明落座后,见习主席平易近人,和蔼可亲,风趣幽默,内心的紧张一扫而空。费明暗自大定主意:面对高人,东拉西扯,始于高远吧。
费明:习主席,栗主任,人类有史以来,发展到今天这个状态,我个人归纳,推动历史前进的动能,主要是:“一个核心,两大规律,三个阶段”。
栗战书:可以展开谈谈。
费明:好。历史发展看似千变万化,实则万变不离其宗,一个核心是:不同利益集团的博弈是历史发展的永续动力;两大规律是:中国社会的王朝兴亡律和西方社会的帝国兴替律;三个阶段是:在任何历史时期,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都有连贯的三阶段,即利益集团孕生阶段、利益集团争持阶段、利益集团消长阶段。
接着,费明用信手拈来的史料印证自己的见解。
习近平:费明同志,喝口水,顺便提个问题。宗教,也是利益集团,它在西方社会,具体说,在美国的兴衰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费明:习主席,您这是一个很庞大、很深刻、很提纲挈领的问题。宗教,或者直接说基督教,在整个西方文明的发展中,包括美国的兴衰过程中,大致都经历了极端化、分裂化、边缘化三阶段。其中,极端化的典型是千年黑暗中世纪和波士顿历史早期的残酷宗教迫害等。
随后,费明稍微解释了英国新教产生过程中的集团博弈,接着解释了北美殖民地独立的宗教因由,然后解读了美国两次社会思想大解放引致的宗教乱局及其与美国内战的因果关系。
习近平:费明同志,美国内战这段儿,这好像从春秋到战国,也好比文革从文斗到武斗,更像国共内战啊。
费明:是。美国内战虽然血腥,但统一保住了,为后来的崛起奠定了坚实基础。国共内战的后遗症却遗留至今,成为实现中国梦必须突破的一大障碍。
费明见习主席微微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费明:习主席,正如您一再提及的那样,历史总是变着花样在重演自己。老实讲,我讲的些许心得,与您的启发有很大关系。
习近平听了,有些意外,微微笑了。
习近平:别人有高级黑,你有高级逗啊。
费明:我说的是心里话。习主席,您反复强调,学习历史,尤其是中国历史的重要性,振聋发聩啊。我以中国历史为重点,以中国现实为目的,再镜鉴西方,比较之余,才稍有认知。
习近平:战书,看来我的话还有点儿市场。
费明:习主席,至少对我而言,您一句,胜似千言万语。
习近平笑大了。
习近平:“一句顶一万句”?费明啊,我是眼神儿好,定力不差,不然会以为是林副主席玩儿穿越呢。
栗战书哈哈大笑,伸手在脸上擦了擦。
栗战书:哎呀,我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习近平:我真羡慕你,战书,还能哈哈大笑。战书,今天我们听费明同志谈了历史和现实,有空儿再请他来谈谈理论与实践。
栗战书:我来安排。
费明:再见,习主席。
习近平:再见,费明同志。

17、 纽约,豪华酒店
总统套房里,川普在对首席幕僚克里斯发脾气。
川普:5天过去了,白宫那个杂种,什么都不通报,跟啥事儿都没有似的。普京怎么了?中国怎么了?中东怎么了?北韩怎么了?我他妈的统统莫名其妙!
克里斯:唐纳,稍安勿躁。眼下,我们应该乐得旁观才是。毛泽东说过:天下大乱,通向天下大治。
川普:我不能更同意毛泽东的话了。但要谨记:我们必须首先解开这一团乱麻,争取把乱局引到我当政后可以迅速大展拳脚的有利境地。
克里斯:好的,我明白。

18、 华盛顿,马克豪宅
马克正在给查理等面授机宜。
马克:头儿有新指令,计划中的绝大多数行动要适当放缓,除开有关中国那一块。金融战,要提速。

19、 北京,外交部
费明忙完案头工作,伸了个懒腰。电话铃响了,是妻子常红催他回家吃晚饭。

20、 北京,国务院工作人员住宅小区
常红刚打完电话,女儿费明宇拽了拽她的衣袖。常红抬头朝前一看,能源司牛副司长的老婆王大波同她儿子牛犇赶过来了。
费明宇:妈,牛犇缺心眼儿,可缠人了,你可千万别多话啊。
常红:你妈可不缺心眼儿。
王大波人在远处,大嗓门儿先响到近前了。
大波:常姐,给姐夫买好吃的?
常红:是啊。
王大波:常姐,你说说,这肉价是不是疯了?你瞧这两天,人民币疯贬,美元也跟着嗖嗖贬,真像两口子合计好了似地骗人钱。
常红:妹子,咱们钱不多,就当为社会做贡献了。
王大波:看这形势,我们家牛犇不用上大学,直接去开养猪场得了。
常红:看你说的。咱们牛犇还是可造之材,将来可以学个冷门,比如说,学兽医。
牛犇:常姨,你平常儿对我挺好的呀,今儿咋出这个馊主意呢?你想让驴,让驴踢死我啊?
王大波:你这孩子,咋跟你常姨说话你呢。你常姨是帮你出主意呢。他常姨,还真是,这年头儿跟牲口打交道,比跟人可单纯多了。儿子啊,再说了,当兽医不是光给驴治病,还有马呀、牛啥的。
牛犇:妈,马和牛踢我,那我更受不了了。

21、 费明家,厨房
常红忙着,费明宇在旁边不停地哈哈大笑。
常红:小宇,至于吗,笑得没完没了的。
费明宇:妈,你不知道牛犇多脑残,他在我们班里闹老鼻子笑话了。大家都挤兑他说,赵本山还没死,你就急着替他投胎,看你都投成啥了。
常红:越说越离谱。小宇,我跟你严肃地讲啊,别学那些个八婆啊,你爸看见要发火的。
费明宇:我爸适合当宇航员,而且是总不落地球的那种。
常红:闭嘴,小宇!
费明宇正要回嘴,常红的电话响了。
费明宇:肯定是我爸打来的,而且肯定说不回来吃晚饭了。
常红放下电话,无可奈何。
常红:你爸不贪不腐,干正事儿,咱们理解万岁吧。
费明宇:哼。

22、中南海,会议室
向习近平和栗战书问好之后,费明按照栗战书的指点落座了。
习近平:费明,我今晚刚好有空当,临时请你来,接着谈。
栗战书:费明同志,我当中办主任以来,习总书记找人“私聊”可是空前的。
习近平:但不绝后。好,咱们言归正传,请费明围绕理论与实践谈谈看法。
栗战书:费明啊,知无不言,言者无错,百无禁忌。
费明:明白。
习近平:要谈文革,就放开谈。
费明:习主席明察秋毫。谈理论与实践,文革的确是最适合的谈资,也最具现实意义。
习近平:还是借用那句话“你说,我们听”。
费明:习主席,历史的具体发展,永远是利益集团之间不断的具体博弈使然。文革是既成的史实,来龙去脉,也是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具体博弈促成的。
在实践方面,费明首先解析了文革前党内不同利益集团的形成,然后陈述了两大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最后讲述了两大利益集团的分化及其后果。
费明:建国前,他老人家的历史功勋是举世公认的;建国后,他老人家的主流,可以用“三个好”来概括。
栗战书:听着挺新鲜啊。
费明:一是:开了个好头儿;二是:打了个好底儿;三是:育了个好人儿。
习近平:费明,好人难做啊。我问你个问题:文革期间,毛主席提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你觉得,老人家说这话时,头脑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费明:这句话是陈独秀于1927年应瞿秋白之约而写的《国民党四字经》中的一句话。在1966年8月12日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期间,毛主席引述过。有人曲解为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正确性,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毛主席是柏拉图设想过的那种“哲学王”,他老人家本人的话,或者他引用的话,对不同的人,就有不同所指,不能一以概之地孤立理解,如果硬要那么理解,必成曲解。
费明停顿了片刻,扫了两位大领导一眼,担心自己说话过格儿。
习近平:不要顾虑,哪儿谈哪儿了。
费明:习主席,那我就实话直说了。文革前后,刘、邓的情况是不同的。对他老人家而言,刘、邓更是不同的。刘是修正主义者,主动拥抱资本主义,他在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上,迟早必被国内外敌对势力必定催生出来的资本主义利益集团实实在在地拥为“头号走资派”,他不倒,新中国最终结局就是前苏联的样子,亡党亡国;邓是机会主义者兼现实主义者,只是青睐资本主义的某些做法,所以在具体实践上有底线。他这个“保党固权”底线,就是新中国的生命线,就是新中国有惊无险地走到以您为最杰出代表的文革一代如今主政的历史必然。习主席,我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啊。在文革一代这筐木头里,老人家砍出您一根橛子,他文革这番折腾就不枉然。
习近平听罢,朝沙发靠背上仰了仰,长叹了一口气,歇息片刻,重新坐直。
习近平:费明,你认为他老人家发动文革的原因是什么?
费明:习主席,我个人觉得有三个主要原因:1、任何人都有思维定势;2、任何人都有思维盲点;3、任何人都有思维误区。他老人家不是神仙,当然不能免俗。
栗战书:费明,展开谈谈他老人家思维方面的具体问题。
费明:好。思维定势、盲点、误区什么的,跟人的个性有很大关联度。他老人家善于斗争,好斗无穷,斗遍天下,一败难求,斗来斗去,他的工具箱里就没了“以柔克刚”的东西。
习近平:嗯。
费明:习主席,理想总是挺丰满,现实却总是很骨感的。我觉得您如今与文革前的毛主席,处境非常相似。
习近平:何以见得?
费明:因为您周围的人都是文革前毛主席周围那些人的翻版。
栗战书:比如?
费明:比如,李总理都快被一些人通过喉舌媒体抬成刘少奇了,长此下去,他就会比刘少奇还刘少奇。中国是一个大金字塔式世俗社会,社会传统要求树立最高权威,社会结构要求尊崇唯一领袖,社会发展要求令出一门。这不是什么独裁问题,而是顶层设计的首要问题。习主席,顶层设计,最重要的就是设计顶层,设计结构,设计机制,让广大人民中的广大精英代表人物在结构中有位置,在机制中有发挥,在顶层上有统领。
栗战书:说得好!
习近平:费明,文革的理论错在哪里?
费明:习主席,无须讳言,他老人家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不是实事求是的理论创新,而是拼凑了马恩的“阶级斗争”和列斯的“无产阶级专政”,与当年王明照搬马列并无二至,结果当然也好不了。
栗战书:有道理。
费明:习主席,不怕您笑话。昨天晚上,我梦见了您的画像与他老人家的画像并排挂在了天安门城楼正中了。
习近平:费明,离题儿了。
费明:习主席,北宋大儒张载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真心坚信,这句话,连他老人家在位时都没能完全匹配,但却好像是为您量身而写的。失败乃成功之母。习主席,您绝对有完成他老人家遗愿的能力,更有超越他老人家的机缘。
栗战书:费明啊,旁征博引,不顶饭吃,你同我们一起吃个便饭,边吃边聊,聊些轻松的。
费明:那,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23、中南海,餐厅单间
圆桌上,四菜一汤,已经摆在餐桌上。
习近平:餐桌面前,人人平等。
栗战书:费明,是工作餐。我们边吃边聊,聊些轻松的话题。
习近平:周末了,可以精神精神,每人两盅二锅头。费明啊,据说,在英语里,精神是烈酒的同义词。
费明:是。
习近平:来,费明。为你的讲解精神一盅。
费明:谢谢习主席,谢谢栗主任。我精神两盅,聊表崇高敬意,请您和栗主任随意。
习近平:好。
待费明放下空酒盅,栗战书给费明夹了两样菜,示意费明吃菜,压压酒劲儿。
栗战书:费明啊,据我了解,你工作起来,也是拼命三郎。但是,看你的身板儿,像个健身运动员。随便谈谈,你工作之余是怎么锻炼身体的?
费明:习主席,栗主任,我发现,任何事情里边啊,都有大道至简的理儿,把理儿掰扯明白,做啥都事半功倍。
栗战书:知难行易。
费明:是。就锻炼身体而言,人们总是五花八门地锻炼,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锻炼与强身的关系,想当然地以为,只要锻炼,就会强身。忽视锻炼的,就更大有人在了。习主席,我1米78的个儿,体重多年前曾达230斤,肚腩跟5、6个月的孕妇似的,年纪轻轻,走楼梯就膝盖骨疼,偶尔都能感觉到自己走路时的蹒跚。
栗战书:嗯?你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费明:悬崖勒马,排查原因,初步归结为“三多一少”,即喝酒多、吃饭多、久坐多、运动少。
习近平:费明,我与你的“三多一少”不沾边儿,我锻炼了,也强身了,但这肚腩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好。
费明:习主席,要解决问题,需要明确三点。
栗战书笑了。
栗战书:这也有说道儿?
费明:栗主任,凡事儿皆有说道儿。第一点,要明确气血本身的特点;第二点,要明确气血在不同锻炼方式中的作用特点;第三点,要明确具体锻炼目标的气血调动方略。明确三点之后,一定切忌“直奔主题”,注重“旁敲侧击”,方得“暗渡陈仓”之效。
习近平:还挺复杂。
费明:只要稍有唯物辩证法的常识,这三点也很好理解。
接着,费明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三点及其内在联系。
习近平:按你的道理,我也得改变一下锻炼方式了。
费明:习主席,您实际上不用大改变,只要将游泳时间缩短三分之一,在游泳之后,紧接着长距离大步快走,只消一个半月,就会大见成效。
习近平和栗战书不约而同,哈哈大笑。
栗战书:我们试试。

24、法国,尼斯
艳阳下,波波夫正在豪宅的泳池旁晒太阳,两个金发美女正在泳池中戏水,保镖们在四周警觉地走动着。
管家走来,告知有人来电。

25、尼斯,小酒馆
约翰与波波夫边吃喝,边谈话。
约翰:你别他妈“嗯哼”了。普京活得好好的。怎么回事,波波夫?
波波夫:替死鬼是我老爸的拍档。坦白地说,我的计划被普京利用了。
约翰:生意就是生意,信用就是信用。
波波夫:约翰,我总不能白忙活一场吧?
约翰:你没白忙活,波波夫。你那晚期肝癌的老爸可没少给你贪,也没少买生命保险。钱多是好事儿,可得有命花啊。

26、莫斯科,俄罗斯安全局
安全局局长正在听取属下的汇报。
属下:局长同志:情况就是这样。对波波夫的处置,还请局长指示。
局长:他算是有功之臣,只要规规矩矩,不乱说乱搞,随他去吧。

27、台湾,台北
办公室里,蔡英文与助手们在商议,面授机宜。

28、台湾,台北
民宅里,众人在密会。
孙则成把一位精干的中年人介绍给参会者。
孙则成:这位是中央派来指导工作的余红雷同志,请余同志讲话。
余红雷: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台北“促统总会”和岛内各地“促统分会”的成立,标志着解放台湾已经进入了快车道,各方面的工作都要抓紧动起来。今后一个时期,总会和各分会的4项中心工作是:1、收集和汇总铁杆儿台独份子的言行,作为必要时定点清除的依据;2、收集和汇总铁杆儿台独份子的底细,彻底切断他们在内地赚钱养台独的经济链;3、通过各种手段分化台独群体,尽快让广大民众认清祖国统一对岛内民众的重大意义、对中华民族的重大意义、对整个世界的重大意义;4、配合中央的统一部署,保证完成好统一祖国的伟大历史使命和光荣任务。

中南海,总书记办公室
办公桌前,习近平阅读文件完毕,提笔做出批示。

29、北京,中央军委大楼
军委高层正闭门会商。
军委副主席:根据习主席的批示,解决台湾问题,已经浮现重大转机,我们已经没有更多选择,只能顺势而为,抓住世界一片乱局的有利机会,迅速决策,果断筹谋,实现统一。

30、北京,外交部
部长办公室里,费明正在倾听部长的谈话。
部长:国际、国内和两岸发展的大势,给我们彻底解决台湾问题提供了天赐良机。军委已经拟定了完备方案,我们必须吃透方案,密切配合,实现习主席批示的“抓住良机,兵不血刃、迅速解决”战略构想。现在,你是部里与中央保持日常沟通的最合适人选,要勇于担当,履职尽责。
费明:明白,部长。

31、北京,费明家
主卧,床上,费明两口子在商谈家务事。
费明:那你就多费心了,老婆。忙过这一段儿,咱们一家到青藏高原去旅游。。
常红:老公,你就别瞎许愿了。

32、北京,牛副司长家
主卧,床上,王大波抱怨完老公,又开始抱怨人民币与美元的竞相狂贬。
王大波:老公,钱多也经不住这么贬呐,你倒是想想办法呀。
牛副司长:你能不能消停消停啊,啊?我能想什么办法啊?我是能管人民币呀,还是能管美元?咱们的钱在那儿摆着呢,再怎么贬,一辈子也花不完。
王大波:老公啊,我又开始愁,怎么花那多钱了。
牛副司长:老婆,这花钱,可得慎之又慎。
王大波:我哭穷哭惯了,还真不会瞎花钱呢。
牛副司长:你陪儿子出去读高中,把钱转移到国外去。
王大波:也只能这么办了。

33、北京,费明家
费明宇正在闹情绪。
常红:你爸在外交部,他能跟能源司的那些人相比吗?再说了,你这么小,我们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出去读高中?
费明宇:牛犇那么脑残,都可以去美国读书。我为什么不能?
常红:我看你也够脑残的。牛犇他们家是钱多,犯愁花不完,我们家是刚好相反。人民币和美元这次的“竞贬大赛”,都快把我们家踢出“中产”行列了。

34、北京,中南海
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之后,接着议决几个重大问题,其一是:在中美币值双巨贬和台海战争一触即发的形势下,启动凭票限购等多种措施,全面保障民生、保持社会稳定,乃至必要时实施有关地区军事管制的具体办法。

35、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普京正在主持高层会议。
普京:全球乱局,已经向极大有利于我国的方面转变。我们一定要不失时机,抓住全球能源和原材料价格暴涨的宝贵机缘,坚定不移地促进经济结构的转变,实现社会经济发展的大跃进。我们要从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改革中汲取一些经验和教训。

36、北京,中南海
会客室里,费明坐在习近平和栗战书的斜对面。
栗战书:费明,按照习总书记上次的想定,你围绕创新与超越谈谈见解。你说,我们听。
习近平:费明,你重点谈谈,怎样用创新型思维突破目前的全球性乱局?
费明:好。习主席,栗主任,古人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今的全球乱局,主要是美俄在大渔其利。我们在经济上的损失已经在所难免,必须争取在核心利益上得到十足的代偿。
栗战书:扼要讲。
费明:乘势而动,拿下台湾,设置特区,派驻军队,主权国有,治权民享。
习近平和栗战书听罢,交换了眼光。
习近平:拿下台湾,箭在弦上。祖国统一的大势,也在倒逼我们在社会治理模式上和社会经济增长模式上有所创新,建树一整套新机制,增强内部凝聚力,扩大对外影响力,作为我们中国人民为人类做出较大贡献的强劲软力量。
费明:习主席,雄才大略,深谋远虑,这种创新就是您超越他老人家历史功绩的必由之路!
接着,费明就创新和超越,详细陈述了自己的见解。

37、台湾,基隆
海边,郭志强与甄翠平在散步,宛如情侣。
郭志强:中央军委设立“统一之声”对台全天广播以来,震慑和分化了死硬台独分子,转变了越来越多台湾民众对祖国的认知和对统一的认知,为岛内“促统总部”和各地“促统支部”展开“促统、消独”工作开辟了非常振奋人心的局面。今晚,“统一之声”有重大消息宣布,“促统总部”也派人来指导工作,你负责通知基隆支部的同志们今晚开会的时间和地点。
甄翠平:好。

38、台湾,基隆
民宅,十三人在开会。郭志强等十一人来自基隆各行各业。来自台北“促统总会”的孙则成把余红雷介绍给与会人士。
孙则成:这位是余红雷同志。收听完“统一之声”的重要播报之后,各位如有不明问题,可以请余红雷同志解答。
屏幕上,“统一之声”男主播铿锵有力播报的《中央军委告台湾特区民众书》,通过耳机清晰地敲击着与会人士的耳鼓。

39、台湾,台北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和下属,“总统”蔡英文和助手们,台湾各地民众,台湾黑道,军队官兵不约而同,收听着“统一之声”,议论纷纭。

40、台湾,基隆
民宅里,余红雷正在耐心、细致地解答大家提出的各种问题。
余红雷:以此刻身陷囹圄的马英九先生为例。如果两岸统一之后,马先生有重新服务国家和国民的意愿,那么根据马先生的能力和资历,完全可以赴京担当副国级要职。岛内的所有政党组织,只要拥护和维护祖国统一,就可以照旧存在;所有公职人员和军警官兵,只要顺应大势,拥护统一,那么统一之后都可以作出相应职级的工作安排,毕竟统一后,台湾特区还要以民主治理的方式运作,在全面促进岛内的全面发展的过程中,实现与内陆发展的水乳交融;对顽固不化,铁杆台独,武力抗拒,造成伤害者,不仅在统一的过程中,严惩不贷,而且统一后全球追责,血债血偿;对检举、举报、制止铁杆台独分子有功者,按功勋大小,多方重奖。
孙则成:听了播报和余同志的权威解释,我们“统一促进会”的工作就可以广泛铺开和向高层拓展了。

41、台北,“总统府”
办公室内,蔡英文一边焦急地来回踱步,一边催促助手。
蔡英文:为什么(驻美)刘大使还没有消息?

42、华盛顿,国会山
台湾驻美代表刘文彩在美国府会吃遍闭门羹过后,无精打采地钻进了轿车。

43、北京,外交部
新闻中心,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正在与美国记者戴维交锋。
华春莹:既然你是美国记者,一定清楚美国内战的因由,一定清楚美国重新统一的意义。当年,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美国的重新统一,指手画脚;如今,也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中国的重新统一,说三道四。请别忘记你的记者身份,你没资格谈什么现状,更没有资格要求两岸保持什么现状。中国的现状,就是海峡两岸,亲情正浓,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同一个中国,都渴望携手并肩,尽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44、台湾,台北
狱中,马英九在房间里打太极拳。

45、台湾,花莲
军事基地的一处办公室里,三位军官在密商。
军官甲:“擒英计划”对我们宝岛免受战火和避免生灵涂炭的关键。
军官乙:眼下这个态势,不知她是否会按原定行程前来视察。
军官甲:没问题,这个计划,不光我们参与,还有其它预案。对岸的两支特战先遣分队是否已经安排妥当?
军官丙:没有任何问题。

46、台湾,花莲
郊外的一处工地上,精壮、机敏的年轻人在施工中。
港口,数艘渔船上的精壮、机敏的渔民们在作业。

47、北京,国防部
在新闻发布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阐述观点。
国防部发言人:祖国统一是中国人民的首要核心利益。任何人、任何势力,以任何方式来干预中国人民的统一大业,都是中国人民不能容忍的。台北的民进党当局试图以拉美、联日、怂菲的方式推进事实上的台独,纯属白日做梦。如果任何外部势力幻想通过武力,来我们家门口儿,妨碍或阻碍我们统一祖国的神圣大业,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定,不仅恭候,而且让他们有来无回。

48、北京,军委大楼
会议室里,习近平在主持会议。
习近平:同志们,《中央军委告台湾特区民众书》,道理讲得清,举措说得明,效果好得很。在两岸各方面周到细致的协同努力下,我们以最小的代价,兵不血刃,一举解决台湾问题的现实性已经具备了。

49、北京,中南海
体育馆里,习近平与栗战书等正在池内畅游半小时后,接着在步道上甩开膀子,大步流星地快走起来。
习近平:你别说,费明的招法还真见效。
栗战书:嗯。早上的感觉尤其明显。
习近平:尽可能这个周末请费明来,接着谈。
栗战书:好。

50、北京,费明家
饭厅里,一家人在吃饭。
费明宇:讲个笑话啊。
常红:无聊的,就免了。
费明:笑话嘛,耳旁风。讲吧,小宇。
费明宇:这个笑话是讲:党中央计划拿出一亿元,组织一次“党员重走长征路”活动。沿途民众闻讯,纷纷自费组团,充当土匪、民团什么的,并坚决表示,既然毛主席不在队伍里了,他们保证不让任何一个参加活动的党员到达陕北。
常红听罢,一口饭喷到自己的饭碗里和饭桌上。

51、北京,中南海
见习近平和栗战书坐定,费明谨慎地道。
费明:习主席,栗主任,我想先转述一个笑话。
栗战书:好啊。笑一笑,十年少。
费明把女儿讲的笑话复述一遍,两位领导听后,脸上都没有一点笑容。
费明:我听完这个笑话,也没笑。
习近平:政治笑话,反映现实啊。
栗战书:前苏联就是在这类政治笑话的汪洋里泥牛入海的。
费明:栗主任所言极是。
习近平:还是那句话。
栗战书:你说,我们听。
费明:好。习主席,您在多个场合指出:历史,都是曾经的现实;现实,就是明天的历史。谭嗣同和他老人家都讲过,中国两千多年皆行秦政,治乱兴替,一脉相承。国民党的兴亡是中国“王朝周期兴亡律”最近的短命例证。无须讳言,如今各级纪委的反腐,国民党主政时都干过,即便如今的反腐可以达到“雍正一朝,无官不清”的程度,大清覆亡的前车之鉴,也是明摆着了的。
栗战书:你直接讲原因。
费明:一句话,中国传统社会,理念一套套,固化社会演进,理想一点点,不足以提升社会发展。
栗战书:费明,三民主义应该是一种理想,而非理念。
费明:栗主任,您说的极是。三民主义是夹杂着古今中外多种理念的一种理想,其与共产主义理想大同小异,核心内容都是外来的,二者在破坏中国传统社会结构时,运用得当,都可以焕发出极大的破坏力。然而,不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一旦主政,就会被中国传统社会架构和治理机制“绑架”,形成一个社会利益可以相对独立的统治集团,必将虚化崇高理想、实尊传统理念,必将内部分化、争权夺利,必将变成一个逐步背离社会整体利益、社会长远利益、社会根本利益的统治集团,成为下一次民众起义或大革命的对立面。
费明看习近平和栗战书的严肃表情,下意识地停顿了片刻。
习近平:费明,按你的说法,历史就要重新解读了。
栗战书:共产主义理想的位置,也得重新摆正了。
费明:是。
接着,费明系统分析和阐释了:理想在历史和现实中的地位、作用和今后应该如何具体重塑等问题。
交谈完正题儿,栗战书换了话题。
栗战书:费明啊,你那“游泳+疾走”的办法,很有效呢。
习近平:费明,你再简要聊聊气血问题。
费明:好。习主席,栗主任,气血与生俱来、生死相依、和衷共济,特点有三:1、济极不济缓;2、气快血慢;3、先天可定,后天可变。
栗战书:举例说说。
费明: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是:一个老太太,骨质疏松非常严重,别人稍微扶碰就骨折,但她自己磕碰却没事儿。医生没法儿解释个中奥妙。用我的“气血观”解释,气血内在主动性的快捷防护,让老太太自己磕碰没事儿;气血外在被动性的反应不及,让老太太一碰就折。
习近平:有没有更具普适性的例子呢?
费明:有啊。人们锻炼身体,大都出于主动,动生气,气生力,力生肌。这相当于充电;人们日常劳作,大都出于被动,动则耗气血、消气血、去肌力。这相当于耗电。主动、被动,机理不同,结果不同。
习近平:主观能动性,很重要啊。
费明:是的。
(待续)
[Time : 0.01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10.9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