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需要国际承认吗? 12/11/2017 18:18
历史溯源 | 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需要国际承认吗?
(2017-12-07 09:17:37)

啥洛克的烦恼博客



据可靠消息称,特朗普会在美国时间周三宣布承认以色列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消息一出,引起全球各大媒体的一片哗然,部分媒体在标题中采用危言耸听的煽动性字眼,以达到吸引眼球的目的,其实这也是在给本已不安的中东局势火上浇油。



不少国内媒体对耶路撒冷问题并未做过认真的研究和了解,只是直接翻译照搬或引述外媒的报道,导致国内朋友对耶路撒冷产生错误的印象和判断。为了让大家能从客观事实的角度认识耶路撒冷问题的来龙去脉,我们特别基于史实整理了如下这段长达三千年多年的耶路撒冷简史:



名字的由来

耶路撒冷(??????? Jerusalem, Yerushalaim)意思是“和平之城”,Salem(撒冷)为和平之意是确定的,但前半部分有两种解释,一种为yelusha(遗产),另一个为《圣经》里的城市名耶布斯(Jebus),是挪亚之孙迦南所生之子耶布斯命名的,后被改为耶路撒冷,根据考古发现,耶路撒冷最初确实叫耶布斯。为了抹去犹太人的记忆,罗马人曾在统治期间将此地改名为埃利亚,并将整个犹太地地名改为巴勒斯坦。



耶路撒冷编年史(附图及视频)

公元前1800年左右,亚伯拉罕(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共同的祖先)在耶路撒冷以撒上摩利亚山,以撒是亚伯拉罕与Sarah所生的长子,是以色列人的祖先,以实玛利为亚伯拉罕与埃及伺女夏甲所生,虽早于以撒,但非妻所生而非长子,是阿拉伯人的祖先;





公元前17世纪,雅各(后改名为以色列)生12个儿子,分别代表了以色列的十二支派;

公元前13世纪,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带领下从埃及回到迦南(今天的以色列地区),上图为当时十二支派的分布图;

公元前1003年(中国西周时期),以色列第二任国王大卫王打败耶布斯人,定都耶路撒冷;

公元前960年,大卫王的儿子所罗门王在锡安山建立第一圣殿,这也是今天圣殿山名称的起源;







第一圣殿

公元前712年,犹太国王希西家在圣殿山脚下修建了水利隧道,这条水道今天仍然存在,游客可从耶路撒冷哭墙步行大约500米到达大卫城,然后亲身走进这个2700多年前修建的地下工事;

公元前586年,古巴比伦王尼布甲尼萨二世(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空中花园的缔造者)率军征服以色列,摧毁了耶路撒冷的第一圣殿,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成为亡国的奴隶;

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国的开创者居鲁士二世征服巴比伦帝国,并夺取耶路撒冷;

公元前537年,(孔子这一年15岁,已经开始儒学研究,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波斯王支持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尼西米等人开始着手重建圣殿;

公元前516年,(孔子这一年离开鲁国抵达齐国),第二圣殿建成,今天的哭墙就是第二圣殿的一段残墙;







第二圣殿

公元前332年(孟子这一年58岁,在齐国,齐威王伐燕),当时世界最大帝国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攻占耶路撒冷;

公元前164年(汉孝文帝将齐国一分为七),犹大·马加比家族率领犹太人夺回耶路撒冷,清洁并恢复第二圣殿,其中原本只够用一两天的灯油却用了8天,这也是犹太光明节的来历;

公元前37年,希律王开始重建第二圣殿;

公元元年左右,耶稣诞生在伯利恒;

公元31年,因提倡更加仁爱及普世的犹太教教义并认为自己是神的爱子,耶稣被犹太宗教领袖迫使罗马都督彼拉多下令钉死在十字架上;

公元70年,耶路撒冷及第二圣殿被提图斯的罗马军队彻底摧毁;





耶路撒冷被毁



意大利罗马广场提图斯凯旋门浮雕(建于公元80年前后),反应了罗马人当时在耶路撒冷烧杀抢掠的情景



公元135年,犹太人尝试夺回耶路撒冷的起义遭到罗马的残酷镇压,犹太人被禁止进入耶路撒冷。为了让犹太人忘记耶路撒冷,罗马君主哈德良将耶路撒冷改名为Aelia Capitolina,并逐步将其所辖的犹太地(Judea)与叙利亚合并改名为叙利亚-巴勒斯坦,这也是巴勒斯坦这一地区名字的由来。

公元313-324年,耶路撒冷成为拜占庭帝国统治的一部分;

公元638年,穆斯林哈里发奥马尔攻占耶路撒冷;

公元691年,圆顶清真寺在犹太圣殿的至圣所位置建立;







公元701年,阿克萨清真寺在圣殿基础上建立;

公元1010年,伊斯兰帝国哈里发哈基姆下令摧毁耶路撒冷所有的犹太会堂及基督教堂;

公元1099年,十字军攻占耶路撒冷,许多犹太人和穆斯林遭到屠杀;

公元1187年,穆斯林领袖萨拉丁打败十字军,夺取耶路撒冷;

公元1219年,穆斯林苏丹马利基毁坏耶路撒冷城墙;

公元1260年,埃及穆斯林军马穆鲁克夺取耶路撒冷;

公元1267年,拉比摩西那赫曼从西班牙抵耶路撒冷,建犹太社区;

公元1275年,马可波罗从中国返回罗马途中在耶路撒冷稍作停留;

公元1517年,奥斯曼帝国和平占领耶路撒冷;

公元1527年,苏莱曼苏丹重建耶路撒冷城墙;

公元1860年,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在老城边上建立第一个犹太社区,锡安主义者的先驱西奥多·荷兹尔出生;

公元1892年,耶路撒冷与雅法的铁路连通,当时可以乘火车从耶路撒冷抵达雅法、开罗、贝鲁特、大马士革等城市,随着犹太人的增多,耶路撒冷变得越来越繁荣和现代化,此时也有大批阿拉伯人从周边国家迁居而来;

公元1917年,英国占领耶路撒冷,包括约旦在内的巴勒斯坦地区成为英国托管区,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发布著名的《贝尔福宣言》,支持欧洲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重新建立自己的犹太国;





粗框范围为英国托管的巴勒斯坦地区



公元1947年,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分治决议”,提出在巴勒斯坦分别建立一个犹太国家和阿拉伯国家,也就是说把巴勒斯坦分为犹太区、阿拉伯区和国际区(耶路撒冷和伯利恒),犹太人接受,阿拉伯人拒绝任何犹太国的建立;

公元1948年,英国托管结束,撤离巴勒斯坦地区,以色列宣布独立复国;

公元1949年,耶路撒冷被宣布为以色列的首都;

公元1950年,以色列率先作为第一个中东地区国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然而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承认以色列,两国的正常外交关系直至1992年1月冷战结束后才正式确立;

公元1967年,六日战争爆发,约旦用火炮轰炸耶路撒冷,随后以色列国防军解放耶路撒冷,耶路撒冷重新回归以色列;

公元1967年,在北非召开的阿拉伯联盟大会发布会议宣言——三不政策:1, No peace with Israel 不与以色列和平相处;2, No recognition of Israel 不承认以色列;3, No negotiation with Israel 不与以色列谈判;

公元2000年,以色列总理耶胡德·巴拉克与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在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主持下在戴维营举行会谈,巴拉克提出,让出全部加沙地带和94%的东耶路撒冷给巴勒斯坦,并支持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但遭到阿拉法特的断然拒绝,随后阿拉法特在耶路撒冷及加沙等地发起一系列对抗袭击;







2000年,克林顿、阿拉法特和巴拉克在戴维营



公元2005年,以色列单方面撤离加沙地点,巴勒斯坦人控制加沙后,不但没有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反而利用大量国际援助资金筹备军火,制造火箭弹,从2004年到2014年哈马斯恐怖组织共向以色列发射了超过2万枚火箭弹,大多数被以色列先进的防空系统拦截,但还是造成了27名以色列平民,5名士兵,11名巴勒斯坦人,5名外国人丧生,受伤人员接近2千人;

公元2008年,以色列总理耶胡德·奥尔默特在巴拉克提出的条件基础上附加了更多的土地给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但仍然遭到拒绝,“土地换和平”计划宣告破产;



和平一再被拒绝

几十年来,阿拉伯世界及巴勒斯坦领导人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与以色列和平相处的机会,也一次又一次地否认了以色列的存在,从拒绝联合国的巴以分治,阿拉伯国家先后五次向以色列发动战争,但都一一被以色列击败。多位阿拉伯领袖表态要将以色列人赶下大海,伊朗领导人誓言要将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以至于以色列不得不采取强硬的先发制人军事战略应对一切可能的生死存亡威胁。巴勒斯坦民众也是在各种极端组织的煽动下,不断延续仇恨思想,并蓄势待发,伺机发动袭击,他们的学校和清真寺常常成为极端分子的仇恨宣传教育机构。







许多巴勒斯坦少年从小在各种军事训练营中被训练为“圣战”分子甚至自杀式袭击者



以色列的安全将受到威胁吗?

虽然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战争蓄意持续潜伏,巴勒斯坦人针对以色列人的各种形式的恐怖袭击几年来很少中断过,但以色列仍然最大限度地保持了国内安全局势的稳定,并保障了游客甚至阿拉伯人的安全。对于长期生活在以色列的人而言,安全并不是一个令人特别担忧的问题,这也是为何许多生活在穆斯林人口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的犹太人越来越倾向于移民回归以色列的一个重要考量,因为以色列比他们现在生活的欧洲国家更安全。



自从美国宣布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后,许多阿拉伯领导人都以安全进行了威胁,以色列也做好了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准备。除了近期耶路撒冷局势需要特别观望,大家完全不必为到以色列的安全局势感到特别担忧。







阿拉伯妇女怒怼以色列军警



耶路撒冷的地位需要被承认吗?

几十年来,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对以色列进行了无数次谴责,其中很多指责是不公的,耶路撒冷自古以来就是以色列的首都,还没有做过任何其他国家的首都,以色列完全有权把耶路撒冷做为属于自己的首都,这不应该由国际社会来共同决定,而由自己来决定。对于一个民族精神的寄托和来之不易的回归,国际社会的承认与否显然不是最重要的。而所谓国际社会都是具有各自的利益诉求,自然无法全然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来处理耶路撒冷问题。



如果大家真的关心中东和平局势,应该也给阿拉伯国家和巴勒斯坦当局施压,让他们放弃一切敌视以色列的政策,回到谈判桌前商量如何和平共处,以色列的和平大门永远向他们敞开。



下面的视频有助于大家回顾耶路撒冷简史:
谁的耶路撒冷?
2017-12-15 23:13:01

博物
博物
冷眼看世界 热心过人生
首页 文章列表 博文目录
给我悄悄话
打印 (被阅读 244次)

十二月六日上午,川普总统宣布,美国政府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城。此举一出,国际上几乎是一面倒的反对之声,而在美国国内则是众说纷纭。他此举的动机和历史背景何在,又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呢?



川普此举是有多方面原因的。首先,他个性喜欢冲突,但是并没有严格的是非标准。一切以赢为准,哪面更可能获胜,就站在哪一边,选择支持强势的以色列是理所当然的。最重要的,这是兑现竞选时对其核心支持者的承诺。川普的支持者是一个五颜六色的大拼盘,其中两股在政治光谱上相距甚远的核心势力是他此举所要讨好的:福音派基督徒 (Evangelical Christians)和极端的亲以色列势力,后者也可以成为右翼犹太复国主义者(Zionists)。无条件支持以色列的一切要求、行动,几乎是这两股势力的唯一交集。当然,川普的支持者也有不少极右的反犹分子,但是这些人对于阿拉伯人、穆斯林更不感冒。实际上,反犹主义(Anti-Semitism)一词的本意就是反对闪族(犹太人、阿拉伯人)。所以反对此举的,基本都属于他的反方阵营。因此,按照他的政治算盘,这一举措所需耗费的个人政治资本无疑很小。










右翼犹太复国主义者



支持以色列,是美国政坛、民间的共识,但是就像其他方面一样,即使这种支持也有左右之分,但与其他社会、经济问题上的左右划分并不一致。



川普家庭的信仰可谓五色斑斓:他本人出身于长老会家庭,现任太太梅兰妮娅是天主教徒,但他最心爱的女儿伊万卡却嫁给了一个现代正统犹太教徒——库什纳,并皈依了犹太教。在信仰上,正统犹太教徒对于守摩西律法,尤其是守安息日,是非常认真的,因此周六川老爹乱发推、惹是生非,女儿、女婿是不可能在身边及时制止的。正统犹太教徒是强烈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尽管驸马爷库什纳在以前一直是民主党,但却与以色列政坛的右翼人物相交甚厚。因此从家庭角度,他的决定顺理成章。



而川普背后的另一个右翼犹太复国主义者,则是另一个前民主党人,大富翁、共和党大金主阿道森(Sheldon Adelson)。对于多数华人,阿道森的名字似乎不是那么响亮。但是,如果说明他是拉斯维加斯、澳门的威尼斯人大赌场以及新加坡滨海湾金沙综合渡假村(Marina Bay Sands)的大老板,读者就不会觉得陌生了。在2016年的大选中,他盖过Koch兄弟和Mercer家族,成为共和党的最大政治金主,既是川普的最早支持者之一,也是川普就职庆典的最大捐助者。与川普的富二代背景、靠真人秀发财的套路不同,他出身于波士顿一个贫穷的东欧犹太移民家庭,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豪,在商场上、慈善捐赠等方面都远比川普名声好得多。他在美国国内政治中基本属于共和党中的温和派、建制派,在涉及以色列时,则总是站在以政坛右翼一方。他在金钱上的支持,对于川普最后的获胜是不可或缺,而川的投桃报李自然也是理所当然。



内塔尼亚胡与阿道森夫妇在一起,2008(Credit:Eyal Warshavsky / BauBau)









福音派基督徒



川普赢得2016总统大选,除锈带摇摆州倒戈的产业工人立下的汗马功劳外,南方白人福音派基督徒替他稳住了右翼的基本盘,也是功不可没的。在川普与福音派之间牵针引线的,就是现任副总统彭斯。



所谓福音派,从字面上讲,就是对传福音有热情、有负担的基督徒,是对于部分新教基督徒的一个没有严格定义的统称,一般是用来与传统的主线派(Mainline)基督徒相区别。在历史上,主线派各宗派是美国新教徒的主流,但最近几十年在神学上趋向自由主义,成员严重流失,实际上成为少数。与此相应的,是当代福音派的兴起,并取而代之成为主流。当代福音派跨越多个宗派,其中较大的宗派有美南浸信会、神召会等。此外,传统主线宗派(如长老会、循道宗、圣公会等)的部分会众、大量的独立教会以及多数华人的教会,也都可以划入福音派的范畴。福音派的特点包括:宣教、传福音的热情高,强调按字面意思解释圣经,在社会价值上保守,在政治上右倾。由于派系混杂,尽管总体上神学观点相对保守,但某些宗派、教会的神学观点却可能又非常自由(如对成功神学的推崇)。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对进化论、科学主义、理性至上的反对,福音派普通会众中存在强烈的反智主义、反理性情绪,尽管其知识层并不是这样。另外,大多数福音派教会互不相属,没有上一级的权威机构,会众中有强烈的民粹主义倾向,即使对于同属福音派的严肃的知识分子、神学家的意见,他们一样罔顾。



在2016的大选中,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对川普的支持率高达80%,远高于其他任何人群。即使在一年后,在其他人群对于川普支持率大幅下滑的情况下,他们的支持率依然保持在60%以上。公平地说,多数白人福音派并不认为川是个严肃、虔诚的基督徒,福音派的旗舰刊物《今日基督教》更常有文章痛批川普,甚至直呼其为“异教徒”[1],但是普通福音派信徒对他的热爱、崇拜,却远超过对于以往任何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总统、候选人。这背后的政治、社会原因已有大量的英文、中文分析文章,恕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



流行于福音派各宗派间的一个神学观点,是所谓“前千禧年主义”( Premillennialism)、“时代论”(Dispensationalism)。时代论者相信,耶稣基督将亲自降临、统治世界一千年,在末世时将发生大灾变(Tribulation)、哈米吉多顿大战(Armageddon)、教会和信徒被提升。以色列复国和犹太人回归应许之地,就是诸多末世事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值得一提的是,在伊斯兰教义中,同样也有对哈米吉多顿大战的预言。前些时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北部建国,即为此战做准备。



“时代论”的观点,导致了在美国福音派中基督教锡安主义(Christian Zionism)的流行,其政治诉求则表现为对现代以色列国家的全力支持。他们根据《历代志下》中所罗门转述上帝的命令,“选择耶路撒冷为我名的居所”,认为耶路撒冷应该是现代以色列的首都。关于基督教锡安主义的历史与现状,读者可参见临风的文章[2]。



由于福音派会众中普遍的反智倾向,他们对于圣地历史、现状的了解往往很偏狭,很多人简单地将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与穆斯林等同,既不知道当地阿拉伯基督徒的悠久历史,更不关心他们在阿以冲突中的困难处境。有一件事很能说明这种情况:当美国人发现耶路撒冷圣公会主教 Riah Abu El-Assal的巴勒斯坦基督徒身份时,他们好奇的是他是怎样“皈依”基督教的![3] 这些人最关心的,是怎样“促成”耶稣的早日再来,川的政令迎合的正是这一诉求。



需要指出的是,在整个基督教世界,不论是罗马天主教、东正教、科普特教会,还是其他新教教派,压倒多数的观点是反对川普的这一政令的。可以说,美国福音派对此事的疯狂是基督教世界的一朵奇葩。



耶路撒冷老城犹太人定居点(Credit:Sam Rohn)









耶路撒冷的历史



耶路撒冷作为三大亚伯拉罕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共同圣地,有着漫长而复杂的历史。公元70年,在第一次犹太战争中,第二圣殿被毁,耶路撒冷城也被罗马将军提多夷为平地。后来,罗马人在原地重建起希腊-罗马式的新城,而犹太人则在五百多年内被禁止进入耶城,唯一的例外是每年的禁食节(Tesha B’Av)那天。在公元四世纪罗马帝国基督教化后,耶城和巴勒斯坦的居民以基督徒为主,而犹太人口逐渐向世界各地流失。



在公元七世纪初的拜占庭-波斯的拉锯战中,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一度协助波斯人围困、攻陷耶城。但是,只有到了公元638年,等到阿拉伯穆斯林从拜占庭手中夺取了耶路撒冷,犹太人才得以再次进入耶城。从此,耶城就有了一个阿拉伯名字--阿尔库德(Al-Quds),即“圣城”之意。在整个中世纪,耶城多次在阿拉伯人、突厥人、十字军、鞑靼人之间易手,直到最后为奥斯曼帝国统治(1517)。多数时间里,城中的穆斯林、基督徒、犹太人之间和平共处,几大宗教的信徒都能够自由前去朝圣,耶城统治者也借朝圣客旅获利。但是,由于外来势力对控制权的反复争夺,它的居民经过多次洗牌,其中最大的几次发生在十字军东征前后。



1099年,刚从塞尔柱突厥人手中夺回耶城的法蒂玛哈里发,将城中的土生基督徒全部赶出。不久,十字军攻下耶城,屠杀了城里几乎全部的穆斯林和犹太人,然后从欧洲、非洲、西亚各地输入大量各宗派基督徒,并将这里作为新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国的首都。1187年,萨拉丁从十字军手里将它夺回后,穆斯林和犹太人才被允许再次返回耶城。城中的东方基督徒被允许留下,西欧来的基督徒则被驱逐。1244年,同为穆斯林的鞑靼人攻入,城中基督徒被灭绝,犹太人被逐出。在1247年鞑靼人被萨拉丁的后人赶走之后,基督徒和犹太人才慢慢返回。



圆顶清真寺(黄色)以及穆斯林区(蓝色)、基督徒区(黄色)、犹太人区(绿色)、亚美尼亚区(紫色)(Credit:BBC)


从1492年犹太人被从西班牙逐出后,欧洲的犹太人开始小批地迁往巴勒斯坦定居。但直到十九世纪前期,耶城的居民仍以阿拉伯穆斯林和基督徒为主。犹太人的大量迁入耶路撒冷,开始于十九世纪埃及阿里王朝对于耶城的十年(1831-1840),成规模于1880年代。先是北非的犹太人,后来欧洲(尤其东欧)和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接踵而至,开始在老城以外开发新区,犹太人逐渐占据耶城当地人口的多数。新迁入的犹太人与当地的阿拉伯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的矛盾开始加剧。



1917年是耶城现代史上关键的一年:英军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取了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英国政府发表了支持建立犹太人之家的《贝尔福宣言》。此后,耶城人口、面积急剧膨胀,犹太人加速迁入巴勒斯坦,当地的种族冲突也随之加剧,发生了1920和1929年两次阿拉伯人的暴动。



1948年,在以色列建国后爆发的第一次阿以战争中,以色列控制了西耶路撒冷,约旦则控制了包括老城在内的东耶路撒冷,双方分别赶走自己控制区内的阿拉伯人或犹太人居民。以色列宣布耶路撒冷为其首都,约旦则兼并东耶路撒冷,并宣布为第二首都。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以色列从约旦手中夺取东耶城,对东、西耶路撒冷统一管辖,后来(1980)正式兼并。但是,这一次以色列没有驱逐当地的阿拉伯人,而是给予他们永久居住权,并允许成为以色列公民,这种情况基本保持到今天。



在几十年的阿以冲突中,巴勒斯坦基督徒处于一种受到两面夹击的尴尬处境,占当地人口比例从1922年的9.5%降至如今的1%左右。基于民族认同,由于被以色列从家园赶走,很多基督徒战斗在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的第一线,如巴解组织的著名女发言人阿什拉维女士即是一例。但是那些留在以色列境内未被驱逐而成为其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却又享受到很好的宗教和政治自由。









以色列的两难处境



一个国家选择哪个城市为首都,本来完全是内政问题,但是如果该城市的主权归属未定,这就是国际问题了。



1947年,英国结束对巴勒斯坦的托管,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分治方案,建议将巴勒斯坦一分为三:鉴于耶城特殊的宗教地位,在阿拉伯国、以色列国之外,特设耶路撒冷国际市,受国际监管。但是,随后的阿以战争使这一计划泡汤,耶路撒冷和原划为“阿拉伯国”领土的许多地区都为以色列占领。在1993年的《奥斯陆协议》鉴定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作为缩水版的“阿拉伯国”(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合法过渡政府的地位,得到以色列政府的承认,但是以色列依然在军事、经济上控制着巴勒斯坦自治区。因为双方在被占领土犹太人定居点、东耶路撒冷归属的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始终无法建立。



对于阿以冲突,因为利益、立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是会完全不同的。但是即使从偏向以色列的角度看,目前的冲突也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



在被占的约旦河西岸,以色列多年建立了大量的犹太人定居点。聚居点间以公路连接,与巴勒斯坦人间以高墙分割。有人形容,被占的约旦河西岸就像一片瑞士奶酪 —— 犹太人定居点得到的是奶酪部分(土地、水源和古迹),被围在高墙内的巴勒斯坦人则只得到空洞。巴勒斯坦自治区无法在经济上自立,人们只能靠去以色列打工来维持生计,对以色列的不满、仇恨只会不断积蓄。对于一个民主国家,这种占领状态是违反其基本理念的,也无法赢得国际社会的认可。



那么,如果以色列将巴勒斯坦全境正式兼并呢?这片土地上的几百万巴勒斯坦人是不可能被驱赶到别的国家的,只能变成以色列的永久居民或公民,那么犹太人、阿拉伯人将各占以色列人口的一半。1967年时,东西耶路撒冷合并时,犹太人口比例为74%,而2010年则降为64%,背后的原因就是生育率的不同。这后面隐含的政治前景是以色列当局所不愿看到的。



以往的美国政府对于以色列的这种两难处境非常清楚,尽管在各方面支持以色列,但还是认为让巴勒斯坦单独建国是各种选择里最佳的一种,而巴勒斯坦人所梦寐以求的首都就是东耶路撒冷。



如今,川普政府放弃了中立调解人的资格,完全站在了以色列一边。下一步会如何发展,没人能够预计。从时间、地理环境和人口来看,长远的优势还是在阿拉伯人一方。尽管由于多方面原因,阿拉伯国家的政府在短期内奈何不得美国和以色列,但是阿拉伯、伊斯兰世界民众对美国的敌对情绪必然不断增长,中东火药桶只会越做越大。阿以冲突将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7/november/trump-stephen-mansfield-why-so-many-conservative-christians.html

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E1NTc4Nw==&mid=2655634067&idx=1&sn=22d1a576d8d0bbcdc854531352b5ccd8&chksm=bd317ef78a46f7e1eef153142b85d574b048aa31d9d082582b3a4b68821f59eb4823ac71011a#rd

www.middleeasteye.net/news/prophecies-and-politics-how-us-evangelical-christians-pushed-jerusalem-move-2029225819

www.cbsnews.com/news/christians-of-the-holy-land/





[分割线]



作者:京宁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smilhaNew at 12/16/2017 06:28 快速引用
曹长青:美国承认以色列首都是里程碑
2017-12-10 23:20
来源:
长青论坛
作者:
曹长青

美国总统川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成为全球新闻,并引起很多阿拉伯国家的反对,甚至有批评者认为,会惹起新的全球反美浪潮。但实际上,川普总统的这个决定,是个尊重现实和真实的正确决定,更是一个勇敢的决定,而且对促进中东和平,尤其巴以协议,具有新起点的意义。

耶路撒冷是很久以来有争议的城市,因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声称拥有这个城市。对于犹太人来说,耶路撒冷就是他们祖先的圣地,3000年以来都是犹太人的首都!说三千年,是从《圣经》记载的时代就开始的。无论你怎么看待《圣经》,它记载的是犹太人的历史、犹太人的故事这点无法否认。

从现代政治角度,1947年联合国通过决议,同意以色列建国时,以色列就把耶路撒冷视为自己的首都。联合国把它定为“托管地”。但在以色列建国第二天,就遭到周边五个阿拉伯国家(埃及、伊拉克、约旦、叙利亚、黎巴嫩)及巴勒斯坦游击队的联手入侵,要把以色列这个新生国家消灭在襁褓之中。如果不是以色列人全民皆兵、同仇敌忾、有智有勇,这个国家当时就被灭掉了。当时五个阿拉伯国家总人口4千万,而以色列只有60万人,是66分之一,这绝对是一场以大欺小的凌弱战争,更是一场赤裸裸的侵略战争。五国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不让这个国家存在!

所以,看待中东问题,尤其是巴以冲突,必须首先重视这个事实:专制、野蛮、以大欺小的阿拉伯国家们,当年侵略以色列,而且一直以来要把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用武力灭掉!

以色列人用他们的智慧,以少胜多,在1948年打赢了第一场反侵略战争之际,把他们视为自己首都的耶路撒冷占了一半(西城区)。东耶路撒冷被约旦占领。

后来1967年的“六日战争”,又是这五个阿拉伯国家要联手入侵,以色列面对群敌,先发制人,打败了这五国(同样加上巴勒斯坦游击队)的第二次侵略企图,随后占领了整个耶路撒冷。

1973年10月战争,是埃及和叙利亚等联手进攻以色列,结果又被打败,以色列乘胜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叙利亚的戈兰高地、约旦当时占有的约旦河西岸,以及当时在埃及控制下的加沙地带(也称“加萨走廊”)等。以色列并没有因为打赢反侵略战争就霸住这些土地不退还,而是采取“土地换和平”的政策,只要你们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允许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生存(多么低微的要求),我们就把土地还给你们。后来埃及承认了以色列,以色列就交还了西奈半岛。约旦跟进,也拿回约旦河西岸。叙利亚一直不承认以色列,想退还给他们“戈兰高地”也没有办法。

以色列占领了整个耶路撒冷,并把它作为首都,除历史原因外,也是阿拉伯国家的多次战争和侵略造成的。

川普总统的决定不是个人的心血来潮,而是尊重和看重这些真实、现实,以及犹太人祖祖辈辈在耶路撒冷生活的历史。耶路撒冷是全球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认定的信仰中心的“圣城”没错,但无法否认的事实是,基督教是从犹太教衍生的,而伊斯兰教又是从前两大宗教中发展出来的。犹太教是根。在希伯来圣经中,耶路撒冷被提到过700多次。所以犹太人,犹太教,耶路撒冷,有历史的联结性。而且全球三座宗教圣地,阿拉伯人已经拥有了两个:麦加、麦地那,那么犹太人作为三大宗教最早的创始者,拥有一个(耶路撒冷),一点也不过分吧。

所以,无论从宗教历史的角度,从犹太人曾流离世界直到在联合国决议下建立自己新国家却立即遭到周边五个阿拉伯国家侵略的角度,从过去几十年来极端伊斯兰分子都想灭掉以色列的角度,都可以明白,为什么犹太人一定要把三千年来他们祖先认定的圣城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的首都。以色列人民不仅是对抗那个专制独裁占主体的“阿拉伯联盟”(22个成员绝大多数都没有民主选举)的包围打压,更是勇敢地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和民族尊严。正如一位美国政府官员所说的,川普总统关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决定是对“七十年老事实”的“诚实”承认。

同时,川普总统此举也是兑现两个诺言,一是他自己竞选总统时说要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承诺,二是美国人民对以色列人民的承诺。无论是同为保守派的布什父子总统,还是左翼民主党总统克林顿以及奥巴马,都在竞选时做过这种承诺,但这四位总统当选后全部都食言不敢兑现。只有川普总统,说到做到!

美国人民对以色列的承诺也早已存在。早在1995年国会两党议员就高票通过议案(参议院93票支持、5票反对;众议院374票支持、37票反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决定把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但是美国过去20多年来,从克林顿到布什父子,再到奥巴马,哪个总统都不敢执行国会的决议。只有川普总统敢于把美国国会当年的议案付诸实施。国会代表的是美国人民,所以川普总统这个勇敢的决定是实施国会决议的正确决定,更是维护美国的尊严和承诺的决定!

虽然阿拉伯国家多数都反对,但这个大局无法阻挡。中东主要大国沙特阿拉伯的国王萨勒曼表面反对,但不会采取反美行动,因为萨勒曼国王和王子都是亲美派。在中东的地缘政治中,沙特阿拉伯和伊朗是死对头,无论黎巴嫩的极端伊斯兰组织真主党,还是巴勒斯坦的同类武装团体哈马斯,都得到德黑兰的支持。在这种背景下,沙特阿拉伯不会真心去支持声称拥有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另外萨勒曼指定的接班人、他的王储儿子默罕默德,正在进行反腐和权力斗争,已有数百名王公贵族和前部长等官员被逮捕。这个亲西方的小王子默罕默德,目前领导着一场决定沙特阿拉伯前途命运的重大改革,在这个关键时期,沙特阿拉伯更需要美国的支持。川普当选总统后的首次中东之行,第一站不是美国的最亲密盟友以色列,而是沙特阿拉伯,可见川普总统对萨勒曼国王的重视。而如果没有川普的支持,沙特阿拉伯绝不会敢于联合埃及等八个中东国家,经济制裁跟随伊朗的卡塔尔,至今仍封锁沙特跟卡塔尔的边境。在这种背景下,更不存在沙特阿拉伯真心反美、反川普的情形。

同样,拥有中东最多人口(八千万)、最强大军力的埃及,其将军出身的塞西总统也是亲美派。而且塞西总统的主要敌人是极端伊斯兰主义的穆斯林兄弟会,这个穆兄会得到巴勒斯坦哈马斯的支持,黎巴嫩真主党的支持,背后的大金主和后台是伊朗。所以,埃及同样不会因川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而跟美国真正作对。更不要说埃及得到美国的大量军事援助,埃及军方与美国五角大楼关系密切,而塞西原是埃及参谋总长。

中东的另一重要国家约旦,执政者更是以亲美著称。当年老国王侯赛因去世时,美国当任总统克林顿和前总统卡特等,都赶去约旦参加了他的葬礼,以报答感谢这位老国王实行开明亲美的政策,包括亲以色列的政策,促进中东和平进程的贡献。现在老国王的儿子、英文跟美国人一样流利的阿卜杜拉国王,比他父亲更加亲美和开明。这种背景决定约旦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真正反美。所以说,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公开反对川普的决定,只是做个样子给阿拉伯世界看,而不是真心要反美。

在穆斯林国家中,目前反应最强烈的是土耳其和伊朗。但是偏执伊斯兰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尔只是威胁要与以色列断交;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土耳其总统不敢跟美国叫号,去威胁人家以色列,明摆着的虚张声势而已。而伊朗,即使其整个毛拉政权都反对,美国也不会在乎。当然可能会有些反美骚乱或抗议什么的,但不会有大的风浪。毕竟这不是耶路撒冷在美国手里交给了以色列,而是过去50年(从1967年的六日战争后算起)都在以色列手里;以色列的最高立法机构国会,最高法院,总理办公地,都设在耶路撒冷。它是以色列的首都早已是事实,只是美国承认了这个事实而已。

而且如果从1948年五个阿拉伯国家入侵以色列(被打败之后以色列占领了耶路撒冷西城)算起,以色列拥有和管理耶路撒冷已有近70年的历史了!以犹太人对耶路撒冷的特殊迷恋和历史宗教情结,“无法想象一个没有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国。”《圣经》里就有诗篇记载犹太人的这种情感:“耶路撒冷啊,我如果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如果我不记念你,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前者指丧失工作能力,后者指丧失说话能力)

其实当时联合国决议耶路撒冷为“托管地”,就是一个糟得不能再糟的决定。可想而知,如果过去70年耶路撒冷真是由联合国这个官僚机构管辖,那必定是这个城市的灾难。这个充满宗教纷争、政治对立、种族对抗的近百万人口的城市,会是第二个黎巴嫩,会成为废城。而在以色列人占领、管理(更是建设)下的耶路撒冷,成就了这个城市,成全了这里的人民。否则这个宗教圣地就可能是第二个加沙地带(加萨走廊),成为恐怖分子的基地,给中东、给世界带来灾难。任何去过耶路撒冷城的游客都可以看到,以色列建筑的那个长达700公里的高墙,挡住了以色列境外的阿拉伯恐怖分子的可能袭击和涌入。高墙内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边是民主、自由、繁荣、富有、高科技、平均教育水平极高的以色列,一边是没有选举,没有自由,贫穷,落后,女人还要把脸蒙起来的巴勒斯坦管辖区。所以,仅仅是从这个角度,耶路撒冷属于以色列是造福那个城市的人民!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和现实面前,再让以色列人把耶路撒冷拱手让出来,送给巴勒斯坦人(做他们声称的首都),是完全、完全没有任何可能性的!所以,美国总统川普这个时候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等于是把事情挑明了,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们、哈马斯们就不要再幻想了;如果想要中东和平,想巴以和解,就要在这个基础、这个现实面前起步!

以往以色列跟巴勒斯坦的和谈,阿拉法特们一直用耶路撒冷做筹码,拒绝签署协议,包括当年在美国大卫营,巴以签署和平协议,就因为巴解主席阿拉法特坚持在耶路撒冷归属上不让步,而功亏一篑。现在美国承认,等于让巴勒斯坦当局死了心,要在这个新的现实面前来谈判。美国采取尊重历史的现实主义态度和政策,可能是一个新的起点,用川普总统的话说,是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可能对中东和平,尤其是巴以和谈带来新的转机。

对美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来说,让他们看到川普总统又兑现了一个他的前任们都无胆无能实施的承诺,这不是一个只要守住权力的政客,而是一个真要做事情的美国总统。

2017年12月8日
smilhaNew at 12/16/2017 06:40 快速引用
[Time : 0.03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39.5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