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江:中国不可能超越西方 3/17/2018 19:08
王玉江:中国不可能超越西方
发表于 2018 年 03 月 17 日 由 辰思

四十年前,中国吃饭要粮票,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人无不为之欢欣鼓舞,不少人认为,中国很快就会超越西方。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我们培养不出杰出(科学)人才。杰出人才一定要由外国人来培养,就意味着中国在科学领域不可能超越西方,而科学的先进与落后是衡量一个国家先进与落后的重要标准。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中国至今也不知道答案。其实我们只要认真地排查中国和外国的教育有什么不同,就一定能找到答案,但是,我们就是不认真。

中国教育和外国教育,最大的不同是使用的文字不同,这一点,很多人都视而不见。文字是人类思维的工具。全世界识字的人,现在都使用第二代文字(字母文字)思维,只有我们执迷不悟,还在坚持使用原始的第一代文字(汉字)思维。

一个人使用第一代文字思维,是不可能创造科学理论的,原因是第一代文字的单位,数量有限。文字的单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单位的数量决定了人类思维使用的概念的数量。只有思维使用的概念达到了一定的数量,人类才有可能创造科学理论。

中国语言学界目前还不知道中文的单位是什么,当然也就不可能比较,使用中文思维的概念,和使用字母文字思维的概念,有什么不同。很多中国人以为,老外有一个新概念,只要翻译成中文,中文就有了这个新概念。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使用汉字的中文,不论是音译,还是意译,都不能准确翻译字母文字的新概念。

字母文字之间翻译新概念,不是音译和意译,而是直接引用和转写。只有直接引用和转写才能准确翻译新概念;只有直接引用和转写,翻译的新概念才能和原来的概念一致。

目前中国语言学界只有少数人能分清楚音译transcription和转写transliteration。如果你搞清楚了音译和意译,与直接引用和转写的区别,你就会明白,汉字是一道无形的墙把我们的思维和世界隔开。直接引用和转写,和音译和意译的区别,请参考我的文章《闲谈翻译》。

只使用汉字的人是不可能创造科学理论的,过去没有一个人使用汉字创造过科学理论,这是事实fact。现在中国人只有到了外国,使用外国的字母文字才有可能创造科学理论,这就是中国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根本原因。

如果不是西方,至今我们还不知道科学是什么。现在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不使用字母文字,我们只能跟在西方后面前进,中国不可能超越西方。

参考:

王玉江:中国落后的根源 一一知识与文字hx.cnd.org/?p=148332

王玉江:文字的升级换代hx.cnd.org/?p=149160

王玉江:闲谈翻译hx.cnd.org/?p=150166



作者投稿
维立:江俊辉会是下一个骆家辉吗?
发表于 2018 年 03 月 12 日 由 辰思

1996年,骆家辉(Gary Locke)赢得华盛顿州的州长选举,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州长。担任两任州长卸任后,骆家辉于2009年被奥巴马总统委任为商务部长,又于2011年被派为美国驻中国大使。在美国政坛上,骆家辉是华裔美国人中最耀眼的政治明星,被很多华人引以为骄傲。

今天,又有另一位华人政治家,希望步骆家辉的后尘,成为一个人口众多、经济力量雄厚的大州的州长。这就是正在竞选加州州长的江俊辉(John Chiang)。但是,江俊辉会是下一个骆家辉吗?

江俊辉出生于纽约的台湾移民家庭,在芝加哥长大,毕业于南佛罗里达大学金融系,后来又在乔治城大学主修法学。江俊辉的政治生涯开始于加州审计长办公室,后来数次参选审计长和财政部长,每一次选举都获胜。现在他是加州财政部长。

2016年5月,江俊辉宣布竞选加州州长。在江俊辉之前,已经有加州副州长和旧金山前市长纽森(Gavin Newsom)宣布竞选州长,之后洛杉矶前市长维拉戈沙(Antonio Villaraigosa)也宣布角逐州长之职。在这三人之外,还有另外几名民主党籍和共和党籍的候选人,但从民调、筹款等各方面观察,只有这三人有获胜的希望,其中纽森赢的可能性最大。

在上周末举行的加州民主党代表大会上,纽森得到最多党代表的支持,支持率39%;江俊辉的支持率居第二位,为30%。加州初选将于六月举行,得票最高的两人将参加11月的普选。如果民主党内投票结果与6月全民初选的结果吻合,江俊辉与纽森将进入11月的决赛。因为江俊辉是远比纽森温和、中立的候选人,必定得到更多中立、保守选民的支持,战胜纽森、成为下一个骆家辉很有希望。

但江俊辉也有一个致命弱点,尤其是和纽森和维拉戈沙相比,就是在一般民众中知名度比较低。虽然他在党代表大会上得票第二,在一般民调中还是很难超过维拉戈沙。民主选举不是选秀,也不应该是选秀,但知名人士占尽便宜却是不争的事实。江俊辉在州政府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经验,但他的工作多在幕后,在大庭广众抛头露面和在媒体曝光的机会远不如两个大城市的前市长多。这让我想起不久前去世的旧金山市长李孟贤。李孟贤也是熟悉市府运作的有能力的实干家,但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也因为华人普遍的谦卑低调务实不张扬的个性,他的曝光率、知名度并不高。只是前市长另就高职,任命李孟贤接任,而李孟贤又在市长的位置上做出成绩,才让一般大众认识到他的能力,在下一次选举中大获全胜。

我打算在初选中投江俊辉一票。我不是民主党人,也不是共和党人,是标准的中间选民。在加州的选举中,如果候选人的能力、人品、政策都基本符合我的预期,我通常偏爱共和党。加州的风气已经非常开放,各项政策都走在时代的前列。这虽然不见得是坏事情,但社会的变化不必过于迅疾,有时候放慢脚步是应该的。共和党籍政客在加州这个环境中,就是给各种偏激减速的刹车板。而且作为典型的华人,我也希望政府财政保守,量入为出,不要好大喜功,寅吃卯粮,在这一点上也是共和党比较稳妥。所以,在2010年的州长选举中,在Jerry Brown和Meg Whitman之间,我投了Meg Whitman一票。

但选举是普通公民拥有的最直接、最有效地参与政治生活、影响社会走向的机会。选举的最主要的目的,是选出对社会、对我们自己和自己的社区最有利的人选。通过投票的方式发牢骚,表明立场,发泄怨气,给某些政客、某些政党一点颜色看看,不是不可以,但应该是次要的,第二等的目的,其重要性远在第一个主要目的之后。因为这个原因,我只会把我的选票投给有希望当选的人。如果最有希望当选的两个人我都不喜欢,我也会投给对社区和社会危害比较小的那一个。这也是为什么,在总统选举中我不赞成把宝贵的一票投给完全没有希望的第三党。因为这除了表明自己清高、出污泥而不染、谁也看不起之外,对影响选举结果没有任何意义,等于主动放弃了参与的权利。相反,很多朋友虽然两个主要总统候选人都不喜欢,还是捏着鼻子投了他们当中一人。我虽然不一定支持他们的候选人,但非常赞赏这种态度。

江俊辉当然不是一个要捏着鼻子才能投他一票的人。他在加州政府工作多年,跟很多州长共过事,熟悉政府的运作,在任期间工作成绩有口皆碑;他在各种社会议题上的立场虽然跟民主党的主流理念没有大的冲突,但并不是推行各种激进理念的急先锋,顶多算是一个温和派;他行事风格稳健,为人诚实严谨,坚持原则,符合我做人的风格;更重要的是,江俊辉这么多年都是加州管钱的大管家,在财政上远比大部分民主党人保守。因为所有这些原因,我觉得他是能力、人品、政策都符合我预期的人选,要投他一票很容易。

江俊辉的华裔身份也不能忽视。我不会因为一个候选人是华裔就自动投他一票,毕竟华裔当中也有各式各样的人,要获得我的选票,还是要在理念上得到我的认可。但在所有基本条件都满足的情况下,我确实更愿意帮助一个华裔候选人。理由很简单,这对我们华裔社区有利。比如说,华裔普遍被认为领导能力不足,这跟我们华人参政、担任要职的人数不多是有直接关系的。我们华人重视教育,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名牌大学,并且在为这个过程中的不公做各种抗争。我非常支持这些为自己争权益的行为。但事情的另一面是,顶尖名校比如说哈佛大学已经有20%的亚裔学生,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华裔。如果我们华裔子弟从名校出来后,成为社会栋梁和领袖人物的只是凤毛麟角,在顶尖名牌大学的比例实在很难再有突破。

正如江俊辉在一个筹款会上所说的,我们华人被认为是模范少数民族,但也被认为缺乏领导才能。这种想法存在一天,对我们华人和华人的孩子就一天不利。华人刻苦勤奋,任劳任怨,生活不是富裕也是小康,但家喻户晓、一呼百应的领导人很少。骆家辉已经淡出政治舞台,李孟贤也英年早逝。江俊辉站出来竞选加州州长,是目前参政的华人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现在社会上出头露面的华裔面孔非常少,我们的孩子需要多看到几个跟自己背景类似、懂得自己的文化和挣扎的人的成功的例子,激励他们树立高远的理想,取得更大成就。我知道鼓励大家投票给自己族裔的候选人可能不算政治正确,但在民主社会,争取自己的私利,为自己的权益发声,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听说有些华人反对江俊辉,是因为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亚裔细分法。我也不支持亚裔细分。把肤色完全从政治决定中剥离开来的大同世界是一个理想,虽然一时做不到,也没必要把人按照出生地、族裔分得越来越细。即使不幸的人需要帮助,也不应该跟他的族裔有关系。加州的“亚裔细分法案” AB-1726刚出炉时受到华人社区的强烈反对。去掉在教育领域搜集这些数据的条款后,AB-1726得到了两党的支持,就连最先跟华人社区站在一起反对AB-1726的州参议员Bob Huff,以及目前在竞选州长的共和党籍州众议员Allen Travis,都投了赞成票。微信中流传的一个对照表说,江俊辉支持细分,而Allen Travis反对细分,这里显然有基本的事实错误。我听说江俊辉不反对亚裔细分。但他是财政部长,不是议员,他的责任不是投票立法,而是执行议员通过的法令。所以即使是反对亚裔细分的人,也不必把这个账算到江俊辉头上。

所以,江俊辉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骆家辉?答案在每一个人手中的选票上。我有时候也想,如果我不去投票,难道会对选举结果有任何影响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少了我这一票,世界照常运转,太阳依然从东边升起,选举的结果出来,谁该当选照样当选,谁选不上照样选不上。但奇怪的是,虽然我一个人这么想无伤大雅,如果每一个人都这么想,民主制度就会轰然倒塌。民主也是一个自证预言的过程,你认为它有效,积极投入,认真参与,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影响它的进程,它就有效。历史就是这么创造出来的;但如果你认为它没用,是官样文章,是虚伪的幌子,是人家的游戏,不外乎是为了宰割和玩弄我们平民百姓,于是愤世嫉俗,拒绝参与,那么民主也差不多真的就是你想像的样子。我在中国从来没有见识过投票选举,来美国又变成美国公民后才有投票权,而中国距离普通公民可以投票选举还有十万八千里,而且距离这个目标甚至越来越远,这让我更加珍惜自己手中的选票。

六月举行的加州初选是开放式选举,不分党籍,每个人都可以投两党的候选人的票。以前民主党、共和党各选出第一名来参加11月的普选,现在是所有候选人中得票的前两名的名字印在11月普选的选票上。如果江俊辉在初选中得票超过维拉戈沙,他就可以参加11月的普选;因为他中立务实的形象,和纽森这个强有力的对手竞争不是没有赢的希望。但不管你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是不是支持江俊辉,都希望参加六月的初选,用你手中的一票,来影响加州州长的选举结果,不管是间接地,阻止加州在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还是更加直接地,让加州走在你最希望看到的那条路上。



作者投稿
smilhaNew at 3/18/2018 05:29 快速引用
[Time : 0.02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36.9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