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元凯:美国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8/22/2018 08:10
温元凯:美国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21 日 由 thchen

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这是个中央领导人向我提出过的问题,但是我的回答还不够好,今天我可以回答的比较好。

美国的人口只占全世界5%,但是美国人消耗了全世界25%的资源;美国掌控了全世界60%的金融。还有一个数据,我相信大家从来不会在中国任何一张报纸领导人讲话书本文件上看到过,那是我计算出来的——我认为美国掌控了全世界70%的高端人才。当然我们这些人要把国家政府社会研究,美国怎么吸引全世界的人才,美国的大学机构研究机构怎么鼓励创新创业、白手起家、包容。

我有一个讲演非常受欢迎,讲了十年,叫诺贝尔奖是怎样炼成的。我收集了1901年到2017年全世界一共出了六百十八个诺贝尔自然科学奖,总结了诺贝尔奖的五大规律。

第一个规律,美国德国英国三个国家占了全世界诺贝尔奖的90%以上,美国就占了二战以后全世界诺贝尔奖的70%以上。也就是说今天世界上得诺贝尔奖70%是在美国上班的,在美国的大学研究机构和企业实验室工作的。中国只有一个,而且已经是一个84岁的老太太。中国今天不是很有钱吗?不是有的时候也挺骚包吗?为什么我们不能在3万亿的外汇储备中间,拿出个300亿来请一百个诺贝尔奖得主到中国来工作,这件事情可行不可行?每个人三个亿,那些搞理论工作的也不要三个亿几千万就可以。来干什么?来当大学的校长。他们至少比现在中国的大学校长更有权威一点吧。来当研究所的所长,至少我们中国科学院近一百个研究所没有得诺贝尔奖当所长,来创办新的大学,新的研究所,有没有可能呢!

当然问题来了,他们如果到我们的大学当了校长,那我们的党委书记该怎么办?谁说了算呢?会不会就没有党的领导了?这就是对我们改革深化的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二个规律,世界排名前20名的大学占世界诺贝尔奖的90%以上。第一名哈佛大学先后出了151个诺贝尔奖,第二名哥伦比亚大学先后出了101个诺贝尔奖。第三名英国古老的剑桥大学出了91个诺贝尔奖。第四名,芝加哥大学89个,第五名,麻省理工87个等等。那中国的大学在哪里?

第三个规律,这些大学有一些著名的实验室,现剑桥大学有名的卡文迪许实验室,出了29个诺贝尔奖。我们华为算很牛了,研发上投入了大量的钱。任正非是非常重视研发人才的,但是这样的距离,恐怕还有遥远的路程要走。德国的古老格林科大学出了45个诺贝尔奖。丹麦算个小国吧,但是出了一个伟大的原子物理学家,带领的哥本哈根学派,出了12个诺贝尔奖。

第四个规律,诺贝尔奖30%是是师徒相传的,他有阶梯效应,他有传承,最长的传承五代人。我们国家建国以来的各项政治运动,反右、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把大学研究所搞了个天翻地覆,很多著名的教授甚至自杀身亡。我们还能有这样的五代传承吗?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进行更加深刻的反省。

第五个规律,犹太人占诺贝尔奖35%。有人统计了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一百项发明,从1900年到1928年中国一项也没有,大家想想1900年到28年我们中国在做什么?1928年到1957年出了一项,60年代前半部分好一点,出了三项,1963年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创造了世界首创的断手再植。1964年,农技校教师出身的袁隆平发现了杂交水稻。1965年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发明人工合成胰岛素,开创了人工合成生命的进程。但是大家注意,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直爆发到现在,中国就再也没出过一项被称得上伟大发明的科学发现。

又有人统计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家,请注意,不是科学家,而是发明家。从公元前287年阿基米德开始算,2000多年中国居然只能排进去一个人,那就是一千多年前东汉的太监蔡伦发明的造纸。近500年,近200年,近100年,近70年,近40年,中国没有一个人可以排到这张表上去。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伟大的发明家谈什么创新?我们眼睛里看到的所有现代物质文明都是西方发现。所以说老实话,这几张表该不该贴到我们的科技部长的家门口?该不该贴到教育部部长的走廊里?贴到每一个大中小学的画廊里面?希望在什么地方?希望呢已经不是我们这代人了,希望只能在下一代。所以我们要推动教育创新,教育改革得真正的用意就在这里。

我们看看最新的世界最好的20名大学,美国占了16所,英国占了三所。那么中国的大学在哪里?最新的排行榜,清华大学排49名,北大排72名,浙大125名,上海交大137名,也就是说,我们的一流名校排不到全世界的前位。

我是个蛮喜欢看电影的人,我发现美国人拍了很多科幻片,而国内电视上最喜欢放的是帝王片,这就是中美文化的不同,美国人喜欢科幻创新,美国的科技大佬都是科幻迷,那中国人喜欢研究的就是权力斗争,怎么勾心斗角,怎么拉帮结派怎么整人,这就是我们值得应该反思的问题。
拂花:这才是美帝长盛不衰的秘密
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20 日 由 siyu

8月伊始,土耳其遭美帝经济制裁三连击,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应声狂跌,上周五一天狂跌18%,今天亚市开盘,再度暴跌10%,至此今年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已暴跌50%,等于凭空蒸发了一半的GDP。

身为美帝北约盟友之一的土耳其,之所以落到了今天被美帝制裁的地步,仅仅是因为一个人,一个名叫安德鲁·布伦森的美国人。为了营救这位被土耳其当局拘禁的美国公民,美帝痛下杀手,狠狠教训了自己的盟友。

看到这里,有瓜友可能不太理解,为了一个平头百姓值得如此大动干戈与盟友撕破脸吗?如果把土耳其逼急了,叛出北约,和一直在寻求与战略桥头堡土耳其结盟的老毛子牵手怎么办?美帝ZF这是搞么子呢,还有没有大局观和战略思维了?换作大国ZF,就绝对不会这么冲动,这么图样图森破。譬如,我们两名同胞在巴铁遭绑架并遇害,有关方面就顾全大局冷处理了,显见得为了两条人命损失盟友划不来。

这么想的瓜友,多半读不懂美帝,更理解不了文明。正如上次我写了《伞下的普大帝,雨中的女总统》,有读友给我留言说后来人人都有伞了,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我回答说:“文明就在几分钟。”

暴雨突降,若先给灵道撑伞,火势突起,必然会让灵道先走。两者实乃异曲同工,体现的都是權力优先、他人靠后,对方是小学生是祖國的花朵又怎样,在生命的天枰上和权力同称根本无足轻重。只要几分钟,女总统被淋成落汤鸡,而小学生葬身火海里,这就是丛林规则下的弱肉强食,与文明显然背道而驰。

泰坦尼克号上的男人们把妇孺与老人送上救生艇,自己一个个淹没在海水中,这是文明。为了救回一名被外國ZF非法拘禁的本國G民,老川拼了,美帝拼了,这也是文明。

从1993年至2018年,中国至少有5亿新生儿接种了乙肝疫苗,意味着已有五亿人免受乙肝之苦。但直到疫苗之殇前,绝大多数人国人并不知道,在我们战胜乙肝的背后,是一家美國公司默默无闻的奉献。这家公司就是美国药业巨子默克公司。1989年9月,默克公司决定将最新基因工程乙肝疫苗技术以70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中國。

时任总裁罗伊·瓦杰洛斯(Roy Vagelos)说:“在这个商业决策中我们没有赢利,默克培训中国工程技术人员以及派遣默克员工到中國的费用,已经超过这个数目。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我认为这是默克公司在20世纪做的最好商业决策之一,虽然没有利润,但它有望拯救的生命数量超过了默克曾经拯救的生命总和。50年后,中國将根除乙肝。”默克公司的所作所为,也是文明。

文明是什么?至此我们可以下一个定义:文明是生命的价值无可匹敌,而人的尊严无与伦比,利益等考量通通靠后。在文明状态下的人,凡事以是否尊重生命为考量,做尊重生命的事就是做正确的事。而在丛林状态下的人,凡事以利益为考量,为了利益可以做一切不正确的事。所以,英语里最让我感动而又感觉踏实的一句话就是:“It’s the right thing to do(这么做是正确的)。”我知道,一个人说完这句话后,就可以义无反顾虽千万人吾往矣,而那些指望他的人就有希望了。

“我们决不能忘记制药的目的是救人,而非逐利。如果我们铭记治病救人的初心,利润会随之产生,永远不必担心没有利润。”这是美國药业巨头默克公司创始人乔治·W·默克的经营理念,被镌刻在了公司总部大堂的一块巨大牌匾上。

这几行朴实而深刻的文字告诉我们一个什么真理呢?即当以利益为目的去做事,已经落了下乘,当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就堕入了下流,路的尽头的必然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因为我害人人,人人害我,恶性循环。而当我们坚守文明,以做正确的事为原则去做事,利益往往不期而至,因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良性循环。

美帝为何拼着失去土耳其这一具备战略地位的盟友也要救回一名无辜的牧师?因为这是正确的事啊。搜索美國将长盛不衰,会出现成千上万的链接,打开每条链接,都会长篇大论解释美国为何长盛不衰。但我觉得,美帝长盛不衰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就是由ZF至民间,多数人会坚守文明,做正确的事。

反观我们社会,由上至下,又有多少人能顶住利益的诱惑做正确的事呢?为了发展两个字,Q拆了多少房子、污染了多少河流、占用了多少耕地、我们又呼吸着什么样的空气?为了成为先富起来的人,有多少人在明目张胆地害人?十年前,我们有毒奶粉,十年后,我们有假Y苗。今天读到一条新闻,我们竟然还有假面粉,无良厂家为了追逐利润竟然往面粉里兑滑石粉,而滑石粉颗粒在体内沉积会导致卵巢和肺部出现肿瘤。说说,为了利益,我们还有什么事不敢做?

假Y苗真相暴露后,群情义愤,都在呼吁不杀高俊芳不足以平民愤,其实,杀了高俊芳,还会有后来人。只要我们的生命观不改变,只要我们不牢记文明这个概念,就永远无法扭转互害的局面。

而文明这个概念是如何深入人心的呢?又要回到制度层面,制度文明是文明的出发点。只要制度让权力无所不能,其它价值就只能靠边站,人人就只能对着權力跪舔,而我们就永远无法拥有生命的尊严。

我们都爱自己的孩子,都想让自己的孩子过得更好,但我们的孩子怎样才会过得更好?我看,仅让他们有钱是不够的,还要让他们活在文明之中。否则,互害起来,钱再多也未必能幸免。

刘强东钱够多吧?但他女儿也照样没逃过假Y苗。在《此生悔不悔入华夏》一文中,我提到美帝被拐儿童的找回率高达98%,这就是制度文明的力量。而我们被拐孩子的召回率仅0.1%,有司能闪电神速找回日本人被偷的自行车,在天~眼密布的今天却偏偏找不回我们同胞被拐的孩子,问题出在哪里?无非是重视不重视,当生命的价值不被重视,结果只能如此。

meiguo说这么多,大概又刺伤了不少同胞的“民族自尊”,但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有些“自尊”还是要伤一伤,病才有得治。

2018.8.13.
smilhaNew at 8/22/2018 08:11 快速引用
母亲(看完泪奔)

文章来源 : 美国内参 2018年08月20日 分享文章 7061

父亲去世10年后,在我的“软硬兼施”下,母亲终于同意来郑州跟着我——她最小的女儿一起生活。这一年,母亲70岁,我40岁。70岁的母亲瘦瘦的,原本只有一米五的身高,被岁月又缩减了几厘米,看起来更加瘦小,面容却仍然光洁,不见太多沧桑的痕迹,头发亦未全白,些许黑发倔强地生长着。

我们借了一辆车回去接她,她早把居住了几十年的老屋收拾妥当,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那些行李中有两袋面,是她用家里的麦子专门为我们磨的,这种面有麦香。但那天,那两袋面我决定不带了,因为车的后备箱太小,我们要带的东西太多。母亲却坚持把面带着,一定要带,她说。

她这样说的时候,我忽然愣了一下,看着她,便想明白了什么,示意先生把面搬到里屋,我伸手在外面试探着去摸。果然,在底部,软软的面里有一小团硬硬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里面是母亲要给我们的钱。

把钱放在粮食里,是母亲很多年的秘密。十几年前,我刚刚结婚,在郑州租了很小的房子住,正是生活最拮据的时候。那时,我最想要的不是房子,不是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只是一个像样的衣柜。就是那年冬天,母亲托人捎来半袋小米。后来先生将小米倒入米桶时,发现里面藏着500块钱,还有一张小字条,是父亲的笔迹:给梅买个衣柜。出嫁时,母亲给我的嫁妆中已有买衣柜的钱。后来她知道我将这笔钱挪做他用,便又补了过来。那天晚上,我拿着10元一张厚厚的一沓钱,哭了。那些年,母亲就是一次次把她节省下来的钱放在粮食里,让人带给我,带给大姐二姐,在我们都出嫁多年后,仍贴补着我们的生活。但那些钱,她是如何从那几亩田里攒出来的,我们都不得而知。这一次,即使她随我们同行,也还是将钱放到了面袋里,在她看来,那是最安全的。

面被带回来后,我把钱取出来交还母亲,母亲说,这是我给童童买车用的。童童是她的外孙,这段时间他一直想要辆赛车,因为贵,我没有给他买,上次回老家,他许是说给母亲听了,母亲便记下这件事。2000块,是她几亩地里一年的收成吧,我们都不舍得,但她舍得。记忆中,母亲一直是个舍得的人,对我们,对亲戚,对左邻右舍,爱舍得付出, 东西舍得给,钱舍得借,力气也舍得花。有时不知道她一个瘦小的农村妇人,为什么会这样舍得。母亲住下来,每天清晨,她早早起来做饭,小米粥、小包子、鸡蛋饼……变着花样儿。中午下班我们再也不用急赶着去买菜,所有家务母亲全部包揽。阳台上还新添了两盆绿莹莹的蒜苗,有了母亲的家,多了种说不出的安逸。

母亲带来的两袋面,一袋倒入桶里,另外一袋被先生放到了阳台上。过了几天,我却发现阳台地板上的那袋面被移到了高处的平台上晾晒。先生是个粗心的人,应该不会是他放的,我疑惑地问母亲,她说,啊,我放上去的,晒晒,别坏了。我一听就跟她急了,那平台, 一米多高 ,那袋面,六七十斤,身高不足 一米五,体重不足90斤的母亲,竟然自己把它搬了上去。我冲她大喊,你怎么弄上去的?那么沉,闪着腰怎么办?砸着你怎么办?出点儿什么事怎么办……一连串地凶她。她却只是笑,围着围裙站在那里,等我发完脾气,小声说,这不没事吗?有事就晚了!我还是后怕,但更多的是心疼。直到母亲向我保证,以后不再干任何重活,我才慢慢消了气。

母亲来后不久,有天对先生说,星期天你喊你那些同学回家来吃饭吧,我都来了大半个月了,没见他们来过呢。先生是在郑州读的大学,本市同学的确很多,关系也都不错,起初还会在各家之间串门,但现在,大家都已习惯了在饭店里聚会。城市生活就是这样繁华而淡漠,不是非常亲近的,一般不会在家里待客了。我便替先生解释,妈,他们经常在外面聚呢。母亲摇头,外面哪儿有家里好,外面饭菜贵不说,也不卫生。再说了,哪儿能不来家呢?来家才显得亲。然后,母亲态度坚决地让先生在周末把同学们带回家来聚一聚。我们拗不过她,答应了。

先生分别给同学中几个关系最亲近的老乡打了电话,邀请他们周末来我们家。周末一整天,母亲都在厨房忙碌。下午,先生的同学陆续过来了,象征性地提了些礼品。我将母亲做好的饭菜一一端出,那几个事业有成、几乎天天在饭店应酬的男人,立刻被几盘小菜和几样面食小点吸引过去。其中一个忍不住伸手捏起一个菜饺,喃喃说,小时候最爱吃母亲做的菜饺,很多年没吃过了。母亲便把整盘菜饺端到他面前,说,喜欢就多吃,以后常来家里吃,我给你们做。那个男人点着头,眼圈忽然就红了,他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他也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乡了。

那天晚上,大家酒喝得少,饭却吃得足,话也说得多。那话的内容,也不是平日在饭店里说的生意场或单位里、社会上的事。很少提及的家事,被慢慢聊起来,说到家乡,说到父母……竟是久违的亲近。那以后,家里空前热闹起来。母亲说,这样才好,人活在世上,总要相互亲近的。

母亲来后的第三个月,一个周末的下午,有人敲门,是住在对面的女人,端着一盆洗干净的大樱桃。女人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送给大娘尝尝。我诧异不已,当初搬过来时,因为装修走线的问题,我们和她家闹了点儿矛盾。原本就不熟络,这样一来,关系更冷了下来,住了3年多,没有任何往来。连门前的楼道,都是各扫各的那一小块儿地方。她冷不丁送来刚刚上市的新鲜樱桃,我因摸不着头脑,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她的脸就那样红着,有点儿语无伦次,大娘做的点心,孩子可爱吃呢……我才恍然明白过来,是母亲。母亲并不知道我们有点儿过节儿,其实即使知道了,她还是会那么做,在母亲看来,"远亲不如近邻"是句最有道理的话。所以她先敲了人家的门,给人家送小点心,送自己包的粽子,还送自己种的新鲜小蒜苗……诚恳地帮我们打开了邻居家的门。后来,我和那女人成了朋友,她的孩子也经常来我们家,奶奶长奶奶短地跟在母亲身后,亲好得犹如一家人。

邻居们,不仅仅是对门,前后左右,同一个社区住着的许多人,母亲都照应着。她常在社区的花园和先生同事的父母聊天,帮他们照顾孙子。不仅如此,还有物质上的往来,母亲常常会自制一些风味小点,热情地送给街坊四邻,这也是母亲在农村生活时养成的习惯。小点心虽然并不贵重,却因有着外面买不到的醇香味道,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

有一次,得知先生一个同事的孩子患了白血病,母亲要我们送些钱过去。因为是来往并不亲密的同事,我们只想象征性地表示一下,母亲却坚决不答应,说,人这辈子,谁都可能会碰到难事,你舍得帮人家,等你有事了,人家才会舍得帮你。孩子生病对人家是天大的难事,咱们碰上了,能帮的就得帮。我们听了母亲的。

在母亲过来半年后,先生竟然意外升职,在单位的推荐选举上,他的票数明显占了优势。先生回来笑着说,这次是妈的功劳呢,我这票是妈给拉来的。我们才发现,最近我们的人际关系竟然空前好起来,那种好,明显地少了客套多了真诚。一个字都不识的母亲,只是因为舍得,竟不动声色地为我们赢得了那么多,是我们曾经一直想要赢来却一直得不到的。再想她说过的话,你舍得对人家好,人家才会舍得对你好。于她,这是一个农村妇人最朴实本真的话;于我们,无疑是一个太过深刻的道理。

温煦的日子里,我很想带母亲到处走走。可母亲因为天生晕车,坐次车如生场大病,于是常拒绝出门。那个周末,我决定带她去动物园。母亲说,没有见过大象呢。动物园离家不远,几站路的样子。母亲说,走着去吧。我不同意,几站路,对一个70岁的老人,还是太远了。可她又坚决不坐车,我灵机一动,妈,我骑车带你去。母亲笑着同意了。我推出车子,小心地将她抱到前面的横梁上,一只胳膊刚好揽住她。抱的时候,心里一疼,她竟然那么轻,蜷在我身前,像个孩子。

途中要经过两个路口,其中一个正好在闹市区。小心地骑到路口,是红灯,我轻轻下车,还未站稳,却有警察从人流中穿过来,走到我面前说,不许带人你不知道吗?还在前面带。说完,低头便开罚单。母亲愣了一下,攥着我的胳膊要下来,我赶忙扶稳她,跟那个年轻的警察说了声对不起,解释说,我母亲晕车,年纪大了,不能坐车,我想带她去动物园看看……

警察也愣了一下,这才看清我带的是一位老人,还不等他说什么,母亲责备我,你怎么不告诉我城里骑车不让带人呢?然后坚持要下来。我正不知所措,那个警察伸手一把搀住了母亲,大娘,对不起,是我没有看清楚, 城里只是不让骑车带孩子,您坐好。然后他忽然抬起手,向我认认真真地敬了个礼。接着,他转身让前面的人给我腾出一个空间,打着手势,阻止了四面车辆的前行,招手示意我通过。我带着母亲,缓缓地穿过那个宽阔的路口,四面的车辆静止行人停步,只有我带着母亲在众人的目光里骄傲前行。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如此厚重的礼遇。因为母亲,因为舍得给予她一次小小的爱,一个萍水相逢的年轻警察,便舍得为我破例,舍得给我这样高的尊敬。这礼遇,是母亲送给我的。

母亲是在跟着我第三年时查出肺癌的。 结果出来以后,有个做医生的朋友诚恳地对我说,如果为老太太好,不要做手术了,听天命尽人事吧。这是一个医生不该对患者家属说的话,却是真心话。和先生商议过后,决定听从医生的安排,把母亲带回了家。又决定不向母亲隐瞒,于是对她讲了实情。母亲很平静地听我们说完,点头,说,这就对了。然后,母亲提出要回老家。

母亲在世的最后一段时间,我陪在她身边。药物只是用来止疼,抵挡不了癌症的肆虐。她的身体飞快地憔悴下去,已经不能站立,天好的时候,我会抱她出来,小心地放在躺椅上,陪着她晒晒太阳。她渐渐吃不下饭去,喝口水都会吐出来,却从来没有流露过任何痛苦的神情,那些许黑发依旧倔强地蓬勃着,面容消瘦却光洁,只要醒着,脸上便漾着微微的笑容。那天,母亲对我说,你爸他想我了。妈,可是我舍不得。我握着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想握牢,又不敢用力,只能轻轻地。梅,这次,你得舍得。她笑起来,轻轻将手抽回,拍着我的手。但是这一次,母亲,我舍不得。我说不出来,心就那么疼啊疼得碎掉了。母亲走的那天,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从村头排到村尾,除了亲戚,还有我和先生的同学、朋友、同事,我们社区前后左右的邻居们……很多很多人,里面不仅有大人,还有孩子,是农村罕见的大场面。

队伍缓缓穿行,出了村,依稀听见围观的路人中有人议论,是个当官的吧?或者是孩子在外面当大官的……母亲这一生,育有一子三女,都是最普通的老百姓,不官不商。母亲本人,更是平凡如草芥,未见过大的世面,亦没有读过书,没有受过任何正规教育,她只是有一颗舍得爱人的心。而她人生最后的盛大场面,便是用她一生的舍得之心,无意间为自己赢得
smilhaNew at 8/22/2018 11:45 快速引用
移民多年的感触
(2018-08-19 10:39:12)

8,90年代接受大学教育的国人许多对人性的看法都有些理想化。要不就把人看得特别好, 要不就把人看得特别坏, 实际上大部份人都属于不好不坏之列。进而也把社会看得过于理想。

我刚来加拿大时也把加拿大看得很美好, 环境, 风景, 人文, 比起故国都非常好, 所以就深深地喜欢上它了。但当要真正的找工, 如果不是电脑专业或者性别是女性或者很年轻的话, 在加拿大要找到理想的工作似乎不太容易。逼不得已, 只好重新去大学学了个专业, 毕业后找专业工作, 无本地经验又碰到金融危机,也是颇费周折, 求职信可能都发了几百份。所以,远方与诗很美好, 但现实很骨感。因此,许多原来从国内机关事业大国企出来的移民很是不适应。不过, 幸好加拿大基督教堂多, 如果心理不够强大, 周日到教堂中, 把心交给主, 向主诉说你的痛苦, 基本上心情的郁闷就少了一半。

出国多年的移民好像都变得比国内好, 国内的人好像势力眼的比较多, 交往好像还看对方的身份和级别。但加拿大的华人一般不会这样。而且相比国内, 海外华人更易互相帮助,这也许是"淮南为橘, 淮北为枳"的缘故吧。 相比之下, 西人对华人倒是保持一段距离。

移民的华人就像活了两辈子。在不同的法律体系, 社会文化, 不同人群里生活了多年, 而且许多原居地的经验在北美无法用得上, 许多移民都是重新选择专业, 从这点看真是活了两辈子。生命的长度我们无法把握,它只能由上帝决定, 但我们可以决定生命的宽度,当我们选择移民而且不回流的时候, 在新大陆站稳脚跟时我们实际上无形中已经扩宽了自己生命的广度。比起一辈子只呆在一个国家的人来说, 移民探险的勇气, 好奇心会多一些, 阅历也会更丰富一些, 人生的旅程远比结果更有意义。

生活在加拿大, 近年看的国内新闻居然比加拿大多, 这也许是因为对故国的不舍吧。毕竟中文是母语, 英文始终不如中文亲切。

当人不再年轻时好像总想回忆过去, 其实作为移民, 最好的心态是向前看, 而不是往后看。
向前看, 就像罗素所说的, 可以把自己的人生看作是开始是一条小溪, 随着阅历的丰富, 人生逐渐变成一条大河, 最后汇到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去。
smilhaNew at 8/22/2018 11:53 快速引用
四面楚歌的川普宝座却固若金汤
(2018-08-22 07:01:32)

如果我的结论成立的话,所谓四面楚歌的川普宝座却坚如磐石,那还有什么天理?事实就是这样,信不信由你。反正老川就是不倒翁一个。当然空口无凭,有我的道理足以证明我的判断不会错。因为美国人就是喜欢川总。即使曾经看不惯的人,也佩服他的能耐,只好认命。

川普不会垮台的原因很多,但是主要一点,尽管他是一个毛病重重的人,但是他没有什么大问题。加上总统有被免于起诉的特权。除了弹劾,别无选择。然而,共和党主导的国会是不会弹劾自己的伙伴。当然,另一个原因确实是川普总统小错不断,大错不犯。你拿他干瞪眼,就是无可奈何。说来说去,要搞掉川普的突破口,是通俄。但是事实几乎证明,他没有直接参与通俄事件,他的儿子和他毫无干系。

今天确实发生于川普不利的两件事。前律师要傻傻的交代罪行,而且其中两度和川普有关,但是那些个风尘女子的艳情故事,大家喜闻乐见,让风暴姐出面与总统打擂才好。最多,还不是川普个人的私生活,小菜一碟。克林顿也有莱温司机的臭事一案,还是螳臂挡车弹劾企图失败,克林顿仍然当总统。还有一点是律师说川普指使他对抗法庭,为自己开脱,谁人不为自己辩解呢?这些更是无稽之谈,丝毫损伤不了川普一个毫毛。律师应该自己把握是不是干了法律范围以外的事。

再说过去的竞选主席,也是八杆子打不着川总的东西,是搞不倒总统,只好拿他的奴婢出气。总统的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Manafort)在18项指控中8项被定罪,主要是税务欺诈。对其余的10项指控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对于这些血口喷人的调查,特朗普再次表示这是“猎巫行动”一切都起源于“通俄门”调查,但今天但两个事件都与“通俄门”无关,再次证明了是“猎巫行动”,对我毫发未伤。

我曾经写道:川普对亚洲留学生(主要指华人)的严密监察和指控,就是当年的麦卡锡主义。无独有偶,麦卡锡主义却成了川普攻击别人的借口。当今这个世界光怪陆离,多姿多彩。

想不到,上周末川普强烈攻击罗伯特·穆勒,说对俄罗斯干涉大选的调查与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20世纪50年代在清洗美国政府共产党人的活动极度相似,是政治迫害活动。参与者别有用心,不可能得逞,也不得好死。他上周对前FBI头子的取消无罪保护,是杀鸡给猴看,让穆勒小心为好,不要踩到他规定的红线,所以目前通俄门的调查似乎真的没有什么花头。

川普的诽谤策略和经常毫无根据的叛国指控导致他在参议院倍受指责。川普呼吁他的追随者认真研究麦卡锡,总统声称,穆勒对莫斯科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调查远比麦卡锡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要狡猾得多。川普还说:如果说上个世纪的约瑟夫麦卡锡是个劣种,把美国人搞得乱烘烘的,穆勒及其同伙的猎巫运动使麦卡锡同志看起来像个小学生,或者像个婴儿!

有趣的是,川普想要将穆勒的调查与麦卡锡主义进行比较。因为20世纪50年代红色恐慌期间,麦卡锡的首席律师是罗伊.科恩,他是臭名昭着的陆军 - 麦卡锡听证会上的知名人物。科恩后来成为老川普的律师,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老川普是纽约房地产开发商。

几天前川普也谴责“纽约时报”的报道,称白宫律师迈克·科恩(Michael Cohen)二世与穆勒的团队合作,慷慨地分享关于调查关键的不利于他本人的信息,有些不厚道。后来确实证明律师叛变了,否则调查组难以获得所有资料。不过迈克·科恩曾经是川普的铁杆保护人,忠诚得一塌糊涂。哎,反革命气焰太嚣张,科恩为了自保,为了老婆孩子,把总统的多年友谊撕得稀烂。

川普反对并坚称,麦克.科恩永远不会像约翰迪恩在20世纪70年代那样“惹恼”总统。迪恩作为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的法律顾问,迪恩参与了导致水门事件入室盗窃和随后掩盖事件的事件,但他成为了起诉的关键证人。

回到开头,为什么川普倒不了,宝座稳如泰山?因为现在我们身处一个崭新的时代,好坏颠倒,是非不分。回顾45年之前(水门事件时),尼克松的行为让人咬牙切齿,义愤填膺;二十年前,克林顿的打情骂俏也搞得满城风雨,一盘指责声音。看看现在,如果媒体说你坏话,那才叫好。这就是逆天的时代。
smilhaNew at 8/22/2018 12:02 快速引用
[Time : 0.02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16.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