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资中筠老师《妄议美国》谈起-----杭州伊萍 7/19/2020 13:52
从资中筠老师《妄议美国》谈起
发表于 2020 年 07 月 03 日 由 杭州伊萍

中国国内的学者当中,我比较敬重的有两个人,一位是资中筠老师,另一位是秦晖老师,虽然我并不同意他们的所有观点,但我认为这两位是中国国内学者中不多见的自由派。我作为自认的自由派人士,将他们归为自由派,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观点与我完全一致,而是因为我从他们的文章当中可以看出,他们不是教条主义者,而是既博学又接地气的知识分子,善于理论联系实际,能够将理性与常识结合起来,做出比较合情合理的判断、或推出比较合情合理的结论。当然,他们看美国的时候,多少有点隔岸看花,对美国情况的理解似乎受到海外中文界右倾思想的影响,不够全面深入,所以,有时我并不赞同他们的观点,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他们是最有可能帮助中国国内人提高思想水平的中国知识分子之二。

资老师的文章题目叫做“妄议”,其实,中国人完全可以评论美国的事,我作为一个美国人,并不在乎中国国内人如何评论或评价美国,我对美国生活感受的好坏来自于我直接的现实生活,中国人说美国好,不会增加我的幸福感,中国人说美国不好,也不会减少我的幸福感,来自中国的评论更不会轻易改变我对美国的评价,因为我心中的评价是基于更近距离、更全面的了解,(当然,我不是说国内学者的话对我毫无启发作用,他们至少在某些领域非常博学,思维上有时也会有创见)。另一方面,我又是一位生长在中国、中文好、对中国仍然怀抱感情的从血统和文化上讲的中国人,这是为什么除了关心美国的事,我也关心中国的事,希望可以尽自己所能帮中国人一点忙,虽然进入川普时代后我写的比较多的是关于美国的事,可是,我心目中的读者并不仅仅是美籍华语读者,而是包括中国国内人在内的所有受红色教育长大的华语读者。我希望能把我在美国学到的东西分享给海内外的中国人,希望中国人或华人能从美国经验中学习成长,既从美国的成功中学到好东西,也从美国的失败中吸取教训。我认为,作为知识分子,不论评论哪个国家的事,是自己所属国也好外国也好,是赞扬也好批评也好,都应该是出于给听众提供一些经验教训的动机,是希望人们从中学到某种东西、得到知识上的长进,我盼望有尽可能多的中国知识分子写文章时能自觉地基于这样的出发点,我相信资中筠和秦晖正是这样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说句实话,作为一名业余知识分子,我愿意花的时间有限,像是英国或印度这样的国家,不管这些国家有多好或有多糟,除非我写文章时需要寻找一些事实依据,否则,我实在没有兴趣花时间做功课去评论这些国家的事,我并不是一个胸怀全球的人,我也没有能力给这些国家帮上忙。据我了解,绝大多数中国人与我一样,没有胸怀全球的情怀,很多中国人生活在中国、却特别喜欢评论美国或其他国家的事,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出于要为其他国家人民谋福利的崇高理想,他们甚至可能不是出于为中国人民谋福利的动机,有些中国人(包括五毛们)批评美国是为了从别人的失败中得到一些幸福感,还有些中国人或华人盲目崇拜美国,是因为他们需要有崇拜的对象,否则会感到不幸福,这两种极端在我看来都对改善社会毫无益处。遗憾的是,不少中国人和华人,甚至包括某些中国知识分子,评论美国或其他国家时常常带有某种不健康的心理出发点,当然,还有些纯粹是五毛捣乱,故意搅浑中国人的思想,以保卫专制,或故意败坏中国人的名声,以向世人证明不能给中国人民以民主自由的权利,另有一些劣根性比较强的中国人/华人不知觉地应和着五毛的言论,成为与五毛一起共同搞乱中文世界的帮凶。

我还想提醒国内知识分子的一点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美国一个民主自由国家,中国人要向外国学习不应该只看美国一个榜样,台湾、日本、以及许多欧洲国家的经验教训也值得研究学习。美国人里有很多井底之蛙,自认为美国世界第一,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美国是真正的民主自由国家,其他国家都正在走向专制和不自由,要让他们去了解其他国家的事、去向外国学习,他们要么是实在没那个兴趣、要么是从心理上放不下那个身价。中国人既然愿意关心其他国家的事,为什么要像美国人一样,眼睛只盯着美国、不看看其他民主自由国家呢?为什么有些中国人也会将美国当成是唯一的民主自由国家,好像美国失败了,就代表着民主自由的失败,或者是美国成功了就代表着拥枪权或基督教的必要性、而看不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着除美国之外的许多其他好国家呢?这是让我弄不明白的地方。

回到资中筠老师评论的几件美国之事,她的多数主要结论,如奴隶制是美国建国的原罪,美国社会当今流行的政治正确大多属于价值正确,美国国防部长拒绝军队参与平息骚乱是美国这场社会危机中的一大亮点,等等,我再同意不过了,我尤其认为,美国军方的表现应该成为中国人民拿来要求中国军队的标准,美国政府对付动乱时尽量采取避免激化矛盾手段的做法更应该成为中国政府学习的榜样,像中国政府那样总是以高压恐吓的硬手段来强行解决问题,最后只会带来矛盾的加深激化,带来政府和人民的双输。

需要对资老师的介绍进行补充说明的是,美国建国时保留了奴隶制并不仅仅是出于独立者的无奈妥协,而是独立者当中一部分人追求的真正目标,即,他们追求独立恰恰是为了保卫奴隶制。美国独立战争发生前的一段时间里,正是废奴主义思想开始在英国本土兴风作浪的时期,许多美国白人奴隶主担心宗主国英国会很快在殖民地禁止推行奴隶制,他们需要与英国脱钩才能保证奴隶制的长远实行。白人奴隶主打出平等自由的旗号,是因为这种旗号是可以政治正确地、冠冕堂皇地打出来的旗号,也是他们给予白人平民的承诺,以获得白人平民对独立战争的支持,打仗嘛,毕竟需要有可观的兵源。资老师文章中提到英国和加拿大通过废奴法均远远早于美国,这一历史事实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以上说法,加拿大人在美国独立战争中正是反对独立的保皇派。当然,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也有一些美国人真正相信人人平等的理念,但他们是极少数,甚至到八十多年后的南北战争时期,相信黑人应该拥有与白人一样平等权利的理想主义者仍然在美国占极少数,这些人当时被称为是极端分子,连林肯总统最开始都不是出于平等理念的原因反对奴隶制。林肯总统的伟大就在于他是一位有思想成长能力的领袖,他在南北战争中观察到了黑人的政治智慧,使他改变了对黑人的态度,却终因提倡给黑人以平等权利而被刺杀身亡。说美国独立战争有保卫奴隶制的因素,在美国是非常政治不正确的话,大多数美国人不愿意承认,包括多数白左也受不了,否则又怎样能让普通美国人建立起对自己国家的自豪感呢?许多在中国受教育长大的人认为西方白左极端,那是因为站在红色中国式的极右视角来看,任何西方左派(真正的左,而非中国式假左)的主张当然都显得非常远、非常极端了,比如,对一些我在中国的同学来讲,我批评专制的言论都属于极端言论,因为公开反专制的话是她们非常不习惯听的话。其实,美国左派大多很温和,绝大多数美国民主党人不肯承认自己赞同社会主义,正如他们大多数不肯承认美国建国与保卫奴隶制有关一样,有些白左即使心里赞同,也不愿意公开强调。

美国建国时奴隶制合法所带来的另一个结果是美国宪法中写有对拥枪权的保护,当今世界上只有九个国家将拥枪法写入宪章,其中有八个在美洲,他们是美国、墨西哥、哥伦比亚、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哥斯达黎加、尼加拉瓜、和玻利维亚,(另一个是非洲的利比里亚),这背后的原因恐怕与这些国家建国时存在着奴隶制不无关系,没有了拥枪法,白人奴隶主们又如何能够制服身强力壮、数量成十倍甚至可能成百的黑人奴隶呢?

关于美国平权法(或如资老师所建议的叫确保权利法)有没有给华人孩子的教育带来不利处境的问题,我们可以以华人最在意的哈佛大学的学生族群数据为例来进行分析。哈佛大学学生里,白人学生占37%、亚裔学生占21%,拉美裔学生占11%,黑人学生占9%,这些族群在美国总人口中所占实际比例分别为61%、6%、18%、和13%,所以,白裔、拉美裔、和黑裔都没有达到他们所应该占有的比例,他们所失去的比例被亚裔学生大大地超额拥有,说平权法已经过分、造成华人受教育机会吃亏毫无依据。事实上,最不满意校园里有太多亚裔学生的往往是白人,这是为什么川普上台后大骂中国学生都是间谍,为的是替白人向他们内心真正不满的对象发泄一下仇恨。美国加州有许多好学区的中学,一旦亚裔学生数量开始增加,白人家长就纷纷撤退,他们的公开理由是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放在学习成绩竞争过于激烈的环境里。美国大学也一样,哪门课亚裔学生一多,白人学生就会开始避免去上那门课。学习成绩竞争激烈固然有可能是白人不想与亚裔人同班的原因之一,但是,也不能排除还有种族因素在作崇。一位生活在美国中西部城市的白人朋友曾经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她们的教会离某大学很近,教会成员中有许多来自大学的师生,包括一些中国留学生,教会里开了一个国际学生查经班,最初是以来自欧洲的留学生为主,后来中国留学生加入进来,随着中国学生人数的增加,欧洲学生渐渐不再来参加这个查经会,虽然查经会仍然叫做国际学生查经会,但实际上成了中国学生和其他华裔教徒聚集的场所。

美国的亚裔学生大多学习成绩特别好,那么,这是不是等于亚裔学生能力比其他族裔强、对社会未来贡献会比其他族裔大呢?各种数据表明,亚裔人(更确切地说是东亚裔人)在美国的领导能力在各族群中位居最末,当然,背后的原因很复杂,我个人认为至少原因之一是因为东亚人的性情与西方文化崇尚竞争的环境格格不入。我们且不谈总统、国会议员、或市长、州长、法官、检察长、CEO等这些高职,就以小小的自媒体人为例吧,当华裔警官梁彼得受到不公平法律待遇时,youtube上有点流量的自媒体ABC男青年们没有一个发表过评论此事的一句话,倒是有一位黑人美国女孩在youtube上发表了一通有理有节的为梁警官打抱不平的抗议言论,这很典型地反映出黄人与黑人在敢于批评精神上和政治智慧上的差别。另一件有意思的事是,带领华裔家长们起诉哈佛大学的领头者是一位美国白右,华裔家长在为自身私利斗争时都找不到一位华裔领头人,可见,哈佛大学不将学习成绩好作为衡量学生能力的标准是颇有道理的。

最可笑的是,许多大陆来的华人新移民不满意美国大学被左派理念控制,可是,他们又死活要让自己的孩子进被左派控制的美国大学。哈佛大学的教育宗旨是要培养为社会服务的学生,这与大陆来的华裔家长对孩子的期望以及他们对教育目标的理解大相径庭,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华裔家长会这么起劲地要将自己的孩子送进一个自己根本不赞同其教育宗旨的大学呢?不满意左派教育宗旨的华人新移民家长其实有一个很容易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就是把自己的孩子送回中国、去上被右派控制的中国大学就行了。大陆华人这种一方面不满意于左派教育宗旨,一方面又向往左派教育所带来的名望的自相矛盾,反映出中国式右派教育的恶果,那就是,会创造出一大批精神分裂者。哈佛大学限制亚裔学生数量的初衷并非要与华裔家长做对,可是,他们歪打正着,破碎了有些华人新移民欲将哈佛大学变成为家长脸上增光的低级工具的梦想。靠孩子来为自己增光正是许多华裔家长如此在乎送孩子进哈佛的主要动机,这些华人新移民的日常生活主要限制在与其他华人新移民或国内同学交往的圈子里,孩子能进哈佛是可以在这样的圈子里引来许多羡慕眼光的光彩之事,华人新移民在美国本来就颇为寂寞,除了经济上混到了中产,其他没有什么可吹、可自豪的,靠孩子来抬高自己就成了关系到家长成就感的至关重要的事,中国自古以来的家长都这样,自己此生的不得志要靠孩子的中举来补偿。

资中筠老师评论当前的美国社会危机时,给美国左右派各打了五十板,这样的评论给中国国内人看看就行了,希望美籍华语读者不会以此评论来作为自己政治判断的依据,资老师毕竟生活在中国,对美国政治和社会了解得不够深、不够全面,也不是很懂得其他民族的性情和心理,大概以为所有民族都像中国人一样胆小好管,不管上面怎么胡来,下面的人总是会老老实实地忍着。

在这场美国社会危机中,美籍大陆华人新移民只是旁观者而已,不管我们的立场属于哪一方,我们绝大多数既不坐在有能力影响危机走向的座位上,也没有胆量去干出格的事,我们可以做的是观察美国的事态发展,从中学到一些东西,至少可以更深刻地理解美国社会。有些华人新移民因听到有人预言美国将会什么什么化而忧心忡忡,这些人需要先去查查预言者的信誉,查查他们过去做过什么样的准确预言,如果过去曾经欢呼过伟大领袖川普的降临会使美国人民从水深火热中走出来的人如今在预言美国乱了、要灭顶了,这样的话应该只能当垃圾处理。

有些大陆来的华人将美国最新运动称为是美国文革,且不说美国的抗议和骚乱与中国文革不论是运动的起源还是运动的目的都截然相反,前者是从下面自发而起、为的是争取下层利益,后者是伟大领袖自上发动、为的是保护伟大领袖手中的权力,将这两者相等同,再一次证实了我之前曾得出的一个结论,即,红色教育培养出来的中国人大多缺乏人文价值判断能力。而且,将美国骚乱说成是文革,其实对川粉心目中的伟大领袖非常不利,美国过去几十年好好的,如今在伟大领袖的领导下,不出四年,居然连文革都出现了,那不是说明伟大领袖领导极为无方吗?中国的文革是怎么结束的?是要先让伟大领袖进水晶棺吧?美国比中国好些,不必等到伟大领袖寿终的那一天,就可以提前结束文革。

大陆教育出来的华裔这次对美国抗议者的出格行动大多表示憎恨的现象并不让我感到惊奇,连孙中山发动辛亥革命在如今的许多大陆中国人眼里都成了坏事了,可见中国红色教育对人民奴性培养的成功。另一方面,我也不太愿意盲目鼓励中国人培养造反精神,造反精神只有在为对的事造反时才有益,许多红色中国教育出来的人连基本是非对错都缺乏判断能力,如果一味鼓励造反,有些中国人就有可能在该造反时不懂得造反、不该造反的时候反而乱造反。我大约十年前曾经说过海外华人应该关心政治的话,现在,海外华人通过微信关心政治得不得了,可惜,思维仍然是中国式,观念被一些民粹化言论左右,并不是我所希望的结果,真是应验了英语里的一句话:be careful what you are wishing for(意思是你期望的结果与你原来想象的很不一样)。华人里还是需要出一些像美国左派领袖那样的既有智慧又有品德和胸怀的精英,成为带领华人团结向上的凝聚力,否则,再关心政治,也不过是一群反理性、干不成什么建设性事业的群氓。中国人好像比较容易走极端,不关心政治时一点都不关心,一关心又有点走过头。今天的我倒是想要劝劝华人们不要只关心政治,需要有点别的爱好来消磨时光、分散精力,去听听音乐、看看喜剧、种种花草、玩玩体育、或尝试些新食谱、学唱个新歌,等等吧。
此条目发表在 新闻焦点, 社会纪实, 社会透视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 《川普是美国生病的症状》一书内容简介(音频版)
发表评论
Franklin Graham
23h ·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this week, House Speaker Nancy Pelosi was asked about reopening schools this fall. She said, “My whole purpose in politics,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issues facing the Congress: Our children, our children, our children…that’s the hill I fight on." That may make a good sound bite Speaker Pelosi, but what about all of the children whose lives are taken by abortion which you support? What about children in the womb? Aren’t their lives important? Are their lives not worth fighting for? Abortion has killed more than 471,100 childre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is year alone. I pray that Nancy Pelosi and other leaders who have succumbed to pressure to support abortion will realize that abortion is murder.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recious lives are cut tragically short by what they like to call a choice.
smilhaNew at 7/19/2020 17:43 快速引用
It should never be a crime to attend church, especially in the United States.
Charges against a Virginia pastor who held a Palm Sunday service for 16 people in a 300-person-capacity church have been dropped.
About this website
westernjournal.com
Virginia Drops Charges Against Pastor for Holding Tiny Worship Service; Pastor Sues in Response
Charges against a Virginia pastor who held a Palm Sunday service for 16 people in a 300-person-capacity church have been dropped.
smilhaNew at 7/19/2020 17:48 快速引用
[Time : 0.00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62.0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