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笑星黄西对川普说“恭喜夺冠” 掀起轩然大波 10/17/2020 17:53
华裔笑星黄西对川普说“恭喜夺冠” 掀起轩然大波(图) [复制链接]



美国华人脱口秀演员。出生于吉林省,1994年到美国留学,毕业于德克萨斯州莱斯大学,取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2009年,黄西被邀请到美国节目《大卫·莱特曼秀》上表演脱口秀。

2010年3月的美国白宫新闻记者年会上,黄西作为唯一受邀的演员现场表演15分钟脱口秀,获得广泛好评,并与出席年会的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有良好互动。

目前黄西继续从事于脱口秀与情景喜剧工作,并计划在疫情彻底控制之后在美国进行脱口秀巡演。

10月10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民权组织反诽谤联盟表示,美国总统川普感染新冠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再次引发一些白人对亚裔美国人的攻击,以及对华裔的敌意。原因很简单,确诊前后,川普一再称新冠为“中国病毒”。

与之针锋相对,在川普确诊后,美国著名华裔脱口秀演员黄西录了一段短视频,公开对他说“恭喜夺冠”,这句话迅速将黄西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上周四(10月8日),黄西在接受“加拿大和美国必读”与“美国华人”在线视频专访时表示:他不后悔对川普说了“恭喜夺冠”那句话,因为川普“有意在挑拨(针对华人的)民族仇恨,他这种人不值得我们同情。”

接受我们访谈时,昔日温和而搞笑的黄西展现了自己愤怒的另一面:他计划新冠疫情结束后,在美国进行脱口秀巡演,这次他要直接开骂,骂一切隐性和显性的种族歧视:“必须得有人出来骂才行,要不然一点用都没有。”

一、“我在川普身上没看见过一点人性”

加美必读vs美国华人:

最近您发了一篇短视频,谈到川普确诊新冠的时候,您也说了一句,恭喜夺冠,这个好像把您推向了风口浪尖。您现在后悔发了那个视频吗?

黄西:

我其实一点都不后悔,我就觉得有的时候有些华人有点怎么讲呢?很敏感,他们总觉得这么说怕引来什么灾祸或怕惹麻烦。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没有必要胆子那么小。甚至有些人还说要向FBI报告,我说你是简直可笑。你看看川普推特下面那些大家留言比我要厉害得多,甚至有人就直接开始跳舞(庆祝)。你说川普害死了那么多人,20多万美国人,他对华人的伤害......

(此处有删节,全文详见文末头条号文章二维码)

你说他这么一搞(指甩锅中国和华人),就连在加州,很多华人都是被吐痰被骂。我有一个作家朋友,她就在加州,在大街上走的时候,突然一个卡车一过就骂她一句Chink (中国佬),所以从那以后我就觉得川普,他是有意在挑拨民族仇恨,所以他这种人不值得我们同情,我觉得我在他身上到现在没看见过一点人性。

川普上台以后他管黑人叫狗娘养的,拉丁裔叫什么强奸犯或者是贩毒的人,其实这些移民里边的犯罪率要比白人还要低,但是他根本就不管,事实在他脑海里面根本没有地位。而到了亚洲人这儿也是,叫什么功夫流感,那一听就是针对亚裔和华裔的。所以我觉得他不仅是领导力的真空,还是一个破坏力很强的人,有点像龙卷风一样,他把很多东西都破坏掉。

二、“民主党可能要你钱,但是川普领导下共和党可能要你命”

加美必读vs美国华人:

面对这样的总统,在美国的华人你也可以看到,甚至在中国国内的一些民众里边也是很多(支持川普的人),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黄西:

我觉得这个确实很奇怪,我在微博上也是,只要我一开始骂川普,我就在微博上掉粉。这很奇怪,原因我觉得很复杂,一个是在大陆很多人没有直接听过川普说话,川普很多言论是通过翻译过来以后,就把他的言论已经拔高了一层,因为你翻译出来不可能用那种下流的语言。

我就觉得很多刚到美国的华裔支持川普主要这两点原因,一个是他们觉得税收上会占点便宜,另外一个就觉得他们会帮自己打压一下其他有色人种。但我觉得这两点其实都不是真正应该支持川普的理由。

美国很多歧视是比较微妙的,你要是不在这呆个十几年,你还真看不出来,感觉不到,这是一个差别。我就想对这些人说,民主党可能要你钱,但是川普领导下共和党可能要你命。

很多亚洲人,尤其新移民觉得应该支持川普,他能够扶持一下亚裔,我觉得这个也是有点不太现实。因为他(团队里)最近刚得了新冠病的那个人叫米勒,他是在公开场合就说美国的问题不光是非法移民,合法移民也是个问题。其实他早就把非白人看成眼中钉了,千万不要觉得你有了什么绿卡,有的公民你就安全了,绝对没有的事。

三、“没有政治正确,亚裔不可能有选票”

加美必读vs美国华人:

作为美国的少数族裔,政治正确某种程度上保护了华人。但是, 许多支持川普的华人反感政治正确,川普也反对政治正确。不少人说民主党还有其他左派,天天强调政治正确特别害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黄西:

我跟你观点完全一样,有一些年轻一点的亚裔脱口秀演员,尤其后来从大陆过去的,跟着白人一起喊政治正确(太过了),我啥都不能说。

我说政治正确保护的就是我们这种,没有政治正确的话,你看着,那更厉害,有些人了不了解80年代之前的那些娱乐节目,那简直就是拿少数族裔开玩笑,把少数族裔看得简直像小丑一样,而且大家还开心地笑,觉得这个没啥。现在还有人站起来说政治正确不好,我说没有政治正确的话,(身为)亚裔的你不可能有选票,不可能受到一些保护,根本都没有你的事。

我跟你讲实话,我1994年到的美国,看的第一本书,就是一个黑人写的(在美国)各个种族的不公平,里边也写了华裔在升学上的不公平,但是我当时对这些东西一点不感兴趣,我觉得等我毕业以后,这些问题都会消失,但我毕业以后一点都没有消失,还在。

我之前出去讲脱口秀,提到(100多年前)华人在美国铁路这些事,(一些)白人大吃一惊,说:

还有这回事呢?

所以后来我自己风格也改了,干脆开口就骂。

你不可能天天跟别人讲道理,天天跟别人谈自己的伤感。

你不站起来讲自己真实经历,站起来说这个东西(歧视)太不公平了;

不站起来说,你把人老太太点火了,这太不是东西了,(就根本没人理你)。

必须得有人出来骂才行,要不然一点用都没有。

我就觉得大家在不用暴力的情况下,一定要见什么说什么。而且说的声音越大越好,要不然亚裔是没有希望的。你想想美国5%的亚裔人口,你一出门都可以感觉到,你都不知道谁会过来攻击你,所以处境很危险。大家一定要多发声,而且要用英文发声,不管什么样的多讲讲。

加美必读vs美国华人:

这几年美国华人也在慢慢觉醒,就说亚裔不要当哑裔,这种呼声特别多,你怎么看?

黄西:

很多华人已经做得比我要多,说句题外话,我觉得(华人)应该跟犹太人学习一下。你不应该说是我为了我的儿子能够上个好大学,我就支持白人至上主义者,这也不对。我觉得应该跟犹太裔学一下,一方面多参与、多发声,多在政策或者娱乐上边抛头露面,这是一回事儿。另外一个,一定要支持弱势群体。美国很多犹太人,都是支持黑人的。在2018年4月份以后,你记不记得他们有把移民的小孩关笼子里边,很多犹太族裔的人都在那抗议。所以你作为一个少数族裔,一定要为其他弱势群体发声,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大家觉得你这个族裔有正义感,他会佩服你。你不能说我天天跟白人跑,他就佩服你,没有这么回事。

四、“疫情在美国爆发后,拜登能站出来说不应该歧视亚裔”

加美必读vs美国华人:

我们回到10年前,您在白宫记者年会上的表演,当时是时任副总统拜登邀请您的。记得您跟拜登有很好的互动,你对他印象如何,如何看待他现在竞选总统?

黄西: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而且幽默感也很好。我记得当时演出之后,我们还聊了一会,他当时跟我说黄西,等你将来做大了以后,我去你们家玩,你的助理告诉你,外边乔·拜登在那,想进来,你可千万别说“乔,who”?意思就是,因为我之前开场段里边用who这个词,就他用了一个回应,所以我觉得这个人还挺有意思。

在疫情之后我比较喜欢他的一点是,他能站出来说不应该歧视亚裔,我觉得这一点也是华裔比较需要的一件事。我就觉得如果川普当第二任的话,对所有的少数族裔都不是什么好事。

加美必读vs美国华人:

如果川普连任了,你怎么看?美国华人应该怎么办?

黄西:

这我有点不太敢想象,他连任以后华人只能是靠自己发出更强大的声音来保护自己。我相信您可能也注意到的,最近还是有无缘无故朝华人吐痰,还有一个华裔老太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现在跟当年的《排华法案》已经是有点像了,反正是挺可怕的一件事。川普再连任的话,因为(歧视)这个东西还不是立法什么能解决掉的,我相信你我都知道美国移民局其实是种族歧视最厉害的一个地方,它完全是按人种来分。我就觉得大家还是应该多出去,在媒体上也好,在大街上也多发声,多抗议。

一个是靠媒体,另外一个是靠法律。因为毕竟华人是少数族裔,所以必须得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
(115)海外华人Zh同学 (2020-10-17 09:06:18)
下一个

(115)(116)(117)
张又普:海外华人Zh同学

我在海外生活多年,认识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海外华人,我周围的华人社会好像是一个缩小版的中国,今天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位Zh同学。当然,我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但他们的名字都是虚构的,而且都是由若干个类似的人物合在一起的虚构人物,说的是社会现象,我在讲述中也略微有点艺术加工,敬请列位看官不要对号入座。

第一节:二十世纪
初稿于2014年10月18日

Zh同学和我一样,是77级学生,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他年龄较小,高中一毕业直接考上大学,从未下过乡。上大学期间成功地入了党,大学毕业时考取了出国留学生,是他们学校那一年唯一一名考取了留学生的毕业生,并且是用日本语考上的。那一年用日本语考上留学生的人,全中国还不到四十人,都被安排在大连外语学院参加出国培训,Zh同学和我同班,共同生活学习了半年。1982年10月6日,我们148名留日学生一起乘坐一架包机同赴日本,Zh同学在大阪下机,去京都大学学习,我在东京下机,去电气通信大学和筑波大学学习。两地相距较远,就慢慢地少了联系。

在大连外院集训期间,教育部外事组的王老师曾对大家说,党员同学出国后不要泄露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以免遭到不必要的政治麻烦。此语曾引起包括Zh同学在内的众多的党员们的不满。

五年半后的1988年3月,我们博士毕业,大使馆要求我们必须按时回国,那时我们大家才发现,几乎所有的留学生都不愿意回国,就连那些平时积极向大使馆汇报同学动态的人,关键时刻都放弃了中国共产党的党籍,加入了日本国籍。这时,只有Zh同学例外,他在留学生内部提出了一系列慷慨激昂的爱国口号,声言誓要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添砖加瓦。然后,他按时回国,又连连在《人民日报》上发表闪光语言,自称自己是一个储电池,在日本时是充电期,现在回国了,要进入放电期,要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放电、发光、发热。为此,他被教育部和驻日大使馆评选为当年的模范共产党员和优秀留学生。

博士毕业后,我漂泊四方,为全家人的生存而挣扎,不知不觉中大家相互间都失去了联系。不过地球真小,十几年后的本世纪初,一个偶然的因素,我很意外地又和Zh同学恢复了联系,并在美国见了面。十几年不见格外亲切,双方自然都讲述了各自十几年来的奋斗途径。欲知Zh同学的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节:二十一世纪

博士毕业回国后,Zh同学头上充满了光环,《人民日报》海外版连连发表他的闪光语言,教育部把他评为模范共产党员,优秀留学生代表,并把他分到北京某大学任教授,指导博士学生。京都大学是日本水平最高的大学,至今(本文初稿于2014年10月)已有7人荣获诺贝尔奖金。1988年3月的日本京都大学博士学位,在那个时代还是很有价值的。少年得志,春风得意,刚满30岁的Zh同学初次参加工作,第一次走入社会,当然无法避免青年人特有的一些不成熟。闪烁的光环是短暂的,现实生活往往与理想状态不太一样。Zh同学的出现对于众多的同事们有一定的学位压力,甚至对系主任教授的地位都造成了一定的威胁。于是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便“狼烟四起”,好听的谣言是,说他在日本混不下去,被迫回国,不然别人怎么都没有回国,就他一个人特殊。那些难听的谣言我就不重复了。谣言都是在背后的议论,一般不会当面侮辱。但还有许多当面的“关怀”让人难以忍受:

“Zh老师,日本的科学技术那么发达,你在日本干得那么好,干嘛还要回国呢?”

这样的关怀不仅来自于家人,更还来自于同学、朋友、上级、同事,甚至包括受他指导的博士学生。这种关怀,有人是真心实意,有人是嫉妒,有人是别有用心,弄得Zh同学终日如芒刺在背。回国后两年左右,Zh同学又重新返回日本,给他的前博士导师当博士后。日本不容易办理移民,Zh同学又联系了一所加拿大的大学,去当了一年的博士后,然后慢慢稳定下来。数年后,在美国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举家移民美国,重新和我恢复了联系,并与我在美国再次相遇。

十几年不见,社会的磨练使大家都成熟多了,脸上多了许多沧桑,头上多了许多白发,青年时代的浮躁渐渐远去,现实生活的压力加深了我们之间的理解和友谊。最后,Zh同学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久久难以忘怀:“張さん,不是我不热爱祖国,而是祖国根本不需要我这种多余的人物”。

Zh同学是一位在中国留学生历史上写下了一小段文章的人,关于1988年4月至6月期间,他多次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的那些关于储电池的闪光语言,包括他本人的真名实姓,都在历史上留下了记录。

国内链接:http://www.hedao.vip/hedao/vip_doc/10825176.html
资料链接:
大连外语学院:http://www.dlufl.edu.cn/
京都大学:https://baike.baidu.com/item/京都大学/2566604?fr=aladdin
电气通信大学:https://baike.baidu.com/item/电气通信大学/3366403?fr=aladdin
筑波大学:https://baike.baidu.com/item/筑波大学/1994417?fr=aladdin


第三节:我和Zh同学的口角
初稿于2014年11月1日

1982年3月到9月,我在大连外语学院参加了为期半年的出国留学人员培训班,学习日语、英语和出国常识,并办理所有出国手续。在那段时间里,我和Zh同学同班。虽然互为友好的同学,但由于我的不谙世事,我们两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一件小小的口角。

1982年4月到6月间,英国和阿根廷为争夺福克兰群岛的主权而爆发了一場局部战争。以美国为首的世界多数国家支持英国,阿根廷多年的盟友巴西等南美诸国则持中立立场,全世界只有中国等一两个国家旗帜鲜明地支持阿根廷。身为党员的Zh同学当然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的决定,坚决支持阿根廷。有一次,正当他大义凛然、慷慨陈词之时,我凑上去问了他几个问题:

张:“你知不知道福克兰群岛的地理位置?”
Zh:“不知道?。”
张:“那么,你知不知道阿根廷在哪里?”
Zh:“不太清楚,好像是在美洲的什么地方?”
张:“你知不知道福克兰群岛的面积,人口,人口结构,被现代人发现的历史经过?”
Zh:“不知道。”
张:“去年,福克兰群岛的居民们曾经为国家主权问题举行过一次公民投票,你知不知道这次投票的起因、过程及其结果?”
Zh:“不知道,没听说过。”
张:“你知不知道英国和阿根廷为什么对福克兰群岛的主权发生争议?为什么大打出手?
Zh:“不知道。”
张:“你知不知道此场战争谁是侵略者,是谁首先开的第一枪?”
Zh:“不太清楚,应该是英国侵略吧,不然我国政府为什么要支持阿根廷?”
张:“不清楚不知道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只有在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后才可以投赞成票或反对票。你并不清楚事情真相,为什么要支持阿根廷呢?”
Zh:“我国政府支持阿根廷,身为共产党员的我当然要坚决响应。”
张:“人和录音机的区别在于人类有独立思维的能力,你可以听取任何人说的话,但不应放弃个人的判断能力,要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问题。”
Zh:“你这个人真反动,竟然怀疑政府!”

现在回想起来,此次口角是我不对。Zh同学有权利选择他个人的立场,他有权利独立思考问题,也有权利不思考问题。是我主动挑起争端,侵犯了他的自尊,特别是使用录音机这个词形容他,更是对他的不尊重,为此我感到后悔,希望?Zh同学能知道我心里的歉意。不过这件事情太小,在我们时隔十几年再次相见时,双方都没有重提旧事,只是更多地加强了相互间的友谊。

后记:英阿战争,英国获胜。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获得了英国空前的支持,而阿根廷人民则谴责当时的军政府擅自挑起侵略战争,导致军政府被迫下台。后来的民选政府将三位挑起战争的军事头目给以法律制裁,阿根廷由此走向民主。

国内链接:http://www.hedao.vip/hedao/vip_doc/10825545.html
资料链接:
福克兰群岛:https://baike.baidu.com/item/马尔维纳斯群岛/655936?fromtitle=福克兰群岛&fromid=698873
撒切尔夫人:https://baike.baidu.com/item/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2600274?fromtitle=撒切尔夫人&fromid=856697&fr=aladdin
smilhaNew at 10/17/2020 21:14 快速引用
[Time : 0.01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68.1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