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博士记述曲啸教授“母亲打错孩子,孩子不应记仇”论在美国碰壁记 11/25/2020 19:13
阎润涛博士记述曲啸教授“母亲打错孩子,孩子不应记仇”论在美国碰壁记 (2020-11-25 09:06:26)
下一个

阎润涛博士记述曲啸教授“母亲打错孩子,孩子不应记仇”论在美国碰壁记

阎润涛博士因患新冠肺炎不治消息传来,深感悲伤和可惜。阎先生是《文学城》超级大V,他的博客包罗万象、爱憎分明、立场坚定、风格独特、语言幽默活泼。从2004年《男欢女爱的科学》到最近预测川普本次竞选必定失败,16年来他一直是我在城头最佩服的作者。其中我最喜欢的一篇文章就是2010年根据他1988年受官方委托接待共和国三大演说家之一”的曲啸到北美(阎兄说第一站就遭遇滑铁卢而不得不中断演讲立即打道回国,但我一位印第安那大学的朋友说他们先到布鲁明顿的,还参观了当地监狱)的亲身见闻写的《共和国三大演说家之一”的曲啸在美国遭遇滑铁卢》。

1988年的中国思想界十分活跃,社会充满躁动情绪,是六四前各种矛盾错综复杂的微妙阶段。这一年初的1月13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局级调研员曲啸副教授,全国第一位“德育教授”李燕杰、以及曾因受皇上接见时有幸握到了一下伟人的小指头而万分激动的舞师彭清一,总共三位青年导师、也是共和国三大演说家到深圳蛇口和几十个打工青年座谈,爆发了一场“蛇口风波”。《人民日报》记者马立诚曾有详细报道《“蛇口风波”始末》。

这一年暑假,曲啸副教授奉命来北美向留学生们演讲。也即阎润涛博士下面向大家介绍的滑铁卢。

这一年底,王朔、米家山合伙拍的电影《顽主》出笼。葛优、马晓晴凭入木三分的演技而大红大紫。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两部中国电影中的一部(另一部是《十字街头》)。影片中把那个德育教授奚落得令人捧腹。有记者多年后问米家山:“听说德育教授在长城饭店前等候女孩的那段曾有过麻烦?“ 米家山模糊应付:”要我们删掉,我们不干,后来也就算了。“(老米这里故意隐去他爹米建书成都市第一书记身份,而峨眉电影厂恰是成都地盘)。记者又问:”德育教授是否有模型?”米反问:“那时全国有几个德育教授?”(小百脸注:一个)

阎大侠的博文则将读者们带入真实的镜头:曲啸由国务院刘中海先生(周恩来的前秘书)陪同来到美国给留学生做巡回演讲。佛吉尼亚州立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会长受大使馆教育处委托,安排阎兄招待:“他做的水饺最棒”。包饺子时还应曲啸的要求为他们两位讲了当地两宗法律判例。曲啸很感兴趣,请求阎準博士:“散会后你到我们的旅馆,我们俩谈谈。你把你自己看到的,听到的,美国哪些方面不如中国的例子告诉我一些。我来的时候有个想法,就是说美国的物质生活比较发达,但精神生活不如中国。但我没有例子啊。你给我讲点这方面的例子。你看行不?”看来曲演讲家对他回国后会有更重要的任务非常期待,随时随地准备素材。

按照阎润涛的博文曲啸教授在佛吉尼亚大学的演讲会是这样的(文中的“我”即阎):曲啸的亲身经历确实非常悲惨, 他在东北的爸爸让苏军卡车压死了,非但没有给一分钱赔偿,反而把他定为反革命,因为他爸爸被苏军卡车压死了,猜测他心里必然恨苏联,反苏就是反党,就是反革命,右派,坐牢22年。又比如当他讲到当时如果他有200块钱,他就可以给他心爱的女人治病,他的女人就不会离他而去(死了)。故事的最后,那就是他被胡耀邦同志平反一切冤假错案而得到昭雪了,大家以为他的演讲也就结束了。突然间,但听曲啸教授一个“但是,”才知道他的演讲还没完。他后面的演讲应该不算是演讲了,而是对年轻人的教育了。“党就是妈妈,妈妈打错了孩子,孩子是不会也不应该记仇的!”

听到他这句话,大家沉思着。也就明白了曲啸教授来美国巡回演讲的目的了。这也是他开始演讲时我本能地预料到他最后要说的话。我看了一眼刘中海先生,他此时的眼睛仔仔细细观看留学生们的表情。

听众中,有一位该校近代历史学家汪荣祖教授,也是大陆学生联谊会的顾问。他是台湾人,恨透了蒋介石的国民党(他来美读书时还未解严),也就非常热爱共产党。突然间,汪荣祖教授说他要发言。大家对汪教授要说什么早就知道了,反正每次大家开会他都发言,告诉大家国民党蒋介石是何等独裁何等残忍。对他的发言大家也没有啥反感,早已习惯了,再说了,只要大家有难处的时候,他会尽力帮忙的。

汪荣祖教授脸色通红,跟过去判若两人。他非常震惊的内心世界在他的发言中表达得淋漓尽致。他说:“我过去只知道蒋介石国民党是如何独裁,如何玩政治,不诚实,专门欺骗台湾人说共产党毛主席是多么独裁,多么血腥,多么残酷地对待不同政见者。对国民党的宣传我从来都反着读,绝不相信国民党的骗子把戏,而真心相信大陆共产党的报纸,因为那些报道都是跟国民党的说法相反的。可是今天,曲啸教授的演讲,当真是血泪的控诉,句句血,声声泪!一个青年学者平白无故就坐牢22年!而这些,我在台湾时也看到过类似的报道,但报道的事件没有这么邪乎,没有这么真切,没有这么令人愤怒。”

听到这里,我看了看刘中海先生,他已经坐不住了,他的脸色苍白,表情显示着后悔、吃惊、恐惧与遗憾。我忍不住去看曲啸教授,他的嘴唇在颤抖,他的腿也在颤抖,突如其来的打击如同晴天霹雳打得他晕头转向。他不知道是该坐下听,还是继续站着等待问问题的讲完后给出回答。

相比之下还是刘中海先生比较镇定自若,在汪荣祖教授停下来的一刹那,便立刻站立起来,想停止汪教授的评论。可汪教授摆手给他往下压的手势,意思是他还没有讲完。他继续着他幡然悔悟的评论:“什么党是亲娘,可如此长期地打自己的孩子,那还是亲娘吗?比后娘都残忍,还有什么资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诚于她?母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汪教授如此愤怒令我震惊。我震惊的不仅仅是他的愤怒,也不是他的表情,而是他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怎么可能如此无知。想来想去是他的偏见造成的。当真是: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但这也表明,汪荣祖教授的内心是真诚的,他是个想说实话的历史学家,而非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政客。

联谊会会长一看唯一的办法就是停止汪荣祖教授的继续发言,就在汪教授间歇的一刹那,他立刻站起,说二位刚下飞机,匆匆忙忙从国内来到美国,十分疲劳,明天他们还要赶路呢。会议到此结束。

按照跟曲啸教授谈好了的计划,我还是去了他们的旅馆。把二位送到旅馆后,我有心想离开,可觉得还是需要跟曲啸教授谈谈,看他还需要不需要我给他讲他想听的故事,毕竟言而有信乃做人的基本道德,便跟随着他们进了屋。

刘中海先生把门插好,便看着我和曲啸。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曲啸的脸色还是苍白得像白纸,似乎眼球都不转了,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痛苦地挣扎着。

“阎同学,以你的看法,那位所谓的爱国华侨是真的痛恨国民党?而非潜伏到我们留学生内部拉拢同学,在关键时刻不惜暴露了身份?”刘中海先生警惕地探问汪荣祖先生的用意。我实话实说,告诉他汪教授绝对是可靠的历史学家,不是什么特务,他对大陆的不了解产生的误会被突如其来的真实报告给打醒了。

刘中海先生点头认同了我的看法,然后他说:“我认为曲啸先生的巡回演讲不能继续下去了。这个后果是没有预料到的,但可是在情理之中的。我刚才在车里想,即使在国内也未必没有人跟汪荣祖的观点一致,只是没人说出来而已。所以,曲啸教授的演讲如同一把双刃剑,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实难预料。你认为呢?”曲啸看着刘中海一句话也没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看得出来曲啸教授内心的痛苦已经到了极点。这表明他的演讲生涯结束了。刘中海先生回去后一定会向上级如实汇报在美国发生了什么,因为终止曲啸的巡回演讲他需要跟大使馆教育处商量的。曲啸教授明白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对这一点,曲啸教授刘中海先生和我三人当时的想法应该是一致的。


我当时担心曲啸教授的心理崩溃会导致精神崩溃而使身体垮掉是有道理的,他那极端心理崩溃的眼神在苍白的脸上折射着死人般的昏暗,令你感到寒冷和哀凉。那已经不是失望,那是绝望。想必他在来美前已经计划好了回去后大展宏图,继续红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然后便是中央委员?由“中央宣传部调研员”升为宣传部部长?这个,可是润涛阎的话,曲啸教授可没这么说。但他在汪荣祖教授没发言前的兴高采烈和对我给他介绍“美国哪里不如中国”故事的期待,可以看出他对此次赴美巡回演讲是何等志在必得。

曲啸回国后基本上不再参加活动了,不久就大脑里得了病,1991年到南通演讲,病倒在演讲台,从此半身不遂,也失去了说话能力。一直靠他“一张大饼换来的婚姻”故事里的妻子(他讲这段故事的时候说,他跟她毫无感情基础更无共同语言)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十几年如一日,直到他去世。俺估计那卧床不起的十多年里,他又感受到了他们之间是有感情基础的,是有共同语言的。从他妻子的角度来讲,曲啸教授突然心理崩溃而导致大脑得了病而卧床不起,对她的婚姻来说也许是好事一桩呢。

以上是曲演讲师滑铁卢的经过。我跟曲啸教授只有几个小时的接触,但无论如何也认为他是一个喜欢听别人讲话的人,一个历经磨难的人,一个不抱怨只感恩的人,一个性格柔软到没有骨头的人,一个可以利用的人,一个可以交谈的人,一个可以交往的人,一个吃了我的水饺后说润涛阎做的水饺好吃的人。同样,汪荣祖教授也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但作为著作等身的历史学家竟然如此天真,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以下是小百脸的读后看法:

曲啸是一位高超的公公,他非常懂得自己的“利用价值”,以及如何将这种价值抬到最大化(这个,可是润涛阎的话,小百脸可没这么说。)一旦“曲啸教授明白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这个也是润涛阎的话,可见老阎的眼光有多毒、笔尖有多利),他也就什么都结束了。我们可以在几坛也看到同样一些连绵不绝的跟帖,其价值今天也就是半块钱毛主席。对那些东西是用不着搭理的,我觉得若是喜欢,只需花两三秒钟copy下来留着二三十年后作为古董show给那时的年青人看,让他们知道曾经有过这样不论肉体或精神都是残缺的公公。这也就是他们的利用价值。

汪荣祖教授是一个诚实的人(这个也是润涛阎的话),他绝不会当公公,只不过作为历史教授,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台湾有太多这样的人,我相信今天他们大都已是台独份子,至少是绿粉。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我期望台海两岸将来在条件成熟时和平统一,那时我收藏的台湾邮票必定成倍翻值)他们笃定斗不过共产党(台独的可能性是零)。正如项羽斗不过刘邦,常凯申斗不过李德胜。可这一次刘中海、曲啸斗不过汪荣祖,只因为这里是美国的滑铁卢。
[ 打印 ]
[ 加入书签 ]
阅读 (1881) ┆ 评论 (16)
评论
齐鲁居士 2020-11-25 15:54:24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写的有水平。
获悉英才去世, 非常的惋惜惆怅,也就仅此而已。否则, 无论天堂还是九泉的润涛阎先生是否担待得起都难说。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吗!
猜测是新冠病毒的恐惧造成。
在文学城里写得好的,用太多中文精力,本身就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逃避。
freemanli01 2020-11-25 14:25:44 回复 悄悄话 从这次美国的疫情和大选,不管双方的对错曲直,
有一个方面让人佩服,这真是一群“不自由毋宁死"的人。
值得学习这种”天赋人权“的自由精神。。。
以及政教分离的体制和理性。
任何人在执行世俗的法律时,不能自称“我代表天父,或妈祖,或祖国母亲,或上帝,或佛祖”来惩罚别人,都必须按法律条文一二三断案。
PrimeryColor 2020-11-25 14:11:42 回复 悄悄话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2020-11-25 12:47:07
实际上, 他们知道他们在撒谎, 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 只不过国内他们控制一切,可以肆无忌惮。 国外不允许。他们是很脆弱的。 他们的强大, 是建立在国人自私愚魅的基础上的。不是单纯,口才的问题。
lostman 2020-11-25 12:58:58 回复 悄悄话 曲啸好像是辽宁营口人,在中国他去大学演讲,没有去听,后来同学们回来讲,他还能一只腿在舞台上翻个跟头,后来销声匿迹。
闫先生走的太突然,18号他还跟网友互动,讲述自己病情,报了平安,没想到,短短四天,就仙逝,实在痛心,他的才华和品格,岂是文学城的博主这个名头能概括的,这个世界每发生大事,都想听他的见解,而他总是一语中的,每天都会几次去他的网站看,有没有更新回复和新文章发表,如今再也看不到了
顶级朋友 2020-11-25 12:56:56 回复 悄悄话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2020-11-25 11:03:08
这种变态宣传在国内忽悠就算了,听了也不敢乱问,拿到美国来搞岂非自取其辱。+100
世事沧桑 2020-11-25 12:47:07 回复 悄悄话 也觉得曲啸还是单纯,否则不会受这么大打击。其实要回应也不难,可以说---我从不隐瞒这段经历,我们伟大的D也没有隐瞒过这段历史,否则,又怎么会派我来美国呢?这恰恰证明了我D坦坦荡荡!这些事,国民党就没干过?国民党给谁平反了?我说汪教授呀,要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嘛。
freemanli01 2020-11-25 12:45:59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印象很深,
所以必须讲法律,否则任何一伙人都可以过来对你说,我代表祖国母亲惩罚你。
私刑代替法律。他怎么代表祖国母亲的?然后做错事的人就可以不负责任了,说那是母亲让我打你的。
老大就像杨秀清,跳着舞就开始发布最高指示、打人了。
...
宗教和世俗的关系确实非常复杂。。。
但是因此而简单否认宗教也是个误区。
不见很多纪念的人也希望在天堂还再见老阎吗?
要做手脚滴 2020-11-25 12:25:56 回复 悄悄话 咱也是老阎这篇文章才成为阎粉的,一篇最能代表老阎风格的史诗般的作品。
PrimeryColor 2020-11-25 12:11:0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楼主重提。 记得还有说美国政府非让汽车在高速上开55麦以上,是草菅人命。
行者陌言 2020-11-25 11:43:17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阎先生 记录了历史上的重要事件.
林海平兔 2020-11-25 11:08:23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高妙

有人说润涛回国就好了
死不了还能胜过王沪宁。。。

润涛治国肯定远胜习痴
活出共惨旷世润涛高材。。。
世事沧桑 2020-11-25 11:03:08 回复 悄悄话 这种变态宣传在国内忽悠就算了,听了也不敢乱问,拿到美国来搞岂非自取其辱。
林海平兔 2020-11-25 10:59:56 回复 悄悄话 赞
世事沧桑 2020-11-25 10:54:18 回复 悄悄话 总算有人贴出来了。这一篇顶一百篇。
红米2015 2020-11-25 10:34:00 回复 悄悄话 马立诚,文革死亡2000万就是他说的.
海淀网友 2020-11-25 10:15:55 回复 悄悄话 同意楼主。阎先生这篇作品,是文学城里十几年来最棒的一篇。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8.4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