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披露中国当局隐匿疫情 百余页机密文档曝光 12/02/2020 17:27
CNN披露中国当局隐匿疫情 百余页机密文档曝光(图) [复制链接]




新冠肺炎爆发初期,病患多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外界焦点对准商贩销售野味的黑幕。中新社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首宗已知新型冠状病毒病例迄今一年。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取得的外泄117页机密文档显示,当局出于政治考量隐匿疫情,在爆发初期处理失当。

CNN披露,今年2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现身北京,通过视频连接替前线医疗人员打气时,中国官方通报添加确诊病例2478起,但根据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外流的117页机密文档显示,当日添加确诊病例数为5918起,是对外公布数字的两倍以上。

这些只在内部流通的机密文档显示,中国对外公布的数据,只是全部疫情的一部份。湖北省卫生当局在报告上注明「内部文档,请保密」。

这些文档涵盖2019年10月至今年4月的不完全时期,暴露出欠缺弹性的医疗体制,受制于从上而下的官僚和僵化程序,不足以应付新兴危机。这些文档揭露了当局在疫情初期的几个关键时刻,存在明显失误,并点出体制缺陷。

其中一项惊人的数据显示,地方诊断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病患速度缓慢。尽管当局对外表示,以有效率和透明方式揭露消息,但文档显示,地方卫生当局仰赖有瑕疵的检测和通报机制,根据3月初的一项文档显示,从出现症状到确诊平均要23.3天。专家告诉CNN,这大幅影响疫情监控和防疫措施。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全球公共卫生资深研究员黄严忠(Yanzhong Huang)表示:「他们显然犯下错误,不光是在处理新型病毒时会犯的错,在处理疫情方面也犯下官僚作风和政治考量的错误。」

根据知名医学期刊刺胳针( Lancet )刊载的一项研究,12月1日是湖北省武汉市首位已知COVID-19病患出现症状满一周年。一年来,这场在全球蔓延的大流行疫情已有超过6331万人感染,并夺走逾146万条人命。

根据CNN取得的机密文档,湖北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际,另一项公卫危机也悄然出现:流感大流行。流感病例暴增至前一年的20倍,原本已不堪负荷的医疗体系因此雪上加霜。

这波发生在去年12月的流感大流行,根据官方注记,不仅出现在武汉,邻近的宜昌和咸宁市更严重。

根据CNN报导,这些文档由要求匿名的吹哨者提供。他们表示,他们任职于中国的医疗体系,基于爱国心的驱使才会向外提供事实真相,同时也是为了纪念直言不讳的同僚。

CNN表示,这些外泄的文档经CNN委托6名独立专家确认内容是否属实。其中一名和中国关系密切的专家表示,曾在今年稍早的机密研究中看过当中部分报告,一名熟悉中国内部文档和程序的欧洲安全官员,也向CNN证实,这些档案是真的。

尽管华府和布鲁塞尔方面向北京施压,要求中国配合世界卫生组织(WHO)针对COVID-19疫情起源的调查。

但目前为止,国际专家取得湖北省医疗纪录和原始数据的管道有限,WHO上周表示,中国政府官员向他们保证,实地考察将会是调查的一部分。
【老陳時評】:武漢病毒周年祭第四章(兩個親自)
by 陳維健

一月七日,似乎成了習近平過不去的時間點。因為就是在一月7日這個時間點上,習近平對疫情作了反向指示,不是要加強防疫而是不要讓防疫影響過年。甚至到了1月23日武漢封城,習近平在新春團拜會上仍然隻字不提疫情,此乃千古之罪。中國的疫情失控,世界疫情的蔓延,最終的源頭是習近平的「兩個親自」。 1月23日,武漢封城的這一天,中央舉行一年一度的春節團拜會,人民大會堂宴會廳鮮花吐艷,張燈結彩,各界人士二千多人歡聚一堂,歡聲笑語間洋溢著節日的喜慶。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同志講了話: 同志們、朋友們! 在中華文化里,鼠乃十二生肖之首,進入鼠年就代表著開始新一輪生肖紀年,也寓意著新的開端。奮鬥創造歷史,實幹成就未來。新的一年,我們要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中華民族千百年來「民亦勞止,汔可小康」的憧憬將變為現實。這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 武漢封城習近平的講話隻字不提,黑色的西裝紅色的領帶臉上沒有表情。這位繼毛澤東後中共最有權勢的人物,還是沈浸在他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共產帝國擴張全球的春秋大夢中。這是一顆得了世界上最大巨嬰症的頭腦。權力的傲慢,學識的不足,讓他認識不到新型病毒對國家的致命性。 1月25日,中央成立疫情應對領導小組,組長是總理李克強。歷來以組長治國著稱的習近平沒有親任組長。我們知道習近平已經有了15個組長的頭銜,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但且這個人命關天的組長他不擔任。自然這個防疫小組事後既沒有發揮什麽作用,也很少為媒體提起。 26日一架專機徐徐地降落在在武漢機場的停機坪上,若大的機場沒有飛機起降,航站大樓空無一人,只有幾個神情嚴肅接機的省市領導。當汽車馳過昔日繁華的大街時,沒有車,沒有行人,寂靜得如同死城一般。我們不知道此時此景李總理腦子裡想的是什麽。他能像前任溫家寶一樣,說出「多難興邦」嗎? 李克強漏夜趕到武漢,到了重災區金銀潭醫院。金銀潭醫院是武漢肺炎救治中心醫院。是集臨床、教學、科研於一體的綜合醫療機構,有九百張床位,它的前身是天主堂梅神父醫院,掩映在張公堤之側,黃塘湖之畔,環境十分優美。 新華社是這樣報導李克強示察金銀潭醫院的:李克強一下飛機就來到收治確診患者和重症患者最多的武漢金銀潭醫院,與在負責ICU病房開展治療的醫護人員視頻連線,並和來自全國各地、軍隊支援武漢的醫生交流。李克強說,希望你們全力以赴把患者治癒,也一定要保護好自己,這樣就能給全國人民以信心,全國人民感謝你們。聽到醫護人員反映醫用防護服、護目鏡等物資需要穩定供應,護士力量需要加強等,李克強當即要求隨行的有關部門負責人協調解決,馬上從全國再增調醫護人員特別是護士以及所需物資,優先保障武漢。一切都服從爭分奪秒救治患者的需要。 李克強專門來到正在加緊建設、集中收治疫情患者的火神山醫院工地,勉勵工人們加班加點,加快建設進度。他說,抗擊疫情如救水火,你們是在與時間賽跑,醫院建成將成為能夠及時收治患者的「安全島」。我們要千方百計確保所有患者應收盡收。李克強叮囑要做好工人們的疫情防護。 從新華社的報導中我們除了看到官樣文章外,是看不到其它真實的東西的。當然李克強到了武漢也不會僅僅是報導中的那些內容,這些內容只是寫給老百姓看的。那些真正的,最重要的東西是黨的秘密。他聽取省市領導的匯報,這個時候怕是沒有官員再敢隱瞞疫情了。李克強作了什麽樣的指示,也許日後才會披露出來。就像武漢市長周先旺一樣要等待中央的指示才能公佈疫情。 1月28日,這一天,習近平會見了世衛秘書長譚德塞,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大廳,人們發現與往常不同的是,兩個人會談之間隔著三張茶几。這樣的距離毫無疑問是為了防止唾沫的傳染而設制的。 「世界衛生組織」是聯合國屬下的一個專門機構,是最大的國際衛生組織,總部設在日內瓦。現任秘書長譚德塞是一位來自埃塞俄比亞的衛生部長,這些年來與中共的關係密切,武漢肺炎出來後,他一直配合中國政府遲遲不宣布武漢肺炎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事件」,當各國開始武漢撤僑,他還表示沒有必要作出過度反映。 譚德塞在人民大會堂與習近平會面時,首先向習近平主席和中國人民致以新春祝福。他表示,在疫情面前,中國政府展現出堅定的政治決心,采取了及時有力的舉措,令世人敬佩。習近平也借此告訴外界這場疫情是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輿論為此嘩然。這麽喜歡當組長,恰恰不要擔任防疫組長的他,忽然要親自指揮了,不但現在親自指揮,在李克強的防疫小組成立前他已經在指揮了,這個邏輯很難說得通。既然習近平說他親自部署,親自指揮,那麽我們來看看他作了哪些部署,哪些指揮吧。 2月15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發文,曝出習近平在1月7日即知疫情。為何1月7日作出的指示到15日才報導 ,因為武漢市長周先旺在1月27日「央視」的採訪中披露早在1月初已向上級通報了疫情,「我們地方政府必須獲得授權後才能披露疫情」。周先旺月初向中央匯報,習近平在7日召開會議並作出指示,從時間點上來看與周先旺的說法是一致的。也就是說周先旺的報告習近平已經作了指示,習近平沒有延誤時機。但是,習近平作了什麽樣的指示,這是問題的關鍵。很遺憾在中共官媒中查不到習近平對疫情的指示。那會不會有秘密指示呢?應該沒有,如果有這個時候不拿出來,還待何時。 也許我們從《北京青年報》的一篇報導可以看到端倪。1月20日《北京青年報》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題目就是「莫讓流言沖淡節日的年味」。這篇文章當天就被包括《人民網》在內的多家官網轉載。黨媒姓黨這是習近平下達的指示,也就是說黨媒聽習近平的指揮,黨媒的聲音就是習近平的聲音。也就是說在習近平的兩個親自之下,黨媒把疫情當作「流言」,不能讓「流言」沖淡年味。而這句話的語言風格也非常習式化。我們有理由相信這篇文章的標題直接用了習近平的指示。 2月15日之後的16日,經濟學家武大教授華生為「中國疾病控制中心」高福鳴冤的文章,是另一個更高級別,更為直接到達中央的渠道,他是這樣說的;「高福在得知疫情信息後,立即電話武漢得到確認,又漏夜給國家衛健委多名領導打電話報警。國家衛健委第二天,也就是1月1日組成疫情領導小組與專家到達武漢。高福作為專家組的第一成員一同前往。根據武漢病毒采樣,1月8日,疾控中心正式宣布發現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是此次疫情的病原體,1月10日發佈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並完成P C R診斷試劑的開發和測試。1月11日,疾控中心開始向武漢提供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1月12日,「世衛」聲明已經得到病毒的基因序列。 也就是說習近平至少在1月8日,除了從行政部門得到疫情報告外,也從國家衛健委專業部門得到了報告。實際上2003年SARS襲擊中國之後,中央政府花重金在疾控系統打造了中國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簡稱網絡直報系統)。所謂直報,就是從鄉鎮衛生院可以直接報告到中國疾控中心,而不是一級一級逐級上報,這個系統最大的特點,就是直接報告,上面、下面想截也截不住。報告是即時的,幾個小時、一天之內就能報上來。 可見無論是行政還是衛健系統,疫情都到達了聖上,以習近平的專權沒有人敢隱瞞。 我們再看看港媒《明報》(2月17日)刊出署名鐘仕的評論文章,文中引用未具名的「京城消息人士」指出,近來因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擴散而備受指責的中國疾控中心,其實早在1月初就向中央部門通報,1月6日曾向政府提議或要求啟動二級響應。但在1月7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如何應對武漢肺炎並不是此次會議的重點。中央領導人要求要注意防範,但同時要求不要因此造成恐慌而影響即將到來的農曆新年節日氣氛。在高層領導人不夠重視的情況下,這些專家以在國際期刊發表論文等方式預警。 我們知道疾控中心是無權公開啟動應急響應。按照《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預案》,疾控中心只是責任報告單位。政府才有權啟動應急響應。說到這里從多條線索多個渠道我們可以看到地方政府,醫生學者,到中國疫情最高機構的「中國疾病控制中心」都是較為及時地給上級部門發出疫情信息。但習近平的指示是不要因疫情而影響農曆新年的節日氣氛。這就是個人專權的代價,即使有最好的疫情警報系統,疫情仍然會失去最重要的控制時段。因著習近平的「親自」,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蔓延全中國,一直延伸到海外。 海外觀察家注意到中國官媒的宣傳中一直強調的兩個「親自」,一個多月內習近平主持召開了6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1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1次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1次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1次面向17萬人的電視電話會議,並深入北京的社區、醫院、疾控中心,了解基層疫情防控工作情況。但這兩個親自他作了什麽 部署,什麽指揮呢?即使官媒也沒辦法編造,貼金。習近平的會議都有記錄在案,要重新編造,將已發出去的新聞,重新編造時間是越不過去的坎。官媒強調「一月七號以來……」是習近平在2月3日的常委會上以第一人稱單數的方式表達的,後來在十七萬人大會上,習近平又重複了「從一月七日以來」,然後官媒一哄而上,「一月七日以來......」。 一月七日,似乎成了習近平過不去的時間點。因為就是在一月7日這個時間點上,習近平對疫情作了反向指示,不是要加強防疫而是不要讓防疫影響過年。甚至到了1月23日武漢封城,習近平在新春團拜會上仍然隻字不提疫情,此乃千古之罪。中國的疫情失控,世界疫情的蔓延,最終的源頭是習近平的「兩個親自」。
smilhaNew at 1/18/2021 10:39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1.9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