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022 19:23
下象棋遇到過的人和事(4) (2022-01-04 18:44:29)
下一个

一九七七年能考上大學,絕對是天上掉了個個大餡餅,正正砸在了鎝(陝西話的SA是腦袋)上。新中國玩的是元首的風情:想土改就土改,想反右就反右;想高考就高考,想文革就文革。全國一盤棋,一盤特別大的棋。元首棋臭就全國一起臭。?綠水青山枉自多,風華歲月亂蹉跎。

我想“玩著就把錢給掙了”人生念頭泡湯了。一生有九個女人的花帥葉劍英寫了豪邁詩:攻城不怕堅,攻書莫畏難;科學有險阻,苦戰能過関。中學畢業浪費四年后才上大學,活蹉跎了一個大學。

新中國是有冤沒處伸,你有我有人人有(等於沒有?)有苦很難言。執政黨就是趙樹理《三里灣》裏的“常有理”。全是理。執政黨把本屬於人民的機會剝奪了,過後再還給人民,人民感恩戴德,三呼萬歲。萬歲强盜。黨話鋒一轉:“把丟掉的時間追回來”,“一天等於二十年”。我們的大學日子玩的是豪邁與胡來。連時間單位都胡説亂算。口號很破壞人的心智。

進了大學,我暗中告誡自己:別再想玩的事,一心只想學習。學什麽?機會來之不易,切不可玩物喪志。什麽是志?燕雀安知?執政黨的喉舌《人命日報》每天都翻新出很多臺詞。總是弄出一陣陣的風來挾裹人民。

大學二年級時,我參加了我們大學的象棋比賽。只因爲入學后的一個衝動,下矇琪贏了下明棋的睡我下床的兄弟而在班裏名聲大噪。隱藏能耐是很件很難的事?更何況是別人打到自己的門前。

我們學校十個系。下三人團體賽。奇怪,下象棋厲害的居然是文科系。我幾乎以一人之力,把物理係下成第五。前四是經濟系、中文系、歷史系、哲學系。后邊幾輪,我給和我一起參戰的兩個七八級的小兄弟上過几課,那哥倆也神奇地各贏了兩盤棋。十盤棋我贏了九盤。

個人賽十二盤棋,我輸了兩盤。但是我第一盤就贏了最後得冠軍的叫什麽來著,聽説上大學以前是那哥們是貴州一個什麽市的冠軍。我得了第四。以棋交友,冠亞軍都是經濟系的。中國象棋會下的人很多,但是有些象棋理論知識的人並不多。玩還讀什麽玩書?我是一個玩得很認真的人。玩能帶給人歡樂,爲什麽不認真玩,好好玩?(待續)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9.2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