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志须尽欢---转载 1/23/2022 18:59
人生得志须尽欢 (2022-01-23 08:40:46)


有言道,人生不如意处十之八九。对我来说,尤其是到了北美的这二十年间,差不多如此!

我将近40岁才到北美,先在美国,以后到加拿大,最近又回美国。在国内期间,我混到了可以腐败的阶层,整天灯红酒绿,花天酒地,一到国外,日子一下子变得混暗卑微。本来在国内时,我一个眼神能把下属吓死,OL见了我不住地献媚,有时我一进办公室,就见下属们在电脑前慌张的眼神,知道他们肯定在看与工作无关的东西,见了老板赶快换屏。虽然如此,让人怕的感觉很好。到了国外,我由猫变成了老鼠,见了老板来,慌不神地换屏,偏偏有个中国人老板不像当初的我那样开明,非要追个究竟,从背后偷袭,把我抓个正着,然后公开羞辱训斥!

这二十年,前十年在Academic部门,就是那些大学,研究所什么的当博士后(Postdoc)。博士后听上去好听,其实就是丫苦力,人家labor工还有个福利,很多单位博士后连医疗保险都没有。实验室的技术员(Technician),说说只要大专(college)毕业就可以干的,地位也比博士后高,他们是正式工,福利不少,有的还是工会成员,不能随便开的,而博士后是临时工,老板随时可以让你走人。

因为博士后不稳定的工作性质,使得我不住地找机会跳出这个圈子,终于成功地在工业界(industry)找到工作。但工厂里,也有问题。Academic部门里,好歹大多数同事都是pHD级别的,素质还是可以的,至少不会张口f*ck,有政治,但不是那么dark。工厂里,虽然也有pHD, 但总体素质要差多了。而且我开始待的那个工厂,印巴人和东欧人占多数,充满着第三世界的氛围,经常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

有次,我在喝咖啡(北美公司无论大小,每天都有两次cafee break),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印度女子的咖啡杯,她问我的手脏不脏,我很恼火,说我刚大便过没洗手,很脏的。她就大叫我性骚扰,跑去领导那儿告状,还扬言要报警。当然,公司也不是她开的,这件事有很多人在场,这种指控是不能成立的,这个例子可以让大家感受一下公司的恶劣文化环境。

在这种公司呆久了,人也变得粗鲁,不狠就被人欺负。有次,一个伊朗人实验员把我们公用的pipette (抽液器)藏起来,我很生气,让她拿出来,她就不。我也开始大声威胁,如果我下次进入实验室时没见到它们的话,我就要到公司去告她破坏实验,那是要开除的。下一次进去后,见pipette已经在我的桌子上了,但她把经理找来,说我欺负她(bully),要求把我调走。经理打圆场,说我挺好的,见过我好几次让她搭车,这人竟然边哭边骂道,“I didn't want it"(我根本不想搭他的车!)

在Academic部门里,至少你的技术建议,老板是听的。在那儿,需要每天看文献,对实验中出现的问题,也需时时思考,并做实验证实或否定自己的假说。但在工厂里,基本就不需要脑子,只要遵守SOP就行了,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senior和manager,没有研究的技能和知识结构,还很敏感,对下属的不同技术意见,尤其是他听不懂的,就以势压人。而事实上,大多数实验都是compendial(标准),就是列在如USP,EP, JP之类药典中的,你的工作不是创新,而是严格遵循其步骤和标准,创新反而是罪过。公司里有个QA部门,成员多是些picky的女人,她们的工作就是找碴,抓出你的错别字,或那天忘了戴眼镜,这就是她们的工作成绩,如果能抓到你在今天的实验记录上填了前天的日期,那就是重大发现了!

因此,在这一行里,如果走上了学术道路,要不跳出龙门当Faculty, 否则只能当千年老博为终,工资福利不高,但至少可以思考。如果走上公司道路,那就当个高级蓝领为终吧,收入还可以,但不需要脑子。

但我最近就职的一份Principal scientist工作,好像是两全其美了。这是一家在药品检验行业全球排行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我加入的部门是Raw material部门。在药物检验中,分Finished product(成品) ,drug substance(粗药) and raw material (原材料)三大部分,可以直接使用的是成品,粗药需要经过复杂的formulation程序才能上市。以毒品为例,罂粟是原材料,鸦片烟土是粗药,海洛因制剂是成品。按药品管理规定,每一批次药品,都需要对这三部分进行检验,而且不是生产厂家自己检验,应由第三方检验,合格了方能上市。

因为最近新药品层出,有了ATMP的概念(advanced therapeutic medicinal product), 基因治疗,细胞治疗,免疫治疗和新式疫苗都是,各大检验公司也都成立了相应的部门。我就成了这家大公司新成立的ATMP部门里的技术主管,刚到公司后,有个他们一直没解决的走入死胡同的项目,我主动请缨,一举解决,从而树立了威信。一个有点顶牛的下属最近离职,我没了政治上的掣肘。而部门的两级主管,在技术上都不是内行,对我达到了“言必听,计必从”的程度。特别重要的是,公司的商业部门很给力,刚年初,我们一年的项目都已经有二十多个,按现在的工作人员和设备,加班加点一年都干不完,而新的项目还在不断进来!有business,你的工作才是稳定的!

ATMP在药典中还没有条目,所有的实验,很类似于学术界的做法,需要查文献,摸索前行,当然最后批准标准也是以文献为准。这样,我的学术界的经验和技能就排上了用场。而我以前经历的缺点,即进出的工作单位太多,现在成了优点,因为我对很多方面都有感性认识,什么都知道一点。已有的项目,几乎没重样的,需要丰富的阅历才能理解。

我现在处于一个很有利的地位:有权,怎么做,用谁,都由我来乾纲独断;有钱,要买什么仪器,试剂,根本不缺钱;有平台: 一个人熟读兵书,如果没有执掌军权的机会,这些才能有如何施展?以前我读过那么多实验方法,终于有一个机会,那么多有足够资金支持的项目,由我来说了算,怎么做,如何走。我就像被拜将的韩信,陆逊,令剑在手,任我驰骋。

有压力吗?当然有,但和韩信不同,兵者死生之地也!我这个不是死生之地,而且有那么多文献在手,大多数项目都不是史上第一遭,再说不缺钱买设备,买信息,成功的可能性极大。成功了,最大的收益,就是实现了人生的意义,在马斯洛的需求阶梯上,我达到了最高级。马斯洛的需求阶梯,包括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如果我最后以一个国际大公司的高级科学家职位退休,是这个公司ATMP部门的奠基人,有幸为多个重要药物的上市提供了关键服务,可能某个我主持建立的方法被收入药典,那这不是自我实现是什么?

想想以前倒霉的时候,百感交集,如果那时候自杀了,不就没今天了。尼采说,没能打死你的,只能使你更坚强!也就是说,只要天没让你死,你就不能自杀,未来有无数的可能性。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那如意者只有十之一二。那就让我尽情地抓住这人生难得的机遇吧!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7.4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