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女 7/30/2005 11:16
昨晚去跳舞,翻出抽屉里那件不对称斜肩衫。剪掉标签,换上,果然整个人就亮了起来。鲜活的绿底,大朵黑色晕染图案,灿烂金色胸针,无领无袖,露一边肩,垂一侧鱼尾。有点烟视媚行,又有点散漫不羁。实在没有迷你裙配,索性套了条牛仔短裙。

roomate看我就这样准备出门,提醒:“mm, 太素了。”哦,是,除了绿色眼影,什么装饰也无。于是两个女孩子就开始翻箱倒柜。她慷慨给我套上坠小叶的项圈,碎花臂环,看了看,又觉不妥,还是帮我摘下。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风格呀。还是自己最喜欢的琥珀色手链戴上比较配,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灯下幽幽反射着光。还有我唯一的戒指,从没戴过,水晶镶琥珀。意外的发现两件小饰物几乎同色,仿佛一套。roomate沉吟着端详我,叹:“右边还是太空了!哪怕什么贴花纹身也好呀!”两个人平日埋头故纸堆,一时间哪里变的出来若干行头!我笑,“那可没有!”眼睛一转,计上心头。拣出盒里瑰丽的口红,递给她“帮我画一支玫瑰!” 踌躇?我鼓励“没事,画糟了,湿毛巾一擦就掉。”“玫瑰我怕画不好,荷花我比较有把握。”“OK,随便你画”。不到一分钟,肩下就出现朵鲜红的花瓣,再添上一支梗,大功告成。相对大笑,飘然而去。 rose


话说经过路边长椅上坐的一位老太,伊看到我,不知咕哝一句什么。我略停,笑吟吟看伊。伊换用国语“露背装!”之后又是我听不懂的咕噜。原来如此!呵呵,天气真好。 Success
[Time : 0.00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7.4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