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的琐事 9/19/2005 00:19
傍晚和朋友在湖边散步。湖不大,我们走了两圈,看天边云彩变幻,水鸟悠闲地浮在水上,偶尔交谈几句。后来我们就坐在岸边,看着天际渐渐暗下来,湖越来越静,象我们的心情。以为可以等到月出于东山之上,可是云太厚,看不到月亮。于是回去,顺便在另一个朋友那儿小坐了一会。下楼来,豁然看到天上一轮明月,让人惊喜,忙叫朋友也下来,我们就站在马路上晒月亮。千百年来的这一天,有多少人在花前柳下江畔舟上望着个一模一样的月亮发呆,嗌,真是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正自发思古之幽情,一个朋友打电话来问我们有没有做诗。说来惭愧,对着月亮我们好象只谈到了月饼。在这样遥远的地方,能和两三知己中秋与明月相聚,已是人生的极至,诗反而多余了。

朋友说云层之上月亮刚升时是红色的,有些诡异。印象里初升的圆月是鹅黄的,小时候总觉得象蛋糕,想到此不由得驺了句:小时不识月,呼作鸡蛋糕。愿李大诗人地下不要认为我唐突。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3.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