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的个人资料
注册于: 2006-01-23
发帖总计: 375  [查看]
职业:  
兴趣:  
主页:  
Email 地址:  
站内短信: 发送站内短信
MSN Messenger:  
Yahoo Messenger:
AIM Address:  
交友目的:
性别:
所在地:  
年龄:
身高:
体重:
婚姻:
孩子:
个人简介标题:

Phil的朋友
明友   飞鸿踏雪泥  
有1位网友将Phil设为明友, 有0位网友将Phil设为暗友.
   Phil的日记本   [更多日记]
四月诗词几个 4/25/2010 21:02
【七律】 回雁
老翅斜阳拍益沉,边关气宇见嶙峋。
高趋影迹难为字,急步江涛若有人。
漠北候还非故里,炎前渡换不宜春。
云山万类推青白,雪后生机旷卜邻。

【五律】 步和八十老诗人仰斋丰城聚茗诗
字友登高处,遥看一举樽。
当歌随仰老,次韵许西蕃。
瓦尔登湖静,庐人寄意敦。
三千鳞焕彩,相与化诗痕。

【玉楼春】 感伤
东风无力成吾意,垂首一枝残若此。犹怜日暮凤凰歌,失落人间些许事。
梦中石马曾骑二,夜语摘星能侧耳。春心蜡炬两如灰,牖下新吹燃也未?


【沁园春】 江边徜徉

柳岸康桥,鸭意方痴,随相语迟。
共回风漾水,聊舒异趣;平心度日,叵奈同谁。
荒数流年,孤飞晚照,高阁滕王偏不违。
凭观赏,尔弹冠八座,鸭子归时。

庄鱼岂自言非,恰甘苦随心浑未离。
念人云人睹,圆方之物;我行我素,游逸如期。
俯仰名山,东西逝水,青冢来年同翠微。
沉迷久,向千山一瞥,狐野难追。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呀呀集 2/11/2010 18:12
呀呀集 (2010.01)
初习平仄,呀呀学语,断续年余,选集以记幼稚。句中或暗指国事,不絮。

诗部

湖月
一水蟾华一钓幽,横烟老树渡边楼。寒山半落光如雨,舶客将归静似愁。
总是偷圆听恋句,无非歉缺累凝眸。娟儿岂愿还河宇,两袖秋风泪不收。

阿拉斯加雪山
一派峰峦天地间,白云抱雪雪拥山。苍茫亘古生寒意,肃瑟长风下野原。
自尔洪荒承日月,终其兴盛出人寰。横眉懒对南来客,指点鸿飞至此还。

望乡两个:

残红西出老枫林,灞水空蒙山色深。十里烟霞非暖树,长安橘绿欠分阴。
参商已动归庐愿,舟楫难安海客心。聚走高阳塞几路,坐闻江沪哭鱼砧。

秋成峦脉不为朱,柏色连天霁意殊。龙谷生烟云接水,帝陵入古气归湖。
先王辟土为田地,后主圈城御户奴。故国川山重举望,斜阳羁马付屠苏。

风雨重阳一组继续望乡

锦笛遥听禹舜章,莫由风雨近重阳。月明芦野蟾天地,叶落枫山意朽芳。
金季稻梁香楚豫,晚钟烟水画潇湘。牧童遥指神州九,乡嫂连杯话梓桑。

归心明月共舷窗,云海苍茫寄意徨。半客年华亲故土,一襟风雨近重阳。
乡音竹柏林中鹤,故影田园屋后塘。父老虹桥多指点,江东旧事有新章。

雁旅连绵望渡江,年前薄羽入秋凉。霜凝乳泪悲三鹿,雾障乡家泣五羊。
一夏荣华已聚会,满城风雨近重阳。川山几度惊催塞,东祭波澜卷祀殇。

此来魂魄系山乡,故野萧萧云水长。莽自昆仑横九派,浩归沧海聚三江。
南烟笼翠非春色,新月含霜敛桂芳。天若有情遮望眼,满城风雨近重阳。

满城风雨近重阳,意怅江天邈故唐。连宇华墙侵古道,载污秋水没残香。
千年皇土西承绿,五岳秦民老对黄。寄语沧桑公转色,泪光总是到家乡。

七律感怀两个:

未解投胎一世缘,人间懵懂计虚年。前生许借荒唐梦,寂后能依落寞烟?
此地留魂非得意,他乡葬骨应无钱。归思永夜临河宇,今世心疴来世痊。

大野披衣怅止行,风流八面纵斜横。 世间荣辱脉间血,眼里高低雾里城。
为扫灵台悲寂灭,每临中夜许平生。 提撕敢借冥神耳,有部春秋续未成。

国人秋聚景象
古月胡人各半轮,乡音似旧客如新。一杯环祭襟怀远,三把直欺底气贫。
马后玄机谋羽驾,楼南霓彩透遮巾。秋香赌作春花宠,谁计高台伴酒因。

孤雁
点缀残霞作日裙,峰山一掠不成扪。斜窥赣水飞红鲤,罔对滕王念晚曛。
禀性难缠无字妒,临风乍落有鲸喷。归心独向秋芦野,互与寒蟾问俭勤。

优昙婆罗花
修罗空起阿莲华,孽海风悲送晚槎。几度魂临无际白,千年痴返一枚沙。
从来现世唯强者,自有凡胎可昧耶。幻指金轮旋又至,金光与彼也些些?

国事
锦字风华渐不遮,尘烟起处望群阿。朱阳否动连江鲫,黄野齐推大厦波。
鹿走残崖归鼎下,田分后汉逞王多。时逢核子无堪战,各把山头唱赞歌。

落英
此身河汉付漂零,別忆穹阊步下英。玉指轻探疲注目,娇颜懒对滥呼情。
嗤嘻鸾舆千霞起,唾沫旒冠百媚生。一夕恩荫攀御树,九宫云水慕连茎。
我欲因之甘堕落,他心且自作孤鸣。流芳寂寂西临紫,聚卉欣欣左绿盟。
漫赌回风多借力,咸争好梦愈随卿。功成艳压皆飞血,雨急悲来若洗城。
浪朵非堪还大宇,星魂就便问新更。闲观如许球寰事,不祭波澜祭不明。


云两个

回风聚雨谅纷纷,意到浓时总伴君。欲辨郎音风扑耳,将行抑泪雨沾裙。

一抹微曦在月西,春心可借紫云低。流光处处分阴曝,欲解晴痴脱雨迷。

雪两个

尔来无叶也无花,树树连天奓白丫。远客不知梅竹近,一惊香翠袭人家。

前街冰雪后街花,茅屋红楼大小丫。谁识人间真冷暖,你怜颜色我怜家。

花两个
芦花
随风此夜花如雪,他日魂来雪似花。小醉蟾声蟾色里,飞波也絮絮无涯。
昙花
花季无多一夕开,愿君一夕在楼台。此生无以长随月,千里情终随月来。

乐器两个
古琴
江烟锁月月低楼,帘色无端漫入愁。蜡烛凄凄凄锦瑟,一弦一泪轻轻流。
洞箫
九斟杯外月依窗,云破空山断影长。鹤不西飞为起籁,声声回首恋初阳。

七绝感怀两个

渊鱼入寐月思归,华发如钩一钓垂。梦里瞳光清复浊,风中蜡炬几从灰。

欲挂仙山问古灵,云屏何觅故青青。香踪五色烟如水,各洗菩陀座下金。

绿牡丹两个:

洛圃轻烟淡入魂,画屏朝雨浥新藤。谁研国色为青笔,水墨留香只一层。

玉阁香魂月下来,质真如幻作凡栽。青瞳未解怜红紫,万目相随榜上开。


灯影疏狂月影颠,乱风随舞恣纠缠。长毫一抹浑如剑,满腹当空泼墨间。


晨钟又是醒时嗟,对此东窗日照斜。北影见移知斗转,灵台仍就那时花。
(注:冬日偏南而影北)


晨起
晨起环山雾,牵衣垂露枝。风低怀旧曲,叶抑别离诗。
曲径通幽处,红霞淡抹时。道穷窥谷底,秋色正参差。

五律感怀三个:

魂来非故土,小驻有茅庐。千载昏桠下,何方偻步初。
听渊凭野静,祭逝任思愚。山脚珠衣客,楼高仰视无。

山鸦还古树,野老在孤庐。独抹残阳下,先窥曙色初。
当勤偏至懒,欲智总归愚。客鲜人言善,茶香可嗅无。

此生来此地,诸事百年休。行止随无主,悲欢各有头。
归庐浑忘北,留梦罔闻秋。向晚临江右,风帆入海流。

巉崖
巉崖无矮树,归鸟一声尖。少憩云湔脚,新愁月倚帘。
障除瞻向远,河近宿方添。会有凭风下,曦明在露襜。


西圃齐檐下,白黄或比清。且从狐野卧,随便贾家横。
引素凭知己,连芳让有名。秋风吹去了,一笑付冬盟。

山河破
国在山河破,心惊忍复潸。家乡没黑水,父老咳烟山。
有意圈华宇,无情刮赤寰。子孙同此地,毁损一何蛮!

网邻 及国事
海客意如诗,临窗唤起迟。将其西照白,为我晓星垂。
网上谁知己,球环共此时。屏间孟母计,早晚合谐居。

滕王阁
霞落依天尽,江春也入流。鹜孤鸣渐远,此去更无俦。

玉门关
西出玉门关,长风披满肩。萧萧古阵地,衰草旧烽烟。


词部

鹧鸪天
为思 (启蒙作)
语不忧伤意不痴,生来我在我为思。兼栖闹市心田野,半睨飞花想落枝。
真白话,假清词,灵犀一点认新知。功名一笑归来也,腹稿绵绵若可持。
网聊
每旭闻鸡不掩门,屏间五斗日昏昏。涂鸦忽乐客音至,见鹜方欣霞色真。
多少事,总无痕,梅香欲渡那时春。神聊窗外非你我,今夜堪为不眠人?

浣溪沙
竹管
谁解田头客意迟?沾唇便是一腔诗。牛儿兀自下莲池。
山外家亲回半曲,灶头烟嫂更无辞。夜来加筷两三枝。
折香
也是春寒雨已迟,不期零落贾家诗。愿君折入喂牛池。
奶下氰胺殊可恨,花为补乳不相辞。来年娃跳会牵枝。
寄远
知你同期月下迟,依依在意意如诗。那边河水这边池。
一片心思音作雨,千般霞色紫为辞。晨簪先润露侵枝。
禅机
莫道年华疾且迟,也非颜色也非诗。山生云雾水生池。
名厦环身禅舍宇,利声入耳梵音辞。无心问手弄花枝。

唐多令 花事
身事为谁名,流光露解凝。只一天、目涩云晴。侧语新苞知不信,好风夜,最难凭。
心外岂无冰,纷飞各向零。不为痴、却也关情。惜又春来红拂面,是雨爱,是风行?

风入松 水月观音
半晴半雨半牵虹,玉指生风。霁光明暗人间事,情长在、雨后朦胧。圆月余观之外,伤心覆水之中。
既分水月两玲珑,影自悲同。暗香一缕挥为梦,几分色、莫醒于空。袅袅凌虚偏坠,也怜无绿无红。

望海潮 雨催情骤
雨催情骤,曾伤心底,葬魂几处成苔。嗔浅留香,青涩如故;漓漓泪不堪猜,沥沥洗尘埃。纵流云远逝,再觅无涯,芳露一怀。空山有翠可为材?
潇湘旧絮已埋。任东风吹尽,新蕾难开。怡园锄绣,蜂桥水止,依稀素面红腮。零落弄妆台,见君书屉下,惜玉怜钗。扶柱晚庭,蛙声四面怎如唉?

临江仙
心杳浮生
心杳浮生非渐忘,鸾琴别处倾听。云泥屏角不堪更。又怜虚一日,难醒醉词情。
几上无风催烛泪,空流多少才行?夜来还读道家经。人间非有事,我独意卿卿。

生与西风吹又见,离魂何处天涯?身旁残月黯乌纱。此时秋意透,不枉作诗花。
许是刀霜侵独立,晨昏欲敛芳华。橙黄且自付云霞。昆仑千里远,千里寄仙家。
桂 及国事
八月宫寒初坠白,醇芬潋潋为潮。人间宴舞醉今宵。香残梦醒,风雨是明朝。
抖罢姮娥牵一折,蹙眉不理沾衫。分花又报漏疏帘。芳贫几处?无语背东南。
荷殇1
几爿裙衫零落处,孤身乍对炎凉。秋风且慢剪新伤。清芬殊未已,根骨出泥塘。
寄语人间唏嘘客,此生不悋恓惶。归魂已在月边厢。蓬心一度老,风味自然长。
荷殇2
曲尽方觉身已赤,临风一颤初凉。香消绿水水无伤。宫娥讥月魄,留梦小乡塘。
此去芳综无觅处,白驹别意惶惶。蹄间珠泪过关厢。接其沧海远,为尔断魂长。

浪淘沙 重阳祭祖
举目众星凉,漠广河长。帝宫堪去几重阳。易老人生今不再,战地花香。
洒汉液秦觞,祭我山乡。千年霸业已无双。新世群猫趋硕鼠,别样荣光。

水调歌头
拜山1
城外山庄老,逐鹜到湖州。一方水调缥缈,入耳有歌稠。三两荒芦闲鹤,半抹昏晕霞色,小醉不登楼。回首失归路,举步忘春秋。
拜清客,尊大老,解余愁。万儿躬此呈上,见面礼须求。山寨粗生哲理,村野贫儒陋道,斗胆乞收留。天上是飞雁,此地一沙鸥。
拜山2
隔山听水调,篱畔想诸公。此生难以谋面,可以对歌同。不少青山绿水,也见春花秋月,一曲可临风。吹过几丘壑,拂到尔边松。
大格局,小情趣,味儿浓。这边婉转流丽,心也自融融。不识商宫吕调,只管平扬顿挫,清唱是渔翁。今晚无风月,放肆一杯中。
为人1
时绕地球走,大小屋中留。何来心比球大,无翼苦为囚。遥指西天弯月,谁伴星河一掠,风景那边稠?做好一球客,归可上飞舟?
古来事,争门脸,某知羞。人间挤出环视,个个作龙游。你便功名拿去,还我轻松自了,闲坐那沙丘。思想来风雨,逻辑也通幽。
为人2
猿鹤啸声戾,唧唧是沙虫。生来两样音带,造化本无穷。默者恒为默者,鸣者难为默者,悲咽向西风。割了喉咙罢,虫界属虫雄!
狗之鼻,鹰之翼,蝠之聪。吾人独贵大脑,余皆可他从。腹欠猪酣餮食,舌短鹦言妙语,思想最难同。来则为人事,去亦现人踪。
菊斋步韵观赏
逢此秋花聚,也换一杯空。不堪五色纷绕,醉里漫分瞳。有报仙踪夭袅,舞动当朝娟女,挥洒一重重。老朽居然在,此去亦乘风。
蟾涟涌,清水调,各移宫。娇娆总是,任尔豪迈揽于中。零落情愁梦语,潇洒英风霸绪,失意两悲同。惜此秦时月,邀以共西东。
月明千载
悠悠千载去,依旧月明天。那边居士归处,汗漫不知年。酣卧风风雨雨,款步潮生潮落,销守是清寒。长取何方照,夜夜洒人间。
水长逝,山兀立,未成眠。风流总是,云雨不计月亏圆。别梦依稀仍旧,此去何方行宿,天道可周全?飞泪为沧海,千载一婵娟。

踏莎行
街枫
停视街枫,新红欲醉。轻风未忍呼秋水。怎怜妆泪会漓漓,惊魂何处潇湘子。
小院初凉,君音渐累。藕香舌畔寻滋味。不挪台砚老依依,年前一叶枫为纸。
阅兵
九色呈祥,方行立凛。雷霆托起军机阵。那花车里欲寻他,他曾问我留还肯。
尧舜同台,臣绅共晋。天恩可有人无份?小灯能不让霓虹,馨香几处留君吻?
重阳
迤道清霜,儿时旧走。黄花故垒教真有。山头爷垒故花黄,飞袂曾诺三杯酒。
寥廓江天,依稀舵手。层云揽尽天难否。一生堪见几重阳,思量人比天长久。
晚秋
雨后梅青,竹音欲簸。一番冶异之何妥。西风寻遍晚秋花,堪堪数落愁千朵。
堤下残颜,身旁坠果。关心已是泥中课。基因从我去来年,来年气色将如我。
光棍节
凝视杯光,分明烛火,寸灰垒对平时躲。因缘长与付婵娟,依然月夜窗前我。
半废琴台,荒腔一抹,乡音父老枫江左。长门有猎赋无歌,低眉暗许心弦裸。

金缕曲 末日怀想
悲一天如血。此身魂、来无以寄,怎为终别。承且生灵千万载,到我堪堪续绝。小窗外、陨奔山缺。星宇球鬟归寂寞,有人间意识谁相阅?猿唳戾,一声咽。
灰烟往事浮如揭。谅腰躯、难陪大阁,苟安田穴。曲步球陂三百国,趋避诸多豪杰。怎了得、与君同灭。收敛灵台观渐昧,守残犀一点曾相悦。花几朵,未为折。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七律 阿拉斯加雪山 10/26/2008 13:16

耐克的这幅图颇有人气,特为题字:

一派峰峦天地间,白云抱雪雪拥山。
苍茫亘古生寒意,肃瑟长风下野原。
自尔洪荒承日月,终其兴盛出人寰。
横眉懒对南来客,指点鸿飞至此还。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水调歌头 时绕地球走 10/22/2008 11:07
时绕地球走,高矮屋中留。
何来心比天大,无翼苦为囚。
日日珍馐果腹,懵懂员官不识,凉热有丝裘。
做好一球客,归可上方舟?

古来事,争录用,俺知羞。
人间挤出环视,个个比春秋。
你便功名拿去,还我轻松自了,闲坐那沙丘。
思想作风雨,诗画不停休。


步和原玉:

1)水调歌头? 走亦无处走
By 江东散人

走亦无处走,留也不能留。
看看天下之大,人好似徒囚。
我有诗书满腹,怎奈无人肯识,空着十年裘。
为结江湖客,独乘一沙舟。

千古事,无我用,怎不羞?
镜前默默相视,一度几春秋。
看到韶华渐去,又怕浮生尽了,无处葬吾丘。
只剩风和雨,永世不停休。

2)水调歌头?清者漫扶月――步江东散人韵兼答
By 浮生闲数落花

清者漫扶月,浊世任吾留。
红尘万种皆趣,庸了自成囚。
网里呼朋对句,亭中肝胆邀酒,兴胜不需裘。
醉眼睨帆远,料是利名舟。

莼菜佐,乱山卧,有何羞?
此生只恐辜负,花夜与春秋。
莫羡庙堂高远,应悟黄粱一梦,贵贱土馒丘。
且向林泉去,勿叹万般休。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望海潮 落花 (和词友) 10/20/2008 23:05
雨催情骤,曾伤心底,葬魂几处成苔。嗔浅留香,青涩如故;漓漓泪不堪猜,沥沥洗尘埃。纵流云远逝,再觅无涯,芳露一怀。空山有翠可为材?

潇湘旧絮已埋。任东风吹尽,新蕾难开。怡园锄绣,蜂桥水止,依稀素面红腮。零落弄妆台,见君书屉下,惜玉怜钗。扶柱晚庭,蛙声四面怎如唉?


词友原玉:

晓窗香骤,落花风里,谁曾泪染新苔。晶玉散阶,幽光百转,心思且任人猜。檐角满尘埃。忆嫁云去岁,一处天涯,两处情怀。屏山可有画眉才?

前尘旧事堪埋。纵长门倚尽,菱镜难开。唯梦促膝,玲珑曲暖,纤腰水袖桃腮。隔日润青鞋,捡伊人小佩,草没遗钗。凝立空庭,何方风送一声唉?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题秋图 - 梦中醉 10/20/2008 22:58


梦里心醉,一抹秋枫红欲翠。
雾披山远,亭立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股市大跌,诗兴大长。 【 鹧鸪天】 网上连词记 10/08/2008 03:24
1)细数浮生
来源: 浮生闲数落花 于 08-10-07 07:09:54
灯浅清窗月闭门,伶花阶下惯晨昏。浮生细数闲约客,敲落灯花久待人。
空倾泪,醒无痕。应弹俗虑忘前身。从今醉卧尘音远,笑傲三山竹菊邻。

2)步浮生闲数落花韵 欢迎新同学
来源: 墨瑞 于 08-10-07 18:53:16
一树闲花乱扣门,清词半阙到黄昏。系成风月阑姗句,解给天涯寂寞人。
扶梦影,掸尘痕。此中痴恨不由身。穷酸只剩逍遥笔,且与斯文作比邻。

3)临屏步韵谢墨瑞先生厚爱
来源: 浮生闲数落花 于 08-10-07 19:34:37
两袖飞花过庐门,啼鸦枝上报黄昏。拈来云月随成句,寄向林泉潇洒人。
寻足迹,觅仙痕,网中偶得见真身。愧无长物堪与赠,且步闲词盼友临。

4)这么有趣,俺也临屏来一个
来源: 心焓 于 08-10-07 20:38:12
一步无心到花门,飞花烂漫日昏昏。浮风墨月花为句,闲客清词梦待人。
仙有迹,秀无痕,种桃抡笔不弯身。缤纷一树作风雨,也是天涯来比邻。

5)有趣有趣,心焓妙句,我也再步一个
来源: 浮生闲数落花 于 08-10-07 21:24:47
煮酒红泥花掩门,清风明月醉晨昏。闲吟旧句跫音至,翘首门边待客真。
思旧事,不留痕,江湖恩怨总劳身。比肩笑傲任风雨,同是天涯比邻人。

6)好啊,今晚陪君子了,再来一个
来源: 心焓 于 08-10-07 22:28:13
每旭闻鸡风掩门,临屏五斗不知昏。涂鸦忽乐客音至,见鹜才欣霞色真。
多少事,总无痕,寻她梦里作分身。神聊窗外非你我,今夜堪为不眠人?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秋三首 (步韵诗友) 9/29/2008 16:36
(1)
工屏窃换岂知秋
暂作轻松意识流
愿我江天云树月
不同俗物一般愁

(2)
窗前有枫叶知秋
屋后潺潺是水流
不过寻常风雨夜
诗心潜入便为愁

(3)
昨日青天忽入秋
金融大坝附东流
拒发求救七千亿
难解怒民万户愁

(坝=霸 今天下午美议会表决不通过金融界期望中的七千亿救市法案)


附诗友原玉:

诗友1:
(一)
平林漠漠意通秋,
树影风摇助水流。
四海团圆齐望月,
清光片片寄离愁。

(二)
痴情月照在中秋,
思绪如飞不禁流。
夜色分明湖似镜,
银光又落补闲愁。

(三)
无边美景又逢秋,
浅映山前赤水流。
欲写层林浓淡色,
烟霞如故染霜愁。

诗友2:
(一)
立岸霜枝最懂秋,
林深半作落叶流。
欣然不欠天边月,
新满替人解酒愁。

(二)
独立江南自吟秋,
清新菊意竞风流。
几斤团蟹重阳醉,
萸木和诗两样愁。

(三)
立马横刀赤壁秋,
风寒木瑟大江流。
沉舟折戟千斤在,
莫换新钱发古愁。

诗友3:
(1)
长慕登高眺远秋
云如天马竞奔流
千峰踊跃扬风绢
缥缈飞烟忽动愁

(2)
暮卷轻云月落秋
青山隐约水东流
凭栏犹眺心思远
不觉单衣沾露愁

(3)
屈指南行五六秋
如今倜傥不风流
鬓毛未改青春色
额角分明新篆愁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七绝四首 云 (步和诗友) 9/28/2008 16:39
晓雾低云
是你无声到我家,心窗未启已催花。
因缘至此应怜梦,竟使魂侵魄失涯。

彩云
姿态翩翩色彩纷,伊人爱美美如君。
春霞抹雁秋霞落,孤鹜无群日有裙。

乌云
合风聚雨是纷纷,意到浓时总伴君。
欲辨郎音风扑耳,将行抑泪雨沾裙。

流云
一抹微曦在月西,春心可借紫云低。
流光处处分阴曝,欲解晴痴脱雨迷。


(有感于一书生咏云作:
一片痴情为雨迷,渐飞渐远渐行低。
终归好梦都如此,唯有春心挂月西。
另注:对初观者而言,新月下山后,月西在东边,因地球是圆的。)


附诗友原玉:

彩云
瑶池玉女梦凡家,漫数相思绾锦花。
散去莫言芳信远,灵犀一点近天涯。

乌云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浣溪沙四首 竹枝,折香,寄远,禅机 (步和诗友) 9/26/2008 15:04
竹枝
谁解田头客意迟?沾唇便是一腔诗。牛儿兀自下莲池。
山外家亲回半曲,灶头菜嫂更无辞。夜来加筷两三枝。

折香
也是春寒雨已迟,不期零落贾家诗。愿君折入喂牛池。
奶下氰胺殊可恨,花为补乳不相辞。来年娃跳会牵枝。

寄远
知你同期月下迟,依依在意意如诗。那边河水这边池。
一片心思音作雨,千般霞色紫为辞。晨簪先润露侵枝。

禅机
莫道年华疾且迟,也非颜色也非诗。山生云雾水生池。
名厦环身禅舍宇,利声入耳梵音辞。无心问手弄花枝。


诗友原作:

竹枝
霜浅风轻雁字迟,剪云裁雾巧结诗。归思寸寸涨秋池。
筛月疏帘铺碎影,笼烟寒水幻秋辞。扣弦复复唱竹枝。

折香
暮霭沉沉月上迟,墨枯犹涩赏秋诗。菰蒲杳杳满荒池。
捧雨清游愁自了,邀花畅饮醉难辞。折香随笺寄一枝。

寄远
羁旅无章觐省迟,依依远奉解忧诗。欣惜鱼儿跃青池。
浅醉林间霜影度,薄寒云里雁声辞。秋情耿耿慰空枝。

禅机
苦觅禅机意恐迟,未知俗韵更宜诗。拈花何必傍莲池。
抛锁笑由名利过,出尘闲与是非辞。镜台偈悟菩提枝。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七律 看图写月 9/24/2008 23:57




一水蟾华一宫幽,
残丫老树月前楼。
寒山半落光如雨,
舶客将归静似愁。
总是偷圆听恋句,
无非歉缺累凝眸。
娟儿岂愿还河宇,
两袖秋风泪不收。


(上面宫字出律,可全篇倒过来写如下,则合律。)

蟾华一水一宫幽,
老树残丫月下楼。
半落寒山光似雨,
临归舶客静如愁。
偷圆总是听颐句,
歉缺无非怕对眸。
莫怨娟儿还太宇,
秋风两袖泪难收。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水调歌头》 明月千载 - 次苏韵(凑合格律的和随意的) 9/13/2008 13:06
又是中秋,耳边依稀还是东坡名句。遥想居士乘风,步其韵:

《水调歌头》 明月千载

千载悠悠去,依旧月明天。
那边居士归处,汗漫不知年。
醉卧秋风春雨,舞起潮生潮落,或可立清寒?
长取外方热,夜夜洒人间。

水长逝,山兀立,未成眠。
风流无数,烟火明灭月亏圆。
别事依稀如梦,此去何方归宿,天道本周全?
飞泪一沧海,千载哭婵娟。

也许今人不须拘泥于旧词牌平仄格律,那么不妨写成:

悠悠千载去,依然明月天。
那边词人归处,倥蒙不计年。
醉酣秋风春雨,舞慢潮生潮落,意不属广寒?
长取天外照,夜夜洒人间。

水长逝,山兀立,人未眠。
风流无数,云雨不知月难圆。
别事梦里依稀,此行何方归宿,天道本周全?
泪飞一沧海,千载哭婵娟。



苏轼原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回乡 9/11/2008 23:18
离开似乎经年了。今儿听说网上又写诗了,是月圆思乡的日子,回乡生活一下也不错。对付一个:

折柳
拂乱一池月漪
为我停一停
魂萦魄绕的清笛

拈竹
荡开一夜柳絮
让我抒一抒
风起云涌的思绪

听雨
飘过一园竹声
替我留一留
渐入东流的春水

剪愁
收起一汪雨帘
陪我醉一醉
遥相飞泪的婵娟

守月
清出一段愁肠
与我捋一捋
零落窗前的轻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安慰blueZ 7/01/2006 04:55








俺是波城人 写到:
如果这也能安慰你的话,我来一个大大的安慰。
前年,几个朋友去纽约,不小心停在了公共汽车的位置,连吃两张,加上拖车,一共是$420,$420啊!Mad Mad Mad 。太惨了。
所以以后每次去纽约,直接都是进停车场的。









sam 写到:
前两天,俺在一条曲里拐弯的时速30的小路上开快车,时速44,被开摩托车的警察追了5个block,被罚110刀,回家老公罚我洗一个月的碗 cry
这样也算安慰你了吧。



如果这也能安慰的话, 我来个大大大的安慰.

前年秋某天, 我早上7点多从纽约回波士顿, 刚开出两个block就被一警车拦住, 说我没带belt. 要了license and registration, 几分钟后过来告我, 驾照被吊消了. 我问how come? 他说computer shows, 原因不知道. 这时又来了一辆警车, 叫我下车. 我下了, 正茫然, 忽然双手被铐上了, 接着被摁入警车. 坐稳后我见身旁这位后到的警察比较面善, 问他这是什么程序. “We’ll send you to court to pay fine”. “How long it’ll take?” “Couple of hours”.

先到派出所登记, 摁手印, 留下财物(或交给朋友). 再上车, 拉到Queens Court. 进去后跟一群人关到了一起, 我想怎么这么多人驾照车牌有问题. 一会儿听到旁边人对话, 才知道其中一个是老婆告他打人被抓来的, 忿忿不平地说着. 其他人来此原因大概也各不相同. 在靠墙的长条凳上坐了许久, 陆续有人被送进来. 然后有人来喊名字, 被喊到的出去了. 又坐了许久, 听到喊我的名, 一阵心喜. 结果被带到另一间同样的前面是铁栏的牢房, 里面也是一群人或坐或躺着, 我认出有几个正是在头一间屋先被叫出来的. 原来这个court大楼的底层全是监狱式, 进来的都是铐着的人(入大门后手铐便卸了). 大家在这里按某种顺序一间屋一间屋地往前挪, 直到上庭见法官.

这里没钟表, 不知道时间. 角落上都有个投币电话, 有人在排队. 还在外面就被告知准备点硬币打电话用, 每人容许带进来的钱是有限额的(忘了多少), 不知还有没有别的用处. 当我开始跟人凑和说话, 才发现他们大都不是第一次来, 对情况熟悉. 我感觉couple of hours 早过了, 人告我今晚能出去就是幸运的. 一个躺着的说他头一天就来了, 已睡了一夜. 不记得挪到第几个隔离室的时候, 有小推车送来晚餐, 每人发个小sandwich. 我咬了一口揣兜里了.

然后进了一间有几个小窗口的屋, 窗口另一边有义务咨询员, 根据每个人的case给一点见法官的心理准备. 轮到我了, 问我知不知道驾照有问题, 当然是不知道. 我说大概是因为有几张在纽约得的parking tickets没付吧, 他说不应该是parking的, 看了看手中的材料, 告我执照吊消是由一个叫Richmond Town Court order的. 我恍然记起2000年底的一次在Upstate New York 得speeding ticket. 那事太过分, 我不甘心而在01年初冒着大雪开车5个钟头按时去当地court申辩, 于门外左等右等不见法官来, 直到夜里10点有人告知法官因下雪不来了. 后来我写了封信给该法官做纸上申辩, 不见回音, 以为没事了. 想不到事发多年后.

终于上了庭, 也没说什么, 罚款$250, 出来了, 是夜里9点多. 在纽约朋友处又住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原样开车准备回波士顿, 刚开出parking lot, 来了电话, 举起手机放耳边. 仿佛看到前方交叉路口中央有警察在指挥交通, 没在意. 突然警觉, 放下手机, 晚了. 警察朝我摆手, 走过来, 我头皮一阵发麻, 正是昨天抓我那同一个人! “You again!” 这位老兄面无表情地说: 昨天不是把你送进去了吗, 怎么就出来了? (我靠, 敢情他认为我当天是出不来的)

还是无证驾车, 照抓不误. 我说court 已经罚款了, 他说纽约州给你恢复驾驶权了吗? 原来警察只管抓, 法院只管罚, 要恢复驾驶权还需要经过政府机构的另一套程序.

于是, 一模一样, 被送到那个法院, 那几个狱房再从头过一遍. 这回我也是二进宫了, 没了好奇, 也不着急了. 因为这天出门晚, 进去时已过午, 不存侥幸, 我预备在那里水泥地上躺一夜. 这世上无奇不有, 这家法院居然开到半夜两点, 我也好运, 大约一点左右又被点过堂了. 上面坐着的还是同一个法官. 不好! 我刚有所意识, 只见法官在对着我微笑, 两眼发光. 果然他开口了: 你昨天来过, 今天又犯, 就没有那么便宜了. 堂上罚款升为$350, 另外必须在两个月后请律师再来上庭. 递过来一张纸, 印着介绍律师的Bar Association电话号码.

如此于纽约再留一夜. 第三天不敢随便开车了, 请朋友吃午饭, 再把我送上highway.

没忘了去那的Registry of Motor Vehicles询问我的驾驶权怎么恢复. 给了我那个Richmond Town Court 电话, 告我先付那边当年的罚款, 再叫他们通知RMV恢复执照. 我回来后照此办理, 又交了$325. 这里另有一奇事: 我照着号码打过去, 接话人说打错了, 我说从RMV拿的会不对? 他说本来是对的, 这是他家的电话, 他老婆几年前是小镇上的业余法官, 于今不做了. 这个业余的害我好苦.

然后是请律师, Queens Bar Association 推荐的人很快就回话了, 告诉我他是最棒的, 因为在那家法院里做事多年, 上下没不熟的, 法官跟他是哥们. 又说多大的案他都办, 我这点事太小, 就按他的最低收费算吧, $1500. “不能少一点?” “不能了, 这已是minimum了”.

出庭那天, 我又开车跑了一躺纽约, 法官不知道, 律师也不知道, 因为当时我的驾驶权还未恢复(政府机构就是慢). 见到了这位牛律师, 他陪我在堂上坐了五分钟, 不记得说了几句什么话, 就告我: 走吧, all done. 当然得done, 他收的钱比所有法院收的加起来还多.

Note:
在纽约开车, 没上seatbelt的和举cellphone打电话的, 警察看到就抓, 各罚$100(不知又长了没有).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我的观点 6/13/2006 22:17
前些日子没空, 现也不能细述, 把我的政治观点简列如下, 留作记录.

1. 关于那个日子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写在六四 6/03/2006 20:38
当年做了一个从头到尾的旁观者. 一切在眼前发生, 却没有参与. 心情随之波动, 更多的是引起思考.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方方面面从此在心里有所关注, 开始进行理性探索.

政治, 经济, 法制, 文化, 科技, 信仰, 道德, 伦理, 权威, 势力, 竞争, 公正, 平等, 资本, 人权, 自由, 价值, 心理, 活力, 稳定 ... 等等, 各自涵义及意义何在? 相互之间如何构架平衡协调? 这里面山重水复, 是以前所学数理化之外的一个新世界.

逐渐认识到了西方人文的相对先进性. 这是一整套社会结构, 以比东方更理性的文化基础进化到今日, 其合理性的确不可同日而语.

西方政治人文的精髓在于社会上各方面之间相互制约而达成平衡, 不论哪方的影响力都有明确界限, 谁也不能独大更不能垄断.

立法, 释法, 执法; 设权, 授权, 行权; 经济发展, 社会公平; 竞争力, 福利, 信仰, 自由; ... ... 相互独立, 各自尊严, 理性互动, 动态平衡, 不容许一个"中央"的出现. 这是先进的人文.

中国未脱几千年来的专制体系, 顽固的一元化思维方式, 宝塔型社会结构和价值观念. 免不了被强人左右, 身不由己的附和定位, 一波又一波的潮流, 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缺的就是这种多元化相互制衡的人文和政治. 这些是文科应研究弘扬的内容, 知识份子之间进行理性探讨是正常的人文关怀. 在中国被一锅端了, 需要从头启蒙.

不知如何让中国赶上来. 文化根基相差太大, 能感觉到照搬在当前是行不通的. 大概得靠几代人的中西融合潜移默化.

当年邓小平的铁腕在“安定团结”上下了大工夫. 学生们的政训军训, 媒体宣传的统一口径, 杜绝一切有关意识形态的东西, 让全民关注经济利益, 商品至上, 专家治国, 黑猫白猫, 痞子文化, 直到后来的三个代表, 资本家入党. 千方百计引导人民多干活多享受少说话少思想. 整个九十年代中国的领袖们神经是极端脆弱的, 听不得一点干扰的声音, 其实是害怕学生们听到, 所以校园里干净彻底地纯化了, 一片莺歌燕舞, 币绿唇红.

效果很好, 大家专心做实业发财致富, 在当今世界独树一帜. 也是中国人过去一百年来穷狠了, 如今只认这一个理.

知识分子原是社会的大脑, 应该随时随地提供思想, 居安思危, 超前意识, 社会才能够正确而平衡地发展. 然而在中国这一大脑功能被废了, 于是全凭动物本能朝前跑. 现在是一富遮百丑, 带着一身的毛病, 早晚还要出事.

就因为怕出事而一直抑制着任何政治上的异议. “不是在沉默中爆发, 就是在沉默中灭亡”. 文革一代已在沉默中逝去, 六四一代也正在消亡. 再后面的两代基本上是国家政治盲, 都化为机关公司政治了. 既不知政治为何物, 决无爆发的威胁. 知识份子和学生们的沉沦换来了几十年的”安定”. 与毛时代的洗脑异曲同工, 让未来作评说吧.

金鸡(经济)独立是摆不平一个大国的. 中国未来的希望在于人文和政治的复兴.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跟伊非凡探讨"平凡"问题 5/03/2006 04:51
有网名"伊非凡"在天涯网跟我的贴<平凡不平凡>(我在mushroom日记<平凡>里的跟贴). 我的回应免不了又扯到文化问题, 都存入本人日记:

你好伊非凡: 感动于你的认真思考, 从你的网名能看出这个主题的确是与你相关的. :-) 下面我跟你探讨一下.

1. 你论述的大前提是:“在一个习惯于敬佩强者、忽略弱者的世界,人很难不去向往不平凡。”

当今世界在相当程度上确是如此, 但不尽然, 更非必然.

人类文明总的发展趋向是越来越保护弱者, 从数千年来的文字记载历史能看出这点, 当前世界的主流社会意识-和平,平等,人权,自由,民主,慈善,社会福利,信仰博爱等等也说明这点. 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先进教育体系更是从根本上模糊掉建立在相互比较基础上的一元化强者弱者之区分, 突出每个人的平等性独特性和创造性, 以开发自身潜力为区分强弱并建立自尊与互尊的基础.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中国文化的文化.

因而你的大前提虽然对中国社会完全适用, 但对美国社会不那么适用(当然在一定程度上适用,下面会说到). 我的希望是未来中国也能吸收一点西方这方面的文化, 从而改变今天这个“习惯于敬佩强者、忽略弱者的世界”. 这就是我的短文主题.

2. 你论述的小前提是:“人向往不平凡,归根到底是人的自尊在作祟。一个人要满足其自尊心,需要有所作为、有所成就。其自尊的满足程度与成就的大小成正比。所以,人因自尊这个基本心理需求,很难不去向往不平凡.”

这个小前提也是在一定的条件下成立, 不尽然, 更非必然.

一个人吃不饱穿不暖时很难维护自尊, 安全受到威胁时也顾不上颜面, 缺乏基本社交关系便无心奢谈成就作为, 亲情友情被伤害往往令人心灰意冷. 马斯洛已经阐述得很透彻, 这些较低层次的人生需求要先有一定的满足, 然后才是从出人头地的作为和成就中索取自尊和社会尊荣. 因此这些平凡的低层心理需求是“向往不平凡”的先决条件.

进一步看, 在社会尊荣之上还有更高层次的需求, 如马斯洛所指出的求知审美,追求真理,自我实现,超越境界等. 这些高层次需求更在于过程而非结果, 更属于个人而非社会, 不那么“需要有所作为、有所成就”, 因而是不同于你所述意义的自尊和不平凡(暂不定义为不平凡以示区别). 并且这些高层次追求往往还会消弱一个人对社会尊荣不平凡的向往. 例如不图名利的科学探索者, 远离红尘的修道人. 更极端的有被洗脑了的革命家, 为理想默默无闻地艰苦奋斗甚至牺牲生命. 所以这些高层心理需求是“向往不平凡”的淡化阻力.

由此可见, 只有满足了低层心理需求的垫底, 又不存在高层心理需求的干扰, “需要有所作为、有所成就”这个“自尊”的基本心理需求才能有效地令人去“向往不平凡”.

然而高层心理需求会给人们“向往不平凡”带来多大的淡化干扰, 由一个社会的文化所决定. 中国和美国大不一样, 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也大不一样. 这是我想探讨的问题.

(暂写到此, 近来我工作忙, 有空时接着谈)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懒天性, 懒境界, 懒本钱, 懒文明 4/23/2006 21:18
物以类聚, 我这样的只能找懒人们扎堆儿了. 前些日网友老冷吃饱喝足了撑得慌, 在懒人田埂下一跟头踢着个大罗卜, 扒开面上浮土, 赫然瞧到了X子的天性, 老子的情调和孔子的境界. 懒人莫不欢欣鼓舞, 可见懒出了档次. 这罗卜想来绝不会小, 大半还在土内, 我今日吃得也多, 来接着拽一把, 看看下面还有什么.

一. 懒天性和其它天性

对呀, 懒是天性, 还有食色是天性, 名利是天性, 好象都有某子说过. 懒得考证某子为何人了, 扪心一自问不就有了? 唉, 天性何其多, 皆不可违悖, 一一抒发起来还得有点统筹安排. 一日三食, 三日一色? 靠谱. 三天打鱼求名利, 两天晒网来犯懒? 也不错. 如此一来诸般天性各安其所, 有名的神仙大概是这么过的吧.

人毕竟不是神仙, 人间也非仙境, 这一碗水端平不容易.

食色得有供给, 名利得有奔头, 是个资源分配问题. 赶上共产主义, 再赶上风调雨顺, 这事儿就好办, 平均人各一勺, 完了大伙儿懒去吧. 年头差点也不打紧, 要死一块儿死. 如今资本主义, 可是你死我活. 此为资源翘翘板, 勤快那头总是低, 世道再乱点就翘得更斜乎了. 于是被逼无法, 懒人资源有限, 诸般天性难以兼得, 无奈之下须作个取舍.

孰取孰舍可就见境界了.

二. 犯懒的境界

有道是: 乱世出英雄, 懒人得境界. 一端是资源大拿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对bysea上联: 网上纵横, 不过是蜘蛛雕(钓)虫小技 4/05/2006 20:15
bysea 的这个上联出得有趣, 让我今天做活心不在焉, 忍不住凑了六个下联. 搞笑一回赶紧打住, 事儿都堆脑门上了!

一.
网上纵横, 不过是蜘蛛雕(钓)虫小技
坑中水火, 难怪得蛤蟆粜(跳)雨卖风

二.
网上纵横, 不过是蜘蛛雕(钓)虫小技
坛中出入, 原也有老鼠添(舔)醋加油

三.
网上纵横, 不过是蜘蛛雕(钓)虫小技
屏前哀乐, 无须有孔雀狗(勾)尾续貂

四.
网上纵横, 不过是蜘蛛雕(钓)虫小技
屏前哀乐, 无须有孔雀斗(兜)色争研

五.
网上纵横, 不过是蜘蛛雕(钓)虫小技
林间往返, 原也有稚雉笨(奔)鸟先飞

六.
网上纵横, 不过是蜘蛛雕(钓)虫小技
坛间往返, 原也有鼠鼬杯(背)酒言欢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美女盲"朋友A的故事 4/01/2006 21:36
这是当年在学校时我的一个朋友A, 有段时期我跟他合住一套公寓. A 是一个极其好奇, 兴趣广泛又乐于助人的人. 他参加各种活动, 聚会观赏旅游不断, 有多种爱好, 如音响摄像飞车等等. 当然也有很多朋友, 其中大多数都向他咨询过什么或寻过什么帮助, 设备啦技术啦修车啦, 还有股票啦心理啦恋爱啦, 不一而足. 他既然有求必应, 事情免不了就越来越多. 于是我们那里随时会有访客, 他也经常出入朋友们的住处, 周末节假日往往早都预支了.

这么一个活跃人物, 却有个怪毛病让人难以置信, 就是他其实并不真的认识多少人. 第一次让我惊讶开始于帮一位女同学买二手车. 那是个我认识的漂亮MM B, 当时她的追求者能有大约一打吧. 有一天听她说想买一辆车, 我就给她介绍了我的这位汽车专家朋友A. 自己没胆追MM, 能多聊上些话心里也挺美的, 美女面前人都如此吧? 之后两周的空余时间A都在忙乎帮她买车的事, 翻看广告打电话和带MM看车. 搞定后MM B专门在餐馆答谢, 我作为中介人也在场. 转眼两三个月过去, 我们在一次活动中又见面了, 漂亮MM主动上前与A握手寒喧. 只见这位老兄瞪着清澈的两眼, 脸上泛着习惯性的笑意, 一句“你好”后就没下文了, 嘴唇微张欲言又止, 楞站着. 姑娘自有人招呼, 很快就转头旋身而去了. 我问A: “怎么了?” 他有点茫然地 “不记得在哪见过她”. 简直不可思议. “你给她买的HONDA就不记得啦?” 他一脸淡淡的恍然: “哦, 对了!”

然后他告诉我他不会认人, 特别是美女, 因为好象长得都差不多, 不那么漂亮的反倒有特点, 好记一些. 因此被美女招呼而不知应对的事已经多次发生了, 他并不惊奇. 很快我就见证了他的说法, 而且后面的事情更搞笑. 一位在生物专业读博的MM C考虑转行, 约了两三人到她家作咨询. 我把交游广泛无事不知的A兄也叫去了. 姑娘妩媚又开朗, 一晚上谈笑风生过得极其愉快. 临走时A掏出小本把他认识的读商读法的同学姓名电话也抄给了MM, 并答应以后接着给MM介绍人. 短短半月后校园里文艺演出, 中场休息时妩媚姑娘笑颜如花地过来, 老兄居然在握手时冒出一句: “我们在哪见过吧?” 姑娘也不介意: “在我家呀! 我是XX呀!” 笑得更欢了. 老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没想到后来几个月中A又三次遇到C, 每次依然犯傻! 第一次他说“很抱歉我不记得你的名字了”(其实又忘了在哪见过了). 第二次他主动问“你法学院申请怎样了?”(这回记得在哪见过) 过一会儿想起来要给MM介绍人, 只好又鼓足勇气请求: “再告我一遍你的名字吧”. 第三次是MM依旧巧笑嫣然地上来, 却先问他一句: “这次不会要我再告诉你名字了吧?” 可怜的A兄作出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 嘿嘿地笑, 显然还是不知如何回答.

会不会是因为请A兄帮忙的人太多, 他对此浑不在意所以不大记得? 其实那些做过的事情他都是记得的, 平时说话中他常常会用帮人如何如何或别人的故事如何如何来作为他说事的佐证. 只是他谈起那些事情来如数家珍却对事情中的人模糊不清, 往往是用“那个什么什么或哪儿哪儿的人”带过, 很少能说出具体的人名. 在遭遇尴尬的场合, 经稍微提醒他也都能很快记起曾经相识时的情景, 可见只是与人脸或人名没对上号.

有一次是A兄自己的艳遇. 当时听某哥们聊起来某处有一“不错”的美女D, 我们都信任该哥们的眼光, 因而受到撩拨有心见识一下. 于是一起去了一个饭局, 因为知道D也会在场. 相见之下发现D果然动人, 不仅青春亮丽而且神态从容举止大方. A兄眉眼展开, 露出烂漫的喜悦, 雅意绵绵地与MM交谈起来. 这种场合我就在一边作观众了, 没多少人能够从他那里夺取MM的注意力的. 一般情况下见过一面的MM们都会对A兄留下长久的印象. 而当他一双澄彻的眼睛开始光华灼灼地注视, 当他一脸的真诚开始配上带有磁性的声音, 就没几个校园里的MM逃得脱他的魅力了, 更不用说加上他那雅致透着才华的谈吐. 饭还没吃完, 两位都明显进入了状态, 眉目间的传递已颇有些意思了. 我听到A兄提起城里的交响乐团将要演出柴可夫斯基的专辑, 姑娘柔和地接上:“那我们去听吧” . 回去的路上A兄一直带着兴奋咀嚼余味, 也连说“姑娘不错”, 不过觉得“年纪有点小”.

那时我刚找到另一住处, 不久就从A处公寓搬出去了, 安顿之后开了个housewarming party. 我没忘记可人的DMM, 也有心成全A兄, 就把她也邀请来了. 客厅里啤酒沙拉, 朋友们随意聚谈. 终于他们两位站到面对面了, 却见我们的A兄潇洒地拎着啤酒瓶, 目光含着赞赏盯住D姑娘, 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是某某, 你是…?” 我的天! 别说MM了, 我都差点没晕过去!


(为了做好一个网民, 我也开始学习写故事. 这是生平写的第一个故事. 本来是计划中一篇评论的上半篇, 由此引出下半篇的议论, 是针对<文学城><文化走廊>中的一些现象而写的. 现在得赶活, 一时半会儿写不完了, 写完时走廊上怕也已事过境迁, 我的议论意义不大了. 另外, 作为一个BOSTON人, 处女作理应发在这里吧. 这故事本身自成一篇, 就先贴在自己的日记里.
居然也开始写故事了, 有我将不我的感觉.)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Phil的相册
  相册首页   其他网友相册

相册里没有照片

生活网特价 Sales
城市驾驶学校
617-269-6288  South Boston
二十年教学经验, 超过五万人成功考取驾照
菲悦美容中心
(617)695-3618  Boston
与您一起飞越美丽 - 新年优惠
Wei Wenny Fu 地产经纪
7815306118(Cell)  Lexington
精诚服务 销量三亿 售房350栋 大波士顿地区Top5房屋地产经纪
张益林-美国角膜塑形学院院士
781-676-2020  Lexington
OK,CRT夜戴型角膜塑形镜治疗近视,眼科全面检查
陆安贷款和地产经纪
781-484-7026  Revere
利率最低,诚信第一,买房折扣高达1%
大鹏旅行社
1-888-559-2519  Allston
票价至低 服务至诚
高老师画室
781-775-7898  Boston
2019学年现正招生, 欢迎您来预约试堂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