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的个人资料
注册于: 2006-05-02
发帖总计: 40  [查看]
职业:  
兴趣:  
主页:
Email 地址:  
站内短信: 发送站内短信
MSN Messenger:  
Yahoo Messenger:
AIM Address:  
交友目的:
性别:
所在地:  
年龄:
身高:
体重:
婚姻:
孩子:
个人简介标题:

sam的朋友
明友   
有0位网友将sam设为明友, 有0位网友将sam设为暗友.
   sam的日记本   [更多日记]
粽子 7/23/2006 16:06
流口水ing...

happy happy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一分钱能买啥 7/22/2006 18:17
觉得下面一件更象,因为只有两个钮扣。 Laughing Laughing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从T.G.I. Friday’s谈起 7/03/2006 04:09
T.G.I. Friday’s始于1965年,开在纽约第一大道和六十三街交界处,是美国最早的连锁餐馆之一,至今已在全世界50多个国家拥有700多家连锁店。 每个餐馆的主色调是红与白,红白条纹的天花板,红白相隔的吊灯,红白两色的气球。。。之所以命名为T.G.I. Friday’s,因为他们推行的是休闲餐饮的理念,正如他们的招牌所示:In here, it's always Friday. 看,露天餐区还有人吉他弹唱以娱食客。

餐馆的环境和设施我是喜欢的,美国餐馆休闲的风格;食物呢,我只能说是一般,无处不透露着美国饮食文化的粗糙,马格利特上来一大杯,喝都喝不完,真是不像给lady喝的而是给牛饮的;牛排虽说是USD的但是牛筋纵横难以咀嚼,说是要medium done的切开来完全看不到pink;汉堡更是河拔烂摊一大个;吃完老公说不想再来啦,我倒无所谓,至少价格也一般,反正美国的食物我从来没有抱任何期望,所谓No Expectation, No Disappointment.

记得多年以前上海的横山路上就有一家T.G.I. Friday’s,据说里面的牛排价格不菲让人望而却步,至于里面牛排的味道那是没有胆量去尝的。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美国非常一般非常大众化的东西到了中国都走上了高档路线,价格不比美国市场的低,质地也变得精致起来,消费者趋之若鹜,美国老板荷包满满。

而让我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中国这么博大精深的食文化到了美国却不能发扬光大,南橘北枳,变种为又酸又甜的General Gao's Chicken 和不甜不咸的Mongolian Beef。英文里有一句谚语:as complicated as a Chinese menu,用来形容事务的复杂,让人眼花缭乱难以决定;殊不知在美国的每家中国菜馆的菜谱长得全是全国统一模样,汤只三种:酸辣汤,馄饨汤,蛋花汤;菜以鸡虾牛分类,宫保鸡宫保虾宫保牛,芥兰鸡芥兰虾芥兰牛,豆豉鸡豆豉虾豆豉牛。。。做法全是一样味道也大同小异,只是貌似复杂。在美国的中餐量大价廉且上不了台面,记得《Sex And the City》里有一段Carrie怀疑其男朋友带她去中国餐馆是为了避开熟人,把她给地下了。 哎,要说美国最好的中国餐馆,那就是在鄙人家的厨房。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好话人人爱听 7/01/2006 02:10
看了刘苏的一篇文章《彼时》http://blog.sina.com.cn/u/4855466e010002t7,讲一个男子开始对妻子体贴入微后来还是另有所爱的故事;这种文章的破坏性大过八级台风,成功地使一个心理独立态度自信的人瞬间变得婆婆妈妈没事找事纠缠不清。
我先把故事简单给他讲一遍,然后追着他问:我们不会分开的吧,你会不会喜欢别的女孩子啊,你会不会一直喜欢我。。。
他给我烦死了:我不会喜欢别人的!
我还不死心:那是因为你忠实呢,还是因为我有魅力啊?
他想也不想:我忠实。
我:哼。
他回过神来:当然是因为你有魅力了,你有魅力我才会忠实啊。
我:嗯。这还差不多。

我用金针菇做了个凉菜,加了糖醋,酸酸甜甜的,自己很得意。
他吃了一口:不好吃。
我看了他一眼, 他说:嗯,还不错。
我继续看着他,他说:嗯,好吃的。
我瞪大眼睛,他说:嗯,很好吃,真好吃,怎么会这么好吃。
我眼睛都直了。

可见,兜兜转转女人听到的不过是自己最想听到的话;哎,管他呢,又有几个女人不爱听好话呢。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废物利用 6/29/2006 16:44
家里乱得啊,桌子上堆满了报纸杂志信件零食衣服毛线杯子牙线药片。。。
总是我第一个看不下去,然后卷起袖子打扫收拾;他总是觉得这还不够乱,继续破坏;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守恒啊。
过期的报纸都扔掉,最近一个星期的先留着;杂志也得留着,有空翻翻也好;我想我需要一个报纸杂志箱。
角落里堆着从Costco买东西时用的几个纸箱,找一个大小合适的,细细一看边上的包装,这原来是一个装糖果的箱子,甜甜蜜蜜的,不错。


找出我的宝贝们,挑一张漂亮的;其实也没得挑,因为只有这卷黄的够面积。


给朴素的纸箱穿上华丽的新衣


看看,人靠衣裳马靠鞍,摇身一变前后判若两箱;一个箱子也可以这么美,明白为什么女孩子老爱逛街买衣服了吧。


一个美丽实用的报纸杂志箱做好了,报纸杂志各就各位,整整齐齐。
箱子放在绿色的沙发边很相配;倒在沙发上,随手一捞,就可以躺在沙发上看杂志了,呵呵。
老公回来眼睛一扫,说:家里这么整洁啊,真不习惯。
这只猪 Mad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蛋炒饭 6/24/2006 15:15
蛋炒饭人人会做,高手还会搞金包银,银包金之类的花样。
今天我的这个蛋炒饭抄袭了我婆婆的菜谱,加入芹菜丁和胡萝卜丁,又好看又好吃还营养丰富。


不要细看刀工如何哈,颜色好看就好。


鸡蛋里稍微加点酒,我个人还喜欢加日本柴鱼味精。


鸡蛋打匀,入锅,然后加冷饭,炒啊炒;饭粒炒松后加芹菜和胡萝卜,继续炒啊炒。


光抄袭是不够的,还得大胆创新。我喜欢在炒好的饭里加咖喱粉,这样饭的颜色会变成金黄,味道微辣,锦上添花。


可以吃啦,很香的。


蛋炒饭偏干,最好来碗汤,清谈爽口的菜烘干汤是最佳搭配。
菜烘干又叫万年青,制作方法:把新鲜的菜烘在开水里泡熟,取出在阴凉处凉干,剪成小段,再在太阳下晒得干透,密封收好。每次吃的时候拿出一些来加盐和味精用开水冲泡即可,很方便。
每年菜烘新鲜上市的时候我的姆妈都要亲手做菜烘干,上大学的时候每次离家带上一大包去学校,泡汤,下面条,很受同学们欢迎,不一会儿就吃完了。这些也是妈妈牌的,这次婆婆来我妈托她带来的,汤里还有阳光的香味。


最后附送饭后水果一碟:葡萄冰
葡萄洗净放到冰箱的速冻室里,等它们变成硬邦邦的小球时取出,用热水冲一下,热胀冷缩特别好剥皮。味道么,是纯天然的葡萄棒冰味。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瘦身 5/30/2006 20:14
俺怎么从来不生病呢? frustrated

自动减肥多好啊. 牛
你的晚饭真丰富,吃不下的时候叫俺去吃吧. oops tongue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白马 5/20/2006 04:12
我刚到波士顿时我们住在Cambridge离红线不远的一条小街上,出门要么到街对面坐公共汽车,要么走10分钟去坐地铁,出入方便;只是每个周末要和老公两个人走路到离家15分钟路程的Star Market去买一个星期的菜,每次都要思量周全,买了西瓜就不能买可乐,买了米就不能买油,生怕买了太多拎不动,所以经常还没到周末就断粮了。这时老公觉得两个人了是得有辆车了。

我很喜欢走从地铁站下来后走在那条安静美丽的林荫道上,尤其是秋天满地梧桐叶的时候。老公告诉我以前他一个人走时如果觉得无聊就会一边走一边数街边停着的车子,然后再心里默默地想这第十辆就是以后我的坐骑,于是就一路数过去,很快就到家了,而他未来的坐骑也是各种牌子各种型号的。我听着觉得很有趣,我们一起走时也经常一起数,第一个第十辆是他的,第二个第十辆是我的,比比谁的坐骑高级,我很喜欢这个游戏。

看了各色各样的车,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其妙地喜欢大屁股的车,总是对路边每天经过的一辆白色Ford Taurus Wagon很有好感,因此当老公和车主约好看车时,一看到我喜欢的车向我开来,我开心极了,问老公怎么正好是我喜欢的车,他说我只看了这个车型的,你不是喜欢嘛。

车主是个四十多岁的美国人,他说这辆车是他女朋友的,因为她被吊销了驾驶执照暂时不能开车,所以要把车卖了,车就是他那风姿卓越的女朋友开来的。车是96年的,里程10万多mile。我们看了车的内部,很干净,一点也不象已经开了五六年的样子,还是power window的,真不错。然后我们就叫比我们懂车的roommate帮忙看了车的发动机什么,都很干净,到高速上开了一圈也没什么异样。车主开价3,000,老公还价2,900,车主很爽快地答应了,老公也很爽快地拿出支票,一时激动还把2,900写成了29,000,还好车主发现了及时改过来。当时我想这人真诚实啊,要是他不告诉我们,我们就破产了。然后车主和他女朋友就开着一辆车春风得意地回去了,我们象好朋友一样说再见。

从此我们就有了自己的白马, 虽然我们也开始发现它不完美的地方,比如爱喝油,比如屁股太大考验平泊技术,但是我还是很爱它,我给它前后左右拍了照片发给家人朋友,有空就拎一桶水把它洗得干干净净的。

买车之前老公去上过几次驾校的课,又得到过他舅舅的真传,所以等车上了牌照后便大模大样每周一次地开往Star Market了。因为无证驾驶使他心虚,加上车技不熟,车速保持在15 到20mph蜗行,总是被后面的人按喇叭,每一次买菜都是一次煎熬。拿到驾照后我们开始开到海边的小镇去玩,去Hay Market捡便宜货,去不同的电影院看电影,生活丰富了很多,对波士顿也熟悉了很多。

但是好景不长,很快我们发现养一匹白马我们支出多了许多,停到残泊位被拖了,扫街忘了挪地方了,meter超时收到罚单了,都得花钱,更别提车出问题了。

买车后不到半年有一天车的温度就象发了高烧一样居高不下,接着发现车底泄漏液体。打电话咨询了舅舅,才知道冷却系统出了故障。老公先去AutoZone买了橡皮泥一样的东西,爬到车地下一点一点的把漏洞补上,补了三天一点都不管用,冷却液还是顽固不化的渗出来。最后江湖医术实在撑不住了,我们只好让我们的白马进了医院,可是那医药费可真不便宜,而且要动器官移植手术,整个冷却系统都得换新的。既然不换是不可能的了,只好咬咬牙把手术给做了,800刀砍过来,我和老公都非常心疼。

白马病好后,生活照旧,但是我们开始提心吊胆了,生怕哪天它又有个头痛脑热的,或是又要住院动手术,我们可没有那么多银子啊。可是就象人一样,一旦出现了一种毛病,其他毛病就会接踵而来;没过多久,有一次我和老公开在高速上去outlet买东西,开着开着,听到砰的一声,接着老公感觉不妙,赶紧把车停到路肩上,打出紧急灯,打开车盖一看,原来发动机的皮带断了;很快有公路管理人来看,在我们的车后面放了烟火信号,不久AAA的拖车来了,我们的白马又得进医院了,零件七换八换,1000刀又甩出去了。

朋友都说美国车不好,用到了一定年龄一定里程数就回天无术了。一辆旧Ford的命运就是Found on Road Dead。这时我已经很害怕了,怂恿老公把白马给卖了,可是这么多本钱花下去了,又怎么肯卖个便宜的价?而且既然花了钱自己总得消费掉一点,于是怀着侥幸心理,我们继续开着这辆车。有一次在Cape Cod它果然被Found on Road Dead,可是我们不能当路弃尸,只好又拖进修车铺花钱,总之这辆不到3000买来的车总共用了不下4000多刀来修理。

我实在担心开车的老公的生命安危,又担心哪天钱包无辜遭抢,而且它给我们的精神压力已经超越了它带给我们的方便和享受,我再一次强烈要求处理掉它。可是那时白马开起来听上去已经象一辆拖拉机了,要卖个好价钱几乎不可能,痛定思痛,决定干脆捐掉,至少还可以早点省下保险费,而且还能折点税。

当它被拖走时,心里的石头落地的同时我又非常不舍。我们的白马虽然多病多灾,但是总还是帮我们办了很多事,和我们一起度过了在波士顿的大部分美好时光,比如我们开着它看着地图到处找房子;比如我们搬家,没有租车,也没有请人帮忙,两个人运了四次就把所有家当都搬过去了;比如很多次,我们一起去上学,老公开车,我在车里梳头吃早饭;比如送我的同学回家;比如老公生日我们开到海边一起在车里点蜡烛吃蛋糕看海;比如老公开着它去打工挣钱;比如老公去考试我躺在车里看小说等他;比如去找一家好吃的中餐馆;想起在波士顿的点点滴滴都有它的影子,它毕竟是我们的第一辆车。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烂苹果 5/19/2006 00:10
我把在宝宝的博客上看到的,宝宝又是从慈悲的博客上看到的一句话讲给老公听:
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的苹果,都是有缺陷的。有的人缺陷比较大,因为上帝特别喜爱他的芬芳。
然后我问他:你是被咬了一大口还是被咬了一小口的苹果?
他说:我不是被咬过的苹果,我是自己烂掉的苹果。
哦,原来我嫁了一个烂苹果。 Sad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超级酷婆婆 5/15/2006 15:34
我的婆婆是认为葱油饼好吃,匹萨也好吃的人。
以下是两个月前她来美国前我写的一篇关于她的小文章:

在MSN上看到婆婆,我发了一个清单过去,请她带些吃的用的过来,其中包括一些书和CD。
她看到其中列了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说:这本我家就有,我早就看过了。
我说:我崇拜你。
她疑惑:就为这个么?
是的,年近花甲的人心态却还那么年轻,对生活充满了兴趣,真让我欣赏,希望我年纪大的时候也是这样。 

我的婆婆是个很有趣的人。先讲一个老公小时候的故事。话说有一天,老公在他妈妈的陪同下敲开了另一个同学家的门,那同学的家长颇为紧张,以为自己的孩子闯了什么祸人家大人带着小孩上门告状来了。其实不然,老公是和他妈妈一起去借金庸的武打书的,对方大松一口气。书借回去后,母子俩人读得废寝忘食,一个放学回家顾不上做作业,另一个下班回家顾不上淘米做饭,先人手一本金庸,煮字疗饥。

母子俩感情笃深,爱好相投。婆婆平时喜欢搓几圈小麻将,每个周末都要吆五喝六热闹一番。老公经常猴在旁边静观牌局,趁老妈上厕所或去厨房拿小吃时顺便上台摸上几圈,日积月累,加上从中学就开始和同龄朋友操练,牌技日精。

(随文附上当年那个小孩的留言:当年就是因为他们母子借了我家的《天龙八部》,才使我喜欢上武侠书;也是因为他们家环境宽松,才开始了我们的棋牌生涯。感谢你的婆婆。)

他们母子俩最大的共同的爱好是:美食。婆婆对于吃很有天赋,无师自通,厨艺精湛。无论什么平常的蔬菜肉类海鲜,只要经过她的手,就鲜美爽口无比,让一桌人都吃得眉开眼笑。老公最喜欢吃他妈妈做的糖醋排骨,到现在都经常咂着嘴回味昔日的美味。这一点在结婚前给了我巨大的压力和恐惧,真怕栓不住这个男人被宠坏了的胃。记得老公刚从日本回来的那会儿多么清瘦,可是回家不到两个月体重直线上升,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回落。因此我称我婆婆为“饲养员”,她也欣然接受。以前我对吃不以为然,现在我认为一个热爱吃的人必定是个真正热爱生活的人。 

我的婆婆是个新潮的婆婆。老公刚来美国时,婆婆思子心切很快学会了发电子邮件,用MSN聊天,用语音对话,用摄像头视频。每学一样新的技巧她都特别开心,要不停地感慨一番。记得她第一次收到电子贺卡的时候又激动又开心又新奇:真好,还有音乐的。然后就频频给我们发各种音乐贺卡。现在她的MSN比我的还花哨,连接的朋友比我的还多,我的各种小图案都是拷贝她的,而且动不动就给你发个动漫过来。现在我们家用skype的只有她,我和老公基本上还是用电话打国际长途。

她的很多爱好和年轻人相差无二,本来单调的退休生活过得无比丰富:经常约了好朋友去看上午场的电影,什么《金刚》啊,《哈里波特》啊,《帝企鹅的故事》啊,她都有兴趣看。看完后,或是去必胜客吃皮萨或是去华联顶楼吃小吃,有时再到天一广场晒晒太阳。平时还要去老年大学学画水彩画。她生日时是要和老公的爸爸一起出去吃牛排皮萨的,多么时髦。有时我想:如果我在宁波生活的话,我能想象的美好日子也无非就是如此了吧。

我和婆婆比较投脾气,除了她性格好,还因为我们同是惺惺相惜的摩羯座。在杭州工作时,周末回宁波前我都会先骑着自行车去花鸟市场,买一大把鲜花带给她,她总是很高兴很欣赏地插在花瓶里。有时我们一起煮咖啡或是煮大麦茶,晒着太阳聊天,很多话题和我自己的妈妈似乎从来也没谈起过,和她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全倒出来了。她对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鼓励和支持,就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讲给她听也不会招来责备。

婆婆有这样年轻的心态的一个原因是她喜欢和年轻人交朋友。我在杭州工作的那会儿,她每次来杭州看我总要叫上我的朋友一起出去吃饭,我的朋友们也都很喜欢这么一个新潮的妈妈。一来二去,她和她们都成了朋友,以至于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后,她每每去杭州还会去看望我的朋友。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母亲节之流水 5/15/2006 01:12
分别四年以后的母亲节,面对面和老公的妈妈一起庆祝母亲节。

周五:
和妈妈一起逛COSTCO的时候,我让她自己挑了一束花,她喜欢粉黄色的康乃馨。


晚餐是老公大显身手,牛排和大虾配上红色的小洋葱,橙色的胡萝卜和绿色的芦笋,非常赏心悦目。


鲜花美酒美食


周六:
和妈妈一起去看了场电影:《碟中碟3》。这是她第一次进美国的电影院,虽然听不懂英文,但是因为是动作片,问了几个问题基本也看懂了。


然后我们去一家墨西哥餐厅吃午饭,她非常喜欢这样调满鲜花的露天餐厅。



午餐后去Mall里面逛店,我和妈妈分别买到了喜欢的凉鞋。

周日:
在家闲着,打了两场拱猪,饭后散步。

----------------------------------婆婆之母亲节分割线-----------------------------

周六打电话给我的姆妈,聊了些许家常,我问她弟弟会不会给她买花,她斩钉截铁说一定不会。不过呢,她说:哼,等他回来我倒要问问他。
于是我先写了封email给弟弟,告诉他今年我没定花,让他记得买花。想想不放心,又打了个电话给正在值班的弟弟,这小子居然愣头青似的说:啊,还要买花?我说:你不买花小心老妈不让你回家。
今天我又打电话回家问老妈有没有收到花,她很开心地说收到了,不过她还是不相信她儿子会送花给她,坚持认为是他女朋友教他的,呵呵。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音乐家 5/13/2006 01:49
和老公一起听马友友的CD时不约而同想起了一个人,三年前在Cambridge合租房子的一个音乐家。他是台湾人,爸爸妈妈都是教师,爸爸拉小提琴,他拉大提琴,因为出色从小就被保送到美国来深造,大学就读的美国最顶级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后来又到波士顿来读研究生。

我到波士顿后先观光了一个星期后就进入状态开始准备GMAT考试了。每天上午我在窗前的写字台上做题,这个时候隔壁的音乐家也开始练琴,音乐隔着薄薄的木板墙穿过来,从打开的窗户里和阳光一起射进来。虽然要专心做题但是我居然一点都不会被打扰,只是觉得心情很好,也很受鼓励,因为大家都在努力。他经常会拉同一首练习曲,很优美动听,在我听来熟稔无比毫无瑕疵,可是他总会中途停下来把一个小节反复拉上几边,一直到满意为止。这个曲子时常能在电影插曲中听到,可惜我这个音盲到现在连它是什么名字也没弄清楚。

中午吃饭我一般就热一下前一天晚上的剩饭剩菜,有时也会炒个新鲜的蔬菜。音乐家听到厨房有动静经常也来加入我一起做饭。他的法国女朋友总是为他做上一大锅够他吃一个星期的番茄酱放在冰箱里,每天中午他就煮点面条捞点番茄酱一拌,午餐总是周而复始的意大利面条。他一边煮面条一边伸过脖子来看看我吃什么菜,露出羡慕的表情 -- 来美国十五年吃得多是西餐,虽然羡慕中餐,但是那种羡慕是麻木的。我们一边做饭一边聊天,有时他说的英文单词我听不懂他就会笑我怎么在国内当英文老师的,如果前一天晚上和老公闹别扭在房间里大哭了,这时他肯定是要来揶揄我的,我也会毫不示弱地反问他们为什么情绪激昂地“说话”,大家带着彼此彼此的微笑结束揶揄。一边做饭我会偷偷看音乐家做饭的手,那是一双修长的手,除了拉琴真的不该干这些家务琐事的手,但是他还用这双手煮了滚烫的热水浇在地板上拿了一个拖把帮我一起清洁过地板,很是感动。

下午音乐家照例都是要出门的,大概去教人音乐给人做指挥什么的。我每天下午会去市中心的图书馆看书做题趴在桌子上睡觉被图书管理员敲着桌子叫醒,五点钟坐两站地铁到老公实习的公司附近等他下班一起回家。

晚上他的女朋友会过来,她是拉中提琴的,长着让我想起希腊女神的地中海人的脸。她一来就会在厨房里忙,炉子烤箱都用上,我跟着她学了怎么做Pasta,怎么烤小蛋糕,可是我从来也没有亲自试验过。我们有时会交流一下各自的食物,我给他们尝尝自己做的锅贴,他们给我尝尝我从来没有吃过的水煮artichoke。吃完饭他们要么是认认真真地练习要么是叽叽喳喳地吵闹,隔着薄薄的木板墙一耳了然。

有演出的时候他们会请我们到他们的音乐学院去看。记得一次是音乐家和小提琴,钢琴的三重奏,在那么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第一次看到他演出的派头,看到他拉琴的表情,比隔着木板墙听果真辉煌了许多。另一次是他女朋友的毕业汇报演出,比较她平时在隔壁吱吱嘎嘎的练习曲我感动我能亲眼看着一个音乐家的成长。

音乐家是清高的,醉心舞台的。一年后他回台湾开始自己的事业,之前我们四个人一起在一家法国餐厅吃了饭,喝了点红酒为他送行。之后不久我们也搬家了,搬家的时候我发现他们以前用来吃冰激凌的两个漂亮的印花玻璃盘子没有带走,于是我就包好带走;再后来我们又从波士顿搬到了丹佛,我又把这两个盘子送给了朋友。留在波士顿的每一件旧物都目睹了一出出动人的故事。

但是,我们居然想不起音乐家的真姓大名了,因为一直背后叫他音乐家的缘故,我只是依稀记得他的名字里有一个伦字,于是我google了一下,这才想起了他叫吕超伦,原来他的父母希望他超凡绝伦啊 ,那么我们的心愿和他的父母是一致的,希望有一天看到你在美国最好的音乐厅演奏超凡绝伦的音乐。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公寓 5/12/2006 00:39
在波士顿时(确切地说是在波士顿地区的剑桥市),我们曾和五家留学生合住一幢house的二层和阁楼, 其中三家是couple,就是说一共八个人要公用一个卫生间和一个狭小的厨房。你简直不能够想象它有多脏,地板需要用清洗剂刷再用滚开水烫才能把黑色的一层脏东西洗掉,卫生间的瓷砖缝里都是黑的,而且还闹老鼠。那时我才刚到美国,每天白天在家无所事事的时候就是打扫这个房子,因为我觉得这是我的家,我要把它弄得干干净净的。我们的房间只有一扇窗,大概只有十个平方左右。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和我爱的人,最好是个穷困潦倒的画家什么的,一起住在小阁楼里,过着只有玫瑰没有面包却每天数星星的日子。所以当时的条件已经满足了我的要求,只要能够两个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幸福。我们会走路到哈佛广场去看艺人们表演,去查尔斯河边散步,去Boston Common那家最好的电影院看电影,后来有车了也会到海边去看海。老公去当实习生的时候我就去图书馆泡一天,然后去他们公司附近的地铁站等他下班一起回家做饭。

住了一年以后,我们搬到离学校近一点的一幢公寓,一室一厅,我们住客厅,找了个roommate住卧室, 不是我们思想好,而是客厅比卧室大出一块阳台的面积,这样除了床,桌子,写字台以外我还能放上一个绿色单人沙发让它更像个家,最让人高兴的是房间里有三扇窗,光线充足。发照片给家里的时候,我对着床照一张取名为“卧室”; 对着沙发照一张取名为“客厅”;对着餐桌一张取名为“餐厅”; 对着写字台一张取名为“书房”,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这么拥挤的住所我们还经常叫朋友到家里来吃饭,一来就是六七个人,有的还得自带凳子。但是我老公做寿司的手艺很好,他们都盼望着来我们家吃饭,每次点名要吃寿司。同学们也是身怀绝技,经常带来自制的小菜或是小点心,有个女生甚至亲手做了酥皮肉馅的月饼把我佩服死了。公寓虽然有人经常来维护维修,但是这毕竟是一栋七老八十的楼,会不时地闹蟑螂蚂蚁,最惨的时候浴室漏得像小瀑布。就这样的居住条件每个月的房租是一千多刀,我们每家挨五百多刀,几乎是我在学校工作的全部所得。但是我们感到很庆幸,因为只有和另外一个人合住而不是六个人,用卫生间再也不用排队了。

后来我们搬到丹佛,找了一套自己喜欢的公寓。由于两地房价的巨大差异,我们的住房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这回我们有了真正的卧室,客厅,餐厅和书房,连洗衣机,烘干机,洗碗机,烤箱都是配好的。搬家前老公就迫不及待了,搬完后他在每个房间走来走去,开心地像个孩子“我们要住新房子了。” 其实他爸妈现在住的房子比我们这里还大,他的卧室一直给他留着,他的单人床是King Size的。我问他当时和爸妈一起搬新家有没有这么兴奋,他说没有,因为这才是我们自己的家啊。在还没有买床之前我们睡在客厅里,futon白天折起来当沙发,晚上打开当床。 一天晚上我对老公说:“看咱这客厅,多nice,,就这一间就够了,旁边就是厨房还方便,根本用不着卧室和书房,连床也省了。”老公也随声附和。 然后我们相视一笑,一起说:“人就是犯贱哪。”最近刚参观了一个朋友的豪宅,占地三千多平方英尺,真是气派。可是我和老公一致认为我们现在这样就很舒服了,再大几倍的房子并不会给你多几倍的幸福。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sam的相册
  相册首页   其他网友相册

相册里没有照片

生活网特价 Sales
名典装修
857-334-3008
室内外全活,十年装修经验, 商业,住宅,餐馆,新建加建
周建华 地产经纪
617 953 4160  Greater Boston
买房,卖房,租房,诚信服务
孙映团队
978-289-0368  Framingham
经验,实力,口碑,体验
美域留学与翻译公司
781-605-1970  Malden
留学 翻译 寄宿家庭 监护人 领事认证 中国签证 口译 赴美就医
May May 美容院
781-272-1389  Burlington
13年美容护肤经验 五周年年庆优惠
Jerry
617-309-0092  Greater Boston
竭诚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 也欢迎优秀地产同仁加入我们团队
MT Law 律师事务所
800-345-1899  Lexington
专长房地产,移民和商法